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瑚

雲瑚

雲瑚,出自梁羽生名著《廣陵劍》。

雲浩之女,

從小就和母親離開了,長大後因聽信他人之言,錯怪了陳石星,有誤會就有冰釋的那一天,自此,雲瑚、陳石星二人便開始了行走江湖

瓦剌,陳石星誤食毒草,最終在天山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而雲瑚也是悲痛欲絕,傷心倒地。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 出生地
    北京
  • 中文名
    雲瑚
  • 擅長絕技
    劍法、刀法
  • 籍貫
    河南開封

簡介

出處:梁羽生名著《廣陵劍

父親:雲浩

母親:雲夫人

祖父:雲重

祖母:澹台鏡明

丈夫:陳石星(張丹楓的關門弟子)

同門:霍天都于承珠、葉成林、張玉虎沐燕沐璘、孟華

後人:雲召、雲瓊雲璧

追求者:段劍平龍成斌

朋友:段劍平、韓芷葛南威杜素素、郭英揚、鍾毓秀

情敵:韓芷

仇人:厲抗天、尚寶山、鐵敖、慕容圭

姑阿麼:雲蕾

姑老爺:張丹楓

姨阿麼:澹台玉明

舅阿公:澹台滅明

太祖父:雲靖

曾祖父:雲澄

曾祖母:安芝羅密雲

外曾祖父:澹台仲元

武器:青冥劍

武功:雲家刀法、八步趕蟬、比翼雙(齊)飛、燕子三抄水

簡歷:雲瑚是《廣陵劍》中女主角,擅長劍法和刀法。七歲是父母婚變,母親改嫁龍文光,便跟著父親。後來女扮男裝和主角陳石星相遇,加上大俠張丹楓所贈的鴛鴦雙劍(白虹劍和青冥劍),和陳石星產生戀情。可後來陳石星因誤服"毒嬰兒"而死去,留有一個遺腹子。

出場描寫

那個漢人是個瘦弱的少年,滿面泥污,衣裳還算整潔。看來像是個特地塗污臉孔,以便于逃難的文弱書生。但這個"文弱書生"手中卻揮舞看一把銀刀!陳石星跑下山腳的時候,剛好看見他一刀劈翻一個魁梧的瓦剌兵!在他腳下還有兩具屍體,另外還有三個瓦剌兵也受了傷。

--《廣陵劍》第九回 忍見名城浮劫火 心傷大俠送遺書

最後描寫

人琴俱杳,雲瑚呆若木雞,撲在陳石星身上。劍氣消沉,廣陵散絕,情天難補,空有餘哀!正是:

何堪星海浮槎去,月冷天山,哀弦低訴!盟誓三生,恨隻恨情天難補。寒鴉啼苦,凄咽斷,春光暮。舊侶隔幽冥,悵佳人,倚樓何處?凝佇,望昔日遊蹤,沒入亂山煙樹。鳳泊鸞飄,算鴻爪去留無據。菩提明鏡兩皆非,又何必魂消南浦?且天際馳驅,尋找舊時來路。

──調寄《長亭怨慢

--《廣陵劍》第四十八回 廣陵散絕琴弦斷 塞外星沉劍氣消

點評

雲瑚雖然不如雲素素、雲蕾聲名遠播,但是俠肝義膽,陪情郎陳石星一起為國家、為人民奔波勞碌,幾歷艱險,對陳石星不離不棄。陳石星死後,雲瑚沒有殉情,而是為了他們的孩子,為了丈夫沒有完成的使命而堅強的活了下來,是一個偉大的女性。

夏冰心版雲瑚夏冰心版雲瑚

作為女主角,雲瑚同樣有著悲慘的身世,自小母親被龍文光所騙離開身邊,之後父親雲浩又遇害,當母親幡然明白一切後又匆匆過世,使他失去了所有的親人。對陳石星,她從一開始懷著感恩之心,同時何嘗沒有同病相憐之感,相同的悲慘遭遇使他們彼此間的心靈更容易溝通,而"雙劍合璧"和"雌雄寶劍"更成了他們溝通的一道橋梁。懷著復仇的信念,仗著雙劍合璧一次次地擊敗強敵,也使兩顆心靈漸漸地形成某種默契,達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無法分開地境地,雙劍合璧將會再度創造出一段武林奇緣,可惜的是命運無常,轉眼間陳石星卻是誤中劇毒,命在旦夕,而她也懷上了他的骨肉,在他身後的日子裏將生命中悲劇的故事繼續下去。應該說同陳石星相比,羽生先生在整部書中予雲瑚的筆墨不免弱了一些,沒有突出她身上的個性色彩及不亞于陳石星的悲劇命運,當然在某些方面還是刻劃得比較出色的,最為集中在關于她對"讓情"態度的那個章節。

關于"讓情",一直是羽生先生小說較為讓人詬病之處,但是綜觀整個梁著武俠系列,其實又何嘗有過成功的"讓情",至少沒有如古龍先生筆下的李尋歡讓得那麽徹底,羽生先生筆下的"讓情"更多的情況是出現在愛上某一人,但是誤認為對方已愛上他人,既然得不到愛情,那就默默退出而為對方祝福,貫徹著一種"愛是付出而不是索取"、"愛一個人最重的是愛人的幸福"的理念,如金逐流誤認為史紅英喜歡的是厲南星而有意悄然退出、如段克邪以為史若梅喜歡上獨孤宇而黯然離去,比較例外的有于承珠曾一度起意將葉成林讓予凌雲鳳,以慰解凌雲鳳那"失去愛人"的心靈創痛,那是因為葉成林剛走進她的心菲,而她此時內心中多少對于鐵鏡心還殘留有一點情意,更主要是對他痴情的感動,所以才會有留宿鐵鏡心家中引發的最後絕望。至于展伯承的"讓情"更主要是他內心根本就沒有愛過褚葆齡,所以說羽生先生的"讓情"更多的是在為雙方的愛情增添一點戲劇原素,增加一點曲折,但最終仍然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回頭不妨再看本書中關于"讓情"方面的描述: 陳石星曾一度誤認為段劍平和雲瑚相愛,盡管有張丹楓的師命和雙劍合璧帶來的默契,他仍然強抑愛意,贈琴後黯然離去。但是當雲瑚和段劍平知悉之後,以彼此間的坦然解決了這一問題,從雲瑚對陳石星的質問更多表現出了羽生先生的一方面態度。 雲瑚道:"多謝你的好心,但你卻把我和段大哥都不當作人看待了。" 雲瑚緩緩說道:"但你可知我和段大哥都是人,我們不是一件東西,怎能任由你擺布?我喜歡什麽人,我有我自己的主意。" 此中言辭不可謂不重,一定程度上也將雲瑚的獨立人格表現出來,至少在愛情方面有著獨立的主見。但是之所以說是一方面的態度,在于雲瑚既表現出對愛情的獨立主見,不願被陳石星擺布,另一方面卻又有意讓陳石星遵守丘遲的遺命,娶韓芷為妻,兩者之間正好形成了矛盾,也令得陳石星心中感到幾分苦惱,或許這個苦惱也代表著羽生先生內心的某種反思及難以取舍吧,兩種態度從某一意義上講都有著原因和理由,但是兩者出現矛盾之時進行取舍就顯得艱難,有時看清別人容易,看清自己就更為困難了。 書的結局是人琴俱杳,雲瑚撲在陳石星的身上。但是她不能隨他而去,因為她懷了他的骨肉,為了他遺下的骨血,也為了他未能做完的事,她隻能強忍著悲痛和日日夜夜的思念而痛苦地活了下來,盡管有的時候活下來比死還要艱難,但她已是別無選擇,因為她有責任為她而活下來,同時也是為了他們的孩子而活下來,這既是對陳石星的一種責任,也是對將要出生孩子的責任,陳石星可以走得無憾,他最擔心的事不會發生,愛情固然能教人生死相許,但是母愛能夠讓人忍痛地活了下來。

--節選自天山遊龍的《劍氣消沉,廣陵散絕,情天難補,空有餘哀》

(摘自梁羽生家園天山劍譜)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