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素素

雲素素

雲素素,《還劍奇情錄》的女主角。

出場時,她就給人清麗脫俗的感覺,讓重傷的陳玄機有了親切感。兩人雙雙墜入愛河。

可惜,命運弄人,她竟是雲舞陽的女兒。然而,陳玄機沒有因為她的父親而恨她。隻是最後,她還是選擇墜崖。

是逃避,是解脫,還是什麽?

隻是,她再也沒有出現過,她生命最美的部分,永遠留在了陳玄機的心裏。

人物簡介

出處:梁羽生武俠《還劍奇情錄

父親:雲舞陽

母親:牟寶珠

同父異母哥哥:陳玄機

嫡母:陳雪梅

外公:牟獨逸

堂舅:牟一粟

才藝:唱歌舞劍、作飯、彈琴

出場描寫

忽聽得'噗嗤'一聲,一個少女掀簾而入,眉如新月,嘴似櫻桃,在朝陽渲染之下,臉蛋兒紅撲撲的,更顯得明艷照人,而又有幾分稚氣,頓時把陳玄機看呆了。

少女雲素素少女雲素素

--《還劍奇情錄》第二回 輕憐蜜愛

謝幕描寫

"轟"的一聲,好像青天起了個霹靂,陳玄機什麽都明白了,陡然間忽見雲素素玉手一揚,將那柄昆吾寶劍拋了過來,顫聲道:"玄機,玄機,你,你,你明白了麽?不要近我,不要近我!"這一瞬間陳玄機好像突然給抽掉了魂魄,身不由己的仍然飛奔而上,不知是雲素素想避開他還是偶然失足,突然一步踏空,從千丈高峰直跌下去!

--《還劍奇情錄》第十四回 寸寸劫灰

人物點評

紅顏薄命之論雲素素

雲素素本來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子,她的生活本來很幸福,在父母的關愛下,不知人間的疾苦,一直到她救回了一位年輕人,雲素素很細心的照料這位年輕人,在不知不覺中雲素素愛上了年輕人--陳玄機,兩人陷入了愛河,正當他們的感情進入佳境時,雲素素竟然發現了一個秘密,一個足以把她從天堂打入地獄的秘密,陳玄機竟然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因為父親對不起玄機的母親,使得陳玄機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竟然是個卑鄙的小人。

雲素素知道了這個秘密,父親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她不相信從小敬愛的父親是一個小人,更不能接受與自己心心相印的戀人是自己的親哥哥,我想不管是誰,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何況是這樣一位不知世事的姑娘;世上最悲慘的事不過如此,真心相愛得人不管前途多麽的艱難,都會努力的爭取,最終也會取得成功,但是橫在雲素素與陳玄機之間的卻是無法跨越的血緣關系,無論雲素素多麽的努力,她與陳玄機都不可能在一起,于是這個單純的姑娘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在自己心愛的男人面前跳崖自盡。我想她臨死前肯定有許多的不甘,許多的憤恨,憤恨上天的不公,讓她不能和心愛的人一起生活,"奇情奇情"多麽奇特的情感,也許有人會說:"隻要雲素素放棄對陳玄機的愛,這個悲劇就不會發生,"難道雲素素不明白這個道理嗎?隻是因為她愛的太深,情一旦到了深處是沒有怨言的,如果讓她離開陳玄機,她會認為生無可戀,因此雲素素才選擇了死亡這條路,並把自己臨死前凄美的容顏印在了愛人的心中。

如果說納蘭明慧是紅顏薄命的話,那麽雲素素就是薄命紅顏了,明慧至少有選擇,雲素素就連選擇的機會也被上天剝奪了,由此一點來看,雲素素的命運比明慧要悲慘的多。真是"薄命紅顏悲命薄,斷情還劍苦誰知,雲海之中尋蹤跡,佳人身影已渺茫。"

--阿慧

一場大火讓曾經溫暖的雲素素的家變成火海,而雲素素卻縱身跳下了萬丈深淵。一群本來應活得很幸福的青年,卻因為因差陽錯共同寫下悲慘的結局。他們直到最後才知道雲素素愛著的陳玄機卻原來是她的哥哥,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使她的父親雲舞陽鬱鬱而終,雲素素也因此殞崖。而陳玄機從此潛心修道,苦戀著陳玄機的蕭韻蘭隱居深林,不問世事,而愛著蕭韻蘭的上官天野也從此斬斷情絲。這段情孽直到《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之後才解開。追其根由,還是由于張士誠一派與朱元璋勾心鬥角。可以說,這群年輕人全成為了歷史的犧牲品。悲哉世也,豈獨一人哉?莫不然矣!

--節選自 有淚如傾 《梁羽生小說中的十大悲情人物》5

《還劍》中陳玄機與雲素素的性格愛情不是白發魔女厲勝男的偏執激烈,也不是張丹楓雲蕾那樣的名士佳人,更像是納蘭詞中走出自然清純的天性兒女。相對于復雜身世與悲慘命運是他們痴兒女的純潔。梁氏真不愧曾經做過青年男女感情信箱的編輯,對陳雲清純愛情刻畫得非常出色。記得少年時第一次看到《還劍》中陳玄機受傷醒來見到雲素素,兩個純潔的大孩子的情竇初開的感動至今記憶猶新。雲素素臨窗窺睡,輕輕一笑,自言自語道:"小乖乖,好好睡吧,你這樣想家,再夢中去見你的母親吧,我也要去伺候母親啦。"陳玄機聽得如夢如醉,心中無限柔情蜜意。這段少年男女的天真無邪,真摯自然可以媲美于《射雕》中那段黃蓉擺大阿福思念郭靖至情至性。而此時這座平靜的梅院中已經成為了各方爭奪的焦點舞台。陳玄機受長輩之命行刺雲舞陽,武林各派前來爭奪《達摩劍譜》,朱元璋與張士誠兩家前來爭奪雲舞陽出山。懸機重重,撲朔迷離中這對少年男女的清純愛情如同雲素素所唱《詩經》的歌聲一樣宛繞于賀蘭山中。夜深夜,天涼如水,行雲有影月含情,淡淡哀傷的愛情如出水芙蓉,如雪後梅花。沒有卿卿我我的花哨,也沒有遮遮掩掩矜持,天性痴兒女人生相逢,便成執手偕老。

張士誠兵敗,雲舞陽陳雪梅夫婦憑借一葉扁舟殺出重圍,妻子自知傷重難知,怕連累丈夫,正想投江自盡,卻被丈夫推入江中。是造化弄人還是人性的殘酷。陳雪梅獨自撫養兒子,令陳玄機遠離人心險惡,成為心地善良的人。雲舞陽偷得劍譜,練成劍法,卻無法消除心中的罪惡感,隻有教給女兒善良正直的性格來彌補心中的罪惡感。上輩的恩怨情仇卻給了陳雲二人善良無邪的性格,痴兒女的相遇成就一段清新美麗的真愛。但這些並不能彌補雲舞陽的罪惡,反倒是上輩的罪惡造成無辜赤子更大的悲劇。一種不祥的命運一直籠罩著賀蘭山中的痴情兒女,隱隱約約的暗示意味一場無法躲避的悲劇,相比《雷雨》中周繁漪為了挽回與周萍不可能的愛情的瘋狂熾烈,周萍緊緊抓住四鳳用來拯救自己的復雜性格,周沖一個個天真的夢被打破後消逝,陳玄機與雲素素不過是悲慘命運與無情的長輩罪惡下無辜純潔的兩個孩子,潔白的生命單純的沒有一絲雜質,單純的愛情是沒有半點瑕疵的美麗。而命運中那道神的禁製生生將潔白與單純的美麗撕裂。賀蘭山中的月色夜風下,陳玄機苦苦追逐著雲素素,一對被命運懲罰的無辜少年情侶。得知真相的雲素素拼命逃避兩人悲慘命運的降臨,隱約預感凶兆的陳玄機還要挽回無辜的真愛,哪怕命運降臨。亂倫之戀的悲劇美也在于此,張揚起生命中最熾熱的熱情與力量去打破人間一切的禁製,在贏得崇高的壯美時遭遇無法打破的神的禁製。悲慘的命運終于降臨,完美無缺的愛人卻要遭受最殘酷的懲罰。雲素素一腳踏空跌落千丈高峰,陳玄機的凄厲狂叫聲回響于四面山谷與陡起的山風中。或許這是命運對美麗撕裂的殘忍,或許也是美麗與命運殘忍絕望的抗爭。無法用語言去描述陳玄機凄厲狂叫聲中的絕望瘋狂的力量,但想到在陳玄機今後餘下的生命裏,這種力量成為主宰,無論後來的玄機逸士是成為怎樣太上忘情的泰鬥宗師。雲素素用生命殉了被神的禁製懲罰的情,而陳玄機用的是漫長孤獨歲月中的時時刻刻。以納蘭式自然詩性寫出古希臘悲劇的壯烈崇高,這可謂是梁羽生的獨門絕技了。

--節選自 花無語 《梁羽生之武俠版《雷雨》:《還劍奇情錄》 》

重重冤孽隨流水,寸寸傷心付劫灰。--雲素素

死亡情節:8 悲情指數:8 死亡貢獻:6 總分:22

滿山都是陳玄機呼喊素素的聲音,但她永遠也聽不見了,他們相見的那一刻,就是一個悲劇的開始。兩個互相恩愛的人,到最後卻發現彼此竟是兄妹,誰能接受的了?一種莫名的悲哀頓生在兩人之間,而素素的失足墜崖,又將這種傷痛升格到另一種撕心裂肺的境界。

也隻有墜崖,才能給這段孽緣畫上句號。不知道《萍蹤》裏的玄機逸士,在面隊蕭韻蘭時,可曾想起了他那個同母異父的妹妹?

--節選自 搗盡玄霜 《悲絕,十位香消玉殞的梁著紅顏》五

陳玄機與雲素素之間有的是愛情,那種一見鍾情的親切感是發自遠景深處內心的渴望。在《還劍奇情錄》中,梁羽生賦予給這份愛情一種近乎本能的性質。不期然讓我想起有前生今世概念的《紅樓夢》,賈寶玉初見林黛玉的情景:"好生奇怪,倒像在那裏見過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雖然未曾見過他,然我看著面善,心裏就算是舊相識,今日隻作遠別重逢,亦未為不可。"這種模糊的感覺是超越愛情而存在的,隻是,在朦朧不可知之中,卻又全身心寄托在了愛情之上。這種感覺存在于陳玄機與雲素素之間,也已經帶來了悲劇的味道,隻是兩人義無反顧地向往著。這份神秘的色彩,具有深深的誘惑。

而"兄妹"的關系,便是這份神秘的代價,為什麽兩人是兄妹而必須付出代價--愛情!但是,這份愛情是亂倫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不存在亂倫之說。雲素素選擇了死亡,是用生命書寫了她與陳玄機之間感情的純粹,甚至容不得兄妹了。人,不應由罪惡選擇道路;而應該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背負起罪惡!先有愛情,再有兄妹,雲素素的死,是自由向道德的妥協,這種先後順序也正是說明了亂lun是一個強加卻又無可奈何的概念。厲勝男選擇死亡,她要的是自身的意義。而雲素素面對的社會壓力,是愛情,是兄妹,是兩個人的。同樣選擇死亡,厲勝男沒有妥協,而雲素素卻是的。但是,相同的是,死亡是不可束縛的,是完全自由的。

梁羽生不顧一切讓"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出現在了《還劍奇情錄》中,那一輪明月不論何時何地,或許意味著太多太多。夜月朦朧,包圍著身心,向遠方寄去思念。如夢一樣的愛情,陳玄機有過,雲素素有過,在這一刻成型,在下一刻消散,在沒有未來的感覺裏,心靈呈現出來的是如月光般美麗的純潔。那一瀉而下之時,又何嘗在乎太陽的出現。隻要舞台還在,就算曾經的雲素素走下了舞台,卻始終綿綿不斷地傳送出最真摯的感情。一聲嘆息,在陽光下與思念一起淡薄而去……雲素素那一跳,讓遠方的火焰,讓人性的鬥爭,讓賀蘭山上支離破碎的一切,讓什麽也都變得朦朧。她終歸是美的。

--節選自 亂世佳公子 《不讓月夜更朦朧--七夕雜談》

素素的一生本是恬靜的,外間流亂紛擾概不會影響到她,直至生命的最後幾天,那幾天的變故,可能就是一生。石洞中,雲舞陽追悔前事,素素不發一語,這對她而言,恍如平地驚雷,平素對自己疼愛有加的父親竟然做過天大的錯事,她的心情何其沉重,周遭所有一夕間變得頗為生疏了!莫名疑惑,昧乎于心,又無從探知,以至于她用纖塵的心靈來臨對了整個世界的不堪!一路看來,一路思量,梁公如此寫法,真個好殘酷!餘心不忍者多。可憐的素素,可憐的玄機,鑒于他倆苦難遠未完結,還有一項更為深重的悲惋正在那溶溶月色下悄無聲息的醞釀著。夜幕下的暴風雨即將來臨,縱然良辰美景亦是虛度。故事繼續上演,雲家仍是人來人往的,素素滿懷疑竇的回到家中,卻讓她不經意間聽到一個致命的打擊,這比之聽父親的悔過甚加殘忍!變故突起。素素眼裏的世界隻是陌生,變故急轉,素素眼中的世界不止再是陌生,而是整個兒的坍圮了。立時立地,驟然巨響,天崩地坼間世界為之一變,變得倉茫遼落了。生活何等殘苛,何等幻翳千重,人們拼命想去抓住此瞬息間,嘗試弄清它,相信它,其後果若不是被外在假像所蒙騙,就是會被內在的真象所中傷,不論前者或是後者,都無可避免的困擾于心。有時,上天真個兒喜歡與相信它的人們開了玩笑,殘梅斷影裏的那聲驚呼,驚著了玄機,驚著了雲舞陽,驚著了在場每一個人,這聲驚呼愴音源自內裏真象所造成的傷害,隻有在內心達到了崩潰邊緣的人,方才產生的萬念俱灰。山頂巔,昆吾被拋起,絕望無垠的素素顫言下了"玄機,玄機,你,你,你明白了麽?不要近我,不要近我!"……了了一語闊永訣,年輕的生命裏最後的時光凝固在了秉心黯沮中。相愛曾把素素浮上了九重宮闕,現實又無情地把她拋入地獄,之前沒世不渝的款情,時下成了錯位的愛情,苦澀的可戀讓以往相愛的美妙化做了陽光下的泡影。泡影中的百般無奈,莫過于世俗家法倫理綱常糾結的苦莘。理不清的纏絲,道不明的有意還是無心,伴著滿身的落寞和內心的掙扎,靈魂上的煎熬遂成剎那芳華。美人如玉劍如虹,素素是玉,晶瑩剔透而無疵,更是枝頭雪白的芙蓉,在狂風勁雨下飄落了。飄吧,潔白的芙蓉花!飄飄灑灑的花兒可持久掬開于人之心田上,當是,落下一朵素潔,延續永生的美麗。山朦朧,月朦朧,花朦朧,樹朦朧,遍宇的朦朧讓尾隨而至的玄機也似朦朧了,他必須面對的昆吾的時幾,腦際惟其茫然,素素前刻所受到傷痛此刻他也同樣會身受到。撕心裂肺呼喚換不回生命的復活,不過是徒增傷悲罷了!年輕的玄機,因于素素的抽身離去而感覺破裂與脫失,在嚴峻的現實的不停撞擊下,心因性障礙明顯出間歇的不完全,致使行為意識的心理分離。與此同時,精神上的超我轉化為更具象征意義的主觀願望上的矛盾,無法抑製的思維神經形象性的爆發了,以及誘導著更深層的痙攣發作。強烈的情感反射剌激下的思維言語在限定的範圍內被人為的縮小了,其精神上的創傷被無限放大了,對外界其他事物(上官天野的喊話)則是反應遲鈍了。拋開理智上的不靈敏,感觀反應也就佔據了他倆愛情的主位。世間愛情法起初緣于人之天性使然,放逐本我于燦爛的陽光下,然而最終決定的超我的因素卻受到了客觀條件的約束和不允許,此兩我之間勢必形成自我的禁錮與對立,遊離與迷漠。暮色下的些許吟呻,是一顆壓抑的心魄在混淆模糊的印象中尋求另類的釋放,且在決絕狀態下的某些潛意識的沖動,並為之走向極端,不能自已。換言之,素素跌下千丈高峰一時間,玄機的魂神也跟著一步踏空墮入無底深淵。此深淵,一字情,無形尚有名;再或,它的黑暗可上不及天下不達地,是愈深愈沉的量,是無明無夜的凝重。

感念忖之,玄機、素素這雙人兒,好生讓人唏噓……一嘆世事沒有如果,二嘆命運註定之時的無法逆轉,細數從前歡事,現下盡成傷,倒是更端顯著初見伊始書房裏處處流動著的鮮美歡樂的時光是如此的可貴與珍視。那把落在眼裏的昆吾依樣,可那雙人卻永隔于冰冷遙遠了。碧天蒼穹,麗質化了青煙,依雲乘風歸去,空留月下愁嘆,人啐泣!

--節選自 明月前的夕霧 《依雲月霧澹澹愁--隨筆《還劍奇情錄》》

詩詞相關

暗香·詠雲素素

繞房花樹,

暗棲霜弄影,

冷香如霧。

夢裏尊容,

來去冥冥覓無處。

惆悵今宵酒冷,

誰共我,

彩裳飛舞?

最好是、縐碧晴光,

流入萼紅去。

誰譜、落梅曲?

引掠地驚飈,

亂紅如瀑。

芳魂幾縷,

輸與他塵世翻覆。

散盡清歌似雪,

今隻見、半池縠素!

樹影下,

空繾綣,

黯然凝佇!

--節選自 梁羽生家園·有淚如傾 《梁書十詠》

影視版本

扮演者
年份出處
鄭暉1986電影《還劍奇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