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代價 -2003年李幼斌主演電視劇

非常代價

2003年李幼斌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20集電視連續劇《非常代價》圍繞一馬姓人家展開,以馬家小兒子馬良貪污罪為切入點,戲劇性地描寫了一個家庭面臨災難時的狀態,從而展示了一幅20世紀90年代中國底層百姓的生活圖景,塑造了一群當代普通百姓的人物形象。

  • 中文名稱
    非常代價
  • 出品時間
    2003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20集
  • 導    演
    高健國
  • 首播時間
    2003年
  • 類    型
    家庭劇/劇情片
  • 主    演
    李幼斌,陳瑾,王茜華
  • 上映時間
    2003年
  • 每集長度
    45分鍾

簡介

20集電視連續劇<非常代價》圍繞一馬姓人家展開,以馬家小兒子馬良貪污罪為切入點,戲劇性地描寫了一個家庭面臨災難時的狀態,從而展示了一幅20世紀90年代中國底層百姓的生活圖景,塑造了一群當代普通百姓的人物形象。

主人公馬超的弟弟馬良為和女友張葦革過上幸福生活,不惜鋌而走險,將貪污的十萬元公款藏在女友處,後鋃鐺入獄。馬超為償還弟弟的貪污款到處借錢,導致妹妹馬小雲的未婚夫傅百強取錢路上車禍身亡,扔下未婚先孕的小雲和年過半百的傅家父母;馬母由于小兒子被判刑,一氣之下命喪黃泉,臨終告訴馬超,馬良與他是同母異父的兄弟,馬良的生父是樓下福利社的張大爺;張大爺為了分擔馬家的經濟壓力,不得不變賣家產背井離鄉;而馬超因向昔日戀人借錢又陷入一場情感旋渦中,女兒與他反目,妻子宮玉卓和他分居;張葦革為了完成馬良交待的任務,死守那十萬元錢,並用贓款開了家影樓,但三年過後,當馬良出獄時,張葦革不僅沒守住錢,還賠了進去,于是她隻好出賣肉體來換取當年對馬良的承諾;

當一切結束時,馬超和妻子宮玉卓再次相遇,仿佛做了一場惡夢,那般地令人不堪回首。在這場人為的災難面前,馬家的每個人都付出了非常代價。

主演簡介

李幼斌

李幼斌,中國著名演員,1958年生于吉林長春,1974年考入長春話劇團,2002年調入北京八一電影製片廠。在他迄今長達二十多年的演藝生涯中,他扮演過各種各樣的角色,給觀眾尤其是電視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有同名國劇藝術家,北京人,國家一級演員。

姓名:李幼斌

拼音:YouBin Li

性別:男

血型:A型血

出生地:吉林省長春市寬城區

籍貫:吉林省長春市寬城區

現居地:北京市東城區

民族:漢

婚姻狀況:已婚

妻子:史蘭芽

政治面貌:共產黨員

職業:演員

陳瑾

陳謹,1987年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戲劇系,獲藝術學學士學位。曾留校任教,後調入空政話劇團。為該團一級演員,現在為北京慈文東方公司簽約藝人。

王茜華

王茜華隨著電視連續劇《當家的女人》在央視以及各省衛影片道的熱播,一個從不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一心靠勤勞致富的現代農村女性——張菊香的形象深深地吸引了全國觀眾。憑借眾多農村女性角色,王茜華獲得飛天獎、金鷹獎等獎項,被圈內譽為“農村戲一姐”。

姓名:王茜華

性別:女

身高:166 釐米

體重:57公斤 

語言:國語

籍貫:陝西省西安市

工作單位:北京人民藝術劇院

星座:天蠍座

配偶:沈航

美譽:豪爽的關中女子、農村戲一姐

主要演員

李幼斌——飾馬超

陳瑾——飾宮玉卓

分集介紹

分集劇情:

第一集

馬超的弟弟馬良與張葦革深愛著,他們覺得自己的愛情還缺少金錢的支撐,他們相信愛情再加上金錢將是最完美的生活。他們在沉浸浪漫愛情的同時又無法擺脫貧窮帶來的苦惱。于是,馬良統而走險,貪污十萬元公款,這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希望也帶來了新的不安和煩惱.為了安全地將這筆錢佔為己有,他們不得不做出暫時分開的決定。他們的分手也充滿著浪漫的情調,他們蹬上從未到過的也是向往很久的參觀塔,他們為日後的生活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也為未來進行了美好的構想並憧憬著有了錢後的生活。馬良讓張葦革無論如何一定要為他守住這筆錢,張葦革發誓不管發生什麽樣的事情,她都會死死地守住錢,人在錢在。他們都為自己設計的浪漫的愛情陷阱而激動著。他們沖天對地發誓,天荒地老,永不分離……

第二集

當晚馬超來到張葦革家,向她了解情況。張死不承認與那筆錢有關,並告訴馬超她和馬良早已經情斷義絕,馬良的什麽事都和她沒關系。馬超相信了。在張家,張葦革的哥哥張大平的一系列反映都讓張葦革很難堪,這反讓馬超十分可憐這個姑娘。 馬超到書店找法律的書,尋找有關法律條文。可就在這時大妹馬小雨的前夫梁啓明又採亂中添亂,他要到深圳辦事,女兒晶晶無人照顧,想請馬超把孩子轉交給馬小雨,無可奈何的馬超隻好答應下來。馬超把晶晶帶到醫院時,馬小雨也在,她沖著馬超大發脾氣,馬超批評她不懂事,妹妹大吵起來。馬小雨抱著晶晶坐車去了機場,她把晶晶扔給前夫。半夜時分,妻子宮玉孝突然闖進病房,告訴馬超檢察院的人帶著馬良正在搜查家裏,馬良說是把錢放在家,現在錢不見了,馬良很著急。馬起立刻回到家中。搜查毫無結果。檢察院的人告訴馬超,錢找了立刻送到檢察機關,對量刑上有好處。這時,馬良有些煩躁地說他也不記得錢放在哪了,錢沒了他也沒辦法,隻好認倒酶。馬良又被警車拉走了……

第三集

馬超找到律師,律師建議他,如果贓款能還上對馬良會非常有益的,馬超就不斷地打著百強的傳呼,半夜時分百強回家立刻回了馬起的電話,馬超找上門去向他說明借錢的原由,百強連夜去了省城,臨行時,百強讓馬起轉給小雲一枚戒指,說是在沈陽買的並說小雲懷孕了他已經決定馬上結婚的事。回到家,馬超向母親講了此事,希望母親對小雲他們這件事理解和認可。 沒想到是百強在去往省城的路上因車禍而死……

第四集

這個時候,肖婉婷正面臨著家庭婚姻上的難題,她的丈夫正和地鬧離婚,馬超真誠地勸她,看大局,夫妻生活還是要以和為貴。 由于百強的死,馬小雲面臨著許多情感的打擊,她懷念男友,不明真相的她又在痛恨著哥,自己又懷有身孕。 馬小雨自己的生活一塌糊塗,她和梁啓明認真的較著勁,把女兒當成皮球和 丈夫踢來蹭去,而面對家裏這場災難她也以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勸誘著馬小雲,堅 持讓馬小雲把孩子作下,並帶著她去了婦產醫院。 這時,百強的父母找上門來,請求馬母說服小雲為他們信家留下這條根,考 慮到女兒的未來生活,馬母不同意,這時,心存愧疚的馬超告訴了傅家老人,小 雲已經去了醫院.兩位老人于是去醫院追趕寫小雲……

第五集

馬良還沒有回家,做父母的很惦記。馬母和張大爺很認真地對待著自己情感問題,也認真地對待兒女們,但是由于年輕時的過錯導致了他們現在隻能偷偷的相見.馬超看出來兩個老人的情感很深,他就勸母親別想太多,人老了也需要個伴。 這時馬超可以把馬良貪污的十萬元錢交給檢察院了。 向肖婉婷借錢的事讓妻子宮玉卓知道到,馬超隻好向妻子承認了此事,這讓妻子無法容忍,也讓妻子感到了來自肖婉婷的情感威脅,于是,宮玉卓當即跑到朋友家,希望從朋友那裏借點錢,先還上一部分。並想借機向肖婉婷暗示她決不可能讓自己的男人和她有什麽感情上的發展。 第二天一早,宮玉卓讓女友帶她去美容廳做了美容,她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站在肖婉婷的面前,正在這時候,宮家大哥宮長海跑來了,告訴她們,天天不見了。

第六集

一家人正為天天不見的事著急時,天天卻跑到了肖婉婷那裏。 原來,馬超夫妻的吵架讓女兒天天聽到了,于是,這個孩子就跑到肖婉婷的公司找到肖婉婷,並當著眾人面說她是第三者,讓肖婉婷非常難堪,但是,肖婉婷並沒有計較這個孩子,她寬容對待了她。並領著可憐的天天去麥當勞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 天天走後,讓肖婉婷沒想到是,宮玉卓又找上門來。宮玉卓把從哥哥家借來的五千塊錢還給肖婉婷,並聲稱馬家遇著難事了,隻借錢不惜別的,這讓肖婉婷也挺尷尬。 肖婉婷回到家,她那個在海南做房地產生意的丈夫—一史文鍵突然回來了,他坐在家裏裝出一副輕松風雅的樣子,並一再向肖婉婷提出離婚的請求……

第七集

一進肖家門,肖婉婷不但沒生氣,還熱情地接待了馬超,這讓馬超感到很意外。馬超走進屋,史文鍵卻站起身要走。這讓馬超一下子明白了,肖婉婷是在故意和史文鍵找別扭.當史文鍵走出房門時,馬超也要走,卻讓肖婉婷一把將他拉進屋……

第八集

夫妻二人來到一個小酒館裏,非常真誠地進行了一次交談,宮玉卓向丈夫道歉希望馬超不要生氣。馬超理解妻子,兩人重歸于好。 這時候,律師已經通知馬超,法院下周四開庭審理馬良貪污的案子。于是,馬超把兩個妹妹找在一起,希望大家都去聽庭審,給馬良點溫暖,讓馬良感到大家還在關心他,不要就此垮下去。大家都同意了,馬超還希望能說服張葦革也能到庭聽審,他知道馬良很喜歡張葦革,如果在這個時候張葦革能出現在法庭上,這無疑對弟弟馬良是個極大的安慰。 大家正商量這件事的時候,馬母突然打電話來,告訴馬小雨,梁啓明被人打了,電視裏正播送新聞節目,馬小雨立刻開啟電視機,她顯得很緊張……

第九集

張大平拿了掛歷打五折向外出售,結果得罪了那些掛歷販子,晚上回家時讓幾個小販給打了,他一肚子氣地回了家。把氣撒向張葦革。 這時,馬超和富工單找到張家,希望勸說張葦革能出庭去看看馬良,原以為她不會同意,可沒想到,張葦革竟一口應下了,並保證一定去。 決定和王廣泉結婚的馬小雲獨自跑到百強的墓前安慰死去的親人,然後背著母親不聲不響地和王廣泉領了結婚證,但心裏卻十分委屈,她領了結婚證後。 此時,傅家已經知道了馬小雲把孩子留下來的事,老兩口非常高興,並打算盡一切可能來幫助馬小雲。 開庭的日子到了,馬家的兄弟姐妹都來了,馬良看著他們感動得熱淚盈眶。沒想到的是馬小雨的前夫梁啓明還真來了。這讓馬小雨也很是感動。 惟獨張葦革沒來。此時,張葦革正在猶豫著,她真想上法庭,可她又不能去,她怕見到那個讓她傷心讓她苦惱的場面。 馬良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第十集

張葦革喝醉了。東方公司的經理老吳看上了她,並把她送到名門飯店。 張葦革拒絕了老吳的誘惑,她是個既看重金錢同時更看愛情的姑娘。她為和馬良共同堅信的“金錢加愛情才是生活的最高標準”的人生準則生活著,不為其他所動。 馬小雲的婚姻顯得非常窩囊,他們沒有舉行結婚儀式。連住在一起都沒打算,她隻是為孩子找了個名義上的父親。在這一點上,王廣泉沒有任何怨言,他愛她,理解她,寬容地,並想在困難時幫助她,他抱著先結婚後戀愛的美麗想法爭取著馬小雲的愛情。 在病房裏,馬母向張大爺交待後事,她讓張大爺擔起做父親的責任來,不能逃避,要為馬家的兄弟姐妹們背起作者人應該背的事情。馬母還單獨把馬超叫到身邊,告訴他一個驚人的事實……

第十一集

馬母死了。 探監的日子到了,張葦革決定去看馬良。 馬超希望妹妹們都去看望弟弟馬良。可是剛剛死去母親的兩個妹妹誰也不去,馬超萬般無奈下,隻好自己走出家門。 在樓下等盼許久的張大爺很想跟著他去看看兒子。他征得馬超的同意後,高興地拎起早準備好的東西和馬超上路了。 張葦革愛著馬良,可以說她已經愛進了骨髓,她把馬良的話當成聖旨,馬良的想法就是她的想法,馬良讓她守住那麽髒的錢,她就守。她去監獄看望他,當面對馬良時,她內心非常悔恨非常痛苦,可她什麽也不說,隻是看著他,她不拿起那個能與馬良進行溝通的小小的話筒,她是害怕,害怕馬良說什麽,怕馬良瓦解她已經堅定走下去的決心。她下決心,一定在馬良出來之前,不僅為他守住這些錢,還要給他成倍成倍地升值。她用淚水告訴了馬良她的愛。 馬超和張大爺來到監獄,他與弟弟進行了一次交談,他問弟弟,那錢到底放在哪了,怎麽翻遍家裏就是沒見到呢,能跑哪去呢。馬良良心發現,他先是埋怨大哥不該替他還錢,還了錢,他這牢不等于白蹲了嗎,他表示不願讓大哥為他背債,他向大哥透出了錢在張葦革的手裏,讓大哥去找張葦革……

第十二集

離開監獄,他直接去了張葦革家,並逼著張葦革向檢察機關交出錢來,張葦革死也不承認,馬超隻好告到檢察院,可檢察院沒有絲毫證據證明張葦革是同謀。于是他又跑到監獄,讓弟弟檢舉張葦革,弟弟非常生氣,他不同意大哥這麽做,一是,他愛張葦革,二是不想因此再加重刑罰。這讓馬超很絕望,他萬萬沒想到,馬良會這麽糊塗。 張葦革的哥哥張大平找到馬超,並威脅他不要再難為張葦革。 張葦革開始為自己的錢生錢的目標做準備了,她找到自己最要好的同學王東高,她向王東離打探開影樓的一切事情。暗自掂量著自己手中的錢能幹成多大的事。 新年到了,因為忙著弟弟的事情,馬超沒能完成單位的工作任務,被下了崗。這天,宮玉卓按照馬超的想法,在家裏準備了一頓團圓飯,可沒想到,肖婉婷的丈夫史文鍵闖了進來。宮玉卓感到受到了極大的污辱,一氣之下跑出家門……

第十三集

史文健走後,張大爺來了。馬小雲找回宮玉卓。一家人都看著一桌子的豐盛酒菜卻沒有胃口。一向不沾酒邊的宮玉卓此時卻大喝起酒來,並借著酒力向張大爺發難,她說自己的丈夫也不容易,說了自己的這個小家背的十萬元債的事實,並當著眾人面說出了馬良與張大爺是父子關系的真相。 受到強烈震撼的張大爺早決意幫助馬家,主動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一切,他正欲賣掉食雜店。馬家的這次風波更加讓老人羞愧。 馬超去找肖婉婷嘗試說服她和那個沒有了愛情的婚姻徹底決裂,馬超的談話擊中了肖婉婷情感的要害,肖婉婷決定和史文鍵辦理離婚手續。 史文健原來是因販毒面被警方跟蹤。離婚後,史文鍵想跳離祖國,此時已經被警方嚴加控製起來。在機場,史文健被捕了。 離了婚的肖婉婷回到家後,突然發現史文健給她留下一百萬元人民幣。史文鍵在信中向她道歉並肯求她的原諒,但始終未說出自己的罪惡行為……

第十四集

張大爺已經為自己的食雜店找到了買主。李大頭借馬超下崗的事,請馬趕到自己的廣告部門來工作,馬超同意了,可在中午吃飯時,李大頭把肖婉婷找來了,三個人在一起吃飯,李大頭在飯桌上說出再請肖婉婷再為畫廊畫畫的事。 張葦革辭掉工廠的工作,決定去王東離工作的影樓去打工,嘗試學習影樓的業務,為自己下一步的“用錢生錢”計畫做準備……

第十五集

離開馬超後,肖婉婷的心情也不好,她惦記著馬超,電話打到馬家,可接是電話卻是宮玉卓,肖婉婷隻好放下電話。電話的另一端,宮玉卓也意識到來電話的人就是肖婉婷。 肖婉婷直到現在還不知道史文鍵是個大毒販子,她打算用史文鍵給的一百萬元辦一家服裝設計公司。她開始了註冊找辦公地點等事情。這一切都已經在警方的掌握之中了。 為了辦公司肖婉婷忙得不可開交,另一方面她對馬超也有了非常大的好感,她信任馬超,也可憐馬超,她希望馬超能到公司幫她。于是,她去找馬超並談了自己的想法。馬超聽後,沒答應肖婉婷的邀請。他不想再讓宮玉卓誤會自己和肖婉婷的關系,也不想欠肖婉婷太多的人情。 下班後,馬超去了傅家,看望百強的父母,幫助他們做點家務事。可這時,傅家老兩口正商量讓小雲到傅家居住的事,希望馬超能從傅家後代著想,讓馬小雲有個好的生活環境。馬超隻好告訴他們,馬小雲已經結婚了。這讓傅家老兩口吃驚不小……

第十六集

馬小雲去了王廣泉家裏,回來的路上,心情非常不好,王廣泉不斷地說些好聽的話,希望她那不快樂的心情好起來,本來她已經答應要和王廣泉去看場電影,已經成為事實的婚姻,但由于他骨子裏還含有想讓馬小雲把孩子拿下去的念頭,這讓馬小雲很生氣,她突然要回家不去看電影了。回到家,百強的父母已經在家裏等候多時了,他們是不放心馬小雲找的丈夫,不知道自己的孫子會落在什麽樣的人手裏,當他們看到馬小雲和王廣泉別別扭扭地回到家時,立刻有了些許不安,他們讓馬超說服馬小雲兩口子一同到傅家居住,被馬小雲拒絕了。 由于肖婉婷的緊張工作,病倒了。李大頭和馬超去看她,當馬超看到肖婉婷那疲憊的樣子,心裏很過意不去,于是決定答應肖婉婷共同與她公司的創業……

第十七集

即將開業的公司、帳號被封了,馬超正急于解決此事,宮玉卓卻沖進他的辦公室裏,逼著馬超立刻回家否則就在離婚協定書上簽字。公司裏的情況緊急,必需由他來處理,為了擺脫妻子的糾纏,解決眼前公司的困境,馬超無奈地在離婚協定書上簽了字。 熱熱鬧鬧的開業典禮正在進行著,警察卻找上門來,肖婉婷因涉嫌史文鍵的販毒案受到警方的調查。 馬超回到家,宮玉卓也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她不想和馬超離婚,馬超也不想和他離婚,兩人認真談了他們面臨的事情。可是當馬超知道宮玉卓接了張大爺的錢時,馬超讓她還給張大爺,宮玉卓不同意,于是,馬超說,他要立刻拿著馬良的身份證去掛失。這回,徹底被激怒的宮玉卓在傷心之餘堅決要和馬超離婚。 經過警方的調查,肖婉婷被排除窩藏毒資的嫌疑,不久被釋放出來,但公司的財產被查封了,肖婉婷的公司還未開業就不存在了……

第十八集

哥嫂離婚後,馬小雲覺得和嫂子這麽住著很別扭,她就搬出去了,宮玉卓跑到馬小雲住的小平房裏,看了他們的非常糟糕的生存環境,她逼迫著他們又搬回了那個曾經熱鬧的家。 張葦革拿著十萬元,她開始真正地實施著自己掙錢、讓錢生錢的計畫,她能做的是影樓生意,她已經熟悉了影樓的業務,又因為她覺得自己有一個靠山—一王東離。她在一個小酒館裏請他吃飯,並談了自己要開影樓的打算和請他幫忙的事,張葦革滿以為他會幫她,可當他意識到這錢的來路時,王東離斷然拒絕了—… 張葦革兌下一個經營不景氣的影樓,當天,她就跑到監獄裏告訴了馬良。馬良向張葦革透露出自己的絕望和孤獨,張葦革很難過,希望馬良堅強起來,但是,張葦革走後,馬良還是在獄中以頭撞牆自殺……

第十九集

三年一晃就過去了,張葦革不但沒發財,馬良讓她守的錢也快讓她賠光了。走投無路的張葦革突然想起了當年的老吳,她找上門去,答應了老吳當年的要求,同時也向老吳提出索要十萬元還給馬良,張葦革雖然選擇了老吳,但實際上她還是選擇了愛情,她愛馬良,她想完成當年對馬良守住錢的承諾,不想讓馬良兩手空空回到生活中,可是,她就是沒想到這個選擇對馬良是巨大的打擊。 肖婉婷向馬超暗示了自己的情感,馬超表示自己還是深愛著自己的妻子,馬超想著宮玉卓。此時,老劉還不肯放棄多年的追求,宮玉卓面臨著生活的選擇,最終,宮玉卓拒絕了老劉的。 當晚她領著天天約馬超見面,一家三口又在那家他們曾經去過小酒館裏共進晚餐,這不僅又勾起他們對往日美好感情的回憶,宮玉卓告訴馬超,監獄把通知送到家裏了,馬良要出獄了……

第二十集

來接馬良出獄的隻有張大爺和馬超,兩個妹妹真沒來。這讓馬超和馬良都很失望。就在要上公共汽車的時候,宮玉卓坐著計程車趕來了,她讓他們還是回到原來的那個家裏去,並說,馬小雨和馬小雲都在家裏等著他們呢。 兩個妹妹在家裏正忙著,她們買了許多山楂。準備著迎接馬良的歸來。到了家,一家人開始像童年時那樣圍在桌前治糖葫蘆。他們是那麽快樂,好像什麽不愉快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他們陶醉在幸福的天倫之樂中。此時的馬良突然發現一個很好的家讓給帶來了這場災難給毀了。他感到壓力很大,而且有很強的負罪感。 張大爺也告訴了他,馬良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馬良在悲痛中更加覺得對不起大哥。張大爺把家裏發生的不幸告訴馬良,希望他像個男子漢一樣,對家人對親人進行補償。 馬良帶著從張葦革那拿到的十萬塊錢來找大哥,讓他還上欠下的債。 馬良去找自己的嫂子,他希望他們重歸于好……

精彩劇照

非常代價

非常代價

非常代價

非常代價

非常代價

非常代價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