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先楚

韓先楚

韓先楚(1913年2月 - 1986年10月),男,湖北省紅安縣(原黃安縣)人。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上將,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十軍首任軍長,原中央軍委常委,福州軍區原司令員,蘭州軍區原司令員。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將軍銜,獲八一勛章獨立自由勛章級解放勛章。

1986年10月3日,韓先楚在北京病逝,享年73歲。

  • 中文名
    韓先楚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湖北省紅安縣
  • 出生日期
    1913年1月30日
  • 逝世日期
    1986年10月3日
  • 信仰
    共產主義
  • 職業
    軍事家
  • 畢業院校
    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第二期
  • 其他成就
    參加土地革命戰爭, 參加二萬五千裏長征, 參與指揮海南島戰役, 參加抗美援朝戰爭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1913年2月,韓先楚出生在湖北省黃安(紅安)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當過放牛娃,學過篾匠,在武漢做過短工。

1927年11月,黃麻起義爆發時,他加入了家鄉的農民協會,參加過反帝大同盟,還當過鄉蘇維埃土地委員。

土地革命

1930年10月,他參加了孝感地方遊擊隊,並加入中國共產黨。1931年起,歷任獨立營、團長,在黃陂、孝感、羅山地區進行遊擊鬥爭。

1933年4月,為加強留守鄂豫皖鬥爭的紅25軍,韓先楚所在的獨立團接受整編,他歷任224團副連長、連長、營長,直到隨軍長征到陝北一直都是營長。

1934年11月,紅25軍從河南羅山縣何家沖出發西進,韓先楚多次擔負沖鋒突擊、破陣殲敵、奪關開路、堵截追兵的戰鬥任務,幾次在危急情況下,掩護軍主力和軍領導脫離險境。

1934年11月中旬,紅25軍在河南羅山縣朱堂店突破敵人阻攔,當晚從信陽以南越過平漢鐵路,進入豫鄂交界的桐柏、棗陽一帶,實現了戰略轉移初步目標。紅25軍被逼在獨樹鎮打了一場惡仗。獨樹鎮戰鬥,讓他一戰成名。

1934年11月28日,紅25軍沿河南葉縣、方城邊界西進,掩護了軍直屬隊和後續部隊渡過了澧河,擺脫了追擊的敵軍。

1935年7月,紅25軍為了配合中央紅軍北上,離開新增立的鄂豫陝蘇區繼續長征。抗日時期

1935年9月,紅25軍到達陝北和陝甘紅軍會師,編成紅15軍團,徐海東、程子華、劉志丹擔任軍團長、軍團政委、副軍團長。在他們領導下,韓先楚參加了陝甘蘇區第三次反"圍剿"的勞山、榆林橋戰鬥,他率隊擔任主要突擊。

韓先楚韓先楚

1935年10月,中央紅軍到達時,他受命指揮部隊連續打下了東村、張村驛等地主武裝長期固守的圍寨碉堡據點,繳獲了大批紅軍急需的糧食物資,並為直羅鎮戰役掃除了戰場障礙。

1935年11月,直羅鎮戰役中,他率部首先堵住了敵人的去路,協同兄弟部隊殲滅了據守南山的敵人後,又突入鎮內。戰鬥結束,他提升為紅15軍團75師團長。

1936年春,紅軍東征山西,時為紅75師團長的韓先楚,率部隨中路軍作戰,他以兩個營配合山西遊擊隊包圍石樓,控製黃河渡口,以一個營牽製了敵五個團的兵力,並掩護了毛澤東、彭德懷的指揮部,被任命為中路軍副司令。之後,他又率部在雙池鎮附近打了一個沒有上級命令的勝仗,殲敵一個營和民團百餘人,升任紅78師副師長。

1936年5月,紅軍開始西征甘肅、寧夏,已經升任紅78師師長的韓先楚全程參加。

1937年初,韓先楚進入延安抗日軍政大學第二期學習,長期的戰場鍛煉,加上一定的理論熏陶,為他成為一代名將奠定基礎。

1937年8月,紅軍改編為八路軍,韓先楚擔任八路軍115師344旅(旅長徐海東)688團副團長。

1938年4月下旬,在徐向前領導下,韓先楚率689團與晉東南兄弟部隊組成"路東縱隊"向冀南挺進,先攻克威縣,殲滅偽軍一個軍部又一個師。隨後,在威縣、廣宗、平鄉、巨鹿、南宮、臨清地區,開啟了開闢冀南抗日根據地的局面。

1938年8月下旬,他奉命率部南下參加漳南戰役,為建立冀魯豫邊抗日根據地奠定了基礎。1939年起,韓先楚歷任115師344旅副旅長、代旅長,成為八路軍著名將領。

1940年4月,韓先楚擔任新3旅旅長兼冀魯豫軍區第3軍分區司令員,成為獨當一面的人物。這期間,他率部配合129師進行了邯長公路破擊戰。

1941年3月,韓先楚抵達延安,先後在軍政學院、軍事學院學習,並隨軍事學院高幹隊調到中央黨校參加整風運動,理論功底日漸扎實。

解放戰爭

1945年8月 ,日本無條件投降後,韓先楚奉命率領抗日軍政大學學員一大隊到達東北,參加建立東北根據地的鬥爭。在東北,韓先楚的軍事才能得到充分展示。

韓先楚韓先楚

1946年2月,他被任命為東北民主聯軍南滿第4縱隊副司令員。

1946年10月,韓先楚又參與指揮了新開嶺戰役。戰役前夕,由于發現敵兵力增加,第4縱隊部分領導對打與不打一時決心難下。這時,韓先楚率縱隊第10師從200裏外日夜兼程趕回,力主下達戰役決心。

1947年1月-2月間,韓先楚和政委彭嘉慶等率4縱向敵守備重點寬甸、桓仁、鳳城、賽馬集地區及安(東)沈(陽)鐵路兩側實行遠程奔襲,作戰50多次,拔掉敵據點40多個,殲敵6000餘人。

1947年東北夏季攻勢中,韓先楚指揮五個團攻克梅河口,殲敵重建的第184師,打通了東北民主聯軍的南北聯系。

建國之後

1949年4月,韓先楚出任12兵團副司令員,率部解放武漢。湘贛戰役後,他又率部解放了長沙,建立湖南軍區並任副司令員。

1950年4月16日19時30分,一代名將韓先楚置個人生死和軍事榮譽于度外,在沒有海空軍配合的情況下,冒著喪師瓊州海峽的極大風險親率40軍,43軍四個師三萬關東子弟乘坐400多艘風帆船從雷州半島燈樓角起渡,跨海進擊海南島!

1950年4月17日,韓先楚勝利搶灘海南臨高角,開始沖擊國民軍。

1952年7月--1953年4月,任志願軍副司令員、志願軍黨委常委兼志願軍第十九兵團司令員、兵團黨委書記。

1953年4月--1954年2月,任中南軍區參謀長。

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1961年2月--1966年冬,任中共中央華東局委員。

1966年5月--1967年5月,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處書記。

韓先楚在東北時期韓先楚在東北時期

1967年5月--1968年8月,任福建省軍管會主任。

1968年8月--1973年12月,任福建省革委會主任

1973年12月--1980年1月,任蘭州軍區司令員,歷任軍區黨委第二書記、書記,曾兼任軍區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至1980年5月)。

1983年6月--當選為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1986年10月3日,韓先楚在北京病逝。1987年5月18日,紅安縣城舉行隆重儀式,將韓先楚的骨灰安放在紅安烈士陵園

榮譽成就

1950年秋,韓先楚同志參加抗美援朝戰爭,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副司令員、志願軍黨委常委,兼任19兵團司令員,參與指揮了第一、二、三、四次戰役。第二次戰役中,他指揮部隊在德川、寧遠地區將偽軍兩個師大部殲滅,開啟了戰役缺口,繼而在三所裏地區截殲美軍及其盟軍部隊,對奪取戰役勝利起到決定性作用。第三次戰役中,他指揮部隊突破"三八線",攻佔敵方重要城市。在朝作戰期間,他忠實地履行了黨和人民賦予的光榮使命和國際主義義務,同朝鮮軍民結下了深厚的戰鬥情誼,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級國旗勛章一枚,一級自由獨立勛章二枚。

全國抗日戰爭開始後,韓先楚同志任八路軍115師344旅688團副團長、689團團長,率部參加平型關戰鬥,並隨八路軍129師主力南下建立晉冀豫抗日根據地。1938年4月,在晉東南反日偽軍九路圍攻中,他于武鄉地區率部與敵進行白刃格鬥,掩護了兄弟部隊安全轉移。

韓先楚同志是第一屆全國政協代表和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擔任過第一、二、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1958年在黨的八大二次會議上被增選為中央候補委員,1968年增補為中央委員,他是黨的第九、十、十一、十二屆中央委員,黨的七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個人作品

《中國人民解放軍三十年征--跨海之戰》

《抗美援朝戰爭中的彭總 》

《一生忠勇居功不驕--憶徐海東同志 》

《回憶紅二十五軍政治委員吳煥先同志》

《德高望重的鄭位三同志》

家庭成員

妻子

妻子:劉芷。

子女

大兒子:韓戰平。

二兒子:韓峰。

三兒子:韓愛平。

四兒子:韓衛平

女兒:韓曦

軼事典故

韓先楚"膽大包天"的故事,在民間說法很多。江青說:"軍隊有兩霸,一是許世友,二是韓先楚。"有人問許世友,在中國眾多將領中,你最欽佩的是誰?許世友道:韓先楚。再問為什麽,回答是:他有勇有謀。

韓先楚與夫人韓先楚與夫人

韓先楚連彭德懷的命令都敢違抗

1936年5月18日,中革軍委決定,紅一方面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率紅一軍團和紅十五軍團西征,擴大新根據地。紅十五軍團分兩路西進,北路單獨行動的就是韓先楚指揮的紅七十八師。

1936年 5月20日,當部隊行至定邊城關時,偵察員報告城內有國民黨軍馬鴻逵部的一個騎兵營。韓先楚接到報告後,立即趕到先頭團二三二團,與團長王得榮、政委劉懋功研究打定邊的計畫。他們在看地形時,發現敵人騎兵營既不出擊,也不打槍騷擾,又不逃走。團政委劉懋功分析說:"敵之所以固守孤城不敢行動,一是懼怕被我圍殲,二是怕棄城逃跑交不了賬。"

"分析得對。"韓先楚說,"你們看,這城牆雖堅固,但並不高,準備雲梯,可以攀登,完全有把握消滅守敵。"

看完地形後,韓先楚讓參謀長發電報給彭德懷司令員和紅十五軍團部,報告攻打定邊的決定:"敵懼我殲,攻城可克,我師決計克城殲敵,望速核復。"同時向二三三團、二三四團下達命令:"務于下午4時前趕到定邊準備參戰。"彭德懷的指示很快下來了:"置定邊于不顧,繼續繞道前進。"事後,彭德懷說:"當時顧慮,若定邊攻取不下,會影響整個作戰行動。"

接到彭德懷的命令後,韓先楚猶豫起來:打,則違令;不打,則太可惜,將來攻取定邊,肯定要付大代價。思前想後,韓先楚決定:"打!"

1947年9月,韓先楚調任東北民主聯軍第三縱隊司令員。到任的第三天,韓先楚就與縱隊政委羅舜初率部參加東北戰場上的秋季攻勢。1948年1月,東北民主聯軍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韓先楚改任東北人民解放軍第三縱隊司令員。在東北,對于韓先楚,有個奇怪的現象,坐鎮東北指揮的幾任國民黨軍指揮官,竟然都稱韓先楚是"旋風司令"。國民黨軍東北保全司令長官杜聿明,因指揮部隊慘敗被調離東北。杜聿明離職時說了一句:"最難對付的是韓先楚的'旋風部隊'。"

韓先楚韓先楚

力挺早日攻打海南島

1949年12月18日,第四野戰軍決定由十二兵團四十軍和十五兵團四十三軍解放海南島的報告,送到了毛澤東處。毛澤東沒有立即批示,而是壓在了案頭。毛澤東不是不想解放海南島,而是在考慮如何才能一戰成功,避免輕率進攻而蒙受巨大損失。一個多月前,金門之戰的失利,仍歷歷在目,教訓十分深刻。到了12月30日,毛澤東才作出了《關于做好渡海作戰的指示》。

1950年2月,渡海作戰前敵指揮部在廣州召開了攻打海南島的作戰會議。與會人員有葉劍英、鄧華、賴傳珠、洪學智、韓先楚和四十軍、四十三軍兩個軍的領導。會議決定,5月底渡海作戰準備完畢,6月份渡海登入作戰。

對于這個決定,韓先楚保留了自己的不同看法。他認為:"如果在谷雨前的5天內即4月20日前,不發動攻打海南島的戰役,就要往後再拖整整一年。因為解放軍的渡海工具基本上是風帆船,非得依靠谷雨前的季風過海不可。"

廣州會議結束後,韓先楚回到四十軍,立即召開了軍黨委會。韓先楚在會上提出要求:"關于6月份登入作戰的時間問題,不向下傳達。對部隊要強調渡海時間隻能提前,不能拖延,一切準備工作,必須在3月份前完成。"

坐鎮三十八軍,打出"萬歲軍"威名

三十八軍在朝鮮戰場上打出了"萬歲軍"的美譽,但許多人並不知道,這裏面有韓先楚的一份功勞。當時,韓先楚坐鎮三十八軍指揮所,為三十八軍打好朝鮮戰場上的第二次戰役,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1950年10月,在抗美援朝戰爭第一次戰役中,志願軍共殲滅"聯合國軍"2個團又5個營,斃、傷、俘1.5萬餘人,其中美軍3518人。第三十八軍在這次戰役中,由于沒按時完成任務,受到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的嚴厲批評。

1950年 11月16日,在球場洞東面鶴首岩召開的三十八軍黨委會上,韓先楚掃視了面前一張張堆滿焦慮的臉,問:"這回彭總要你們後撤30裏,是不是很擔心美國人打過鴨綠江?"1950年11月23日,三十八軍指揮所已從鶴首岩轉移到德川東北部的降仙洞,韓先楚在這裏主持召開了作戰會議,命令第三十八軍和第四十二軍1個師攻打德川。第三十八軍軍長梁興初說:"打德川我們包了!"

韓先楚看了看梁興初,問:"能行嗎?"

梁興初說:"我們保證吃掉德川的敵人!"

韓先楚同意了,並與三十八軍領導一起,進一步研究了作戰計畫。1950年11月25日黃昏,德川戰鬥發起,戰至26日19時,德川戰鬥結束,第三十八軍殲滅了守德川的全部南朝鮮軍。

福州軍區戰台風,蘭州軍區頂黑風

1957年9月,中央軍委任命韓先楚為福州軍區司令員,同時擔任軍區黨委第一書記。此前,毛澤東主持會議說,對于英、美兩國阻礙中東人民的解放事業,"不能僅限于道義上的支持,而且要有實際行動的支援"。會議最終決定對金門、馬祖地區的國民黨軍實行軍事打擊,這就是後來常說的"炮擊金門"。韓先楚是"炮擊金門"的最高指揮員。

當然,對于"炮擊金門",不僅是打炮的問題,作為前線司令員的韓先楚,需要貫徹中央軍委的指示和鬥爭策略。因為,這不僅僅要對付台灣的國民黨,而且涉及到對美國的政治鬥爭。因此,韓先楚到福建後,帶領兵種指揮員和機關參謀人員,走遍了福建沿海的重要戰略要地,研究製訂出了福州軍區防御計畫和"炮擊金門"的具體方案。

1962年,台灣國民黨當局趁大陸遭受嚴重自然災害之機,叫囂"自己的行動不受美國的製約,獨立反攻大陸"。韓先楚分析說:"這是他們自己往臉上貼金,如台風一樣,一陣子就會過去。但他們如果利用金馬防衛部隊和海匪,趁夜間襲擾沿海前線,打一下就走的戰術,則不得不防。"

不出韓先楚所料,國民黨軍果真採取不斷派小股武裝部隊,襲擾福建前線。但韓先楚早就讓部隊做好了準備。自1962年到1973年,福州軍區部隊在韓先楚的指揮下,在東南沿海共殲國民黨軍小股武裝部隊和特務90餘次,計1000餘人。

1973年12月,毛澤東一聲令下,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韓先楚從福州軍區調到西北的蘭州軍區任司令員。不知是巧合,還是天意,離開台風地區的韓先楚,上任到蘭州軍區的第二天,就趕上了黑風。那天,韓先楚聽取了蘭州軍區機關人員對戰區設防情況的匯報後,驅車前往邊防部隊調查。當年陪同韓先楚去部隊的蘭州軍區作戰部部長尹志超回憶說:"韓司令員去部隊,遇到的黑風特別大,風帶著沙和石子,刮得天昏地暗,人員、車輛不得不找一個背風的地方停下來,等黑風過去後再走。韓司令員開玩笑問:'是不是老天爺要考驗我這個新司令的意志啊?'我對韓司令員不熟悉,不敢回答。韓司令員又說,'我連海上的台風都能戰勝,還怕陸地上的黑風嗎?'"

在蘭州軍區,韓先楚還頂住了一股看不見的"黑風"。1976年初夏,在蘭州軍區黨委會上,圍繞要不要在部隊點名批判鄧小平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最後,大家把目光投向司令員韓先楚,期待他作出決斷。韓先楚說:"中央復原了鄧小平黨內外一切職務,但是保留了黨籍。難道還有反革命修正主義的共產黨員嗎?"

就這樣,韓先楚的一句話,在蘭州軍區頂住了批判鄧小平的"黑風"。

由于韓先楚對鄧小平的保護,蘭州軍區沒有批鄧動作。江青咬牙切齒地說:"軍隊有兩霸,一是許世友,二是韓先楚。"

人物評價

韓先楚同志把畢生精力獻給了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事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立下了不朽的功勛。他的功績將永遠載入中華民族史冊,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永遠值得我們懷念和學習。(李建國)

忠于黨,忠于人民,忠于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英勇善戰,出生入死,把畢生精力獻給了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戰場上,他是一位英勇善戰的戰將。他善于理論聯系實際,在戰爭中學習戰爭,指揮了一系列重要的戰鬥、戰役,組織過大兵團作戰,積累了豐富的作戰經驗,表現出卓越的軍事才能,是我軍從戰士逐級成長起來的優秀領導人之一。韓先楚同志對共產主義有著堅定的理想和信念,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鍛煉和培養了堅強的無產階級黨性。他具有高度的全局觀念和組織紀律性,堅決執行黨中央、中央軍委的命令和決定,在思想上、政治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胸懷坦蕩,光明磊落,剛直無私,敢于堅持真理,正氣凜然。他平易近人,關心民眾,善于團結幹部。他思想敏銳,處事果斷,敢于負責,一貫勇于在困難條件下承擔重任,善于把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同實際情況結合起來,具有開拓新局面的氣魄和創新精神。他在病重期間仍對黨的事業和軍隊建設極為關註,對社會主義祖國的光輝前途充滿著信心。(人民網)

後世紀念

​2013年1月12日,紀念韓先楚將軍誕辰100周年暨生平陳列室揭牌儀式在上新集鎮復興村吳家咀垸隆重舉行。

韓先楚

2013年5月14日紀念韓先楚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京召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