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白日勛章

青天白日勛章

青天白日勛章是國民政府在1929年5月15日公布《陸海空軍勛章條例》時所頒行。1935年6月15日改訂《陸海空軍勛賞條例》後稱為青天白日勛章。青天白日勛章為襟綬,有表,不分等級。1980年改為大綬,頒授捍御外侮,保衛國家,戰功卓著之軍人。 

  • 中文名稱
    青天白日勛章
  • 外文名稱
    Fine Day Medal
  • 高    于
  • 低    于
  • 適用于
    軍人
  • 授予原因
    為保衛國家做出傑出貢獻者
  • 類    別
    軍職勛章
  • 首次授予
    1930年
  • 獲得人數
    210人(2013年)
  • 別    名
    青天白日大藍綬帶
  • 建立時間
    1929年5月15日

概述簡介

青天白日勛章青天白日勛章

青天白日勛章是國民政府在1929年5月15日公布《陸海空軍勛章條例》時所頒行。1935年6月15日改訂《陸海空軍勛賞條例》後稱為青天白日勛章。青天白日勛章為襟綬,有表,不分等級。1980年改為大綬,頒授捍御外侮,保衛國家,戰功卓著之軍人。

在國光勛章設立(1937年11月)之前,青天白日勛章是軍隊中的最高級勛章。設立之初,也曾給軍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由于頒發條件實在過于苛刻,所以當時軍人所期待的僅僅是地位次于青天白日勛章的寶鼎勛章。

青天白日勛章的授予條例頒布時,有三軍將士不分階級都可獲頒的規定。但截止到1938年上半年時,該勛章的得主全部都是軍官,其範圍高至上將,低至中尉。這一現象一直到武漢會戰時才得到突破。

外形設計

青天白日勛章青天白日勛章

該勛章中心為青天白日徽,代表國家,四周為光芒,象征榮獲此章者,有御辱克敵,使國家光輝四耀之功。

佩戴要求

此章于著軍禮服時,佩于左襟中部,大綬由右肩斜至左肋下:著軍常服時,得佩帶勛表,與他種勛章並佩時,其位置居于國光勛章之後,寶鼎勛章之前。

獲章資格

青天白日勛章青天白日勛章

此章頒給陸海空軍軍人,凡捍御外侮,保衛國家,卓著下列戰功之一者頒給之:

一、運籌適宜致獲全功者。

二、戰鬥間處置妥善,使全軍或一部得重要之勝利者。

三、冒險前進偵得重要敵情致獲全勝者。

四、最困苦時毅然奮起戰鬥挽回頹勢者。

五、冒險辦理戰場後方勤務成績最著者。

六、冒險破壞敵人伏置水雷或障礙物以開導戰艦之進路者。

七、軍艦護送多數船舶驟遇敵優勢艦隊劇戰之後,俾護送船舶的安全航到其目的地者。

八、于一次任務中擊落敵機四架以上地面擊毀敵機六架以上者。

九、空中轟炸命中敵軍之重要根據地、高級司令部、兵工廠、巡洋艦、驅逐艦等,使之全滅或沉沒,有確實證明者。

頒獎記錄

中東路事件獲獎

青天白日勛章青天白日勛章

青天白日章設立後,第一位得主原定為蔣介石。但還未進入議程,就因中蘇兩國爭奪中東路所有權引發戰爭,而被迫中止。此後國民政府為表彰指揮中東路戰爭的六位將領,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吳鐵城為代表,于1930年1月1日在沈陽對東北邊防司令長官張學良等六位東北軍高級將領舉行了授勛儀式,使東北軍系的張學良陰差陽錯的成為了第一位獲勛者。而原本應該是首位獲勛者的蔣介石,則延後到同年的2月22日才予以頒發,成為了第七位得主。

嘉獎名單:

張學良,東北軍首領,國民革命軍副總司令;

王樹常,東北軍將領,防俄第一軍軍長;

胡毓坤,東北軍將領,防俄第二軍軍長,汪偽總參謀長,1946年7月以漢奸罪在南京槍決;

于學忠,東北軍將領,防俄後備軍軍長;

鄒作華,東北炮兵司令;

沈鴻烈,東北海軍司令;

蔣介石,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

一二八抗戰獲獎

青天白日勛章(背面)青天白日勛章(背面)

盡管國民政府對于勛章的頒發設定了種種嚴格條件,但該勛章的頒發初期卻大多受到政治和宣傳的影響。如中東路戰役,出于鼓舞士氣,以及穩定東北軍軍心等原因,特頒發勛章予東北軍的六位將領。又如1932年的淞滬抗戰,中國軍隊被迫撤出上海,但由于舉國抗日情緒高漲,以及社會各界聲援參戰部隊等,國民政府仍決定頒發勛章予第19路軍總指揮蔣光鼐等十位旅以上將領。

嘉獎名單:

蔣光鼐,十九路軍總指揮;

蔡廷鍇,十九路軍軍長;

張治中,第五軍軍長;

沈光漢,十九路軍74師長;

毛維壽,十九路軍61師長;

區壽年,十九路軍78師長;

俞濟時,第五軍88師師長;

戴戟,上海警備司令;

翁照垣,十九路軍旅長;

譚啓秀,十九路軍師長;

張炎,十九路軍6師副師長;

錢倫體,5軍88師262旅旅長。

長城抗戰獲獎

1933年長城抗戰爆發,這次戰役後中方被迫簽訂<何梅協定>,並失去對華北的控製權。盡管部分指揮官有不俗戰績,但國民政府沒有考慮給參戰者授勛。到1935年勛章改製時,華北局勢更趨惡劣,漢奸叫囂獨立之聲日益囂張。國民政府一方面為穩定華北局勢,穩定駐防華北的西北軍第29軍等部軍心,提升在陝北與紅軍作戰屢戰屢敗的東北軍士氣等原因,決定給參加長城抗戰各部隊的有功者頒發勛章。

這是自青天白日勛章頒發以來最大的一批,共有第29軍軍長宋哲元以下四十九位獲勛。這批人最大的特點就是,不管有功與否,凡是在1935年駐防華北或在陝北作戰的、參加過長城抗戰的師以上將領全都獲勛,其中甚至有些僅列入作戰序列的將領也在授勛之列。

宋哲元,西北軍將領,二十九軍軍長;

秦德純,西北軍將領,二十九軍副軍長;

黃傑,中央軍將領,二師師長,長城抗戰立功;

關麟征,中央軍將領,25師師長、長城抗戰立功;

劉戡,中央軍將領,83師師長、長城抗戰立功;

張維藩,西北軍將領,二十九軍參謀長;

馮治安,西北軍將領,二十九軍37師長;

張自忠,西北軍將領,二十九軍38師長;

劉汝明,西北軍將領,二十九軍暫編第2師長;

黃光華,原晉軍,商震32軍139師長;

董英斌,東北軍114師長;

李振唐,東北軍113師長;

劉多荃,東北軍將領,張學良衛隊旅長;

沈克,東北軍第106師長;

楊正治,東北軍第108師;

張廷樞,東北軍112師長;

李福和,騎兵第5師師長,投降日本被殺;

常經武,東北軍120師長;

王奇峰,東北軍騎兵第3師長,抗戰陣亡;

呂濟,原晉軍,商震32軍參謀長;

李俊襄

牛元峰,東北軍將領,輜重兵團團長,35年圍剿陝北紅軍時陣亡于山城堡;

喻建章,東北軍57軍(何柱國)參謀長;

張耀明,黃埔系,中央軍將領,25師75旅長;

王治邦,西北軍37師110旅長;

黃維綱,西北軍38師112旅長;

李曾志,西北軍,旅長;

劉世榮,40軍龐炳勛部115旅長;

田澤民

牟中珩,東北軍114師參謀長;

張熙光,華北軍第一軍團(于學忠)參謀處長;

鄧玉琢,東北軍師參謀長;

王佑之

趙鎮藩,東北軍第67軍107師619團團長;

司徒洛,廣東恩平人,黃埔二期;

熊正平,東北義勇軍,騎兵第二旅第一團長;

張文清,東北軍67軍第108師師長;

張漢初,中央軍第4師第11旅22團團長;

孔慶佳

董升堂,西北軍29軍第37師第109旅第224團團長;

林作楨,32軍139師715團上校團長;

何蕃

黃心培

邱立嵉,東北軍第57軍第333旅旅長;

王理寰,東北系團長;

王長江,黃光華139師營長,第一個對日軍發起進攻的中國軍人,八路軍旅長、解放軍大校;

賈鳳鳴

賴汝雄

徐庭瑤,1937年7月,中央軍將領,長城抗戰時的17軍軍長。

全面抗戰獲獎

抗戰全面爆發後,在上海參戰的第88師524團1營,在團副謝晉元、營長楊瑞符的指揮下,孤軍堅守四行倉庫,後謝、楊皆被授予勛章;台兒庄大捷中,第2集團軍堅守陣地不退,以慘重的損失給第20軍團等部包抄日軍爭取了時間,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等十一位被授予勛章。

1938年8月下旬,配屬給第23軍的第58師戰車防御炮連在烏沙閘駐防時,遭到了日軍飛機的猛烈轟炸,該連官兵損失慘重,在陣地上的幸存者紛紛逃散。但中士班代安德成堅守崗位,獨自操作戰防炮,擊中數艘行駛在江面上的日軍艦艇,又有下士炮手張綸林雖然頭部負傷也獨自操炮射擊江面日軍艦艇。安、張的英勇事跡被層層上報,終于被授予勛章並各升一級,此舉創下了非軍官獲勛的先例。遺憾的是,兩位英雄先後在上高、衡陽兩次會戰中殉國。

除了安、張為國捐軀外,還有不少在抗戰期間殉國的青天白日勛章得主。如第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第59軍軍長黃維綱、第29師師長李曾志、騎兵第3師師長王奇峰等人。

除正面戰場之外,敵後戰場和情報戰線也不乏獲此殊榮者。如第17師師長耿志介在晉南敵後遊擊作戰時,接連攻克日偽軍七處據點;軍事委員會駐粵特派員李福林在廣州破獲重大間諜案,並逮捕間諜、漢奸兩千餘人。另外在抗戰勝利前後,國民政府還對戰區級以上的二十六位高級將領頒發了青天白日勛章。

淞滬會戰嘉獎名單:

謝晉元,88師524團副團長,淞滬抗戰堅守四行倉庫立大功,1937年11月17日;

楊瑞符,88師262旅524團1營營長,與謝同時立功,1937年11月17日;

林偉儔,66軍475旅長,南京保衛戰英勇突圍,1938年2月24日;

劉嘉樹,中央軍將領,南京警備司令部上校參謀長,1938年4月6日。

台兒庄會戰嘉獎名單:

孫連仲,西北系,第二集團軍司令,台兒庄之戰主要指揮者;

湯恩伯,黃埔系,20軍團司令、台兒庄之戰;

田鎮南,西北系,第二集團軍30軍軍長,台兒庄之戰中擔負主要防御任務;

馮安邦,西北系,第二集團軍42軍軍長,台兒庄之戰中立功;

黃樵松,西北系,第二集團軍30軍27師師長,台兒庄之戰防守左翼正面;

張金照,西北系,第二集團軍30軍30師師長,台兒庄之戰防守右翼正面;

池峰城,西北系,第二集團軍30軍31師師長,台兒庄之戰防守反擊成功;

吳鵬舉,西北系,第二集團軍第四十二軍獨立四十四旅旅長;

王仲廉,20軍團85軍軍長、參戰台兒庄;

陳林達,20軍團團長,解放戰爭為新五軍軍長在東北被俘;

龐炳勛,40軍軍長、24集團軍司令,台兒庄之戰中在臨沂抗擊日第五師團立功;

李福林,國軍宿將,北伐時任五軍軍長。在廣州破獲重大間諜案,並逮捕間諜、漢奸兩千餘人;

門炳岳,騎六軍軍長;

安德成,中士班代;

張綸林,下士炮手;

張定世

耿志介,17師師長,在晉南敵後遊擊作戰時,接連攻克日偽軍七處據點;

傅作義,晉系將領,第八戰區副總司令,因克復五原;

張廣厚,1940年4月17日以綏西五原大捷,擊斃水川中將而獲勛一人;

羅卓英,陳誠土木系,上高會戰總指揮;

王耀武,黃埔系,74軍長、上高會戰;

薛岳,黃埔系,第九戰區一兵團司令、第九戰區司令長官,因第三次長沙會戰;

李玉堂,黃埔系,第8軍軍長。堅守長沙。

鄂西會戰獲獎者:

陳誠,第六戰區司令,鄂西會戰;

吳奇偉,江防軍總司令,鄂西會戰;

方天,18軍軍長,鄂西會戰;

羅廣文,18軍副軍長,鄂西會戰;

胡璉,18軍11師師長,鄂西會戰;

何應欽,軍政部長、44年元旦;

白崇禧,軍訓部長,44年元旦;

徐永昌,軍令部長,44年元旦;

陳紹寬,海軍部長,44年元旦;

俞飛鵬,後勤部長,44年元旦。

中國遠征軍獲獎者

衛立煌,遠征軍司令,1945年5月12日;

鄭洞國,駐印軍軍長,1945年1月1日;

霍揆彰,遠征軍20集團軍司令,1945年1月1日;

何紹周,遠征軍11集團軍第8軍軍長,1945年1月1日;

孫立人,駐印新一軍軍長,1945年1月1日,1955年涉嫌叛亂被捕,解除一切職務並軟禁;

蕭毅肅,第一次遠征軍參謀團主任,1945年1月1日;

周福成,遠征軍20集團軍53軍軍長,1945年1月1日;

王凌雲,遠征軍11集團軍,2軍軍長;

廖耀湘,駐印軍新22師師長,1945年1月1日;

黃琪翔,遠征軍副司令,1946年5月;

宋希濂,遠征軍11集團軍司令,1945年5月12日;

鍾松,遠征軍第二軍副軍長;

鍾彬,遠征軍11集團軍71軍軍長,1945年5月25日,14兵團司令,1949年9月在四川被俘,自殺;

方先覺,衡陽抗戰,10軍軍長,1945年7月23日獲勛;

饒少偉,衡陽抗戰,10軍師長;

葛先才,堅守衡陽,10軍師長;

周慶祥,堅守衡陽,10軍師長;

容有略,堅守衡陽,10軍190師長,1945年2月28日;

孫元良,收復獨山,29軍軍長;

張雪中,守衛獨山,黔桂湘邊區副總司令;

汪匣峰,守衛兩河口,川軍125師長。

空軍獲獎者

周志開是空軍中第一位獲得青天白日勛章的人。在1943年的梁山空戰中,時任第4大隊23中隊中隊長的周志開一人擊落日機三架,于戰後獲頒勛章。半年後,周志開不幸于執行偵察任務時犧牲。另一位空軍英雄——第4大隊21中隊中隊長高又新也以累計擊落日機八架的戰果于1944年空軍節獲此殊榮。此外,作為航空委員會秘書長的宋美齡,也以建設空軍著有貢獻而成為了空軍中的第二位得主。截止到國民政府遷台之前,空軍獲勛者共有十二位。

周志開,1943年;

宋美齡,1944年元旦;

周至柔,空軍司令,1944年8月14日國軍空軍節陳誠四大金剛之一;

張廷孟,空軍第一路司令,1944年8月14日國軍空軍節;

王叔銘,空軍第三路司令,1944年8月14日國軍空軍節;

毛邦初,航空委員會副主任,1944年8月14日國軍空軍節;

高又新,累計擊落八架敵機,1944年空軍節國軍驅逐之王,1948年2月13日被火車撞死,時年31歲;

蔡名永,指揮空軍第四大隊在四平剿共有功,1947年7月15日;

王育根,中央航校第三期,1947年10月1日;

李躓,空軍官校第七期,以豫東戰役著有功績獲勛,去台後官至空軍中將,1948年;

張省三,空軍官校第九期,抗戰期間參加多次空戰,擊落敵機甚豐,1950年去台,1960年3月28日駕F86墜海追晉空軍少將;

顧兆祥,中央航校第三期。

海軍獲獎

與此相形見絀的就是海軍了,僅有海軍總司令陳紹寬和永嘉艦艦長陳慶堃獲勛。

1949年,當時的海軍第2艦隊司令林遵準備率部起義,但是遭到了以永嘉艦艦長陳慶堃為首的一批軍官反對,有九艘戰艦在林遵疏于防範的時候由陳慶堃指揮開赴上海。這在整個國民黨軍隊士氣低迷的時候,無疑有著標榜作用,于是陳慶堃成為了國民黨在大陸時期的最後一位青天白日勛章得主。

抗戰勝利獲獎

閻錫山,二戰區司令,1946年5月;

李宗仁,五戰區司令,1946年5月;

程潛,天水行營,1946年5月;

徐堪,糧食部部長,孔祥熙的副手;

端木傑,軍政部後方勤務總司令部副總司令。

龐松舟

陳良,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幹事黃鎮球,防空總監;

李仙洲,第21師師長,忻口會戰負傷,92軍軍長、28集團軍司令,1945年8月;

張發奎,粵系將領,第四戰區司令長官,1946年5月;

胡宗南,黃埔系,第一戰區副司令,1946年3月1日;

顧祝同,黃埔系,第三戰區司令長官,蔣的五虎之一,1946年5月;

劉峙,第五戰區司令,1946年5月;

孫蔚如,西北系將領,38軍軍長、第四集團軍司令,第六戰區代理司令,1946年5月;

餘漢謀,粵系將領,12集團軍司令,第七戰區司令1946年5月;

朱紹良,第9集團軍司令、第八戰區司令長官。1946年5月;

李品仙,桂系,31軍軍長、21集團軍司令,11戰區司令;;

劉斐,軍令部次長;

林蔚,軍令部次長;

馮玉祥,西北系首領,副委員長,1946年5月;

何成濬,軍法總監;

徐源泉,曾任軍團司令;

鹿鍾麟,西北系將領,河北省主席,兵役部長;

俞大維,軍政部次長,1946年5月;

錢大鈞,侍從室第一處主任;

蔣鼎文,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軍事參議院參議,1946年5月;

商震,20集團軍司令,駐美軍事代表團長,1946年5月;

郭懺,陳誠的管家,第六戰區副司令;

鄧寶珊,十二戰區副司令;

張群,政學系首腦。

內戰獲獎

董其武,騎4軍長防守包頭,1946年1月1日;

何文鼎,26師長防守包頭,1946年1月1日;

楚溪春,二戰區副司令堅守大同,1946年1月1日;

馬佔山,東北挺進軍司令堅守大同,1946年1月1日;

杜聿明,黃埔系,東北保全司令,1947年3月13日;

陳明仁,黃埔系,四平之戰,1947年7月15日,1949年起義任解放軍55軍軍長;

廖鈞,時任排長率小部在四平突襲共軍,救出傷患數十名,巨炮四門,機槍三十挺,步槍百支;

左世允,22軍長堅守榆林;

郭寄嶠,西北綏靖公署代理長官;

黃百韜,48年豫東戰役;

邱清泉,第二兵團司令,因徐東大捷授勛;

劉劍虹,以徐州東雀庄之役堅守據點殲敵甚眾;

袁琳,第五軍少校營長。

楊億源

朱士欽

陳慶堃,時任海軍少校艦長。1949年4月23日率永嘉艦等9艘拒絕起義的軍艦在長江突圍,在損失二艘的情況下抵達上海,1979年以海軍艦隊中將司令退役,1983年在台北病逝。

台灣時期

梁天價,1954年6月17日授勛;

歐陽漪芬,1956年8月14日授勛;

彭孟輯,1965年7月授勛;

賴名湯,1976年6月授勛;

高魁元,1981年11月授勛;

宋長志,1981年11月授勛;

鄭為元,1988年12月21日授勛;

郝柏村,1988年12月21日授勛;

蔣仲苓,1992年10月1日授勛;

劉和謙,1995年7月1日授勛;

羅本立,1998年2月授勛;

湯曜明,2002年1月31日授勛;

伍世文,2002年1月31日授勛;

李傑,2004年。

收藏價值

自1930年以來隻發出209枚,再加上載說此勛章可當“免死金牌”使用,更添其收藏價值,甚至有大陸收藏家願出百萬元人民幣求購。而蔣介石的特一號勛章即將在香港進行拍賣,估價300-500萬港元。

坊間流傳的“免死金牌”一說,起因于淮海戰役陣亡的黃百韜,其獨子黃效先在1957年在台灣因故意殺人被判死刑。相傳黃夫人憑此勛章向蔣介石求情,蔣也顧念黃的戰功,“特赦”其子為無期徒刑。

爭議獲獎

青天白日勛章的授予,雖有一定的標準,但是對于部分得主也存在著爭議。比如第10軍軍長方先覺,以及所屬師長葛先才、周慶祥、饒少偉、容有略五位將領,他們指揮所部于1944年在缺彈少糧、外無援軍的情況下堅守衡陽達四十七天,創造了抗戰時期堅守城池最久的紀錄,這無疑已經具備了獲勛的基礎。但方先覺等五位將領卻在第四十八天的“不名譽”行為中與日軍達成了停戰協定。此後方先覺等五人先後從日軍的拘押中脫險,但其獲勛卻受到了部分人士的質疑,甚至不滿。至于他們的“不名譽”行為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史學界目前仍存在分歧,有待史料的進一步發掘。

同樣在1944年,日軍攻入貴州,陪都重慶震動。軍委會急命黔桂湘邊區副總司令張雪中和第29軍軍長孫元良率部在獨山構築最後一道防線。而日軍在攻到獨山時因為已經達成了會戰初始目的,所以在經過小規模戰鬥後便開始了撤退。獨山的得失,直接關系到陪都的安全,以全國戰略計,張、孫兩人獲此殊榮無可非議,但以實際戰功論,兩人的獲勛遭到了部分人士的議論。

漢奸獲獎

不管獲勛的經過和結果如何,以上所述的獲勛者都做到了恪盡職守的基礎。但在抗戰爆發後,仍有部分獲此殊榮者成為了漢奸。

如在長城抗戰期間,在喇嘛洞配合友軍擊退日軍的騎兵第5師師長李福和。他在1936年的整軍中被降任騎兵第6師副師長,因不服職務調動,憤而離職。此後雖被委任為河北第3遊擊縱隊司令,但卻借抗戰之名大肆擴軍,于1938年3月在太行山公開投敵,成為了抗戰全面爆發以來第一位成為漢奸的將領。不過他在半年後,就被不甘淪為漢奸的部屬擊斃。

又如因堅守臨沂策應友軍,創造台兒庄大捷的第3軍團軍團長龐炳勛,因在1943年敵後遊擊作戰時被俘而投降了日軍。抗戰勝利後,龐炳勛在昔日同僚和部屬的幫助下幸運地避開了審判,後遷居台灣開起了餐館,得以在1963年壽終。抗戰爆發後,因中東路作戰獲勛的防俄軍第2軍軍長胡毓坤,因失去軍權謀求出路而選擇當了漢奸,此後官拜偽政權的上將總參謀長,于1946年以漢奸罪被槍決。

獲得獎者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國民政府“戡亂作戰”期間,有兩位將領在和解放軍作戰時立功而獲頒青天白日勛章,分別是晉陝綏邊區副總司令董其武和第71軍軍長陳明仁。前者在1946年的包頭防守戰中擊退了解放軍的進攻,後者則在一年後的四平防守戰中擊退解放軍獲此殊榮。

而到了1949年,先是陳明仁于8月4日在長沙率領第1兵團起義,緊接著董其武又于9月19日在歸綏率領駐綏各部起義。兩人為湖南和綏遠的和平解放立下了特殊功績。建國後,陳明仁和董其武都被授予上將軍銜和一級解放勛章。兩人分別于1974年和1989年病逝。

外籍獲獎

在獲勛者中,還有四位美軍將領,分別是史迪威、陳納德、魏德邁和馬歇爾。史迪威和魏德邁都曾擔任過中國戰區的參謀長,其中史迪威因在戰略和策略問題上與中國戰區統帥蔣介石時有爭論,最終因無法和蔣搞好關系而被調回國內。臨行時,國民政府為表謝意,特授予史迪威青天白日勛章,使其成為該勛章的第一位外籍得主。接任參謀長的魏德邁則在到任後小心謹慎,和中國軍方的關系處理得很是融洽。兩人分別于1946年和1989年去世。陳納德則作為第14航空隊司令,為中國軍隊的地面作戰,尤其是抗戰後期,提供了有效的援助。

馬歇爾的獲勛原因則與前三位外籍將領完全不同。在抗戰勝利之後,國共的沖突日益尖銳。在這種情況下,馬歇爾作為美國政府的特使前往中國,擔任國共停戰和談的中間人,但最終他仍無法促成和平。隨著解放戰爭的全面爆發,馬歇爾隻得返回美國復命,臨行前,國民政府為表示對他所做工作的謝意,特授予其青天白日勛章。

相關報道

失竊

金門莒光樓內的胡璉“青天白日勛章”失竊金門莒光樓內的胡璉“青天白日勛章”失竊

台灣金門縣熱門景點莒光樓2012年5月4日發生轟動兩岸收藏界的文物失竊案。一枚屬于前金防部司令胡璉將軍所有的“青天白日勛章”遭盜走。金門警方經過連日追查,鎖定來自大陸黑龍江省哈爾濱旅行團一名76歲喬姓觀光客涉重嫌。

2012年5月8日,台灣“刑事局”證實,失竊的前金防部司令官胡璉將軍獲頒的青天白日勛章,已由中國大陸北京公安尋獲,並妥善保管,北京公安並在一列由廈門開往哈爾濱的火車上逮捕竊嫌。 2012年5月29日,台刑事部門相關負責人陳檡文29日在北京接受大陸公安返還這枚勛章。

拍賣

2012年8月14日,據台灣《聯合報》報道,蔣介石生前佩戴的“青天白日勛章”,將首度在拍賣市場曝光。拍賣公司斯賓克(Spink)昨天宣布,8月24日在香港舉行的拍賣會,將拍賣這枚勛章。

而台當局防務部門軍事發言人羅紹和昨天表示,這枚勛章目前陳放在台灣軍史館第一陳展室,是由家屬所提供,不可能流落在海外,他懷疑香港所拍賣的勛章是否為真。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