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 -戰國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

韓非子

韓非(約公元前280--前233年),戰國末期著名思想家、法家代表人物。尊稱韓非子或韓子。韓王(戰國末期韓國君主)之子,荀子的學生。

作為秦國的法家代表,備受秦王嬴政賞識,但遭到李斯等人的嫉妒,最終被下獄毒死。他被譽為得老子思想精髓最多的二人之一(另一人為庄周)。著有《韓非子》一書,共五十五篇,十萬餘字。在先秦諸子散文中獨樹一幟,呈現韓非極為重視唯物主義與效益主義思想,積極倡導君主專製主義理論,目的是為專製君主提供富國強兵的霸道思想。

《史記》載:秦王見《孤憤》、《五蠹》之書,曰:"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遊,死不恨矣!"可知當時秦王的重視。《韓非子》也是間接補遺史書對中國先秦時期史料不足的參考重要來源之一,著作中許多當代民間傳說和寓言故事也成為成語典故的出處。

  • 本名
    韓非
  • 別稱
    韓子
  • 字型大小
    韓非子
  • 所處時代
    戰國
  • 民族族群
    華夏族
  • 出生地
    韓國新鄭(河南省新鄭市)
  • 出生日期
    約公元前280年
  • 逝世日期
    前233年
  • 主要作品
    《韓非子》
  • 主要成就
    法家思想之集大成者、君主專製主義理論 、其思想指導秦始皇統一六國
  • 信仰
    唯物主義與效益主義思想(法家)
  • 主張
    以法治國
  • 學派
    法家

史籍記載

韓非者,韓之諸公子也。喜刑名法術之學,而其歸本于黃老。非為人口吃,不能道說,而善著書。與李斯俱事荀卿,斯自以為不如非。非見韓之削弱,數以書諫韓王,韓王不能用。于是韓非疾治國不務修明其法製,執勢以御其臣下,富國強兵而以求人任賢,反舉浮淫之蠹而加之于功實之上。以為儒者用文亂法,而俠者以武犯禁。寬則寵名譽之人,急則用介胄之士。今者所養非所用,所用非所養。悲廉直不容于邪枉之臣,觀往者得失之變,故作孤憤、五蠹、內外儲、說林、說難十餘萬言。然韓非知說之難,為說難書甚具,終死于秦,不能自脫。 

韓非子

韓非子是韓國的貴族。當時韓國很弱,常受鄰國的欺凌,他多次向韓王提出富強的計策,但未被韓王採納。韓非寫了《孤憤》等一系列的文章,這些作品後來集為《韓非子》一書。秦王嬴政讀了韓非的文章,極為贊賞。公元前234年,秦國出兵逼迫韓非來秦,韓非在秦王問計時勸其先伐趙而緩伐韓。因不滿姚賈進為上卿,誹謗于嬴政,姚賈知道後懷恨在心,進讒加以陷害,後韓非被迫服毒自殺。

人物主張

​韓非繼承和總結了戰國時期法家的思想和實踐,提出了君主專製中央集權的理論。主張變法。

他主張“事在四方,要在中央;聖人執要,四方來效”(《韓非子·物權》),國家的大權,要集中在君主(“聖人”)一人手裏,君主必須有權有勢,才能治理天下,“萬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製天下而征諸侯者,以其威勢也”(《韓非子·人主》)。為此,君主應該使用各種手段清除世襲的奴隸主貴族,“散其黨”“奪其輔”(《韓非子·主道》);同時,選拔一批經過實踐鍛煉的封建官吏來取代他們,“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韓非子·顯學》)。韓非還主張改革和實行法治,要求“廢先王之教”(《韓非子·問田》),“以法為教”(《韓非子·五蠹》)。他強調製定了“法”,就要嚴格執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到“法不阿貴”“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韓非子·有度》)。他還認為隻有實行嚴刑重罰,人民才會順從,社會才能安定,封建統治才能鞏固。

對于民眾,他吸收了其老師荀子的“性本惡”理論,認為民眾的本性是“惡勞而好逸”,要以法來約束民眾,施刑于民,才可“禁奸于未萌”。因此他認為施刑法恰恰是愛民的表現。(《韓非子·心度》)。容易讓人忽視的是韓非是主張減輕人民的徭役和賦稅的。他認為嚴重的徭役和賦稅隻會讓臣下強大起來,不利于君王統治。

對于政治,韓非主張改革和實行法治,要求“廢先王之教”(《韓非子·問田》),“以法為教”(《韓非子·五蠹》)。他強調製定了“法”,就要嚴格執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到“法不阿貴”“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韓非子·有度》)。

對于臣下,他認為要去“五蠹”,防“八奸”。(《韓非子·八奸》 《韓非子·五蠹》)所謂五蠹,就是指:1、學者(指儒家);2、言談者(指縱橫家);3、帶劍者(指遊俠);4、患御者(指依附貴族並且逃避兵役的人);5、商工之民。他認為這些人會擾亂法製,是無益于耕戰的“邦之蟲”,必須鏟除。 所謂“八奸”,就是指:1“同床”,指君主妻妾;2“在旁”,指俳優、侏儒等君主親信侍從;3“父兄”,指君主的叔侄兄弟;4“養殃”,指有意討好君主的人;5“民萌”,指私自散發公財取悅民眾的臣下;6“流行”,指搜尋說客辯士收買人心,製造輿論的臣下;7“威強”,指豢養亡命之徒,帶劍門客炫耀自己威風的臣下;8“四方”,指用國庫財力結交大國培養個人勢力的臣下。這些人都有良好的條件威脅國家安危,要像防賊一樣防備他們。

韓非的這些主張,反映了新興封建地主階級的利益和要。秦始皇統一中國後採取的許多政治措施,就是韓非理論的套用和發展。

歷史進步論

韓非註意研究歷史,認為歷史是不斷發展進步的。他認為如果當今之世還贊美“堯、舜、湯、武之道”“必為新聖笑矣”。因此他主張“不期修古,不法常可”“世異則事異”“事異則備變”(《韓非子·五蠹》),要根據今天的實際來製定政策。他的歷史觀,為當時地主階級的改革提供了理論根據。

性本利

對于民眾,他吸收了其老師荀子的“性本貪”理論,認為民眾的本性是“惡勞而好逸”,要以法來約束民眾,施刑于民,才可“禁奸于未萌”。因此他認為施刑法恰恰是愛民的表現。(《韓非子·心度》)。容易讓人忽視的是韓非是主張減輕人民的徭役和賦稅的。他認為嚴重的徭役和賦稅隻會讓臣下強大起來,不利于君王統治。

君主專製

韓非繼承和總結了戰國時期法家的思想和實踐,提出了君主專製中央集權的理論。

對于君主,他主張“事在四方,要在中央;聖人執要,四方來效”(《韓非子·物權》),國家的大權,要集中在君主(“聖人”)一人手裏,君主必須有權有勢,才能治理天下,“萬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製天下而征諸侯者,以其威勢也”(《韓非子·人主》)。為此,君主應該使用各種手段清除世襲的奴隸主貴族,“散其黨”“奪其輔”(《韓非子·主道》);同時,選拔一批經過實踐鍛煉的封建官吏來取代他們,“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韓非子·顯學》)。

改革和法治

對于政治,韓非主張改革和實行法治,要求“廢先王之教”(《韓非子·問田》),“以法為教”(《韓非子·五蠹》)。他強調製定了“法”,就要嚴格執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到“法不阿貴”“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韓非子·有度》)。對于臣下,他認為要去“五蠹”,防“八奸”。(《韓非子·八奸》《韓非子·五蠹》)所謂五蠹,就是指:1、學者(指儒家);2、言談者(指縱橫家);3、帶劍者(指遊俠);4、患御者(指依附貴族並且逃避兵役的人);5、商工之民。他認為這些人會擾亂法製,是無益于耕戰的“邦之蟲”,必須鏟除。所謂“八奸”,就是指:1、“同床”,指君主妻妾;2、“在旁”,指俳優、侏儒等君主親信侍從;3、“父兄”,指君主的叔侄兄弟;4、“養殃”,指有意討好君主的人;5、“民萌”,指私自散發公財取悅民眾的臣下;6、“流行”,指搜尋說客辯士收買人心,製造輿論的臣下;7、“威強”,指豢養亡命之徒,帶劍門客炫耀自己威風的臣下;8、“四方”,指用國庫財力結交大國培養個人勢力的臣下。這些人都有良好的條件威脅國家安危,要像防賊一樣防備他們。

韓非子

樸素辯證法

韓非的樸素辯證法思想也比較突出,他首先提出了矛盾學說,用矛和盾的寓言故事,說明“不可陷之盾與無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的道理。值得一提的是,《韓非子》書中記載了大量膾炙人口的寓言故事,最著名的有“自相矛盾”、“守株待兔”、“諱疾忌醫”、“濫竽充數”、“老馬識途”等等。這些生動的寓言故事,蘊含著深雋的哲理,憑著它們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完美結合,給人們以智慧的啓迪,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韓非的文章說理精密,文鋒犀利,議論透闢,推證事理,切中要害。比如《亡征》一篇,分析國家可亡之道達47條之多,實屬罕見。《難言》、《說難》二篇,無微不至地揣摩所說者的心理,以及如何趨避投合,周密細致,無以復加。

韓非用人口成長速度快于生活資料成長速度的人口理論來說明“當今爭于力氣”,認為人口是按幾何級數增加的,即五子二十五孫論(今人有五子不為多,子又有五子,大父未死而有二十五孫。是以人民眾而貨財寡,事力勞而供養薄,故民爭,雖倍賞累罰而不免于亂。《韓非子·五蠹》)是當時偉大的人

個人影響

韓非的這些主張,反映了新興封建地主階級的利益和要求,為結束諸侯割據,建立統一的中央集權的封建國家,提供了理論依據。秦始皇統一中國後採取的許多政治措施,就是韓非理論的套用和發展。

《韓非子》(圖1)是戰國末期韓國法家集大成者韓非的著作。這部書現存五十五篇,約十餘萬言,大部分為韓非自己的作品。《韓非子》一書,重點宣揚了韓非法、術、勢相結合的法治理論,達到了先秦法家理論的最高峰,為秦統一六國提供了理論武器,同時,也為以後的封建專製製度提供了理論根據。 

圖1圖1

當時,在中國思想界以儒家、墨家為顯學,崇尚“法先王”和“復古”,韓非子的觀點是反對復古,主張因時製宜。韓非子根據當時的情勢情況,主張法治,提出重賞、重罰、重農、重戰四個政策。韓非子提倡君權神授,自秦以後,中國歷代封建王朝的治國理念都頗受韓非子學說的影響。

個人著作

介紹

韓非的著作,是他逝世後,後人輯集而成的。據《漢書·藝文志》著錄《韓子》五十五篇,《隋書·經籍志》著錄二十卷,張守節《史記正義》引阮孝緒《七錄》(或以為劉向《七錄》)也說“《韓非子》二十卷。”篇數、卷數皆與今本相符,可見今本並無殘缺。

版本

《韓非子》的版本自宋以後略分二系。第一系的祖本是南宋乾道元年福建刻本,這一宋刻本今已不存,但尚有幾部明清時期據此影抄本的本子傳世。從這一系出的略分兩支,第一支是明萬歷間趙用賢《管韓合刻》系統,趙本據以宋本為底本並據他本改正,且本身有初印本與後印挖改本的區別,這一支還有萬歷間周孔教黃策刊本、吳勉學刊本、凌濛初刊本、沈景麟刊本、趙如源王道焜校刻本、葛鼎刻本,但這些翻刻本都受到下面第二系《韓子迂評》本的“幹擾”;另一支則是清代吳鼒仿宋刻本,此本直接據宋乾道本影刻。並有據吳鼒本校勘翻刻的《二十二子》本。

第二系祖本也應該是一個宋本,這個本子在元代櫱分成兩支,第一支現存最早的是據宋代道藏翻刻的明正統《道藏》本,此後有明嘉靖張鼎文刻本、明正德嚴時泰刻本。第二支和第一支的差別是刪去第一支所有的小註,最初是元代何犿校本,但元刻本已片紙不存,從這一支出的是明萬歷七年《韓子迂評》本和萬歷十一年的修補本以及這兩本的翻刻本數種。

《韓非子》在明代還有節本,其中大致分為“內儲”“外儲”其中又分為“說左上”“說右上”“說左下”“說右下”

▪整理

清代以來盧文弨、顧廣圻、王念孫、俞樾、孫詒讓都整理過此書,清末王先慎著《韓非子集解》總結清代成果,20年代陳啓天著《韓非子校釋》(50年代以後在台灣兩次增訂,後出專精),此外陳奇猷有《韓非子集釋》(近年改《韓非子新校註》,但從前人舊說匯集到己下斷語多襲用陳啓天的成果而不加說明)梁啓雄有《韓非淺解》,2009年張覺出版《韓非子校疏》。

圖書信息

ISBN編號:9787512008878

韓非子

作者:戰國 韓非子

出版社:線裝書局

出版日期:2012年1月

開本:16開

圖書卷數:1函4冊

紙張類型:輕型紙

字數:450000

文學特點

韓非子的文章說理精密,文筆犀利,議論透闢,推證事理,切中要害。比如《亡征》一篇,分析國家可亡之道達47條之多,實屬罕見。《難言》、《說難》二篇,無微不至地揣摩所說者的心理,以及如何趨避投合,周密細致,無以復加。

韓非子

韓非子的文章構思精巧,描寫大膽,語言幽默,于平實中見奇妙,具有耐人尋味、警策世人的藝術效果。韓非子還善于用大量淺顯的寓言故事和豐富的歷史知識作為論證資料,說明抽象的道理,形象化地體現他的法家思想和他對社會人生的深刻認識。在他文章中出現的很多寓言故事,因其豐富的內涵,生動的故事,成為膾炙人口的成語典故,至今為人們廣泛運用了。

人物語錄

1. 法莫如顯,而術不欲見。(法一定要讓人明了,而術一定不能被人覺察)

韓非子

2. 虛則知實之情,靜則知動者正。(置身事外,才會看清真相;保持冷靜,才能製定出行動原則)

3. 虛靜無事,以暗見疵。(保持虛靜無為的狀態,往往會從隱蔽的角度得知他人的行為漏洞)

4. 故去喜去惡,虛心以為道舍。(所以應該將親近好厭惡等情緒一並拋棄,才能成功地使用權謀之術)

5. 君無見其所欲。(君主不應該表露自己的喜好)

6. 去好去惡,臣乃見素;去舊去智,臣乃自備。(君主隱藏自己的好惡,才會得見臣下的本來面目;拋去舊有的成見,不顯露自己的智慧,才會讓臣下各守其職)

7. 人主好賢,則群臣飾行以邀君欲,則是群臣之情不效。(君主喜歡任用賢能之士,那麽臣下就會自我粉飾迎合來君主)

8. 群臣見素,則大君不蔽矣。(群臣本來的面目顯現出來,那麽君主就不會受到蒙蔽了)

9. 是故去智而有明,去賢而有功,去勇而有強。(不用智慧可以明察,不顯賢能可以成就大業,不逞勇武依然強大)

10. 見而不見,聞而不聞,知而不知(看見就好像沒看見,聽到好像沒聽到,知道好像不知道)

11. 君見惡,則群臣匿端;君見好,則群臣誣能。(如果是君主所厭惡的,那麽群臣就會將其隱匿起來;如果是君主所喜好,那麽群臣就會弄虛作假來迎合)

12. 倒言反事以嘗所疑。(故意正話反說或正事反做,來試探臣下)

13. 製在己曰重,不離位曰靜。重則能使輕,靜則能使躁。(權柄在手就是所說的重,不離本位就是所說的靜。持重者能夠控御輕浮者,寧靜者能夠克製急躁莽撞)

14. 事在四方,要在中央。聖人執要,四方來效。(具體事務交由各級負責人去執行,而君主應保證中央權力的鞏固。隻要君主能在準確把握全局,那麽四方的臣民就會效勞)

15. 眾人助之以力,近者結之以成,遠者欲之以名,尊者載之以勢。(眾人會全力幫助他,身邊的人樂于結交他,遠方的人真心贊譽他,權高位重的人也會推崇他)

16. 君人者釋其刑徳而使臣用之,則君反製于臣矣。(君主聽憑臣下私自施予刑罰與恩德,這樣一來就會反為臣下所控製)

17. 使殺生之機,奪予之要在大臣,如是者侵。(生殺予奪之權落在臣下手中,如此一來君主就有失勢的危機)

18. 愛多者則法不立,威寡者則下侵上。(過于寵溺臣下,法令就難以確立。缺乏威嚴就會被臣下欺凌)

19. 愛臣太親,必威其身;人臣太貴,必易主位。(過于寵信臣下,必然會危及君主自身;臣下權勢過重,必然有篡位之心)

20. 人主無威而重在左右。(君主維修喪失轉而要仰仗臣下了)

21. 佯愛人,不得復憎也;佯憎人,不得復愛也。(假裝喜愛,就無法對其再加以憎惡;假裝憎惡,就無法再對其施以恩惠)

22. 樹橘柚者,食之則甘,嗅之則香;樹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樹。(種植橘柚,吃起來是甜的,聞起來是香的;而種植荊棘,長大了卻會刺傷人。)(說明∶栽培人時應個格外謹慎)

23.道私者亂,道法者治

24.不吹毛而求小疵。——《韓非子·大體》

25.勝而不驕,敗而不怨。——《商君書·戰法》

26.民之性,飢而求食,勞而求快,苦則求樂,辱則求榮,生則計利,死則慮名 商君書

27.千裏之堤,毀于蟻穴。(韓非子·喻老)

28.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韓非子·難一)

29.欲速則不達。《韓非子· 外儲說左上》

30長袖善舞,多錢善賈。《韓非子·五蠹》

31.巧詐不如拙誠,惟誠可得人心。《韓非子·說林上》

32.華而不實,虛而無用。 《韓非子·難言》 

33.自勝謂之強。(能夠戰勝自己的人才是強者)

34.自見之謂明。(能夠認清自己的人才是明智的)

35.舉世有道,計入有計出(做事情要有一定的原則,既要算計得道的,也要算計失去的)

36.欲成其事,先敗其事。(想要做成這件事,可能首先遇到的是失敗于這件事。)

37.言無二貴,法不兩適。(除了國君的命令,沒有第二尊貴的言論,國家的法令不能同時迎合公私雙方)

38.晉獻公以垂棘之璧,假道于虞而伐虢,大夫宮之奇諫曰:“不可。唇亡而齒寒,虞虢相救,非相德也。今日晉滅虢,明日虞必隨之亡。”虞君不聽,受璧而假之道。晉已取虢,還反滅虞。

部分典故

宋人酤酒

宋人有酤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謹,為酒甚美,縣幟甚高,著然不售,酒酸。怪其故,問其所知閭長者楊倩。倩曰:“汝狗猛耶?”曰:“狗猛則酒何故而不售?”曰:“人畏焉。或令孺子懷錢挈壺瓮而往沽,而狗迓而齕之,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

夫國亦有狗。有道之士懷其術而欲以明萬乘之主,大臣為猛狗,迎而齕之。此人主之所以蔽脅,而有道之士所以不用也。(出自《韓非子·外儲說右上》)

宋國有個賣酒的,賣酒器具量得很公平,接待客人態度很恭敬,釀造的酒很香醇,(店鋪門前)酒旗懸掛得很高。積貯很多酒卻沒有人來買,(時間一久,)酒都變酸了。(賣酒的)感到奇怪,不解其中緣故。他向同住裏巷且知道這事的老人楊倩打探。楊倩說:“你養的狗凶惡嗎?”賣酒的說:“狗凶惡,那麽酒為什麽就賣不出去呢?”楊倩說:“人們是都害怕你的狗呀!有的人打發自己的小孩,揣上錢,拿著壺,前往打酒。但你的狗竄出來咬人,(誰還敢來買酒呢?)這就是你的酒賣不掉最終變酸的原因。”

國家也有這樣的惡狗。有才能的人懷著治國的本領想要稟陳(大國的君王),使大國的君王能夠明曉(治國的方略)。那些大臣像惡狗一樣竄出來咬人,這就使國君受到蒙蔽和挾製,因而那些有才能的人不能得到重用。

自相矛盾

楚人有鬻盾與矛者,譽之曰:“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也。”又譽其矛曰:“吾矛之利,于物無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其人弗能應也。(出自《韓非子·難一》)

楚國有個賣矛又賣盾的人,他首先誇耀自己的盾,說:“任何東西都無法穿破它!”然後,他又誇耀自己的矛,說:“我的矛很銳利,任何東西都不能不被它穿破!”有的人問他:“如果用你的矛去刺你的盾,會怎麽樣?”楚國人張口結舌,回答不出來了。

諱疾忌醫

扁鵲見蔡桓公,立有間,扁鵲曰:“君有疾在腠理(讀音cou,皮膚表面的紋理),不治將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曰:“醫之好治不病以為功。”居十日,扁鵲復見曰:“君之病在肌膚,不治將益深。”桓侯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復見曰:“君之病在腸胃,不治將益深。”桓侯又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望桓侯而還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曰:“疾在腠理,湯熨(中醫用布包熱葯敷患處)之所及也;在肌膚,針石(中醫用針或石針刺穴位)之所及也;在腸胃,火齊(中醫湯葯名,火齊湯)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也。”居五日,桓公體痛,使人索扁鵲,已逃秦矣,桓侯遂死。故良醫之治病也,攻之于腠理,此皆爭之于小者也。夫事之禍福亦有腠理之地,故曰:“聖人早從事焉。” (出自《韓非子·喻老》)

扁鵲有一次去見蔡桓侯。他在旁邊立了一會兒對桓侯說:“你有病了,現在病還在皮 膚裏,若不趕快醫治,病情將會加重!”桓侯聽了笑著說:“我沒有病。”待扁鵲走了以後,桓侯對人說:“這些醫生就喜歡醫治沒有病的人來誇耀自己的本領。”十天以後,扁鵲又去見桓侯,說他的病已經發展到肌肉裏,如果不治,還會加重。桓侯不理睬他。扁鵲走了以後,桓侯很不高興。再過了十天,扁鵲又去見桓侯,說他的病已經轉到腸胃裏去了,再不從速醫治,就會更加嚴 重了。桓侯仍舊不理睬他。又過了十天,扁鵲去見桓侯時,對他望了一望,回身就走。桓侯覺得很奇怪,于是派使者去問扁鵲。扁鵲對使者說:“病在皮膚裏,肌肉裏,腸胃裏,不論針灸或是服葯,都還可以醫治;病若 是到了骨髓裏,那還有什麽辦法呢?現在桓侯的病已經深入骨髓,我也無法替他醫治了。”五天以後,桓侯渾身疼痛,趕忙派人去請扁鵲,扁鵲已經逃到秦國了。桓侯不久就死掉了。

三人成虎

龐恭與太子質于邯鄲,謂魏王曰:“今一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曰:“不信。”“二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曰:“不信。”“三人言市有虎,王信之乎?”王曰:“寡人信之。”龐恭曰:“夫市之無虎也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今邯鄲之去魏也遠于市,議臣者過于三人,願王察之。”龐恭從邯鄲反,竟不得見。(出自《韓非子•內儲說上》)

魏國被趙國打敗了,因此魏國的太子和大臣龐恭將要送到趙國的首都邯鄲,充當人質。臨走時,龐恭對魏王說:“要是有人跑來向你報告,說大街上跑出來一隻老虎,大王相信嗎?”魏王搖頭說:“我不相信。大街上哪裏來的老虎?”“要是接著有第二個人跑來報告,說大街上發現了老虎,您相信不相信?”魏王遲疑了一下,仍然搖頭說不信。龐恭再問:“如果馬上又有第三個人跑來報告說大街上有隻老虎,您信不信呢?” 魏王點頭說:“我相信了。三個人都這麽說,一定不會有假。”龐恭起身說道:“誰都知道,大街上是不可能有老虎的,可是當三個人都說有,大王就相信 了。現在邯鄲離魏國比從這兒上大街遠得多,在大王面前說我壞話的又何止三人,請大王明斷是非。”果然如龐恭所料,他一走,就有很多人到魏王面前大造謠言,以至當他從邯鄲回來後,魏王再也不願召見他了。

智子疑鄰

宋有富人,天雨牆壞。其子曰:“不築,必將有盜。”其鄰人之父亦雲。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鄰人之父。(出自《韓非子·說難》)

宋國有個富翁,因天下大雨,他的牆坍塌下來。他兒子說:“如果不趕緊修築它,一定有盜賊進來。”隔壁的老人也這麽說。可富人不聽他們的話。這天晚上果然丟失了大量財物。這家人很贊賞兒子的聰明,卻懷疑偷盜的是隔壁的老人。

它告誡人們:在給人提正確的意見時,要考慮自己與聽者的關系,否則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或者:聽意見隻應聽取正確的,而不要看這意見是什麽人提出的,對人不能持偏見。主旨:它告誡人們,如果不尊重事實,隻用親疏和感情作為判斷是非的標準,就會主觀臆測,得出錯誤的結論,說不定害了自己。從鄰居家的老人這方面,告訴我們給別人提意見,要盡量用能讓別人欣然接受的方式。 同樣的事但發生在不同人身上卻不同對待,這是不正確的。做人做事要公平,實事求是。

鄭人買履

鄭人有欲買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謂曰:“吾忘持度!”返歸取之。及返,市罷,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試之以足?”曰:“寧信度,無自信也。”(出自《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鄭國有個想買鞋子的人。他先在家裏拿根繩子量好自己腳的尺寸,就把量好的尺寸放在自己的座位上了。他到集市上去,卻忘了帶上量好的尺寸。他已經選好了一雙鞋,想比比大小,發現量好尺寸的繩子忘記帶來了,于是又急忙趕回家去取。等他帶著繩子跑回來時,集市已散,他最終沒能買到鞋。別人知道後對他說:“為什麽不用你自己的腳試一試呢?”他固執地說:“我寧可相信量好的尺寸,也不相信自己的腳。”)

楚人養鴉

楚人偶得一鴉,全體皆白,甚喜,告之親友,皆不信,曰:汝定是為其鳥朦眼爾。楚人自信其鳥與眾不同,敬若神明,遂悉心供養之。

楚人為其購金絲籠,未顧得妻兒食不果腹,為其吃食,下河摸蝦凍傷其腿、上樹抓蟲摔傷其腰,勞苦奔波,不足為旁人道也。

一日,楚人需遠行,遂帶“白鴉”,途中暴雨,避不及,鳥遭雨淋,退白變黑,楚人大驚:爾等鳥兒,欺吾四載,嗚呼,天下烏鴉一般黑!遂閒雲野鶴,逍遙四海,修為高僧。(出自《韓非子•楚人養鴉》)

有個楚人偶然得到一隻“白鴉”,全身都是白色的,他很高興,把這事告訴親友們,大家都不信,說:“你肯定是被那隻鳥兒迷了眼罷了。”這楚國人自己相信這隻鳥兒與眾不同,對“白鴉”敬若神明,于是全心全意地供養侍奉它。

楚人為鳥兒買了金絲鳥籠,都顧不上妻兒們食不果腹,就為了給這鳥兒弄東西吃,楚人下河摸蝦凍傷了腿、上樹抓蟲摔傷了腰,凡此種種,勞苦奔波,沒法向別人說明。

有一天,楚人要出門遠行,于是就帶著“白鴉”一起,途中遇到暴雨突降,躲避不及,鳥兒也被雨淋濕了,就褪去了白色變成黑色的了,楚人大吃一驚:你們這些鳥兒,騙了我四年,啊呀呀!天下烏鴉一般黑啊!楚人從此如閒雲野鶴一般,周遊天下,逍遙四海,最終修行成為一位高僧。

韓非子章節

觀行第二十四

安危第二十五

守道第二十六

用人第二十七

功名第二十八

大體第二十九

內儲說上七術第三十

內儲說下六微第三十一

外儲說左上第三十二

外儲說左下第三十三

外儲說右上第三十四

外儲說右下第三十五

難一第三十六

難二第三十七

難三第三十八

難四第三十九

難勢第四十

問辯第四十一

問田第四十二

定法第四十三

說疑第四十四

詭使第四十五

六反第四十六

八說第四十七

八經第四十八

五蠹第四十九

顯學第五十

忠孝第五十一

人主第五十二

飭令第五十三

心度第五十四

製分第五十五

經典寓言

歷史評價

司馬遷在《史記》評曰:“韓子引繩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極慘礉少恩。”

揚子《法言》曰:或問:“韓非作《說難》之書而卒死乎說難,敢問何反也?”曰:“《說難》蓋其所以死乎!”曰:“何也?”“君子以禮動,以義止,合則進,否則退,確乎不憂其不合也。夫說人而憂其不合,則亦無所不至矣。”或曰:“非憂說之不合,非邪?”曰:“說不由道,憂也。由道而不合,非憂也。”

司馬光在《資治通鑒》評曰:“臣聞君子親其親以及人之親,愛其國以及人之國,是以功大名美而享有百福也。今非為秦畫謀,而首欲覆其宗國,以售其言,罪固不容于死矣,烏足愍哉!”

遊戲角色

吉比特2.5D回合製網遊《新問鼎》中出現。

韓非子

人物位置:稷下學宮

武將類型:戰鬥武將

初始等級:85級

資質偏向:政治

武將特技:重典

專屬技能:未知

武力:49

謀略:66

兵法:50

政治:90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