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元天皇

靈元天皇

靈元天皇(1654年7月9日-1732年9月24日),是後水尾天皇第十六皇子,母親為內大臣園基音之女園國子(新廣義門院),名叫識仁,幼名高貴宮。出生不久後,便成為其兄後光明天皇的養嗣子,同年後光明天皇過世;在高貴宮長大之前,由後西天皇暫時繼位以處理政事。1663年,後西天皇正式讓位給高貴宮,是為靈元天皇。

  • 中文名稱
    靈元天皇
  • 外文名稱
    霊元天皇(れいげんてんのう)
  • 出生地
    日本京都
  • 退位時間
    貞享4年3月21日(1687年5月2日)
  • 皇    居
  • 逝世日期
    享保17年8月6日(1732年9月24日)
  • 民    族
    大和族
  • 國    籍
    日本
  • 年    號
    寬文 延寶 天和 貞享
  • 即位時間
    寬文3年1月26日(1663年3月5日)
  • 陵    所
    月輪陵
  • 職    業
    日本天皇  第112代天皇
  • 出生日期
    承應3年5月25日(1654年7月9日)
  • 別    名
    高貴宮(あてのみや) 識仁(さとひと)
  • 中    宮
    鷹司房子

簡介

靈元天皇個性剛強,意志堅定,作風豪邁。1663年,後西天皇正式讓位後繼承天皇位。在位期間,與幕府交涉時,也很明白的展現自己的立場主張。他對恢復大嘗祭等古代禮儀,有所貢獻。1684年,他開始有讓位給皇太子朝仁親王的想法,但因當時將軍德川綱吉慰留,一直到1687年才正式讓位,他成為太上皇,並且以上皇的身份實行院政。對于上皇這樣剛硬獨斷的態度,幕府也加強對朝廷的幹涉,迫使上皇不得不停止院政。

靈元天皇

他于1713年剃發,成為法皇,法號為「素凈」。1732年過世,其謚號取自古代孝靈天皇與孝元天皇,葬于月輪陵

在位期間年號

寬文

延保

天和

貞享

靈元天皇紀

靈元天皇

第百十二世、靈元天皇

靈元天皇,諱識仁,後水尾帝十六子也。母新廣儀門院藤原氏,贈左大臣基音之女也。【皇胤紹運續錄。】

寬文三年

寬文三年(癸卯)正月,踐祚,時年十歲。仍用寬文號。【近代帝王系圖。※紀元二千三百二十三年癸卯歲正月廿六日踐祚,同四月廿七日即位。】

家綱令天下禁殉死。初家康極論殉之非禮,諸侯往往悟其非。然承戰國之流弊,因循不改。水戶、會津二藩,僅禁止之。至是,其禁始公布於天下。【弘賢覺書。※家綱禁殉死。】

五月,家綱定武家式二十條,召萬石以上頒之。【※頒武家法則。】

秋八月,更定武家式二十三條。其一曰:「常嗜文武,專義理,勿亂風俗。」【慶祿記。】

九月,大阪城代鳥居忠春至大阪。未入城,為醫所弒。京師賈人佐野某來侯忠春,適變作,乃以身蔽捍,被創而死。初忠春祖父元忠死伏見之役,商人佐野四郎潛收其首葬之,某即其子也。【藩翰譜。】

冬十二月,京師地震,市廛皆壞。【太平年表。】

寬文四年

四年(甲辰)秋九月,關白光平辭攝政。以左大臣房輔代之。【公卿補任。】

寬文五年

五年(乙巳)春正月,雷震大阪天主閣。火起,閣藏一寶匣,而眾力不能拯之。大番隊士中川帶刀冒火,大呼上閣。閣焚倒湟中。後探湟得帶刀屍,屍焦爛猶懷寶匣,無有損傷。家綱賞其奇節,賜秩千石於其子。【翁艸。】

夏五月,荷蘭人泊長崎。舶中失火,帛絲品物皆灰燼。舟師僅免。【華夷通商考。】

冬十月,家綱禁日蓮宗不受不施派。悉補其僧徒,尋流西北諸島。【太平年表。※禁不受不施派。】

德川光圀毀境內淫祀三千八十八宇。【野史纂略。】

是歲,定絹布長二丈六尺為一端。【太平年表。※改絹布丈尺。】

寬文六年

六年(丙午)夏四月,家綱禁諸侯趨從過馬三匹槍七條。

五月,流京極高國於南部,子高賴於伊勢,其餘子女皆命錮之諸藩。初高國父高廣,馭下暴橫,國中怨嗟。及高國襲封,釐革弊政,撫循人民,一國大悅。既而高國意稍驕恣,疏棄宿老,寵信新進,專殖貨利,賦戀日重,境內大困。於是高廣潛謀廢高國,立次子高勝。高國知之,故薄其奉養。高廣不堪積憤,上書訴之家綱。因是,高綱獲罪,沒丹後七萬五千石。高廣窘迫,匿於京師。家綱遣青山幸利於丹後,收其城地。高國老臣澤岡圖書,迎見幸利曰:「寡君獲罪國除,臣等敢不奉命。但將家有法,束手去城,如天下笑何。臣請刳服以致城,幸賜驗視。」幸利曰:「諾。」馳使報之江戶。家綱命高國手書諭之,圖書等乃致城而去。【藩翰譜、野史纂略。】

秋七月,德川光圀毀國內新寺九百九十七宇。籍破戒僧,為編氓。【野史纂略。】

冬十月,錮處士山鹿義矩於播磨赤穗。義矩嘗著『聖教要錄』駁宋儒,由此獲罪。【太平年譜。】

寬文七年

七年(丁未)春二月,遣巡查使於諸國,廉問風俗。

三月,禁種煙艸於良田。【※禁種煙艸於良田。】

秋九月,盜竊晝御座寶刀而去。所司代牧野親成捕而斬之。【舊章錄、國史實錄。】

寬文八年

八年(戊申)春正月,白氣見西方,形如竿。【弘賢筆記。】

二月,流島原城主高力隆長於陸奧,子常長於出羽。初家光既平邪蘇賊,封隆長父忠房於島原,以其地多賊餘黨,且新經兵燹也。命撫輯農商,以安反側,屢賜金谷,以助其費。至隆長,苛虐無恩,百姓大困。巡察使入其境,訴者相屬。隆長坐之失封,沒島原三萬七千石。【藩翰譜、野史纂略。】

三月,以攝政房輔任關白。【公卿補任。】

是歲,禁庶人佩大刀、著絹袖。【舊章錄。※禁庶人佩刀。】

寬文九年

九年(已酉)春正月,京師飢。家綱為粥於北野七本松及四條磧賑之。至四月而止。【風也集。】

夏六月,蝦夷作亂,松前泰廣討夷之。泰廣,松前侯支族也。初東蝦夷有釋仙者,勇力絕倫,抄掠諸島,眾夷畏服。礦夫庄太夫娶其女,與俱謀並松前。夷人鬼菱者,歸心松前,屢與釋仙戰,而未遑報之松前也。一日,間行至礦夫文四郎家,地距釋仙居,僅三裏。釋仙偵而知之,遣眾攻之。鬼菱單身潰圍出,遂為所殺。既而松前吏與商人乘船至東蝦夷,釋仙部下殺之,奪其財,數人僅遁還。松前矦始知有變,馳使江戶請討之。家綱使麾下士松前泰廣往援之。松前將蠣崎作左,進入夷地。釋仙聞之,遣兵二千逆拒。松前又遣佐藤權左、松前儀左、仁井田瀨兵等繼進。泰廣亦來會,與夷夾水挑戰。我兵發銃斃夷百餘人。夷多發毒矢,我兵甲堅不傷。夷遂敗走,我兵濟水追擊。夷據山,我兵吹螺進薄之,夷下山泅水遯逃。擒其十六人,權左命解縛為導。夷又阻大川而陣。權左使譯官,誘諭之。譯官祖裼登高呼曰:「大將從江戶來矣。汝等擒戮在近,盍及今降?即降,吾必為汝乞命。汝猶欲相抗乎?試射吾胸!」拊胸示之。夷大驚,解甲投刀,以船二十艘來降。泰廣直乘夷船,擊餘黨,斬釋仙一將而還。諸人繼進。釋仙懼,以六十餘人來降。權左延見之曰:「汝罪不容死,宜獻方物一千個以贖之。」釋仙乃取雜貨一千獻之。權左收八百品,卻其餘曰:「是不足取。」乃留釋仙及魁首二十餘人、婦二人於礦夫家,以酒數鬥賜之,使人密報之後軍。夜,後軍鹹至圍之‧夷驚逃。我兵追擊,悉斬之。釋仙獨端坐受刃死。我兵燒殺庄太夫,夷地悉平。【風也集、弘賢覺書、野史纂略。※蝦夷為亂。※幕府討蝦夷。※蝦夷降。】

冬十一月朔,日南至。設節會。參議藤原定淳奉行。

寬文十年

十年(庚戌)夏六月,本朝通鑒成。先是,命法印林恕索天下祠寺所藏延喜以降武乘,校正編年。書至是成,名曰『本朝通鑒』。家綱命老中以其書示之三家。尾、紀二侯皆賀盛舉。獨光圀批閱之,至以皇朝為吳泰伯之後,大驚曰:「天朝自有正史,如何取海外妄說,以污蔑皇胤!且祖宗之於西土,本自抗禮不相下,而今乃以附庸自處,是誣祖宗也。請命改定。」老中大嘆服。【野史纂略、舊章錄。◎恕,一名春勝,字子和,改字之道,稱春齋,號鵝峰。羅山第三子,襲父職,為治部清法印。※本朝通鑒成。】

秋八月,大阪大風。船舶橋梁皆壞,人多溺死。【一本續王代一覽。】

是歲,家綱奏封德川賴宣次子賴純於西條。【藩翰譜。】

寬文十一年

十一年(辛亥)春正月,德川賴宣,薨。子光貞嗣。賴宣,豪邁有識量,好學能通大體。虛己受諫,每曰:「人有所言,擇善從之。眾人之智,即我智也。」賴宣嘗以佩刀試死囚,應手立斷。左右皆贊嘆。賓帥那波道圓,獨蹙頞而無言。賴宣問曰:「異邦亦有刀利與執刀之妙如此者乎?」道圓曰:「龍泉、太阿、幹將、莫邪之類,是皆名器,其利不讓之。又人君手斬人而快於心者,古之人有行之者,桀紂是也。吾邦亦有職斬罪人者,稱穢多,最至卑也。」賴宣變色,直入內。既而召道圓,謝曰:「卿言極善。」厚加褒賞。【藩翰譜、先哲叢談。】

夏四月,家綱流伊達宗勝於土佐,子宗興於豐前。初宗勝欲奪宗家,會兄忠宗卒,綱宗嗣。宗勝乃與老臣原田宗輔謀,使綱宗荒於名妓,而聲其過失以幽之,立嬰子龜千代。宗勝恃輔立之功,跋扈日甚。伊達宗重,稍知其謀不軌,使女弟淺岡為乳母,松前重光為近侍,以陰備不虞。一日,淺岡見龜千代將食心動,召庖人嘗之,即死。宗勝心不自安,陰使家人夜刺龜千代,亦為重光所拘,國內洶洶。逆黨神並者,竊其盟書來自首。宗重乃馳訴之江戶。家綱使老中召宗重、宗輔,對辨於廳。宗輔老片山隼人在仙台聞之,奉其子大內藏據信夫城。片倉小十郎使人諭大內藏曰:「子欲城守以抗主君,豈謂罪人之子必見誅邪。餘與父親善,將營救子。子其速出城。」大內藏謀之隼人,曰:「郎君勿墬彼計中。」大內藏乃答使者曰:「如隼人不聽何?」使者曰:「子果欲保首領,何不殺隼人自降?」大內藏發銃殺隼人。使者聞銃聲入城,以大內藏及其弟還。小十郎皆誅之。家綱召龜千代曰:「卿家眾暴恣。一國擾亂,其罪不為少矣。然卿幼齡,未嘗預政事,故釋而不問。自今卿其親政。」龜千代拜謝受命。【※仙台之變。※片山隼人等伏誅。】

冬十一月,攝津伊丹山躑躅花,及路傍諸草皆華。【太平年表。】

寬文十二年

十二年(壬子)春二月,流處士奧平源八、奧平傳藏、夏目外記於伊豆大島。初源八父內藏允事宇都宮城主奧平忠昌。忠昌之卒,內藏允與族隼人,會於佛寺。隼人嘲罵內藏允,怒而斫之。隼人抽刀格鬥,眾救解之。內藏允積憤自殺。忠昌子昌能,逐源八而不問隼人。於是,傳藏、外記,皆致仕而去。外記,源八母弟,而傳藏同族也,二人皆欲助源八報仇。隼人懼而走江戶,召弟主馬於出羽。源八等聞之,要擊於途殺之,遂赴江戶。聞隼人匿麾下士戶田氏第,夜帥七十餘人襲之。擲炬門外,連呼失火,奪門而入。會隼人不在,乃殺其父半齋及左右數人而去。黎明,隼人跨馬,擁十餘人追及。傳藏盤槍還鬥,鏦隼人僕之,衷甲不傷。乃投槍相搏,遂擠之塹,令源八馘之。源八與傳藏、外記,投一士人家,使其徒皆散去。既而家綱下令大索。三人詣大老井伊直澄第,請就死。直澄感其孝義,具白家綱,請減死。因有此命。直澄使兵士護送,後遇赦而還。直澄授之祿雲。【野史纂略。※奧平源八復讎。】

三月,石川凹歿,年九十。初名重之,參河人。世仕德川氏,好讀書,善詩及國雅。大阪之役,先登斬首二級。然以其犯令見黜,退隱於京師。自號六六山人,營詩仙堂於東山一乘寺村,常弄翰墨,鼓琴以自娛焉。諸軒冕來訪者,皆謝絕之。嘗選漢、晉、唐、宋人詩三十六首,使狩野守信寫其像,揭之楣間。其韻致如此。【先哲叢談。※石川凹歿。】

冬十二月,保科正之,卒,年六十四。子正經嗣,葬會津磐梯山。稱曰土津靈神,以其功於神道也。【續王代一覽。】

延寶元年

延寶元年(癸醜)夏五月,大內火。【太平年表。※寬文十三年九月廿一日改元。※『隋書』音樂志雲:「分四序,綴,三光,延寶祚,渺無疆。」】

諳厄利亞人來長崎,請互市。家綱問之荷蘭人,對曰:「彼近娶波爾杜瓦國主之女,且與南蠻人往來,其意不可測也。」乃卻之。【長崎實記、華夷通商考。※諳厄利亞乞互市。】

老中板倉重矩,卒,年五十七。孫重宣嗣。重矩嘗匾其居曰:「咬菜。」及登顯職,猶揭其額。人問其故,重矩曰:「吾今富貴,侈心易生。不有此匾,何以能自警?」及卒,家無餘財。時人悼惜。【板倉家譜。※板倉重矩卒。】

延寶二年

二年(甲寅)春二月,家綱置修大內司,命松平綱政督其事。

夏四月,畿內大水。

六月,京師雨雹。大如拳。【續王代一覽。】

延寶三年

三年(乙卯)春三月,家綱令因備二藩鑿溝於芝。皆辭以國用匱乏。家綱怒讓之屏居。久世廣之曰:「兩藩既食三國,寧不能鑿一溝邪?然東藩鑿塹,西藩造石垣,祖宗之製也。兩藩之辭役,亦不為無謂矣。若夫兩藩所辭而今命之他藩,是辱兩藩也。不如令有司為之。」家綱從之,遂起新溝之役。府下遊士聞之,往往蔽面,溷入役夫。家綱乃命以夜作。其終夜執役者,給以三日傭錢。【野史纂略。】

是春,京師飢,餓莩相望。家綱奉命賑之,設場於北野及四條、五條諸磧,與粥及錢米。從三月至五月而止。【續王代一覽。※京師飢。】

冬十一月,大內成。是夜,洛西失火,延燒行宮、本院及縉紳第宅六十餘宇。帝奉神器幸清蓮院,新宮僅得全。乃徙御於便殿。【皇年代略記。】

十二月,大老井伊直澄,卒。以兄直滋子直興為嗣。【井伊家譜。※井伊直澄卒。】

延寶四年

四年(丙辰)春二月,流長崎代官末次茂房於隱岐。先是,茂房家奴潛往外國,鬻刀劍圖籍。事覺,捕而籍其家。奸贓畢露,遂處流。【翁艸、長崎實記。※茂房鬻刀劍圖籍於外國。】

德川光圀命儒臣,悉蓄發,而編之士列諭之曰:「自足利氏之衰,武人率皆不識字,令僧徒掌文墨。及海內既平,儒者猶承其弊風,皆不蓄發。人亦以方外之徒待之。故林氏累世,受知幕府而皆任僧官。雖然學道者,君臣皆儒也,安得以異流待之。」儒者蓄發,實昉於此。【西山遺事。※儒者蓄發始此。】

冬十二月,芝新溝成。

仙洞御所,及東福門院火。【弘賢筆記。】

延寶五年

五年(丁巳)春正月,家綱遣上杉長久於京師吊災,仍造宮。

夏四月,宮成。法皇徙御焉。

冬十月,常陸、陸奧,海溢浸陸。

大久保忠朝獲一身兩頭龜於部內,以獻幕府。【風也集。】

延寶七年

七年(己未)秋九月,石清水修放生會。是典廢者數百年,於是再興之。爾後每年修之。【公卿補任。※再興放生會。】

延寶八年

八年夏四月,德川光圀以所選『一代要記』、『扶桑拾葉集』獻之幕府。【太平年表。】

五月,將軍家綱疾。大老酒井忠清建議,援鐮倉故事,欲迎親王於京師為嗣。有司莫敢可否,獨堀田正俊爭之甚力,議乃止。老中更謀之三家。德川光圀請立綱吉,家綱許之。綱吉自館林入承統,敘從二位,任權大納言。既而家綱薨,年四十。葬寬永寺,敕贈正一位太政大臣,謚曰嚴有院。自是之後,寬永、增上二寺,為德川氏塋域。後嗣以親拜兩塋為常務,在職之中,必有一詣日光廟,以為重典。【※將軍家綱薨。】

六月,綱吉設法會於增上寺,令鳥羽城主內藤忠勝等掌其事。忠勝殺宮津城主永井尚長於齋場。即日,賜忠勝死。先是,設法會於寬永寺也,尚長不禮忠勝。忠勝銜之。及至增上寺,天適雨,老中命忠勝:「給傘僧徒。」僧眾多不能遽辨。尚長亦毀笑之。會綱吉賜書諸有司,尚長遍示一座,獨不示忠勝。忠勝請覽之。尚長不肯曰:「此書不關君事也。」忠勝憤怒。俄而尚長起,忠勝亦起躡其衣裾。尚長蹶,乃挺刀一擊殺之。眾驚起,擁忠勝,幽之別室。二家從士聞之,將突入。永井直敬諭退之。眾乃定。於是綱吉賜忠勝死,沒鳥羽三萬五千石。以尚長之傲慢激變也,亦沒宮津七萬五千石。【※成長寺之變。】

秋七月,綱吉徙居於本城。或有議試諸侯向背者。光圀曰:「我宗傳承既五世矣,誰敢懷異圖。儻有之,我則為征討使耳。」井伊直興進曰:「先鋒之任,我不敢讓他人。」【翁艸、野史纂略。】

八月,詔以綱吉為征夷大將軍,敘正二位,任內大臣。

閏月,綱吉令曰:「民者,邦之本也。代官之職,務察民疾苦。使民無飢寒之患。國豐則民易怠。製之產業,勿令懈惰。為長吏者,用心民事,勿專任小吏。凡堤防、橋梁,以時修之,勿令毀壞。」【憲廟實錄。】

九月,綱吉命林春常、人見友元,討論經義。爾後月行之。【十三朝紀聞。】

冬十月,綱吉以子德松為世子。【柳營譜略。】

天和元年

天和元年(辛酉)春正月,綱吉遣使諸國,巡查風俗。【※延寶九年九月廿九日改元。※『尚書』雲:「奉答天命,和恆四方民居師。」『前漢書』雲:「嘉承天和,伊樂厥福。」『後漢書』雲:「天人協和,萬國鹹寧。」又雲:「天和於上,地洽於下。」『庄子』雲:「與人和者,謂之人樂;與天和者,謂之天樂。」】

二月,召上野護國寺僧亮賢,賜之高田葯園,以建精舍。號曰,護國寺。以綱吉在孕時有所禱也。【萬天日記。】

夏五月,酒井忠清,卒,年五十八。子忠舉,嗣。初忠清為家綱所親任,勢焰薰熾中外,四方贈遺相屬。居第近下馬牌,時人呼曰:「下馬將軍。」家綱病篤,議立儲嗣,忠清頗有異論。及綱吉立,辭職,尋致仕。故世或謂:「忠清憂懼自殺也。」綱吉亦聞而疑之,欲遣使省視。女婿藤堂高久、松平定有合辭請曰:「流言蜚語,果何所徵。臣等以百口保之。」乃止。【※酒井忠清卒。】

六月,綱吉召越後國主松平光長臣小傈正矩、荻田主馬、永見長賴,親聽訟。賜正矩及子大六死,流主馬長賴於八丈島。初越前參議忠直既廢,生二子長良、長賴,及一女於流所。光長憫永見右衛門冤死,令二弟襲永見氏,以妹嫁小傈正矩。光長子綱賢先卒,無子。長良亦蚤死。時人謂:「長賴必為世子。」正矩狡譎多智,詐言長賴當立。長賴大悅,傾心結附焉。而正矩赴江戶,請光長立長良子萬德丸,遂為世子,賜名綱國。正矩意甚自得,欲擁綱國以擅威權。長賴積怒,密與荻田主馬等謀,欲殺正矩。謀泄,一國擾動,遂訴之江戶,經歲不決。至是,綱吉親聽之。正矩曰:「臣之所為,始非有私。某事有券書,某事令某連署。」老中阿部正武曰:「汝果忠邪,何用券書。用券書,適足以見其奸計矣。」正矩不能對。及詰問之,詐謀盡露。綱吉遂錮光長於伊豫松山,綱國於備後福山。松平直矩、松平近榮,亦皆坐正矩事屏居。【翁艸、續王代一覽、野史纂略。※越後之變。】

冬十一月,權大納言藤原實起子參議公連有罪。詔:「褫其官,流之佐渡。」

伊勢內宮災。

是歲,大藏經刻成。初萬福寺僧道光,欲刊藏經,積募金若幹。會歲飢,悉散之眾。復募金,歲飢,又散而濟眾。至是,三募終能成其功雲。道光字鐵眼,肥後人。智慧卓越,鑽研諸經,不辭疲倦。嘗入黃檗山,師性瑫和尚,後造瑞龍寺於大阪居焉。俗謂鐵眼寺是也。【※大藏經刻成。】

天和二年

二年(壬戌)春正月,遣使伊勢,奉幣於假宮,虔謝火災。

二月,關白房輔,罷。以右大臣藤原兼輝代之。【十三朝紀聞。】

三月,天下飢。京師大雲院、誓願寺、法輪寺僧,散米錢施貧民。長崎崇福寺主滋岳亦為之。【續王代一覽。※天下飢,僧徒競賑飢。】

夏五月,池田光政,卒。光政性好學,封內每郡設三黌,使庶民聽其講讀。嘗謂老臣曰:「寡人有過,宜直諫之。」中川謙叔對曰:「君嚴明有威,眼光射人,不能仰視。宜假以溫顏。」光政嘉納。

秋七月,綱吉闢木下貞幹為儒官。貞幹,京師人。幼穎悟,僧天海一見異焉,請其父母為弟子。貞幹不肯。年十三,作太平頌。後光明帝見而奇之,將徵試之,會崩而止。後貞幹師松永遐年,學大進。嘗從柳生宗矩,遊江戶。不得志而歸京,閉戶讀書,名震海內。前田綱利聞其名聘之,貞幹辭曰:「吾師之子永三未仕,請先聘之。」綱利聞其義,並聘二人。至是,貞幹升為幕府學士。貞幹善教人,一時英才多出其門,新井君美、室直清,最其著者雲。【先哲叢談。※木下貞幹為儒官。◎貞幹,字直夫,小字平之允,號錦裏,又順庵。】

八月,朝鮮三使伊趾完、李彥綱、樸慶俊來聘。【外蕃通書。】

九月,綱吉觀朝鮮人馭術於櫻田調馬埒。【風也集。※將軍綱吉觀韓人調馬。】

山崎嘉,卒。嘉,字敬義,號暗齋,京師人。就谷時中學程朱之學。晚就吉川惟足,極神道閫奧。其徒稱曰,垂加先生。川井正直,年五十始學,暗齋謂之曰:「入道莫如敬。子不幸過時,不必讀書,每事躬行敬則可也。」正直服膺其語,終身不怠。父母沒,終行三年之喪雲。【十三朝紀聞。※山崎嘉卒。】

天和三年

(癸亥)春正月,江戶大雨水。

二月,綱吉令長崎奉行,禁買賣外國哆羅、猩旃、珍禽、異獸、寶玩、奇器等。又禁婦人衣服用金線絺綉,及過巧組織。【長崎實記、風也集。※禁婦人服飾。】

立朝仁親王,為皇太子。以右大臣藤原兼熙傅之。自上世至後龜山,未嘗闕是典。而後龜山傳後小松之後,不復立東宮者十三世。至是始修此典。【十三朝紀聞。※復立太子之典。】

秋七月,定武家式十五條。【慶祿記。】

冬十一月,綱吉命林春常、人見友元、木下貞幹等,考訂參河記,更名武德大成記。尋松平正忠等,獻武德實錄。綱吉賜時服、黃金,賞之。【太平年表。】

貞享元年

貞享元年(甲子)春三月,定服忌令。【※天和四年二月廿一日改元。※『周易』雲:「永貞吉,王用享于帝吉。」】

秋八月,少老稻葉正休殺大老堀田正俊於城中,一坐以為失心,挺刀亂斫。正休回顧微笑而死。正休素與正俊親善,及正俊恃寵專橫,正休屢規諫之,正俊不聽。會攝津人請浚川,正休受命巡檢其役,非費四萬金不成,乃還報。正俊潛召富人川村隨軒曰:「汝能以二萬金成功,吾當薦汝如何?」隨軒喜而許諾,遂往興其役。正休聞之怒,謂人曰:「甲斐高坂彈正,忠鯁謇諤之士也。獨恨不殺跡部、長坂二奸耳。」將出以寶刀示侍醫。醫戲曰:「以此斫人,醫葯不能救也。」正休悅,遂以其刀斬正俊。正俊素有權勢,其死也,吊者填門。而正休家,唯親戚吊而已。獨德川光圀往吊焉。【野史纂略、弘賢覺書。※正休斫大老。 】

冬十二月,陰陽博士安倍泰福,獻貞享新歷。時海內用宣明歷者,殆千餘歲,錯謬益多。泰福與弟子保井都,據元授時歷,及明大統歷,造新歷。綱吉置天文局,擢都為司天官,更姓名曰澀川春海。【一本續王代一覽。※貞享歷成。※江戶始置天文局。】

貞享二年

二年(乙醜)春正月,綱吉以日次記二百三十卷,附賀正使,獻之京師。【太平年表。】

夏六月,阿媽港船送伊勢漂民十二人,來長崎,上書曰:「我國特尊日本,故護送漂民。非乞互市也。」【※阿媽港船送漂民來。】

秋八月,綱吉使諭阿媽港人曰:「汝犯我邦大禁來,於法不可免。但以送我漂民之故,特放還汝。他日若有漂船,不送來可也。」給糧及薪資,遣歸之。

減貿易歲額。先是,清及荷蘭互市,每歲出銅及雜品,當銀一萬三千貫錢,至是減之。清給銅當銀五千貫錢,雜品當銀一千貫錢;荷蘭給銅當銀二千貫錢,雜品當一千貫錢。【華夷通商考、長崎夜話。※減清及荷蘭互市歲額。】

貞享三年

三年(丙寅)春正月,綱吉徙封大久保忠朝於相模小田原。忠朝曾祖母忠鄰,遭馬場忠時讒,褫封冤死。至是復其舊封。【大久保家譜。】

夏四月,更正服忌令。【慶祿記。】

秋八月,定朝鮮通商之法。一歲以金一萬八千兩為限,禁買無用品。

冬十二月,定琉球通商之法。一歲以金八千兩為限。【華夷通商考。※定朝鮮琉球商額。】

是歲,紀藩臣和佐台八郎,試射於京師蓮花王院。一晝夜,發一萬三千五百餘箭,中者八千一百三十三。時人稱為天下第一。慶長以來,善射者,皆試技於此堂,標其所發數,揭之堂上。而如八郎者,前後無有。【十三朝紀聞。※和佐台八郎試射。】

貞享四年

四年(丁卯)春二月,綱吉令曰:「凡失畜犬者,必須搜尋。若他家犬來,必須收養之,求其主以還之。」初綱吉喪世子,百方求嗣不得。僧隆光說曰:「人之乏嗣,皆前身多殺之報也。今欲求嗣,莫若禁殺生也。且將軍生歲在戌,戌屬狗,最宜愛狗。」綱吉然其言,故有此令。尋停獻生魚海錯。

三月,禁畜魚、鳥。畜鳥供人食料者,皆命放之。【野史纂略。※禁畜魚鳥。】

帝讓位於皇太子。

正德三年

正德三年(癸巳)八月,剃發,法名素凈。【皇胤紹運錄。◎天台座主記雲享保五年十一月剃發。】

享保十七年

享保十七年(壬子)八月,崩于仙院,壽七十九。【近代帝王系圖。】葬泉涌寺。【前王陵廟記。】遺詔因孝靈、孝元二帝,謚字稱靈元院。【宗建記。】

帝性英敏,能通下情。【芝屋隨筆。】仁厚謙挹,雍容垂拱。【宗建記。】嘗以數百金得一名碗,以示群卿。群卿鹹奏其為珍寶。藤原經敬獨不悅,欲入諫,故稱:「老眼難睹。」奉御碗出殿,為誤失手,墬之石上。御碗碎壞,滿座失色。經敬徐進御前,稽首謝罪曰:「臣欽惟古來器用,皆用邦產,未聞以漢土故物充供御也。伏願陛下勿妄費財用,以求此等物。」帝嘉其直言,釋而不問。【十三朝紀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