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國民

雷國民

雷國民,安徽省桐城市人,1992年至2001年上半年,先後流竄于廣東、雲南、福建、江西、吉林、安徽、江蘇等省,採用暴力、脅迫等手段實施搶劫作案15起。2001年11月9日,江蘇鹽城市人民檢察院以搶劫罪、奸淫幼女罪依法對雷國民提起公訴江蘇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作出一審判決: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雷國民死刑,剝奪公權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奸淫幼女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公權三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公權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 中文名
    雷國民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安徽省桐城市
  • 職業
    犯罪分子

​人物簡介

雷國民,安徽桐城市人,1992年至2001年上半年,先後流竄于廣東、雲南、福建、江西、吉林、安徽、江蘇等省,採用暴力、脅迫等手段實施搶劫作案15起。2001年11月9日,江蘇省鹽城市人民檢察院以搶劫罪奸淫幼女罪依法對雷國民提起公訴。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作出一審判決: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雷國民死刑,剝奪公權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奸淫幼女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公權三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公權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雷國民

案例介紹

步入邪路 濫殺無辜

雷國民

2001年4月15日,江蘇省鹽城市發生了一起震驚當地的惡性搶劫案。位于204國道和鹽城市區大慶路交界處的鹽都縣額度合作聯社的兩名保全和一名值班人員慘死在工作崗位上,金庫大門被切割,庫內268萬餘元現金被洗劫一空。公安機關經過4個多月的艱難偵破,8月22日,將涉嫌搶劫的雷國民押解回鹽城。

2001年11月9日,江蘇省鹽城市人民檢察院以搶劫罪、奸淫幼女罪依法對雷國民提起公訴。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作出一審判決: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雷國民死刑,剝奪公權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奸淫幼女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公權三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公權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宣判後,法庭內一片寂靜;閉庭後,許多旁聽民眾對雷國民被判處死刑仍覺不解恨,憤恨地說:“雷國民應該‘凌遲’!”一審後,雷國民沒有抗訴。12月28日,雷國民被核準死刑後,執行了槍決。

初次作案

雷國民

雷國民為什麽引起如此巨大的民憤呢?話還得從10年前說起。

廣州市郊的三元裏,一百餘年前曾是抗擊英帝國主義侵略者的戰場。一百多年後,在這塊土地上卻發生了一起殺人搶劫案。

廣州市三元裏風水巷12號戶主張平靠屠宰手藝發了家。1992年8月1日午夜,勞累了一天的張平和幾名幫工早已進入了夢鄉。不料禍從天降,張平家成了雷國民實施搶劫的首選目標。凌晨1時許,雷國民攜帶一把菜刀,翻牆潛入張平住處,貓腰爬進存放有保險櫃的房間,對熟睡在這間房中張平的弟弟張友林的頸部舉起菜刀猛砍兩下,張友林當即死亡。雷國民隨即從死者身上搜出10多元錢及一串鑰匙,正欲開啓保險櫃時,聽見隔壁房間有人講話,便逃離現場。這是雷國民步入邪道,濫殺無辜的第一案。

初次作案,雖然殺死一人,但僅搶到10多元錢,這對已開殺戒的雷國民來說,怎能就此罷休?

1993年11月8日,雷國民悄悄潛入廣東省中山市郊區周冠貞家,躲在門口伺機搶劫。女主人周冠貞剛出門欲看洗衣機工作情況,雷國民即用隨身攜帶的砍刀猛砍周冠貞。身受重傷的周冠貞高聲呼救,驚動了家人及鄰居,雷國民見無機會搶劫,便慌忙翻牆逃離現場。

一個雷國民已令人膽戰心驚,兩個雷國民式的人物狼狽為奸,結伙作案,更使社會不得安寧

勾結同伙

1993年底,流竄于雲南的雷國民結識了張雲明。

雷國民雷國民

張雲明外號“味兒”,1993年曾因販賣槍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緩刑)。張比雷國民大一歲,“出道”也比雷國民早,是一個專作搶劫、販毒等惡性案件的“江洋大盜”,其凶殘程度比雷國民有過之而無不及。

雷國民雖然作案兩起,致一死一重傷,但卻未搶到多少錢財。他正欲尋找一位與自己一樣心狠手毒的“伙伴”,共同作案,張雲明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兩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隨後,雷國民和張雲明購買了兩支手槍及數十發子彈,準備作案時用。

這兩名歹徒在瘋狂搶劫作案時,濫殺無辜,製造了多起搶劫凶殺案。

各懷鬼胎 先合後分

1994年1月29日,雷國民與張雲明為了更方便地搶劫別人的財物,預謀搶劫一輛“本田王”牌機車充當作案工具,並商量了搶劫機車的具體細節。這一天上午11時許,張雲明在昆明市官渡區一建築工地接應,雷國民在昆明市“海棠”大酒店門口,尋找作案目標。功夫不大,雷國民就見一男青年開著一輛紅色“錢江”牌機車在攬客,誤以為該車是“本田王”,心想,送上門來的“貨”真及時,便上前搭乘。他將車主肖瑞騙至張雲明守候的建築工地,一下車即掏出手槍對準車主將其打死。雷國民與張雲明拿走死者身上的20多元人民幣後,即去開啓機車,兩人此時才發現這輛車不是“本田王”,加之無法啓動,于是棄車逃跑。

雷國民和張雲明逃回住處後並不死心,又計議分頭“踩點”,伺機作案。

兩個月後的1994年4月初,兩名凶殘的歹徒又合伙實施了兩起血腥劫案。4月3日20時許,雷國民竄至廣東省中山市“中山”國際大酒店附近,搭乘“廣東34-05359”紅色“本田”125機車,將車主黃活倫連人帶車騙至張雲明事先潛伏守候的該市沙溪鎮大興村村口一空地處停下,下車後即拔槍將黃活倫打死。雷國民劫走黃身上的人民幣20餘元,張雲明將機車駛至預謀作案的下一個目標附近藏匿。

次日凌晨,雷國民和張雲明來到中山市沙溪鎮聖獅5組阮金佐、彭卓娟家行劫。兩名歹徒入室後,分別用槍抵住阮金佐夫婦,責令其交出錢財。阮金佐夫婦死活不從,拼命反抗。雷國民即對阮金佐頭部連擊兩槍,此刻彭仍在反抗,凶殘的雷國民又將彭殺死。兩名歹徒劫得彭身上的金項鏈後逃離現場。

一山不容二虎。雷國民與張雲明當初的苟合就是各懷鬼胎,出于相互利用,而且雷國民始終擺出一副老大的派頭,最後他與張雲明攤牌說:“既然如此,咱們各幹各的算啦。”張雲明什麽話也沒有說,氣沖沖地離開了住處,將藏在野外的兩支手槍全部帶走。

1994年底,張雲明在重慶伙同他人搶劫時案發,法院以搶劫罪、販賣毒品罪判處張雲明死刑,1995年初,張雲明被依法處決。雷國民得知張雲明被槍決後心中也不免產生一絲恐懼感,他明白自己離這一天也不會太遠,但很快他就想開了。嚴正的法律沒有使雷國民的殺心有所收斂,他仍然肆無忌憚地繼續實施殺人劫財犯罪行為

1995年3月23日16時許,雷國民又竄到中山市沙溪鎮龍瑞村廟前街22號劉伯樞家,殺死主人,劫得人民幣10萬元。

在中山搶劫之後不到三個月,贓款很快就用光了。手中空空的他此時隻有一個念頭:搶,不搶就沒有錢花。1995年夏的一天凌晨2時許,雷國民來到珠海市拱北汽車站售票大廳陳奕通的門市行劫,被陳發現後棄刀逃離。一年後的6月13日夜,沒死心的雷國民又來到陳奕通的門市,殺死兩名值班員後,劫取人民幣43萬餘元,港幣10萬元後逃跑。

處心積慮 專劫金庫

雷國民在珠海拱北汽車站搶劫得手後,並沒有滿足,他想還是銀行的錢多,要搶就搶金庫。經過近兩年的琢磨、踩點分析,雷國民將目光瞄準了銀行的金庫。

1997年9月22日深夜,雷國民來到江西省南昌市匯通城市額度社。他先到值班室將值班員製服後,接著,又到該額度社二樓準備行動,見有許多人值班,便慌忙逃走。這往後近一年的時間,雷國民沒敢再下手。搶金庫畢竟不是小事情。東奔西走,他又來到東北的吉林省通化市,該市北市場城市額度社成了雷的又一個目標。1998年7月31日凌晨1時,雷國民來到這家額度社,劫得人民幣15萬餘元後逃離現場。

雷國民

雷國民搶了這兩家金融機構後,他嫌自己逃離現場的速度太慢,遂決定搞一輛方便快捷的面包車繼續行劫。

2000年8月5日21時,雷國民駕駛竊來的備有切割設備等作案工具的“面的”,來到安徽省宿州市北關額度社院內,潛伏至午夜,用鋼絲鉗剪斷該額度社主任室的防盜窗進入室內,撞開值班室門,值班員薛玉珍、徐玉芬被驚醒,凶殘的雷國民將二人殺死,然後用切割設備將該額度社大保險櫃的門割開一個洞,切割中櫃內近4萬元人民幣被燒毀,雷國民用水冷卻繼續切割後,劫取櫃內人民幣18.8萬餘元。

半年過後,雷國民用3萬元贓款購得一輛“桑塔納”牌轎車,作為實施作案的工具,專施搶劫之用。

2001年2月,雷國民駕車竄至江西省瑞昌市,選定了瑞昌額度社作為搶劫目標。雷國民通過熟人了解到,該額度社晚上金庫的鑰匙就在保全周升忠的手裏,他將下手的目標鎖定在周升忠的身上。2月21日16時,雷國民將車停在周升忠家附近,推門入室,將周升忠與他的老母親、女兒周美、侄女先後殺死,從周身上找到了金庫鑰匙。不久,周的小女兒進屋,被雷國民用錘子一通亂砸,喪心病狂到極點的雷又將周女奸淫。隨後雷國民準備離開作案現場到額度社搶劫。在周升忠家門口,碰到周的弟弟,雷國民不得不放棄搶劫的計畫,當夜駕車逃回安慶。兩個月後,雷國民駕車又來到江蘇鹽城,目標直指該市鹽都縣城市額度社合作聯社,隨即便出現了本文開頭的一幕。

去年6月15日,這個驚世劫匪終于在深圳火車站落入法網。但這個狡詐的家伙仍心存僥幸,矢口否認自己的犯罪行為。8月22日,雷國民從南京被押解回鹽城,公安人員放慢車速押著雷國民在“4?15”作案現場繞了一圈,這位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始終未敢抬頭看一眼。8月24日,在鐵的事實面前,雷國民終于低下了罪惡的頭顱,交代了“4.15”特大金融搶劫案的全部事實。偵查人員乘勝追擊,又一舉破獲廣州三元裏等十幾起搶劫案。

雷國民通過殺人搶劫獲取大量錢財,但他從不肆意揮霍,花錢近乎吝嗇。他不抽煙、不喝酒、不賭錢,甚至不涉及“燈紅酒綠”的場所。他在鹽城作案為了“踩點”方便,完全可以到舊車市場花二三十元買輛腳踏車,他卻到腳踏車出租行租了一輛腳踏車,人家跟他要四元錢租金,他卻討價還價給人家兩塊五,這些近乎怪異的行為頗令人費解。

雷國民急于想發財改變自己的命運,但當他被競爭激烈的商海無情吞噬時,他沒有及時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而是一味地責難社會的不公平,過分地誇大社會某些不合理現象,從而對社會產生仇視的變態心理,導致他走上了犯罪之路。

人物相關

雷國民 是個冷兵器愛好者,並且有針對的訓練過冷兵器格鬥和徒手格鬥,把這些綜合起來提高自己的綜合犯罪貭素。盡管打81的水準可能不如白寶山,但是他更加勤于思考,比如白寶山,馬加爵,雷國民三位同時選擇了錘殺,但是思考的境界和套用的手段,卻以雷國民最高 ,所以,盡管他體格瘦小,不如馬加爵,槍法沒能證明超過白寶山,但是他仍然眾多罪犯中最拉風的一名。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