韃子

韃子

韃虜又稱韃子是歷史上漢人對北方的少數民族如蒙古族、滿族等的稱呼,也實際反映了他們的本性。

清末特指清朝統治者。《警世通言·範鰍兒雙鏡重圓》:"其時 東京 一路百姓,懼怕韃虜,都跟隨車駕南渡。" 吳玉章 《從甲午戰爭前後到辛亥革命前後的回憶·同盟會的成立》:"以 孫中山 先生所提出的'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為宗旨。"

清末同盟會的綱領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民國後放棄該口號轉為"五族共和"。

  • 中文名稱
    韃虜
  • 概述
    中國北方遊牧種族
  • 來源
    生活在西伯利亞南部的一個遊牧民
  • 演變
    具有更為強烈的憎恨色彩
  • 綱領內容
    驅除韃虜,恢復中華
  • 韃靼人
    最初稱呼是專指韃靼人

稱呼來源

一般說來,韃子,韃虜,韃靼,指的是塔塔兒人,就是韃靼人。他們是生活在西伯利亞南部的一個遊牧民族,後與蒙古民族融合,並隨成吉思汗西征。

在蒙古興起之前,這是蒙古草原上所有遊牧民族的總代稱。塔塔兒人生活在大興安嶺西,阿爾泰山杭愛山以東,在歐亞民族大遷徙時西遷。 蒙古人是將“韃靼”此名繼承下去的民族。在蒙古西侵時,羅斯的王公們依然不稱之為蒙古人,而叫韃靼人。後來在此地蒙古殘存政權叫做喀山,其主體民族還是韃靼人。以至南俄的一片草原叫做韃靼草原。

之後,韃靼人一直成為蒙古的代稱,在明初反元時,一般蔑稱叫蒙古韃子。同時之後,這也成為了其他遊牧民族的代稱。

歷史演變

16世紀後期,後金興起,與蒙古貴族通婚成為女真貴族的時尚。于是“韃子”成為受壓迫的漢族人民對滿清統治者的蔑稱。

由“韃子”引申而來的“韃虜”一詞,具有更為強烈的憎恨色彩。孫中山提出的“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就是指用革命手段推翻滿清王朝的統治,把鬥爭矛頭直指清王朝,這是當時反對封建主義的一句重要口號。

驅除韃虜

韃虜:該詞源自韃靼,更早的詞源來自隋唐時期北方草原的一支遊牧部落“鐵勒”到了遼金之紀又稱“塔塔爾”,成吉思汗時期並入蒙古,元以後譯稱韃靼,後泛指東蒙古各部。自明代起成為中國人民對北方遊牧民族的習慣性稱呼。

韃子

晚清時期一些革命黨人將其指向當時腐朽的滿清政權,以反抗民族壓迫。1840年英國人用軍艦,洋槍和大炮取得鴉片戰爭勝利後,割去香港島及九龍半島做為販賣毒品的基地。滿清在昏庸的鹹豐皇帝的統治下,繼續沉淪。封建保守勢力仍阻撓變法和革新。致使國力和軍力脆弱,民智低下,人民生活困苦。軍隊屢戰屢敗,統治者在洋人的武力威脅下,不斷地將中國的土地,黃金和白銀等資源給與西方列強,使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

西方列強的宰割和封建統治者的懦弱使中華民族瀕臨亡國的境地。此時以孫文為代表的與同盟會成員採用了“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的三民主義宣傳口號。國民黨(同盟會)最初的16字綱領中"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因此後來發展為三民主義:民生,民族,民權。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意即孫中山的民族主義思想,就是用革命手段推翻滿清王朝的封建統治,把鬥爭矛頭直指腐朽的清王朝,也就打擊了帝國主義在華的侵略勢力。“創立民國”,即孫中山的民權主義思想。就是要進行政治革命,推翻封建君主專製,建立資產階級共和國。民權主義是孫中山三民主義思想的核心,是“政治革命的根本”。它從理論上解決了當時革命派迫切需要解決的奪取下述與建立政權的問題。“平均地權”即孫中山的民生主義思想。主張核定全國地價,現有地價歸原主所有革命後因此社會進步所增漲的地價歸國家所有,由國民共享,做到“家給人足”。“平均地權”是土地綱領。

同盟會的綱領中的“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是指推翻滿族貴族專製統治,並不是針對每一個滿族人來說的。同盟會的機關刊物在1908年2月的社論就表示,要反對的是清朝的貴族統治者,而非滿族這個民族。事實上,同盟會後來吸收了包括滿族和蒙古族在內的各民族共同革命。

辛亥革命發生後,在鬥爭實踐中,孫中山已淡化了簡單地驅滿排滿情緒,上升為民族政治平等的思想,徹底放棄了“驅除韃虜”口號。他指出:“辛亥革命,既是種族革命,亦是政驅除韃虜口號治革命。何則漢、滿、蒙、回、藏五大族中,滿族獨佔優勝之地位,握無上之權力,以壓製其他四族。滿洲為主人,而他四族皆奴隸,其種族不平等,達于極點。種族不平等,自然政治亦不能平等,是以有革命”。並強調:“要之,異族因政治不平等,其結果惟革命,同族間政治不平等,其結果亦惟革命。革命之功用,在使不平等歸于平等。”可見其主張民族平等的思想已佔主導地位。

韃子

1912年1月1日,南京臨時政府成立,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執掌國家政權。在《大總統孫文宣言書》中提出五個統一,其中第一個統一就是“民族統一”。“國家之本,在于人民。合漢、滿、蒙、回、藏諸地為一國,即合漢、滿、蒙、回、藏諸族為一人。是曰民族之統一”,對起義後十數行省先後宣布獨立也作了說明:“所謂獨立,對於清廷為脫離,對於各省為聯合,蒙古、西藏,意亦如此,行動既一,決無歧趨,樞機成於中央,斯經緯周於四至,是曰領土之統一。在《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中又規定:“中華民國之主權,屬于國民全體。……中華民國人民一律平等,無種族、階級、宗教之區別。”孫中山還強調,要在共和的旗幟下,各族人民享有同等的參政權。“今我共和成立,凡屬蒙、藏、青海、回疆同胞,在昔之受壓製于一部者,今皆得為國家主體,皆得為共和國之主人翁,即皆能取得國家參政權。……了解共和之真理,與吾內地同胞一致進行,以共享共和之幸福。”在處理國內民族關系和增強整個中華民族意識問題上,孫中山的民族觀內涵已有了明顯進步和發展。孫中山還指出:“今者五族一家,立于平等地位,種族不平等之問題解決,政治不平等問題亦同時解決,永無更起紛爭之事。所望者以後五大民族,同心協力,共策國家之進行,使中國進于世界第一文明大國,則我五大民族公同負荷之大責任也。”此時的孫中山已不再把滿、蒙等民族排除于中國之外,並特意會訪了原清朝攝政王載灃,對他能代表清朝政府和平交出政權、服從共和之舉表示贊賞,進而向他講述了“民族平等”的意義所在,旨在消除一些不必要的誤解,融洽滿漢民族之間的感情。表達了他們要建立“民族平等”的新國家的深切願望。

民族代稱

專指韃靼人 

韃子(或韃虜)的最初稱呼是專指韃靼人。(詳見詞條韃靼

明朝時期,被明軍趕到北方草原和沙漠地帶的蒙古人分裂為韃靼和瓦剌(即衛拉特蒙古,今天的卡爾梅克蒙古人)兩部,在分裂之初,蒙古內部鬥爭中韃靼人佔上風,相對來說勢力較強。明軍與之常有戰事發生,戰場主要在現在的內蒙古地區和北京北部、山西北部等地區,明軍如果佔據戰略主動,戰場有時也會發展到現在的外蒙地區以及現在的俄羅斯境內。在戰爭之中,大明軍民對于自己的對手的稱呼很快也隨情勢發展,從蒙古人改成了韃靼人,出于民族間歷史和現實仇恨、經濟優勢、文化心理優越感以及政治軍事對抗和鬥爭中宣傳的需要等因素,韃靼人就被故意叫成了具有強烈貶義色彩的蔑稱 韃子,久而久之,韃子這個詞在明朝也就成了蒙古人的代名詞,即使隨後蒙古內部瓦刺的實力和地位超過了韃靼,明朝的對手主要換成了瓦刺人,這個稱呼也沒再發生變化。

擴展到女真人

到了後來,蒙古各部勢力衰落,東北地區的女真人興起,韃子的稱呼也隨之擴展到了女真人身上(事實上女真與蒙古無論從語言還是風俗上都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民族)。當然,當用韃子稱呼女真人時,為將之與蒙古人區別開來,當時的漢族人往往稱女真人為遼東韃子,後來又隨著女真族改族名為滿族,此蔑稱也又隨之改成為滿州韃子。至于韃虜,則是韃子的文言文稱呼,沒有實質區別。由此可見,韃子一詞實際是從明代開始漢族人對于經常襲擾邊境地區的北方遊牧民族的統一稱呼了,隻不過因為自明代始,北方遊牧民族對漢族的主要威脅來自蒙古族和女真族,所以這個稱呼其實指的也就是蒙古人和女真人(即滿族人)。

相關評價

這樣的稱呼源自明代和明之前的中華文明(公元前一世紀到公元十六世紀之間)始終處於世界領先地位所產生出的自傲和鄙夷。鄙視經常侵擾邊境的遊牧蠻族,因此產生東夷、西戎、北虜、南蠻,等稱謂。“夷”代表的是野蠻,與之相對應的“華”代表的是文明。中國傳統觀念裏華夷之辨的要害就在于保衛文明,抵抗野蠻的侵略,防止一切野蠻對文明的侵略導致的社會倒退文明破壞的悲劇的發生。即便從現代來看,華夷之辨的思想都是極其先進,不容質疑的。

思想家王夫之指出“大昊以前,中國之人若麋聚鳥集,非必日照月臨之下皆然也,必有一方焉如唐、虞、三代之中國。既人力所不通,而方彼之盛,此之衰而不能征之,迨此之盛,則彼衰而弗能述以授人,故亦蔑從知之也”(這裏所說的夷狄完全是一個判別文明程度的概念,夷狄就代表著野蠻。)

士人瞿太素指出!“其人而忠信焉,明哲焉,雖遠在殊方,諸夏也。若夫汶汶焉,汩汩焉,寡廉鮮恥焉,雖近于比肩,戎狄也”。(顯然瞿太素在這裏表達的“華夷之辨”的實質不是國家之辨,民族之辨,地域之辨,而是文明與野蠻之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