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難之役

靖難之役

靖難之役,又稱靖難之變,是中國明朝建文年間發生的內戰。建文元年七月初五(1399年8月6日),明太祖第四子燕王朱棣起兵反叛侄兒建文帝朱允炆,戰爭持續三年。建文帝缺乏謀略,任用主帥不當,致使主力不斷被殲。朱棣以燕京(今北京)為基地,適時出擊,靈活運用策略,經幾次大戰消滅官軍主力,最後乘勝進軍,于建文四年六月十三(1402年7月13日)攻下帝都應天(今江蘇南京)。建文帝失蹤,朱棣登上帝位,是為明成祖。
  • 名稱
    靖難之役
  • 地點
    中國華北、華東地區
  • 時間
    1399年8月6日-1402年7月13日
  • 參戰方
    明朝政府軍(南軍)、燕王朱棣軍(燕軍、北軍)
  • 結果
    朱棣軍攻下首都南京,登上帝位,
  • 參戰方兵力
    北軍:約12萬南軍:50萬,後增至60萬
  • 主要指揮官
    明惠帝朱允炆、燕王朱棣

基本信息

靖難之變中,“靖難”的意思:“靖”指平息,掃平,清除。“靖難”代表平定禍亂,平息戰亂,掃平奸臣的意思。靖難之役,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死後不久爆發的一場統治階級內部爭奪皇位的戰爭。起于建文元年(1399年)因建文帝因削藩引起燕王朱棣的不滿,以“清君側之惡”的名義聯合各個藩王舉兵反抗朝廷,至建文四年朱棣由燕王登皇位而結束,歷時4年。

戰爭簡介

“靖難之役”,又稱“靖難之變”,是中國明朝建文年間發生的內戰。明太祖把兒孫分封到各地做藩王,藩王勢力日益膨脹。他死後,孫子建文帝即位。建文帝採取一系列削藩措施,嚴重威脅藩王利益,坐鎮北平的燕王朱棣起兵反抗,隨後揮師南下,史稱“靖難之役”。1402年,朱棣攻破明朝京城南京,戰亂中建文帝下落不明。同年,朱棣即位,就是明成祖。第二年,改元永樂,改北平為北京。1421年,北京城全部主體工程建成,朱棣正式遷都北京,稱北京為京師,南京為留都。

戰爭背景

(圖)明成祖 朱棣(圖)明成祖 朱棣

明太祖朱元璋為了鞏固自己及子孫的統治,便大封宗室二十多人為藩王,駐守全國各地。這些藩王雖然沒有封地的管治權,但擁有護衛軍隊,少者有三千人,多者至一萬九千人,駐守北方邊境的晉王、燕王和寧王軍權更大。

如果太子朱標不是早死的話,即使他將來繼位,按照“長兄為父”的傳統,諸王應會對他存有敬畏。朱標不幸早死,太孫朱允炆是諸王的後輩,感到難以約製諸王,加上諸王擁有軍權,對他構成潛在威脅,便有削藩之意。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去世,朱允炆作為皇太孫繼位,是為惠帝,聽從齊泰、黃子澄的建議開始削藩,先後削去周王、齊王、湘王、代王及岷王五位藩王。

戰爭經過

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

由農民起義領袖登上皇位的朱元璋,為了確保朱明王朝千秋萬代地統治下去,一方面加強君主專製統治,把軍政大權牢牢地掌握在皇帝一人手中,另一方面,想方設法加強皇室本身的力量,其具體的辦法就是分封諸王。他把自己的24個兒子和1個從孫封為親王,分駐全國各戰略要地,想通過他們來屏藩王室。朱元璋是這樣說的:“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衛國家,下安生民,今諸子既長,宜各有爵封,分鎮諸國。”

從全國來看,這些封藩主要有兩類,一是腹裏,二是邊塞要地。受封諸王在自己的封地建立王府,設定官屬,地位相當高,公侯大臣進見親王都得伏而拜謁,無敢鈞禮。每一個藩王食糧萬石,並有軍事指揮權,于王府設親王護衛指揮使司,轄軍三護衛,護衛甲士少者3000人,多者1.9萬人。邊塞諸王因有防御蒙古貴族侵擾的重任,所以護衛甲士尤多。北平的燕王朱棣擁兵10萬,大寧的寧王“帶甲八萬,革車六千”。他們在邊塞負責築城屯田、訓練將兵、巡視要害、督造軍器。晉王、燕王多次出塞征戰,打敗元朝殘餘勢力的軍隊,尤被重視,軍中大將皆受其節製,甚至特詔二王軍中小事自斷,大事才向朝廷報告。尤其是燕王,由于功績卓著,朱元璋令其“節製沿邊士馬”,地位獨尊。

(圖)朱元璋(圖)朱元璋

藩王勢力的膨脹,勢必構成對中央政權的威脅。在朱元璋大封諸王的時候,有個叫葉伯巨的人指出,藩王勢力過重,數代之後尾大不掉,到那時再削奪諸藩,恐怕會釀成漢代“七國之叛”、西晉“八王之亂”的悲劇,提醒朱元璋“節其都邑之製,減其衛兵,限其疆土”。朱元璋不但聽不進勸告,反而把葉氏抓進監牢,囚死獄中。事態的發展,遠遠超出了葉伯巨的預料,中央政權與藩王之間的矛盾,未及數世而在朱元璋死後就立即強烈地爆發了。

朱允炆即帝位大力削藩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太子朱標病死,朱元璋立太子的嫡子朱允炆為皇太孫。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去世,朱允炆即帝位,是為建文帝。朱允炆在做皇太孫時,就對諸藩王不滿,曾與他的伴讀黃子澄商量削藩對策。即帝位後,採納了大臣齊泰、黃子澄的建議,決定先削幾個力量較弱的親王的爵位,然後再向力量最大的燕王朱棣開刀,並令諸親王不得節製文武將吏。皇族內部矛盾由此迅速激化。建文帝命令將臣監視朱棣,並乘機逮捕之。朱棣得到這一訊息,立即誘殺了前來執行監視逮捕任務的將臣,于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起兵反抗朝廷。

燕王起兵造反

朱元璋當國時,恐權臣篡權,規定藩王有移文中央索取奸臣和舉兵清君側的權利,他在《皇明祖訓》中說:“朝無正臣,內有奸逆,必舉兵誅討,以清君側。”朱棣以此為理由,指齊泰、黃子澄為奸臣,須加誅討,並稱自己的舉動為“靖難”,即靖禍難之意。因此,歷史上稱這場朱明皇室內部的爭奪戰爭為“靖難之役”。

靖難之役靖難之役

朱棣起兵不久,即攻取了北平以北的居庸關、懷來、密雲和以東的薊州、遵化、永平(今河北盧龍)等州縣,掃平了北平的外圍,排除了後顧之憂,便于從容對付朝廷的問罪之師。

經過朱元璋大肆殺戮功臣宿將之後,朝廷也無將可用,朱允炆隻好起用年近古稀的幸存老將耿炳文為大將軍,率軍13萬伐燕。建文元年八月,師至河北滹沱河地區。燕王在中秋夜乘南軍不備,突破雄縣,盡克南軍的先頭部隊。繼而又于滹沱河北岸大敗南軍的主力部隊。建文帝聽到耿炳文軍敗,根據黃子澄的推薦,任李景隆為大將軍,代替耿炳文對燕軍作戰。

李景隆本是絝絝子弟,素不知兵,“寡謀而驕,色厲而餒”。九月,李景隆至德州,收集耿炳文的潰散兵將,並調各路軍馬,總計50萬,進抵河澗駐扎。當朱棣偵知李景隆軍中的部署後,笑著說,兵法有五敗,李氏全犯了,其兵必敗無疑,這就是政令不修,上下離心;兵將不適北平霜雪氣候,糧草不足;不計險易,深入趨利;求勝心切,剛愎自用,但智信不足,仁勇俱無;所部盡是烏合之眾,且不團結。為了引誘南軍深入,朱棣決計姚廣孝協助世子朱高熾留守北平,自己親率大軍去援救被遼東軍進攻的永平,並告誡朱高熾說:“李景隆來,隻宜堅守,不能出戰。”朱棣還撤去了蘆溝橋的守兵。

朱棣這一招果然靈驗,李景隆聽說朱棣率軍赴援永平,就率師于十月直趨北平城下。經過蘆溝橋時見無守兵,禁不住歡喜,說:不守此橋,我看朱棣是無能為力了。這時朱高熾在北平城內嚴密布署,拼死守衛。李景隆則號令不嚴,指揮失當,幾次攻城,皆被擊退。南軍都督瞿能曾率千餘精騎,殺人張掖門,但後援不至,隻好停止進攻。又因李景隆貪功,要瞿能等待大部隊一起進攻,錯過了時機。燕軍則因此得到喘息,連夜往城牆上潑水,天冷結冰,待到次日,南軍也無法攀城進攻了。

朱棣解救永平之後,率師直趨大寧(今內蒙古寧城西)。大寧為寧王朱權的封藩,所屬朵顏諸衛,多為蒙古騎兵,驍勇善戰。朱棣攻破大寧後,挾持寧王回北平,合並了寧王的部屬及朵顏三衛的軍隊。朱棣帶著這些精兵強將于十一月回師至北平郊外,進逼李景隆軍營。燕軍內外夾攻,南軍不敵,李景隆乘夜率先逃跑,退至德州。次日,士兵聽說主帥已逃,“乃棄兵糧,晨夜南奔”。

建文帝為大臣所蒙蔽,反而獎勵打了敗仗的李景隆。建文二年(1400年)四月,李景隆會同郭英、吳傑等集合兵將60萬眾,號稱百萬,進抵白溝河(今河北雄縣北)。朱棣命令張玉、朱能、陳亨、丘福等率軍十餘萬迎戰于白溝河。戰鬥打得十分激烈,燕軍一度受挫。但南軍政令不一,不能乘機擴大戰果。燕軍利用有利時機,力挫南軍主將,南軍兵敗如山倒。李景隆再次退走德州。燕軍跟蹤追至德州。五月,李景隆又從德州逃到濟南。朱棣率燕軍尾追不舍,于濟南打敗李景隆率領的立足未穩的十餘萬眾。濟南在都督盛庸和山東布政使鐵鉉的死守下得以保住。朱棣圍攻濟南三月未下,遂回撤北平。李景隆一敗再敗,建文帝撤免了他的大將軍職務,代之以盛庸。

建文二年九月,盛庸率兵北伐,十月,至滄州,為燕軍所敗。十二月,燕軍進至山東臨清、館陶、大名、汶上、濟寧一帶。盛庸率南軍于東昌(今山東聊城),嚴陣以待。燕軍屢勝輕敵,被南軍大敗,朱棣親信將領張玉死于戰陣,朱棣自己也被包圍,借朱能援軍的接應才得以突圍。東昌戰役是雙方交戰以來,南軍取得的第一次大勝利。兵敗後,朱棣總結說:東昌之役,接戰即退,前功盡棄,今後不能輕敵,不能退卻,要奮不顧身,不懼生死,打敗敵手。

建文三年(1401年)二月,朱棣率軍出擊,先後于滹沱河、夾河、真定等地打敗南軍。接著,又攻下了順德、廣平、大名等地。燕軍奪得的城池雖多,但往往得而復失,不能鞏固。正在朱棣為此而苦惱之際,南京宮廷裏不滿建文帝的太監送來了南京城空虛宜直取的情報。朱棣據此決定舉兵南下,直指京城。

建文四年(1402年)正月,燕軍進入山東,繞過守衛嚴密的濟南,破東阿、汶上、鄒縣,直至沛縣、徐州。四月,燕軍進抵宿州,與跟蹤襲擊的南軍大戰于齊眉山(今安徽靈璧縣境),燕軍大敗。雙方相持于淝河。在這次決戰的關鍵時刻,建文帝受一些臣僚建議的影響,把徐輝祖所率領的軍隊調回南京,削弱了前線的軍事力量,南軍糧運又為燕軍所阻截,燕軍抓住時機,大敗南軍于靈璧,僅俘獲南軍將領即幾百人。自此,燕軍士氣大振,南軍益弱。朱棣率軍渡過淮水,攻下揚州、高郵、通州(今江蘇南通)、泰州等要地,準備強渡長江。

建文帝曾想以割地分南北朝為條件同燕王議和,被拒絕。六月初三,燕軍自瓜洲渡江,十三日進抵金川門,守衛金川門的李景隆和谷王朱橞開門迎降。燕王進入京城,文武百官紛紛跪迎道旁,在群臣的擁戴下即皇帝位,是為明成祖,年號永樂。歷時四年的“靖難之役”以燕王朱棣的勝利而告終。

戰爭結果

戰爭雖結束,與此相關的歷史卻在發展。燕王進京後,宮中起火,建文帝下落不明。有的說建文帝于宮中自焚而死,或雲建文帝由地道出亡,落發為僧,雲遊天下,傳說他于正統朝入居宮中,壽年而終。建文帝的真正下落已不可確考,成為明史上的一大懸案。而當上皇帝的朱棣,大肆殺戮曾為建文帝出謀劃策及不肯迎附的文臣武將。齊泰、黃子澄、景清等被整族整族地殺掉。“命赤其族,籍其鄉,轉相扳染,謂之瓜蔓抄,村裏為墟。”有“讀書種子”之謂的方孝孺,因不肯為朱棣撰寫即位詔書,九族全誅,這還沒有完,又將其朋友門生作為一族全部殺掉,十族共誅873人。這次清洗極為殘酷,共有數萬人慘死于朱棣的屠刀之下。4年的“靖難之役”,給明初剛剛有所恢復的社會經濟以較大的破壞,而直接遭到戰爭踐踏的地區,破壞可為嚴重,史書上稱“淮以北鞠為茂草”,當為真言。

參與人物

參加靖難之役的皇親國戚一覽。

靖難之役是明朝最大規模的一次內戰,也是朱氏皇朝建立未久即發生的一次人倫慘變。按照朱元璋設計的製度,由皇帝、藩王、外戚、駙馬組成的家天下體製,應該能夠在權力、禮法和親情的共同作用下穩固地支持大明王朝的江山。然而,文弱的侄皇帝與身邊的書生們未能掌握製約桀驁不馴的叔王的辦法,朱元璋最初設計的製度終于釀成大禍。在這場戰爭中,皇親國戚們紛紛參戰,投向不同的兩個陣營。本人根據《明史》相關記錄,將參加靖難之役的皇親國戚列出名單如下:

明惠帝(建文皇帝)朱允文,永樂皇帝之侄,戰爭開始前為皇帝,戰爭結束後失蹤。

明成祖(永樂皇帝)朱棣,建文皇帝之叔,戰爭開始前為燕王,戰爭結束後登極稱帝。

周王朱橚,朱棣之弟,朱允文之叔,戰爭開始前被朱允文削爵囚禁,戰爭結束後復爵。

齊王朱榑,朱棣之弟,朱允文之叔,戰爭開始前被朱允文削爵囚禁,戰爭結束後復爵。

代王朱桂,朱棣之弟,朱允文之叔,戰爭開始前被朱允文削爵囚禁,戰爭結束後復爵。

寧王朱權,朱棣之弟,朱允文之叔,參與朱棣陣營,戰爭結束後移封南昌。

谷王朱橞,朱棣之弟,朱允文之叔,戰爭之初參與朱允炆陣營,朱棣兵臨南京城下時獻城投降。

燕王世子朱高熾,朱棣之子,朱允文之堂弟,參與朱棣陣營,戰爭中留守北平,戰爭結束後封太子。

高陽郡王朱高煦,朱棣之子,朱允文之堂弟,戰爭之初自南京逃回北平參與朱棣陣營,履立戰功,戰爭結束後加封漢王。

郡王朱高燧,朱棣之子,朱允文之堂弟,參與朱棣陣營,戰爭結束後加封趙王。

駙馬都尉梅殷,朱棣之姐/妹夫,朱允文之姑夫,參與朱允炆陣營,任淮安總兵,戰敗被俘,戰爭結束後被朱棣授意謀害。

駙馬都尉王寧,朱棣之姐/妹夫,朱允文之姑夫,戰爭開始前向朱棣陣營泄密被朱允炆囚禁,戰爭結束後釋放,加封永春侯。

駙馬都尉李堅,朱棣之妹夫,朱允文之姑夫,參與朱允炆陣營任左副將軍,加封灤城侯,戰敗被俘,病死。

駙馬都尉胡觀,朱棣之妹夫,朱允文之姑夫,參與朱允炆陣營,戰敗被俘,戰爭結束後釋放。

慶城郡主,朱棣之堂姐,朱允文之堂姑,朱棣兵臨南京城下時代表朱允炆陣營到朱棣陣營議和。

長興侯耿炳文,朱允炆之親家,參與朱允炆陣營,兵敗。

駙馬都尉耿璇,朱棣之侄女婿,朱允文之姐/妹夫,參與朱允炆陣營,戰爭結束後被殺。

燕府儀賓袁容,朱棣之女婿,朱允文之堂姐/妹夫,參與朱棣陣營,戰爭結束後加封駙馬都尉、廣平侯。

燕府儀賓李讓,朱棣之女婿,朱允文之堂姐/妹夫,參與朱棣陣營,戰爭結束後加封駙馬都尉、富陽侯。

魏國公徐輝祖,朱棣之妻舅,參與朱允文陣營,戰敗被囚禁。

左都督徐增壽,朱棣之妻舅,秘密參與朱棣陣營,被朱允文所殺。

曹國公李景隆,朱棣之表侄,朱允文之表哥,戰爭之初參與朱允文陣營,兵敗撤職,朱棣兵臨南京城下時獻城投降,戰爭結束後最初得到禮遇,後被撤職囚禁。

最終結果

成祖在“靖難之役”獲勝後,誅殺齊泰、黃子澄、方孝孺及眾多建文舊臣如:卓敬、暴昭、練子寧、毛泰、郭任、盧植、戴德彝、王艮、王叔英、謝升、丁志方、甘霖、董鏞、陳繼之、韓永、葉福、劉端、黃觀、侯泰、茅大芳、陳迪等,史稱:“忠憤激發,視刀鋸鼎鑊甘之若飴,百世而下,凜凜猶有生氣。”他們的家屬和親人也被牽連,死者甚眾,流放及被其它方式懲罰的人也不少。直至明仁宗即位後,大部份人始獲赦免,餘下的人的後代卻遲至明神宗時始獲赦免。

成祖不承認建文年號,以即位當年為洪武三十五年,次年改元永樂元年。雖然成祖因為反對惠帝削藩而起兵,但他即位後卻跟惠帝一樣推行削藩。

事件影響

因為京中宦官提供的情報幫助成祖擊敗惠帝,成祖即位後便改變太祖以來禁止宦官幹政的政策,開始重用宦官,埋下日後宦官禍國的種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