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惜朝 -小說《逆水寒》中人物

顧惜朝

小說《逆水寒》中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一個驚才絕艷的男人,一個美絕人圜的男人,一個心比天高的男人,一個命比紙賤的男人。

       顧惜朝,出自溫瑞安武俠小說、同名電視劇《逆水寒》。電視劇中,由香港著名演員鍾漢良飾演。這裏說的,是電視劇中的顧惜朝。他是一個脫離了書本的存在,活在一個叫《逆水寒》的電視劇中,活在大江南北萬千粉黛心中。

       顧惜朝是妓女之子,文韜武略,有鴻鵠之志。曾得中探花,卻因出身賤籍而被除名;曾投軍從戎,卻隻能做馬前卒,不能施展抱負;曾著兵書《七略》,卻不為所識反成笑談。娶相府千金傅晚晴後,為展現自己的抱負,也為讓出身高貴、相敬相愛的妻子過上應該過的日子,而不擇手段完成使命,千裏追殺戚少商。在原著小說中,顧惜朝是丞相傅宗書的義子,授命深入連雲寨鏟除戚少商,最後失敗。





  • 別名
    玉面修羅
  • 國籍
    中國北宋
  • 民族
    漢族
  • 中文名
    顧惜朝
  • 人物出處
    《逆水寒》
  • 出場地點
    旗亭酒肆
  • 武器
    神哭小斧、無名劍
  • 著作
    《七略》
  • 配音演員
    金鋒
  • 人物性格
    驕傲,狠毒,堅定

角色影響

自2004年《逆水寒》一劇播出以來,顧惜朝一角由于其獨特的矛盾魅力,受到廣泛的關註與喜愛,在天涯等論壇掀起"逆水大潮",並獲"驚才絕艷"、"一顧惜朝誤終身,不顧惜朝終身誤"等評價。歷經十一年,影響經久不衰 ,冬粉創作的精彩作品層出不窮。

原型出處

顧惜朝,出自電視劇《逆水寒》(改編自溫瑞安所著同名小說),原著中 ,顧惜朝是蔡京義子,陰險狠辣。 電視劇中,對顧惜朝的角色有大幅度改動。

人物設定

人物關系

父親:不明

顧惜朝

母親:妓女

妻子:傅晚晴

岳父:傅宗書

舅哥:黃金麟

徒弟:連雲四亂

知音、仇敵:戚少商

寵物:獵鷹微風

學識武功

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曉人和,明陰陽,懂八卦,曉奇門,知遁甲,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裏之外,自比管仲、樂毅之賢。

曾高中探花,但功名被革。

武功高強,武器有專破達人罡氣的神哭小斧無名劍以及雕刀。內功為寒冥功夫,後曾修煉九幽魔功,但不久即廢去。

人物外貌

相貌俊雅,常著青衫,長袍廣袖,氣度瀟灑,有魏晉之風。

人物經歷

初入江湖

妓女之子顧惜朝,偶遇權相傅宗書之女傅晚晴,一見傾心,遂為相府嬌客。甫一成婚,即奉傅宗書密令,除掉連雲寨大當家戚少商並奪取逆水寒寶劍。惜朝設局于旗亭酒肆結識戚少商,戚少商欣賞惜朝才華,推心置腹引為知音,並推舉惜朝為連雲寨大寨主。惜朝亦對戚少商有欣賞之心,奈何立場不同,在入伙拜香時,啓動了"殺無赦"計畫,以通遼叛國罪名誅殺戚少商。連雲寨灰飛煙滅,重傷的戚少商在眾寨主舍命回護下逃出。

PS作品PS作品

顧惜朝求勝心切,未勝先報功,被黃金麟借故責罰。顧惜朝孤註一擲飛書請罪,成功爭取到繼續捕殺戚少商的機會。在雷家庄地界,顧惜朝設計與霹靂堂主雷卷聯手,共同誅殺戚少商。戚少商逃亡途中巧遇傅晚晴,晚晴佩服戚少商的俠義,為其解毒療傷。戚少商不願挾持婦孺,放晚晴平安回到顧惜朝身邊。

千裏追殺

惜朝利用晚晴找到戚少商的藏身之地進行圍捕,不料雷卷臨陣反戈,險些喪命。雷卷追隨戚少商逃亡而去,顧惜朝治罪霹靂堂家眷,卻被心有不忍的晚晴和鐵手釋放。晚晴要求顧惜朝停止這個錯誤的捕殺任務,惜朝暫時妥協,卻在黃金鱗的言語刺激下,重新踏上了追捕戚少商的征程。

戚少商逃往毀諾城與未婚妻息紅淚會合,此時晚晴舊日的戀人鐵手也奉命緝捕戚少商,來到毀諾城下。城破後戚、息逃走,顧惜朝在城內大開殺戒欲引戚少商回城, 被鐵手所阻。晚晴發現逆水寒劍中藏有密信,將其銷毀,並告訴惜朝戚少商無罪,懇求他停止殺戮。然而顧惜朝心知自己與戚少商等人已結下不死不休的仇恨,無路可退,隻能追殺到底。

顧惜朝得到訊息,埋伏在安順客堆,等戚少商一行人前來落腳。鐵手闖入,被戚少商等人製住。冷呼兒、鮮于仇二人與鐵手有隙,欲趁機殺之,被正好追蹤而來的晚晴和小玉撞見。生死之際,晚晴與鐵手提及舊日戀情,被隱于隔室的顧惜朝聽到。雖傷心忿恨,但顧惜朝仍出手救下了晚晴。

戚少商請來的幫手尤知味早已暗中投靠顧惜朝,將眾人下毒製住。顧惜朝欲動手殺戚少商等人,被晚晴用三寶葫蘆所阻。晚晴求眾人放過顧惜朝,眾人不允。顧惜朝奪得三寶葫蘆迷倒眾人,在客堆內放火,不料郝連小妖帶領死士及時趕到相救,反製住顧惜朝,戚少商礙于晚晴相救之恩將他放走。

顧惜朝與黃金麟帶領兵馬搶先戚少商一步來到神威鏢局,恩威並施、逼得局主高風亮"合作就範",一起捕殺戚少商。戚少商與高風亮交手,高風亮舍命保護故友,死于戚少商劍下。赫連小妖及時趕來助陣,從顧手下救走戚少商。

晴天霹靂

丞相命顧惜朝停止捕殺戚少商,並殺死知道密信內容的晚晴,顧惜朝陷入了痛苦的矛盾糾結之中。黃金麟向顧惜朝陳明厲害:抗命不但救不了晚晴,連顧自己也會被殺。顧惜朝決定執行命令,在晚晴臨死前對她千依百順,陪她度過快樂的一天。

連雲三亂發現了殺晚晴的密令,救走晚晴,自己卻被顧惜朝所殺。晚晴心灰意冷,卻不忍逃走令惜朝送命,竟主動回到顧惜朝身邊,將寶物三寶葫蘆交給他後,毅然跳下懸崖,顧惜朝卻不假思索地隨她一同跳下。

跳崖後晚晴失憶,因禍得福免于一死。鐵手找晚晴打探訊息,卻被毒蜘蛛所咬,也失去了記憶。顧惜朝趁機哄騙鐵手成為其跟班,在三門關設伏,待戚少商自投羅網。雷卷中伏,葬身火海,戚少商亦被引來。顧惜朝正待將其捕獲,不料鐵手天賦異稟,自行化解蛛毒,恢復記憶搶先帶走戚少商。

風譎波詭

傅宗書命顧惜朝修習九幽神君的魔功,殺死鐵手。顧惜朝無奈修煉,即將走火入魔之際,晚晴指點他克服瓶頸,練成了魔功。

顧惜朝功力大漲,追捕鐵手和戚少商,雙方兩敗俱傷:顧惜朝魔功潰散,鐵手喪命。九幽神君的眾位弟子來到樹林,強行將任務失敗的顧惜朝押解回京,帶到魚池子大牢看押。

顧惜朝發現九幽實力深不可測,于是借著九幽霸佔欺辱英綠荷的機會,策反九幽弟子。戚少商獲悉魚池子與密信內容有關,自己犯險前來,卻服下魔葯變成了偶人,戚少商與顧惜朝二人在獄中撫今憶昔,推心置腹。顧惜朝挑撥傅宗書與九幽間的關系,聯合九幽弟子與九幽決戰。交戰過程中,九幽弟子相繼喪命。

夢碎餘生

顧惜朝與戚少商利用九幽畏懼陽光的弱點合力擊敗九幽,逃出魚池子。顧惜朝欲殺戚少商,先前被眾人誤以為"已死"的鐵手突然現身,將其救下。

傅宗書對顧惜朝坦陳劍中秘密,說出自己的篡位陰謀,顧惜朝決定助傅宗書登上九五之位。宋遼和親之日,惜朝混進皇宮逼宮,戚少商與息紅淚趕來救駕。惜朝與戚少商決戰負傷,此時傅宗書帶兵前來,稱顧惜朝是逆賊,自己則是一片忠心前來救駕。晚晴用劍中密信證明了顧惜朝的清白,並劍脅諸葛,逼迫眾人放走顧惜朝。惜朝負疚而逃,晚晴自盡殿前,遺願求鐵手保全惜朝。在晚晴的葬禮上,惜朝不顧傷勢抱著愛妻的遺體,痴痴笑笑地離去。

角色解讀

顧惜朝是一個復雜、立體的人物形象。在追殺戚少商等人的過程中,他有辣手冷酷的一面,但也不乏夢想與溫情。

青雲之志

出身是顧惜朝背負的原罪。由于出身低微,他高中探花卻被革去功名、投軍邊關卻無法出人頭地。虛負凌雲萬丈才,一生襟抱未曾開,他報效國家、建功立業的志向未能實現便已夭折。

劇集截圖劇集截圖

青雲之志,是顧惜朝的執念。為了得到實現志向的機會,他放棄好友知交、雙手沾滿血腥,江湖上人人欲得而誅之。血海深仇使得顧惜朝再無回頭餘地,步步前行,退無可退,最終落得愛妻香消玉殞、獨自癲狂而去的下場。

然而,青雲之志同時也是顧惜朝最值得稱道的地方:一路行來,進京取功名盤纏不夠便賣藝;功名被革就到邊關投軍;不得施展便寫七略四處散發;無人賞識又投入丞相門下;追殺不利卻屢敗屢戰……換作別人,恐怕早已經把堅持和夢想拋在一邊另尋出路,但顧惜朝,經歷再三挫敗,不見絲毫氣餒,拂去衣上塵土血污,一轉身,依舊機變百出鋒銳無匹,仿佛再多的失利也耗不去他半點銳氣。

顧惜朝,終究是驚才絕艷、非同凡俗。

如果放下一直以來對出將入相的堅持,放下這一場步步驚心的追殺,那麽,一身才華、一生抱負,便將風流雲散,了然無痕。攜妻歸隱終老此身,待得華發暗生,也隻不過是這熙攘人世萬千庸人中的一個。百年身後,一冢孤墳,再不會有人知道這世上有過一本七略,有過一個顧惜朝。

逆水行舟,徹骨孤寒,這一場對自己的追殺中,他逃避的,是碌碌一生的庸常命運。明陰陽懂八卦,曉奇門知遁甲,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裏之外,自比管仲樂毅之才;因為他是英武絕倫,有擎天架海之才的顧惜朝,所以想飛之心,永遠不死。

患難夫妻

很多人認為,晚晴和顧惜朝相愛卻不能相互了解,但其實他們之間的關系並非青年男女慕少艾這麽簡單。顧晚的信念有南轅北轍的一面,但他們更深層次的靈魂本質是相通的,他們是真正意義上的靈魂伴侶--相知相伴,甚至彼此補全成為一個整體。

一、彼此獨立、相互尊重

表面來看,顧惜朝不顧晚晴的意見殺人盈野,晚晴破壞某顧的計畫不斷放人,似乎毫不尊重對方。但是,這兩人一個是從青樓楚館掙扎出來的憤世嫉俗之輩,一個是養尊處優不識人間煙火的千金小姐,這樣兩個人的結合,必然伴隨著激烈的觀念沖突和痛苦的磨合,無論顧惜朝還是傅晚晴,都做不到拋棄自己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和人生理想,所以才會陰差陽錯地一次次站在對立的立場。但作為夫妻,他們這一次次的對立同時也是為了磨合作出的努力--他們始終在追求兩個人都能接受的生活狀態,顧惜朝寄希望于殺戚少商之後獲得功名一切走上正軌,晚晴則盼望退出紛爭過平靜的生活。雖然他們的作為實際上在互相拆台,但他們的原動力卻毫無疑問是一致的:克服兩人觀念間巨大的鴻溝,從此夫妻舉案齊眉。

在逆水劇情中尋找,不難發現,顧惜朝對晚晴的愛和尊重毋庸置疑,一直以來他都愛她,也理解她、支持她。而反觀晚晴,對顧惜朝的理解和愛並不是始終如一,而是經歷了明顯的發展過程,從一開始充滿大俠幻想的理想投射,轉變為最後真正愛上顧惜朝這個人。甚至就連她自己,也從一開始充滿大俠幻想的單純少女,最終轉變成為和顧惜朝一樣,機關算盡的角逐者和犧牲品。

二、高山流水,琴瑟和鳴

顧晚對于彼此無疑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這並不僅僅是因為愛情。

劇照花絮劇照花絮

他們同時滿足著對方內心深處最迫切的渴望,在情感與人生追求兩個方面,同時達到高度契合。他們並不僅是相愛這麽簡單,更是理想的契合與靈魂的共鳴。

晚晴的溫婉高貴讓顧惜朝一見鍾情,她身上善良高貴的氣質,正是顧惜朝多年來所深深渴望的。這樣一個女子的傾心,本身就是一種認可。她從出身的泥沼中拉了顧惜朝一把,讓這個心比天高的賤籍之人在夢想與現實的無盡掙扎之中找到了一個立足之地--晚晴丈夫的身份。如果看不起顧惜朝出身賤籍,他是相府乘龍快婿;如果對顧惜朝本人嗤之以鼻,鐵手的前女友硬是愛他死心塌地。遇到晚晴之前,他在心比天高命比紙薄之間載浮載沉,遇到晚晴之後,有了一個溫婉善良,大氣果決的女子的白首之約,就算摔得再慘,也不至于跌落塵埃。晚晴的肯定,沖淡了他的自卑,給了他奮發的動力。這樣一個妻子的存在就是對顧惜朝自卑心理的一劑良葯。

顧惜朝適時的出現給了晚晴重新開始生活的勇氣,他年少英俊,氣度不凡,滿足了她心裏對于愛情的一切美好期望。她一直向往江湖,向往遠離陰暗朝堂的平靜生活,顧惜朝正是她逃離相府、開始嶄新生活的希望。他文武雙全,才略非凡,是她托付終身的良人,也是她通往自由與幸福的夢想。如果說晚晴是一道光照亮了顧惜朝的生命,那麽反過來也是一樣。顧惜朝是晚晴的幸福所系,是她理想與愛情的雙重希望。

三、靈魂共鳴,殊途同歸

表面上看,顧晚性格很互補,一個清高孤絕,一個溫和親善,一個殺伐決斷,一個柔婉善良。但他們又有著非常共通的地方。他們不僅郎才女貌,氣質也很接近,都有種清高孤潔,不可侵犯的氣場。隻不過顧惜朝的清高帶刺,而晚晴的高潔令人心生敬重。

如果隻有這些共同點,還算不上真正的靈魂共鳴。但是仔細分析之下,會發現,惜朝晚晴這兩個人,靈魂本質是相通的,他們表面上看南轅北轍,其實更深層的精神特質驚人地相同--

高潔、叛逆、單純。

晚晴的高潔來自于她高貴的氣質與善良心地,純凈高貴,不容侵犯。而顧惜朝的高潔從荊棘叢中生長而出,便維系得舉步維艱。善良正義對他來說是奢望,他存留下來的高潔表現得激烈而尖刻。他當面痛斥冷鮮絲毫不留情面、直諷自己看到鐵手骨子裏。他蔑視鑽營諂媚、捧高踩低,也看不起虛偽矯飾、冠冕堂皇。顧惜朝的確不夠圓滑,但他的鋒利不是刺,而是骨。他那些激烈而近乎偏執的高傲表現,正是他從污泥中生長而出僅剩的高潔。他別無選擇,必須學會說謊、利用、忍氣吞聲、曲意逢迎,但他保留著底線,有些人有些事,至死也不會同流合污。這條底線劃開了他和另外一些人的區別,這稱不上高尚,隻是道德中最後一塊遮羞布,然而也是難能可貴的尊嚴。

顧惜朝的叛逆不需要再解釋,他生來就是為了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而晚晴身為千金小姐,卻拋頭露面行醫治病,自己做主與鐵手私定終身,最後跟一個江湖布衣成親沒幾天,就毫不矜持地獨身上路、千裏尋夫。她的所做所為,隻能用離經叛道來形容。表面看來是乖乖女,其實骨子裏是相當獨立有主見的人,不像個大家閨秀,倒更有現代女性的風範。他們兩人都不受世俗眼光的羈絆,顧惜朝出身卑微,晚晴從來不在意他出身賤籍,顧惜朝評點指摘孫武鬼谷,晚晴也不覺得他發了失心瘋。顧惜朝才智絕倫不甘平庸,傅晚晴聰慧大度外和內剛,這樣兩個不凡的靈魂相遇,註定會碰撞出不甘于寂寞的耀眼火花。

顧晚無疑都是理想主義者,在現實面前,仍然保留著歷經世事而不改的天真。他們那麽聰明的人,知道現實的殘酷,卻依然堅守著美好的東西,理想,以及愛情。顧惜朝所求的青雲之路,從來不是什麽大道坦途。為了得到傅宗書的倚重,他雙手染滿血腥樹敵無數,人人欲得而誅之。然而隻要保留著這份天真,他就永遠是靶場初見那個目光澄澈的少年,任憑風雨如晦,不忘初心。晚晴渴望逃離相府遠離爭鬥的生活,純善天真是她的保護傘,保護她的心幹凈澄澈,不受陰暗殘酷現實的侵染。顧晚都是純粹的人,他們的天真不合時宜,卻讓他們最可貴的一面在冷酷的現實中得以存留。

正邪之辨

手繪作品手繪作品

顧惜朝是個反派。然而,如果用簡單的好與壞來評價他,卻隻能謬以千裏。原因無他,隻因為顧惜朝其人,世界觀與道德體系根本遊離于逆水的武俠世界觀之外。

逆水是武俠劇,主基調是基于"善"的俠義,然而顧惜朝的出身環境與性格特點決定了他所看到的世界,充斥著傾軋陰暗、弱肉強食。對于他來說,即使有過關于善的信念,也早已在少年時代坍塌殆盡,取而代之在廢墟上重構起來的,是成王敗寇的世界觀,殘酷而明晰。

顧惜朝的道德觀屬于政治鬥爭的權謀體系,迥異于武俠世界的俠義體系。這兩種體系本無高下,都是高度完善、自成系統的道德系統,隻不過前者多在高層權力鬥爭中適用,後者則更常見于民間和日常生活,有著樸實的善惡是非觀與因果報應信仰。某顧並沒有什麽道德缺失,恰恰相反,他有一套自己完善成體系的是非觀價值觀。這種成王敗寇的價值觀成形于他早年經歷與經史學識,然而卻令他成為在武俠大氛圍中完全無法和平存在的異類。

所以,顧惜朝在逆水世界的格格不入,與其說是因為"惡",倒不如說他一不小心走錯了片場。

無論是從俠義體系出發,視顧惜朝為殘忍嗜殺的卑鄙小人,還是從權謀角度考慮,視戚少商為舞刀弄槍的江湖草莽,都隻是片面偏頗的評價,片面地選取了某一個評判標準,並罔顧人物在其他標準下的閃光之處。同一部劇,有的人看到天理昭彰邪不侵正,有的人看到堅持夢想百折不撓。贊美俠義者欽佩戚少商一身正氣,欣賞韜略者慨嘆顧惜朝架海擎天,各取所需,大可以並行不悖。那些關于一個殺人如麻的反派憑什麽獲得這麽多喝彩的爭執,可以休矣。顧惜朝自有千好萬好,隻不過要用特定的方式開啟逆水寒才欣賞得到。

沒有完整權謀道德觀的支撐,某顧屠城殺人隻能解釋為濫殺無辜,唯有在某顧的道德觀體系下看待,他的做法才有明確的戰略性和目的性。舉具體例子來說,連雲寨坑殺寨兵,是在搜捕不利的情況下引蛇出洞,引敵人自投羅網。毀諾城屠城,是典型的圍魏救趙,攻敵之不得不救。安順客堆禍水東引,神威鏢局攻敵攻心,種種機謀層出不窮,更不要說隔岸觀火、投石問路等等令人眼花繚亂的細節交鋒。一旦把某顧的行為代入他的道德體系,所有決定都有了合理的解釋,個中權謀機鋒更是顯露無疑。這樣的謀略決斷放在戰場上,無疑是光芒萬丈令人心折的。但如果一切從武俠俠義的角度出發評判,他的計謀手段無疑會被解讀為單純作惡嗜殺。顧惜朝特殊的出身背景與成長環境,決定了從逆劇整體的武俠道德觀出發,永遠不可能完整地解讀這個人物,不可能真正理解他的追求、他的選擇、他的作為。

顧惜朝這一形象之所以如此豐滿,擁有如此之多的欣賞和擁蹇,多虧編劇在人物塑造上的用心。顧惜朝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形象,性格完整成形,理念與是非觀也完整地得以確立。反派不再僅僅是反派的符號,而成為了另外一種道德體系之下,活生生的人。這是逆水耐人尋味之處,也正是顧惜朝作為男二反派,光芒奪目歷經十年而絲毫不見褪色的原因。

衍生創作

同人小說

《春寒》金桐著(惜朝前傳)

《顧惜朝傳》曷維著

《論反派的自我修養》顧亂君著(惜朝後傳)

《春寒》預覽《春寒》預覽 《顧惜朝傳》預覽《顧惜朝傳》預覽 《論反派的自我修養》預覽《論反派的自我修養》預覽

詩詞曲賦

瀟湘夜雨·惜朝By南和風9995

滿眼慈悲,琉璃境界,可憐如此修羅。蹣跚入世,何以盡蹉跎。心不狠、廟堂難立;人去遠、無奈悲歌。一腔怨,悄然風化,往事已隨波。

人間常聚散,水清山靜,隨意漂泊。喟然長嘆,我輩消磨。何忍看、孤鴻青影;猶望遠、淚眼婆娑。終不願,濃情轉淡,立地俱成佛。

北曲套曲【青衫惜】By火鶴之舞

【北新水令·汴京重回】一程風雨一肩挑,又抬首汴梁重到。濁酒澆塊壘,英雄膽氣豪;心事蕭條,求此生青雲道。

【駐馬聽·七略投書】怒火空燒,長街獨立知音少。一生襟抱,慧眼伯樂幾時曉。管樂之才等閒拋,隻手翻雲當權罩;誰仍念,白衣卿相烏紗帽。

【沈醉東風·惜晴一遇】橫白玉通天柱倒,染紅泥侯門牆高。琉璃淚痴情多,鴛鴦刀歡娛少。舞紅燭千金一宵,直入江湖一路蒿,卻惜別瀚海飄搖。

【折桂令·旗亭夜飲】飲煙霞輕倚窗寮,素紗迎風,壞檻已潮,目斷魂消。彼時紅顏,此處琴簫。罷淺盞酒瓮一鬧,卷酒旗長劍輕撩。弦音飄飄,劍氣滔滔,奏流水伯牙情飛,舞高山子期心曉。

【沽美酒·連雲烽火】你記得跨連雲萬丈橋,忘生死命一條。大帳香盡誓言消,空辜負丹心照,嘆幾聲運偏稍。

【太平令·千裏追殺】霹靂堂風雷驚,心比天高,幾曾懼電灼焰燒。神威鏢局一人挑,皇恩人命皆如草。毀諾城直入雲霄,萬箭強弩嘯;這血河是九天傾倒!

【離亭宴帶歇拍煞·金鑾夢斷】俺曾見金陵大殿劍光渺,丹墀玉階笑聲誚,黃粱一夢冰消!眼看他衷腸熱,眼看他星光冷,眼看他玉山倒!這琉璃碧瓦堆,他曾睡青雲覺,將二十年炎涼看飽。那無名劍刃生寒,腰中鋏鬼夜哭,七略書棲雄梟。杜鵑夢最真,煙花意難拋,到頭來荒煙漫草!謅一套《青衫惜》,放悲聲唱到老!

精彩劇評

《惜晴筆記》 By 一劍一心精彩節選

歌曲

《青衫隱》

《顧惜朝》歌曲海報《顧惜朝》歌曲海報

《顧惜朝》

MV

《鷹在飛》By 神哭小斧

《清顏》By Dracula

《所謂理想》By 童小姿

《鷹在飛》MV預覽《鷹在飛》MV預覽 《清顏》MV預覽《清顏》MV預覽 《所謂理想》MV預覽《所謂理想》MV預覽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