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潔瓊

雷潔瓊

雷潔瓊,祖籍廣東台山,1905年生于廣州市,1924年赴美留學,1931年獲南加州大學社會學碩士學位,當年回國,先後在燕京大學、東吳大學、北京大學等校任教,1952年任北京政法學院副教務長。是中國著名社會學家、法學家、教育家,傑出的社會活動家,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和卓越領導人。曾任北京市副市長、全國政協副主席、民進中央主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等職務。

雷潔瓊女士一生崇尚教育事業,一直以身為教師而自豪。自20世紀30年代初學成歸國始,她以社會學與社會工作為自己專業,在中國教育領域辛勤耕耘長達七十餘年,可說是碩果累累。

  • 中文名稱
    雷潔瓊
  • 別名
    潔群
  •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廣東廣州市
  • 出生日期
    1905年9月12日
  • 逝世日期
    2011年1月9日
  • 職業
    教育家,社會活動家,社會學家
  • 畢業院校
    燕京大學 美國南加州大學
  • 主要成就
    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卓越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七、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第六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副主席
  • 代表作品
    《雷潔瓊文集》
  • 祖籍
    廣東台山

人物簡歷

雷潔瓊雷潔瓊

雷潔瓊祖籍廣東台山,生于廣東省廣州市。著名的社會學家。

1949年出席第一屆全國政協全體會議,後任中國新政治學會副秘書長,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委員,北京政法學院副教務長,國務院專家局副局長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社會學系教授。

1977年後歷任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長,民進中央副主席、民進北京市主委,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一屆學科評議組成員,民進中央主席,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副主席,中國國際交流協會副會長,中國社會學會副會長,北京市社會學學會會長,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會長,北京大學教授。

是第一、二、三、六、七、八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第七、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第一屆全國政協代表,第五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第六屆全國政協副主席。

雷潔瓊因病于2011年1月9日17時3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6歲。

人物年表

1946年6月23日,雷潔瓊(右二)在上1946年6月23日,雷潔瓊(右二)在上

1925-1931年赴美留學,在南加州大學獲社會學碩士學位。

1931-1937年任北平燕京大學教授。

1940-1941年任江西泰和中政大學教授。

1941-1946年任上海東吳大學、滬江大學、聖約翰大學、華東大學和震旦女子文理學院教授。

1946-1952年任燕京大學教授。

1953-1973年任北京政法學院教授兼副教務長。

1973年至今任北京大學教授。

1972-1983年任北京市副市長。

1954年在丹麥參加國際婦女聯合會會議。

1956年在奧地利維也納參加國際法律協會會議。

1978年參加中國婦女代表團去伊拉克進行友好訪問。

1980年作為聯合國兒童基金委員會成員到瑞士、瑞典、法國、英國、丹麥進行視察工作。

少女時代的雷潔瓊少女時代的雷潔瓊

1980年率代表團參加美國全國社會教育會議。

1982年率中國婦女代表團去泰國參加泰王國建都二百周年慶典活動。

1983年率中國國際交流協會代表團去澳大利亞、紐西蘭進行友好訪問。

1984年參加全國政協代表團去羅馬尼亞進行友好訪問。

1985年率中國婦女代表團去巴基斯坦進行友好訪問。

1985年去香港出席第二屆現代化與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1986年參加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政製小組,去香港調查研究。

1993年10月率全國人大代表團出席亞洲議員人口與發展論壇第四次大會。

作為社會活動家,1949年後歷任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委員、國務院專家局副局長、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委員會歷任主席、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等職。

生平經歷

幼承父教,志向遠大

雷潔瓊祖籍台山市大江鎮。1905年9月,出生在廣州市。祖父雷嵩學早年因家境貧寒,曾以契約工身份到美國從事開採金礦勞作,經過多年的艱辛努力,後來在美國經商。雷潔瓊的父親雷子昌在國內讀書,考取了前清舉人,因受維新改良主義的影響,思想開明,後來當了一名律師兼任一家雜志社的主編。他非常同情勞動人民的疾苦,針對當時有大批貧苦人民被拐騙販運到海外做“豬仔”(苦力),他就在報紙上發表文章,為他們申訴;還常到販運“豬仔”的船上,向他們講被販運到海外的苦難,告訴貧苦人民不要上當受騙。

雷潔瓊 江澤民雷潔瓊 江澤民

1913年,雷潔瓊考入廣州省立女子師範學校國小部。年幼的她,常跟著父親到碼頭去。當她看到那些面黃肌瘦、滿面愁苦的鄉民這麽勤奮,就問父親:“為什麽有錢人吃得好,穿得暖,而他們卻這樣窮苦?”父親對這個善于思考、性格剛強的小女兒十分喜愛,不僅給她講了許多道理,而且在從事幫助窮苦人的活動時,常帶上她。在父親的影響下,雷潔瓊從小就喜歡閱讀中國文學和外國翻譯著作,受到新文化思想的熏陶。

一天,父親將一篇向“豬仔”宣傳的講演稿交給雷潔瓊,問她:“你願意到販運‘豬仔’的船上為大家宣讀這個講稿嗎?”小潔瓊高興地說:“我去!我願意去!我一定把這個講稿念好,請您放心吧!”她認真地把講稿讀了兩遍,然後獨自來到船上,站在人群當中,高聲背道:“叔叔、伯伯們,你們不要到海外去做苦工,不要受欺騙,他們把人當作牲畜去買賣,這是不道德的,你們在家鄉雖然貧困,但是在海外要經受更苦難的遭遇……”眾人向這個小小年紀的女孩投以驚奇的目光。她稚嫩的童音,天真的表情,吸引著眾人靜靜地聽。他們邊聽邊點頭稱贊說:“小姑娘,你講得真好呀,講得有道理!”“你這個小姑娘了不起呀!我們聽了你講的話,心裏有些明白了!”小潔瓊親切地回答:“這是我父親想讓你們明白的道理。”

此後,她又多次跟隨父親一起到農村對貧苦的農民宣講。父女倆的講話在農民中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使許多農民避免受騙上當。她父親還時常教導小潔瓊對勞動人民要平等相待。有一次,她在家中教一個小保姆讀書識字,保姆學不好,小潔瓊一生氣就打了小保姆一下。向來對子女諄諄教育的父親這次卻勃然大怒,他嚴厲地批評小潔瓊沒有平等待人,並讓她向小保姆道歉。

父親對勞動者、對弱者的愛護和同情,給童年的雷潔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父親潛移默化的影響下,雷潔瓊在心裏埋下了終生為社會服務、為勞苦大眾服務的種子。

留學歸國,倡導節育

1924年,雷潔瓊與二哥一起赴美國留學。1931年,以優異成績畢業于美國南加洲大學,獲社會學碩士學位,並獲得最佳成績“銀瓶獎”。同年返回祖國,在北平(今北京)燕京大學法學院執教。1933年,她與清華大學的陳過、協和醫院北平第一衛生事務所的楊崇瑞等人共同發起開展節製生育活動,成立“節製生育咨詢部”,並在當時的《晨報》出副刊,作節製生育的廣泛宣傳。這個活動是我國最早提倡計畫生育的活動之一。

三十年代初,作為燕京大學的教授,雷潔瓊並不滿足于履行一個教師的職責,她關註的是整個社會的發展。1934年,她應謝冰心之邀,參加了平綏沿線(即今京色線)的社會調查。當時平綏沿線人民生活相當貧窮落後。這對剛踏進社會不久的雷潔瓊是一次鍛煉,也是她畢生註重社會調查研究的初試和體驗。這次社會調查研究主要在于教會的狀況,同時又對我國西北地區婦女兒童及教育現狀進行了深入了解。這為她以後研究中國的家庭、婚姻、婦女等問題提供了感性認識。

1935年3月31日,雷潔瓊撰文從“兒童福利問題”談到了節製生育。她在文中將兒童福利能否得到保護,提高到“影響國家前途”的高度。她指出:兒童的教養從前是個人或家庭的任務,現代兒童的教養卻是社會和國家的責任。她從保障兒童的生存權、健康權、教育權、娛樂權及保護家庭權等方面,向當時黑暗的中國社會提出一系列需解決的問題,從提高民族貭素的角度闡述了節製生育的重要性。1946年3月23日,雷潔瓊在《人民世紀》第四期中撰文,為中國的兒童呼吁,再次提出“兒童是人類生命的延續者,社會文化的繼承人,國家民族將來的主人翁。因此,兒童不應該被視為父母的私用品,家庭的財產;兒童的天賦權利應該受到社會的保障,兒童的教養與福利,應該受國家的重視與照顧”。在這篇文章中,她列舉大量的事實,揭露當時中國兒童受虐待的慘狀。據她當時調查的數位表明,1930年中國各地收容棄嬰36570人,1940年成長近一倍,為62299人。雷潔瓊以一個知識女性的憤怒,向當時黑暗的中國社會發出抗爭。

挺身抗日,不讓須眉

1935年"一二.九"學生運動爆發時,燕京大學學生走上北平街頭,舉行反對日本侵略者的示威遊行,雷潔瓊是燕京大學唯一參加這次遊行的女教師。抗日戰爭爆發後,北平的愛國青年學生紛紛組成抗日救亡隊南下。1937年冬,她放棄了燕京大學的教職,投身火熱的抗日救亡鬥爭,到江西參加戰地服務工作,先後任江西省婦女生活改進會負責人、江西傷兵管理委員會上校課長和江西省地方政治講習院婦女班導、江西省戰鬥婦女班幹部訓練班導等職。主要活動是組織訓練婦女參加抗日活動,舉辦婦女幹部訓練班,培訓各地婦女改進會幹部。六期幹部訓練班共培訓了婦女170人,其中的兩期是她主持的。其間中共江西省委輸送一批地下黨員和進步青年進入訓練班。訓練班人員畢業後,成為了各縣開展婦女工作的骨幹。此外,她還聯合江西各界婦女組成戰時兒童保育會,在永新縣和贛縣成立了兩個戰時兒童保育院,收容難童100餘人。這期間,雷潔瓊同許多愛國青年合作共事,其中有不少是共產黨員,甚至是黨的領導幹部,如周恩來、鄧穎超、陳少敏、陳毅等。她在與這些共產黨員交往中,認識到中國共產黨真正實行全民抗戰路線,並有一整套正確的方針政策,有無數具有獻身精神的黨員,從而逐漸向共產黨靠近,並在其影響下開展救亡工作。從1938年至1940年,在江西省83個縣的44個之中建立了婦女隊。尤其在革命老根據地,民眾覺悟較高,大批婦女參加抗日救國活動和開展征募捐獻運動,到前線慰勞抗戰將士等等。在這條戰線上,雷潔瓊一直艱苦奮鬥到1941年,並撰寫了一系列指導實際工作的文章,其中的十幾篇在她創辦的《江西婦女》、《農村婦女》和《婦女組訓叢書》等書刊上發表。在這些文章中,她圍繞中國婦女的社會地位、現狀、在抗戰中的作用等問題發表了深入淺出的論述,她以大量的事實揭露當時中國社會對婦女的歧視及奴役。同時,她通過各渠道倡導婦女為爭取自身的解放而鬥爭。她提出要重視農村婦女,指出:“婦女運動的目的既為提高婦女地位,謀婦女解放,使有獨立人格生產技能,共促社會性進步,那麽婦女運動絕不能忽略農村婦女的福利。”在婦女幹部訓練班中,雷潔瓊作為班導親自為該班授課,從“什麽是婦女問題”到“各時代社會性的婦女生活”及“現代婦女解放思想的高潮”等等,進行深入的闡述,使訓練班的婦女從理論到實踐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雷潔瓊深深感到中國婦女在抗戰中的作用重要,她不辭辛苦,深入到人民民眾中,了解她們的生活,從而提出了如何組織、訓練這支不可忽視的抗日力量。她認為推展農村婦女運動是抗戰期間的緊急任務,對于爭取最後勝利有重要作用。為此,她提出增強婦女智慧型、文化水準、政治覺悟和提高婦女社會地位、鏟除封建殘餘對婦女的毒害等一系列具體的意見,盡力減少中國農村歧視、殘害、壓迫、欺侮婦女的現象。作為現代知識女性的先驅,雷潔瓊從國家民族的利益出發,發出自己心底的呼喚。

雷潔瓊雷潔瓊

在江西期間,雷潔瓊卓有成效的工作受到江西婦女和各界人士的贊揚。雷潔瓊還認識了許多後來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人物。尤其使她難以忘懷的是,1938年5月她在廬山參加婦女談話會時,有幸聽到鄧穎超作的題為《陝甘寧邊區婦女運動》的報告,使她對解放區婦女運動的情況有了深刻了解。同時,鄧穎超摯誠謙虛、堅強幹練的形象給她留下了美好的印象,為她後來追隨、擁戴共產黨開創的事業打下了很好的思想基礎。

1941年7月,雷潔瓊與著名社會學家嚴景耀教授結婚。同年,雷潔瓊回到上海,任東吳大學教授,兼滬江大學、聖約翰大學、華東大學、復旦女子文理學院教授。

追求民主,血灑下關

抗日勝利後,雷潔瓊繼續開展婦女運動,並針對當時國民黨發動內戰的罪行,開始積極參與爭取民主政治活動,撰寫了一系列抨擊國民黨政府賣國獨裁、貪污腐敗的文章。1945年12月,她與馬敘倫等人一起建立中國民主促進會。1946年6月23日,在全國人民掀起反對內戰、爭取和平與民主的浪潮中,雷潔瓊作為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赴京和平請願的9個代表之一(代表團惟一的女性),赴南京請願。當代表到達南京下關東站時,遭到國民黨特務的強行包圍和毆打,這就是震驚中外的“6?23”下關慘案,當時雷潔瓊41歲,被國民黨暴徒毆打至昏迷。當她在昏迷中醒來時,第一個見到的是中共代表團周恩來、董必武滕代遠、鄧穎超等人站在她面前,給予她慰問和支持。隨後,她又收到毛澤東、朱德、李維漢、陸定一等共產黨領導人的慰問電。這一事件,使雷潔瓊受到極大教育,她徹底看清蔣介石假和平、真備戰的野心,也從自己的經歷中看到蔣家王朝已是民心喪盡。從此,作為民主黨派的重要領導者,雷潔瓊與共產黨風雨同舟,肝膽相照,在爭取民主獨立,人民解放的偉大事業中,她始終站在鬥爭的前線。

1946年2月,雷潔瓊在《評論半月刊》上發表了《民主運動與婦女解放》一文。她再次以婦女的解放作為衡量民主社會的尺規,對國民黨政府進行鞭撻。她指出:“八年抗戰的勝利,爭取民族的解放,然而戰爭勝利後,很多事實證明,我們國家仍停留在不民主的階段上。最低限度的每個國家應有身體、言論、出版、結社、集會的自由,都得不到保障,婦女的民權還得不到伸張,全體人民還得不到自由的時候,根本談不到女權,何能求提解放?”她指出婦女解放應該在民主運動中爭取,婦女運動應完全與民主運動相配合,隻有在國家民主實現以後,婦女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同年5月,她在郵局婦聯舉辦的“母親節”會上發表了題為“反對內戰,爭取民主與自由”的講話。她說:“過去與日本人作戰,我們婦女應該鼓勵我們的丈夫和子女去參與為了民主生存與保衛國土的戰爭,可是今天我們應力阻作戰的丈夫或兒子,今天是母親節,做母親的不要兒子去作戰,以和平協商的方式團結起來!”

1946年秋,雷潔瓊回到北京,繼續任燕京大學教授。翌年3月,她在《燕京新聞》上撰寫了《論現階段的婦女運動》,再次用大量事實揭露國民黨的獨裁統治和虛偽民主,她指出:“目前婦女悲慘的厄運,隻有在社會經濟政治問題得到合理的解決,才有所補救。現階段的婦女運動應該配合其他社會運動以謀社會性之革新,達到民主生活社會的實現。封建的帝王統治社會或壟斷專製的法西斯社會的婦女,不會獲得自由與平等權利。”雷潔瓊在爭取民主自由的鬥爭中勇往直前,利用一切形式和機會向全社會發出吶喊。1947年底至1948年初的天津《大公報》上連載了她在北京大學女同學會主辦的演講會上的演講節錄——“36年來的婦女運動”。同年3月8日又刊登了她的“中國婦女之出路”。在這裏,她明確指出:“婦女平等地位保證,自由與解放的獲取,一定要在新的社會裏才能成為事實。”她以大量事實,告訴人民民眾和廣大婦女,人民的翻身解放要靠一種新生力量,那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新社會。

肝膽與共,參政議政

1949年,正當解放戰爭節節勝利,新中國建立前夕,中國婦女全國代表大會于3月下旬在北京召開。雷潔瓊當選為中華全國民主婦女聯合會執行委員,4月3日,她在大會致閉幕詞。她熱情歌頌了城鄉婦女的團結一致,並號召廣大婦女繼續奮鬥,爭取全國解放的目標早日實現。

雷潔瓊雷潔瓊

1949年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召開,雷潔瓊作為民主促進會的八個正式代表之一,參加了國家體製的討論和製定,同時參與了宣言起草委員會的工作。開國大典時,雷潔瓊榮幸地站在天安門城樓上,歡呼新中國的誕生。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雷潔瓊對我國的婚姻法、憲法的製定做了大量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頒布後(1950年4月13日),她撰寫了“婚姻法與兒童保護”一文,于6月1日在天津《進步日報》上發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進行了詳細的解說。她以大量事實鞭撻了舊中國婚姻的不自由、男女的不平等以及老無所養、少無所依的醜惡現象,從而贊頌新中國《婚姻法》“不獨保障婚姻自由,男女權利平等,解放婦女在婚姻上家庭上的束縛,同時對于後一代也特別照顧與保障”。婚姻法的製定,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國婦女的地位,也從根本上解救了中國的婦女和兒童。

1953年3月,是中央人民政府宣傳貫徹《婚姻法》運動月,雷潔瓊當時任北京政治學院副教務長。3月5日,她通過《教工通報》撰文,號召教育工作者積極參加貫徹《婚姻法》運動,她指出:貫徹《婚姻法》運動,是一個重大的社會改革運動,不要視為隻是私人家務小事,不要以“清官難斷家務事”的態度來應付它。以後,她又不斷撰文或在不同場合的講話中對真正落實婚姻法,真正提高婦女的地位給予指導。

十年動亂期間,雷潔瓊被迫停止一切社會活動。1976年黨中央粉碎“四人幫”,結束了十年動亂。1978年2月,在五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雷潔瓊作為全國政協常委,參與修改憲法。在這之後,她擬定了一系列關于民主法製的文章。全國人大五屆二次會議,國家又頒布了七項法律,其中對保護婦女兒童的權利方面作出許多具體規定。這些都與雷潔瓊的努力分不開。在這些法律條文頒布後,她不忘利用各種場合進行解說宣傳,希望中國的婦女真正享受到法律的保護,希望全社會真正依法保護婦女兒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不久,1979年初春,雷潔瓊以74歲高齡走馬上任北京市副市長,主要分管民政、民族和宗教工作。在4年的任期中,她不停地奔走于寺院、教堂、學校和福利企業之間,使許多在“文革”中被關閉的寺院和教堂重新開放。1979年8月,她又為《中國婦女》撰文,讓廣大婦女懂得如何依靠法律來保障自己的合法權益。

改革開放後,雷潔瓊參與製定了新的婚姻法,並對宣傳理解和執行新婚姻法做了大量工作。

1982年,全國政協舉行專題座談會,對修改憲法展開深入討論。雷潔瓊對憲法修改草案中第46條有關婦女的規定發表了自己的體會,利用詳實的資料,列舉我國婦女在社會主義建設中的半邊天作用,指出:“隻有在社會主義國家裏,婦女才能得到徹底的解放。”同時,她也以十年動亂後我國由于民主法製的不健全,全國各地尤其是農村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得不到保障的事實,說明新的憲法修改草案進一步明文規定“婚姻、家庭、母親和兒童受國家的保護”,更有利于調動廣大婦女積極性,有利于我國婦女運動的發展。

雷潔瓊在第五屆全國政協會議上,當選為全國政協常委,在鄧小平主席的領導下工作。她對鄧小平為新時期政協工作的恢復和發展所做出的傑出貢獻由衷敬佩。雷潔瓊講述了鄧小平對統一戰線工作提出的一些重要思想。特別對鄧小平同志,把統一戰線的對象擴大為“兩個愛國者”(即不僅包括擁護社會主義的愛國者,還應該包括擁護祖國統一的愛國者)聯盟、把中國共產黨製定的與民主黨派之間執行“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發展為“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譽以共”十六字方針、將共產黨與民主黨派之間的關系明確為“執政黨與參政黨”的關系、提出確立“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製度”、提出民主黨派在政治上自決、在組織上獨立、在法律上平等三原則等問題非常擁護。鄧小平同志不僅為開創新時期統一戰線新局面製定了大政方針,而且提出了“一國兩製”的偉大構想,並且非常註意發揮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的作用。雷潔瓊以自身的感受說:我除擔任民進的領導工作和全國人大的一部分工作,還參加香港基本法和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工作,小平同志對我們很信任。

從1989年6月,從十三屆四中全會後到1996年底,中共中央與民主黨派人士舉行協商會、座談會等已達100多人次。這期間,雷潔瓊對以江澤民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繼承和發揚老一代領導重視統一戰線、無黨派人士真誠團結、親密合作的作風給予了高度的評價。雷潔瓊曾回憶說,江澤民總書記在中共十四大、十五大所作的政治報告,李鵬總理在人大會議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共中央、國務院製定“九五”規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綱要等,每次都事先征求各民主黨派的意見。1997年9月,雷潔瓊作為中共中央邀請的貴賓,列席了舉世矚目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製度下,民進會作為參政黨之一,充分發揮了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的作用。

從1953年雷潔瓊參加中國婦女代表團,赴丹麥哥本哈根出席爭取婦女權利及世界婦女大會起,到1997年,她率領或參加全國人大等代表團出訪了世界五大洲的22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對有的國家如法國、丹麥、澳大利亞、泰國的出訪不止一次,並出席了眾多的國際性會議,在國際講壇上一次次發表演講。世界各國人民從她和中國代表團成員的身上,看到了新中國的形象、中國婦女的形象,聽到了偉大中國人民的聲音,增進了對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了解,從而促進了中國人民與世界各國人民的友誼。

“早年我在美國讀書時,那裏的種族歧視很厲害,看不起中國人。到外面參觀穿得好一點,有人就問你是不是日本人;知道你是中國人,有的連房子也不願租給你,遇到了許多不愉快的事情。”憶起在美國留學時的境況,猶如觸動了她身上的一塊傷疤,依然隱隱作痛。雷潔瓊說:“新中國成立後,我隨中國代表團出國訪問,情況就大不一樣了,特別是開放改革以來,我國走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綜合國力大增強,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海外的華人華僑揚眉吐氣,挺直了腰桿,世界各國人民也為中國喝彩!”

撫今追昔,雷潔瓊常為自己的祖國繁榮昌盛而驕傲!同時,她也時時刻刻為國事竭心盡智。

雷潔瓊在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9年時間裏,參加了大量的外事活動,而這僅僅是她工作的一個方面。從1988年到1996年,雷潔瓊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民進中央主席、中國國際交流協會名譽會長等身份,先後會見了來自世界84個國家和地區的國家元首、政府首腦、政界要員和各界人士,共達346起。進入90年代,雷潔瓊接待和會見外賓的場次明顯增多,每天的工作日程排得很滿。

作為著名學者、教授,雷潔瓊對中國的教育事業投入了極大的精力和心血。這不僅表現在她長期擔任中國多所大學的教授,親手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學生,更表現在她對中國教育事業的長遠思考和有力推動上。作為民進中央的創始人和主要領導人,雷潔瓊歷來主張以教育界人士為主要聯系對象的,民進會要為改革和發展我國的教育事業做出應有的貢獻。她在民進會內倡導成立教育基金會,發動民進組織和會員為加強基礎教育、普及義務教育獻計獻策。為推動中國教育的法製化進程,她先後參與了《義務教育法》、《教師法》、《教育法》等法律的製定。還曾到北京廣渠門中學親切看望“宏志班”的受助學生,對孩子們給予殷切的勉勵。1996年“六一”兒童節前夕,廣東省江門市農林國小收到雷潔瓊寄贈的一批兒童讀物,她始終沒有忘記一年前視察過的這所學校的孩子們。在她的心目中,振興民族希望在教育,祖國的未來在于今天的青少年的培養。

雷潔瓊還是著名的社會學家、法學家。彪炳史冊的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以及多部教育等法律法規的製定,都傾註了她的心血。從1985年到1993年,雷潔瓊擔任了香港、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盡管年事已高,但她參與組織這兩個基本法起草工作依然殫精竭慮,並多次親赴港澳,廣泛聽取港澳各界人士的意見,進行民主協商。此外,她還參加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區徽評選委員會的工作。作為國家領導人、著名法學家的雷潔瓊,她想得更深,看得更遠。

在談到香港基本法這部重要法律時,雷潔瓊說道:“香港基本法的起草工作歷時四年零八個月,委員們以高度負責的精神完成了這項神聖的使命。這部法律完整地體現了鄧小平同志‘一國兩製’的偉大構思,從根本上保障了香港的長遠利益。這不僅僅是一件關系到香港繁榮穩定的事情,也是一項關系到維護民族利益的尊嚴,以及完成祖國未來統一大業的大事。因此鄧小平同志贊揚基本法是個偉大的創造,寫出一部具有歷史和國際意義的法律著作。”

自從天安門廣場那塊香港回歸倒計時牌豎立起來,耄耋之年的雷潔瓊天天都在數,天天都在盼。她不止一次地表達迫切盼望香港回歸祖國的心情:香港回歸,雪洗國恥,這是中華民族的百年期盼。

在這個永載中華民族史冊的庄嚴時刻到來時,雷潔瓊作為中國代表團的一員,以91歲高齡飛抵香港,出席香港政權交接儀式,親身經歷了這一民族盛事、世紀慶典。當中英香港政權交接儀式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五樓大會堂隆重舉行,江澤民主席庄嚴宣告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正式成立時,這位飽經滄桑、與世紀同行的老人心潮澎湃,感慨萬千,眼睛裏噙滿了熱淚……這是中華民族的盛事,也是世界和平與正義事業的勝利。香港回歸祖國,一雪百年國恥,炎黃子孫揚眉吐氣。回歸後的香港實行“一國兩製”、“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強大的祖國作後盾,香港一定能保持長期繁榮和穩定。十年過去了,香港的經濟發展,已經印證了這一個道理。

雷潔瓊,這位經歷過一個多世紀滄桑歲月、穿越時代長空的風雨歷程、與人民同呼吸、與祖國共命運的老人,在歷史的長河留下了她非凡的業績,在她的心靈深處,也珍藏著許許多多的往事。而這些往事,則是她對震撼人心的歷史事件的見證,是她對翻天覆地的歷史變遷的親歷。

北京,人民大會堂,全國人大常委會所在地,也是雷潔瓊曾經辦公的地方。金色的陽光照耀著庄嚴的國徽,五星紅旗在天安門廣場高高飄揚。這裏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她是那樣的熟悉,那般的親切。一次又一次,她率領或參加中國代表團從這裏起程,作為中國人民的友好使者飛往世界各地,一去又一回,她滿載著世界各國人民對中國人民深情厚意和美好祝願,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

盡管已過百歲了,但雷潔瓊依然耳聰目明。有人曾經詢問雷潔瓊的長壽秘訣,雷潔瓊身邊的工作人員說:雷潔瓊的養生之道與眾不同。她以工作為最大的生活樂趣,每分每秒她都十分珍惜。老人每天起得很早,5點到6點,是雷打不動的讀書時間,每天的飲食很有規律,早、午、晚三餐基本上正點,無論是在家吃飯,還是外出赴宴,從不過量。

這是一位走過一個世紀風雨歷程的老人,這是一位與中國共產黨同舟共濟、肝膽相照的老人,這是一位與祖國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的老人,她生命之根深深地扎在祖國的沃土,她的生命之花在時代的春天中綻放。因而,她的精神不老,生命之樹長青。

雷潔瓊是國家領導人,是社會活動家、科學家。而作為中華婦女的英才之一,她對中國婦女解放運動的貢獻,應該說在她人生歷程中佔有很大的比重,這點僅從她的諸多著述中便可見一斑。尤其是解放前從三十年代初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這十幾年,她對中國的兒童問題、婚姻家庭問題、婦女的社會地位等方面進行了廣泛的社會調查和研究。從理論上對上述問題進行社會剖析,並提出自己獨到的觀點,這對喚醒當時貧窮落後的中國婦女起到的歷史作用是無法估量的。解放後,她為我國婚姻法的製定及有關婦女、兒童及婚姻家庭等問題做了大量的工作和指示,充分體現了她對國家、對民生的高度關註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

摯友、益友、諍友

2005年9月6日,北京秋高氣爽。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來到雷潔瓊家中,親切看望這位百歲老人,代表中共中央向她表示誠摯問候和美好祝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王剛,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統戰部部長劉延東一同前往看望。下午3時10分,胡錦濤等來到雷潔瓊家中。見到坐在輪椅裏的雷老,胡錦濤走上前去,俯下身子,同她熱情握手,祝賀她百歲華誕,並送上插滿鮮花的花籃。胡錦濤深情地對雷潔瓊說,你是我們國家和民主黨派德高望重的老一輩領導人,是中國共產黨肝膽相照的真誠朋友,也是享譽海內外的著名學者。你所經歷的100年,正是中華民族的命運發生巨大變化的100年。為追求革命真理,你早年參加了五四運動。為喚起民眾抗日救亡,你又參加了一二九運動。為實現和平、民主和統一,你和馬敘倫先生等發起成立中國民主促進會,並不惜血灑南京下關進行英勇抗爭。新中國成立後,你為國家和人民做了大量有益工作,特別是在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堅持和完善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製度、促進祖國和平統一等方面,傾註了許多心血,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你作為著名學者,在社會學等領域也有著很深的造詣,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對你為國家和民族所作出的突出貢獻,我們黨、政府和人民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胡錦濤最後表示,當前,全黨全國人民正在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而努力奮鬥。雷潔瓊等老一輩民主人士畢生追求的振興中華的理想一定能夠實現。雷潔瓊會意地點點頭,並十分高興地說,感謝總書記,感謝黨中央,希望國家更好。

胡錦濤看望雷潔瓊胡錦濤看望雷潔瓊

2006年1月22日,在新春佳節即將來到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專程到雷潔瓊的家裏看望她,並稱贊她是黨的摯友、益友、諍友。雷潔瓊對中共中央和國家領導人在百忙中來探望自己感到十分高興和開心。

主要著作

《中國家庭問題研究討論》(1937)

《婦女問題講座》(1939-1940)

《三十六年來婦女運動的總檢討》(1941)

《關于社會學的幾點意見》(1981)

《血濺金陵憶當年》(1982)

《社會學與民政工作》(1983)

《中國婚姻家庭問題》(1985)

《新中國建立後婚姻家庭製度的變革》(1985)

《老齡問題及其對社會發展的影響》(1986)

《社會學與社會改革》(1987)

《新中國建立後婚姻家庭製度的改革》(1988)

《雷潔瓊文集》(1994)

《改革以來中國在農村婚姻家庭的新變化(合著)》(1994)

《農村婦女地位研究》

《現代婦女問題與婦女運動》

《老齡問題及其對社會發展的影響》

擔任職務

雷潔瓊1949年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新中國成立後,歷任中國新政治學會副秘書長,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委員,北京政法學院教授兼副教務長,國務院專家局副局長,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一屆學科評議組成員,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及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主席,全國婦聯副主席,北京市政協常委、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長,全國政協常委、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副委員長,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社會學會副會長,北京市社會學會會長,中國民主促進會名譽主席,中國國際交流協會名譽會長,中國社會學學會名譽會長,北京社會學學會名譽會長,燕京研究院名譽董事長,中國老教授協會名譽會長等職。

社會貢獻

雷潔瓊是中國著名的社會活動家,也是著名學者。20世紀30年代以來,她一直以飽滿的熱情獻身于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努力推動社會進步,並贏得了中國人民的尊敬。同時,她以執著和近乎虔誠的精神獻身教育和學術事業。在70多年的時間裏,她絕大多數時間保持著學者的身份,為發展中國的教育事業竭盡全力.雷潔瓊教授一貫的治學方法是認真嚴謹,實事求是,理論聯系實際。歷來強調從事社會學研究必須“從社會實際出發”,“運用社會學的原理、原則和方法,在一定的理論假設的指導下,分析實際情況,又以實地調查材料來印證理論。”“調查不能隻靠問答卷,還必須親自去實踐,這樣才能得到感性知識。”要“親自去抓第一手資料”,做好“了解人”的工作,對資料採用“定量分析與定性分析相結合”的科學方法。在恢復社會學的過程中,她為中國社會學學科建設和社會學專業人才的培養作出了自己貢獻。

雷潔瓊雷潔瓊

套用社會學的理論基礎與現實關懷

雷潔瓊的青少年時期是在中國社會發生劇烈變化的背景下度過的。“五四”運動的影響,對國家命運及社會底層民眾命運的關心,使她樹立起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對勞動人民的感情。雷潔瓊于1924年抱著“讀書救國”的思想遠渡重洋赴美留學。但是,她在讀大學時沒有按照父親的願望選擇學美術醫學法律,而是選定了社會學。在她看來社會學可以尋求醫治中國問題的良方,探索救國救民的途徑。在後來70多年的漫長歲月裏,她將專業知識同社會實踐密切地結合起來,並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學術與實踐之路。在雷潔瓊看來,社會學包括理論社會學和套用社會學,套用社會學包括社會問題的研究和社會工作。按照這種理解,她將社會學理論作為社會工作的理論基礎,將社會調查作為認識和分析社會問題的工具,並通過設施和其他形式的社會服務去幫助困難群體解決問題,這就是她的“學以致用”。

雷潔瓊1931年在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大學社會學系獲得碩士學位,之後不久她即應聘進入燕京大學社會學與社會服務學系(這裏的社會服務實際上就是社會工作)。在燕京大學她講授“社會學入門”、“社會服務概論”、“貧窮與救濟”、“兒童福利問題”及“社會服務實習”等課程。在教學過程中,她不僅參考大量國外社會福利、社會政策研究的最新成果,而且密切聯系中國實際,同時她還帶領學生走出課堂,到育嬰堂、貧民窟、施粥場甚至妓院去調查、訪問和參觀,讓學生了解中國底層社會,增強他們對勞苦大眾的感情。抗日戰爭開始後,雷潔瓊有4年時間離開學校到江西從事婦女教育與動員工作,以支持前線抗戰。在此過程中,她特別關心婦女的解放,並為此作出了艱苦的努力。改革開放以來,在任北京市副市長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等職務期間,她對婦女、兒童、教育及老人問題都十分關心。而這些與她解決中國社會問題、促進社會進步的抱負直接相關。

社會工作的學術研究及學術思想

兒童福利 雷潔瓊早在1935年就對兒童福利問題進行了較為深入地研究,並提出國家要大力發展兒童福利。她指出,兒童福利是指兒童的需要能滿足,體格智慧情緒有機會充分發展。她站在現代社會的高度將我國的兒童福利狀況同發達國家相比較,指出無論在文化觀念還是在製度設計方面,我國的兒童福利都處于十分落後的狀態。她強調兒童的天賦權利,強調要從培養現代公民的角度看待兒童問題,既要註重困難兒童的救助,也要註重兒童的全面發展。這反映了雷潔瓊關于兒童福利和社會工作的現代理念。她認為,中國兒童權利和福利得不到有效保障,主要是文化與社會製度安排上存在諸多問題。抗日戰爭勝利後,雷潔瓊曾主持開設兒童福利專業課程,並代表燕京大學社會學系聯合其他相關學系開辦了兒童福利站,對兒童進行福利服務。這反映了她理論與實踐密切結合的學術精神。

婦女工作與婦女解放

在雷潔瓊的學術研究中,婦女婚姻家庭問題是處于首位的。她認為,婦女問題表現為政治、經濟和社會地位等方面男女不平等,這些問題又具體表現為婦女參政問題、法律問題、教育問題、職業問題、勞動問題及母性保護問題等等。她指出,婦女有八項基本權利,即生存權、教育權、職業權、婚姻自主權、母性保護權、政治權、休息娛樂權、年老和失去勞動能力被撫恤權。她認為,女性政治、經濟和社會地位的低下由兩種因素促成:一是社會對女性地位的貶低和對其權利的漠視;二是婦女自身缺乏爭取平等權利的意識。她從發動農村婦女運動難中體會到,農村婦女沒有廣泛動員起來主要是因為她們主觀上沒有自覺意識,而這又與封建社會的意識觀念對她們的束縛有關。在封建的農村社會,家庭高于一切,婦女既無國家觀念,個人地位也不被尊重。雷潔瓊在婦女工作中形成了一整套工作方法及思想。她指出,由上而下的編組方式是在短時間內將婦女聯合起來的必要形式,但要使婦女組織真正活動起來就要根據各人的興趣、生活環境和文化程度,鼓勵和領導她們參加各種團體活動;要通過共同學習、共同工作、共同娛樂,逐漸使她們養成一致的意志與行動,形成組織;在動員婦女民眾的過程中要註重為她們解決日常生活中的困難,並通過活動教育婦女;在活動中要採取民主的工作方法,給參加者以發表意見的機會,通過民主討論學習工作經驗,增強她們的主體意識。她認為,要真正解決婦女問題,使婦女工作取得成效,就必須進行社會改革,隻有實現男女平等,實行政治民主、經濟民主、教育社會化,建立公共保健製度和社會保險製度,婦女才會真正得到解放。

民政工作與社會工作

1952年,中國的社會工作專業教育隨著社會學學科被取消而停止。1979年社會學學科得以恢復重建,雷潔瓊當時就提出在重建社會學時要註意發展社會工作教育,培養社會工作者。對于發展中國的社會工作,雷潔瓊是從發展社會福利事業的角度著眼的。她認為社會工作者要有建立、組織和管理社會福利事業和解決具體問題的知識和能力。這是符合我國社會福利事業發展實際的。她在1983年就指出“民政工作是社會工作”,之後又發展為“民政工作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工作”的著名觀點。她指出社會工作成為一種專業,必須經過專業培訓。她還認為,研究和總結民政工作的經驗,對中國社會工作專業的發展會很有幫助。反過來,用社會工作的理論和方法來充實、豐富、改進和提高民政工作,也有利于民政工作的改革和民政工作現代化。

社會保障製度建設

雷潔瓊一直關心社會福利事業的發展。她認為社會問題是由社會失調造成的,要解決困難群體的問題就要從製度建設上入手,而社會保障製度的建設是社會進步的要求。在社會保障製度建設問題上,她提出要“建設符合我國國情的社會保障製度”。她認為,要認識到中國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和城鄉差距這個基本國情,當前應該選擇普遍的、基本的、有差別的社會保障製度。她同時指出,社會保障不但包括金錢和物質的提供,也包括社會服務的提供,國家、社區、家庭共同支持社會保障製度的建設。這些反映了她把套用社會學、社會福利製度和社會工作結合起來的思想。

婚姻家庭

1940年代,上海淪陷期間,雷潔瓊先後執教于上海東吳大學、復旦大學、聖約翰大學等院校。那時候,曾經與她一同在北平燕京大學任教的嚴景耀教授也在上海。雷潔瓊主要研究婦女和兒童問題,嚴景耀研究的是兒童犯罪問題,由于對勞苦大眾生計的共同關註,他們經常一起縱論天下事,一起為抗日奔走呼吁。

雷潔瓊與丈夫嚴景耀雷潔瓊與丈夫嚴景耀

盡管“孤島”上海“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但滿腔愛國熱情的志士仁人仍充滿抗戰必勝的信心。在中共地下黨組織領導下,上海文化界愛國進步人士成立了一個抗日救亡組織“星期二聚餐會”,趙樸初、雷潔瓊、嚴景耀、許廣平都是這一組織的核心人物。每周二的晚上,他們來到上海八仙橋基督青年會的九樓聚餐,請一人主講當前的時事和情勢,然後大家漫談。

後來,雷潔瓊和嚴景耀又參加了在新新公司經理蕭宗俊家裏舉行的“星期六聚餐會”。參加這個小範圍聚餐會的都是進步人士,最大的特點是公開邀請共產黨員在聚餐會上講述國內外情勢。

在這國家民族危亡的關鍵時刻,在這些進步政治組織的一次次活動中,共同的理想追求,使熱血沸騰、愛國有志的一對年輕知識分子嚴景耀和雷潔瓊走到了一起。

在一次聚餐會將要結束的時候,雷潔瓊大方熱情地向公眾宣布:“我和景耀7月5日結婚,到時候我們請大家的客。”她的話音剛落,“這次宴請就在我家辦了”,豪爽的主人蕭老板就主動攬下了請客的任務。嚴景耀和雷潔瓊雙雙連聲向蕭老板致謝。

1941年7月5日,是嚴景耀和雷潔瓊這對新人的大喜日子。這天,蕭老板的家裏喜氣洋洋,笑語喧天,鄭振鐸、許廣平趙樸初吳耀宗等好友陸續趕來歡聚一堂,一同為嚴景耀和雷潔瓊這對恩愛新人喜結連理祝賀。

婚禮上,趙樸初即席賦詩以示祝賀:“參差兩兩好安排,嘉禮從今美例開。越粵人才誇璧合,前稱周許後嚴雷。”一詩吟畢,宴席上立即響起熱烈的掌聲。這首詩確實妙手天成,嚴景耀和魯迅都是浙江人,而雷潔瓊和許廣平是廣東同鄉,兩對夫婦皆屬珠連璧合。

之後的風雨歲月裏,嚴景耀和雷潔瓊始終攜手並肩,同舟共濟,為中華民族的解放與獨立,為新中國的建設事業和人民的幸福生活竭誠盡力,奉獻著聰明才智。

人物評價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胡錦濤:你是我們國家和民主黨派德高望重的老一輩領導人,是中國共產黨肝膽相照的真誠朋友,也是享譽海內外的著名學者。你所經歷的100年,正是中華民族的命運發生巨大變化的100年。為追求革命真理,你早年參加了五四運動。為喚起民眾抗日救亡,你又參加了一二九運動。為實現和平、民主和統一,你和馬敘倫先生等發起成立中國民主促進會,並不惜血灑南京下關進行英勇抗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你為國家和人民做了大量有益工作,特別是在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法治、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製度、促進祖國和平統一等方面,傾註了許多心血,發揮了重要作用。

雷潔瓊雷潔瓊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雷大姐是我們黨的摯友、益友、諍友。

丈夫、親密戰友嚴景耀:當時風雨如晦的年代,她應該說是非常堅決地投入了,爭取民主運動的這個行列。如果可以追溯到1935年的時候,當時一二九運動,她是燕京大學的女教授,她是唯一一位參加遊行燕京大學的女教授。

秘書高志芬:去了以後,周恩來總理特別熱情,跟他們握手,然後就問問雷老在這個江西那的情況,雷老就提出來,請周恩來同志給講講,當前這個抗戰的前途,總理就給講了,就是說現在就講了這個毛主席的論持久戰,就說打這場戰爭抗戰必須要堅持持久戰,不可能像有些人說的速勝。

北京市委原教育部副部長姚幼鈞:雷老師聲音很大,雷老師的講話跟她的形象不一樣,雷老師也很俊秀,很大方,氣質非常好的一位老師。她那個時候還沒有擴音器,就是有擴音器雷老也用不著擴音器,她聲音非常高。不管教室有多大,不管你坐在哪一排,都能非常清晰地聽到雷老的聲音。

逝世報道

著名的社會學家、法學家、教育家,傑出的社會活動家,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和卓越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第七屆、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國民主促進會第七屆、八屆、九屆中央委員會主席,第十屆、十一屆名譽主席雷潔瓊同志,因病于2011年1月9日17時3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6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