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悟 -佛教術語

頓悟

佛教術語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頓悟,是指謂頓然領悟。 宋 曾敏行 《獨醒雜志》卷二:"﹝ 黃山谷 ﹞ 紹聖 中,謫居 涪陵 ,始見《懷素自敘》于 石揚休 家。因借之以歸,摹臨累日,幾廢寢食。自此頓悟草法,下筆飛動。"是屬于現代漢語中的白話辭彙,在古代該詞比較少見,是屬于使用頻率較高的漢語辭彙。

  • 中文名稱
    頓悟
  • 外文名稱
    insight
  • 拼音
    dùnwù
  • 解釋
    猛然醒悟

詞語解釋

頓悟dùnwù

(1)[insight]∶猛然醒悟

(2)[satori]∶通過體現佛教禪宗精神目的的直覺領會而獲得的突然的領悟和一種意識狀態

佛學解釋

概念

一花五葉一花五葉

頓悟是禪宗的一個法門,相對于漸悟法門。也就是六祖惠能提倡的“明心見性”法門。

它通過正確的修行方法,迅速地領悟佛法的要領,從而指導正確的實踐而獲得成就。

密宗的理念是同一意趣。例如:著名的王陽明龍場頓悟

關于頓悟概念,在佛學裏似乎來源于六祖惠能的“壇經”。

表現

六祖在壇經裏提出“頓悟”概念的內涵大致有幾方面∶

第一“迷聞經累劫,悟則剎那間”、“一剎那間妄念俱滅”,可見頓悟指人之思維的突變或飛躍。

第二“頓見真如本性”、“頓悟菩提”,可見頓悟是悟自己的佛性,由于人皆有佛性,所以頓悟功能人皆有之。

第三頓悟即是無念,“何名無念,若見一切法心不染著,是為無念”,可見頓悟結果不染著一般的概念或一般的煩惱之法。

第四“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我于忍和尚處(指在五祖那裏),一聞言下便悟,頓見真如本性,是以將此教法流行”,

可見六祖認為自己和其師五祖均為已經頓悟之“佛”。

發展

(清愚)(清愚)

在中國佛教思想史上,首倡“頓悟”說的是晉、宋間的道生。慧達《肇論疏》說:“竺道生法師大頓悟雲,夫稱頓者,明理不可分,悟語照極。以不二之悟,符不分之理,理智恚釋,謂之頓悟。”意謂佛理為不可分割的整體,故悟理亦不能分階段實現。唐代禪宗創始人慧能更為著力闡發“頓悟”說,在他看來,“頓悟”就是自識本心,自見本性。故說:“我于忍和尚處,一聞言下大伍,頓見真如本性。……今學道者頓伍菩提,各自觀心,令自本性頓悟。”慧能將自己的主張稱為“頓教”。

禪宗傳承

禪宗素有“一花五葉”的說法,指的是初祖達摩(一花)二祖至六祖(五葉即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也有人認為是六祖及其門下的五個支派。

禪宗發展的現在,由于該法的特點,在寺廟中已經較少見到,特別是頓悟禪法。民間則有少數研究者,例如南懷瑾、王紹璠、吳鐵夫等,其中吳鐵夫旗幟鮮明地提出了發揚頓悟禪法的觀點,並在台灣出版了《就是叫你一念成佛》(2007,大千出版社)一書。

實際上人類所有的創造性思維都帶有突發性,因此凡創造性思維都可以稱之為頓悟,比如靈感、直覺等等。然而距離六祖的唐代近千年,人類才開始全面關註和研究頓悟問題。

首先,在二十世紀初出現了“天才靈感論”,但這種理論比六祖的頓悟理論低一個檔次,因為這種理論認為靈感(頓悟)不是眾生天生的本能或本性,而是天才人物的特徵。

不過不久,人們發現頓悟是創造性思維的普遍形態。現代心理學家用著名的黑猩猩學慣用木箱為梯子登高摘香蕉的實驗,論證了連高級眾生也具有頓悟之本能。

接下來,人類開始對頓悟思維內在的信息機製進行分析和研究。很快出現“格式塔理論”,揭示了頓悟是思維中的舊的格式塔(即舊的邏輯)被打破和新的格式塔(新的邏輯)被建立的過程。同時,格式塔理論還用實驗明確指出,人的頓悟功能是普遍的、先天性的,即無師自通的。

再接下來,現代心理學家們發現,任何頓悟必須有明確的思考問題為大前提,同時頓悟必然對此問題經過長期、認真、甚至艱苦的思考才可能出現。

最後,頓悟的一系列特征被人們發現和驗證。比如,頓悟有突發性、誘發性、偶然性、極度快樂或豁然開朗之特徵等等。甚至,有不少現代心理學家還發現頓悟與人的非記憶性的潛意識有關。

總之,現代科學不但用自己的研究成果全面地肯定了上千年前六祖提出頓悟概念或理論之非凡天才,而且真正將頓悟概念或理論從所謂“率先成佛”的宗教誤區中解放出來,成為人類“不離世間覺”的卓有成效的有為法。

心理解釋

頓悟是一種突然的穎悟。格式塔派心理學家指出人類解決問題的過程就是頓悟。當人們對問題百思不得其解,突然看出問題情境中的各種關系並產生了頓悟和理解。有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其特點是突發性、獨特徵、不穩定性、情緒性。

頓悟指的是這樣一些問題的解決“看來是突然來到的,儼如包含著能達到預期目的的整個錯綜復雜的手段在內的一個新‘完形’,在動物的意識中突然出現;它確實好像隨著‘頓悟一閃’而引起的適宜的動作”。換句話說,頓悟主要是指通過觀察和對情境的全局或對達到目標途徑的提示有所了解,從而在主體內部確立起相應的目標和手段之間的關系完形的過程。

頓悟教育

禪宗講求悟,頓悟教育與禪宗有許多相似之處,也是一個不斷地“悟”的過程,我們在教學生學習中成長知識,在思考中提高認識,在受教中明白道理……正因為有了“悟”,人才能不斷地從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才能從沖動中找回理智,從混沌中發現覺醒,才能看破是與非,明晰對與錯,厘清好與壞,辨別美與醜。
  學校的思想教育對學生啓迪心智、啓發引導,其實也是一個促進和提高覺悟的過程,但至于是頓悟還是漸悟,這不能一概而論,它因人、因事、因時間而不同,還得視具體情況而定。自己本身不信禪,但我相信兩種覺悟的方式。個人認為,我們一線教師應當充分利用和發揮好這兩種覺悟,善于運用它們扎實做好學生思想教育工作。
  首先,拿課堂教育來說,言傳身教不可能讓學生一下子都頓悟,明白自己所闡述的道理,即使是講得再精彩再有道理、聽得再集中,也總有學生一時難以覺悟,因為理解和接受能力是不同的,這是必然情況。因此,我們不能急于求成,也不能過分一味的苛求,寄希望于通過一兩節甚至幾節教育課就達到非常完美的教育效果。既然不可能頓悟,就要讓學生漸悟,這樣說來思想教育還得從長計議。
  所以,對于學生的日常教育,要審時度勢,靜下心來,要認認真真地抓好每一次啓發、每一次引導,註重搞好教育其實也就是抓好了教育,不是沒有效果,而是效果在積累,學生在不斷受教中漸悟了。實踐證明,教育隻有經常抓、抓經常,扎實抓、抓扎實,才能在潛移默化中、在點點滴滴中不斷取得良好的效果。
  但是,思想教育需要漸悟絕不是完全絕對的,有些工作也是可以頓悟的,比如隨機教育,完全可以讓學生陡然醒悟、豁然開朗。因為這種教育的方式比較隨意,而針對性卻比較強,往往是針對某種現象或某個事情,隻要道理講得到點到位,學生就容易接受。尤其是我們在與學生進行個別談心,或者是做一人一事思想工作時,往往有時一句有份量的話語、一個舉動甚至是一個眼神,都有可能讓學生頓然覺悟解開心結。所以,在隨機教育中,我們要註重把握時機,善用靈活方法,爭取做一次工作就能讓學生心有所得,備受啓發。
  究竟是頓悟,還是漸悟,我們帶學生要善于把握並學會運用,一邊教學,一邊頓悟教育,這樣思想教育的功效一定事半功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