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直上

青雲直上

成語青雲直上出自《史記·範雎蔡澤列傳》:“賈不意君能自致于青雲之上。”指迅速升到很高的地位

  • 中文名稱
    青雲直上
  • 出處
    《史記·範雎蔡澤列傳》
  • 意思
    指迅速升到很高的地位
  • 發 音
    qīng yún zhí shàng

成語資料

詞 目 青雲直上   發 音 qīng yún zhí shàng

青雲直上

釋 義 青雲:指青天;直上:直線上升。指迅速升到很高的地位。

出 處 西漢·司馬遷史記·範雎蔡澤列傳》:“賈不意君能自致于青雲之上。”南朝齊·孔稚圭北山移文》:“度白雪以方潔,幹青雲而直上。”

用 法 作謂語、定語;指人的地位

近義詞 平步青雲一步登天飛黃騰達

反義詞 一落千丈

示 例 洪承疇萬歷年間的進士出身,登第時年歲很輕,從此步步~,一帆風順。(姚雪垠李自成》第一卷第五章)

成語故事

戰國時期,魏國人範雎跟隨魏中大夫須賈出訪齊國,齊襄王很賞識他,給他黃金,他拒絕接受。回國後相國魏齊叫人痛打範雎並棄之荒野。範雎逃到秦國改名張祿並當上相國。須賈向秦求和見到範雎,向他賠罪並恭賀他青雲直上。

成語出處

​典源

典源

《史記》卷七十九〈範睢蔡澤列傳·範睢〉

範睢歸取大車駟馬,為須賈御之,入秦相府。府中望見,有識者皆避匿。須賈怪之。至相舍門,謂須賈曰:「待我,我為君先入通于相君。」須賈待門下,持車良久,問門下曰:「範叔不出,何也?」門下曰:「無範叔。」須賈曰:「鄉者與我載而入者。」門下曰:「乃吾相張君也。」須賈大驚,自知見賣,乃肉袒膝行,因門下人謝罪。于是範睢盛帷帳,待者甚眾,見之。須賈頓首言死罪,曰:「賈不意君能自致于青雲之上,賈不敢復讀天下之書,不敢復與天下之事。賈有湯鑊之罪,請自屏于胡貉之地,唯君死生之!」範睢曰:「汝罪有幾?」曰:「擢賈之發以續賈之罪,尚未足。」範睢曰:「汝罪有三耳。昔者楚昭王時而申包胥為楚卻吳軍,楚王封之以荊五千戶,包胥辭不受,為丘墓之寄于荊也。今睢之先人丘墓亦在魏,公前以睢為有外心于齊而惡睢于魏齊,公之罪一也。當魏齊辱我于廁中,公不止,罪二也。更醉而溺我,公其何忍乎?罪三矣。然公之所以得無死者,以綈袍戀戀,有故人之意,故釋公。」乃謝罷。入言之昭王,罷歸須賈。

譯文

範睢回去弄來四匹馬拉的大車,並親自給須賈駕車,直進了秦國相府。相府裏的人看到範睢駕著車子來了,有些認識他的人都回避離開了。須賈見到這般情景感到很奇怪。到了相國辦公地方的門口,範睢對須賈說:"等等我,我替您先進去向相國張君通報一聲。"須賈就在門口等著,拽著馬韁繩等了很長時間不見人來,便問門卒說:"範叔進去很長時間了不出來,是怎麽回事?"門卒說:"這裏沒有範叔。"須賈說:"就是剛才跟我一起乘車進去的那個人。"門卒說:"他就是我們相國張君啊。"須賈一聽大驚失色,自知被誆騙進來,就趕緊脫掉上衣光著膀子雙膝跪地而行,托門卒向範睢認罪。于是範睢派人掛上盛大的帳幕,召來許多侍從,才讓須賈上堂來見。須賈見到範睢連叩響頭口稱死罪,說:"我沒想到您靠自己的能力達到這麽高的尊位,我不敢再讀天下的書,也不敢再參與天下的事了。我犯下了應該煮殺的大罪,把我拋到荒涼野蠻的胡貉地區我也心甘情願,讓我活讓我死隻聽憑您的決定了!"範睢說:"你的罪狀有多少?"須賈連忙答道:"拔下我的頭發來數我的罪過,也不夠數。"範睢說:"你的罪狀有三條。從前楚昭王時申包胥為楚國謀劃打退了吳國軍隊,楚王把楚地的五千戶封給他作食邑,申包胥推辭不肯接受,因為他的祖墳安葬在楚國,打退吳軍也可保住他的祖墳。現在我的祖墳在魏國,可是你前時認為我對魏國有外心暗通齊國而在魏齊面前說我的壞話,這是你的第一條罪狀。當魏齊把我扔到洗手間裏肆意侮辱我時,你不加製止,這是第二條罪狀。更有甚者你喝醉之後往我身上撒尿,你何等的忍心啊?這是第三條罪狀。但是你之所以能不被處死,是因為從今天你贈我一件粗絲袍看還有點老朋友的依戀之情,所以給你一條生路,放了你。"于是辭開須賈,結束了會見。隨即範睢進宮把事情的原委報告了昭王,決定不接受魏國來使,責令須賈回國。

歷史典故

戰國時期,魏國的範雎才華出眾,但苦于家境貧寒,隻得先在中大夫須賈手下當差。一次,須賈奉魏王之命出使齊國,讓範雎也一同前往。齊襄王十分賞識範雎的口才,便命人賞賜黃金和美酒給他。須賈以為範雎做了有害于魏國的事情,便將此事稟告了相國魏齊。魏齊大怒,將範雎痛打了一頓。最後範雎裝死才逃到了秦國,並改名張祿。範雎依靠自己出眾的才華,很快得到秦昭王的賞識,並被提拔為秦國的相國。這時魏國聽說秦國打算進攻韓國和魏國,便派須賈出使秦國去求和。範雎得知後,決定報復須賈。他穿了一身破舊的衣服去見須賈。須賈可憐他,就招待了他,還送給他一件袍子。範雎故意說帶須賈去見當時秦國權重一時的相國張祿。到了相國府,須賈才知道原來張相國就是範雎。須賈連忙磕頭自稱“死罪”,並說:“我想不到您能升遷得這麽快。從此以後,我不敢再談論天下的才學,也不敢再過問政治。我犯了死罪,請您處罰我。”範雎歷數了他的三條罪狀,但念他送給自己袍子,還算有情有義,最終饒恕了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