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也魯

顧也魯

顧也魯(1916-2009年12月23日),男,江蘇常熟人,中國電影明星、上海電影製片廠優秀演員、中國民主同盟會成員、電影表演藝術家,是上世紀四十年代"孤島電影"的代表人物、享有"銀幕迷你小生"的稱號。20世紀30年代末從影,有作品近百,是上世紀40年代"孤島電影"代表人物之一,先後參加了電影《漁家女》、《梁山伯與祝英台》、《圍城》、《女理發師》、《51號兵站》、《小二黑結婚》、《難忘的戰鬥》、《雞毛信》、《子夜》等一百多部影視劇的拍攝,82歲高齡時還親赴九江救災前線義演。

  • 中文名稱
    顧也魯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常熟
  • 出生日期
    1916
  • 逝世日期
    2009年12月23日
  • 職業
    演員
  • 經紀公司
    上海電影製片廠
  • 代表作品
    《漁家女》、《梁山伯與祝英台》、《圍城》、《女理發師》

評價

中國電影百年之際,被國家廣電總局授予"優秀電影藝術家"稱號。

顧也魯

顧也魯身材矮小,頭腦機靈,從影之初為大導演吳永剛和孫瑜所賞識,屢屢擔任主要角色並獲好評,一次吳永剛與友人無意間見顧也魯從遠處騎一女式腳踏車,人小車小,巧致可樂,便稱顧也魯為"迷你小生",從此這一美名不脛而走。那年代,幾乎所有當紅的著名女影星都與顧也魯合作過,周璇、陳雲裳、陳燕燕和李麗華等等等等,套用現在一句時髦話,就是"鐵打的顧也魯,流水的女明星。"

顧也魯一生坎坷,在影壇資格頗老,曾先後和周璇、胡蝶、陳雲裳、王丹鳳、秦怡、上官雲珠、李麗華、童月娟等大牌女星聯合主演,電影界曾以"流水的女明星,鐵打的顧也魯"來形容這位影壇宿將當年的風光程度,顧也魯晚年拍戲不止,著書不斷,被譽為中國電影"活資料"。顧也魯愛電影、愛自由、愛進步,更愛祖國;抗戰時,他堅決拒拍親日影片,四十年代末到香港,和顧而已等共創大光明影業公司,拍表現抗日根據地生活的《小二黑結婚》時,為表現"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他竟"頂風作案",弄來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畫像掛在布景上。拍攝時,他讓人在攝影棚外放哨,一見特務來盤查,就發出暗號,場內的人便將"朱毛"換成"蔣總裁"。哄走特務後,繼續再掛革命領袖。要知道,當時特務如麻,暗殺成風,如此進步行為是要有些膽量的。

顧也魯(晚年)顧也魯(晚年)

新中國成立,南粵同慶。港英當局下令禁售紅紙紅布,顧也魯等18位愛國影人遂冒死在香港郊外山坡用人體搭出"人民"二字和象征國旗的五星圖案,以此慶祝祖國新生。

簡介

原籍江蘇吳縣,生于常熟,人稱"迷你小生";20世紀30年代末從影,有作品近百,是上世紀40年代"孤島電影"代表人物;中國電影百年之際,被國家廣電總局授予"優秀電影藝術家"稱號。

顧也魯

1931年,在上海之友實業社當練習生時,參加吼聲劇社,業餘從事演劇活動。

1937年加入青鳥劇社、上海劇藝社等團體,演出《雷雨》、《女子公寓》、《花濺淚》等劇目。

1938年加入新華影業 公司,主演《梁山伯與祝英台》等影 片。

1942年後加入中聯、華影等製片 公司,參加《博愛》等影片的拍攝。

1944年後組織南藝劇社,在北平、天津、青島等地巡回演出《日出》、《 重慶二十四小時》等話劇。

1946年返上海,加入國泰影片公司。

1947-1951年與顧而已高佔非等在香港組織大光明影片公司,並在《水上人家》 、《野火春風》等影片中扮演角色。

1951年入上海電影製片廠至退休,曾在《宋景詩》、《小二黑結婚》、《51號兵站》、《難忘的戰鬥》、《不夜城》、《子夜》等影片中擔任角色,還參加拍攝《圍城》(飾演韓學愈)、《小裁縫 》、《追回的青春》、《思鄉曲》、《中斷了的三重奏》等電視劇。

2009年12月23日凌晨四時三十分,因病醫治無效,在上海龍華醫院逝世,享年93歲。

作品

1939:《葛嫩娘》1940:《梁山伯與祝英台》、《碧玉簪》、《王老虎搶親》、《玉蜻蜓》、《珍珠塔》

顧也魯

1941:《春風回夢記》、《野薔薇》、《玉連環》、《碧海青天》、《小房子》、《地藏王》、《靈與肉》

1942:《重見光明》、《第三代》、《博愛》

1943:《千金怨》、《凌波仙子》、《秋之歌》、《第二代》、《漁家女》、《錦綉前程》

1944:《大富之家》、《鳳還巢

1946:《民族的火花

1947:《欲海潮》、《歌女之歌

1948:《國魂》

1949:《野火春風》、《水上人家》

顧也魯顧也魯

1950:《小二黑結婚》、《詩禮傳家》

1952:《方珍珠》、《和平鴿》

1955:《宋景詩》

1956:《兩個小足球隊》飾演幾何老師

1957:《不夜城》

1958:《紅色的種子

1959:《老兵新傳》

1961:《51號兵站》

1962:《女理發師》飾演老趙

顧也魯

1963:《北國江南

1976:《難忘的戰鬥》

1981:《革命軍中馬前卒

1983:《子夜》

1990:《圍城》

自述

1931年我15歲時,姐姐托人把我介紹到安裕綢庄當學徒。我離開了家鄉江蘇常熟,高高興興地進了大上海。當時我的學名叫顧仁祥,工作後更名為顧憶椿。但是僅僅三個多月這家綢庄就停業了,不久我考進了三友實業社當練習生。在家鄉時我讀到國小畢業,進三友實業社後,我進了中華職業補習學校讀夜校,還加入了中共的外圍團體--"蟻社"。"蟻社"有歌詠組、"螞蟻劇團"。"七君子"之一的沙千裏,是"蟻社"的組織者。我參加了蟻社的話劇組,記得我第一次登台是反串女角,在獨幕話劇《壓迫》中飾女房客。

顧也魯

1934年,我被調到"三友實業社"所屬的"生生牧場"當職員,推銷"生生"牛奶,還兼做收賬工作。牧場給了我一輛腳踏車,作為收賬推銷專用。我就利用這部腳踏車,在抗日遊行示威時負責做糾察。遊行隊伍要經過南京路,往往由我先去察看是否有巡捕阻攔。"生生牧場"老板知道我的行蹤後把我叫到經理室,像審犯人似的要我老實交代最近一個時期在幹什麽。我在經理室跟老板論理,說抗日遊行是每個中國人應該做的事。老板色厲內荏,聲嘶力竭叫道:"給我滾!"于是我便脫離了牛奶公司,將全部精力投入到戲劇運動中去。1936年"螞蟻劇團"排演夏衍、田漢等創作的《走私》、《毒葯》和《號角》等獨幕話劇。我在兩個劇中擔任角色,可是第一天"蟻社"公演,就來了許多警察,勒令禁演。沙千裏是"蟻社"執行委員,職業律師,就由他出面向英租界當局抗議。

1937年8月13日抗戰爆發。在隆隆的炮聲和激烈的槍聲中我騎著腳踏車到十九路軍傷兵醫院去服務。該院負責人之一李伯龍和主持醫生郭星蓀與我熱情握手,稱我"膽大包天,熱血青年"。此時,上海許多戲劇、電影工作者都奔赴內地參加救亡演劇隊,于伶同志將留在"孤島"的部分話劇編導、演員組織成"青鳥劇社",在新光戲院演出了《雷雨》、《女子公寓》、《日出》等劇。編導有歐陽予倩、許幸之、吳江帆、顧仲彝朱端鈞等,演員有藍蘭、夏霖、柏李、張可、舒適等。我也成了專業的話劇演員,參加了《雷雨》和《女子公寓》的演出,並改名為顧也魯。

1943年,中華聯合製片公司組織兩場話劇演出,劇目是《江舟泣血記》。這是根據反英美帝國主義的話劇《怒吼吧,中國》改編的,原作者是蘇聯劇作家塞格·米海洛維奇。故事敘述20年代英國"金蟲號"炮艦,載著一批美國和英國的商人來到中國,炮艦停泊在揚子江中。船上的人員上岸要中國民船擺渡,一美國商人不慎掉入江中淹死了。大不列顛艦長提出要絞死兩個中國船夫作為懲罰,不然要把江邊城市轟為平地。這激起了船夫們的抗暴鬥爭。

我在劇中演一個學生翻譯。他仇恨帝國主義,同情船夫;因為官方的道尹不懂英文,他代表官方向艦長抗議。那天夜裏在大光明電影院彩排,所謂觀眾,大部分是來審查的日本軍官。我演的角色出場兩次,第一次是隨中國官員與大不列顛的艦長談判;第二次出場,我站在船夫一邊,領頭呼喊:"打倒英美帝國主義!"船夫們要跟著我喊口號。可我卻鬼使神差地脫口叫出"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扮演船夫的姜明、徐立、呂玉?等跟著叫了起來,"打倒日……",忽然意識到不對頭,但演員沉浸在劇中人物激昂的情緒之中,口號也叫得不齊了,有的叫"打倒日……英帝國主義",有的叫"打倒日……美帝國主義",在雜亂聲中也點出了英美帝國主義,而日本的"日"字也似是而非,有意無意地夾在一起叫出來了。台上演員們腦子裏很清楚:是我叫"錯"了口號。台下電影公司的經理、製片人也在看彩排,他們聽得也很清楚。

這場戲落幕後,導演李萍倩奔到後台,喘著氣把我拉到一邊說:"你吃了豹子膽啦!"其實我當時是下意識叫出來的。舞台上換景時,看彩排的日本人都到酒吧間抽煙喝咖啡去了。導演和演員們統一口徑:萬一日本人追問此事,誰也別承認叫錯了口號。打這以後,我們一些演員總怕有一天新賬老賬一起算。

那時我們還想成立一個工會,遇到有困難的時候,大家能有個商量的地方。當時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工會,惟有話劇、電影演員沒有。當年的舒適、嚴化、呂玉?和我都是血氣方剛小伙子,我們向同行遊說此事時,有人告訴我們,日本人正在註意我們的行動,勸我們別組織什麽工會了。于是我們想,作為結義兄弟總可以吧。我們聚合十一人,義結金蘭,以年齡大小為序:徐莘園高佔非姜明、戴衍萬、許良、舒適、顧也魯、徐立、嚴化、黃河、呂玉?。成了結義兄弟後,大家常以過生日的名義聚會,有時在飯店,有時在咖啡室,互助交換生活和工作情況,誰有困難,大家出力幫助。

1948年"永華"的《國魂》開拍,聚集了劉瓊、高佔非、王元龍、喬奇、孫景路等上海的老朋友和重慶的大明星顧而已、陶金。而已與我都姓顧,兩人相處甚篤。他跟我說:"香港不在國民黨統治下,我和高佔非想辦個公司。"因為我學過財務,懂得獨立製片的情況,他們希望我能一起參加。我喜出望外,答應放棄"永華"較優越的待遇,隻要這邊有口飯吃就行。

這天顧而已與我到瞿白音家,聽夏衍先生的報告。這是個小型的敘談會,參加的有葉以群、周而復、韓北屏、高佔非、陶金等。顧而已向夏衍匯報了籌備"大光明影業公司"的情況,熱情邀請在坐作家多寫劇本給予幫助。葉以群答應了。不久他拿出劇本,片名是《野火春風》,由歐陽予倩執導。故事以抗日戰爭為背景,寫一個女藝人的悲慘遭遇和覺醒。這部影片在香港開拍,由舒綉文飾女主角方華,李露玲、顧而已、高佔非和我參加了演出。不久我們又在香港籌拍大光明公司的第二部影片--顧而已與瞿白音構思的《水上人家》,資金由我管理。

正當《水上人家》開拍之際,上海物價飛漲,實在難以度日。我妻子買了飛機票,帶著兩個兒女來到香港,全家在九龍落戶了。我考慮借"南洋片場"拍攝內景,每天租金要1000元,就跟導演商議,以外景為主,全片百分之七十的外景都在海上、漁港和山坡下實景拍攝。于是在香港長洲漁港我們租了兩間陋屋,大家睡地鋪,吃大鍋飯。曙光未露,導演和製片乘漁船出海,駕狂風,頂暴雨,在怒潮惡浪中分鏡頭,布置拍攝場面。顧而已見此興奮地說:"這種精彩鏡頭,攝影棚哪能拍得到!真是冒死也值得。"但是主要投資人看到所拍的戲都是破破爛爛、凄凄慘慘的場面,怕觀眾不喜歡,中途退出投資。沒有錢搞後期工作,我們就在房間裏剪接樣片,向人借貸搞後期製作。《水上人家》放映後,香港進步報刊都給予推崇和鼓勵。不少觀眾來信,希望"大光明"再接再厲,拍出更多富有現實意義的影片。

"大光明"第三部影片拍什麽題材呢?當時正巧顧而已的弟弟顧爾鐔去香港探望哥哥,他是個劇作家,而已和我請他就在探親期間寫一個解放軍渡江的劇本。顧爾鐔慨諾並立即構思,準備描寫解放軍渡江時,江畔村民參加戰鬥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取名《揚子江邊》。可是在香港怎麽能拍出解放軍浩浩蕩蕩戰鬥的場面呢?于是顧爾鐔建議說:"如果你們要拍短小精幹的作品,可以考慮趙樹理的作品《李有才板話》中的《小二黑結婚》。"

《小二黑結婚》描寫山西老解放區劉家峽,當地有兩個無人不曉的"活神仙":一個是前庄的劉修德,凡事都要論一論陰陽八卦,看一看黃道黑道,人稱二諸葛;另一個是後庄于福的老婆,自稱三仙姑。二諸葛的兒子小二黑,是劉家峽有名的漂亮小子,是個人人稱道的好青年,反掃蕩時打死兩個鬼子,曾得到特等射手的獎勵。三仙姑的女兒小芹,是個熱愛勞動,聰明美麗的姑娘,深得村裏青年人的愛慕。小二黑和小芹這對青年人相愛已有三年,可好事多磨,一直遭到封建思想頑固的二諸葛、三仙姑的反對,以及村裏惡勢力的代表人物金旺兄弟的破壞和阻撓。最後小二黑和小芹這對好青年歷盡曲折艱辛,終于幸福地結合為夫妻。

"好!"顧而已看了小說後心中已拍板了。第三部影片仍由他導演,為了征得趙樹理的同意,他急忙請已經回北京的歐陽予倩去找趙樹理,請瞿白音改編劇本。結果他們都同意了,主要演員也定下由我飾小二黑,陳娟娟飾小芹,孫景路飾三仙姑,鄭敏飾二諸葛。但是資金是個大問題,《水上人家》當時還未發行。

此時,我們每家人家生活都已拮據不堪。高佔非回上海拍一部影片,想拿些錢好調劑生活;而已和我給長城影片公司拍《瓊樓恨》,拿了點片酬,為的是度過這青黃不接階段。"長城"老板知道顧而已的"大光明"皮包公司要拍《小二黑結婚》,有人才,卻沒有資金,便願意投資百分之五十,以"長城"的攝影棚和工作人員作價為資本。初步協商,作為"大光明"出品,國外歸"長城"發行,國內歸"大光明"發行。我去請"金山航運公司"經理董浩雲(即現在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之父)投資。董浩雲跟我在20世紀30年代曾一起參加進步團體,是"螞蟻劇團"的老友,他一聽拍進步影片,慨然允諾支持,但要求不作為投資,也不掛名,因為他的"金山航運公司"與世界各國以及國民黨佔領下的台灣省都有業務往來,怕對公司業務不利。但對缺少的資金,他會盡量幫忙解決。

製片資金著落了,大家都很慶幸。可這時香港柯達公司經理跑來告知:香港政府有規定,"不論哪家電影公司,如果拍解放區的故事,一律不準出售膠片。"這個突如其來的規定,簡直就是扼殺進步影片的屠刀。沒有膠片,豈非無米之炊!還有香港的片場(攝影棚),也不能租給拍解放區故事的影片公司。沒有膠片,沒有攝影棚,還拍什麽電影?在這困難的當口,"長城"老板感到《小二黑結婚》的故事有票房價值,"大光明"人才出眾,能拍出上乘的好影片。他表示仍願以現金投資,並出了個主意說:"你們可以去租借拍粵語片的攝影場,他們管得沒有那麽嚴格。"

于是我即去專拍粵語片的"大觀片場",找場主任李化。李化是戲劇家歐陽山尊夫人李麗蓮的哥哥,我跟李化說:"《小二黑結婚》是個戀愛故事,我們拍的是國語片。"李化睜一眼、閉一眼同意以拍粵語片為名,把片場租給"大光明"。柯達公司于是也不再追問是否拍解放區故事的影片,因此膠片問題也解決了。但是,影片中小二黑和小芹被壞人誣告押到區政府一場戲,區長辦公室應掛毛主席像。李化看到了毛主席像,觸動了他的神經。他怕特務搗亂,不同意掛。導演顧而已說:"不掛毛主席像,怎麽能說明是解放區的區政府呢?"李化越聽越不對頭,原來你們拍的是解放區的故事啊!但是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了,他隻能在大門口放哨,如果有特務來,即刻停拍。于是我們決定在夜深人靜時,拍掉這場戲。

小二黑結婚》的攝製,處處都是荊棘、坎坷。影片拍成後,有人到"大光明"找我,拿出他的特務身份證,要我交出趙樹理。我哭笑不得,他哪裏知道趙樹理根本沒有來過香港。他目瞪口呆了片刻,惡狠狠地向我示威:"你拍小二黑,當心腦袋搬家!"此話倒被他說中了,不久後,我們就將"大光明"整個兒"搬"回了上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