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東

霍英東

霍英東,1923年5月生。原名官泰,祖籍廣東番禺,生于香港。7歲喪父。12歲進香港皇仁英文書院,因抗日戰爭爆發而輟學。當過渡輪加煤工、機場苦力、修車學徒、鉚工等。1992年11月至1996年11月任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1985年任香港特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1993年3月當選為第八屆全國政協副主席。1998年3月當選為第九屆全國政協副主席。2003年3月在全國政協十屆一次會議上當選為第十屆全國政協副主席。2006年10月28日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84歲。

  • 中文名
    霍英東
  • 別名
    霍官泰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香港
  • 出生日期
    1923年5月10日
  • 逝世日期
    2006年10月28日
  • 職業
    原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 畢業院校
    香港皇仁書院
  • 兒子

​人物簡介

霍英東博士,大紫荊勛賢(Dr. Henry Fok,1923年5月10日-2006年10月28日),原名霍官泰,結婚時按輩分取名“好釗”,生于香港四大原住民系中疍家的水上人,祖籍山西霍州,原籍廣東番禺南沙(今屬廣州市南沙區),香港企業家,官至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成為首名躋身國家領導人級別的香港人,有“愛國商人”稱號。官方新華社將他形容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而前行政長官曾蔭權稱贊他為“左派港人”

生平經歷

霍英東是艇戶出身,在家中排行第四,祖父霍達潮擁有風帆來往港澳間運輸貨物,父親霍耀容繼承祖業。1930年一次風災中兩名哥哥翻艇身亡,其後父親患癌身故,霍母帶同霍英東及一姐一妹上岸生活,在灣仔石水渠街居住。霍英東小時就讀于帆船同業義學,後轉往敦梅國小,1936年考入皇仁書院讀中學,為圖報國,取名“英東”即英武地屹立在世界的東方;香港淪陷期間被迫停學並從事苦力等工作謀生,其後霍家湊足資本,在灣仔鵝頸橋開辦“有如雜貨鋪”。戰後先以買賣各種物資獲利。

霍英東霍英東

1950年代初韓戰爆發後,殖民地香港政府據聯合國決議,對中國大陸實行禁運。中國聯絡在港商人抗美援朝,擁有完整船隊的霍英東為中國打韓戰提供了支援。他收購戰爭及醫葯物資後,每晚親自指揮船隊運貨往中國大陸獲得暴利。

他隨後轉而投資地產,1953年創辦霍興業堂置業有限公司,再開設立信置業有限公司及有榮有限公司,在灣仔及銅鑼灣一帶發展住宅樓宇,包括蟾宮大廈、香港大廈、海誠大廈等,更首創樓花製度,容許買家在大廈未落成前預先訂購,當時引起市民猜疑,但此法令樓市活躍起來,地產商紛紛效法,影響至今,他亦身家暴漲。

1960年代與何鴻燊葉漢等奪得澳門賭場經營權,建立“東方蒙地卡羅”王國,並獲得豐厚財富。1965年牽頭成立香港地產建設商會,並被推舉為首任會長。1967年5月六七暴動前夕離港逃難,至12月暴亂平息後才回港,之後開始淡出地產轉戰石油產品市場。

1970年代石油危機後,在香港經營東方石油公司,售賣在中國出產的石油產品。1981年董浩雲逝世,東方海外交予董建華打理。1985年,東方海外瀕臨破產,霍英東在1986年註資近九億四千萬元使其渡過難關。

1977年成立的香港霍英東基金有限公司一直以捐獻與非牟利投資形式在香港策劃多個項目;1986年成立霍英東教育基金會獎勵國內對教育、科研、社會科學等領域有貢獻之學生及教師;2002年成立澳門霍英東基金會致力于推動澳門教育、醫療、體育、文化及公共事業。晚年致力開發珠江西岸的南沙港工程;霍英東亦愛好踢足球,是香港足球總會永遠名譽會長,東升足球隊會長,亦參與各項體育事務

人物軼事

涉足賭界

1961年10月,霍英東與何鴻燊葉德利及葉漢合組財團,以316.7萬元在澳門奪得賭牌,並在1962年元旦開設首間賭場新花園娛樂場,同年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正式註冊,他同時成為澳娛最大股東,多年來雄霸澳門賭業。

澳娛的股權分布,外界所知不多,霍英東亦曾承認公司股份的很復雜。他憶述澳娛成立時,股東包括何鴻燊、葉漢、新馬師曾和葉德利等,但他直指澳娛帳目無人說得清,過去亦有分紅不均的情形。其中澳娛每年凈賺10多億元,佔三分一股權的霍英東卻隻分得1億。2001年,澳娛另一名股東何婉琪傳出欠債事件,及後更因何婉琪欲將旗下澳娛股權轉到兒子麥舜銘名下,引發與何鴻燊就澳娛派息政策展開罵戰及法律

霍英東霍英東

在股東內閧之際,霍英東2002年4月1日宣布把他在澳娛的27.7%股權(共22,654股)全數捐贈同年6月28日成立的澳門霍英東基金會,另再捐贈2,000萬元澳門幣至其中,估計基金管有資產達60至100億元。但是,當時隻有何鴻燊表示有意收購他手上的股份,雙方仍未能就價錢問題作出結論。霍指出自己“四十年沒看過賭場盤數,二十年沒去過澳門”,創辦澳娛隻想行善而非牟利。

在放棄股權時,霍英東對何鴻燊的批評亦引起外界猜測兩人不和。霍英東在基金會成立時曾發表演說,批評何鴻燊好勝:“1962年向他借40萬元,爭奪澳門賭權。”他又翻舊帳指1967年遭英美政府封殺時,尖沙咀星光行被斷水、斷電及斷電話線,結果何鴻燊把原本值30億元的大樓,以3,000萬元“賤售”。何鴻燊後來說:“幾十年朋友,他開玩笑,講講故事而已,我晚晚都唔輸得(不可以輸)。”

與英美交惡

霍英東雖然在英國殖民地的香港出生,但與英國和盟友美國都一直處于敵對關系。1950年代韓戰爆發,英美根據聯合國決議,對中國實施禁運。“凡是一個士兵可以利用的東西不許運往共產黨中國。”美國商務部的官員這樣說道。而在日本、台灣再到東南亞的包圍圈中,香港和澳門是最後的缺口。香港當局嚴格執行著“全面禁運”的要求。當時的香港報紙上,經常可以看到英國海軍“開槍追擊走私船隻”的報道。

在接下來的近三年時間裏,霍英東不僅承擔了在港澳和中國間運輸軍用物資的主要任務,他還組織了精密的偵察隊伍,監控香港港當局的緝私艇的動向;他的船隊每天半夜都從英國海軍的軍艦旁悄悄繞過,駛向公海;而為了擺脫當局的監視,他甚至一天之內換了三個不同的地點,作為整個運輸系統的“指揮部”。 霍英東提供大量戰略物資給中共,幫助中共抗美援朝,惹來英美政府的不滿,並且因此一直受到殖民地香港政府的非難,但也因此受到了中共的信任,後來榮居全國政協副主席,被譽為“紅頂巨賈”。

霍英東霍英東

霍英東與何鴻燊、何添、關明及鍾明輝等人合組九龍置業公司于1962年開始在尖沙咀興建星光行(當時稱為九龍商業大廈),但星光行落成招租時,當時美國駐港領事將星光行列入“黑名單”,明確宣布所有星光行的租客都不能買賣美國貨。就算星光行的租戶向當時由英資大東電報局控製的香港電話公司申請電話線時,也遭到刁難,指“星光行的租戶申請電話線可能遙遙無期”。結果大部份租戶連按金都不要就走了。最後,霍在星光行承租乏人問津的情況中,被迫將星光行出售置地公司。

另外,香港政府在1960年代末期,推出葵涌一、二、三、四號四個貨櫃碼頭項目,霍英東個人獨力投得最大的一號碼頭,但港府卻無理要求霍擔保每年至少要有20萬個貨櫃在碼頭停泊,而當時全港的貨櫃箱總數都沒有20萬個,霍英東找船王董浩雲(香港前任行政長官董建華父親)商量後,認為沒有把握,最後隻好放棄。一號碼頭最後由英資太古集團的現代貨箱碼頭有限公司承辦。

大陸從商

霍英東會議上演講,自稱是“第一批回響返回祖國發展旅遊事業興建賓館”。1983年2月6日,考慮過北京或上海後,霍英東的白天鵝賓館正式在廣州開業,成為改革“樣板”,開業初造成轟動,連當時領導人鄧小平也被吸引。

霍英東霍英東

有中國傳媒報道,鄧小平曾三度到訪白天鵝,1984年1月31日的行程包括參觀總統套房,及到酒店內的絲綢之路餐廳進餐;1985年的2月19日是農歷大除夕,鄧小平更在酒店內發表拜年講話;4日後(同年2月23日)鄧再到酒店,並自掏腰包買面包,邊吃面包邊說:等他回到上海時,就會宣布再開放沿海14個城市。當時在場的霍英東說,一個小小的面包,就能使鄧小平有這麽大的啓發,促進中國改革開放

霍英東更提出自行設計、施工及管理,當年投資額達5000萬美元,由霍的維昌發展有限公司與廣東省旅遊局簽訂協定,以中外合作的方式,經營期為15年,到97年再將協定延長至2003年。

政界發展

于1980年8月25日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中被選為全國政協委員,1988年當選為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1989年六四事件後第三天,他與另外19名港澳人士發表聯合公開聲明,譴責北京屠城、並哀悼死難者,但1993年3月27日政協第八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成為首位擠身中國國家領導人的香港人。1996年及2000年兩次旗幟鮮明支持董建華任香港行政長官,但隨著董建華下台,霍英東亦淡出政壇並因年紀問題,鮮有公開露面。

人物貢獻

建造南沙港

霍英東晚年大力投資故鄉番禺南沙,昔日該處被譏為“番禺的西伯利亞”,但霍英東認為當地可連結西面江門一帶,與中國政府商談合作,國務院1993年批準開發南沙經濟技術開發區,計畫耗資逾百億元。霍英東當時與多個財團捐款建造虎門大橋,使江門一帶往東的行程縮短近102公裏,毋須繞道廣州,之後又興建客運碼頭,使香港至南沙的航程隻需1小時15分鍾。

不過,南沙由荒蕪之地崛起,波折重重。當年“南沙68號”建成後,中國政府拒絕發牌,並突然要求繳付逾百萬元的“堤圍費”,事件擾攘近一年,後來由他捐款1000萬元興建的洛溪大橋亦發生收費風波,當地政府聲稱無收過捐款,要向市民征過路費償還銀行貸款,事件最後鬧大,番禺政府才肯讓步。

自1998年開始,霍英東與香港科技大學合作發展佔地250公頃的南沙資訊科技園,首期由霍英東出資3億元發展,吸引多家大型公司如豐田車廠進駐。2005年霍英東進一步向科大捐款8億元,當中5億元為配合南沙科技園發展,科大已在南沙覓地開設教研院,取錄約600名研究生,加強科研工作。

體育發展

霍英東熱愛足球,早年組織“有榮小足球隊”及“卓然隊”,更親自落場在灣仔修頓球場與其他小型球隊比賽。及後更成立東升足球隊加入香港甲組足球聯賽,亦曾長時間擔任香港左派球會愉園體育會會長一職。1970年出任香港足球總會會長,成為首位華人會長。霍英東更曾獲得兩屆全港網球雙打冠軍。

1958年8月1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鑒于不少國際體育組織均視中華民國為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與國際奧委會斷絕關系,同時北京方面也極力反對國際上將台灣視為獨立國家,繼而在其他國際單項體育組織失去會員席位。霍英東在1970年代遊說中國大陸再踏國際體育的門檻,取代中華民國並以中國的名義取得會席,並協助中國重返國際體壇。

1978年,他聯同其他亞洲和非洲國家成立世界羽聯,並以自己位于中環畢打街的公司作總部。世界羽聯和國際羽聯其後在日本談判,會前不眠不休地商討要點,霍英東亦參與談判。從1979年中國重返國際奧委會,至1984年由許海峰擊落中國的奧運“第一金”,霍英東在1984年10月以一億港圓成立“霍英東體育基金會”,並以此名義捐贈金牌[10]予中國奧運獲獎運動員、或興建不同的運動設施,最著名的是北京亞運村裏面的“英東遊泳館”。1992年中國首次申辦2000年奧運,但最後不敵雪梨,當時有人擔心霍英東會自殺。霍英東投資興建的“英東遊泳館”在奧運會時是重要的比賽場館,負責水球的全部比賽以及現代五項的遊泳部分。

家庭生活

霍英東有一妻(呂燕妮)二妾(馮堅妮、林淑端),下有十子三女,其孫皆在英國接受教育,霍英東元配夫人為呂燕妮,誕下三子震霆、震寰、震宇及三女麗萍、麗娜、麗勵,其中霍震霆為港協暨奧委會會長,次子霍震寰為香港中華總商會主席,幼子霍震宇主力打理南沙業務。霍震霆的太太為1977年香港小姐冠軍朱玲玲,兩人現已離婚。

霍英東的二太太馮堅妮是他的初戀情人,經常陪伴霍老出席公開活動,二人育有文芳、文斌、文遜等三名兒子。霍、馮傳說是韓戰時的生意拍檔,1977年8月霍母病逝,霍英東在報上的訃聞印有馮及其兒子們的名字,正式承認馮堅妮的身分。霍文芳之前妻為新馬師曾遺孀洪金梅之十一妹洪國華

三太太林淑端育有顯旋、顯光、顯強、顯楊四子,但為人低調,較少曝光,喜愛粵曲,是紅線女的歌迷。

霍家的生活往往成為傳媒追訪的新聞。其中霍震霆1978年9月迎娶港姐朱玲玲成為當時轟動的新聞,但2000年以離異告終。霍英東次子霍震寰太太則是藝人陳琪琪,成為一時佳話。

霍英東霍英東

2004年,霍啓剛郭晶晶被傳媒拍下親密照;另一孫兒霍啓山亦在2004年被傳媒拍下在派對上與章子怡跳舞。另一名孫兒霍啓中2004年因藏有大麻及吸食大麻用具,判罰款1500元及留案底,霍英東當時指孫兒需要教訓,認為懲罰恰當。

人物評價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曾蔭權表示,霍英東在國家的經濟改革開放過程中貢獻宏大,又竭力促進香港的繁榮安定,他的逝世是國家及香港的重大損失。

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亦感到非常惋惜和十分悲痛,他指出,霍英東十分關註香港體育運動的推廣,並全力支持祖國的文教康體事業。何志平說,霍英東為人十分低調謙虛,生活簡樸,十分值得尊敬

新華社發表通告稱,霍英東是“傑出的社會活動家,著名的愛國人士,香港知名實業家,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曾憲梓表示,早上獲悉病逝訊息,感到非常悲痛。曾形容霍英東是自己的恩師亦是好友。並稱贊霍是愛國商人,長期推動國家體育事業發展,為人誠懇,平易近人。

香港中文大學于2006年12月7日舉行的第63屆學位頒授典禮上,向霍英東追頒榮譽法學博士學位,而霍氏生前也表示願意接受榮譽學位。

2007年2月25日,霍獲選中央電視台“感動中國2006年度人物”榮譽稱號。頒獎典禮在翌日晚上八點至十點在央視一台播出。

霍英東先生是著名的愛國人士,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他年輕時就有為國家做事的志向、激情和膽略。抗美援朝期間,在西方國家對我國實施全面禁運、港英當局武力“緝私”的情況下,他在香港組織了頗具規模的船隊,為祖國運送了大量急需物資,有力地支援了抗美援朝。20世紀70年代末,國家改革開放伊始他就著手籌劃到內地投資。1979年,他投資興建中山溫泉賓館,成為最早到內地投資的香港企業家之一。1983年,他與廣東省有關部門合作興建的廣州白天鵝賓館開始試營業,成為我國第一家由中國人自己設計、施工和管理的大型現代化酒店,受到鄧小平同志的好評。他堅決擁護鄧小平同志提出的“一國兩製”偉大構想,衷心擁護中央對港方針政策,為確保香港平穩過渡、順利回歸和長期繁榮穩定殫精竭慮,作出了突出貢獻。從1985年起,他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積極履行職責、建言獻策,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成功製定發揮了重要作用。

1993年7月開始,他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預備工作委員會和籌委會中擔任副主任委員的重要職務,頻繁奔波于香港與北京之間,出席或主持有關會議活動,聽取和反映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見,參與製訂各種方案和政策。他多次公開表示,在中央關懷和正確政策指引下,在香港社會各階層人士的支持下,相信未來的特別行政區政府一定會把香港建設得更好。他的真知灼見和赤誠愛國之心,感染了廣大香港民眾,堅定了他們對香港回歸祖國的信心。香港回歸祖國後,他一如既往地運用自己的社會影響力,積極貫徹落實“一國兩製”、“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全力支持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照基本法施政,為維護香港繁榮穩定作出新的貢獻。他積極投身祖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長期致力于香港繁榮穩定發展,受到黨和國家的充分肯定,並與中央幾代領導人結下了深厚友誼。

遺產風波

2013年10月28日是前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英東過世7周年,但其家族爭遺產卻安排于當天上午在香港高等法院重開。遺產風波自2011年由長房三子霍震宇掀起,他控告同是遺產執行人的兄長霍震寰霍震霆、姑姑霍慕勤及其他家族成員,指霍震寰吞家族財産,要求撤換遺產執行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