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紫蘿

雲紫蘿

雲紫蘿是《游劍江湖》的女主角,其性格溫柔中略帶幾分堅強含蓄中帶幾分穩重

  • 中文名稱
    雲紫蘿
  • 別名
    孟華娘
  • 國籍
    中國(清朝)
  • 民族
  • 主要成就
    與繆長風聯手擊敗北宮望
  • 絕技
    躡雲劍法、落英掌法

人物簡介

梁羽生武俠名著《游劍江湖》中女主角。

影視劇中雲紫蘿劇照影視劇中雲紫蘿劇照

父親:雲重山

乾爹:劉隱農

世伯:宋時輪、呂昆壽

丈夫:楊牧

情侶戀人:孟元超

藍顏知己:繆長風

追求者:宋騰宵

兒子:孟華、楊炎

兒媳:金碧漪

姨媽:魏幗英

姨夫:蕭景熙

表妹:蕭月仙

表妹夫:邵鶴年

親家:金逐流、史紅英

大姑子:楊蓮(楊大姑)

丫鬟:翠花

武功:「躡雲劍法」、「躡雲掌法」、「穿花繞樹」身法、「落英掌法」

出場描寫

一具桐棺,滿堂弔客;縞衣如雪,素蠟搖紅。哭聲沉,紙灰起。號啕大哭的是死者的稚兒,抽噎低泣的是年青的寡婦,唏噓嘆息的是弔客和死者的弟子。靈堂上悲慘的氣氛壓得每一個人的心頭都是如墜鉛塊。

--《游劍江湖》 第一回 武師之死

謝幕描寫

「你給我吮吸毒血,雖然沒有成功,也是救過我了。繆大哥,你常說人生得一和己,便可無憾,我如今已是死而無憾了。你暫時不要告訴元超,我希望你、你也不要為我的死難過!」

雲紫蘿一口氣說了許多話,有如油盡燈枯,慢慢的倒在地上。最後一息,她想起了與孟元超的海誓山盟,想起了繆長風對她的真誠愛護。她心裡有三分哀傷,卻有七分快樂。她為孟元超祝福,也為繆長風祝福,在她布滿黑氣的面上,綻出一朵如花的笑容。繆長風事後回想起來,覺得她從來沒有那一瞬間的美麗!繆長風漸漸恢復了一點氣力,輕輕撫摸雲紫蘿的手足,雲紫蘿的手足已經冰冷!眼看著自己所愛的人死在自己的身邊,繆長風欲哭無淚,心裡只是在想:「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雲紫蘿已經死了,臉上的笑容還未收斂,似乎是要繆長風記著她生前所說的話。隔著一個山頭,義軍祝捷的歡呼聲隨風飄至,繆長風瞿然一省,向身邊的雲紫蘿發出誓言:「不錯,我活著雖然未必比你有用,但我既然活了,我就應該永遠記住你的叮囑!也只有留著有用之身,才能報答你的知己之恩!」

雲紫蘿已經死了,臉上的笑容還未收斂,似乎是要繆長風記著她生前所說的話。

--《游劍江湖》 第六十九回 彈鋏狂歌

有關詩詞

古風·詠雲紫蘿

姑蘇台百花洲,不與飛花說風流。

昨宵夢覺知是客,煙波無處話春愁。

雲紫蘿雲紫蘿

春愁綿綿應有盡,蓬梗一去任淹留!

惟有簾前太湖水,秋心無改弄碧柔。

烽煙滌宕歌如縷,誰譜人間殺伐曲?

義士揮劍斬龍鱗,傷情只因失舊侶。

鳳泊鸞飄誰能惜?欲倩子規空寄語。

寄語當年攜手時,鴛盟莫教散如許!

花開花落花影稀,月下樽前誰相覷?

鸞鏡徒留悲影恨,玉笛吹落梅如雨。

西山水鑒涵太清,壯士高歌寒山暮。

眼角波光覆須彌,眉間清氣盪海宇。

奈何曉鬢寒霜侵,壯志消磨自沉吟。

繞樹穿花頻弄影,相如一見便傾心。

流光荏苒有誰憐?長伴孤燈抱月眠。

夢裡蟾宮邀客駐,巫山看遍再無緣。

但憑秋心憐稚子,無復情海生波瀾。

連天衰草悲鳴蛩,戰火澆得遍山紅。

一劍西來酬知己,孤芳搖曳霧野中。

躡雲步穩舒華彩,紫電飛空耀玄穹。

秋水寒盈青鋒冷,星眸電射落彩虹。

虎嘯狼嚎熾焰囂,此身無計御英豪。

拼將血淚都灑盡,散作西風滿瓊瑤!

瓊瑤碧透黯消凝,一曲弦殤有誰聽?

桃渡空留分香韻,梓澤歌繞盡流鶯。

流鶯啼得花墮淚,淚灑西風無人對。

惆悵孤雲委香塵,朝來暮去芳痕褪。

我欲因之尋蓬島,聚窟不見花容杳。

幽蘭空蘊冰雪魂,一載懸飛知多少!

彈劍狂歌引離觴,漫將紅淚譜迴腸。

昂藏七尺男兒軀,輸卻凌波一海棠。

從此幽冥隔氣象,黃泉碧落兩茫茫。

茫茫淵藪誰相憶?清影孤絕儘是傷!

--節選自有淚如傾《梁書十詠》

人物點評

千古情愁,紅顏淚血--繆長風,雲紫蘿

玉樓春

結束鉛華入中年,酒隱風塵彈長劍。梅樣風標雪樣新,溶溶水映雲蘿面。

紅袖輕揮音容杳,冷落清夢渺夙願。夜雨獨思百年心,傾蓋如故空憶念。

少女情懷已成空,步入中年的雲紫蘿自有一份滄桑之美。遊戲風塵的俠士眼高於頂,心中渴盼可以平等對話的紅顏知己。陌路相逢,怦然心動。問題是此時的紫蘿已不需要愛情,只想要一分平靜的生活,足矣。大家都不要再來揭起過去種種,比如昨日已死就好。所以,她須要繆長風的相助,讓孟元超死心。明知道是利用自己演一場戲,繆長風的心中當有幾分惶惑,幾分淒楚,也許還有幾分意外的竊喜?雲紫蘿瞭然他的無奈,知道他一定會幫自己完成心愿,可是自己不要再負累任何人,能一死謝知音,此生來去分明尚有何憾?可憐繆長風於月明風冷之夜,獨自高歌"十年生死兩茫茫",會不會覺得唐突佳人,愧無肝膽酬知音?

--節選自羽靈《醉別春思--冷觀擦肩而過的十段情緣》六

雲紫蘿 《游劍江湖》

"群芳過後西湖好,狼藉殘紅,飛絮蒙蒙,垂柳闌乾盡日風。笙歌散盡遊人去,始覺春空,垂下簾攏,雙燕歸來細雨中。"江南的景色雖美,卻掩不住藏在這奼紫嫣紅之景背後的綿綿遺恨。雲紫蘿的命運與愛情著實讓人心碎。她與孟元超早結鴛盟,孟元超卻要在一個夜晚毅然投身義軍,臨行前她懷上了孟元超的孩子。然而孟元超卻一去不復返,獨守空閨的她卻只好嫁給楊牧這個偽君子。陰險狡詐的楊牧不僅自甘墮落,還不停地欺騙雲紫蘿。然而當幾年後孟元超未死的訊息傳來,她卻茫然了。在一次次有意無意的錯過中她獨自咀嚼這生活帶給她的痛苦,卻不願拋棄那個人面獸心的丈夫。而平生灑脫不羈的豪俠繆長風也沒能用愛情挽救這個孤苦的女子。當最後清軍與義軍的戰鬥中,雲紫蘿在戰場上成堆的屍體中,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孟元超,並挽救了他的生命就匆匆離去。而孟元超在醒來之後才依稀記起與雲紫蘿的相遇,心痛如割。後來在另一處戰場中,繆長風與雲紫蘿共負重傷,雲紫蘿救活了繆長風,自己卻不幸地死去。繆長風縱然性格豪爽,卻怎忍面對佳人就此歸去,他彈劍狂歌,狂歌當哭。"十年磨劍,五陵結客,把平生涕淚都飄盡。……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紅粉,料封侯白頭無份。"然而他卻永遠喚不回雲紫蘿的生命了。

余覽此篇,悲從中來,不可斷絕,遂書《蝶戀花》一闋。然箇中淒婉殘絕,不能盡述也:

寶劍香囊羅綺翠,劍冷霜寒,難掩身兒媚。魂斷江南鴛鴦墜,前緣未了心憔悴。

吟嘯江湖何所避?磨劍十年,只為佳人醉。 玉骨柔腸隨逝水,多情劍客空揮淚!

--節選自有淚如傾《梁羽生小說中的十大悲情人物》一

游劍紫蘿嘆歧路by羽靈

雲中杏蕊多,歧路嘆紫蘿,雲紫蘿,梁書中一個眾說紛紜的女子。沒有霓裳的絕代風華,沒有蕾蕾的恩怨取捨,也沒有勝男的曇花怒放,偏偏,也這么叫人欲說還休,一詠三嘆,挖掘不盡的難道只是一個女子的坎坷情感么?

想到那個綺年玉貌的少女,關於山與水的選擇,就不由得憶起那曲傳唱至今的婚姻悲歌--《孔雀東南飛》,想到那句"薄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有些不倫不類的聯想,大概隱隱源於這個名字:雲紫蘿。看似柔弱卻堅韌,任憑風雨摧殘依舊拗不過內心的堅持,到頭來,只換來人們的幾許質疑,幾許嘆惋,還有,枉與他人作笑談的複雜經歷。

人們常說人生有許多岔路,關鍵的幾步足以決定了一生的航向。所以才有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的恐慌。雲紫蘿,應該是嫻靜知禮的女子,若不是與孟元超傾心相戀,當不會有"慎勿將身輕許人"的遺憾。帶著情人的骨肉,苦苦守候那個承諾,無奈,一春魚雁無訊息。再冷靜理智,也只是一個未嫁少女,傷悲驚疑交織一處,便真成了亦真亦幻的恐慌。午夜夢回,清冷月影下是獨自淒涼,茫然無助的不知所措吧?

痴痴尋覓夢中的方向,路隨人茫茫。就算千萬個不相信,也抵不過、挽不回既定的現實。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或者說有勇氣用自己的生命去詮釋詩人筆下的美:絢爛濃烈的縱情任性一回。也許,雲紫蘿迫於孝養尊親、照顧遺孤的責任?也許,她覺得自己不是孟元超的附庸,不是系在大石上的蒲葦,不一定要隨著他沉入未知的大海?不管是何種原因,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誰都有權力主宰自己的意志。因而,雲紫蘿接受楊牧的幫助,給自己一條出路,也算得有理有據。

如果生活從此走上正軌,從此忘掉過往,比如昨日種種都是黃花零落,日子也可以這么緩緩流過。哪怕暮年回首,心中驟然一絲漣漪起伏,轉瞬即逝的悵惘也會馬上被眼前熟悉的風光碟機散,化作了夢中一個似曾相識的場景,只餘下恍如隔世般的剎那疑慮。可惜,紅塵偏要在黑暗中舞蹈,仿佛冥冥中真有個造化之神冷眼哂笑世人在手心中掙扎,掙扎的越狠陷得越深。 懷疑楊牧與做了五載夫妻的雲紫蘿,開誠布公的談一次,孟元超的生死真的是一個想都不敢想的導火索嗎?三年之約與八年相伴,愛情和親情的天平,在那么一個內斂端莊的女子身上,會輕易的偏斜么?不自信,也是埋在心底的怨念,日積月累需要找一個藉口,把說不出口卻橫在心間的鬱結一下子釋放,才能得到瞬間的解脫,只怕這才是楊牧致命的弱點。理智?誰會一輩子理智?陰險?是啊,當楊牧自謂處心積慮的設計時,恰恰現出了最大的紕漏,就那么將摯愛之人生生推了出去。

摯愛之人,好諷刺的稱呼。每個人都聲稱雲紫蘿是他的摯愛,乃至他們的情感表演真切的連他們自己都差一點相信了。只有雲紫蘿不信,不敢信,也不肯信。總覺得雲紫蘿不似她看上去那么堅強,面對許多次岔路,根本不知道道路盡頭到底是什么。雲紫蘿看似有許多選擇機會,可她的每一次選擇都是一把雙刃劍,每每叫人心疼又心寒。總叫人憶起薩特那句結論:存在是痛苦的,人生是荒謬的。你會說她的悲劇在於少女時代的不檢點,是咎由自取,但犯錯本就是年少痴狂的權利。類似於成王敗寇的荒謬,結局好才一切都好。如果,像每一對出過軌的少年情侶,歷盡波折最終白頭偕老,只怕只是一場美麗的花田錯。偏偏撞上了命運之網,作出了平常人的平凡決定,就陷入了街頭巷議的焦點,堅韌的外表下全是驚弓之鳥的憤懣蒼涼。

迴避孟元超,是要你"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不見宋騰宵,是源於"相逢今已隔雲霓"的不勝今昔;繆長風,滄桑經慣知己相惜,卻只能嘆一句:多難識君遲,風塵何所期?自己的路自己選,自己選的泥潭自己挑。人生沒有回頭路,自己一身的負累怨天尤人,甚至是諉罪他人都不會有所減輕。倒不如,快刀斬亂麻一了百了,與所有的恩怨一刀兩段。看著別人的各有歸宿,即使會心酸,卻不再艷羨。負我的,再不提起,任憑你青雲直上,或是笑傲講場。唯一不想再負的,是亦兄亦友的繆長風。你要的情給不了,也不肯給。你的情承受不住,只有這條命還屬於自己,失去了臭皮囊,就失了千瘡百孔之心,此生已是來去分明愛恨情仇,管不了只好付之一笑。歧路痛哭,都是過往,因為所有的岔路都歸於同一個終點,而這裡,恰恰是最後的解脫之地。

這樣的結局,這樣的雲紫蘿,什么指責欣賞對她都不再重要了,才是她對世人的一個交代。

奇女列傳之5 雲紫蘿by雷純

​雲紫蘿是梁羽生筆下少有的現實與理想結合的女子,即使有了兩個孩子,魅力仍有增無減。她在丈夫楊牧、戀人孟元超和知己繆長風之間的情感層次分明,絕不矯情偽飾。

書中有三處最為精彩,令人讀後久久難忘:一是她在梅花林中練劍、吟詞,為落梅而憂傷。這一段繪聲繪影,形神皆美,難怪繆長風對她一見傾心;二是她傲然對待休書。正所謂"女怕嫁錯郎",攤上個壞丈夫,岳夫人也只有自盡的份兒,但她卻能泰然處之; 三是她最後為救知己繆長風吮毒而死,她為什么要死呢?孟元超和繆長風愛的都是她,她還有兩個兒子,實在不該死啊!

雲紫蘿的聰明、含蓄、溫柔堅強,與雲蕾相比,是另一種成熟女性的完美形象。她對武功的天賦,令繆長風佩服不已:"躡雲劍法傳到她的手上,似乎又多了許多變化,其中精微之處,我以前想都沒有想到。嗯,像她這樣能夠把劍法推陳出新的聰明女子,在鬚眉之中也不多見!"

雲紫蘿雲紫蘿

她溫柔體貼,連丈夫最妒火中燒之時也不能不承認她對自己的好。她更具有犧牲精神,或者說,要不是太有犧牲精神,就不至於屢次迴避舊時戀人,若有一點對愛情的主動性,也許就是另外一個結局了。

當然,她自身蘊有一股悲劇氣質,正如繆長風所想:"她已經受過一次婚姻不幸的折磨了,但這次錯誤的婚姻並非她本身的過錯,她為何要獨自承擔,鬱郁終生?不錯,她是一個巾幗鬚眉女中豪傑,不過由於習俗的影響,在她內心深處,恐怕也難免不有一份自慚形穢的心情。

游劍江湖--一代人的滄桑與浪漫節選

by 有淚如傾

《游劍》中,主角們是有著自己的人生價值的,這種價值便是推翻清廷的統治,然而這種統治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動搖的,也不是這種茫然的造丆反丆所能真正改變的,他們只能將大部分心血交給不知何處是盡頭的反清鬥爭,從本質上來說無論對前景還是愛情與生活都是迷茫的,而對於雲紫蘿來說,這樣的迷茫更甚,她終究只是一個女人,不是柳清瑤,也不是於承珠,她不會農村包圍城市偉大構想,也不會革命論的長篇說教,柔弱與堅強兩個對立的名詞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詮釋,只是在告訴人們,她是一個女人,只是一個女人,她有著對愛情的美好憧憬與對孩子的母愛與溫情。但不幸的是,她還是分得清"大是大非"的,所以仍是跟隨在一些男人背後堅定不移的履行著革丆命丆的歷史使命,所以她獻出了愛情,獻出了青春,獻出了貞節,最後,也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然而,人性終究是壓抑不住的,過度的壓抑只會使人對於某些方面的渴望愈發強烈。我們可以注意到,雲紫蘿和繆長風在一起的時候,常常聊的並不是革命大業,他們聊紅樓,聊納蘭,也聊曾經那些美好或痛苦的回憶,而這,都是環境所壓抑不住的。而對於人性的壓抑,尤其使得人對於性的渴望愈發強烈。在《陽光燦爛的日子》以及《血色浪漫》中,對於性的懵懂與衝動,都使主角乾出了所無法彌補的蠢事。而《游劍》中的雲紫蘿與孟元超也在懵懂的少年代早早地共赴雲雨,為後來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糾葛埋下了伏筆。繆長風同樣在愛與性中懵懂和困惑著,儘管他早已年逾不惑,但這方面的理解甚至弱於現的許多少年。少年時期對於師姐朦朧的愛慕在他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梁老也不斷給出他對此苦苦思索的鏡頭,以至於當他遇到雲紫蘿時,很快就對這個性格方面和師姐很相似的女子產生了感情。好在中年人的沉穩仍使他與雲紫蘿的愛情從"性"中剝離出來,最終上升到愛情與友情的高度。雲紫蘿這個人物,實則可看作是梁老那個時期內心的真實寫照。雲紫蘿在愛情上迷惘,而他卻在對自己的一生反思中迷惘,這種迷惘,在他的《金應熙的博學與迷惘》中有所提到,不止屬於他的師友,也屬於他,屬於那個時代的每一個人。而這種迷惘也不知不覺地流露在他的筆下,他無法通過《鳴鏑》與《風雲雷電》這兩部近乎應付的小說中表現出來,只能訴諸於這部讓他傾注了不少心血的《游劍》。他在書中一反傳統地塑造出了一批獨特的人物,也不厭其煩地在每一回前面附上一首精心挑選的引用或原創的詩詞,只是為了儘量使這種感情顯得更為深刻,更能反映自己真實的內心世界。

雲紫蘿雲紫蘿

影視形象

扮演者出處
郭羨妮
2006年電視劇《游劍江湖》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