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證據

電子證據

信息時代變革的節奏是前所未有的,信息的存在與取得方式的飛躍使證據學研究乃至證據立法面臨諸多考驗。在 證據信息化的大趨勢下,以電腦及其網路為依托的電子資料在證明案件事實的過程中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這種以新的形態出現的證據形式在證據法律實踐與理論研究中的有識之士定義為電子證據。為了避免法律的性格過于被動,各國的法律界都在做法律舉證上的相關調整;在中國,電腦科學和法學乃至其他相關學科領域的一些專家和學者也開始了電子證據的研究,並已取得初步進展。

概念

電子證據電子證據

為了進行電子證據的研究,避免發生認識上的混亂,隻有精確地理解其概念的內涵和外延。從邏輯學的角度來講,電子證據概念的內涵應當是電子證據所反映的客觀事物本質屬性的總和;電子證據概念的外延是指具有電子證據內涵的客觀事物的總和。邏輯學沒有必要明確回答電子證據的內涵和外延到底是什麽,但是電子證據學的首要任務就是明確電子證據的概念。如果不能掌握電子證據概念的內涵和外延,不能正確製定電子證據的規則、原則,電子證據的可採納性、證明力、歸類及其審查判斷等方面的研究也難以做到有的放矢。因此對電子證據的研究首先從概念開始。

對電子證據概念的定義目前主要有以下幾種:

概念1:網上證據即電子證據,也被稱為電腦證據,是指在電腦或電腦系統運行過程中產生的以其記錄的內容來證明案件事實的電磁記錄物。

概念2:電子證據是指訂立契約的交易主體通過網路傳輸確定各方權利義

務以及實施契約款項支付、結算和貨物交換等的數碼信息。

概念3:電子證據是以通過電腦存儲的材料和證據證明案件事實的一種手段,它最大的功能是存儲資料,能綜合、連續地反映與案件有關的資料資料,是一種介于物證與書證之間的獨立證據。

概念4:電子證據是存儲于磁性介質之中,以電子資料形式存在的訴訟證據。

概念5:電子證據是以數位的形式儲存在電腦存儲器或外部存儲介質中、能夠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資料或信息。

由于電子證據的研究在司法和電腦科學等領域還是一個新課題,因此對電子證據的概念一時難有定論。令人欣慰的是,目前的研究者雖然對電子證據的理解程度和角度有所不同,但是對電子證據的本質屬性卻達成了一定的共識,這就為進一步的合作研究與交流打下了基礎。

特征

電子證據電子證據

特征是作為人或事物特點的征象、標志等。特點是人或事物所具有的獨特之處,因此它排除了與他人或他事物共性的東西。既然電子證據是一種新的證據形式,對電子證據特點的歸納主要有以下兩種觀點可供參考:

觀點1:電子證據具有無形性、多樣性、客觀真實性、易破壞性等特征

電子證據首先具有內在實質上的無形性,也就是說電子證據實質上隻是一堆按編碼規則處理成的“0”和“1”,看不見,摸不著。其次,電子證據外在表現形式的多樣性,它不僅可體現為文本形式,還可以圖形圖像動畫音頻影片等多媒體形式出現,由于其借助具有集成性、互動性、即時性的電腦及其網路系統,極大地改變了證據的運作方式。再次,電子證據具有客觀真實性。排除人為篡改、差錯和故障等因素,電子證據是所有證據中最具證明力的一種,它存儲方便,表現豐富,可長期無損儲存及隨時反復重現。

觀點2:電子證據除具有高科技性、無形性、復合性、易破壞性等特征外,還具有收集迅速,易于儲存,佔用空間少,傳送和運輸方便,可以反復重現,作為證據易于使用、審查、核對,便于操作等特點。

觀點3:電子證據具有雙重性、多媒體性、隱蔽性、易保管、傳輸方便、可反復重現、便于使用等特征

雙重性是指電子證據具有較高的精密性和脆弱性,既有高科技為依托,又存在易錯和易毀損的不利情形;多媒體性與前述的“多樣性”、“復合性”說法不同,實際上並無多大出入;隱蔽性是指電子證據必須用特定的二進位編碼表示,資料存儲于磁性介質中,一切都由這些不可見的無形編碼來傳遞。

觀點4:電子證據是現代高科技發展的重要產物和先進成果,是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在訴訟證據上的體現,它與其他證據相比主要有技術含量高、易被偽造和篡改、復合性、間接性,此外,電子證據由其本身的特徵決定了它具有無形性、易收集性、易儲存性、可以反復重現等特徵。

採用標準

電子證據電子證據

關于對電子證據如何採用,目前在中國理論界存在爭議,而司法實踐中的做法也不一而足。一種觀點認為,電子證據同傳統證據相比並無特別之處,它們在本質上都同屬于證明的根據,傳統證據的採用標準仍然可直接延伸至電子證據上。有人把這種遵循傳統法律精神來解決電子證據新問題的“老瓶裝新酒”做法,稱為“循傳統論”。另一種觀點認為,電子證據確有不同于傳統證據的地方,法官在審查判斷電子證據的可採性與證明力時必須進行全新的特別考慮。這反映了人們對電子證據的一種特別擔心,似乎隱含有不平等對待電子證據與傳統證據的意味,故也被戲稱為“歧視論”。

其實,無論是“循傳統論”,還是“歧視論”,都有偏頗之處,為國際上立法經驗所棄用。例如, <聯合國電子商務示範法>第9條一方面規定了“(1)在任何法律訴訟中,證據規則的適用在任何方面均不得以下述任何理由否定一項資料電文作為證據的可接受性:(a)僅僅以它是一項資料電文為由;……(2)對于以資料電文為形式的信息,應給予應有的證據力”,另一方面又規定了“在評估一項資料電文的證據力時,應考慮到生成、儲存或傳遞該資料電文的辦法的可靠性,保持信息完整性的辦法的可靠性,用以鑒別發端人的辦法,以及任何其他相關因素”。這反映了其製定者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的一個基本指導原則——既不以其是資料電文就加以歧視,也不原封不動照搬照抄傳統的識別規則。又如,分別製定有名為<1983年電腦證據法> 、 <1998年統一電子證據法>與<電子證據規則>等單行電子證據法的南非、加拿大與菲律賓,都隻是對電子證據採用標準作了相對具體的註解,而未曾增加特殊條件的規定。

既考慮電子證據的特殊性,又不在可採性與證明力方面予以差別對待,這才是一種正確做法。依照中國的學理意見和法律規定,七大傳統證據的採用標準通常可歸納為關聯性標準、合法性標準與真實性標準。顯然,確立中國的電子證據採用標準絕不能拋開這三個標準另起爐灶,但同時應該有所變通。

具體來說,判斷某一電子證據應否被許可採納,主要看它同待證事實是否有一定的聯系、在形式上是否屬實以及其生成、取得等環節是否有重大違法;判斷被採納的那些電子證據的證明力大小,則主要看它在實質上的可靠程度如何以及與待證事實的關聯程度如何。誠然,上述尺度並非同等的重要。鑒于電子證據所依賴的電腦系統容易遭到攻擊、篡改且不易被發現,以及電子證據本身容易遭受修改且不易留痕,對這種證據的真實性審查,無疑具有特別的意義。

現狀

電子證據電子證據

由于有以數位證據替代電子證據為宜的學術看法,讓人感到“科學的歸納出這種證據的內涵”是何等的重要。即使這樣,也不想再就電子證據與數位證據的兩種提法作深入的理論探討。理由很簡單,兩種提法之下的內容究竟有何巨大差異,可以從相關的學術論文中找到答案。 一、從國外的立法習慣上看,多採用“電子”一說

菲律賓的《電子證據規則》、加拿大的《統一電子證據法》、美國的《統一電子交易法》、英國政府的《電子通信法案》、新加坡的《1998電子交易法》乃至聯合國的《電子商務示範法》均無一例外地採用了“電子”一詞。另外,歐盟的《電子商務動議》、美國的《〈全球電子商務架構》等檔案,雖無法律效力,卻也在為數位化交易的實際套用提供著規範和標準。那麽,為什麽這些國家和國際組織不採用“數位”一詞呢?這倒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二、“電子”觀念滲透與人類社會的各個領域

正如數位證據論者所言,“數位化信息中的‘數位’與日常用語中的‘數位’意涵不同,無法被人們所廣泛熟悉和理解。”數位概念在當今信息時代的確不是新概念,但是人們還是傾向于“電子”一說,皆緣于電子觀念深入人心,以至于在“新生事物”的原生狀態時就出現了“電子電腦”、“電子商務”、“電子資金”等電子用語;而“電子簽名”的出現,更是把“生理特征簽名”和“數位簽名”涵蓋其中。如果為了在明面上接觸事物的本質,棄“電子”而用“數位”,那麽是否要在世界範圍內進行一次觀念上的革新,任由外界怎麽說,隻管把上列用語變更為“數位電腦”、“數位商務”、“數位資金”。不過這也會遇到難題,那就是“電子簽名”改為“數位簽名”後,就會涉及到母概念和子概念同一的問題。既然電子證據更名為數位證據後,仍然不可避免的涉及眾多的“電子”概念,那麽能否不望文生義,進而在外形下面去探求事物的本質呢?

三、“電子”觀念上的“共識”成為理論研究的基礎

從有關電子證據研究的文章來看,對電子證據的本質的認識並未達成一致(達成一致未必是一件好事情)。電子證據的廣義解釋和狹義解釋為研究提供了更為廣闊的空間和回旋餘地;正如提到刑事訴訟時,往往會有廣義說和狹義說。在證據立法前景尚不明朗時,百家爭鳴的態勢使得電子證據的研究範圍隻能是概然性的;同時信息技術發展的非預期性也不容許對其進行精確的、缺乏拓展空間的限定。觀念上的共識是交流與探討的基礎,而這種觀念是不能不考慮象牙塔外的情勢的。

意義

電子證據電子證據

隨著信息技術特別是網路技術的不斷發展,國際網際網路的全球化熱潮使人類社會進入了一個新的信息時代。由于國際網際網路具有不受時間、地域限製的特徵,一種與傳統交易形態截然不同的通過國際網際網路進行交易的方式應運而生。10在電子商務中,傳統的契約提單、保險單、發票等書面檔案被儲存于電腦存儲設備中的相應的電子檔案所代替,這些電子檔案就是證據法中的電子證據。另外,涉及電子隱私、網路與電腦安全、網路中的智慧產權、網路中的行政管理和行業管理等諸多方面涉及的法律事實在很大程度上需要電子證據來認定。因此,對電子證據的研究不是一時的“出風頭之舉”,它至少有以下幾方面的意義: 首先,對電子證據的研究有助于及早確立“電子世界”的證據法律秩序。眾所周知,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數位化通訊網路和電腦裝置使得信息載體的存儲、傳遞、統計、發布等環節實現無紙化。

其次,對電子證據的研究有利于證據理論的發展。在證據學方面,傳統的證據理念受到了電子信息的巨大沖擊,且不說電子證據的形式與傳統意義上的證據截然不同,甚至電子證據的收集、審查判斷也出現了新的特征。

另外,對電子證據的研究對信息技術進步亦有一定影響。如果說信息技術進步把電子證據納入證據學研究的視野,那麽電子證據研究的深入亦將引發電腦及其網路技術發展方向的新思考。

法律地位

電子證據電子證據

電子證據可以作為訴訟證據 電子證據是存儲于磁性介質之中,以電子資料形式存在的訴訟證據。反對電子證據作為訴訟證據的人認為,電子證據可能由于人為因素以及網路環境和技術限製等原因無法反映客觀真實情況。但是其他傳統類型的證據在真實性、可靠性方面也不是沒有弊端的。例如,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證據必須查證屬實才能作為定案依據

<民事訴訟法>規定:一切證據必須查證屬實,才能成為認定事實的根據; <行政訴訟法>規定:一切證據必須經法庭審查屬實,才能成為定案的根據。這些規定表明任何證據都有其脆弱性,因此需要“查證屬實”。依此邏輯,電子證據隻要“查證屬實”,就可以與其他證據一樣成為訴訟證據。

二、電子證據不同于傳統的書證

傳統的書證是有形物,除可長期儲存外,還具有直觀性、不易變更性等特征,如契約書票據、信函、證照等。而電子證據往往儲存于電腦硬碟或其他類似載體內,它是無形的,以電子資料的形式存在,呈現出與傳統書證不同的特征。

首先,電子證據儲存的長期性、安全性面臨考驗,電腦和網路中的電子資料可能會遭到病毒、黑客的侵襲、誤操作也可能輕易將其毀損、消除,傳統的書證沒有這些問題的困擾;其次,電子證據無法直接閱讀,其存取和傳輸依賴于現代信息技術服務體系的支撐,如果沒有相應的信息技術設備,就難以看到證據所反映出來的事實,提取電子證據的復雜程度遠遠高于傳統書證;再次,雖然傳統書證所記載的內容也容易被改變,在司法實踐中亦曾發生過當事人從利己主義考慮,擅自變更、增加書證內容的現象,但是作為電子證據的電子資料因為儲存在電腦中,致使各種資料信息的修正、變更或補充變得更加方便,即便經過加密的資料信息亦有解密的可能。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對電子證據可靠性的查證難度是傳統書證無法比擬的。

三、電子證據不宜歸入視聽材料的範疇

訴訟法學界相當一部分學者從電子證據的可視性、可讀性出發,對視聽材料作出了擴大解釋,突破了視聽材料關于錄音帶、錄像帶之類證據的局限,把電腦儲存的資料和資料歸于視聽材料的範疇。但是,視聽材料在證據法中的地位是有限的,它充其量是印證當事人陳述、書證、物證等其它證據的有力工具;也就是說,視聽材料能否作為定案證據,還必須結合其它證據來考察。正如<民事訴訟法>第66條規定,人民法院對視聽材料,應當辨別真偽,並結合本案的其他證據,審查確定能否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把電子證據歸于視聽材料的人認為,這是電子證據易于被偽造、篡改、拼接,且難以被覺察和發現的特點所決定的。事實上,電子證據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可操作性在司法實踐領域值得探討。

四、正確認識與電子證據有關的全球化解決方案

聯合國貿法會採用了功能等價方法,以使電子證據符合“書面形式的要求”,並且對“原件”作了擴大解釋,主要考慮到英美法系國家的傳聞規則與最佳證據規則會製約電子證據的可接受性;事實上,英美等國為了適應電腦技術廣泛套用的現實,也已突破了傳統證據法的限製。而大陸法系國家,多是允許自由提出所有有關證據(如德、奧、瑞典等國)或是開列一份可接受的證據清單(如中國),因此在對電子證據的接納上看並不存在實質性障礙。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