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復渠

韓復渠

韓復榘(1891年1月25日-1938年1月24日),字向方,直隸省順天府霸州煎茶鋪鎮(今河北省霸州市)人,中華民國軍事將領,馮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出生于書香門第之家,19歲離家闖關東自謀生路,後投效兵營。以擅長作戰並兼通文墨而發跡,在北伐戰爭中一路猛打猛沖過關斬將,是率軍第一個打到北京城下的北伐將領。時人稱其為"飛將軍"。

中原大戰前脫離馮玉祥投靠蔣介石,在山東韓擊敗了晉軍為蔣介石鞏固了前沿戰線。主魯後韓誓要"變魯為齊",他澄清吏治、禁煙、剿匪,並大力發展山東教育事業,建設模範新鄉村,並號召山東農村大力學習模範鄉村,以提倡經濟保障。韓在山東殺人較多,大多都是土匪、煙販。除此外韓還視察下鄉親民,以微服私訪的形式考驗山東的各官員。1937年韓斷然拒絕了日本人的"華北五省自治"計畫。

七七事變全面抗戰爆發韓復榘親自在第一線指揮,進行了夜襲桑園車站、血戰德州、堅守臨邑、濟陽遭遇戰、徒駭河之戰、濟南戰役、夜襲大汶口等戰役。期間韓與蔣介石多次發生矛盾,一槍不發,導致山東省淪陷,隨後,華北黃河一帶這一重要戰略位置被日軍佔領。蔣介石大為憤怒,韓復渠被國民政府軍事檢察機關逮捕,不久槍決。

  • 中文名稱
    韓復榘
  • 外文名稱
    Han Fuju
  • 出生地
    河北霸縣勝芳鎮東台山村
  • 畢業院校
    私塾
  • 信    仰
    儒教
  • 逝世日期
    1938年1月24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主要成就
    山東省政府主席
    國民黨冀魯豫剿匪總指揮
    促進山東發展教育事業
    為山東模範新鄉村開了先河
  • 祖    籍
    武昌府蒲圻縣(今湖北省赤壁市)
  • 職    業
    軍人
  • 出生日期
    1891年1月25日
  • 別    名
    土皇帝 山東王 韓青天

人物生平

韓復榘(1891年-1938年),字向方,霸縣(今霸州市)東台山村人。歷任國民革命軍營長、旅長、師長,第八軍、第六軍司令官,第三軍總指揮,國民黨冀魯豫巢匪總指揮,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三集團軍總司令,河南省主席,山東省主席等職。

韓復渠

韓復榘生于今霸州市煎茶鋪鎮東台山村。其父韓世澤,清末秀才,在村中開私塾。韓復榘起初有志于學問,後來因貧困而于1910年(宣統2年)離開家鄉闖關東,投新民府陸軍第二十鎮四十協八十標第三營(馮玉祥任該營的管帶)參軍。清末,馮玉祥灤州起義時,韓復榘參加起義。失敗後,韓復榘回到家鄉。中華民國成立後,韓復榘重歸馮玉祥的部下,後來先後在第16混成旅及第11師升任軍職。

1924年(民國13年)10月北京政變後,國民軍成立,韓復榘任國民軍第1軍第1師第1旅旅長。1925年春,升任第1師師長。1926年(民國15年)在南口大戰中,山西省的閻錫山威脅國民軍的後方,韓復榘和石友三迎擊晉軍。國民軍于同年8月放棄南口。張之江率本隊撤往綏遠省,韓復榘和石友三乃投降閻錫山。

同年9月,馮玉祥歸國舉行五原誓師,韓復榘重歸馮玉祥麾下,被任命為國民聯軍援陝第6路總指揮。1927年(民國16年)6月,國民聯軍改組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韓復榘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第6軍軍長,參加中國國民黨的北伐,立下軍功。10月,第二集團軍縮編,韓復榘任第20師師長,駐扎鄭州。12月,經馮玉祥推薦,韓復榘任河南省政府主席。但是韓復榘同時喪失了第20師的指揮權,第20師被交給與韓復榘不和的石敬亭。由此,韓復榘對馮玉祥產生反感。

北伐結束後的1929年(民國18年),馮玉祥與蔣介石的矛盾激化,沖突不可避免。5月22日,韓復榘放棄追隨馮玉祥,率第20師的舊部改投蔣介石。1930年(民國19年)中原大戰時,韓復榘任第1軍團總指揮,同閻錫山率領的晉軍作戰。由于立下功績,同年9月,韓復榘被任命為山東省政府主席。

此後7年多時間內,韓復榘是山東省的統治者。韓復榘秘密同日本建立了一定的聯系,另一方面暗殺了山東原來的統治者張宗昌。此外,他還驅逐了國民革命軍第17軍軍長劉珍年,對中國國民黨山東省黨部施壓。由此韓復榘使山東省成為了強有力的自治區域,弱化了國民政府中央對山東省的統治。另外,韓復榘還聘請思想家梁漱溟來山東省開展大規模的鄉村建設運動,振興産業。韓復榘對山東省政建設確有一定功績​。

1936年(民國25年)12月西安事變發生,韓復榘發電報支持張學良楊虎城。1937年(民國26年)抗日戰爭爆發,10月韓復榘出任第3集團軍總司令兼第5戰區副司令長官。韓復榘自感是蔣介石舍棄的棋子。因此,他不與日軍全面戰鬥,放棄了濟南,向山東省西南部撤退。另一方面,他同四川省政府主席劉湘秘密聯絡,企圖共同發動反蔣運動。結果韓復榘的這些行為使蔣介石下定了肅清韓復榘的決心。

1938年(民國27年)1月11日,韓復榘在到開封出席軍事會議時遭到逮捕,隨後被押往漢口收監。同月24日,韓復榘被以違反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由蔣介石下命令處決。韓復榘享年49歲。

人物貢獻

發展軍事實力

他趁蔣、馮、閻還在陷于中原混戰之機,迅速發展軍事實力。治魯之初,他的第三路軍不足3萬人,韓復榘通過各種辦法很快就將部隊總兵力翻了一番,編為5個師1個旅。

在吏治方面

他規定政府人員都必須穿戴與士兵一樣的布製服裝,他特別厭惡貪官污吏,專門設有“高級偵探隊”,選用高中畢業的青年充任隊員,對各部門和各市縣進行明察暗訪定期直接向他密報。發現有貪污受賄官員立即逮捕,以軍法處置。

重視教育

他力排眾議,任命何思源先生為教育廳長,並從不拖欠教育經費,而且每年都有所增加,使山東教育事業得到很大發展。除原有的學校大大增加班次外,又增設了許多中國小,還增設了一所醫學專科學校、八所鄉村師範和四所職業學校,以及國立山東大學、山東省立戲劇學校。

韓復渠

山東原是煙毒泛濫之地,日本帝國主義以青島、濟南為基地,在山東大量販賣毒品,甚至深入到廣大農村。韓復榘主魯以後,雷厲風行禁煙禁毒。吸食鴉片者關押起來強製戒毒,屢教不改者槍斃,販賣毒品者無論多少一律槍斃。韓在山東殺人較多,絕大部分都是土匪煙販。

家庭成員

韓復榘同其他軍閥一樣,在私生活方面尋歡作樂,荒淫糜爛,吃喝嫖賭,欺民霸妻。他一生中採取娶、騙、佔等手段,先後佔有了三位夫人。

“管家夫人”高藝珍 

1904年,年僅14歲的韓復榘就結婚了。高藝珍也是1890年生,雖然出身貧寒,但她的近族伯伯高步瀛,是那時很有名望的北京師範大學古文字教授。高藝珍從小受到家族的影響,雖然識字不多,但女兒經之類書籍還是聽別人講過一些。她遵守父母囑咐,到韓家後各方面的關系都處理得恰到好處,加上人又長得水靈,手腳也勤快,所以她能與韓家和和睦睦地過日子,小夫妻倆也恩恩愛愛。

韓復榘婚後,父母對他放松了管束,他也常常進入賭場,沒有幾天就迷上了賭博。雖然老輸,但賭徒都存有撈回本錢的心理,越賠越脫不了手,賭註越下越大,時間不長,他就輸得債台高築了。韓復榘的惡習發展到這個地步,高藝珍對他並沒有太多的怨言,她主動變賣了自己的嫁妝,湊足了丈夫下關東的盤纏。為了躲避討債,小兩口找了一個人們不常去的地方,過了幾天“隱居”生活。這種患難夫妻的恩情,韓復榘深深埋在心裏,發跡以後也沒輕易忘記。

韓復榘被處決後,高藝珍忍受著社會輿論的壓力,帶領四子一女,顛沛流離,最後定居北平。1957年,67歲的高藝珍在北京病故。

“外交夫人”紀甘青

韓復榘的第二夫人紀甘青,原名徐水仙,是河南源河一帶的名伶,唱得一口好聽的河南墜子。1928年10月,韓復榘駐軍河南,由于幾度想當省主席,屢屢不能遂願,不免有點灰心喪氣,精神消沉,心情不暢,尋歡作樂的惡習開始發作。

韓復渠韓復渠

徐水仙這時才28歲,正是青春佳人,尤其是她說唱時,銀鈴一般的嗓子和招徠顧客那種親密勁兒,更使人為之陶醉。韓復榘對她一見鍾情,三番五次請她來唱堂會。韓復榘的用意是多多接觸,瞅住機會下手,弄到自己身旁當二姨太。

韓復榘弄到徐水仙後,終日迷戀酒色,逗笑取樂,以此來發泄他當不上省主席的憤懣。紀甘青說墜子書練就了一副好口才,招徠顧客學會了熱情甜蜜的社交辭令,很懂人際關系。韓復榘如獲珍寶,無論到哪裏都帶在身旁,幾乎是形影不離。平時常與韓復榘接觸的人們,都知道紀甘青有這種籠絡人的本事,所以稱她為韓復榘的“外交夫人”。

“娛樂夫人”李玉卿

後來,韓復榘又霸佔了南章台名妓李玉卿為三夫人。

李玉卿是江蘇籍人,原來也是良家女子,後來為生活所迫流落到山東濟南當了妓女。因為她長得標致,經過老板娘調理,又善于賣弄風情,遂成為濟南名妓,藝名“紅菊花”,紈絝子弟與她來往的不少。

韓到山東後,結交了一批臭味相投的“赤誠”好友,其中有青島市市長沈鴻烈、膠濟鐵路委員會委員長葛光庭、蔣介石的心腹人物軍事聯絡員蔣伯誠,以及以姚以階為首的一些參議員。李玉卿嫁給韓前後,都是專陪他幹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因此人們稱李為韓的“娛樂夫人”。

四子介紹

韓復榘共育有4子,高藝珍為他生育了3個:

長子韓嗣燮 (死于精神病院);

二子韓嗣燠(解放後考入軍政大學,畢業後參加抗美援朝,復員後在蘭州電力技工學校教書);

三子韓嗣烽(曾在四川軍校受軍事教育,解放後在陝西某交通部門任職);

小妾“紅菊花”為他生育了第四子韓嗣蟥(曾留學奧地利,後定居國外)。

人物之死

民國時期,由于常年軍閥混戰,軍閥頭子普遍非常在意自己的嫡系部隊,視其為保命的本錢。更有甚者,在抗日戰爭開始之後依舊不願讓自己的嫡系部隊遭遇傷亡,消極避戰,韓復榘便是一個典型。

而韓復榘與蔣介石之間也存在或多或少的個人矛盾。在韓復榘投蔣後不到幾個月,韓發現蔣原來承諾的財政支持幾乎是一紙空文,韓就有了反蔣的預謀。韓任山東省主席時,他又一再打擊蔣介石在山東的親信,嘗試將蔣的勢力排出齊魯大地,西安事變,韓通電支持張學良、楊虎城逼蔣抗日,將兩人矛盾加深。當日軍推進到山東時,韓復榘面對日軍的咄咄逼近,為了給自己的嫡系部隊保留實力,幾乎是不戰而退,主動放棄了黃河泰山的天險,幾日之內便棄守了原本預計可守數周的黃河防線。

1938年1月11日,蔣介石在河南省政府召開高級將領機密軍事會議,並預先通知說為避免日本飛機擾亂,會議在夜晚舉行。韓復榘也被通知到會,到了開會的時候,韓復榘坐車到了河南省政府門口,即看見電燈旁貼著一張寫著“參加會議的將領請在此下車”的通知,並有軍警憲兵在指揮車輛,把車輛排列到旁邊的空地上,韓當時和很多與會的將領,一樣下車向裏走。到了第二道門口,左旁屋門上貼著“隨員接待處”,于是韓帶去的三個衛士都被留在接待處。韓復榘同一些參加會議的將領,一路說說笑笑地來了“副官處”,看見貼有一張通知,上面寫著:“奉委座諭:今晚高級軍事會議,為慎重起見,所有到會將領,不可攜帶武器進入會議廳,應將隨身自衛武器,暫交副官長保管,給予臨時的收據,待會議完畢後憑收據取回。”看到不少將領紛紛將手槍從腰間掏出來交給副官處,韓也不疑有他,就將自己身上帶的兩支手槍,也掏出來交給副官處,然後跟著大家一齊進入會議廳。開會時,韓的左邊坐著劉峙。蔣介石親自主持會議,他開口便說:“我們抗日是全國一致的,蔣介石與韓復榘這個重大的責任應該說是我們每一個將領義不容辭的責任,可是,竟有一個高級將領放棄山東黃河天險的陣地,違抗命令,連續失陷數大城市,使日寇順利地進入山東,影響巨大,繼而放棄濟南、泰安、使後方動搖,這個責任,應當有人負擔!”聽聞此話,韓復榘竟然毫無愧疚之意,毫不客氣地頂上去說:“山東丟失是我應負的責任,南京丟失是誰負的責任呢?”韓的話還未說完,蔣介石聲色俱厲地截住韓的話說道:“現在我問的是山東,不是南京;南京丟失,自有人負責。”韓正想開口反駁,劉峙就拉著韓的手說“向方(韓的號),委座正在冒火的時候,你先到我辦公室裏休息一下吧!”于是他拉著韓從會議廳邊門走了出來。

劉峙握著韓的手走到院內,來到一輛早預備好的小車邊,劉峙說:“坐上吧,這是我的車子!”韓哪裏知道這個汽車就是逮捕他的工具。他上了車,劉峙卻說:“我還要參加會議去。”說時就車門關上了,在這個時候,汽車前坐上有兩個人爬到後車箱裏來,分左右坐在韓的兩旁,並出示預先寫好的逮捕令,對韓說道:“你已經被捕了。”韓起先還以為前坐上兩個人是劉峙的隨從副官,看見了逮捕令,至此才知道這兩個人是軍統特務,又向外邊一看,沿途布滿了憲兵崗哨。汽車飛快地開駛到了火車站月台上,由兩個特務拉著韓的雙手,並肩登上了預先備好的一列升火待發的專車,並有大批荷槍實彈的憲兵、特務等分布在車箱內,直達漢口車站。然後用專車將他押送到武昌,即把韓交“軍法執行總監部”管理押在軍事委員會辦公廳一座二層樓上。這時已到了一月十二日夜晚,

1938年1月19日,國民黨組成高等軍法會審,何應欽任審判長,鹿鍾麟、何成任審判長官,賈煥臣任軍法官。然而,在審訊中,韓隻昂著頭微笑,一句也不答復,也不請求寬恕。法官再問,還是一言不發。這個審問,其實就等于宣判,因為在逮捕令上,已註明了韓罪狀和革除韓的二級上將及本兼一切軍政職務。因此,韓已拿定主意見,一句話也不回答,到了二十四日晚上七時左右,有一個特務走到韓的面前說:“何審判長請你談話,跟我就去!”韓當時還以為真的是何應欽找他談話,就隨著下樓。到樓梯半腰中一看,院子裏滿布了持槍待放的哨兵,當時便說:“我腳上的鞋小有些擠腳,我回去換雙鞋再去。”他邊說邊回頭,就在他回頭上樓的腳剛邁了一步,站在樓梯邊的特務從背後開槍向韓頭上打去,韓一回頭,說了一句:“打我……”此時連續的槍已打倒了他。他頭部中兩彈,身上中五彈,計打七槍而死。

韓復榘被槍決給國民黨軍的各軍閥敲響了警鍾:凡是為儲存嫡系勢力,消極避戰者必受到應有的懲罰!

重要事件

1910年

韓復榘年幼時因家裏人口多,較為貧因,1910年韓復榘離家另謀生路,闖關東到遼陽。正值北洋第二十鎮在新民府招兵,他毅然吃了軍糧,編在第四十協第八十標第三營當兵,馮玉祥見韓復榘外表斯文,還能寫得一手好字,頗為喜愛,就叫他當了司書生。從此,韓復榘在馮玉祥手下,逐級提升,與石友三、孫良誠、劉汝明、孫連仲等成為馮玉祥的得力戰將,被稱為“十三太保”。

韓因有一定文化,不到半年就由正兵提升為營部司書生,並與馮建立了較好的感情。他參加了馮組織的反清組織“武學研究會”,並成為骨幹之一。辛亥革命後隨馮參加灤州起義,失敗後還鄉。1912年再次投馮玉祥部。初任秘書,後任連長、營長、團長。

1924年

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所部改編為國民軍一軍。

1925年1月,韓復榘任國民軍一軍第一師第一旅旅長。11月,國民軍進攻天津,韓復榘率敢死隊首先攻入天津,並由此被升為第一軍第一師師長兼天津警備司令。

1926年馮玉祥部退至寧夏時, 投靠山西商震,任晉軍第十三師師長。同年9月馮玉祥“五原誓師”後復歸馮部,任援陝軍第六路軍司令。

1927年

5月,馮玉祥所部國民軍聯軍被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韓所轄第六路改為第六軍,後又任第三方面軍總指揮。1927年7月,第二集團軍進軍河北,韓率部由洛陽出發,渡過黃河,9月,在禹縣打敗靳部。10月下旬,奉系張宗昌大舉進犯豫東,韓率部在蘭考、開封之間向敵發起猛攻,大破敵軍。11月,韓任第二集團軍中路總指揮,再勝直魯聯軍。12月份,他又配合第一集團軍會攻徐州,將直魯聯軍主力消滅。

1928年

任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暫編第一師師長、第二十師師長。1928年4月,奉軍12個師攻河南。馮玉祥任韓為北路軍前敵總指揮。6月6日,韓率部擊潰奉軍,攻佔北京南苑,成為第一支到達北京的北伐軍。1928年底,韓受命擔任河南省主席,但不久又被馮玉祥免去師長職務,韓與馮的矛盾日益嚴重,並萌生投靠蔣介石之心。1929年5月22日,韓與石友三聯名發電,表示“維持和平,擁護中央”,接受了蔣介石任命的第三路軍總指揮,韓的背叛,使西北軍事集團由此走上了沒落的道路。

1930年

蔣馮閻中原大戰時任討逆軍第三路軍總指揮,率部開赴山東, 韓于9月在濟南任山東省主席,開始了他長達八年的對山東的統治。1931年後,歷任國民政府委員、魯豫清鄉督辦、山東全省保全司令等職。他督魯7年,捕殺大批共產黨員、無辜民眾,鎮壓共產黨領導的農民武裝暴動。為鞏固山東地盤、儲存實力,他與蔣介石的中央政府分庭抗禮,一方面截留地方稅收,擴充自己的軍隊,大力推行“清鄉”、“剿匪”、“澄清吏治”、“鄉村建設”、“新生活運動”等;另一方面,重視發展地方經濟和文化教育事業。韓在山東的統治始終與蔣介石的中央政府有一定矛盾,實際上是處在半獨立的狀況。

抗戰爆發後

任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三集團軍總司令,負責指揮山東軍事,承擔黃河防務。韓在德州曾抵抗日本的進攻,1937年冬,日軍進攻山東時,韓部損失較大,德州血戰韓部三個師損失過半,加之蔣介石調走韓部所屬炮兵,軍事上的不利致使韓轉變態度,為了儲存實力,不戰而放棄濟南。撤離前夕,下令焚毀省政府、進德會等,名曰“焦土抗戰”,實施堅壁清野。後又與劉湘等人密謀倒蔣投日。1938年1月11日被蔣介石邀至開封參加北方將領高級軍事會議,遭到逮捕。後扣押至漢口,1月24日在“軍法會審”後被槍決。這是中日開戰以來第一個被蔣介石處決的國民黨高級將領。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