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天都

霍天都

霍天都出自梁羽生武俠名著《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武林三絕》、《廣陵劍》。

為梁書中第一門派「天山派」的創派祖師,明朝中葉一代大俠張丹楓的大弟子。

為了創立天山派,與妻子凌雲鳳分道揚鑣,放棄了結廬雙修的神仙眷侶的生活。

武當派的紫陽道長、天山派的「天都居士」霍天都齊名,皆以劍術稱雄于世。(《白發魔女傳》)

  • 中文名稱
    霍天都
  • 別名
    天都居士
  • 民族
  • 出生地
    天山附近
  • 主要成就
    創出天山劍法、創立天山派
  • 籍貫
    江南

​人物關系

父親:霍行仲

表妹兼妻子:凌慕華(凌雲鳳)

師父:張丹楓(《散花女俠》指點,《廣陵劍》大弟子)

師娘:雲蕾

師弟:陳石星沐璘張玉虎,孟華

師弟妹:雲瑚,段珠兒,龍劍虹,金碧漪

師妹:于承珠沐燕

師妹夫:葉成林,鐵鏡心

徒弟:岳鳴珂

徒弟兼義子:霍天雲

徒媳兼義媳:風鳴玉

情敵:玄峻

義伯:八達山人「八臂哪吒」周谷隱

徒孫:楊雲驄楚昭南凌未風易蘭珠

徒孫婿:張華昭

徒重孫:唐曉瀾馮瑛

徒玄孫:唐經天鍾展

徒玄孫媳:桂冰娥、李沁梅

後世傳人:唐加源、白英奇、霍英揚、韓英華、石天行、丁兆鳴、段劍青、冷冰兒、李務實、陸敢當、石清泉、姬追風、華靜宇

角色設定

武功:「天山劍法」

身份:天山派創立始祖、「天下四大劍客」之一「西方劍客

住所:先與凌慕華隱居峨眉山頂,後至天山北高峰

出場書目:《散花女俠》 《聯劍風雲錄》 《武林三絕》 《廣陵劍

提到書目:《白發魔女傳》 《武當一劍》 《雲海玉弓緣》 《冰河洗劍錄》 《牧野流星

出場描寫

就在于承珠縱上之時,一條人影倏地也從右邊縱上,比于承珠先到了一步,"啪噠"一聲,一掌拍中了小虎子的屁股,將他摔下石台。

于承珠對小虎子最為愛護,見這人出手奇快,不知是輕是重,隻恐他傷了小虎子,不暇思索,便一劍向他刺去,劍到之時,小虎子已被摔下石台,那人反手一迎,手上拿的是一根樹枝,使的竟然是刀劍的路數,于承珠那一劍沒有刺中他,反而幾乎給他的樹枝刺中手腕。

于承珠急急變招,青冥劍 劃了一道圓弧,左一招"華枝春暖",右一招"天心月圓",這本來是雙劍合璧的招數,張丹楓從兩人分使的劍術妙悟出來的,如今于承珠一劍雙分,左右並進,就像兩人合使那套奇妙無比的百變玄機劍法,那人"噫"了一聲,贊道:"天下第一劍客高足,果然是名不虛傳!"樹枝一挑,似戮似刺,倏地跳出了劍光圈子,于承珠一看,隻見來人乃是個濃眉大眼的少年,雖然遠不及鐵鏡心的豐神俊秀,但卻另有一股豪邁之氣,于承珠心中一動,知道這個少年定是霍天都無疑了。

--《散花女俠》第三十四回 世亂見人心 來尋俠跡 疾風知勁草 獨守危城

謝幕描寫

這人隨手拾起一塊冰塊,把手一揚,喝道:"你們膽敢在天山行凶,就這樣想跑了麽?多少留點標記回去吧!" 冰塊在他打出之時,已經一分為二,孟蘭君跑在前頭,柳樹庄稍後,但兩人都是同時給冰塊打中。 孟蘭君骨碌碌的就從山坡上滾下去,柳樹庄也覺奇寒徹骨,這剎那間,四肢百骸都好像要寸寸斷裂似的。原來孟蘭君已是給廢掉武功,柳樹庄亦已耗摜了十年功力!幸而柳樹庄還能施展輕功,孟蘭君在積雪的山坡上滾下去也未至于重傷,柳樹庄抱起妻子,連常烘話也不敢交代半句,徑自走了。 陳石星見來人露了這手超凡絕俗的武功,已經知道他是誰了,說道:"來的是霍師兄?小弟是--"他大喜過望忽地隻覺真氣渙散,眼前金星飛舞,身如風中之燭,搖搖欲墜! 霍天都道:"石星師弟,我已經知道你是師父的關門弟子了。咦,師弟你怎麽啦?"陳石星支持不住,坐在地上,但他可沒忘記一件緊要的事情。 "師兄,我還有一件緊要的事情告訴你,師父晚年創了一套無名劍法,可惜我不能和你仔細細說了。" 霍天都道:"師弟,你不必為此事掛慮。我看了你的劍法,已經懂得劍意……"他是當世第一武學宗師,一按陳石星背心,便知回天乏術,陳石星的"毒嬰兒"劇毒突發,真氣都渙散了。

--《廣陵劍》第四十八回 廣陵散絕琴弦斷 塞外星沉劍氣消

經典片段

霍天都暗地留心,在歡鬧的人群中,凌雲鳳反而沉默下來了,她咬緊嘴唇,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放出火焰似的光芒,沉默並不能掩蓋她的興奮,霍天都已經熟悉她像熟悉自己一樣了,難道還需要她開口說話嗎?難道他還不懂她的心事嗎?忽然間霍天都感到異常寂寞,正因為自己已經懂得她,更覺得是和妻子分處兩個世界了。他看見妻子用眼睛搜尋他了,嗯,已經向他走來了,他知道她將會向他說什麽話,他用目光向她打了一個招呼,悄悄地溜出門外。

--《聯劍風雲錄》第四十回 驚見劍光寒 元凶授首 愁看人影杳 一鳳凌雲

人物點評

天山之祖

先生筆下盡是英雄俠客,愛國愛民,對友盡義,對愛執著,但有一個與眾不同的人物,他就是霍天都。就因為這個特殊的人物,誕生了先生筆下最鼎盛的一個門派,天山派。

先生筆下俠客,他是最有影響的一個不可少的人物。先生沒有一部小說是專門為他寫的,隻是以一個配角出現。霍天都在《聯劍》才頻繁出現。他是個高傲的人,就象凌雲鳳說的,我是知道他的,天下沒有一個是他真正佩服的,在他眼裏,我還是個不及格的學生。他一生致力于創派,獨鍾于劍道,對江湖的打打殺殺,他不屑一顧,認為是浪費生命。幾次出入江湖,都是礙于妻子的情面,不忍拒絕。為了能專心練劍,毅然跟妻子黯然分手,不諒于武林同道,人人都認為他隻是個怪物,或許隻有張丹楓稍能理解他的抱負,指點他劍法。提到天山派,總是說張是始祖,即使是先生也這麽認為,但真正的始祖是霍天都,而不是張,盡管張確實是武功高強,而且也是霍的半個師傅。武林多的是武功高強,肝膽相照的英雄,但一個宗派的祖師卻是不多有,要創立一個宗派,不僅是要有武功的高強,還要有不比常人的毅力。在他那個時代,有一個遠超他的英雄,就是張丹楓,但他卻身在武林人情,凡塵之中,一生也是忙忙碌碌,沒有這個精力,也沒這個毅力。霍為了他的抱負,他付出不是別人可以理解的,對一個至情的人,沒有比跟愛人分離更痛苦的了。在說他的個人,其實他在那個時代已經是個佼佼者,就是有一個光芒畢露的張在前,所以他才顯的比較平庸,那個時候他也就30出頭,在後一輩中根本也沒超過他的,即使在老一輩,四大劍客,除了一個張,也沒有及的上他的,對他推崇的很。

辛勤的付出,終于他創立了先生筆下最強的天山派了。世上的事還真是難以意料,他與妻子的分離,沒想到卻啓發他的妻子凌雲鳳開創了白發魔女一派奇詭的劍法,與天山劍法,一正一反,正發相輔相成。這也是他沒料到的。其實廣義上的天山派,應該是包括霍的天山派和凌雲鳳的一派,所以天山的始祖,嚴格來說應該是霍天都夫婦。也正好他們各自的第一代弟子也是最出色的 ,岳鳴珂因失意情場,看破凡塵,毅然出家,專心精研劍法,使天山派發揚光大,大號,晦明禪師練霓裳也得凌雲鳳的真傳,使凌雲鳳的奇詭劍法也威震江湖,綽號白發魔女。白發魔女派因為其實也是屬于天山派的,所以在以後就也沒那麽突出,在天山派的掩蓋下。這其中當然也有其他原因,霍的弟子都比較出色,出現了凌未風,楚昭南,易蘭珠,唐父子,楊炎等,而凌雲鳳的弟子當中,除了練霓裳以後,就好像沒出現非常出色的人物了。

可以這麽說,沒有霍天都這個特殊的人物,也就沒有天山派,也就沒有輝煌的天山系列,所以,霍天都這個人物的貢獻是不容置疑的,確實是先生筆下一個傑出的人物~~

(選自梁羽生家園天山劍譜)

武學宗師

霍天都,梁書第一門派天山派的祖師。霍天都在梁書裏,甚至武俠世界裏都算是個很特別的角色,他不是俠客,不是魔頭,不是武者,而是一位武學研究者。他如同那些皓首窮經,閉門鑽研的讀書人一樣,區別隻在他們研究的是經書古籍,他研究的是劍法。他有很好的武學天賦,而且不同于張丹楓,霍天都非常專註,一生隻為這個目標,心無旁鶩。與其說他為了練劍術而放棄了其他一切,不如說他原本就對那些沒多大興趣,鑽研劍術就是他最大的快樂。一個人能一直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是很幸福的,而他恰好又在這方面極具天賦,最終能夠大功告成,霍天都實在是個幸運的人。不過正如凌雲鳳問的練劍究竟為什麽?可以不為行俠仗義,但總是要用于實戰的。用現在的競技體育做個比喻,霍天都是屬于學院派的,或者說是訓練型的選手而非比賽型選手,他在《聯劍》裏的實戰表現很難讓人信服。好在他的傳人們繼承了他的武學卻沒有繼承他的學究氣,他們通過一場場實戰最終奠定了天山派天下第一的地位。

--梁羽生家園·春水煎茶《梁學十大武學宗師》之三

武學奇才

霍天都是真正的痴兒,一生都在武學裏探尋自己的夢想。家族的夢想奠定了他的決心,弱冠年華擊敗陽宗海加強了他的信心,妻子的離去粉碎了他的二心。這是一個悖論,往往成就你,讓你前進的恰恰是那些傷害你,給你刀子的人。從此,再無他想,心無旁騖地撲到武學上。

創出一套包羅萬象的劍法,這個想法,便是成名的武林宗師也未必敢嘗試,在梁書中,做到的隻有霍天都,華玉,張丹楓三人。而天山劍法更是其中的翹楚,可稱是劍法群中的永樂大典。

霍天都參閱了很多家的劍法,但是真正內容本質上,還是自己的東西。霍天都與喬北溟他們很多老家伙不同,相比之下,他差了很大的閱歷,有些地方,隻能通過創造和思想來補白。看天山各式劍法,畢竟大半還是原創,不是簡單的整理工作。

雖然說完成天山劍法,梁為了增添岳鳴珂的功績,讓他進來混了一下,但是還是認為真正的架構,乃至大半細節都是霍天都建立的。想來岳鳴珂早早下山,當了參贊,也並無太多功績。

霍天都,世間的獨行者,詭異的人物,當他創出天山劍法之後,始之一切並非痴人說夢,而是他所有心血,夢想的結晶。

--梁羽生家園·搗盡玄霜《我心目中梁書十大武學奇才》之二

做學問

by:風繼續吹

"他對當世的英雄,沒有一個衷心佩服的,即算是張丹楓張大俠,比較起來,是他稍為佩服的,但他卻常常非議張大俠不是專心做學問的人,他指的是武學方面的鑽研。他非議張大俠每每為外物所擾,縱然擁有虛名,卻誤了自己。"

--節選《聯劍風雲錄》第十四回

以上這段話是凌雲風說霍天都的話,其中有"專心做學問"幾個字,是霍天都的真實寫照。

周伯通一樣,霍天都也算是個武痴,但周伯通是個人愛好,霍天都卻是做學問。

霍天都好武不是為了爭天下第一,而是為了創一套劍法開宗立派,對于他來講"天山劍法"幾乎就是他的一切,其它的都不重要。態度是做學問的最首要的條件,正像豫劇大師常香玉所講的那句"戲比天大"一樣。正因如此,霍天後來也堪稱大師。

霍天都可以不在乎所謂的正邪不兩立心平氣和地和邪派的喬北溟談論起武功心得,隻要有利于他劍法的完善,他都兼收並納。這是做學問中比較重要的一點--客觀,不把個人的感情色彩帶入學問中。

霍天都甘心隱居天山不問世事,甚至為了練劍選擇了和愛人分手。要做學問,這一點也是很重要的--要耐得住寂寞

君不見現在所謂做學問者,大都是浪得虛名,毫無建樹之輩,且看在網上有多少打著做學問之旗號追名逐利大放闕詞甚至潑婦罵街之類所謂專家教授學者,看看霍天都,他們真應該感到汗顏。

做學問當如霍天都,有了霍天都這樣做學問的人,才有了以後"天山劍派"帶給我們的許多精彩的故事。

當然,學問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了的。做人難,做學問更難。孔子說:"行有餘力,則以學文。"要先學會做人,覺得做人差不多了,"有餘力"了之後,再去做學問。

我們要先學會如鐵鏡心般做人,然後,再考慮如霍天都般做學問。

求取武俠世界的人生路摘錄(作者:天山遊龍)

融會百家,獨創一派,為武學增添新的一頁,這是霍天都終生的追求,在他眼中。芸芸眾生,奔波勞累,為誰辛苦為誰忙。人生光景數十年,彈指一揮間,回首望去,留下了足以載入史籍,另令後人受益的一點東西,是多麽的難得的事,是值得為之付出一生。天下有太多不平事,願以一已之力,為蒼生盡一份力量,卻是凌雲鳳的追求,置身事外,忍見受苦眾生,這樣的生活不能令她心安。即使練成絕世武功又當如何?難道學武不是為了世間那種種的不平之事?更何況她不願為籠中的金絲雀,卻願是沖天凌雲的一鳳,管盡人間不平事,救盡世上可憐人。當兩種不同的理想在一起發生沖突碰撞時,任誰也不能解開,曾經,他們都是那麽地期待對方,願用自身的愛感動對方,化解這段矛盾。但他們願為對方付出一切,甚至是付出自己的生命,卻無法交出自己所追求的理想信念,這是高于生命的追求。世間有太多的未知領域,需要有為之窮盡一生的鑽研者、探究者,才能開啓新的領域,造福于後人;然世間也有太多的不平事,需要舍棄自己為蒼生的革命者,正是這兩種人都是我們需要的,因為在理智上、情感上他們雖然都感受到分手帶來的痛苦,卻在一定程度上都找到內心的平衡,因為他們都將一切獻身于他們的理想,對已對人都是意義重大的事業。

當凌雲鳳在張丹楓的指點下領悟了新的劍法,旁人都希望用這套劍法彌合彼此之間的矛盾,在此基礎上雙方相互探討,心心相連而永不分開,然讓人想不到的是反而使凌雲鳳更加自立,更不用倚靠于霍天都,而勇敢地走向自己的生活。也許人生道路上充滿著太多的不可知,遠離了少年的那份熱情,步進了成年,換來的是對生活的那份思索。還是那句話,"中年心事濃如酒",而霍天都和凌雲鳳的最終分手,仿似苦澀的一杯酒,讓人反思,讓人回味。

想想《聯劍風雲錄》這個婚姻悲劇,真如革命時代張中行楊沫,也是曾經是那麽的深受對方,卻因不同的志趣及追求走上不同的道路,一位成了國學大師,另一位成了革命者。我們既感動于張中行,由于他的學術成就和探研精神,我們也感動于楊沫,那份革命熱情,和那份追求女姓自尊自立的可貴精神,他們都是這個世界所需要的,對比與霍天都與凌雲鳳,真覺得有很多的相似之處,這相似的兩段婚姻悲劇,又能苛責于誰,隻能是感嘆和感傷造化弄人而已了,因為外人永遠無法感受當事者的那份痛苦而又無悔的情感。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