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琦 -北宋著名丞相

韓琦

韓琦(1008年-1075年),字稚圭,自號贛叟,相州安陽(今河南安陽)人。北宋政治家、詞人,天聖進士。他與範仲淹率軍防御西夏,在軍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人稱"韓範"。當時,邊疆傳頌一首歌謠:軍中有一韓,西賊聞之心骨寒;軍中有一範,西賊聞之驚破膽。韓琦一生,歷經北宋仁宗、英宗和神宗三朝,親身經歷和參加了許多重大歷史事件,如抵御西夏、慶歷新政等。在仕途上,韓琦曾有為相十載、輔佐三朝的輝煌時期,也有被貶在外前後長達十幾年的地方任職生涯。但無論在朝中貴為宰相,還是任職在外,韓琦始終替朝廷著想,忠心報國。 在他的仕途生涯中,無論在朝中為相,或在地方任職,都為北宋的繁榮發展做出了貢獻。在朝中,他運籌帷幄,使"朝遷清明,天下樂業";在地方,他忠于職守,勤政愛民。是封建社會的官僚楷模。

熙寧八年(1075)六月,在相州溘然長逝,享年68歲。宋神宗為他"素服哭苑中"御撰墓碑:"兩朝顧命定策元勛"。謚忠獻,贈尚書令,配享宋英宗廟庭,備極衰榮。

有《安陽集》五十卷。《全宋詞》錄其詞四首。

  • 中文名稱
    韓琦
  • 別名
    韓稚圭
  • 國籍
    宋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河南安陽
  • 出生日期
    1008年
  • 逝世日期
    1075年8月12日
  • 職業
    詞人、政治家
  • 主要成就
    征討西夏,慶歷新政,治理蜀地
  • 代表作品
    《安陽集》、《諫垣存稿》
  • 封爵
    魏國公
  • 謚號
    忠獻

​人物簡介

韓琦韓琦

韓琦(1008年-1075年),字稚圭,相州安陽(今河南安陽)人,北宋大臣。出身世宦之家,父韓國華累官至右諫議大夫。韓琦3歲父母去世,由諸兄扶養,“既長,能自立,有大志氣。

人物經歷

端重言,不好嬉弄。性純一,無邪曲,學問過人”。韓琦出身世宦之家,據韓琦墓志記載祖籍河北贊皇縣,據《泉州府志》人物志-宦官卷記載,“韓琦出生于泉州北樓生韓處(現為泉州文管會立碑保護),為其父韓國華任泉州剌史時,即宋景德年間,時任泉州知府韓國華與婢女連理生下韓琦。後隨父韓國華遷相州,遂為安陽(今屬河南)人。父韓國華累官至右諫議大夫。韓琦3歲父母去世,由諸兄扶養,“既長,能自立,有大志氣。端重寡言,不好嬉弄。性純一,無邪曲,學問過人”。

嶄露頭角

北宋天聖五年(1027年),弱冠之年考中進士,名列探花(第二),授將作監丞、通判淄州(今屬山東)。入直集賢院、監左藏庫。景祐元年(1034年)九月,遷開封府推官。二年十二月,遷度支判官,授太常博士。三年八月,拜右司諫。

韓琦在擔任諫官的三年時間內,敢于犯顏直諫,諍言讜議,“凡事有不便,未嘗不言,每以明得失、正紀綱、親忠直、遠邪佞為急,前後七十餘疏”,尤其以寶元元年(1038年)所上《丞弼之任未得其人奏》最為知名。當時災異頻繁發生,流民大批出現,而當朝宰相王隨、陳堯佐,參知政事韓億、石中立卻束手無策,“罕所建明”。韓琦連疏四人庸碌無能,痛陳宋朝八十年太平基業,絕不能“坐付庸臣恣其毀壞”,結果四人同日罷職,名聞京華。他還嚴厲抨擊當時“貨賂公行”、“因緣請托”的社會風氣和“僥幸日滋,賞罰倒置,法律不能懲有罪,爵祿無以勸立功”的官場腐敗作風,建議宋仁宗先從朝廷內部“減省浮費”、“無名者一切罷之”。名相王曾稱贊他說:“今言者不激,則多畏顧,何補上德?如君言,可謂切而不迂矣。”

寶元二年(1039年),四川旱災嚴重,飢民大增,韓琦被任命為益、利路體量安撫使。他到四川後,首先減免賦稅,“逐貪殘不職吏,汰冗役數百”,然後將當地官府常平倉中的糧食全部發放給貧困百姓,又在各地添設稠粥,救活飢民多達190萬人,蜀民無不感激地說:“使者之來,更生我也。”

出兵西夏

宋仁宗宋仁宗

自從原來臣服宋朝的西夏國主李元昊稱帝,公開與宋朝對抗以來,與夏鄰界的陝西情勢就非常吃緊。韓琦從四川剛回到京城,就向朝廷詳細剖析了陝西邊備情勢,隨即被任命為陝西安撫使。到了陝西,他看到苛捐雜稅很重,百姓非常窮苦,便一律予以免除。康定元年(1040)正月,元昊大舉圍攻延州(今陝西延安),守將劉平、石元孫在三川口(今陝西安塞東)兵敗被俘,鎮守延州的範雍降職他調,韓琦大膽推薦被誣為“薦引朋黨”而被貶越州(今浙江紹興)的範仲淹。他在上仁宗的奏章中說:“若涉朋比,誤國家事,當族。”五月,韓琦與範仲淹一同被任命為陝西經略安撫副使,充當安撫使夏竦的副手。韓琦主持涇原路,範仲淹主持鄜延路。在對西夏用兵的策略上,三人意見分歧。韓琦持強硬立場,力主攻策,與夏軍決戰,認為拖延時日,財政日絀,難以支撐,況且“元昊雖傾國入寇,眾不過四五萬人,吾逐路重兵自為守,勢分力弱,遇敵輒不支。若並出一道,鼓行而前,乘賊驕惰,破之必矣。”範仲淹則力主守議,反對貿然進攻,主張持久防御,在加強軍備的前提下,乘便擊討,不贊成深入敵境的進攻戰。夏竦難以定奪,即派韓琦、尹洙到汴京以攻守二策進呈朝廷,請仁宗自己決定。仁宗幻想一舉解決問題,于是決定採用韓琦攻策,並下詔鄜延、涇原兩路會師,定期于慶歷元年(1041)正月進攻,後從範仲淹請求改為春暖出師。

兵敗遭貶

慶歷元年春,元昊在伺機攻宋前,向宋軍詐和,被韓琦識破。他對部下說:“無約而請和者,謀也。”命令諸將嚴加防守。二月,元昊率10萬大軍進攻渭州(今甘肅平涼),直逼懷遠城(今寧夏固原西)。韓琦聞訊,急派大將任福領兵1.8萬人,桑懌為先鋒,前往抵御,進行阻擊。行前,韓琦向任福面授機宜,命令他們繞到夏軍背後,可戰則戰,不可戰則據險設伏,截其歸路,並再三叮囑:“苟違節度,雖有功,亦斬。”任福在張家堡南打了個小勝仗,于是貪功輕進。夏軍佯敗退走,沿途遺棄不少物資,宋軍不知是計,輕裝猛追至渭州北邊之好水川(今寧夏隆德西)。當時,夏軍在好水川裏邊放了幾個木盒子,宋軍隻聽盒子裏有鳥叫聲,不敢輕動。任福到時,命令開啟,隻見一百多隻鴿子飛躍而出,盤旋在宋軍上空。宋軍正在驚疑之時,夏軍已從四面合圍。宋軍雖英勇戰鬥,怎奈人馬三日乏食,疲憊不堪,宋軍大敗,6000餘人陣亡,任福等將校軍官數百人亦死于難。韓琦立即下令退軍,在半路中,陣亡將士的父兄妻子幾千人,號泣于馬首前,持故衣紙錢招魂而哭說:“汝昔從招討出征,今招討歸而汝死矣,汝之魂識亦能從招討以歸乎?”當時哀慟之聲震天地,韓琦掩泣駐馬不能行進。好水川之戰,元昊得勝,十分猖狂,使人作詩,投擲宋境,諷刺說:“夏竦何曾聳?韓琦未足奇。滿川龍虎輩,猶自說兵機。”宋軍兵敗好水川,雖不是韓琦親自指揮,但貿然出兵,用人不當,也難辭其咎。

戰後宋廷追究敗軍之責,撤去了夏竦的職務,韓琦、範仲淹也被調職他用。韓琦降為右司諫、知秦州,範仲淹降為戶部員外郎、知耀州(今陝西耀縣)。十月,宋廷分陝西為秦鳳、涇原、環慶、鄜延四路,韓琦知秦州,王沿知渭州,範仲淹知慶州,龐籍知延州,並各兼本路馬步軍都部署、經略安撫緣邊招討使。二年四月,韓琦受任秦州觀察使。閏九月,宋軍又大敗于定川寨(今寧夏固原西北),大將葛懷敏戰死,主持涇原路軍務的王沿被降職他調。十一月,朝廷採納了範仲淹的建議,韓、範二人屯駐涇州(今甘肅涇川),共守西陲。自好水川敗後,韓琦始信服範仲淹守議,兩人同心協力,互相聲援。由于兩人守邊疆時間最長,又名重一時,人心歸服,朝廷倚為長城,故天下人稱為“韓、範”。邊塞上載誦這樣的歌謠:“軍中有一韓,西夏聞之心骨寒。軍中有一範,西夏聞之驚破膽。”

慶歷新政

西夏在戰爭中雖多次獲勝,但損失也很大,人心厭戰,民怨沸騰,于是宋夏開始轉入曠日持久的“慶歷議和”。在邊界情勢稍趨緩和的情況下,慶歷三年(1043)四月,韓琦、範仲淹奉調回京,同任樞密副使(樞密使為杜衍)。當時國子監直講石介聽說韓、範二人來朝中供職,特意寫了一首《慶歷聖德詩》,其中稱贊韓琦說:“予早識琦,琦有奇骨,其器魁落,豈視店楔。其人渾樸,不施剞劂。可屬大事,敦厚如(周)勃。琦汝副(杜)衍,知人予哲。”

宋夏轉入和議後,韓琦、範仲淹等入朝為執政大臣。一時名士雲集,士大夫交口稱譽,仁宗也想勵精圖治,有所作為,因而特別禮遇韓琦、範仲淹、富弼等人,並催促他們盡快拿出救世方案。當時元昊以契丹為後援,在宋夏和議中態度強硬,向宋朝要挾“歲賜、割地、不稱臣、弛鹽禁、至京市易、自立年號、更兀卒為吾祖,巨細凡十一事”,宰相晏殊及兩府大臣大多厭戰,“將一切從之”,韓琦堅決反對。慶歷三年七月,他上《論備御七事奏》,認為當務之急為:“一曰清政本,二曰念邊計,三曰擢材賢,四曰備河北,五曰固河東,六曰收民心,七曰營洛邑”。接著又陳述救弊八事,即選將帥,明按察,豐財利,遏僥幸,進能吏,退不才,謹入官,去冗食。面對北宋中期積貧積弱的國勢,韓琦提出以整飭吏治,選拔人才為主要內容的改革措施,與是年九月範仲淹在《答手詔條陳十事》中所列出的十項改革方案基本一致,切中時弊。這次由範仲淹主持,韓琦、富弼等人積極參與的政治改革,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慶歷新政”。

八月,範仲淹任參知政事,富弼為樞密副使,積極推行各項新政措施。是年,陝南大旱,飢民紛紛加入張海、郭邈山等領導的農民起義隊伍。仁宗命韓琦宣撫陝西。韓琦調集西北善于山地作戰的官軍,迅速鎮壓了起義,同時鑒于災情嚴重,還採取了一些果斷措施:選派官吏分赴各州縣,發放官糧賑濟飢民;蠲免各種苛雜的賦役;考察官吏,賢能的提升,庸陋的罷免;將軍隊中老弱不堪征戰者淘汰1萬餘人,以減少用度。四年春,韓琦宣撫陝西回到汴京。五月,上陳西北邊防攻守四策,以為“今當以和好為權宜,戰守為實務。請繕甲厲兵,營修都城,密定討伐大計”。

慶歷新政的實施,遭到了一些守舊派官僚的激烈反對。他們誣告新政官僚結成朋黨,欺罔專權。尤其是夏竦施展詭計,陷害富弼。範仲淹不自安,遂于慶歷四年六月以防秋為名,宣撫陝西、河東。八月,富弼宣撫河北。到了五年正月,執行新政的杜衍、範仲淹、富弼都被貶職出朝。韓琦為人爽直,對于軍政大事,向來是“必盡言”,他雖為樞密副使,主管軍事,但事關中書的事,他也要“指陳其實”,有的同僚不高興,仁宗卻了解他,說“韓琦性直”。對于範仲淹、富弼的貶謫,韓琦挺身而出,據理辨析,但沒有結果。三月,韓琦也因陳述十三條理由,支持尹洙反對修建水洛城(今甘肅庄浪)而被貶出朝,罷樞密副使,以資政殿學士出知揚州。至此,主持慶歷新政的主要人物全被逐出朝廷,短暫的“新政”以失敗告終。

治軍有方

韓琦在地方官任上,治軍有方,理民得法,“所至設條教,葺帑廩,治武庫,勸農興學,人人樂其愷悌”。慶歷七年(1047)五月,韓琦為京西路安撫使,自揚州徙知鄆州(今山東東平)。十一月,王則在貝州(今河北清河)發動兵變,後被文彥博、明鎬鎮壓。十二月,韓琦徙知成德軍(今河北正定)。八年四月,又移知定州(今河北定州)。定州久為武將鎮守,士兵驕橫,軍紀松弛,韓琦到任後首先大力整飭軍隊,採取恩威並行辦法,對那些品行惡劣的士兵毫不留情地誅殺,而對以死攻戰的則予以重賞,後來他又研究唐朝名將李靖兵法,仿作方圓銳三陣法,命令將士日月操練,結果定州軍“精勁冠河朔”。

皇祐五年(1053)正月,韓琦以武康軍節度使徙知並州(今山西太原)。當時在河東路擔任走馬承受的宦官廖浩然,為人貪恣,仗勢不法。韓琦上奏,請朝廷將其召回,如不調走,必依法嚴懲。仁宗隻好令廖回京,並行之以鞭刑。並州所轄地區與契丹接壤,鄰邊的天池廟(今山西寧武西南)、陽武寨(今山西原平西北陽武村)等地,被契丹冒佔,韓琦派人與契丹頭領據理交涉,收回了這些地方,並立石為界。宋初大將潘美鎮守河東時,為了防止契丹南下劫掠,命令沿邊百姓遷徙內地,致使邊塞大片耕地荒廢不耕。慶歷四年歐陽修奉使河東時,就曾建議解除代州(今山西代縣)、寧化軍(今山西寧武西南寧化堡)、岢嵐軍(今山西岢嵐)、火山軍(今山西河曲南)沿邊之地禁耕令,以增產糧食,供應邊防軍需,卻為軍帥明鎬所阻。十餘年後,韓琦于至和二年(1055)春再次建議,才得以實行,開墾田地9600頃。

至和二年二月,韓琦以疾自請改知相州。在家鄉,建造晝錦堂于州署後園。嘉祐元年(1056)七月,韓琦被召還為三司使。八月,拜樞密使。三年六月,韓琦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六年閏八月,遷昭文館大學士、監修國史。

韓琦就職朝廷樞要位置,首先遇到的一大難題就是仁宗的建嗣問題。仁宗三個兒子早亡,皇嗣遲遲未定,而從至和三年(1056)開始,仁宗就時常犯病,一時人心恐慌,議論紛紛。大臣們接連上疏,極力勸說仁宗早立皇嗣以固根本,當中尤以包拯、範鎮言辭懇切,但仁宗並不放在心上。五六年過去,到了嘉祐六年(1061),韓琦再提建儲之事,認為“皇嗣者,天下安危之所系。自昔禍亂之起,皆由策不早定”,並與參知政事歐陽修等人再三苦勸,仁宗終于同意立堂兄濮安懿王趙允讓之子宗實(賜名趙曙)為皇太子。七年九月,韓琦封儀國公。

嘉祐八年(1063)三月,宋仁宗病死。趙曙即帝位,是為宋英宗。英宗即位之初,因病由慈聖太後曹氏垂簾聽政。皇太後思想守舊,一些宦官不斷向太後說英宗壞話,致使兩宮嫌隙萌生,關系頗為緊張。為了調解兩宮矛盾,韓琦和歐陽修費了不少精力。韓琦、歐陽修進見太後,太後嗚咽流淚,訴說自己的委屈,並說:“老身殆無所容,須相公作主!”韓琦說:“此病故耳,病已,必不然。子疾,母可不容之乎?”歐陽修也一道委婉勸說。見到英宗,英宗則又對韓琦說:“太後待我無恩。”韓琦勸慰道:“自古聖帝明王,不為少矣。然獨稱舜為大孝,豈其餘盡不孝耶?父母慈愛而子孝,此常事不足道;惟父母不慈,而子不失孝,乃為可稱。但恐陛下事之未至爾,父母豈有不慈者哉。”從此以後,兩宮關系漸漸緩和。治平元年(1064)五月,英宗病愈,在韓琦的勸說催促下,皇太後撤簾,降手書還政。閏五月,韓琦進右僕射,封魏國公。

韓琦身為宰相,卻始終以邊事為念,他曾多次就邊防問題向英宗陳說方略,建議在河北、河東、陝西等路“籍民為兵”,以為“義勇”,三丁選一,于手背刺字,農閒練兵,戰時防御,既可增強軍事力量,也能減少冗兵軍費。

治平三年冬,英宗病重,再度建嗣問題表面化。韓琦進言說:“陛下久不視朝,願早建儲,以安社稷。”英宗點頭同意,于是確立潁王趙頊為皇太子。四年正月,英宗病死,趙頊即位,是為宋神宗。韓琦拜司空兼侍中。

神宗即位不久,御史中丞王陶彈劾韓琦,說他自嘉祐以來,專執國柄,君弱臣強,且“不赴文德殿押班”,專權跋扈。神宗知道王陶在誣告,罷了他的官職,但韓琦仍堅決辭職。神宗挽留不住,任命他為鎮安、武勝軍節度使、司徒兼侍中、判相州。韓琦辭退所授兩鎮,後改為淮南節度使。正在這時,宋守邊大將種諤擅自對西夏發起突襲,一舉攻佔綏州(今陝西綏德),邊界氣氛驟然緊張,朝廷憂慮。韓琦在尚未赴任的情況下,又奉旨改判永興軍(今西安),經略陝西。朝中一些大臣認為綏州孤絕難守,主張放棄。韓琦堅決反對。一個月後,西夏國主李諒詐去世,戰事暫告平息。

熙寧元年(1068)七月,韓琦復判相州。在相州任上還未滿三個月,河北地震,黃河決口,大批災民流離失所。神宗賜手詔給韓琦,讓他遷判重災區的大名府(今河北大名),並被準許便宜從事。大名之任長達五年,恰逢神宗任用王安石變法,他堅決抵製。

北宋三朝名相韓琦墓考古北宋三朝名相韓琦墓考古

熙寧二年(1069)二月,王安石為參知政事,開始進行變法。九月,頒行“青苗法”。三年二月,韓琦上疏反對青苗法,認為青苗法不論貧富,一律按戶等配借青苗錢,上三等戶及坊郭大戶本是兼並之家,也可貸給青苗錢,這種做法根本不能“抑兼並、濟困乏”。神宗看了韓琦的奏疏,一度動搖了變法決心。他對執政大臣說:“琦真忠臣!雖在外,不忘王室。朕始謂可以利民,今乃害民如此!且坊郭安得青苗,而亦強與之乎?”王安石將韓琦的奏疏拿到“製置三司條例司”,逐條批駁,公布于天下。後來韓琦又上疏,申辨愈切。此後,韓琦還對“免役法”、“市易法”等提出了反對意見。針對遼朝利用宋朝與西夏戰爭和國內危機時要求割讓領土,韓琦也表示應該拒絕遼朝的無理要求,獻策加強防範,增強對遼朝的軍事準備,用武力抗擊侵略,洗雪舊恥。“臣今為陛下計,宜遣報使,且言:‘向來興作,乃修備之常,豈有它意。疆土素定,悉如舊境,不可持此造端,以墮累世之好。’可疑之形,如將官之類,因而罷去。益養民愛力,選賢任能,疏遠奸諛,進用忠鯁,使天下悅服,邊備日充。若其果自敗盟,則可一振威武,恢復故疆,攄累朝之宿憤矣。”

詩文成就

韓琦著作有《二府忠論》5卷、《諫垣存稿》3卷、《陝西奏議》50卷、《河北奏議》30卷、《雜奏議》30卷、《安陽集》50卷等。一生寫了大量詩文,大多收入《安陽集》。

評價

熙寧六年二月,韓琦還判相州,第三次為官家鄉,終于實現了“仕宦至將相,富貴歸故鄉”的願望。熙寧八年(1075)六月在相州溘然長逝,享年68歲。神宗御撰墓碑:“兩朝顧命定策元勛”。謚忠獻,贈尚書令。

韓琦“相三朝,立二帝”,當政十年,與富弼齊名,號稱賢相。歐陽修稱其“臨大事,決大議,垂紳正笏,不動聲色,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謂社稷之臣”。韓琦著作有《二府忠論》5卷、《諫垣存稿》3卷、《陝西奏議》50卷、《河北奏議》30卷、《雜奏議》30卷、《安陽集》50卷等。一生寫了大量詩文,大多收入《安陽集》行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