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歌 -2006年中國電視劇

青春之歌

該劇根據著名作家楊沫的紅色經典小說《青春之歌》改編攝製而成,通過對主人公林道靜個人命運變化和思想性格發展的深入刻畫,生動再現了從九一八至一二·九這一波瀾壯闊的時代大潮中,青年知識分子為抗擊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拯救危難中的祖國所進行的頑強鬥爭。1931年夏,抗婚出逃的地主女兒林道靜投海自盡,被北大學生餘永澤救回,多才的餘永澤更成為林道靜的初戀情人。當遇到共產黨人盧嘉川之後,林道靜開始接觸到革命思想。餘永澤一再攔阻她參加革命活動,並導致盧嘉川被捕。林道靜在慘痛的事實面前如夢方醒,決心離開庸俗自私而平庸的餘永澤,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去。從此她在革命者的指引下,一步步克服軟弱,最終成為一名成熟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

  • 中文名稱
    青春之歌
  • 外文名稱
    QING CHUN  ZHI GE
  • 編    劇
    李煒   張健  婭子
  • 集    數
    22
  • 導    演
    張曉光
  • 出品時間
    2006
  • 類    型
    愛情,抗戰
  • 主    演
    童蕾,謝君豪
  • 上映時間
    2006
  • 出品公司
    海潤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劇情介紹

1931年夏,從西山女中畢業的林道靜正夢想著上大學,卻被父親和後媽逼著要嫁給教育局局長胡夢安,不甘心屈服的林道靜偷偷出逃在北戴河,投靠表哥未果的林道靜差一點被國小校長餘敬塘賣給“鮑魚憲章”做九姨太,走投無路的林道靜隻覺得天下之大沒有她的容身之所,茫然之下就要投海自盡,所幸被北大學生餘永澤救起,涉世未深的林道靜感覺浪漫、充滿書卷氣的餘永澤是自己的理想情人,他們不管餘永澤父母的反對,一頭栽入了情網之中。

對愛情和未來充滿憧憬的林道靜回到北平,才知父親攜款逃跑,繼母更是窮凶極惡地要把她賣給胡夢安,一心追求自由的她毅然地與餘永澤同居,並開始在北大旁聽。惱羞成怒的胡夢安利用權勢,妄圖逼迫林道靜俯首屈服,而餘永澤的父母也以切斷經濟來源的方式,要兒子與林道靜斷絕來往。倔強的林道靜在這過程中結識了盧嘉川等進步學生,拉著餘永澤一起,熱情高漲地參加了“南下請願團”,並重新認識了江華等人。南下請願的學生們遭到了政府的鎮壓,林道靜更是吃驚地發現,自己的父親竟是下令鎮壓他們的“署長”。而餘永澤懦弱的一面,也在此次的南下請願中暴露出來,林道靜為了所有學生的安全,答應了父親的條件,餘永澤卻顯然把餘父的家當成了“避難所”,更決定從此“一心唯讀聖賢書”。

電視劇《青春之歌》劇照電視劇《青春之歌》劇照

而林道靜卻沒有被敵人的氣焰威嚇住,她更積極,更熱情地參與到革命鬥爭中去,可是,敵人也利用了她的沖動、不成熟。餘永澤等學生因為南下的事情,被學校開除,林道靜想出了到教室門口聽課的做法,餘永澤卻認為太丟人,兩人開始出現矛盾。盧嘉川帶領大家鬥爭,把課堂辦到了市政府門前。最終,餘永澤等恢復了學籍。但江華卻上了政府的黑名單,鄭君才等為他抱不平,激進地拷打特務,反而引發了更大的鎮壓,為了顧全大局,江華離開了北大,革命進入了蟄伏期。

1933年的新年,餘永澤獨自歸鄉,獨身一人的林道靜,被拉入了“青年革命沙龍”,與盧嘉川重逢,她如飢似渴地吸收著革命知識,餘永澤回來時,發現林道靜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希望她做一個賢妻良母,自己則太太平平地謀一份職業,而林道靜與盧嘉川的交往更激化了兩人的矛盾。《塘沽協定》簽訂,全國上下一片嘩然,革命組織中的左傾思想導致了大規模的學生運動,並引來了大舉的鎮壓,最終,鄭君才被胡夢安手下的女特務王鳳娟引誘叛變,盧嘉川被捕,保護學生的國民黨軍官潘正良被胡夢安陷害。革命陷入低潮,林道靜失去了和組織的聯系,她的一意孤行造成了和餘永則更大的裂痕,林道靜隻身離開。她被王鳳娟欺騙,在北大的活動受到了誣陷,更被罵為“革命棄婦”。胡夢安乘機再度逼婚,在徐輝和同學王曉燕的掩護下,林道靜終于逃出北平,到了保定王曉燕的姑姑處做國小教員。

一天一個自稱“表兄”的人來找林道靜,林道靜以為是盧嘉川,等來的卻是江華。江華給林道靜分析了革命情勢,革命目的,並幫助林道靜改變了工作方法,可是再度因為叛徒的出賣和其他同志的不理智,江華和林道靜不得不離開學校。江華把林道靜安排到地主宋鬱彬家當家庭教師,配合革命活動。漸漸成長起來的林道靜懂得了依靠底層民眾的力量,幫助江華完成了搶麥收的一場大仗,更成功地保護了自己的同志。她在工作中對江華的敬佩感越來越強,但也同時深深地思念著被捕後杳無音訊的盧嘉川。離開了地主家的林道靜來到鐵路上,她用自己的智慧帶領工人們成功地與反動派進行了鬥爭,卻在最後關頭,被工賊告發,不得不再度轉移。

電視劇《青春之歌》劇照電視劇《青春之歌》劇照

回到北平的林道靜由于鄭君才的出賣而被捕,在獄中她遇到了林紅等革命同志,林紅的犧牲沒有嚇倒林道靜,反而堅定了她鬥爭的信心。“盧溝橋事變”,北平陷落,日本人進駐北平,林道靜的父親和胡夢安都當了漢奸,林道靜因為父親的關系被釋放。她多方設法終于通過徐輝等找到了組織,也見到了江華,得知了盧嘉川犧牲的訊息,悲痛不已。重新投入革命鬥爭的林道靜表現出了成熟、穩重的工作作風,她和江華的感情也在工作中不斷加深。林道靜成功地揭穿了王鳳娟的陰謀,被特務利用的餘永澤沒有勇氣面對林道靜,他選擇了自殺,但也同時揭露出了鄭君才是叛徒的真相。1935年12月9日,抗日運動風起雲涌,正義的北大學生首當其沖,各大學紛紛回響,被感染的民眾紛紛加入,抗議日本侵略者的遊行隊伍越來越壯大。林道靜和江華挽臂並肩,革命口號響徹雲霄……

影片評價

小說《青春之歌》塑造了那個年代的一批青春偶像,這次電視劇《青春之歌》決定用偶像來演偶像:《亮劍》的女主角童蕾出演林道靜,通過海岩劇《平淡生活》走紅的高雲翔出演盧嘉川,因賈樟柯的《世界》而聲名鵲起的成泰扮演江華。香港著名演員、金馬影帝謝君豪扮演林道靜的第一任丈夫餘永澤。此外,劇中還有不少名角,如呂涼扮演胡夢安,石蘭扮演王鳳娟,修宗迪和王馥荔扮演王曉燕的父母,王茜扮演林紅,因電視劇《奮鬥》而被觀眾所熟悉的青年演員文章也在該劇中出演林道靜的兄弟林道風。

電視劇《青春之歌》劇照電視劇《青春之歌》劇照

這部電視劇由海潤影視投資拍攝,青年導演張曉光執導。昨天,在該劇發布會上,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新版“林道靜”的扮演者童蕾身上。童蕾說,她知道自己要接這部戲後特別高興,再沒接別的戲,一個多月就埋頭找人物的感覺。對于和電影中謝芳版林道靜的區別,童蕾說,“電視劇要求這個林道靜更清純,比如不管任何時候,她身邊總帶著一個花瓶,她喜歡美好的事物,喜歡把自己打扮得幹凈漂亮一些。這樣,人物到後來反差更大。”至于能否超過謝芳的表演,童蕾說,她從來沒想過超越,隻要看過電影的觀眾能認同她,她就很滿意了。據悉,該劇的片尾曲也由童蕾演唱,這是她第一次演唱片尾曲。

據了解,與電影相比,電視劇中林道靜的愛情線將展現得更為豐富。電影中的一些經典場景,比如林道靜跳海,林道靜與盧嘉川第一次見面的經典台詞,電視劇都將保留。昨天,張曉光也表示,該劇真實再現了那個年代很多的場景,年紀大的觀眾看時會比較有感覺。

分集劇情

第1集

對青年學生林道靜來說,要不是家道中落,她本來也是可以有個愉快的人生的。債主登門,法警查封家產,偏偏警察局長胡夢安又相中了她,而其母竟答應了這門親事。林道靜無法忍受自己的尊嚴被踐踏,在好友、也是同學王曉燕、白麗萍的幫助下逃走了。在北戴河,林道靜沒有找到表哥,而挽留她做教員的當地國小校長餘敬堂又心存邪念,特別是當曾是自己家傭人的兒子趙毓青來看望林道靜,無意中說出她不是徐鳳英(也就是她現在的母親)的親生女兒時,林道靜驚呆了……。在林道靜的一再要求下,趙毓青告訴了她的身世。知道了自己的不幸,林道靜絕望了。林道靜沒有死,就在她縱身大海的那一瞬,一個男青年也跟著跳了下去,他叫餘永澤,是回鄉度假的北大國文系的大學生。

第2集

在隨後的日子裏,林道靜的心情漸漸開朗、充實起來。這不僅是因為她和餘永澤之間,特別是了解了他婚姻的不幸,同病相憐,兩人萌生了愛慕;也不僅僅是因為從教孩子們的讀書中得到了樂趣,還因為她從進步青年盧嘉川的演說裏知道了什麽叫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林道靜開始感到了怎樣的生活才有意義。

林道靜回到北平,暫時住進了王曉燕家。王曉燕知道了林道靜和餘永澤的關系,問她想不想心上人。其實何止她想,餘永澤更想林道靜。因此,當兩人終于見面,那歡愉的心情可想而知。就在林道靜為維護個人尊嚴去找工作而屢遭碰壁的同時,盧嘉川、江華、戴愉正帶領著學生去南京請願,要求國民政府抗日。在輔仁大學,為排練易卜生的話劇《娜拉》,許寧來到現場,看見白麗萍一副傷心的樣子,忙問怎麽了。白麗萍哽咽地說:羅大方在南京被捕了。林道靜在家中見到了許寧、崔秀玉。崔秀玉拿出一紙血書,希望她找人給遞上去。

第3集

《娜拉》正式演出的晚上,餘永澤、林道靜來了,警察局長胡夢安也來了。演出結束,胡夢安來到林道靜面前,看了看餘永澤,便問林道靜打算什麽時候也當娜拉。

在林道靜與胡夢安交談時,白麗萍乘機把血書交給了他,希望他能轉告政府出兵東北抗日。就是在偶遇胡夢安的過程中,林道靜發現了餘永澤的另一面,于是,在餘永澤款款的溫情中,林道靜搬到了餘永澤的住處。盧嘉川、劉大姐、戴愉等為要不要取消3·18集會展開爭論。盧嘉川主張取消,戴愉說他膽小,兩人險些吵起來。痛苦中的崔秀玉最終離開了北平,她要用實際行動去東北抗日。

第4集

對盧嘉川與林道靜的接觸,餘永澤心裏很不是滋味。林道靜想參加3·18集會,餘永澤不同意,認為搞政治很危險,並疑心是盧嘉川拉她去。盧嘉川對找來的餘永澤說,參加集會全憑自願,但答應餘永澤,可以幫他勸林道靜不要來參加。胡夢安看中了白麗萍隻關心自己的戲劇和愛情,而對政治不感興趣這一點,因此,找到她,希望她能夠勸說學生們不要集會鬧事。

為阻止林道靜參加集會,餘永澤把她鎖在家裏。林道靜砸開了房門,積極投身進步行列。集會進行到一半,軍警沖了上來。戴愉跑了,羅大方被抓,盧嘉川機智地擺脫了敵人的搜捕,對林道靜來說,也經歷了一次考驗。

第5集

因羅大方的父親羅振聲要去南京政府做客,警察局長胡夢安不敢得罪,因此把被關押的羅大方放了。在家中,羅大方受到了父親嚴厲的斥責。

聽說林道靜參加了3·18集會,王曉燕來家看她。林道靜講了參加集會的感受,並問王曉燕認不認識盧嘉川。因和父親政治立場不一樣,羅大方決心離開這個家,並向盧嘉川征詢,盧嘉川說東北有個察北抗日同盟軍,還說許寧也想去。正在這時,林道靜、許寧、白麗萍來到羅大方家,幾個年輕人有說有笑。

在有關領導參加的會上,戴愉批評盧嘉川對林道靜這個資產階級小姐感興趣,盧嘉川據理爭辯,而餘永澤似乎隻關心自己作學問。在思想上,林道靜覺得自己與他有了些隔膜。

又一次被稱作天主堂行動的序幕,在神父的祈禱聲中開始了……

第6集

軍警很快包圍了天王堂。戴愉被抓,許寧剛回家也被抓。受神父保護躲過了敵人搜捕的盧嘉川來到了林道靜家。盧嘉川委托林道靜去辦兩件事,偏偏在她走後餘永澤回來了。餘永澤妒火中燒,趕走了盧嘉川。林道靜知道盧嘉川身處險境,趕快上街去找,結果發現盧嘉川被捕。在和軍警的扭打中,林道靜也被抓了起來。戴愉在指認出盧嘉川是共產黨後成了叛徒。胡夢安叫人把餘永澤找來,要他把林道靜領回家。林道靜無法原諒餘永澤,因為他的狹隘才使得盧嘉川被捕。她決定離開他。在王曉燕家,林道靜見到了戴愉。王曉燕說他也剛從監獄裏被放出來。林道靜問戴愉是共產黨嗎?戴愉反問林道靜他像共產黨嗎?

第7集

餘永澤來接林道靜,在王曉燕的勸說下,林道靜跟了回去。白麗萍來看她,兩人說起這些事,白麗萍也感傷,說當年的一批同學,走的走,抓的抓,覺得活著真沒意思,林道靜想到盧嘉川委托他“姑媽”留給自己的東西,開啟一看,全是傳單。在一天晚上,她把這些傳單貼了出去。餘永澤害怕,阻止她繼續出去貼。因感到兩人之間的矛盾無法調和,林道靜決定離開餘永澤。因想到戴愉是共產黨,林道靜把貼傳單的事告訴了他,于是,她也就再一次被抓。隻是胡夢安沒把她關進監獄,而是關在了一個四合院裏,先是向林道靜求愛,被拒絕後又把她當作誘餌,釣共產黨上鉤。

林道風找到林道靜,林道靜沒想到弟弟被胡夢安拉攏,氣急之下,把他推出了房門。

第8集

林道靜在王曉燕父女及進步同學的幫助下,喬裝打扮,在特務眼皮底下走了出去。胡夢安大發雷霆,林道靜在定縣東關完全國小當了一名教員,王曉燕的姑姑王彥文是這裏的校長。

一身襤褸的羅大方從東並搭火車回到了北平。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餘永澤處。吃了飯,他問了問住在餘永澤鄰院的白麗萍的情況,然後想說什麽欲言又止。臨走時,他突然地想到了林道靜不在家,忙問。餘永澤有些傷感地搖搖頭,說,林道靜已經離開自己了。羅大方吃了一驚。

第9集

林道胸沒想到能在定縣東關完小見到趙毓青,更沒想到他也在這裏任教,兩人的喜悅之情自不待言。羅大方和白麗萍的關系親近起來。一天,許寧見到了羅大方,向他打聽崔秀玉的情況。

羅大方開始吱吱唔唔,在許寧的逼問下,羅大方痛苦地說出了崔秀玉犧牲前後的事情。

東關完小的教員伍雨田告訴校長王彥文,說林道靜和趙毓青向學生們灌輸共產黨的東西,讓她管一管。趙毓青對王彥文的過問產生了反感,勸林道靜不要聽她的。

戴愉跟蹤劉大姐,被發現,江華一拳打倒了戴愉。特務抓人撲了空。在路上,劉大姐和江華對戴愉產生了懷疑。

第10集

林道靜的學生皮得瑞跑來告訴她,伍雨田帶著縣黨部的人要來抓她和趙毓青。在磚窯,為保護林道靜和皮得瑞及時從暗道逃走,趙毓青被敵人抓走了。在校長辦公室,羅大方、王曉燕向王彥文打聽林道靜的下落,並埋怨林道靜愛鬧事。王彥文對林道靜、趙毓青的行為表示理解,並怒斥反動教員伍雨田。羅大方、王曉燕終于找到了林道靜。

趙毓青越獄沒有成功,負傷後又被敵人抓住了。

第11集

看到趙毓青被殺害,林道靜很痛苦。羅大方、王曉燕勸她,羅大方問她願不願意去美國。林道靜說自己要找盧兄,要找共產黨。到這會兒不能瞞她了,羅大方把盧嘉川就義前寫下的遺書交給了林道靜……

就在回北平前,江華找到了林道靜,考慮到她的處境危險,要她根據組織的安排,去宋庄給一個地主宋貴堂當家庭教師。

在地主家裏,林道靜認識了宋貴堂的奸險、狠毒,倒覺得她的兒子宋鬱彬像是個挺有文化、待人和善的人。就在地主家的麥子開鐮前,江華組織農民搶收了。

第12集

看到自家的麥子被搶,老地主心痛得要命,說是土匪幹的。宋鬱彬咬著牙說,這不是土匪,是共產黨幹的。一天,伍雨田來到宋家,暗地裏看到林道靜,告訴宋鬱彬,她是共產黨。宋鬱彬恨得要命。就在縣保全團抓人的時候,在宋家打工的鄭傻子把林道靜給救了。

在王曉燕家,王曉燕的父親王鴻賓說了些責怪林道靜的話。為結婚,羅大方和白麗萍上街採購,不期遇見了吉鴻昌的隊伍……

第13集

婚禮上,看到一些人醉生夢死、自甘墮落,羅大方壓抑了很久的鬱悶爆發了。先是他打了自己人,爾後又在街上打了日本浪人。在一個街口,他報名參加了抗日同盟軍。

從王曉燕家出來,林道靜沒地方去,最後隻有敲響了餘永澤的門。四目相對,感慨萬千。胡夢安要求戴愉盡快找到林道靜。王曉燕告訴戴愉,林道靜在餘永澤家。離開王曉燕,戴愉上了一輛人力車,三拐兩拐,車停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剛要問,卻發現拉車的原來是江華。在一間屋子裏,劉大姐詢問了戴愉被捕以及放出來的經過。江華告訴戴愉,黨不會冤枉一個好同志,也決不會放過叛徒。

第14集

考慮到共產黨與警察局都對自己的生命構成威脅,戴愉想一走了之,卻沒想,在火車上,又被胡夢安的人請了回去。江華告訴林道靜要搬出王曉燕的家,因為戴愉的身份值得懷疑。王曉燕很痛苦,她不相信戴愉會是變節的人。林道風向王曉燕打聽姐姐的下落,看他那難受的樣子,王曉燕起了惻隱之心,誰想到,就在她跟林道靜說話時,戴愉正躲在一棵樹後面盯著她們。

第15集

林道風找到餘永澤,問他知不知道白麗萍的地址,說想請她拍電影。餘永澤勸他不要找日本人當靠山。一番話,使此時正在餘永澤家中的林道靜覺得這個老夫子似的人有了些變化。劉大姐找到林道靜,希望她立即轉移。但晚了,林道靜又一次被捕。被捕前,她幫劉大姐脫了身。看著林道靜遠去的身影,餘永澤痛苦失聲。王曉燕、白麗萍積極想辦法營救林道靜。

吉鴻昌將軍被殺害後僅一天,一具屍體倒在了六國飯店,殺人者臨走時丟下了一塊手帕,上面寫著:“吉鴻昌舊部”。

第16集

羅大方從白麗萍口知道林道靜是從餘永澤家被抓走的,聯想到盧嘉川也是在離開餘永澤家後被抓,于是懷疑是餘永澤出賣了他們。在六國飯店,羅大方非但沒有發現餘永澤的破綻,反而被他的一番話打動。

警察找到餘永澤,希望他去監獄用溫情感化林道靜。劉大姐也找到餘永澤,希望他能去看看。在監獄,餘永澤小聲告訴林道靜,是劉大姐讓他來的。黨組織準備劫獄,但在計畫實施之前,被敵人發現了。

第17集

羅大方執意要去劫獄,劉大姐、江華告訴他事已泄露,再要蠻幹,就會冒險,甚至給獄中的同志也帶來危險。羅大方說,難道共產黨人把自己的生命,看得要高于其他的朋友和同志嗎?劉大姐說羅大方誤會了,共產黨人考慮問題首先要以大局為重,並告訴羅大方,在獄中被搭救的人裏就江華的妻子。羅大方大吃一驚。

在獄中,林紅鼓勵林道靜等難友,要抓緊時間學習,堅定鬥爭的信念。

胡夢安對餘永澤開始拒絕去探視林道靜、後來又去了的動機產生懷疑。羅大方找到餘永澤,懷疑是他走漏了劫獄的計畫。餘永澤在感到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之後,又去獄中看望了一次林道靜,爾後自殺了。

林紅在就義前,把自己曾有過家的事跟林道靜說了,並委托她出去代為照看自己的孩子。

第18集

林紅在走上刑場前,在林道靜的逼問下,說出了已經分手的丈夫是江華。在銀幕上,當白麗萍看到自己飾演的竟是一個愛著日本軍人的角色,在周圍民眾的責罵聲中,無地自容。羅大方找到白麗萍,說劫獄的事,他隻告訴過她。白麗萍說總不會懷疑是她透露的吧!最後想了起來,說這事跟王曉燕說過。

胡夢安到獄中看林道靜,想軟化她,沒想到碰了一鼻子灰。然後,胡夢安又找來戴愉,告訴他,在國民黨政府機關南撤之後,準備把他繼續留在北平工作,並讓他在釋放一批共產黨後,做共產黨內部的離間工作。果然,戴愉在向王曉燕求過婚後,告訴她,林道靜在監獄裏成了叛徒。王曉燕不信,戴愉說證據確鑿!王曉燕哭了,問他為什麽要告訴自己這個。

第19集

在餘永澤的墓地,林道靜哭著,說是自己連累了他。羅大方說不是她,是自己對不起餘永澤。江華去看林道靜,兩人說完工作,林道靜想起林紅的委托,讓江華看了床上熟睡的孩子,並從林紅對自己丈夫的描摹中,覺得江華很像孩子的爸爸。江華承認了林紅曾是自己的妻子,抱起孩子時,他淚流滿面。

因為輕信了戴愉的中傷,王曉燕對林道靜很冷淡。在王曉燕和戴愉的訂婚宴上,羅大方佯裝醉態,告訴戴愉,他要在胡夢安南逃之前炸毀警察局。當一幫警察到羅大方家去抓他時,戴愉的叛徒身份也就暴露了。

第20集

羅大方要殺戴愉,以洗清自己使得餘永澤自殺的負罪之感。黨組織也掌握了戴愉背叛革命、出賣同志的罪證。許寧和白麗萍把羅大方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許寧代表劉大姐、江華等人轉告羅大方,希望他不要蠻幹。

林道靜的獄中難友俞淑秀找到王曉燕,向她打聽林道靜的下落。王曉燕告訴俞淑秀,林道靜是叛徒。當她親眼目睹了白麗萍被抓等一系列事件後,她認清了戴愉醜惡的嘴臉,同時也感到是自己誤會了林道靜。

在六國飯店,羅大方開槍打死了叛徒戴愉。爾後,在江華、許寧的接應中順利乘車走了。

面對中國共產黨黨旗,林道靜庄嚴宣誓。在一個旭日東升的早晨,林道靜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戰友,告別了劉大姐、江華等人,踏上了奔赴延安、奔向光明的征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