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命八大臣

顧命八大臣

鹹豐十一年(1861年)七月十五日,鹹豐帝在熱河行宮病重。十六日,鹹豐在煙波致爽殿寢宮,召見怡親王載垣、鄭親王端華御前大臣景壽、協辦大學士肅順軍機大臣穆蔭、匡源、杜翰(杜受田之子)、焦佑瀛等。鹹豐諭:"立皇長子載淳為皇太子。"又諭:"皇長子載淳現為皇太子,著派載垣、端華、景壽、肅順、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盡心輔弼,贊襄一切政務。"以上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顧命八大臣"或"贊襄政務八大臣"。

  • 中文名稱
    顧命八大臣
  • 時間
    鹹豐十五年
  • 地點
    熱河行宮
  • 人名
    載垣、端華、景壽
  • 國籍
    中國
  • 時代
    清朝

基本介紹

顧命八大臣為:載垣端華、景壽、肅順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

鹹豐十一年(1861年)七月十五日,鹹豐帝在熱河行宮病重。十六日,鹹豐在煙波致爽殿寢宮,召見怡親王載垣、鄭親王端華、御前大臣景壽、協辦大學士肅順,軍機大臣穆蔭匡源、杜翰(杜受田之子)、焦佑瀛等。鹹豐諭:"立皇長子載淳為皇太子。"又諭:"皇長子載淳現為皇太子,著派載垣端華、景壽、肅順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盡心輔弼,贊襄一切政務。"以上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顧命八大臣"或"贊襄政務八大臣"。載垣等請鹹豐帝朱筆親寫,以昭鄭重。而鹹豐帝此時已經病重,不能握管,遂命廷臣承寫朱諭。鹹豐在病逝前,授予皇後鈕祜祿氏"御賞"印章,授予皇子載淳"同道堂"印章(由懿貴妃掌管)。十七日清晨,鹹豐帝病逝。

三股勢力

當時,朝廷的主要政治勢力,可以分為三股:

第一,朝臣勢力。

其集中代表是顧命"贊襄政務"八大臣--載垣端華、景壽、肅順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下面把他們做個分析:

載垣:載垣為康熙第十三子怡親王允祥五世孫,襲親王爵。道光時,任御前大臣,受顧命。鹹豐繼位,為宗人府宗正,領侍衛內大臣。扈從鹹豐逃難到承德避暑山庄。同端華肅順相結,資深位重,權勢日張。

端華:清開國奠基者舒爾哈齊之子、鄭親王濟爾哈朗之後,道光年間襲鄭親王爵,授御前大臣。道光帝死,受顧命。鹹豐繼位後,為領侍衛內大臣。扈從鹹豐逃難到承德避暑山庄端華與弟肅順同朝用事。

肅順:為宗室,鄭親王之後,端華之弟。道光時為散秩大臣。鹹豐繼位後,由護軍統領、授御前侍衛。又任左都御史理藩院尚書、都統,後任御前大臣、內務府大臣、戶部尚書、大學士、署領侍衛內大臣。肅順同其兄鄭親王端華及怡親王載垣互相依靠,排擠異己,掌握大權。

景壽:景壽先祖為一等誠嘉毅勇公明瑞,乾隆時進攻緬甸得勝而受封,世襲罔替。三傳至景慶,死。弟景壽襲封。景壽為御前大臣、恭親王奕䜣同母妹固倫公主額駙。

穆蔭:滿洲正白旗人,軍機大臣兵部尚書國子監祭酒(非進士特旨)。到天津議和,獲巴夏禮送到北京,事情鬧大,改派護駕熱河。

匡源:道光進士,軍機大臣

杜翰:鹹豐師傅杜受田之子。因鹹豐感激師傅杜受田,授其子杜翰為軍機大臣。翰力駁董元醇請兩宮太後垂簾聽政之議,受到肅順等贊賞。

焦佑瀛:為道光舉人,軍機章京軍機大臣,依附權臣肅順,詔旨多出其手。

上述鹹豐臨終顧命、贊襄政務的八位大臣中,主要為兩部分人:載垣端華肅順、景壽四人為宗室貴族、軍功貴族;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四人為軍機大臣。當時軍機大臣共有五人,其中文祥兼戶部左侍郎(尚書為肅順兼),因上言力阻"北狩"而被留在北京,是軍機大臣中惟一被排除在贊襄政務大臣之外者。

第二,帝胤勢力。

鹹豐死時,道光九個兒子中健在的還有五阿哥敦親王奕誴、六阿哥恭親王奕欣、七阿哥醇郡王奕譞、八阿哥鍾郡王奕詥、九阿哥孚郡王奕譓等。在鹹豐死時恭親王奕欣30歲、醇郡王奕譞20歲,都年富力強。大敵當前,鹹豐皇帝和軍機大臣御前大臣、內務府大臣等,多逃到避暑山庄,幾乎沒有一個人身臨前線。恭親王奕欣、醇郡王奕譞都是空有爵位的閒散親王、郡王,既不是大學士,也不是軍機大臣,更不是御前大臣,卻要挺身在第一線,處理那麽一個亂攤子。諸位兄弟本來就對鹹豐登上皇位心懷不滿,且被免掉軍機大臣宗人府宗令、八旗都統,要往承德奔喪又遭到拒絕,特別是他作為鹹豐皇帝的血親而未列入"御賞"、"同道堂"章顧命大臣,于情于理,都不妥當。舊怨新恨,匯聚一起。況且,恭親王奕欣不是孤立的一個人,他同諸位兄弟--沒有官職的醇郡王奕譞等聯合起來,同帝後勢力聯合起來,同朝中顧命大臣以外的勢力聯合起來,成為朝中一股強大的政治勢力。

第三,帝後勢力。

就是6歲的同治皇帝和兩宮太後--東太後慈安和西太後慈禧。他們雖是孤兒寡母,在帝製時代卻是皇權的核心。鹹豐在臨終之前,特製"御賞"、"同道堂"兩顆印章,作為日後頒布詔諭的符信。就是說,奏折"經贊襄大臣擬旨繕進,俟皇太後、皇上閱後,上用'御賞'下用'同道堂'二印,以為憑信"。這兩顆印章,"御賞"之章,為印起;"同道堂"之章,為印訖(結束)。將"御賞"章,交皇後鈕祜祿氏收掌;而將"同道堂"章交皇太子載淳收掌,因載淳年幼,"同道堂"章實際上是由其生母懿貴妃掌管。鹹豐的旨意是在他死後,由皇後鈕祜祿氏、懿貴妃葉赫那拉氏與八大臣聯合執政,避免出現八大臣專權的局面,也避免出現皇後鈕祜祿氏與懿貴妃葉赫那拉氏專權的局面。皇後鈕祜祿氏與懿貴妃葉赫那拉氏的實權在八大臣之上,因為她們均有對于八大臣所決策軍政大事不予蓋章的大公主(恭親王長女)、大阿哥(同治帝)《荷亭晚釣圖》否決權。顯然,如果皇後鈕祜祿氏與懿貴妃葉赫那拉氏不加蓋"御賞"和"同道堂"這兩顆起、訖之章,那麽八位贊襄政務大臣是發不出"詔書"和"諭旨"的,贊襄政務八大臣之議決均不能生效。相反,由內臣擬旨而不經過顧命八大臣同意,加蓋"御賞"與"同道堂"兩章即能生效。因此,帝後勢力是朝廷中最為重要的政治勢力。在對待顧命大臣的態度上,帝後一方同帝胤一方的利益是共同的,他們聯合起來共同對付顧命八大臣。在朝臣、帝胤、帝後三個政治集團的政治力量對比上,顯然帝胤勢力與帝後勢力佔有優勢。

贊襄政務八位大臣的共同特點是:滿洲貴族(宗室貴族、軍功貴族、八旗貴族)與軍機大臣結合。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個權力平衡的結構,其實不然。因為鹹豐沒有把帝胤貴族的勢力納入到"贊襄政務"的權力系統內。比如說,用恭親王奕欣"攝政"、或"議政"、或"輔政"、或"贊襄",後來情況會不一樣。當時奕欣30歲、慈禧27歲,鹹豐可能吸取了睿親王多爾袞攝政引起叔嫂、叔侄矛盾的教訓。從後來慈禧一度重用奕欣來看,這種結合是難以避免的。如果單從人數看,"贊襄政務"大臣八人;兩宮太後+同治+帝胤貴族的奕欣、奕譞才五個人,且帝、後為孤兒寡母。然而,兩宮太後+同治+帝胤貴族奕欣諸兄弟等,卻代表兩個強大政治集團、兩股強大政治勢力。因此,鹹豐"贊襄政務"八大臣的安排,犯下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沒有將朝廷三股政治勢力加以平衡,特別是鹹豐對慈禧與奕兩人的政治潛能、對權力失衡形成的政治危局,認識不夠,估計不足。其結果是:帝後勢力同帝胤勢力結合,發動宮廷政變即"辛酉政變",摧毀了"贊襄政務"八大臣集團,代之以慈禧太後與恭親王奕欣聯合主政,繼而出現慈禧太後專權的局面。這是鹹豐生前根本沒有預料到的。贊襄政務八大臣在"辛酉政變"中,政治力量對比不佔優勢,其失敗根本原因就在這裏。

鹹豐皇帝臨終前沒能正確平衡主要政治力量之間的關系,導致辛酉政變的發生,從而出現皇太後"垂簾聽政"的局面,影響中國歷史近50年!這就鑄成了鹹豐皇帝的第三個大錯!

辛酉政變

政變經過

公元1861年農歷7月:

17日,鹹豐皇帝死。他臨終前做了三件事:一,立皇長子載淳為皇太子。二,命御前大臣載垣、瑞華、景壽,大學士肅順軍機大臣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八人為贊襄政務大臣,八大臣控製了政局。三,授予皇後鈕祜祿氏"御賞"印章,授予皇子載淳"同道堂"印章(由慈禧掌管)。顧命大臣擬旨後要蓋"御賞"和"同道堂"印章。八大臣同兩宮太後發生矛盾。

18日,大行皇帝入殮後,以同治皇帝名義,尊孝貞皇後為皇太後即母後皇太後,尊懿貴妃為孝欽皇太後即聖母皇太後。

公元1861年農歷8月:

1日,恭親王奕䜣獲準趕到承德避暑山庄叩謁鹹豐皇帝的梓宮。溥儀在《我的前半生》中記載:相傳奕䜣化妝成薩滿,在行宮見了兩宮皇太後,密定計,旋返京,做部署。奕䜣獲準同兩宮太後會面約兩個小時。奕䜣在熱河滯留六天,盡量在肅順等面前表現出平和的姿態,麻痹了顧命大臣。兩宮太後與恭親王奕炘,破釜沉舟,死中求生,睿智果斷,搶奪先機,外柔內剛,配合默契。恭親王奕䜣同兩宮太後密商決策與步驟後,返回北京,準備政變。此時,鹹豐皇帝剛駕崩十三天。

2日,醇郡王奕繕為正黃旗漢軍都統,掌握了實際的軍事權力。

6日,御史董元醇上請太後權理朝政、簡親王一、二人輔弼的奏折

7日,準兵部侍郎勝保到避暑山庄。勝保在下達諭旨不許各地統兵大臣赴承德祭奠後,奏請到承德哭奠,並率兵經河間、雄縣一帶兼程北上。

11日,就御史董元醇奏折所請,兩宮皇太後召見八大臣。肅順等以鹹豐皇帝遺詔和祖製無皇太後垂簾聽政故事,擬旨駁斥。兩宮皇太後與八位贊襄政務大臣激烈辯論。八大臣"嘵嘵置辯,已無人臣禮"。據史籍《越縵堂國事日記》記載:肅順等人恣意咆哮,"聲震殿陛,天子驚怖,至于涕泣,遺溺後衣",小皇帝嚇得尿了褲子。兩宮太後不讓,載垣、瑞華等負氣不視事,相持愈日,卒如所擬。八大臣想先答應兩宮太後,把難題拖一下,回到北京再說。

18日,宣布鹹豐皇帝靈柩于農歷9月23起靈駕,29日到京。

公元1861年農歷9月:

1日,同治皇帝上母後皇太後為慈安皇太後、聖母皇太後為慈禧皇太後徽號。

4日,鄭親王瑞華署理行在步軍統領,醇郡王奕繕任步軍統領。先是,兩宮太後召見顧命大臣時,提出瑞華兼職太多,瑞華說我隻做行在步軍統領;慈禧說那就命奕繕做步軍統領。奕繕做步軍統領就掌握了京師衛戍的軍權。不久,奕繕又兼管善捕營事。

23日,大行皇帝梓宮由避暑山庄啓駕。同治皇帝與兩宮皇太後,奉大行皇帝梓宮,從承德啓程返京師。兩宮太後和同治皇帝隻陪了靈駕一天,就以皇帝年齡小、兩太後為年輕婦道人家為借口,從小道趕回北京。

29日,同治皇帝奉兩宮太後回到北京皇宮。因為下雨,道路泥濘,靈駕行進遲緩。同治皇帝奉兩宮皇太後間道疾行,比靈駕提前四天到京。兩宮皇太後抵京後,立即在大內召見恭親王奕䜣等。

30日,發動政變。同治皇帝與兩宮皇太後,宣布在承德預先由醇郡王奕繕就之諭旨,宣布載垣等罪狀:

(1)"上年海疆不靖,京師戒嚴,總由在事之王大臣等籌劃乖張所致。載垣等不能盡心和議,徒以誘惑英國使臣以塞己責,以致失信于各國,淀園被擾。我皇考巡幸熱河,實聖心萬不得已之苦衷也!"就是將英法聯軍入侵北京、圓明園被焚掠、皇都百姓受驚、鹹豐皇帝出巡的政治責任全扣到載垣等八大臣頭上。

(2)以擅改諭旨、力阻垂簾罪,解載垣、瑞華、肅順、景壽任,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退出軍機。《清史稿·肅順傳》記載:此前,"肅順方護文宗梓宮在途,命睿親王仁壽、醇郡王奕繕往逮,遇諸密雲,夜就行館捕之。咆哮不服,械系。下宗人府獄,見載垣、瑞華已先在。"《清穆宗毅皇帝實錄》記載:"以醇郡王奕繕管善捕營事。"這可能同奕繕逮捕肅順事有關。

公元1861年農歷10月:

1日,命恭親王奕䜣為議政王、軍機大臣。隨之,軍機大臣文祥奏請兩宮皇太後垂簾聽政。《清史稿·文祥傳》記載:"十月,回鑾,(文祥)偕王大臣疏請兩宮皇太後垂簾聽政。"命大學士桂良、戶部尚書沈兆霖、侍郎寶鋆、文祥為軍機大臣

3日,大行皇帝梓宮至京。

5日,從大學士周祖培疏言:"怡親王載垣等擬定'祺祥'年號,意義重復,請更正",詔改"祺祥"為"同治"。"同治"含義可做四種詮釋:一是兩宮同治,二是兩宮與親貴同治,三是兩宮與載淳同治,四是兩宮、載淳與親貴同治。

6日,詔賜載垣、瑞華在宗人府空室自盡,肅順處斬,褫景壽、穆蔭、匡源、杜翰、焦佑瀛職,穆蔭發往軍台效力。據記載:"將行刑,肅順肆口大罵,其悖逆之聲,皆為人臣子所不忍聞。又不肯跪,劊子手以大鐵柄敲之,乃跪下,蓋兩脛已折矣。遂斬之。"

9日,載淳在太和殿即皇帝位。

26日,禮親王世鐸奏遵旨會議並上《垂簾章程》。懿旨:依議。于是,皇太後垂簾聽政之舉,輿論已經造勢,章程亦已製定。

公元1861年農歷11月:

1日,同治皇帝奉慈安皇太後、慈禧皇太後御養心殿垂簾聽政。垂簾聽政之所設在大內養心殿東間,同治皇帝御座後設一黃幔(初為黃屏,後慈禧嫌其礙眼而改為黃幔),慈安皇太後與慈禧皇太後並坐其後。恭親王奕䜣立于左,惇親王奕繕立于右。引見大臣時,吏部堂官遞綠頭箋,恭親王奕䜣接後,呈放在御案上。皇太後垂簾聽政,這在中國歷史上,既是空前的,也是絕後的。在這裏附帶說一點。慈禧本來沒有文化,但她註重學習。兩宮太後命南書房、上書房師傅編纂《治平寶鑒》,作為給兩宮太後的教科書,仿照經筵之例,派翁同龢等定期進講。後來慈禧也能批閱奏章,但常有語句不通和錯別字之處。

這次政變,因載淳登極後擬定年號為"祺祥",故史稱"祺祥政變";這年為辛酉年,又稱"辛酉政變";因政變發生在北京,又稱為"北京政變"。其時,"辛酉政變"的三個主要人物--慈安皇太後二十五歲,慈禧皇太後二十七歲,恭親王奕䜣三十歲。

取勝原因

"辛酉政變"取勝的直接原因是:

第一,兩宮皇太後和恭親王奕䜣,抓住並利用官民對英法聯軍入侵北京、火燒圓明園的強烈憤怒,對"承德集團"不顧民族、國家危亡而逃到避暑山庄的極大不滿,把全部歷史責任都加到顧命八大臣頭上。也把鹹豐皇帝到承德的責任加到他們頭上。從而兩宮皇太後和恭親王奕䜣取得了政治上的主動,爭取了官心、軍心、旗心、民心,顧命八大臣則成了替罪羊。

第二,兩宮皇太後和恭親王奕䜣,利用了顧命大臣對慈禧與奕炘的力量估計過低而產生的麻痹思想,又利用了帝後雖是孤兒寡母,卻掌握"御賞"、"同道堂"兩枚印章--顧命大臣雖可擬旨不加蓋這兩枚印章卻不能生效,兩宮太後與奕炘可由大臣擬旨加蓋這兩枚印章便能生效的有利條件。

第三,兩宮皇太後和恭親王奕䜣,搶佔先機,先發製人,沒有隨大行皇帝靈柩同行,擺脫了顧命大臣的控製與監視,並從間道提前返回,利用自農歷7月17日鹹豐皇帝逝世,到鹹豐皇帝靈柩運到皇宮,其間有七十四天的充分時間,進行政變準備。原定農歷9月23日起靈駕,29日到京,因下雨道路泥濘,而遲至9月3 日到京,比原計畫晚了四天。而兩宮太後于29日到京,30日政變,時間整整差了三天。這為她們準備政變提供了時間與空間,打了一個時間差與空間差。

第四,兩宮皇太後和恭親王奕䜣,清楚地意識到並預感到:這是他們生死存亡的歷史關鍵時刻,惟一的出路就是拼個魚死網破。慈禧曾風聞鹹豐皇帝生前肅順等建議他仿照漢武帝殺其母留其子的"鉤弋夫人"故事,免得日後皇太後專權。這個故事,《漢書·外戚傳上》記載:漢武帝寵幸鉤弋夫人趙婕妤,欲立其子,以"年稚母少,恐女主顓恣亂國家"。趙婕妤遭漢武帝譴責而死。漢武帝臨終前,立趙婕妤子為皇太子,以大司馬、大將軍霍光輔少主,是為漢昭帝。但是,鹹豐皇帝沒有像漢武帝那樣做,而是用"御賞"和"同道堂"兩枚印章來平衡顧命大臣、兩宮太後之間的關系,並加以控製。結果,這兩枚印章被兩宮太後所利用,打破了初始的權力平衡結構。

"辛酉政變"是君權與相權的一次大的沖突,表現了兩宮皇太後和恭親王奕䜣的聰明才智。它的重大結果是清朝體製的一大改變。經過"辛酉政變",否定"贊襄政務"大臣,而由慈安皇太後與慈禧皇太後垂簾聽政,這是重大的改製。"辛酉政變"後,恭親王奕䜣為議政王,這是當年睿親王多爾袞輔政的再現。但有一點不同:既由帝胤貴族擔任議政王、軍機大臣,又由兩宮太後垂簾聽政。這樣皇權出現二元:議政王奕䜣總攬朝政,皇太後總裁懿定。這個體製最大的特征是皇太後與奕䜣聯合主政,後來逐漸演變為慈禧獨攬朝政的局面。隨之產生一個製度:領班軍機大臣由親貴擔任,軍機大臣有滿族兩人、漢族兩人。在清朝同治時期,大體維持了這種五人的軍機結構局面。

"辛酉政變"就滿洲貴族而言,主要是宗室貴族同帝胤貴族的矛盾與拼殺。兩宮皇太後特別是慈禧皇太後,主要利用和依靠帝胤貴族,打擊宗室貴族,取得了勝利。

同治皇帝在辛酉政變後,內有兩宮皇太後垂簾聽政,外有議政王奕䜣主政,從而開始了"同治新政"。

人物結局

載垣:在北京被捕,賜白絹自盡。終年46歲。

端華:賜死、降爵為不入八分輔國公。同治三年七月,復還鄭親王世爵。

景壽:削職,仍留公爵及額駙品級。同治元年(1862年)二月任蒙古都統,三月授御前大臣。同治三年(1863年)七月仍賜紫韁,十月授領侍衛內大臣,十三年(1874年)十二月命管神機營事務。光緒十五年(1889年)六月去世,謚端勤。

肅順:被斬于菜市口。終年45歲。

穆蔭:以"在軍機大臣上行走最久,班次在前,情節尤重",被撤職流放。同治三年,論贖歸,歿于家。

匡源:革職。光緒七年卒。

杜翰:革職,流放新疆,後被赦免。同治五年卒。

焦佑瀛:革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