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重

雲重

武狀元雲重,雲澄之子,雲蕾之兄,董岳之徒, 受于謙之命前往瓦剌進行和談,迎回了英宗祁鎮

其性格有點固執,很有風骨,有點傲氣,很有風度,有點死板,非常體貼。武功不錯,韜略也佳。

看似強硬,心地很軟,思維也算敏捷,口才更佳,其實胸懷也是頗為寬廣。

  • 中文名
    雲重
  • 別名
    雲千裏
  • 性別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漢族/蒙古族
  • 出生地
    唐古拉山口以南某部落
  • 職業
    大明使節,御林軍統領
  • 籍貫
    河南開封
  • 其他成就
    迎回明英宗,多番為武林豪傑出力

​人物簡介

《萍蹤俠影錄》中女主角雲蕾的哥哥,是大明武狀元

不慕高官厚祿,隱居山野。

喜歡的女子:澹台鏡明

鏡明是澹台滅明的堂妹,生活在太湖裏的洞庭山上,和其它的忠誠死士之後,一起守護著張士誠當年留下的寶藏,後來在奪寶大戰中與雲重走到了一起!

與張丹楓、雲蕾/烏蒙夫林仙韻等兩對,並稱為三大俠侶!

後烏蒙夫死于與喬北溟大戰的油盡燈枯,而後雲重也與喬北溟以九成「大力金剛掌」對弈!

(雲重乃玄機逸士大弟子大力金剛手董岳的弟子,武功純剛猛一路)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

身份:大明武狀元御林軍統領

祖父:雲靖

父親:雲澄

母親:安芝·羅密雲

師父:董岳

師祖:玄機逸士

師叔:潮音和尚謝天華葉盈盈、雲澄

妹妹:雲蕾

妹夫:張丹楓

妻子:澹台鏡明

岳父:澹台仲元

岳母:澹台大娘

小姨子:澹台玉明

同門:史定山、張丹楓、雲蕾

師侄:于承珠、葉成林、張玉虎、陳石星、霍天都沐燕沐璘、孟華

兒子:雲浩

孫女:雲瑚

孫女婿:陳石星

後人:雲召、雲瓊雲璧

朋友:張風府、于謙、張丹楓、周山民石翠鳳、丘遲

武功:「金剛指」、「大摔碑手」、「羅漢神刀」、「大力鷹爪功」、「大力金剛手」、「五虎斷門刀」

出場描寫

忽見屋頂上白影一閃,雲蕾吃了一驚,扭頭看時,微風颯然,人影己掠身而過。那人蒙著黑色面中,穿的卻是白長衣,在黑夜之中,特別刺目。雲蕾想起當日張丹楓夜人黑石庄也是這般打扮,心頭鹿跳,急忙打了個手勢,那蒙面人轉過身來,雙手一揮,指指外面,示意叫她快走!

--《萍蹤俠影錄》第十一回 半夜襲番王 奇情疊見 中途來怪客 異事難猜

最後出場

薩力雄恃著力大,手舞雙錘,碰到有人攔截便是一錘,打死了幾個義軍頭目,忽聽得一聲喝道:"站著!"薩力雄一錘打去,被那人一手抓住錘頭,竟似碰到了銅牆鐵壁一般,打不下去,薩力雄大吃一驚,使盡氣力,往前一撞,那人冷笑說道:"還要掙扎麽?"雙手齊出,抓著他的手腕,將他那大麥克般的身軀舉了起來,一個施風急舞,便摔了出去。摔下來時,剛好碰著一個軍官的大刀,兩人同時斃命。這個力服力雄的人正是雲重。薩力雄雖是天生神力,卻怎及得雲重大力金剛手的絕頂神功。

--《聯劍風雲錄》第四十回 驚見劍光寒 元凶授首 愁看人影杳 一鳳凌雲

謝幕描寫

可惜美滿的生活過不了幾年,雲家的情況就發生了變化,而她也開始在人生的旅途上遭受考驗了。

她的公公雲重看不慣朝廷的腐敗,不願同流合污,得罪了當權的太監王振,自知難以立足朝廷,于是辭官不做,告老還鄉。憂心國事,不久就病死了。

--《廣陵劍》第十回 九州鑄鐵終成錯 一著棋差隻自憐

人物點評

以拙勝巧直雲重

紅花還要綠葉配,隻有足夠奪目的綠葉才能顯出紅花的璀璨;反之,紅花的光芒也能襯出綠葉的風採,踏實、沉靜而剛毅。《萍蹤》一書出彩的綠葉不少,雲重算得很重要的一個。我懷疑,沒有雲重所謂的直,張丹楓的變通會不會顯出瀟灑?沒有雲重所謂的固執己見,哪來張丹楓的胸襟豪邁?當鏡明用小手指點著雲重說笑:虧你還是男子漢?還沒有我們女兒家有擔待。不知道低頭隻顧扯開羊腿吃肉的雲狀元,有幾分服氣?是啊,澹台一家世守寶藏,代代相傳,最終一舉取出交與仇視的大明天子,是需要氣量。可是,在鏡明姊妹的心裏,對于昔日的仇恨到底了解多少?又領悟多少?隻怕是一出世就註定的一份責任,視作理所當然的職責而已。比之雲重一記事就被送去習武,遠離親人,目的隻是復仇的明確教育,其沉重感固然相似,其切身之痛畢竟差了幾分吧?他是固執,卻固執的真實,他是粗魯,卻粗魯的憨直。更何況,自審時的霎時低語:難道我真的比張丹楓器量狹窄麽?叫人心中一酸,難道張家的作為真的不該給雲家一個交代?三代人的命運,的確都受到了張宗周的操縱,留分芥蒂本就是人之常情。所以,飛騎馳救,揚鞭大叫時的雲重,不顧生死,隻為了救仇人之子,這一瞬,張丹楓的心中會不會感觸良深?對于雲重來說,這份本能就是對他的友情認可,彌足珍貴。

--節選自羽靈《劍膽琴心笑東風,男兒自當傲蒼穹》

最令人心動的戀情    雲重與澹台鏡明

《萍蹤》中,雲重可說是僅次于張丹楓的男二號角色,平心而論,他的整體貭素雖不及張丹楓,形象的也不似張一般光彩照人,但毋庸置疑,他也是一名錚錚硬漢,鐵血男兒,一位真正的少年豪傑,他的身上充滿了陽剛之氣,這一點足以使他具有對女子的吸引力,甚至在他第一次出場,白衣飄飄,為綠林豪傑暗送訊息時,我竟也有了幾分心動的感覺。隻可惜在他之前我們看到的是偶像級的魅力人物張丹楓,以致于他的光芒被壓住了大半,他本人更因為粗暴幹涉妹妹戀愛而背上了惡名。我開始也不大諒解他,但看到隨著情節的展開,他對張逐步消除了敵意與偏見,最終為救張丹楓力抗金牌,違抗聖旨,更在也先大炮燃放的瞬間不顧個人安危,策馬沖入張家,我不由得便對他另眼相看了。其實縱觀全書,他也是一個很優秀正直的男子,他與曠達英爽的澹台鏡明因患難相扶而漸生情愫,最終走到一起,也是再自然不過的結果。我就很喜歡二人石室遇險,相互扶持,暗生情意的一段情節。澹台鏡明也是全書比較可愛的人物之一,她純潔脫俗,率真明朗,毫不做作,對感情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即便將她放在張丹楓身邊也不算遜色,但梁老既有意讓她與雲重走在一起,卻也不算委屈,而且二人的情感雖不似張雲一波三折,重重磨難,卻也別有真摯動人之處。

--節選自練霓裳《論《萍蹤》配角們的戀情》

萍蹤俠影錄中的雲重

雲重比不上張丹楓,這是事實。但也不是一無可取。張丹楓對張風府的評價是:"尚有江湖本色在,將軍亦是可人兒。"作者借張風府的話說--"他(雲重)到御林軍中未滿一月……相處時日雖淺,卻是意氣相投"、"千裏(重)兄樣樣都好,就是對張丹楓卻固執成見,切齒恨他"。由于國仇家恨的原因,雲重對張丹楓有種種成見和誤解。但他的所作所為,仍不失江湖好漢的本色。所以,他同樣是名滿天下的大俠、為人所敬重。這一點,在續集中更突出。。

作為忠臣名門之後,國家利益高于一切,為國家盡忠報國,這是雲家世代思想的一貫性。雲靖代表大明出使卻被張宗周扣留在冰天雪地牧馬。在雲重看來,這不僅僅是家仇,更是國恥。所以,雲重立志要做一個將軍,好領兵去滅瓦剌,為國家雪恥,為祖父報仇。所以,雲重絕對不是單純地以復仇的面孔出現的。如果僅僅是報仇,他隻要勤苦練功,等待機會剌殺張宗周就可以了。這比起滅瓦剌、捉張宗周報仇,要簡單、容易得多。

張丹楓為國家利益放下了一切,不再向大明尋仇,並且獻出了作為復國資本的寶藏和地圖。他的寬廣心胸和氣度比之那位見李世民就"推枰斂首"的真漢子虯髯客的境界更高一籌(註:引自《俠中之俠》)。使張丹楓這樣做的前提是為了國家利益,這點是張和雲家思想的同一性,由此張和雲重走在同一戰線上。當然,對雲蕾來說當然不僅僅是如此,但對雲重來說卻是如此。

在洞庭山庄,固然為張丹楓獻寶獻圖而深深感動,但同樣為雲重那一句"蕾妹,你和他同去。我知你們雙劍合璧,多強的敵人也可應付,你去我可以放心"而拍案叫好!!!!這是雲重對張丹楓改變態度的開始。為營救祁鎮回國,又允許雲蕾和張丹楓同赴瓦剌。而到雲重出使瓦剌,途中遭遇也先伏擊被張丹楓所救,"經過了這一場災難之後,雲重對張丹楓的憎恨又減了幾分,甚至可以說,他已經根本不將張丹楓當作仇人看待了。隻是對兩家的仇恨,還有點看不開,不願雲蕾和他結合。"在這些章節裏,雲重不失好漢本色,不過有點小氣--不願意妹妹嫁他,這是他比不上張丹楓的地方。雲重不同于雲蕾。雲蕾理解張丹楓,從始至終,她對張丹楓都是信任的,這是張丹楓認她為知己的重要原因。而雲重,則必須允許他有個認識的過程。作者很細致地描寫了雲重對張丹楓前後態度的轉變。個人認為是可以相信的。

前面引用的幾節是站在為國家利益的前提下,使雲重慢慢接受了、認同了張丹楓,而第三十、三十一回"力抗金牌,舍生救良友"就不僅僅為國家利益了。出使的成功,讓雲重自然想到大半是靠了張丹楓的力量。在離開瓦剌的前夕,"歡欣、憂慮、恩怨、愁煩,種種情緒,使他對這不久之前還視為仇人的張丹楓,卻有了一種舍不積分開的感情了。"在這兩回裏,讀者基本上把視線集中在脫不花嬌軀填炮口,拼死護檀郎上了。其實,"力抗金牌,舍生救良友;身填炮口,拼死護檀郎"回目一筆並寫,寫脫不花和雲重,一為救情郎,一為救良友,一死一生,同樣可貴,同樣感人。看看:"張丹楓與雲重都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一個仍馬不停蹄,一個在大聲呼叫,就在這一瞬間,忽聽得"嗚"的一聲,白煙四散,炮彈打出來了。……雲重尖叫一聲,心頭像被一座大山突然壓下,一切絕望!忽聽得炮聲暗啞,完全不像那在戰場上聽慣的大炮之聲,張目一看,隻見那炮彈冒著白煙,隻打到距離炮口的三丈之地,在地上滾了幾滾,滾下水溝,竟然沒有爆炸。……雲重大喜如狂,立刻飛身下馬,趕緊拍門,十八名隨從也跟著魚貫而入。額吉多這時縱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再放第二炮!……張丹楓跳下牆頭,開啟大門,兩人緊緊相擁,淚眼相對,一切恩恩怨怨都拋在雲外。"每每讀到這段,就掩卷長嘆,感動莫名。張府得以保全,一半是脫不花救的,另一半是雲重救的。最終,雲重在看破自己的政治抱負後,棄官不為,隨妹夫闖蕩江湖,其中的原因,受張丹楓的影響絕對不小。

作者對雲重整個心路歷程的描寫,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從最初痛恨張丹楓,到最後"力抗金牌,舍身救良友",梁羽生很用心地在篇章中描寫了雲重的轉變。最後兩三回,雲蕾幾乎不再現身。作者把筆墨一轉,轉向雲重。不寫雲蕾,卻寫雲重,實際上是為張雲的結合起了至關重要的鋪墊作用。以雲重心結的開解做鋪墊,張雲結合的可能性就自然多了。

--節選自蘭若閒趣 《說說萍蹤的結局》

梁著配角之雲重

雲重一直是我比較喜歡的人物,倒不是因為他是雲蕾的哥哥,也不是因為他本人的魅力能夠吸引到我。我所欣賞的,是他的武功,那足以開碑裂石的大力金剛掌。能與喬北溟使出全力的修羅陰煞功正面對抗的能有幾人?所以我一直認為,雲重的武功是給人低估了,在《聯劍》達人如雲的情況下,是僅次于張丹楓,喬北溟和烏蒙夫之下的第四達人。諸位可能未必知道,我一向對純剛猛一路的人物有一份特殊的敬仰,男子漢大丈夫,要的就是硬碰硬的正面對決。知名人士除了雲重以外,像蕭峰洪七公、郭靖、殷天正等人都是其中傑出的代表。

話題回到雲重本人。雲重,化名雲千裏(這是個很沒創意的化名,傻子都知道你是誰),大明正統年間的武狀元(張丹楓幫忙的),張家的死敵。說到武狀元,若是放在平時,可能也就那樣了,偏偏碰上了正統十四年這種倒酶催的年份,不得不說,之後的悲劇都是源自于此。

縱觀整個萍蹤系列,雲重無疑是一直處在張丹楓的陰影之下,無論是武功還是人格魅力。武功自不必說,一講到魅力,人們普遍隻記得張丹楓的瀟灑,狂放,光彩照人,而雲重的剛直,鐵骨,強硬卻很少有人稱道,盡管他有死板固執的個性在裏面。

說道雲重,自然撇不開張雲兩家的仇恨,雲重可謂是一出生就被灌輸了復仇的因子。習武,為了復仇;拼下武狀元,還是為了復仇。若真這麽下去,雲重這輩子就算栽到家了,完全是毫無樂趣的人生。但雲重的骨子裏依然擁有著一份理性的基因,正是這份基因拯救了他自己,從對張丹楓的仇恨到敬佩,雲重在潛移默化間對張家的仇恨逐步消減,隻是個性使然,他嘴上是絕對不會承認的。難怪澹台鏡明會這麽說他:

"虧你還是男子漢?還沒有我們女兒家有擔待。"

恐怕這是雲重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氣量狹窄,至少比張丹楓狹窄。最終,雲重力抗金牌,違抗皇帝的旨意,救下了自己的不世仇人,理智戰勝了情感。

這次營救絕不是人來瘋的表現,張丹楓也隻是影響他的人之一,而另一個人就是雲重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澹台鏡明。

我一直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一對,不可置否,這兩人也算是梁老拉郎配的產物(我以為鏡明開始心屬丹楓,雲重是梁老特意為鏡明準備的),但相較其餘的諸如玉珊瑚和陸勉,奚玉瑾趙一行,雲重和鏡明走到一起更讓人有順其自然的感覺。面對可愛、率真的鏡明,即便雲重鐵石心腸最終也是會融化的,患難與共、相扶相持的歷程使得兩人的結合順理成章

幸虧有了鏡明,因為雲重其他方面的經歷可以說是個悲劇。身為武狀元,對國家民族的忠誠並沒有讓他沒有得到應有的待遇,相反還險些給昏君害死,朝中佞臣當道,以雲重的個性哪會與此同流合污?然而更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死後,唯一的兒子雲浩竟然遭人暗算,客死異鄉。如果沒有鏡明,雲重的一生將是灰暗的一生。

雲重,是一個帶有幸運色彩,又憨直的好男人。(低調的SK石頭)

男兒如山志難酬

雲重作為僅此于張丹楓雲蕾的第二主角,書中的出場頗有張丹楓的風採,長白衣 長身玉立,幾乎讓雲蕾認成了張丹楓,而對于張丹楓的瀟灑俊朗,雲重也是別樣的風採,忠厚硬朗,雲重出場很神秘,而立于朝廷,想借朝廷之力來報家仇。但是也是個有勇有謀的人,雲重和張丹楓的第一次交手,雲蕾也在,雲蕾的心情是復雜的,而雲重的心情也是復雜難過的,自己苦練十多年的功夫,打不贏仇人,但是雲重對張丹楓的恨卻表達的強烈的多,雲蕾因為這恨不敢和哥哥相遇。第二次雲重和張丹楓交手,是在比武擂台上,張丹楓暗助雲重贏了武狀元,使得雲重不得不領他的情,而雲重對張丹楓也是捉摸不透了。

中間,用了雲重的視線寫了一回故事,蘇州的明媚風景,配上雲重這樣的硬朗大漢,使得雲重也神清氣爽獅子林中以雲重的眼光表達了張丹楓的能力,也寫出張丹楓對于祖先之物的心痛,前面通過雲蕾看出張丹楓的思想矛盾,後面通過雲重表達了張丹楓心痛。後面雲重追殺張丹楓到洞庭湖,這是一個轉捩點。雲重在大戰中受傷,受到澹台鏡明的醫治,雲重一直生活在大漠,很少接觸女子,面對澹台鏡明時產生了好感。而此時雲重對張丹楓的恨已經少了,甚至可以不報仇了,但是始終接受不了妹妹和張丹楓好。為了大明利益,而同意雲蕾和張丹楓同行,表達出雲重的心胸氣概。

雲重是一個正直的人,雖然有時候固執難以勸解,卻不是一個認死理的人,他繼承了阿公的心願,想為大明做點事情,出使瓦刺,願兩國和平,此時他的心情更為復雜的,對張丹楓已經是從恨到佩服甚至是願意和他做朋友,妹妹的事上也讓他開始糾結了,雖然身邊有澹台鏡明的勸解,不過雲重的思想還是跨不過坎,後來張家面臨危險,雲重回憶起張丹楓,雲重跨馬疾馳,張丹楓親切的笑容現馬前,似是正在向他招手。什麽羊皮血書,什麽家仇世恨,這時全都被張丹楓的影子驅逐,隻有一個念頭佔據在雲重的心頭:"必須盡快的趕到張家,將張丹楓在死神的手中救出!"這段雲重和張丹楓的友情也是很感人的,最後雲重微笑的看著張丹楓和妹妹的重逢,一直到後來雲重辭官,跟著妹夫闖江湖。雲重的抱負最終沒有實現,在廣陵劍中提到,雲重老年的時候也是鬱鬱而亡。教人心酸難愈。(月魂殤月《一曲萍蹤醉俠影--記萍蹤俠影中七位少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