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國神社 -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的神社

靖國神社

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的神社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靖國神社,位于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九段坂,奉明治天皇之諭而建,供奉自明治維新時代以來為日本戰死的軍人及軍屬,大多數是在中國抗日戰爭(1937-1945)及太平洋戰爭(1941-1945)中陣亡的日軍官兵及三萬名台灣高砂義勇軍等日本兵。

靖國神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一直由日本軍方專門管理,是國家神道的象征。在二戰後,遵循戰後憲法政教分離原則,改組為宗教法人

多年來,參拜靖國神社已成為部分日本政客拉攏選民、展示右翼思想的"個人秀"。日本政客的數次參拜破壞了日本與中國、韓國等亞洲國家之間的關系。

2015年4月21日起,日本靖國神社舉行為期三天的例行春季大祭活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供奉"真榊"祭品。

  • 中文名稱
    靖國神社
  • 地址
    東京都千代田區九段北3−1−1
  • 所在國家
    日本
  • 日文名
    やすくにじんじゃ
  • 供奉對象
    日本國內戰爭的死者
  • 社格
    別格官幣社
  • 本殿構造
    神明造
  • 建立年份
    1869年(明治2年)
  • 例祭
    4月21日-23日,10月17日-20日

發展歷史

東京招魂社

靖國神社 (Yasukuni Shrine) 是日本近代史上軍國主義的精神支柱。建于1869年8月6日(明治維新第二年2年6月29日)最初叫“東京招魂社”,是為了紀念在明治維新時期的日本內戰戊辰戰爭中為恢復明治天皇權力而犧牲的軍人。1879年改稱為“靖國神社”。

天皇參拜改名

1874年(明治7年1月27日),明治天皇初次參拜東京招魂社,吟唱了“我國の為をつくせる人々の名もむさし野にとむる玉かき”(為我國戰鬥和犧牲人們,你們的名字將在武藏野的這座神社中永存)的詩歌。在1879年(明治12年),東京招魂社改名為靖國神社;“靖國”由明治天皇命名,出自《左傳僖公二十三年》的“吾以靖國也”,意為使國家安定。

明治天皇明治天皇

靖國神社在明治維新後開始供奉在包括甲午戰爭(1894-5年)、日俄戰爭(1904年-190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等戰爭中為日本戰死的軍人及軍屬。日本全國其他神社都由內務省管理,唯獨靖國神社由軍方管理。

日本1945年8月15日戰敗後,聯合國佔領軍總司令部曾準備廢除靖國神社,為此靖國神社舉行了“臨時大招魂祭”,把許多未死的人也一同祭祀。但該神社改組為宗教法人才得以幸存。日本的戰後和平憲法第20條説明要政教分離,國家不可以介入任何宗教事務,因此靖國神社變成了一個非政府的宗教機構。

1955年以後,自民黨5次提出《靖國神社法案》,要求將靖國神社改為“特殊法人”,嘗試將之國營化。1974年,由于日本社會的反對才沒有成功。

在正殿的神座(安置神體的地方)原本隻有一座。戰後,為了祭祀于原台灣神宮及台南神社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和祭祀于蒙疆神社(張家口)的北白川宮永久王,重新設立了新神座,因此現在有兩神座。

1966年日本厚生省將含有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的甲級戰犯的祭祀名錄,交給靖國神社宮司(即負責人)築波藤磨,但築波沒有把他們供奉上去合祭。但1978年10月,靖國神社宮司松平永芳(戰敗時期的宮內大臣松平慶民的長子)把甲級戰犯東條英機等14名甲級戰犯的名字列入靖國神社合祭。從此靖國神社的性質發生了重大變化,不斷地引起糾紛。

二戰後,日本天皇每年都要參拜靖國神社。但自從1978年甲級戰犯被列入神社供奉,據侍衛長的回憶顯示,裕仁天皇因為不滿神社供奉二戰甲級戰犯,自1978年後再也沒有正式參拜靖國神社。

當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與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田中角榮談判恢復中日邦交時,基于中國需要日本援助、希望與日本恢復邦交並要求日本跟台灣斷交的政治考量,周恩來提出所謂“戰爭責任在于日本軍國主義者身上,而不在日本人民身上,日本人民是戰爭受害者”的戰爭責任二分論觀點。

中國在國內進行二分論觀點的政治教育,盡量避免安排日本人到抗日名勝古跡去參觀,以促進中日雙方的友誼。剛開始,池田勇人大平正芳等在職內閣總理大臣期間數度以私人身分前往參拜時,中國媒體未有自主性的大幅報道,但1985年中曾根康弘第一次以在任首相的公職身份參拜靖國神社時,則第一次引發了外交糾紛,激起了中國政府的官方發言譴責,但此時尚未引起中國民間的強烈反應。 時隔11年之後,1996年橋本首相再次以總理大臣公職身份參拜靖國神社,並再度引起中方強烈批評,後橋本首相雖然以訪問沈陽的九一八事變紀念館的情勢來向中方示好,但並未起到彌補作用。 1998年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訪問日本期間,雙方就歷史問題未能達成一致公報,不歡而散,中方發表了措辭強硬的演講。 此後,中日國等國的激烈抗議。

靖國神社靖國神社

日本國內對于領袖或官員參拜靖國神社亦有在贊成及反對的態度,許多人認為官員隻能在非公務時間以私人身分參拜,前往參拜時並不得利用公務車或其他行政資源,否則就是違背了政教分離的精神。

1985年中曾根康弘在8月15日用日本首相的身份參拜靖國神社。中曾根是戰後第一個用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的身份參拜靖國神社的人。自此11年內再也沒有日本首相前往參拜,直到1996年的橋本龍太郎。對于這次參拜,日本社會的反對者認為“日本國民將會因自己的手正在抹去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責任和戰爭犯罪而遭到來自世界的譴責。”這是第一次日本首相參拜靖國而引來外交危機的事件。

在2001年的競選活動中,小泉純一郎保證他會在“終戰紀念日”(8月15日)參拜靖國神社,但是由于中國和部份亞洲國家的外交壓力,當選的小泉首相提前在8月13日參拜了靖國神社,以免顯得對反對聲音不敏感和輕視。此次參拜,有639名日本人和韓國人向大阪地方法院提出訴訟,要求判決首相參拜的行為違憲,要求停止參拜並向原告受到侵害的宗教人格權支付賠償。而支持者則也提起了訴訟,認為對靖國神社的侮辱使死者的遺屬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小泉首相在2001年10月8日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日本的侵略向中國受害者表示“衷心的歉意”。

小泉在2002年4月再次參拜,這次參拜中國官方非常憤怒,以至于沒有邀請日本到北京參與2002年9月的中日關系正常化30周年的活動。同時使中日兩國領導人多年沒有任何互訪,出現“政冷經熱”的往來局面。小泉在2006年8月15日兌現其競選諾言,于卸任前參拜靖國神社。

2006年9月安倍晉三就任日本首相後,處理靖國神社問題相對低調。就任以來,尚未對是否參拜做出明確表態。部份外界分析,其一方面是為了安撫國內右翼勢力及提升的民族情緒;另外一方面也是避免在東亞引起新一輪的外交風波,損害脆弱的中日和日韓關系。2007年4月在靖國神社春祭以內閣總理大臣名義獻祭但本人未到神社。

日本經濟新聞的民意測驗顯示,對于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日本國民的支持率是46%,反對率是38%。支持者包括陣亡者遺族、神道信仰者、右翼等。 除靖國神社外,目前日本全國還有52處“護國神社”。

供奉對象

根據靖國神社官方文獻記載,靖國神社的主祭神是“在戊辰戰爭佐賀之亂西南戰爭等日本國內戰爭和日清戰爭(清日甲午戰爭)、北清事變(八國聯軍)、日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満洲事變(九一八事變)、支那事變(七七事變)、大東亞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等對外戰爭中”“為守護國家而犧牲”的246萬6千餘人的靈魂,神社方面稱之為“靖國大神”。包含維新志士吉田松陰、高杉晉作、坂本龍馬

供奉對象供奉對象

神社內供奉死者近二百五十萬,故並沒有骨灰或牌位,而隻是將死者的姓名和資料記錄在《霊璽簿》(舊稱《祭神簿》)之上。死者的靈魂計算單位為“柱”,作為祭神的死者在姓名後加上“命”字尊稱,如“山本五十六命”。

根據靖國神社列出的祭祀名單,靖國神社祭祀的有陣亡的軍人、參加戰場救護工作時死亡的醫護人員和女學生、于學生動員中在軍需工場死亡的學生、在戰爭中死亡的軍屬、文官、民間人士等,也有出身台灣地區及朝鮮半島而作為日本軍人陣亡的人、被俘在押過程中病死或負傷回國後死亡的軍人等,還包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作為戰爭罪犯被處決的人。

對于這些身份、功勛、性別不同的人,神社方面聲稱要無差別地作為“為祖國殉難的尊神(靖國大神)”而一律平等地祭祀。神社方面聲稱“靖國神社唯一的目的是“慰藉並彰顯為國家獻出生命的人們””,並聲稱“靖國神社祭祀的246萬6千餘柱神靈,在“為了守護祖國的公務而死亡的人們的靈魂”這一點上是共通的”。但是,1965年7月,由當時的宮司築波藤磨提案、在拜殿左側建造了名為“鎮靈社”的小建築,祭祀嘉永6年(1853年)以來的戰爭中本殿內沒有祭祀的靈魂。靖國神社的文獻顯示“鎮靈社的御祭神是奉慰的對象,御本殿的御祭神是奉慰顕彰的對象”,有了明確的差異。

對于靖國神社供奉戰爭罪犯和出身中國台灣、朝鮮半島的日本軍人,中國大陸、台灣地區、北朝鮮、韓國和日本國內都有反對意見,尤其是中國和韓國強烈不滿“供奉戰爭罪犯”。

陣亡者組成

截至2006年,靖國神社祭祀著約246.65萬名在戊辰戰爭以來歷次戰爭中為日本政府(或者,天皇)戰死的人(不包含幕府、西鄉隆盛勢力的戰死者)。

戊辰戰爭:7751

西南戰爭:6971

甲午戰爭:13619

台灣討伐:1130

義和團事變:1256

日俄戰爭:88429

 第一次世界大戰:4850

五三慘案:185

九一八事變:17176

 中日戰爭(1937—1941):191250

中日戰爭(1941—1945)及太平洋戰爭:2133915

其他:41

合計:2466532

甲級戰犯

有14位經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的甲級戰犯供奉在靖國神社。分別為:東條英機土肥原賢二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廣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武藤章松岡洋右永野修身白鳥敏夫平沼騏一郎小磯國昭梅津美治郎東鄉茂德

乙級丙級戰犯

2000名

神社組成

大燈籠

在1935年富國征兵保險相互公社(現為富國生命)捧納。祭壇部分雕刻著戰鬥場面(九段下站方向,右側有海軍關系,左側有陸軍關系)。在佔領期間,根據警視廳和東京都的指示,戰鬥場面的雕刻部分被混凝土填充,1957年重新復原。

遊就館

遊就館的取名,是源于《荀子》〈勸學篇〉中“故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的“遊必就士”之意而來,原文意思是:居住要選擇合適的地方,交遊要接近賢德之人,是以免入歧途,做正確的事。

遊就館是靖國神社內的一個戰爭博物館(但博物館法不適用于此),成立于1882年(明治15年),是日本最初,歷史最悠久的軍事博物館。

遊就館展覽的主題是“戰爭”,主要有日本在近代戰爭中所使用的武器、軍人遺品、戰時資料等約10萬點,軍人遺影約5000枚。另外,日本進攻珍珠港成功後所發電報、戰敗後日本陸軍大臣阿南惟幾自殺之前的遺書也陳列其中。

鎮靈社

鎮靈社于1965年建立,供奉著包括明治維新“叛徒”和在伊拉克戰爭中戰死的人在內的“萬方諸國戰歿者”,沒有公開給一般人;但是靖國神社為了強調它們供奉著甲級戰犯和超越國界的很多戰爭犧牲者, 2006年10月以後開始向一般人公開。

帕爾博士顯彰碑

帕爾博士顯彰碑于2005年建立,是東京裁判的法官當中,唯一提出被告團全體無罪的意見書的帕爾博士之顯彰碑,顯示出靖國神社對太平洋戰爭的認識。

大村益次郎銅像

大村益次郎銅像是1893年建立的東京最早的西方式銅像。大村益次郎(1824~1869)是幕府末期維新期的軍事家和政治家,在引進西方兵學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他被稱為‘日本陸軍之父’)他積極參加靖國神社前身東京招魂社的建立,在決定場地之後被守舊派暗殺。

常陸丸殉難紀念碑

俄日戰爭期間,俄羅斯軍艦擊敗的油送船常陸丸的戰歿者紀念碑(1934年建立)。在佔領期間,它從靖國神社附屬地撤離,分3個部分埋沒,修建捷運時被發掘,並于1965年重建。

軍馬慰靈碑

對機械化起步較晚的日本軍來說,軍馬作為重要的運輸手段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在亞洲太平洋戰爭中,約有70萬隻軍馬犧牲。為了追悼軍馬,1958年建立了軍馬慰靈碑。除了軍馬慰靈碑以外,還有‘軍犬慰靈像’和‘求魂塔’。

參拜歷史

在8月15日,即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的“終戰紀念日”的時候,很多日本國民都會去靖國神社紀念戰死的親友。而且,參與過“大東亞戰爭”的退伍軍人也在這一天穿上軍服去紀念戰死的同僚。這個宗教機構的爭議升溫的原因是由于日本政府的官員,包括總理大臣和其他國務大臣在內的內閣成員,在極具象征意義的“終戰紀念日”參拜靖國神社。因為有些日本高級官員參拜供奉戰犯的神社,被日本侵略過的亞洲國家,如中國與韓國,對日本“對過去侵略戰爭的肯定態度”表示抗議。

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靖國神社為神風特攻隊的出發儀式舉辦地。現在往往有日本二戰退伍老兵,包括當時的少年志願兵以及台灣原住民的高砂義勇隊等等,以舊日本帝國軍人的身份在此舉行各種悼念活動,身著二戰時期的日本軍裝列隊示威,口呼軍國主義口號,因此,靖國神社也被認為是日本軍國主義分子的精神聖地之一。此外,靖國神社有許多紀念碑,其中一座紀念碑上的浮雕描繪的是一百多年前的中日甲午海戰,另一幅浮雕則是抗日戰爭時期日軍進攻上海、攻擊中國軍隊的畫面。這些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前就已經存在的紀念物,並非戰後新設,但是因為內容贊美了當時日本帝國軍隊如何“英勇”作戰,使得無辜人民曾遭受迫害的中國非常不滿。

日本政府官員參拜靖國神社辯解的人認為,神社的廢存早在1945年10月已由當時佔領日本的聯合國最高司令官總司令部決定,所以靖國神社已和軍國主義沒有關連,隻是一座普通的宗教場所,民間人士在神社內對軍國主義的祭祀隻代表個別人的立場。靖國神社實際上不再具有任何軍事或政治上的影響力,因為美國已經牢牢控製著日本的對外政策與軍事,靖國神社充其量隻能成為懷舊右派的紀念碑。

政治人物參拜靖國神社有歷史、文化及宗教等因素,但參拜這種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神社,政治因素普遍被認為是其中的主要因素。例如有分析[誰?]指出小泉純一郎的參拜就與日本遺族會的不斷催促及換取日本遺族會的支持與選票有關。參拜靖國神社也同時被外界——特別是中國、朝鮮及韓國[朝韓在二戰前已經被強行並入日本版圖]等被日本侵略的國家——認為是日本領導人認同右翼觀點而不對日本的侵略歷史進行反省。在當年聯合國下決定之前,神社內並未供奉二次大戰的戰犯。而這近2000位戰犯,包括東條英機等14個甲級戰犯的名字,乃于1978年10月秋祭時秘密列入名簿,靖國神社的性質有了根本性的改變,它的地位也應該被重新審定。部份人士更認為:“把這一千多名戰犯遷入神社,表明日本官方對歷史並未作充分的反省。”曾受日本殖民統治、日後獨立的東南亞各國,如印尼、菲律賓、緬甸、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則由于在被日本侵略中受害的程度相對較低,被佔領的時間相對較短,同時為了吸引日本在經濟方面的支持,對靖國神社問題的反對不及中國、朝鮮和韓國強烈。

日本天皇參拜靖國神社

1952年,美軍結束對日本的佔領後,1952年10月至1975年11月昭和天皇前後8次參拜靖國神社。但1978年合祭甲級戰犯後,直到1989年病故,昭和天皇再也沒有前往參拜。

1989年繼位的現天皇明仁至今也從未參拜靖國神社。

日本政要參拜靖國神社

二戰後日本政治人物參拜靖國神社記錄以下記錄非完全參拜記錄

1945年8月18日:首相東久邇宮稔彥王在擔任首相第二天就參拜了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一次)。

1945年10月23日:首相幣原喜重郎在擔任首相的當月進行了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兩次)。

1945年11月20日:首相幣原喜重郎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兩次)。

1951年10月18日:首相吉田茂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2年10月17日:首相吉田茂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3年4月23日:首相吉田茂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3年10月24日:首相吉田茂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4年4月24日:首相吉田茂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57年年4月24日:首相岸信介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兩次)。

1958年10月21日:首相岸信介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兩次)。

1959年 靖國神社開始祭祀“二戰”B、C級戰犯。

1960年10月10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1年6月18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1年11月15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田中角榮田中角榮

1962年11月4日:首相池田勇人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3年9月22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65年4月21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6年4月21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7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8年4月23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9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69年10月18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六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0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七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0年10月17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八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1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九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1年10月19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十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2年4月22日:首相佐藤榮作第十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一次)。

1972年7月8日:首相田中角榮在擔任首相第二天進行了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3年4月23日:首相田中角榮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3年10月18日:首相田中角榮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4年4月23日:首相田中角榮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4年10月19日:首相田中角榮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1975年4月22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75年8月15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這是戰後日本首相首次在戰敗投降日參拜靖國神社。

1976年10月18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77年4月21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四次)。

1978年4月21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四次)。

1978年8月15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四次)。

1978年10月17日 靖國神社秘密開始合祀甲級戰犯。(時值鄧小平副總理訪日、中日兩國互換《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批準書前一周。)此舉于翌年被公諸于世。

1978年10月18日:首相福田赳夫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四次)。

1979年4月21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79年10月18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80年 日本政府曾發表“正式見解”,稱“不能否定首相以公職資格參拜靖國神社有違憲的嫌疑”。

小泉純一郎小泉純一郎

1980年4月21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三次)。

1980年8月15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0年10月18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0年11月21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1年4月21日:首相鈴木善幸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1年8月15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1年10月17日:首相鈴木善幸第六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2年4月21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七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2年8月15日:首相鈴木善幸第八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2年10月18日:首相鈴木善幸第九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九次)。

1983年4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一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3年8月1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二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3年10月18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三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4年1月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四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4年4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五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4年8月1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六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4年10月18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七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5年1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八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5年4月22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九次參拜(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85年8月15日 中曾根康弘首相在日本戰敗40周年之際參拜靖國神社。這是“二戰”後日本首相首次以公職身份正式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十次)。

1994年,首相村山富市呼吁反省軍國主義歷史的同時,其內閣七成員前往靖國神社參拜。

1995年8月15日,任村山內閣通產相的橋本龍太郎等8名自民黨出身的內閣成員參拜了靖國神社。

1996年7月29日 橋本龍太郎首相以公職身份在自己生日當天參拜了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一次)。這是繼中曾根康弘之後,日本首相時隔11年再次參拜靖國神社。

1997年4月22日,“大家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223名成員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後來成為日本首相的小淵惠三作為該會會長帶頭進行了參拜。

1997年8月15日,8名內閣大臣參拜靖國神社;

1998年8月15日,8名內閣大臣和54名國會議員及議員代理人參拜靖國神社;

1999年8月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野中廣務提出將二戰甲級戰犯靈位移出靖國神社,同時將靖國神社“特殊法人化”。

1999年8月15日,8名內閣大臣和54名國會議員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

2001年8月13日 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一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這是日本現職首相時隔5年參拜靖國神社。

小泉參拜小泉參拜

2002年4月21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二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2002年12月24日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福田康夫的私人咨詢機構“追悼戰沒者暨紀念和平紀念碑等事項研究懇談會”(簡稱“追悼、和平懇談會”)提出最終報告,建議日本新增一個沒有宗教色彩的、日本以及外國領導人均可拜謁的國立墓地,以紀念戰爭死難者並祈願世界和平。

2003年1月14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三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2004年1月1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第四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2005年8月14日:日本前首相橋本龍太郎及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中川昭一參拜。

2005年10月17日:首相小泉純一郎第五次參拜靖國神社(以首相身份參拜共五次)。

2005年10月18日:日本一百多名國會議員參拜靖國神社。

2006年8月15日: 首相小泉第六次參拜靖國神社。

2009年10月19日:日本自民黨總裁谷垣禎一靖國神社秋季例行大祭期間參拜了供奉有14名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

2010年8月15日:首相菅直人及其內閣不參拜靖國神社,而自民黨及其歐洲極右翼分子首次參拜靖國神社。

2011年8月15日:日本自民黨總裁谷垣禎一等50名國會議員15日上午參拜了靖國神社。

2011年10月18日:由日本跨黨派議員組成的“大家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會長:自民黨前幹事長古賀誠)的國會議員等18日上午參拜了正在舉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國神社。

2012年8月15日:日本國家公安委員長松原仁于15日上午參拜了靖國神社。國土交通相羽田雄一郎也前往參拜。

2012年10月17日:日本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

2012年10月18日:日本67名議員參拜靖國神社

2013年4月23日上午,由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組成的“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168名成員集體參拜了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牌位的靖國神社。

2013年8月15日: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之子、自民黨青年局局長小泉進次郎,安倍內閣兩閣僚日本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和日本國家公共安全委員會委員長古屋圭司。以及日本跨黨派議員團體“大家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的成員也參拜了靖國神社。據團體稱,參拜者約50人,其中包括自民黨政調會長高市早苗、民主黨參院幹事長羽田雄一郎以及日本維新會代理黨首平沼赳夫等人。

新藤義孝和159名國會議員18日參拜靖國神社新藤義孝和159名國會議員18日參拜靖國神社

2013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靖國神社供奉名為“真榊”的祭品。這也是繼靖國神社春季大祭、8月15日“日本戰敗紀念日”後,安倍再次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

2013年10月18日:日本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和159名國會議員18日參拜靖國神社,這是繼“春季大祭”168名日本國會議員參拜後,日議員的又一次大規模“拜鬼”。日本時事通信社就日本首相安倍是否應該參拜一事進行了民意調查。結果顯示,認為“可以參拜”的民眾佔到47.8%,表示“最好不去”的約佔38.3%。據悉,本次民意調查以日本全國2000名成年男女為對象,以個別談話的方式進行,有效回答率為63.9%。

2013年10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親弟弟日本外務副大臣岸信夫參拜了正在舉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國神社。

2013年12月26日,日本政府日宣布,首相安倍晉三將于當天上午參拜位于東京九段北的靖國神社。據稱參拜時間為上午11點半。

2014年4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眾參兩院議長山崎正昭、日本遺族會會長、前厚生勞動大臣尾辻秀久均供奉祭品。

2014年4月22日,約150名日本議員22日上午剛剛參拜靖國神社。京都九段北靖國神社2014年4月21日開始為期3天的靖國神社春季大祭活動。

2014年7月13日-16日,靖國神社舉行夏季大祭活動,空前盛況引無數日外遊客參觀。

2014年8月15日,當天上午,安倍內閣兩名閣僚,日本國家公安委員長古屋圭司、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參拜了供奉有14名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首相安倍晉三當天通過代理人以自民黨總裁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祭祀費。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之子、自民黨眾議員小泉進次郎,以及日本國會議員組成的超黨派議員聯盟約80人也于當天上午參拜了靖國神社。自2012年12月安倍內閣上台以來,古屋圭司每年春秋例行大祭以及8月15日都參拜了靖國神社。新藤義孝也進行了頻繁參拜。

2014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祭品,以配合于當天開始舉行的秋季大祭。安倍本人在義大利出席亞歐首腦會議,未進行參拜。當天,由日本國會議員組成的“大家都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其中親自到場的有110人,另有80名代理前來參拜。安倍內閣厚生勞動大臣鹽崎恭久也向神社供奉了祭品。

2014年10月18日,據共同社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內閣3名女閣僚,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國家公共安全委員會委員長山谷惠裏子、女性活躍擔當大臣有村治子18日分別參拜了靖國神社。

非日本國政要參拜靖國神社

1956年4月19日,中華民國立法院院長張道藩參拜靖國神社。當時二戰中的甲級戰犯尚未被奉祀進靖國神社,但乙級和丙級戰犯已經被奉祀入靖國神社。當時靖國神社也已經奉祀有在乙未戰爭中戰死在台灣的日軍,和在二戰中被日軍征召的台灣人。

1981年11月01日,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參拜靖國神社。

政府官員參拜

據法新社2015年4月22日報道,日本多名政府官員當日前往靖國神社參拜。

另據共同社2015年4月21日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1日向東京的靖國神社供奉了祭品。靖國神社一直是日本與其他幾個亞洲鄰國發生外交齟齬的根源。

政治爭議

日本反對參拜

日本宮內廳長官富田朝彥1988年4月28日筆錄昭和天皇本人對合祭甲級戰犯後不再參拜的解釋:“我曾聽說,有段時期一些人提出要合祭甲級戰犯,甚至包括松岡和白鳥,好在築波對此謹慎處理”,表示贊同1966年靖國神社宮司(即負責人)築波藤磨從日本厚生省接過甲級戰犯的祭祀名錄後,並沒有把他們供奉合祭的做法。昭和天皇表示反對戰敗時期的宮內大臣松平慶民的長子松平永芳作靖國神社宮司時候在1978年10月把東條英機等14名甲級戰犯偷偷移入靖國神社合祭的做法:“松平的兒子怎麽想的,松平強烈希望和平,我覺得兒子太不懂父親的心了”,“所以,我在那以後就不去參拜了,那是我的真正想法”。(參見《日本經濟新聞》2006年7月19日文章《靖國神社合祭甲級戰犯 昭和天皇大感不快》)

反對參拜反對參拜

日本國內的反對者認為,甲級戰犯合祀問題會導致對侵略戰爭的肯定。

日本自民黨前幹事長加藤紘一說,“聲稱同美國搞好關系就行的小泉外交,要挨美國的背摔”,“首相參拜再走下去,會吃苦果”。

日本自民黨籍前首相橋本龍太郎雖然參拜過靖國神社,但他認為“小泉繼續參拜將給日中關系帶來不良影響”,說道:“小泉先生在這個問題(參拜靖國神社)上一直說自己要去,我拼命勸他說,千萬不要把這個問題政治化。”

新公明黨參議院議員福本潤一曾勸誡小泉純一郎:“請你想一想如果德國總理去祭奠希特勒的墳墓,猶太人會作何感想。”

日本東京大學教授高橋哲哉說:“小泉先後5次參拜靖國神社,違反日本國憲法的‘政教分離’原則。”

支持參拜

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認為參拜靖國神社是基于個人信仰和日本的文化傳統,別國不應該對此說三道四、幹涉日本內政,小泉說:“向為國捐軀的英靈致敬是理所當然的”,“雖然存在甲級戰犯問題,但人一死都會成佛”。這番話在日本國內獲得相當程度的附和。

日本右翼政治勢力認為,日本昭和天皇1978年開始放棄參拜靖國神社與甲級戰犯合祭沒有因果關系。

右翼政治人物說:“世界上拿靖國神社說三道四的,隻有中國跟韓國”。他們認為靖國神社就像中國的八寶山公墓、人民英雄紀念碑一樣,都是紀念為國犧牲的人,不應該拿不同的標準衡量參拜一事。

日本外務省官員曾說,希特勒的侵略性質“學術上尚無定論”,因此靖國神社祭祀的戰爭罪犯的性質也尚無定論。

日本右翼勢力認為,靖國神社的甲級戰犯合祀問題是日本和中韓兩國之間的外交問題。

神道政治聯盟,“神道死者全部成為神,外國的幹涉是對日本文化的否定。”

日本首相麻生太郎表示:“為什麽中國政府在靖國神社問題上總是糾纏不清?難道是想讓日本難堪嗎?在很多方面,靖國神社就像(美國的)阿林頓國家公墓一樣。因此我認為任何人去祭奠英靈都是理所當然的。”他認為:“對甲級戰犯的裁定是在美國佔領日本時決定的,而不是根據日本法律決定的。”

東條英機的長孫女東條由布子反對將東條英機和其他戰犯的名字移出神社。“這樣的做法不是個人的問題,也不是在外國提出了要求後是否撤出神社的問題,而是我們希望鄰國的中國跟韓國能夠正視過去那段歷史,更加理解我們的心情。”

台灣團結聯盟參拜靖國神社 

2005年4月4日台灣團結聯盟主席蘇進強等一行10人在日本東京靖國神社對二戰間陣亡的台籍日本兵進行參拜活動,由于200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60周年,再加上參拜了軍國主義象征的日本神社,因此引發廣泛爭議。

蘇進強表示,他是以台灣人和台灣本土政黨的立場,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日本軍征召陣亡而被奉祀在神社內的約28,000名台灣英靈、以及為國犧牲的日本人表示敬意。但是,靖國神社中包括多名甲級戰犯在內的日本軍人曾經給亞洲帶來戰爭,是個極具爭議的宗教場所,被日本侵略過的亞洲國家和地區大都認為靖國神社是軍國主義和法西斯的代表。

立委金素梅赴靖國神社抗議

2005年6月14日台灣無黨籍立法委員高金素梅率五六名高砂義勇隊遺族“還我祖靈”代表團前往日本東京靖國神社抗議,要求“將高砂義勇隊犧牲者自靖國神社除名”。因場外有數萬日本軍屬遺族在場抗議,為防止發生意外,高金素梅一行被日本警察拒之門外,雙方僵持無果,前述要求亦被靖國神社以有違宗教習慣為由回絕。高金素梅等人同時受到日本右翼的阻撓。6月17日,高金素梅等在大阪高等法院控訴,要求靖國神社歸還台灣原住民的祖靈、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停止參拜靖國神社。6月19日,高金素梅率團返台。9月23日,高金素梅一行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廣場批評說,“日本是對歷史不負責任的國家”。9月30日上午,大阪高等法院判決小泉參拜靖國神社屬“公家”性質,違背日本憲法政教分離的原則,此事件在中國亦引起熱烈反應與廣泛報道。但是也有原台籍日本兵要求高金素梅道歉,質疑高金素梅不懂靖國神社裏有台籍英靈的這段歷史。2006年8月15日,高金素梅再次再度率團前往靖國神社抗議,仍無效果。

金素梅金素梅

立委高金素梅先後十次到日本要求靖國神社歸還台灣原住民的祖靈:“靖國神社是美化侵略戰爭的神社,它無權將台灣原住民的祖靈和殘害台灣原住民的凶手合祭在一起,這是無視台灣原住民人權、文化權和信仰權的暴力行為。日本政府必須正確對待歷史,隻有這樣才能迎來亞洲的和平。”

立委金素梅赴靖國神社抗議立委金素梅赴靖國神社抗議

台灣前領導人李登輝參拜

台灣李登輝卸任後,在2007年6月7日訪日期間,以私人身份到靖國神社悼念其兄長。 李登輝的胞兄李登欽(日本名:岩裏武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作日本海軍士兵,被派往菲律賓參與馬尼拉戰役時戰死,遺體下落不明,後被日本政府作為陣亡軍人入冊靖國神社供奉。李登輝認為:靖國神社問題是中韓兩國處理不了國內的問題而編造出來的,日本的政治家表現實在太弱,靖國神社問題沒有理由被外國人和外國政府批評,日本祭祀為國捐軀的人理所當然。

李登輝李登輝

中國馮錦華塗字事件

馮錦華于2001年8月14日在靖國神社門前的狛犬底座上用油漆噴寫了“該死”兩字。 有媒體評論此舉“是迄今為止,全球華人中抗議小泉參拜最激烈的行動”。馮被捕後,以“器物損壞罪”被判有期徒刑10個月,緩期三年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章啓月曾對判決結果表示遺憾,稱“我們曾多次向日方強調,馮錦華案有其特殊的政治背景,日方應公正合理地予以處理。對目前的判決結果,我們表示十分遺憾。” 日本政府並取消馮錦華的工作簽證。

2005年全國遊行抵製事件

2005年3月在四川成都市發生反對參拜靖國神社和抵製日貨的小型集會,憤怒的集會參與者除了散發傳單和喊口號以外,出現了砸毀春熙路日資伊藤洋華堂百貨公司一樓外門玻璃行為。陸繼引發深圳、廣州、上海、北京大型抗議活動。深圳、廣州和北京的遊行抗議活動多達幾萬人次,並且有如砸毀日資公司, 焚燒和毀壞日本公司廣告牌、一些日本產的汽車等行為。北京遊行者包圍了日本大使館,並投擲石頭雞蛋、油漆等。中國政府對遊行抗議活動持默許態度,但後期考慮到中日外交關系,對類似活動進行了勸阻,並降低媒體報道熱度,2005年媒體預期的5.1抗議大遊行沒有發生。這一系列遊行,表明中國民眾對日本政界認同侵略殖民歷史不滿並引發反日情緒。

2005年全國遊行抵製事件2005年全國遊行抵製事件

2005年5月23日,中國副總理吳儀以國內有緊急事務為由,無預警地取消了原定與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的會面,提前結束訪日行程;但隔日依計畫原定參訪蒙古國。中國官方否認此舉與靖國神社議題有關,仍有許多人認為中國政府借此表示對小泉首相將再參拜靖國神社的發言不滿。日本政府認為取消會面嚴重違反國際外交禮儀,無論日本人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贊成或反對意見都屬日本內政問題,其他國家不應以任何行動幹涉。

韓國

2001年8月13日下午在日本當任首相小泉純一郎參拜了靖國神社後,一部分韓國民眾聚集在日本國會大廈附近舉行和平示威,抗議小泉參拜神社的行動。據漢城(今首爾)一家電視台報道,這20名男子曾經計畫在日本駐漢城大使館前進行切指活動,但遭到了韓國警方的阻撓。于是,他們來到獨立門前進行抗議。這些男子一方面強烈譴責小泉到供奉戰犯的靖國神社進行參拜,另一方面,他們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長柄大鐮刀切斷小指仰天長嘆,抗議小泉參拜。

2005年,414名朝鮮籍日本兵遺屬控告靖國神社違反日本和平憲法:1945年至1987年,日本厚生省不斷將二戰中死亡士兵名單和軍人名單送到靖國神社內供奉祭祀,違法了日本戰後和平憲法第20條“禁止國家參與宗教活動”之規定。

靖國神社是日本本土宗教場所,而在其中祭祀、供奉那些並不信仰這種宗教的韓國人等于對這些人的侮辱,這些韓國人的牌位放在靖國神社內,這破壞了日本和平憲法第13條:個人宗教信仰自由權利應受到尊重。

日本佔領朝鮮半島期間,把朝鮮當地不少具歷史意義的文物掠走。當中有不少就放在靖國神社展覽。經韓國與日本協商2005年10月20日,日本把放在靖國神社的北關大捷碑歸還給韓國,再由韓國轉給北朝鮮。

國會議員金希宣說:“日本不僅不對過去的侵略歷史進行反省,反而將甲級戰犯作為‘英靈’供奉在靖國神社,這是對曾經遭到日本軍國主義踐踏的亞洲各國人民的褻瀆。”

針對2006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再次參拜靖國神社,青瓦台統一外交安保政策首席秘書徐柱錫16日説,無論誰成為下任日本首相,若繼續參拜靖國神社,就不會舉行韓日高峰會談。徐柱錫強調説,韓國政府希望日本用實際行動表現出取信于國際社會的努力,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也一樣。

美國

靖國神社宣傳的“皇國史觀”含有“反美”的因子,指出美國是日本軍國主義最大的敵人,有美國輿論認為日本目前的民族主義可能滑向“反美民族主義”。

2005年6月23日,美第一大報《今日美國》文章中說,靖國神社是亞洲“怨府”、“最大的是非之地”,小泉參拜靖國神社是“日本外交的最大問題”。

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亨利·海德參加過太平洋戰爭,2006年向美國眾議院議長遞交的書簡中說,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如在2006年6月訪美期間要在國會發表演講,就應該表態不再參拜靖國神社,又說“靖國神社供奉的東條英機乃甲級戰犯,曾策劃襲擊珍珠港。如果小泉在當年羅斯福總統對日宣戰演說之地演講後,再繼續參拜,會讓美國人感到侮辱。”這是美國政界人士首次把歷史問題與日美邦交聯系起來。

2006年9月14日,美國眾院國際關系委員會專門就“日本與鄰國關系”舉行聽證會,討論日本首相小泉參拜靖國神社造成日本與中韓關系惡化問題,指出日本不僅與中韓關系緊張,而且與俄羅斯也關系不佳。

共和黨議員及國際關系委員會主席亨利·海德表示,日本首相小泉每年參拜靖國神社,造成日本和它最大貿易伙伴中國的關系跌入30年來最低點,也使北朝鮮核問題變得難以解決,並對靖國神社內“遊就館”提出批評:“日本向年輕人灌輸說,日本在亞洲發動戰爭是為了從西方列強手中解放亞洲及太平洋的殖民地,但我見到的那些被日本佔領過的人們,沒有人把日本看成‘解放者’”。海德本身在二戰期間參加了太平洋戰爭,2005年10月20日以“書信外交”的方式,強烈批評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做法。

民主黨議員湯姆·蘭托斯表示,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傷害了東北亞國家人民感情,也導致地區局勢緊張損害了美國利益,所以下任日本首相必須停止這種行為。蘭托斯本身是二戰納粹集中營幸存者,他表示能理解日本領導人希望向那些在為國家服役期間死亡的人員表示敬意,但是日本領導人參拜供奉有14名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如同向二戰期間德國納粹頭子希姆萊等人的墳墓獻花圈。蘭托斯強調,否認歷史就註定要重復歷史,他想對下任日本首相傳達的信息就是:向戰犯致敬是道德敗壞的行為,與日本這樣的大國身份不相稱。這種行為必須終止。

前任白宮亞洲事務高級主管格林,和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國際安保計畫局長坎貝爾也紛紛發言,並且建議日本新首相上任後首訪選擇中國。

印尼

外交部長哈桑‧維拉尤達針對2006年8月15日小泉純再次參拜靖國神社之行為發表談話,指出小泉此舉將破壞維護這一地區和平的努力。

新加坡

新加坡外交部針對2006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再次參拜靖國神社,發表聲明指出,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行為已經並將繼續引發中國、韓國及亞洲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強烈反對。新加坡政府多次表明在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上的立場,這一立場至今仍未改變。

馬來西亞

針對2006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再次參拜靖國神社,當地華僑團體在吉隆坡聯名向日本駐馬大使遞交抗議書説,8月15日是馬來西亞抗擊日本侵略和太平洋戰爭勝利61周年紀念日,小泉的行為等于鼓勵日本軍國主義以各種形式復活。

放火事件 

2012年12月16日火燒靖國神社事件

2012年12月26日凌晨4點左右,劉強來到位于東京的日本靖國神社,在入口的柱子處放火。

2011年,他在日本靖國神社縱火;2012年,他向日本駐韓使館投擲燃燒瓶。特殊的家庭背景,使他卷入中日關系的程度比一般人更深。有人誇他愛國真勇士,有人貶他非理性沖動。

火燒靖國神社,讓劉強的人生軌跡突然轉向。在這條路上,他甚至不惜偏執地前行,“被我點燃的,不是仇恨的野火。我想要燒毀一切腐朽、自私和怯懦。”

他的表演和堅持

星期三,劉強會定期出現在日本駐廣州總領館門前。最近一次,他展示的新作是“日本謝罪”

劉強獨自站在人群中,被協警和酒店工作人員團團圍住。在等待派出所民警“接走”的間隙,劉強變換著國語、粵語並偶爾夾雜英語,高聲和眾人理論。

劉強身上的一件白襯衫被廣州6月份的天氣溻濕了貼在脊背上,隱隱透出一周前剛剛文上去的“精忠報國”四個字。20分鍾前,他剛剛脫光了上衣,在位于越秀區華樂路的花園酒店門前展示了這件新作,以及其他幾幅寫在宣紙上的書法作品——“日本謝罪”、“中華崛起”。此前還有幾次,他邊展示邊用手指向斜插在不遠處的日本國旗——偶爾還會做出手槍的手形。

花園酒店,是日本駐廣州總領館的館址。對于上述系列行為,劉強自我定義為“文藝表演”。他不聚眾,隻偶爾帶個朋友為他拍照留念。他說,他想要通過此舉提振民眾的愛國熱情和自信心。

這一天是6月11日,是自今年2月5日以來劉強第六次來總領館門口做“表演”。一工作人員在與劉強爭吵時皺眉表示:“我們不反對搞示威活動,但他的行為經常有點偏激……”

他的身世和壓抑

對日本人,他將“兩分法”沿用至今——恨而不怨。恨的是軍國主義,但對當代日本人無怨

1974年6月20日,劉強生于上海市。阿公是新四軍十六旅四十八團團長劉別生,歷經抗日和內戰的槍林彈雨,1945年犧牲于搶奪地盤的國民黨軍隊的槍口下。阿麼也曾是新四軍副參謀長周子昆的軍部機要。

劉強從小不在父母身邊,上學前由外婆帶大。1985年12月,外婆楊英在去世之前將自己的身世透露給劉強:她原名李南英,生于平壤,1942年被日軍抓到中國做慰安婦,戰爭結束後留在中國,婚嫁生女;楊英的父親,也就是劉強的外曾祖父李勝式,由于在日佔期堅持在首爾中學教授韓語,被日軍監禁並拷打致死。但兒時的劉強並沒有種下反戰或仇日的種子。對日本人,他將“兩分法”沿用至今——恨而不怨。恨的是軍國主義,但對當代日本人無怨。

生于一個軍二代家庭有時會讓劉強感到很壓抑。1997年,在上海感到“壓抑”的劉強前往廣州,想要“改變”、“提升”自己。他先是在一家日美合資的企業裏工作,第一次體驗了“在日本人面前講英語,他才會老實”的經歷。2005年,他第一次登上日本國土,在東京遊玩之際到靖國神社門口唱了一首新四軍軍歌。

2007年,劉強開始學習心理療法,剛好在汶川地震之前拿到了心理治療師的識別,而後他赴川援助。

他的善良和不屈

他懷著以德報怨的心去做志願者;面對屈辱,他跑到當地一個神社撒了泡尿

2011年3月,日本9級地震造成福島核泄漏。半年後,劉強赴日本參加志願服務。有朋友攔阻:日本人什麽東西,你要去幫他們?劉強淡淡答道:日本人很好的。劉強母親這樣總結兒子赴日:他是懷著以德報怨的心去的。

志願服務期間,他先去和歌山縣YMCA學校短訓日文。和歌山是二戰時日軍第四師團61聯隊的駐地,當地有不少人是侵華日軍的後代,提起那段歷史,他們臉上滿是驕傲。劉強對此感到憤怒。

在學校時,他發現一名教務總長對日本,甚至韓國和台灣學生都畢恭畢敬,隻對中國大陸學生頤指氣使,而大陸學生則唯唯諾諾。劉強有一次與教務總長吵了起來。爭執不下,劉強跑到當地一個供奉靈位的神社撒了泡尿。

在課堂上練習造句時,劉強突然起立:“我們消滅了一小隊日本鬼子。”整個國際班掌聲雷動;學校聯歡會上,劉強在台上一邊演奏樂曲,一邊講述南京大屠殺。第二天他就被強行逐出學校。

2011年12月18日,劉強看到了一則新聞——時任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強硬拒絕了時任韓國總統李明博提出的解決慰安婦問題的要求。劉強盛怒之下,當即用紅筆在自己的白色T恤上寫下了“謝罪”二字,“我當時就想起了外婆。”

怒火難消,劉強打算去靖國神社牆外噴漆。而他的一個日本朋友卻嫌他膽小,“你算是男人嗎?”一次泡溫泉時,劉強下定決心。大事預定在2011年12月26日。這一天是毛澤東的誕辰日,更重要的,是劉強外婆去世的日子。

他的勇氣和機遇

韓方派出了10人的律師團隊辯護,首爾高等法院最終裁定“不允許將罪犯引渡至日本”

2011年12月25日,劉強從超市買了4罐汽油,塞進行李箱後從福島乘火車至東京。當天下午,他出現在靖國神社對面,在“踩點”時看到了整個神社被嚴防死守的態勢。他註意到,“神門”是一處可供突破的監控死角,當即鎖定神門為襲擊目標,隨後迅速返回賓館,繪製行動草圖。後三次折返實地查看。是夜,劉強隻睡了兩個小時。26日凌晨2:00,劉強換上黑色羽絨服,買了條圍巾蒙面,而後開車至距離神門步行5分鍾的地方;3:50,他來到踩點過的側門旁,巡邏警車離開後,他雙手一撐,躍過1米高的矮牆,順勢藏在一棵大樹底下;3:55,劉強把汽油灌入幾個備好的酒瓶中,隨後來到神門前,向基座和頂上國徽潑去;4:00,劉強點燃打火機,火焰躥起。

逃離縱火現場的路上,為掩人耳目,他換了裝,途中還特意換了另一輛計程車到達成田機場,安然逃至韓國。

2012年1月8日,劉強來到日本駐韓大使館前,再次引燃火焰瓶並砸了過去。這一次他沒有逃跑,而是站在原地。兩分鍾後他被警察抓捕,後以“放火未遂罪”被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判刑10個月。

這下,日本人知道了靖國神社縱火的事實。日方由此通過首爾高等檢察廳向韓方提出引渡申請——請求將犯人引渡至日本。結果,韓方派出了10人的律師團隊予以辯護,首爾高等法院最終作出了“不允許將罪犯引渡至日本”的裁定。2013年1月,劉強自由了。

據媒體報道,日本政府對此大為光火。中國外交人員研判情勢,決定讓劉強在第二天一早就搭乘首爾飛往上海的航班。劉強剛剛登機,日本派出的行動小組就抵達機場,撲了個空。

他的溫和與理性

再採取暴力的形式不太好,莫不如改為“文藝演出”,用側面的方法來表達情緒

2013年1月,劉強從韓國被釋放回國,之後在上海的家裏住了“難熬”的兩個月。“我爸媽整天說,‘丟人啊’、‘惹麻煩啊’,我爸幾乎要跟我脫離父子關系。”劉強說。

韓國首爾高等法院對劉強作出的一份判決中,曾提到“罪犯存在躁鬱症症狀,但鑒定結果為輕微”。劉強承認曾在韓國某家精神病鑒定醫院住了一個月,以配合司法鑒定,但不認為病症對他產生了影響。“人不輕狂枉少年。”他自嘲說。

之後他離開讓他感覺有些壓抑的家,重新回到廣州。2014年新年剛過,劉強和他的朋友們討論:再採取暴力的形式不太好啊,莫不如改為“文藝演出”,用側面的方法來表達情緒。

好友雷霆總是記得他說的一句話:我們改變不了別人,隻能改變自己。永遠從自己身上找問題。“放火肯定不行了。他也想過更溫和、理性的方法,去遊說呼吁其他人,但大家似乎有各自的想法。他希望國人能夠團結起來,不再懦弱、窩裏鬥。這種演出大概就是要提振民族信心,感染他人。”雷霆說。

劉強會彈鋼琴,能唱歌,還寫得一手大字。2013年2月2日,他寫下了“日本謝罪賠償”的字幅以及一封表達反對日本政客參拜靖國神社的大字信。三天後,劉強帶著這些作品來到日本駐廣州總領館門外,完成了首次表演。

他的困頓與堅持

劉強總感到周圍有人在“關註”著他,“我在裏面說話沒人理我,但他們又不退群,就在那兒看著你”

身邊有人用惡毒的字眼嘲諷他的行為,也有人認為他代表了“民族血性”。雷霆在幾年前第一次接觸劉強時,還是他心理輔導課程的學員,“他很與眾不同。他傳遞出的那種正能量,讓人感到正義感和勇氣,讓人敢于突破自己。”

但與眾不同給劉強帶來了麻煩。他的職業原是外語老師、翻譯、心理治療師,但原本與他有合作的外語培訓機構、心理課程培訓班,此時紛紛與他斷開聯系,致使他無收入的狀態持續至今已半年,“不用日本人,咱們自己人就把我搞死了。”

除了公、檢,劉強登門的還有領事館。除了這些,沒有更多的單位和組織與他有接觸。原本應當與他站在一條戰線上的“保釣”人士,也紛紛以某種微妙的原因與他決裂,翻臉為敵。甚至,父母雙親也與他日漸疏遠。

但在另一面,劉強又總感到周圍有人在“關註”著他,讓他感到好笑。有一些陌生人時而出現與他聯系,他則索性把他們拉進了一個微信群裏。“有(日本)朝日新聞的,有NHK的,有我們國家媒體的,還有有關部門的。我在裏面說話沒人理我,但他們又不退群,就在那兒看著你。”他說。


2014年12月31日 

2014年12月31日晚5時許,靖國神社內的鎮靈社遭1名男子放火致外牆燒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