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青青青

韋青青青

韋青青青武俠小說作家溫瑞安的短篇作品請借夫人一用的主角,冠絕天下的一代奇俠。

一個人武功高到這樣,悟性好到如此,但依然深情到這地步,每有所創即可忘卻,所收弟子無一不是武林宗師,是江湖上的一個驚艷,韋青青青的貢獻,領導了一個時代。

他一手創立的自在門貫穻說英雄誰是英雄系列、四大名捕系列。

他一生隻收了四個弟子,分別是懶殘大師葉哀禪、天衣居士許笑一、神侯諸葛正我、元十三限

  • 中文名稱
    韋青青
  • 門派
    斬經堂」→「自在門」創派者
  • 其他名稱
    韋三青
  • 登場作品
  • 弟子
    葉哀禪、許笑一
  • 內功
    「自在神功」、「忍辱神功」
  • 武器
    一把刀柄劍身的兵刃
  • 武功
    千一
  • 性別

人物設定

​師父是斬經堂的第六代弟子臨風布陣鬱風。

韋青青青

韋青青青和淮陰張侯兩人都是斬經堂的第七代弟子。

淮陰張侯,論輩分,還是韋青青青的師兄。

不過,雖然兩人都是斬經堂的第七代弟子,但並沒有一起學過武。

淮陰張侯的師父是隨風布意龍百謙,身為斬經堂全盛時期的總堂主,威風八面春風得意,自是不怎麽看得起一直以來不怎麽得意、而又天性魯鈍隻知默默練功的四師弟「臨風布陣」丁鬱峰。

後來,丁鬱峰也鬱鬱寡歡的離開了斬經堂,默默的調教弟子,極少與身為總堂主的大師兄龍百謙見面。

當然,韋青青青就更少機會見得著他的師兄----早就以一千零一招風刀霜劍打遍大江南北無敵手驚才羨艷的淮陰張侯了。

龍百謙和丁鬱峰相繼過世----這回是丁鬱峰一輩子第一次比龍百謙先行一步,不過,丁鬱峰死後一年,龍百謙也撒手塵寰了。

丁鬱峰連死都是靜悄悄的,斬經堂中無人來吊喪,聽說都不知丁鬱峰過世的事。龍百謙卻是風光大葬,幾乎各路英雄豪傑都來了....即是來祭已逝者,同時也來賀淮陰張侯成為斬經堂新任總堂主的。

那時侯,淮陰張侯如日中天名動天下,自刀巴上人創斬經堂七代以來,隻有淮陰張侯一人能將風刀霜劍一千零一式全部練成,並且加以改良;才氣之高,風頭之勁,名聲之盛,一時無倆。而且,他的夫人也是名門女子,人傳是那種已不世出的美人,武功才學品德都是最好的。也許,除了迄今淮陰張侯還沒有一個家庭所必須的「孩子」外,一切都是最幸福完美的。

直至韋青青青在江湖上的名頭漸漸響了......他孤劍獨破「孤寒盟」,隻身單刀收服「幽靈十三」,一夜間連敗「多老會」十七位長老,一戰逐走「撼動山」的九名當家,並決戰戰勝「取暖幫」幫主雪青寒,大家才知道這青年達人的實力:

「一流流劍」雪青寒的劍法,已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當年,被譽為黑道第一達人常慘大師,七次要破「一流流劍」而慘敗,花了十四年來苦思破招之法,臨終前慘叫三聲:「破不了!」,才溘然而逝,死不瞑目。

----從此雪青寒的「一流流劍」給武林中人稱為「破不了劍」。

但「一流流劍」終為韋青青青所破。

他把「風刀霜劍」一千零一招揉合在一招裏施用。

這一招就叫「千一」。

這一招等於把一千零一招的威力合在一起成了一招的絕招。

這一招破了「一流流劍」。雪青寒敗服。

這一戰,令韋青青青名揚天下。大家終於知曉:多年來,「斬經堂」的丁鬱峰默默地練刀磨劍,傳了他的唯一弟子韋青青青;韋青青青默默的試劍操刀,終於集師徒二人之大毅力、大決心和大智慧,突破了總合也揉合了「風刀霜劍」一千零一式成一招的「千一」。

淮陰張侯是白道上「斬經堂」的總堂主,手握重權,門人無數,在武林中身據高位,與朝廷大官,也過從甚密

韋青青青則不然。

他始終隻是江湖上的閒雲野草,孤魂野鬼,而且相傳幾件聳人聽聞的劫鏢殺人案都跟他有關。他始終隻是未經正道武林認可的不羈浪子:「邪派達人」。

後來韋青青青擊敗了張侯,帶走怒江梁任花,最終與梁任花共闖江湖。

說英雄誰是英雄》中記載,韋青青青創立了「自在門」,收了「懶殘大師」葉哀禪、「天衣居士」許笑一、「六五神候」諸葛正我、「元十三限」元限四個人作弟子。

弟子

天衣居士跟諸葛先生、懶殘大師、元十三限,本來就是「老四大名捕」,後來各有際遇,各分東西。

「懶殘大師」是大師兄,未出家前名為葉哀禪,後因犯重罪,度牒出家,也心如止水看破紅塵,遁跡山林,成了一代奇僧。

天衣居士是二師兄,醫相、琴棋書畫、奇門遁甲賦,無不精通,他的戰陣兵法,尤在三師弟諸葛先生之上,武功理論,連懶殘大師恐亦為之望塵莫及,可惜,天衣居士本身卻因天資有限,根基薄弱,瘦小多病,故難以在武功上有絕高的修為。

這一點,也就遠遜諸葛先生,天衣居士本性淡薄,故亦遁跡江湖,盡心盡力的把自己的幾門獨到技藝,傳於有心人。

諸葛先生則與四師弟十三限對立。諸葛先生輔政,跟宰相蔡京意見不合,蔡京遂起用元十三限製之。於是二場朝廷的闋爭延展到武林中來。惟諸葛先生一向以「執兩用中」,既肅奸孽,又護賢臣,清苦鯁亮,但對新舊二黨,均不討好,蔡京在京畿道中輔,每郡以兩製一人知州事,屯兵各二萬人,兵權歸己,諸葛先生處處受製,他的四名入室弟子,即「四大名捕」,隻能在重重危艱中圖振法紀,為振國事,局勢相當困逼。

兵器

節錄自《請借夫人一用》:

『韋青青青背後插著一把刀。

鞘卻似

刀明明是刀柄

刀身卻如劍。

刀柄是自下插入鞘中得。也就是說,按道理刀尖朝天才是;可是,鞘底就跟鞘得吞口一樣得平闊,仿佛他的刀(或劍)不管由上插入或由下插入鞘中都可以。

這一把武器,仿佛隻要他當作刀使,就是刀;若當作劍使,就是劍。

韋青青青始終未曾出刀。

當然也未出劍。』

武功

◆「恨拳」、「愁掌」:

韋青青青自創的拳法,自創的掌法,左手拳,右手掌。

◆「愛極拳」、「仇極掌」:

這是「風刀霜劍」的變招,他變成左手掌,右手拳。

◆「趕雨步法」:

韋青青青自「風刀霜劍」中悟得的,連環十七八腿,像腿雨一般。

◆「愛恨神功」:

把身上七十二道大穴全都封住了,別人來攻自己的死穴,反而等於是攻自己的強處。

◆「忍辱神功」:

一種護體的神功。

◆「獨活神功」:

救人的功法,隻要傷者仍一息尚存,就可以神功度活對方。

◆「六合青龍乾坤大陣」:

驚艷一槍》中提到:自在門祖師爺韋青青青因為知道他門下四個徒弟中,要以諸葛正我的天性根基遇合才幹最為翹楚,生怕萬一有日誤入魔道,殆害人間,那便無人可製了,故而創布下「六合青龍,乾坤白虎,無中生有,頭呼尾應,奇法大陣」,交給了首席弟子葉哀禪。

葉哀禪出家之後,人卻銷聲匿跡,這莫大功法卻不知怎的落在元十三限手裏。

由于韋青青青早覺察元十三限心術不正,故授之于「獨活神功」,以救人:隻要傷者仍一息尚存,就可以神功度活對方。那畢竟不是傷人而是救人的武功,惜他仍不用于正途。

隻是,元十三限一旦練得「獨活神功」後,便無法親施「六合青龍」大陣,否則奇功對沖,必致筋脈斷斃。

元十三限十數年來,全力訓練魯書一、燕詩二、顧鐵三、趙畫四、時棋五、齊文六等六個弟子,配合了他的絕藝,要以此奇陣困殺諸葛!

◆「千一」:

揉合了「斬經堂」的絕學「風刀霜劍」一千零一式全融為一招,

這一刀,極快、極速、極簡單、看去極平凡無奇……

然而卻是「風刀霜劍」一千零一式中所有的精華和殺招。

桂花飄飛。

風之刀

霜為劍。

風刀」和「霜劍」的大威力、大殺勢、大滅絕,全在韋青青青的手自右後肩拔劍一擊而後倒插回左後肩去之一霎間全逼發了出來。

那不是刀法!

而是變成了:

劍法!

評價:這招雖是一招,但亦刀亦劍,霸道無比的範圍技,簡直是散彈槍一般, 可以一劍轟一屋子人,殺傷力極大,而且最重要是,韋青青青已經完全掌握這一招,能隨心所欲地收發。

戰績

《請借夫人一用》

孤劍獨破「孤寒盟」,單刀收服「幽靈十三」,一夜間連敗「多老會」十七位長老,一戰逐走「撼動山」的九名當家,戰敗「取暖幫」幫主雪青寒。

「愛恨神功」將全身死穴封住,弱點變成了最強的反擊點,在受傷的情況下刀劍未出就力戰五大達人,一招「千一」打敗七大達人,韋青青青要在一招內擊敗他們七人,那是易如反掌的事。就算是在一招之內格殺七人,也不是件難事。。

成立「自在門」後,又創出「自在神功」、「忍辱神功」、「獨活神功」、「六合青龍大陣」等,當世無敵。

《天下無敵》第一章 高處不勝寒

:「可是,方大俠,不管你承認不承認,你都是天生的大俠,公認的天下無敵。」說這話的人份量很夠,是武林同道中公認的萬事通,也是朝廷龍圖閣裏的史筆巨椽。「你年少時就學武行俠,憑一己之力,勇戰江湖,獨鬥武林,當世武功最厲害的七大達人,你無不鬥過,有時你敗過,有時你負傷,但他們有的成了你的師父,有的成為你岳父,到後來沒有一個不服膺於你,你的武功也超過了他們。少林寺你闖過,無頭谷你來去自如,惡人林也困你不住,連出了家的女弟子都給你帶下凡塵來!當時誰截得住『血河派』的血河車?卻就你上過車!昔年誰能敵得住韋青青青?就你跟他力拼!你不但年紀輕輕就當了『六大派』的總掌門,同時也是『七大幫』幫主,『八大會』代會主,『九聯盟』的總繼承人,更是『斬經堂』的一代宗主!你幾次舍身殺敵,隻身力挽狂瀾,為武林正道安危消災渡劫;有次還以一敵萬,不怕粉身碎骨,救江湖同道脫離飛禽猛獸的埋伏包圍……」

名字由來

韋青青青的父親有三個紅顏知己:一個叫方清霞,是他初戀和最鍾愛的女子,但卻嫁作他人婦,成為其畢生的遺憾。

一個叫戚倩芝,她就是韋青青青的母親,韋青青青的父親極愛她,可是她多病體弱,生下韋青青青沒多久就逝世了,她是韋青青青的父親終生的遺恨。

還有一個叫狄楚靜,她一直都有恩于韋青青青的父親,也鍾情于他,但是韋青青青的父親那時因母親之逝世而悲狂,幾次傷了她的心忽略了她的好意,待其省覺時,她已削發為尼,遁入空門,長伴青燈古佛了。她是韋青青青的父親一輩子的餘情

也許韋青青青的父親為了紀念她們三個吧,就把她們三人閨名裏共同的一個「青」字,放在兒子的名字裏,以為終生之念。

『……梁任花聽得有趣。這樣的話,這漢子豈不就背負了三個女子的恩情了嗎?她忽然想到,這漢子對自己的情呢?……』

情緣

這樣的初識

『……韋青青青抬頭一望,隻見"臨風快意閣"五字如飛,他停也不停,人如驚電,掌已拍出,"蓬"的一聲,窗欞震倒,幽戶半塌,在一聲清亮的驚呼中,韋青青青已半反身,指掌腿連迫退三名追敵,同時人已探了進去,一手抓住房裏那人的脈門。

他不退反進,直闖大師兄總堂主的起居之處;圍攻他的人不防此著,待要攔截時他已闖進"快意閣",抓住了淮陰張侯的夫人粱任花!

粱任花正在房裏綉花

她原先聽到外面嘈雜和格鬥的聲音。她不以為怪,習以為常,也不想多加理會。可是,突然間,窗破了,燭光一晃間,一人闖了進來。她吃了一驚,伸手往床頭帳上拔劍,那人已一把抓住她的脈門

然後,她看見常跟他丈夫在一起議事、做事的人,全都殺氣騰騰、摩拳擦掌、咬牙切齒心懷不忿的圍攏在門前、視窗。

房裏本來還有一個丫鬟翠兒,迄此才驚魂甫定,隻見一個漢子抓住了夫人的手,不禁尖叫了一聲:"夫人!"

這一聲,便讓韋青青青知道:原來這就是大師兄的妻子,總堂主夫人。

他一看那女子,整個人像給迎面打了一拳,幾乎連一口氣都呼不出來。

艷!

沒有比這更清的艷!

這正是他當年在大師伯的葬禮上見過得女子。見過那女子,他以為畢生都不復再見。人生裏,隻要沒有緣,就沒有份。他心裏戀了她千百遍,愛了她千百遍,以致這幾年來他對江湖上多少紅顏麗色都沒有動心。這樣一位隻有一面之緣的陌生女子,卻成了他心中唯一所戀。忽然的就在今天,他抓住了她的手,才知道是她,才知道她是他大師兄的妻子。

這是讓他吃一驚的艷!

他乃以為自己是在夢中。這是個夢裏的人物,不是真的。然後,他才弄清楚,她是有呼吸的。她是有脈搏的。她是有影子的。連她的微汗凝聚在秀氣的鼻端都是有氣息的。之後,他才再次發現自己仍然像一隻遭受獵人圍捕的獸一樣,仍在困中,而這在夢裏見過無數次在真實才見過第二次的艷麗女子,正捏在自己的手裏,正在羞愧的望著她。憤怒使她更艷。……』

不想傷害她的溫柔

『……她很快就發覺對方不想傷害她,而且還有一種不忍心傷害她的溫柔。

這些日子以來,由于丈夫的冷淡,使她自己覺得自己青春已逝,年華不再,所以她不敢再做燦爛的笑,不敢作惹人的愛嬌。而今,她看見這男子一見著她就手忙腳亂、神魂顛倒,她就知道自己那些以為已經逝去的,卻還是在的;而且,她甚至覺得這個叫韋青青青的漢子還千方百計讓她感覺到自己有這樣的能力、有這樣的美麗、並擁有這樣顛倒眾生的魅力。

入夜了,他竟然高聲叫人送食物進來。

外面的人大概是因為"投鼠忌器"吧,一一如他所囑,叫翠兒送進來。

他拿著食物的盤子,鼻子用力一嗅,即先端給她吃。

"我不餓。"她淡淡的說。

"可是你不能不吃一些。"韋青青青道:"你放心,沒有毒的,我嗅過了;有毒,我都一定會聞得出來。"

"難道你的鼻子是的麽?"她聽了好笑。

"噯,"他摸摸他的鼻子,煞有其事的說:"也許是因為我小時候常跟野狗搶吃之故,不小心,把它們的鼻子換過來了。"

一句話,便可聽出他有段坎坷的少年時。

"不要傷害他好不好,"她看看他的狼吞虎咽,忽然很誠摯的說:"你不是他的對手。"

他嘴裏還啃著一條雞腿,兀然,頓住,半天才說:"隻要他肯放過我。"

"我知道你的武功很好,不然你也不會沖得進這裏來;"她說,"可是,你沖得進來,為何不闖出去呢?"……』

他的柔情,你是否動心

『……他連忙去關窗。窗破了,他就用帳子掛起來,並且把幾支燭火都點亮。

"這樣會不冷些了嗎?"他小心翼翼地問:"你要不要加些衣服?我可以先到外面去片刻,換好了你就叫我。"

她看到一隻不知怎的還活到現在的冬蛾,飛進燭焰中,茲的一聲,不知掉到哪裏去了。可是她的心頭一熱。

她隻搖了搖頭。

沒答他。

自己大概是露出一點笑意吧?她省覺的時候,馬上就不笑了。但他的眼神仍及時在燭光裏攫住了她的笑容。她的笑容仍然美得足可立碑傳世。因此反而有點不真實起來。他覺得心口有著像給擂了一記的痛楚。……』

兩股溫熱的血,一段決絕的情

『……這時,韋青青青正抱起了梁任花,身上正淌著捱張侯一劍流的血,用全部的深情、歉意和專註跟她說:"我答應過你。我沒有傷害你的丈夫。"

梁任花點了點頭。她打了一個寒噤。韋青青青覺得她的血是溫熱的,指尖卻是凍的。不知是因為傷處的痛,還是傷心的痛楚,她的淚痕不止越過她那美麗的臉頰,仿佛也橫跨了有情世間。』

--以上節選自《請借夫人一用》

檔案

姓名:韋青青青

性別:男

年齡:不可考

別稱:韋三青(蔡過其的叫法)

背景:北宋真宗年間

身份:「自在門」鼻祖&「天下第一達人」

形象:人帶著六分獸性,卻又溫文守禮,豪壯多于溫柔、但幽憂又盛于豪情的漢子;猖狂不羈博學多才、脾氣古怪,但自有一套應世觀人之術(江湖閒話)。

師承:「臨風布陣」丁鬱峰(「斬經堂」一脈)

徒弟:「懶殘大師」葉哀禪、「天衣居士」許笑一、「六五神候」諸葛正我、「元十三限」元限。

師伯:「隨風布意」龍百謙、「捕風叟」解嚴冷、「捉影叟」樓獨妙

師兄:淮陰張侯

情緣:怒江梁任花

女兒:韋憐憐(三女兒)

好友:「小樓一夜拉春雨」蔡過其、「陰晴圓缺樓外三」王三一

武功:「恨拳」、「愁掌」、「愛極拳」、「仇極掌」、「趕雨步法」、「愛恨神功」、「自在神功」、「忍辱神功」、「獨活神功」、「六合青龍大陣」、「千一」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