顧秉林

顧秉林

顧秉林(1945-),吉林德惠人,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的物理學家和材料科學家,原清華大學校長。曾獲得何梁何利基金科技進步獎、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中國高校自然科學獎一等獎、四次教育部(國家教委)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北京市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國家科委"七五期間的工作做出重要貢獻"獎、寶鋼教育基金優秀教師特等獎等多項獎勵。

曾任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副系主任、系主任,美國NotreDame大學、日本東京大學高訪學者,日本東北大學客座教授。目前擔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委員、物理學與天文學學科評議組召集人,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委員會委員,教育部物理與天文學教學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物理學會副理事長,亞太物理學會理事,中國體視學學會理事長,中國微米納米技術學會理事長,中華環保聯合會副理事長。

1945年(乙酉年)出生于吉林德惠,長于內蒙古包頭市,1960年-1965年就讀于包頭市第九中學,畢業于蕪湖市第一中學,1965年進入清華大學學習,1970年大學畢業並留校工作。1973年3月-1975年7月及1978年1月-1979年11月,先後在清華大學固體物理研究班學習。1979年赴丹麥Aarhus大學學習, 1982年獲得博士學位。1999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北京市科協主席。

  • 中文名稱
    顧秉林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吉林省德惠市
  • 出生日期
    1945(乙酉年)
  • 職業
    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市科協主席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物理系
  • 信仰
    共產主義
  • 主要成就
    何梁何利基金科技進步獎(2002)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2000)中國高校自然科學獎一等獎(2000)
  • 代表作品
    低維結構的量子特徵及計算設計研究

人物經歷

1960年-1965年,先後在內蒙古包頭市第九中學和安徽省蕪湖市第一中學就讀。

1965年考入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學習,1970年大學畢業並留校工作。

197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73年3月-1975年7月和1978年9月-1979年9月,先後在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研究生班學習。

1979年赴丹麥Aarhus大學學習,1982年獲得博士學位。

1999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2000年3月任清華大學研究生院院長。

2001年3月任清華大學副校長,兼任校學位評定委員會主席,校學科建設領導小組組長。

2003年4月至2012年2月20日任清華大學校長。

2012年2月10日 北京市科學技術協會第八次代表大會勝利閉幕。經過民主程式,中科院院士、清華大學校長顧秉林連任北京市科協第八屆委員會主席。

2012年2月20日下午,中共中央國務院宣布關于清華大學校長職務任免的決定,陳吉寧同志接替顧秉林同志擔任清華大學校長。

2012.2.28----清華大學高等研究院院長。

2013年3月,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

突出貢獻

長期致力于物理學和材料科學的研究和高層次人才培養,在凝聚態物理方向取得了許多重要成果。對低維和納米量子結構的電子性質、輸運行為和相關器件套用作出了系統研究,揭示了量子點、碳納米管、原子團簇及團簇組裝材料的一些新特徵,闡明了力學形變導致的納米管中金屬-半導體相變的物理機製及其在納米器件中的可能套用。長期從事功能材料的組分、結構與性能關系的研究和材料的微觀設計,系統地研究了多元III-V族半導體合金的電子結構和相變,發展了處理其生長動力學過程的模型,探討了該體系有序化結構類型及形成條件。系統研究了弛豫鐵電體的材料特徵及其形成機理,給出了弛豫鐵電體有序的判據,提出八勢阱有序-無序鐵電模型,研究了其介電、極化及場致相變的微觀機製,發現鐵電調製結構中存在不尋常的電力學回響行為。在回國後的不長時間裏,他就與同伴們共同奮鬥,取得了一系列喜人的成果:建立了多元半導體合金設計模型,提出了原子位形幾率波理論,揭示了量子點、原子團簇及團簇組裝材料的某些新特徵,為某些新材料探索打下了基礎。他們的許多工作與"最早""首次"這些字眼兒結下了不解之緣。1984年,顧秉林被清華大學破格晉升為副教授,1988年1月,又成為當時清華大學最年輕的教授。1991年,顧秉林榮獲了"做出了突出貢獻的回國留學人員"榮譽稱號,1997年獲"中青年有突出貢獻專家"榮譽稱號。他發表的論文有134篇被SCI檢索,引用達640次。僅1998年,顧秉林領導的研究小組就在國際公認的物理學界最高檔次的《物理評論快訊》上發表4篇文章,取得了國際公認的成果。

顧秉林顧秉林

學術觀念

創新是研究型大學的基本特征。在國際頂尖學術期刊Nature、Science上每年發表的論文約2/3是以大學為第一作者單位,每年被SCI收錄的論文作者中近80%來自大學。在過去的100年裏,世界一流大學囊括了差不多3/4的諾貝爾獎,而排名前10位的大學就佔了獲獎總數的30%。我國每年被SCI收錄的論文70%以上出自高校,而20所研究型大學就佔了其中的50%以上。研究型大學積聚了大批高水準的科學家和研發人員。高校擁有的研發人員佔全國總數約17%,高校擁有的科學家和工程師約佔全國的17%,整個科技活動人員約佔全國的12%左右。到2005年,中國共培養134萬名碩士、16萬名博士。全國碩士、博士學位授予單位中,高校分別佔碩士和博士學位授權單位總數的60%和70%以上。國際(海外)合作是加快研究型大學創新的主要途徑,海內外聯合培養是造就拔尖創新人才的有效途徑。1978年至2002年,中國共有58萬人出國留學,已有15萬人學成回國。留學人員在教育、科學等領域都佔有很大比例。中科院院士中佔81%,在全國高校校級領導幹部中佔51%。

顧秉林顧秉林

唯實是深化研究型大學創新的基本原則。研究型大學把知識的創新、觀念的創新當作自己最根本的任務和目標來追求,而唯實創新使研究型大學在復雜多變的社會中,更加明晰所追求的目標,更加認同所承擔的使命。 唯培育人才的目標與基礎之實。認真研究創新型人才培養、成長的規律;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加強貭素教育;改革完善創新人才培養體系,努力建設有利于創新人才生成的教育培養體系和有效機製。唯國家的發展需要與可能之實。我國目前還是開發中國家,生產力還不發達,發展還很不平衡,人民生活還不富裕。大學的創業實驗田活動首先要為國家的戰略發展服務、為解決民生的根本需要服務。唯學校建設的重點與條件之實。不同類別、不同層次的大學有各自不同的發展目標與功能定位,大學更要保持對自身目標與特徵的清醒認識。研究型大學的創新要充分考慮學校自身的發展目標與條件,處理好國家需求與學校發展的關系、突出重點和統籌全局的關系。

人物感言

顧秉林常說:"要不是老師對我的愛,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績;要不是同仁、學生對我的支持,我的成果不會這麽多;要不是我的親人對我的愛,我也將一事無成。我隻有做得更好才能回報所有為我付出無限愛心的人們。"

顧秉林在《光明日報》的教育周刊上給讀者寫了如下的一段寄語:"要有愛心,一個人如果不愛他的事業,事業就將拋棄他;一個人如果不愛他的國家,也就失去了原動力。"

"人一旦失去了創新思想,工作就平平淡淡了。"

"傳統上認為能帶結構隨組分的變化應是均勻的,但我在研究一類材料時卻發現了突變現象,後經理論計算表明,這是由相變引起的。于是我在國際會議上提出了這一發現,給出了GNF模型。開始時,很多人都不相信,但後來是他們自己的實驗結果證實了這一理論。"顧秉林常說:這是一個關鍵問題,其實大學優秀人才的競爭是國際化的競爭,必然應該給予優秀人才以相應的待遇。但我們如何避免把"女婿"引進來,卻氣走了"兒子"的現象呢?清華採取的辦法是引進的海外人才實行協定工資,其工資的發放不是使用國家財政撥款,而是靠個人捐款設立的基金,設立講席教授的職位,獲得這個職位的人才可以拿到捐款人所給予的工資。這個職位的工資會很高,但這些職位本土人才可以申請,這樣就營造了一個公平的環境。我們一定要營造一個好的環境,提高本土教師的待遇,改善其工作條件,使本土人才能夠發揮巨大的潛力,成為世界上最優秀的學術大師。

顧秉林顧秉林

顧秉林常說:國內一定要營造一個適合人才成長的環境,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我反對另一種說法"出去的人才等于流失"。這不是人才流失,而是一種人才的儲備。一段國外留學的經歷對于一個人的成長是有好處的,至于出去的人才回來得少的問題,我認為不用著急,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隨著工作、生活、環境的改善,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回國作貢獻的。即使有些人暫時沒有回來,他們也和國內相關領域保持了很好的聯系,加速了中外交流。在社會上應該有一種良好的心態:每個人都能選擇適合自己發展的道路。顧秉林常說:絕大部分海外的華人是非常愛國的,他們很願意為中華民族的復興作出自己的貢獻。這增強了我們引進海外傑出人才的信心,後來我們引入了圖靈獎得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全職教授姚期智先生,當時他隻有50多歲。如果說楊先生回來在中國學術界引起了強烈震動,那麽姚期智回國在美國學術界引起了強烈震動。當時,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校長找我問:"你們用什麽辦法把我們最優秀的人才挖走?"我說:"一靠事業,二靠感情,三靠營造好的工作、生活環境。"之後我們成功引進了施一公教授、錢穎一教授,後來更是有一批年輕的高端人才被引入清華。 顧秉林校長表示,在二十世紀初至40年代,可以說是中國教育界的黃金時期,在這段 時間以內中國的大學為社會培養出了大批的優秀人才,他們中有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 有革命義士、抗日英雄,有科學骨幹、民族精英。而這種盛況自從解放後尤其是九十年代 開始衰落。現在的各高校,包括清華與北大在內,已經沒有將培養人才作為大學教育的目標。嚴重的學術腐敗,枯燥且與社會脫節的課程,死記硬背的教育方式,將導致學生們的思想僵化,對課程失去興趣,對大學乃至整個中國的教育失去信心,退學正是表達他們對大學教育失望的最極端方式。 他進一步表示,至少有80%的學生在剛進入大學的時候是酬躇滿志,報著努力學習的 決心的,可是在四年大學生涯的消磨與侵蝕下,能將這一決心堅持到畢業的學生恐怕不到 20%。逃課,考試作弊已經被很多學生當成了家常便飯。上大學的目的由最初的學習知識 變成了純粹的混文憑。而那些在惡劣的環境下堅持認真學習的學生,他們的學習能力和創新能力卻正在被逐漸磨滅。若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大學最終培養出來的成品,將是一具具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

顧秉林顧秉林 顧秉林顧秉林

學術兼職

顧秉林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委員;

物理學與天文學學科評議組召集人;

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委員會委員;中國物理學會副理事長;

顧秉林顧秉林

中國體視學學會理事長;

中國微米納米技術學會理事長;

中華環保聯合會副理事長。

研究領域

顧秉林從事凝聚態物理理論研究。

目前主要研究:

凝聚態物理理論;

低維和介觀物理;

計算材料物理;

凝聚態物質的電子結構

學術成果

顧秉林院士長期致力于物理學和材料科學的研究和高層次人才培養,在凝聚態物理方向取得了許多重要成果。已發表學術論文220餘篇,其中SCI論文200餘篇。曾獲得何梁何利基金科技進步獎、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中國高校自然科學獎一等獎、四次教育部(國家教委)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北京市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國家科委"七五期間的工作做出重要貢獻"獎、寶鋼教育基金優秀教師特等獎等多項獎勵,曾被國家教委、人事部評為"優秀回國留學人員"、被國家人事部評為"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顧秉林院士培養20餘名博士生,其中1人曾獲全國優秀博士學位論文獎,6人曾獲清華大學優秀博士學位論文獎,先後有4人被評為"清華大學優秀博士畢業生",2人被評為"清華大學十優秀研究生"。

代表性論文

1. Jun-Qiang Lu, Jian Wu, Wenhui Duan, and Bing-Lin Gu Effects of finite deformed length in carbon nanotubes Applied Physics Letters 84, 4203 (2004).

2. Jun-Qiang Lu, Jian Wu, Wenhui Duan, Feng Liu, Bang-Fen Zhu, and Bing-Lin Gu Metal-to-semiconductor transition in squashed armchair carbon nanotubes Physical Review Letters 90, 156601 (2003).

3. Ningdong Huang, Zhirong Liu, Zhongqing Wu, Jian Wu, Wenhui Duan, and Bing-Lin Gu Huge enhancement of electromechanical responses in compositionally modulated Pb(Zr1-xTix)O3 Physical Review Letters 91, 067602 (2003).

4. Gang Zhang, Wenhui Duan, and Bing-Lin Gu Effect of substitutional atoms in the tip on field-emission properties of capped carbon nanotubes Applied Physics Letters 80, 2589 (2002).

5. Gang Zhou, Wenhui Duan, and Bing-Lin Gu Electronic structure and field-emission characteristics of open-ended single-walled carbon nanotubes Physical Review Letters 87, 095504 (2001).

6. Zhi-Rong Liu, Bing-Lin Gu, and Xiao-Wen Zhang Eight-potential-well order-disorder ferroelectric model and effects of random fields Applied Physics Letters 77, 3447 (2000).

人物榮譽

低維結構的量子特徵及計算設計研究獲2000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第二完成人

顧秉林顧秉林

何梁何利基金科技進步獎,2002年

復合鈣鈦礦結構材料中有序-無序相變規律及其影響的研究獲2000年度教育部中國高校科學技術獎一等獎,第二完成人低維量子結構的物理性質及計算設計

獲1998年度教育部科技進步二等獎,第一完成人

電子結構與材料微觀結構設計獲1994年度國家教育委員會科技進步二等獎,第一完成人

半導體合金、無序系統和超晶格的電子結構獲1990年度國家教育委員會科技進步二等獎,第二完成人

正電子湮沒對材料微觀缺陷、相變的理論和實驗研究

獲1988年度國家教育委員會科技進步二等獎,第一完成人

獲2002年度北京市科技進步二等獎,第二完成人 "在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畫'八五'期間的實施工作中做出貢獻"獎

2010"中國最具魅力校長"稱號

寶鋼教育基金優秀教師特等獎(1998)

日本東北大學首屆魯迅獎(2004)

人物評價

顧秉林對"真知"的愛又深深植根于他的理想和信念。他經常說,人總是要有所追求,要有一點精神。我們中華民族是個偉大的民族,作為炎黃子孫,在世界各地,都顯示出無比的智慧與才華。我們每個人都應充分挖掘自己的潛力,為我們的國家增添光彩。這種愛並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體現在對事業、對親人、對集體無限愛心上,這也是激勵我不斷努力的動力源泉。

不斷學習新的東西,經常註意科學前沿,瞄準理論高峰,這是他的工作特色。他說,高水準的文章不是為出文章而寫的。"隻有站在高山頂上,才能一覽眾山小。對周圍的環境了如指掌,盡管有風險,但如果做出來就是突破。如果站在山腳下,對周圍什麽都看不清楚,沒什麽風險但也什麽都做不出來。而隻有站在前沿上,你左動動、右動動,都會出成果,不過是成果大小的問題。"做新東西,做別人沒做過的東西,或做別人才開始做的東西,這是他喜歡風險與挑戰的一貫風格。1999年,清華大學評選了11篇校級優秀博士論文,其中有3篇是顧秉林指導的博士生撰寫的,這大概正是他上述特色的很好寫照。

顧秉林所提倡的創新與追求卓越,並不盲目追求社會輿論或時尚潮流所推崇的創新和卓越。"我這個人不太愛跟風,我是循常理,不跟風。就是遵從一般的規律,認定一個正確目標,選擇多種途徑,孜孜不倦地做下去,不管遇到什麽樣的輿論與困難。"2008北京奧運會的成功舉辦,振奮精神,鼓舞人心,北京以開放、現代的形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北京市科協組織動員廣大科技工作者,充分發揮首都科技團體優勢,實踐"綠色奧運、科技奧運、人文奧運"的理念,為舉辦一屆有特色、高水準的奧運會提供了強有力的科技支撐。

顧秉林顧秉林

作為清華大學校長、北京市科協主席,顧秉林團結帶領北京市科協全體,以 "勇于創新,追求卓越"的精神,廣泛開展科學普及和建言獻策活動,推動實施以"科技點燃聖火,創新圓夢中國"為主題的奧運科普行動計畫等,為北京奧運會的成功舉辦作出了重要貢獻。

目前健在的中科院院士名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