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恥 -歷史事件

靖康之恥

歷史事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靖康之恥又稱靖康之亂 靖康之難 靖康之靖康恥。是中國歷史上的一次著名事件,發生于北宋皇帝宋欽宗靖康年間(公元1126~1127年)因而得名。靖康二年四月金軍攻破東京(今河南開封),除了燒殺搶掠之外,更俘虜了宋徽宗、宋欽宗父子,以及大量趙氏皇族、後宮妃嬪與貴卿、朝臣等共三千餘人北上金國,東京城中公私積蓄為之一空。靖康之恥導致北宋的滅亡,深深刺痛漢人的內心,南宋大將岳飛在《滿江紅》中提到:"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 中文名稱
    靖康之恥
  • 地點
    北宋東京(今河南開封)
  • 時間
    公元1126——1127年
  • 參戰方
    北宋、金國
  • 結果
    北宋覆滅
  • 影響
    宋室南遷、南宋和金國南北對峙

背景

危機四伏

​宋徽宗是有名的昏君,以蔡京為宰相,與童貫、王黼、梁師成、楊戩、朱勔、李彥、高俅等人結成反動的統治集團,使北宋的政治進入最黑暗、最腐朽的時期。宋徽宗在其皇帝"任內",重用奸相蔡京、宦官童貫等,弄得朝政日非,天下大亂,各地農民起義不知凡幾,使北宋的政治進入最黑暗、最腐朽的時期。宣和元年(1119年)和宣和二年,先後爆發了宋江、方臘領導的兩次大的農民起義。宋徽宗雖然鎮壓和瓦解了這兩次農民起義,渡過農民革命帶來的一場統治危機,但是東北地區女真族的興起,卻使北宋王朝面臨覆滅的命運。

此外,在外交、軍事上接連進退失據,先是聽從蔡京之議,與金國連手攻擊日漸末路的遼國,約定功成後把原納給遼的歲貢"轉名過戶"予金,而宋則可得回失陷多年的燕雲十六州。

宋金合盟

北宋宣和二年(1120年),宋金兩國結成海上之盟,協定金攻遼中京,而宋攻遼燕京,事成之後,燕雲十六州歸宋,宋需將本來獻給遼的歲幣轉獻金,而遼的其餘國土亦歸金。宋廷原以為據此便可輕易奪取燕雲十六州,可是沒料到遼軍抵不住金兵的進攻,卻不懼怕與腐朽不堪的宋軍作戰,結果宣和四年(1122年)北宋兩次出兵攻打燕京,均被遼的燕京守兵打得大敗。到這年年底金兵由居庸關進軍,攻克燕京。這樣金人就表示不再把燕雲諸州交給北宋了。經過雙方討價還價,宋朝方面一再退讓,最後金朝隻答應把燕京及其所屬的六州二十四縣交給宋朝,卻要宋朝每年除把原給遼朝的40萬歲幣交給金朝外,還要把這六州二十四縣的賦稅如數交給金朝。宋朝答應每年另交100萬貫作為燕京六州的"代稅錢",金朝才答應從燕京撤軍,而在撤軍時,金兵卻把燕京的金帛子女官紳富戶席卷而去,隻把幾座空城交給宋朝。

攻燕之戰把宋朝的腐朽虛弱,暴露無遺,徽宗、王黼、童貫等卻自稱是"不世之功",大肆慶賀。童貫上"復燕奏",把一系列敗仗說成是勝仗,吹噓"凱旋還師"。王黼、童貫、蔡攸等都加官進爵。百官紛紛上表祝賀,又立"復燕雲碑"紀功。北宋王朝亡國在即,徽宗君臣卻欺人自欺地陶醉在所謂"復燕雲"的"勝利"之中。

此後北宋朝廷內部權鬥激烈:王黼以贖回燕京有功而權勢日盛,與太子趙桓不和,陰謀策劃立鄆王趙楷作太子。右相少宰李邦彥和蔡攸結黨排斥王黼,御史中丞何也彈劾王黼"奸邪專橫",王黼于是罷相。這時朱勔力勸徽宗再用年已八十、目盲不能寫字的老奸臣蔡京,蔡京成為太師總領政事,具體事務由其子蔡絛把持。白時中為左相太宰、李邦彥為右相少宰,一切奉蔡京父子的意志。

1123年七月前遼國將領、金平州(今河北盧龍縣)留守張覺以平州降宋,事敗逃奔剛成為北宋燕山府的原遼燕京,金人以私納叛金降將為由問罪。北宋燕山府不得已斬了張覺,造成燕雲十六州的漢人均感到不滿。八月,金國傾向與宋和好的完顏阿骨打病逝,其弟完顏晟繼位,籌劃攻宋。1125年四月,童貫、蔡攸又與白時中、李邦彥等排斥蔡絛。蔡京再度免官,童貫封郡王,蔡攸加太保。八月,金國以張覺事變為由攻宋。

過程

金國第一次攻宋

公元1125年8月,完顏宗望、完顏宗翰以張覺事變為由奏請攻宋。十月,東路完顏宗望率軍自平州(今河北秦皇島市盧龍縣)攻燕山府(今北京西南)。宋易州(今河北保定市易縣)戍將韓民毅投降。公元1126年1月2日,于白河(今北京密雲縣白河峽谷)和古北口(今北京密雲縣古北口鎮)大敗宋軍;兩天後,宋將郭葯師降, 宋燕山府防衛崩潰;不久破宋中山(今河北定州)派來援軍三萬人,1月14日又破宋兵五千于真定府(今河北正定),1月22日克信德府(今河北邢台)。

抵御金國的李綱抵御金國的李綱

當金兵侵入中山府,距東京隻有十日路程,情勢更加緊迫。徽宗又想棄國南逃。給事中吳敏去見徽宗,竭力反對逃跑,主張任用有威望的官員,堅持固守。吳敏薦用太常少卿李綱。李綱奏上"御戎"五策。又說,"非傳位太子,不足以招徠天下豪傑",要徽宗宣布退位,"收將士心"。徽宗任吳敏為門下侍郎,輔佐太子。

金兵越來越逼近。徽宗驚慌懊惱,拉著蔡攸的手說:"沒想到金人會這樣!"說著氣塞昏迷,跌倒在床前。群臣趕忙灌葯急救。徽宗蘇醒後,索要紙筆,寫道:"皇太子可即皇帝位,予以教主道君退處龍德宮。"

十二月,太子趙桓(欽宗)即位,(1126年)年號為靖康。徽宗退位,號教主道君皇帝,稱"太上皇"。次年正月初三日,徽宗、蔡京、童貫等人聽說金兵已經渡過黃河,決定連夜向南逃竄。徽宗僅帶蔡攸及內侍數人,以"燒香"為名,匆匆逃出東京,跑到亳州,又從亳州逃到鎮江去避禍。童貫和殿前都指揮使高俅率領勝捷軍和禁衛,在泗州境追上徽宗。蔡京也以"扈從"為名帶領家人逃到拱州。

長久壓抑在人們心中的憤怒和仇恨,一起迸發了。朝野官民紛紛揭露蔡京、童貫集團的罪惡。太學生陳東等上書,指蔡京、王黼、童貫、梁師成、李彥、朱勔為六賊,說"六賊異名同罪",請把他們處死,"傳首四方,以謝天下"。欽宗被迫罷免王黼。吳敏、李綱請斬王黼,開封府尹聶昌(聶山)派武士斬王黼首級獻上。李彥、梁師成賜死。蔡京、童貫在亳州被貶官流放。蔡京在流放途中死于潭州。朝中繼續揭發童貫罪惡,欽宗又隻好派監察御史斬童貫。九月,朱勔和蔡攸、蔡攸三人都被流放。此後,朝官紛紛議論,說三人罪不容誅,三人也都在流竄地處斬。蔡絛也被流放,病死。殘酷地壓榨人民、屠殺人民的民賊們,惡貫滿盈。除滅民賊,使人心振奮,瀕于滅亡的北宋,又顯出了一線轉機。

而西路左副元帥完顏宗翰則率軍自大同攻太原(今均在山西),沒有完顏宗望順利。公元1125年12月29日攻克朔州(今山西朔州),公元1126年1月6日破代州(今山西代縣),1月13日中山投降,1月15日包圍太原,但在太原受阻。以至貽誤軍機,直到得知完顏宗望已經和宋講和以後才罷兵。

公元1126年1月27日,完顏宗望軍渡過黃河。第二天攻下滑州(今河南滑縣),1月31日,包圍北宋首都汴京(今河南開封)。因汴京守御使李綱抵抗得力而未能破城。金軍兵臨城下,派使臣來宋,要親王、宰相去軍前議和。李綱請求前去,欽宗不許,說"卿性剛,不可以往",另派李梲為使臣,鄭望之為副。李綱退朝,欽宗密告李梲、鄭望之,可許增歲幣三五百萬兩,犒軍銀三五百萬兩議和,又命帶去黃金一萬兩和酒果等,送給宗望。宗望見宋使,提出:索要金五百萬兩、銀五千萬兩、牛馬等各萬匹、絹帛百萬匹;宋朝割讓太原、中山、河間三鎮,並以親王、宰相作人質,才許議和。李梲、鄭望之等回奏。李邦彥、張邦昌等宰臣,主張全部接受。李綱力爭,說:"金幣太多,雖竭盡天下之財還不足,何況都城?太原、河間、中山三鎮是國家的屏障,割去如何立國?至于遣使,宰相當往,親王不當往。"他建議,拖延時日,等待大兵四集,然後再議。宰臣等不許。欽宗弟康王趙構在京師,請求使金,對欽宗說:"敵人必定要親王出質,臣為宗社計,豈能辭避!"欽宗派康王構為軍前計議使,宰相張邦昌為副,出使金營。 2月,脅宋以康王趙構、太宰張邦昌為人質,割讓太原、中山、河間(今屬河北)三鎮議和。

  • 第一次開封圍城戰

此時隻有完顏宗望的金國東路軍參與圍攻開封。完顏宗翰的金國西路軍不但在太原被絆住,而且又拒絕完顏宗望提出的隔斷西軍(宋朝征西夏的邊防軍,是宋當時最精銳部隊)的部署,以至種師道率十萬西軍順利趕到開封,完顏宗望被動後撤到開封西北遠郊孟陽扎營寨。姚平仲軍劫完顏宗望營寨被全殲一事,有人指是投降派李邦彥、李梲為逼主戰派李綱、種師道議和而有意無意透露給奸細鄧圭所致。劫寨失敗以後,李綱、種師道被復原軍權。金兵復至開封城下,宋欽宗大恐,遣使說:"初不知其事,且將加罪其人。"。李邦彥又使宋欽宗下令不得得罪金兵,一霹靂炮手發炮後竟被梟首處死。完顏宗望再攻城時被西軍擊退,于是停止進攻,改肅王趙樞為人質,康王趙構得以回歸。

  • 金國第一次撤軍

完顏宗望的金國東路軍第一次圍攻開封不果,臨走前派人入城辭行,並送來一封拜辭信,說是"非不欲詣闕廷展辭,少敘悃愊,以在軍中,不克如願,謹遣某某等充代辭使副,有些少禮物,具于別幅,謹奉書奏辭。"完顏宗望退軍之時,種師道之弟種師中率領的西軍精銳秦鳳軍三萬人開到東京開封,種師道即命他率部尾隨金軍之後,俟其半渡而擊之,完全消滅其尚在南岸的一半,將金國最精銳的東路軍打殘以消後患。李綱也建議用澶淵故事"護送"金軍出境 ,密告諸將有機會就縱兵追擊。宋欽宗也同意李綱表面上的建議,派軍十萬,緊緊"護送"。但吳敏、唐恪、耿南仲等投降派又最終壓倒了主戰派,派人在黃河邊上樹立大旗,嚴令軍隊不得繞過大旗趕金軍,否則一概處死。

圍城戰時的開封城平面圖圍城戰時的開封城平面圖

以後種師道又提出亡羊補牢的辦法,建議集合大軍駐屯黃河兩岸,防止金軍再次渡河,預為下次"防秋"之計。宋欽宗準奏施行,不久又被吳敏、唐恪、耿南仲等投降派大臣壓到,認為萬一金軍不來這筆巨大的軍事費用會被浪費,拒絕採用種師道之言。以後種師道氣憤致疾,以至病死。李綱則被外調河北河東宣撫使,無所作為,最後被逐到江西。

金國第二次攻宋

不久,金國以蕭仲恭使宋,耶律餘睹監軍。宋欽宗認為此二人都是原遼國貴族,可誘而用之,以蠟丸封了一封書信讓蕭仲恭送耶律餘睹,使為內應。蕭仲恭忙跑回金國見完顏宗望,以蠟丸書信獻之。八月,宗望以此為由集合軍隊重新伐宋。第二次攻至汴京仍然是完顏宗翰和完顏宗望兩人的比賽。

第一階段,西路完顏宗翰于公元1126年9月5日和第一次攻宋一樣從大同出發,第二天破宋張灝軍于文水(今在山西),1126年9月21日克太原。東路完顏宗望1126年9月8日從保州出發,當天破宋兵于雄州(今河北保定市雄縣)、中山(今河北定州)。1126年9月15日,攻下新樂(今在河北)。1126年9月26日,破宋大將種師中于井陘,取天威軍(今河北井陘縣),克真定(今河北正定)。

第二階段,經過休整,西路完顏宗翰1126年11月18日自太原向汴京進攻,1126年11月22日攻下威勝軍(今山西沁縣),29日克隆德府(今山西長治),渡盟津(今河南孟津)。宋西京(今河南洛陽)、永安軍(今河南偃師東)、鄭州(今河南省會)皆投降。1126年12月4日,完顏宗翰克澤州(今山西晉城市)。東路完顏宗望1126年11月20日自真定向汴京進攻;1126年12月4日宗望諸軍渡河1126年,隨後攻下臨河縣(今河南浚縣東北臨河村南)、大名縣(今在河北)、德清軍(今河南清豐)、開德府(今河南濮陽);于12月10日克懷州(今河南沁陽)並到達汴京城下。1126年12月16日,宋出兵拒戰,被完顏宗望等擊敗。1126年12月17日,完顏宗翰才到達汴京城下,又被完顏宗望搶了先。

  • 第二次開封圍城戰

和第一次開封圍城戰相比,第二次圍城戰宋朝的處境要困難得多:

  • 徽、欽二帝被俘

公元1127年1月9日,因為郭京作祟,完顏宗望、完顏宗翰與諸將破城。在攻下開封外城後,金軍將帥並未立即攻城,隻是佔領外城四壁,並假惺惺地宣布議和退兵。宋欽宗居然信以為真,命何傈和齊王趙栩到金營求和。宗翰說:"自古就有南北之分,今之所議,在割地而已。"又"請求"太上皇到金營談判。宋徽宗不敢去,宋欽宗不得已,以太上皇受驚過度、痼疾纏身為由,由自己代為前往。

閏十一月三十日黎明,宋欽宗率大臣多人前往金營,這恰恰中了金人的圈套。宋欽宗到金營後,金軍統帥卻不與他相見,隻是派人索要降表。宋欽宗不敢違背,慌忙令人寫降表獻上。而金人卻不滿意,並命令須用四六對偶句寫降表。宋欽宗迫于無奈,說事已至此,其他就不必計較了。大臣孫覿反復斟酌,改易四遍,方才令金人滿意。降表大意不過就是向金俯首稱臣,乞求寬恕,極盡奴顏卑膝之態。呈上降表後,金人又提出要太上皇前來,宋欽宗苦苦懇求,金人方才不再堅持。接著,金人在齋宮裏向北設香案,令宋朝君臣面北而拜,以盡臣禮,宣讀降表。當時風雪交加,宋欽宗君臣受此凌辱,皆暗自垂淚。投降儀式進行完畢,金人心滿意足,便放宋欽宗返回。

宋欽宗自入金營,備感屈辱,于無奈之下做了金人臣子,回想起來,悲痛難抑,不知不覺間淚已濕巾,至南熏門,宋欽宗見到前來迎接的大臣和民眾,便嚎啕大哭。畢竟還有眾多臣民惦記自己的安危。行至宮前,他仍然哭泣不止,宮廷內外更是哭聲震天。宋欽宗初赴金營,歷盡劫波,三日後歸來,恍如隔世。宋欽宗剛回朝廷,金人就來索要金一千萬錠,銀二千萬錠,帛一千萬匹。然而,宋欽宗一意屈辱退讓,下令大括金銀。金人索要騾馬,開封府用重典獎勵揭發,方才搜得7000餘匹,京城馬匹為之一空,而官僚竟有徒步上朝者。金人又索要少女一千五百人,宋欽宗不敢怠慢,甚至讓自己的妃嬪抵數,少女不甘受辱,死者甚眾。關于金銀布帛,宋欽宗深感府庫不足,遂令權貴、富室、商民出資犒軍。所謂出資,其實就是搶奪。對于反抗者,動輒枷項,連鄭皇後娘家也未幸免。即便如此,金銀仍不足數,負責搜刮金銀的梅執禮等四位大臣也因此被處死,其他被杖責的官員比比皆是,百姓被逼自盡者甚眾,開封城內一片狼藉蕭條景象。

盡管以宋欽宗為首的北宋朝廷如此奉迎金人,但金人的要求仍沒有得到滿足,金人揚言要縱兵入城搶劫,並要求宋欽宗再次到金營商談。宋欽宗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上次身陷金營的陰影尚未散去,新的恐懼又襲上心頭,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此時,李若水等人也慫恿宋欽宗前往,宋欽宗終究不敢違背金人的旨意,不得不再赴金營。

宋欽宗到達金營後,受到無比的冷遇,宗望、宗翰根本不與他見面,還把他安置到軍營齋宮西廂房的三間小屋內。屋內陳設極其簡陋,除桌椅外,隻有可供睡覺的一個土炕,毛氈兩席。屋外有金兵嚴密把守,黃昏時屋門也被金兵用鐵鏈鎖住,宋欽宗君臣完全失去了活動自由。此時正值寒冬臘月,開封一帶雨雪連綿,天氣冷得出奇。宋欽宗除了白天要忍受飢餓的折磨外,晚上還得忍受刺骨的寒風,輾轉反側,不能入睡。

囚禁中的宋欽宗度日如年,思歸之情溢于言表。宋朝官員多次請求金人放回宋欽宗,金人卻不予理睬。靖康二年二月五日,宋欽宗不得不強顏歡笑地接受金人的邀請去看球賽。球賽結束後,宋欽宗哀求金帥放自己回去,結果遭到宗翰厲聲斥責,宋欽宗嚇得不敢再提此事。

金人扣留宋欽宗後,聲言金銀布帛數一日不齊,便一日不放還宋欽宗。宋廷聞訊,加緊搜刮。開封府派官吏直接闖入居民家中搜括,橫行無忌,如捕叛逆。百姓5家為保,互相監督,如有隱匿,即可告發。就連福田院的貧民、僧道、工伎、倡優等各種人,也在搜刮之列。到正月下旬,開封府才蒐集到金16萬兩、銀200萬兩、衣緞100萬匹,但距離金人索要的數目還相差甚遠。宋朝官吏到金營交割金銀時,金人傲慢無禮,百般羞辱。自宋欽宗赴金營後,風雪不止,汴京百姓無以為食,將城中樹葉、貓犬吃盡後,就割餓殍為食,再加上疫病流行,餓死、病死者不計其數。

然而,金人仍不罷休,改掠他物以抵金銀。凡祭天禮器、天子法駕、各種圖書典籍、大成樂器以至百戲所用服裝道具,均在搜求之列。諸科醫生、教坊樂工、各種工匠也被劫掠。又瘋狂掠奪婦女,隻要稍有姿色,即被開封府捕捉,以供金人玩樂。當時吏部尚書王時雍掠奪婦女最賣力,號稱"金人外公"。開封府尹徐秉哲也不甘落後,為討好金人,他將本已蓬頭垢面、已顯羸病之狀的女子塗脂抹粉,喬裝打扮,整車整車地送入金營,弄得開封城內怨聲載道,民不聊生。

結果

城破被俘

靖康二年二月六日(公元1127年3月20日),金太宗下詔宋欽宗被廢為庶人。七日,宋徽宗等人被迫前往金營。當金人逼迫徽、欽二帝脫去龍袍時,隨行的李若水抱著宋欽宗,不讓他脫去帝服,還罵不絕口地斥責金人為狗輩。完顏宗翰初時想招降李若水,過了幾天看看無效,就隨便讓手下處理他。李若水罵不絕口,被宗翰的手下割裂咽喉而死節。

亡國的宋欽宗趙桓亡國的宋欽宗趙桓

1127年4月20日,金人冊封一向主和的張邦昌為帝,國號"大楚",建立了傀儡政權,金人在扶植張邦昌的同時,再次搜刮金銀,即使婦女的釵釧之物也在掠取之列。開封府擔心金銀不夠,金人無端挑釁,便在開封城四周設立市場,用糧食兌換金銀。由于京城久被圍困,糧食匱乏,百姓手中的金銀也無所用,便紛紛拿出來換米。這樣,開封府又得金銀幾萬兩。然而,開封城已被搜刮數次,金銀已盡,根本無法湊齊金人索要的數目。金人隻好作罷。

此時,金軍統帥得知康王趙構在河北積極部署軍隊,欲斷金人退路,又擔心兵力不足,不能對中原廣大地區實行有效統治,因而,在立了傀儡政權之後,準備撤軍。在撤退時,金人還燒毀開封城郊的房屋無數。"東至柳子,西至西京,南至漢上,北至河朔",在這樣一個廣大的地區,金兵"殺人如刈麻,臭聞數百裏"。這給廣大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罪行滔天,令人發指。

四月一日,金軍在擄掠了大量金銀財寶後開始分兩路撤退。一路由宗望監押,包括宋徽宗、鄭皇後及親王、皇孫、駙馬、公主、妃嬪等,已于前三日沿滑州北去;另一路由宗翰監押,包括宋欽宗、朱皇後、太子、宗室及孫傅、張叔夜、秦檜等幾個不肯屈服的官員,沿鄭州北行。被金人擄去的還有朝廷各種禮器、古董文物、圖籍、宮人、內侍、倡優、工匠等等,被驅擄的百姓男女不下10萬人,北宋王朝府庫蓄積為之一空。金兵所到之處,生靈塗炭。如此慘烈的災難,給宋人留下了難以治愈的傷痛。又因靖康元年為丙午年,亦稱此事件為"丙午之恥"。

被俘人數的記載

靖康稗史箋證》對這次國難所記很詳細,書中所記因為非常恥辱,正史多無法記載,故參考價值頗高。其中《瓮中人語》記載: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開寶寺火。二十五日,虜索國子監書出城。"次年正月,"二十五日,虜索玉冊、車輅、冠冕一應宮廷儀物,及女童六百人、教坊樂工數百人。二十七日,虜取內侍五十人,晚間退回三十人。新宋門到曹門火。二十八日,虜索蔡京、王黻、童貫家姬四十七人出城。"金兵攻陷汴京前後,燒殺擄掠,奸淫婦女。除金銀財物之外,大量擄掠宋朝官員和百姓,其中女性尤多。金人特意索要"女童六百人",卻沒索要男童。靖康元年閏十一月,"二十七日,金兵掠巨室,火明德劉皇後家、藍從家、孟家,沿燒數千間。斡離不掠婦女七十餘人出城。"

據《南征錄匯》載:靖康元年十二月初十,宋臣"吳開、莫儔傳宋主意,允以親王、宰執、宗女各二人,袞冕、車輅及寶器二千具,民女、女樂各五百人入貢。"金軍守城千戶陸篤詵殺死其兄尚富皂,原因是尚富皂"踞大宅,淫及陸(篤詵)所掠女""。靖康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原定犒軍費金一百萬錠、銀五百萬,須于十日內輪解無闕。如不敷數,以帝姬 、王妃 一人準金一千錠,宗姬 一人準金五百錠,族姬 一人準金二百錠,宗婦一人準銀五百錠,族婦一人準銀二百錠,貴戚女一人準銀一百錠,任聽帥府選擇。""自正月二十五日,開封府津送人物絡繹入寨,婦女上自嬪御,下及樂戶,數逾五千,皆選擇盛裝而出。選收處女三千,餘汰入城,國相(完顏宗翰)自取數十人,諸將自謀克以上各賜數人,謀克以下間賜一二人。"次月五日夜,完顏宗翰宴請手下將領,令宮嬪換裝侍酒,不從者即處死,當時有鄭氏、徐氏、呂氏抗命不從,被斬殺,又有"烈女張氏、曹氏抗二太子(完顏宗望)意,刺以鐵竿,肆帳前,流血三日。初七日,王妃、帝姬入寨,太子指以為鑒,人人乞命。"

《開封府狀》載:"選納妃嬪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準金一千錠,得金一十三萬四千錠,內帝妃五人倍益。嬪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準金五百錠,得金二十二萬五千五百錠。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準金二百錠,得金二十四萬八千二百錠。宮女四百七十九人,採女六百單四人,宗婦二千單九十一人,人準銀五百錠,得銀一百五十八萬七千錠。族婦二千單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準銀二百錠,得銀六十六萬四千二百錠。貴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準銀一百錠,得銀三十三萬一千九百錠。都準金六十萬單七千七百錠,銀二百五十八萬三千一百錠。"被抵押折價的各類女子統計竟有11635人。

《呻吟語》載:"被掠者日以淚洗面,虜酋皆擁婦女,恣酒肉,弄管弦,喜樂無極。"

《青宮譯語》載:完顏宗翰長子設也馬看中宋徽宗之女趙富金,完顏宗望于是要徽宗將富金交給設也馬,徽宗因為富金已經出嫁為蔡京的兒媳而不同意。完顏宗翰大怒道:"昨奉朝旨分虜,汝何能抗令?堂上客各挈二人。"徽宗道:"上有天,下有帝,人各有女媳。"然而無用,設也馬北上途中就以富金為妻,回到上京後,金太宗詔許,"賜帝姬趙富金、王妃徐聖英、宮嬪楊調兒、陳文婉侍設也馬郎君為妾。"宋欽宗的朱慎妃在北上中途解手時,遭到千戶國祿的調戲,其他婦女慘遭蹂躪而死者甚多。開始共有三千多人的宗室隊伍,到達燕京後,隻剩下一千幾百人,而且十人九病。

宋俘記》載:臨行前俘虜的總數為14000名,分七批押至北方,其中第一批"宗室貴戚男丁二千二百餘人,婦女三千四百餘人",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自青城國相寨起程,四月二十七日抵燕山,存婦女一千九百餘人。"一個月內,有近半數1500名婦女死去。1900名未死者中,一部分送往上京,聽從金太宗發配,其中上千婦女被賜給金國留守方的人員,另有三百人留住浣衣院(金國皇宮的一部分,供金國皇族選年輕女子以及收留宮女侍女的地方),這些人都被迫隨女真鄉俗,"露上體,披羊裘"。徽宗的鄭皇後、欽宗的朱皇後也被同樣處理,朱皇後不堪受辱,回屋後自縊,被救後又投水自盡而死。另一部分留在燕京被賞賜給伐宋的金兵,許多婦女被賣進娼寮,有的還被完顏宗翰以十人換馬一匹,有的被賣到高麗、蒙古作奴僕。

《呻吟語》引《燕人麈》說這些婦女:"天會時掠致宋國男、婦不下二十萬,……婦女分入大家,不顧名節,猶有生理;分給謀克以下,十人九娼,名節既喪,身命亦亡。鄰居鐵工,以八金買倡婦,實為親王女孫、相國侄婦、進士夫人。"。《燕人麈》作者記錄其一位鐵匠鄰居,"以八金買倡婦,實為親王女孫、相國侄婦、進士夫人"。被扣留在金國的北宋使臣宇文虛中曾遇見淪為歌妓的北宋宗姬,作《念奴嬌》詞稱其為"宋室宗姬,秦王幼女,曾嫁欽慈族",另一使臣吳激作《人月圓》詞也說:"南朝多少傷心事,猶唱後庭花。舊時王謝,堂前燕子,飛向誰家。恍然一夢,仙肌勝雪,宮髻堆鴉。江州司馬,青衫淚濕,同是天涯。" 《燕人麈》載,

後續

宋徽宗、欽宗被金人虜後,徽宗寫下的《在北題壁》:徹夜西風撼破扉,蕭條孤館一燈微。家山回首三千裏,目斷天無南雁飛。正是農歷四月,北方還很寒冷,徽宗、欽宗二帝和鄭氏、朱氏二皇後衣服都很單薄,晚上經常凍得睡不著覺,隻得找些柴火、茅草燃燒取暖。宋欽宗的朱皇後當時26歲,艷麗多姿,還經常受到金兵的調戲。

歷經屈辱的柔福帝姬歷經屈辱的柔福帝姬

宋欽宗出發時,被迫頭戴氈笠,身穿青布衣,騎著黑馬,由金人隨押,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但受盡旅途風霜之苦,還備受金軍的侮辱。宋欽宗時時仰天號泣,輒被呵止。日暮宿營時,金兵"縶(zhì)帝及祁王、太子、內人手足並臥",以防逃跑。四月十日,自鞏縣渡黃河,駕車的人對隨行的同知樞密院事張叔夜說,將過界河,張叔夜悲憤難抑,仰天大呼,扼吭而死。五月下旬,過太和嶺時,欽宗等人都被縛在馬背上。七月二十日,徽宗、欽宗在燕京相見,父子抱頭痛哭,悲憤不已。

被擄人員到達金朝京師會寧府時,金人舉行了獻俘儀式,命令二帝及其後妃、宗室、諸王、駙馬、公主都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裝,頭纏帕頭,身披羊裘,袒露上體,到金朝阿骨打廟去行"牽羊禮"。朱皇後忍受不了如此奇恥大辱,當夜自盡了。金人還為兩位皇帝起了侮辱性封號,稱徽宗為"昏德公",稱欽宗為"重昏侯"。

二帝被劫持到北方後,先被關押在五國城。因為受不了金人的折磨,一日宋徽宗將衣服剪成條,結成繩準備懸梁自盡,被欽宗抱下來,父子倆抱頭痛哭。後金人又將二帝移往均州,此時宋徽宗已病得很厲害,不久就死在土炕上了,欽宗發現時,屍體都僵硬了。宋徽宗的屍體被架到一個石坑上焚燒,燒到半焦爛時,用水澆滅火,將屍體扔到坑中。據說,這樣做可以使坑裏的水做燈油。宋欽宗悲傷至極,也要跳入坑中,但被人拉住,說活人跳入坑中後坑中的水就不能做燈油用了,所以,不準欽宗跳入坑中。宋徽宗死時54歲。徽宗死後,宋欽宗繼續遭受折磨,最後也慘死在北方。

在五國城期間,宋徽宗還與宋欽宗在宴會上飲酒賦詩,自然是寄厚望于宋欽宗。宋徽宗平生愛好寫詩,再加上做囚徒的傷感,也流溢于詩詞之中。被流放期間,宋徽宗寫詩較多,但流傳下來的僅有十幾首。其中,《在北題壁》流傳最廣:"徹夜西風撼破扉,蕭條孤館一燈微。家山回首三千裏,目斷天無南雁飛"。孤獨、凄涼之感躍然紙上。

宋欽宗死因另據遺《大宋宣和遺事》,1156年6月,金主完顏亮命欽宗出賽馬球,欽宗皇帝身體孱弱,患有嚴重的風疾,又不善馬術,很快從馬上摔下,被亂馬鐵蹄踐踏死 。直到紹興三十一年(1161)宋欽宗死訊才傳到南宋。七月,上謚號"恭文順德仁孝皇帝",廟號欽宗。

影響

靖康之變導致宋室南遷、北宋滅亡,深沉刺痛漢人的內心。押解至東北的趙宋宗室上千。後來後金滿族第一大姓"伊爾根覺羅"據《皇朝通志·氏族略·滿洲八旗姓》記載又作"宜爾根覺羅"、"民覺羅"或"伊爾根",滿語"民"的意思。其漢姓為"趙"(也有"佟"、"顧"、"伊"、"薩"、"公"、"兆"、"曹"、"包"、"哲"、"席"等)。《黑龍江志稿·氏族》載:"覺羅者,傳為宋徽、欽之後。"清代滿文創始人噶蓋之裔漢姓"趙",尚書顧八代之裔漢姓"顧",副都統薩哈岱之裔漢姓"薩",大學士伊桑阿之裔漢姓"伊"。不排除有滿州望族是宋皇室後裔。

中國婦女的節烈論,從"靖康之難"開始被宋代道學家所註重。因為北宋後宮嬪妃、宗室婦女全部被擄往北方為奴為娼。這個恥辱使道學家們舍棄了北宋時期重生存輕貞節的觀念,轉而大力提倡婦女舍生命保貞節。由于當時的環境,這種觀念也逐漸被士大夫們所接受。到了明清之際,女性殉節的貞節牌坊日益增多,在生存與貞節之間,女性們隻能選擇後者。

"靖康恥"之後,中國即恥于議和。明朝的士大夫鑒于南宋的教訓,皆以為與滿人和談為恥。因此崇禎對于和議之事,始終左右為難。盧象升即告訴皇帝說:"陛下命臣督師,臣隻知戰鬥而已!"崇禎隻能辨稱根本就沒有議和之事 ,盧象升最後戰死沙場。明末就在和戰兩難之間,走入滅亡之途。

評價

靖康恥無疑是漢民族歷史上的一場大劫,也給當時的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更是大宋這個王朝的百年國恥。而這場大劫所產生的根源更是後人必須深刻總結的重大教訓,這個國恥宋王朝用了百年才終得洗雪,在此之間,南宋和金國之間的百年戰爭遍布關陝黃土、秦嶺蜀山、河洛中原和江淮沿岸,遠比沙漠中打轉的宋夏戰爭更加激烈震撼!

爭議

南宋以後人們對靖康之難進行了深刻的總結,並且基本認定其禍首就是北宋的改革家王安石。

藝術作品

南宋大將岳飛在《滿江紅》中提到:"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中國央視網《百家講壇》欄目,袁騰飛主講《兩宋風雲·靖康之變》。

2012年由鞠覺亮執導的大型歷史電視連續劇《精忠岳飛》第十三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