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飛狐 -金庸武俠小說

雪山飛狐

《雪山飛狐》是當代武俠小說作家金庸作于1959年(己亥年)的小說,故事以胡一刀夫婦為主線,通過寶樹、苗人鳳之女苗若蘭平阿四陶百歲之口講述了數年前與此相關的一段武林往事,該作品對主人公胡斐的成長之路基本沒有提及,所以後來作者又補著了一本相關作品《飛狐外傳》來講述主人公的成長歷程。兩者雖是相關聯,但是故事結構與內容卻又各自基本獨立,《飛狐外傳》可以說是《雪山飛狐》的前傳,也可以合為一本來讀。本書發表至今,是金庸作品中爭論最多的一部。

《雪山飛狐》現收錄在《金庸作品集》中。

  • 中文名稱
    雪山飛狐
  • 作者
    金庸
  • 創作時間
    1959年
  • 類型
    武俠

內容簡介

故事發生在清代乾隆時期的關外。飲馬川陶百歲、陶子安父子從雪山中挖出一件寶物,封于鐵盒之中。北京平通鏢局總鏢頭熊元獻帶一伙人來搶奪,卻被天龍門北宗阮士中曹雲奇田青文與南宗殷吉劫去。大家拼打之間,一個名叫寶樹的醜陋和尚趕到。寶樹強"請"眾人來到一高聳入雲的玉筆峰山庄做客。因山庄主杜希孟外出未歸,客人吃飯閒聊。

《雪山飛狐》封面《雪山飛狐》封面

原來庄主邀請武林達人在此會一位蓋世英雄--雪山飛狐胡斐。午前胡斐派二童子送信,稱午間踐約。玉筆峰上眾人重新爭奪鐵盒,寶樹倚強將鐵盒持在手中,令人開啟,內裝一柄寶刀。

寶樹談起寶刀的來歷,繼而,分別由寶樹、金面佛大俠苗人鳳之女苗若蘭平阿四及陶百歲之口講述了與此相關的一段武林往事。

此寶刀乃闖王李自成之遺物。闖王兵敗時,身邊有胡苗範田四大侍衛。闖王被困九宮山時,派苗範田三人去求救援,胡侍衛護衛闖王。但救援未到、敵兵先至,胡侍衛以一死卒充闖王獻于清兵,然後將闖王安置一隱秘廟中為僧。胡侍衛因得清兵信任升官,苗範田三人卻以為胡出賣闖王,定計報仇。三人行刺吳三桂時巧遇胡,不及胡陳明原委即將胡殺死。以後胡之子以實情告知三人,三人當眾自刎。三人後代未知內情,苗範田遂與胡世代為仇。百餘年來,四家子孫冤冤相報,無一代能得善終。

聶遠版聶遠版

至胡一刀、苗人鳳一代仍繼先輩之仇。胡一刀護妻去南方生產,至唐官屯突然臨產,此時恰與來此尋仇之苗人鳳、田歸農等人相逢。胡一刀遣人將當年實情告苗,卻因田歸農從中做梗而未達。胡苗遂有一場苦戰。交戰幾日,二人仗義行俠之豪氣與各懷之絕藝使對方頓生欽佩,雖為仇家卻彼此視為知己。因田歸農在二人比武之兵器上暗塗毒葯,胡一刀以小傷殞命,胡夫人將幼子托與苗人鳳,隨夫自盡,田歸農欲加害幼子,幸為平阿四救下,撫養長大,取名胡斐,按胡一刀遺下之刀譜練成絕技,稱名武林,為雪山飛狐。

這日正午,胡斐如約至玉筆峰,峰上諸人因各懷鬼胎,懼怕胡斐,俱避內室。苗若蘭鎮定而出,接待胡斐,二人頓生愛戀。因庄主不在,胡斐暫避峰下。峰上之人談及寶刀為當年闖王獲明皇室寶之藏處指南,遂按寶刀所示,眾人于峰後尋巨寶藏處。行前寶樹將苗若蘭點穴、田青文脫去若蘭衣褲置其床上帳內。胡斐再至峰上,進內室,忽聞庄主約大內侍衛與武林達人來此圍捕自己與苗人鳳,急避帳內,遭遇隻著內衣之若蘭。苗人鳳來至峰上,不意中奸人之計被綁,胡斐殺退來敵救出苗人鳳。但當苗人鳳又見胡斐所出之床上尚有隻著內衣的女兒時,認為胡斐乃奸惡小人,追擊胡斐。

胡斐抱若蘭逃下峰去,巧見尋寶諸人于藏寶洞因貪婪彼此廝殺,遂將諸人關閉石門之內,使其永不見天日。二人傾訴愛意、私定永好,苗人鳳卻已趕到,約胡斐到一險處相鬥,數十回合不分上下。當二人落至一懸岩之上,懸岩已然松動,不能承二人之重量。此時苗人鳳進招現出弱點,胡斐趁機進招即可將其翻下懸崖,但對手乃戀人之父;若不下手,則對方進招自己當落得粉身碎骨。這一刀他是進是退?作者把答案留給了讀者。

人物介紹

于管家、田青文、左書僮、右書僮、平阿四、阮士中、 劉元鶴、杜希孟、周雲陽、鄭三娘、寶樹、苗人鳳、苗若蘭、範幫主、殷吉、胡一刀、胡夫人、胡斐、陶子安、陶百歲、曹雲奇、琴兒、熊元獻、靜智大師、賽總管

胡一刀

性格背景:粗獷豪邁,心細如塵,不求名利。秉承先祖遺言,望化解四家恩怨,不言報酬。

人物遭遇:尋找寶藏時,邂逅後來的胡夫人,對其聰明才智佩服不已,不打不相識,後結成夫婦。胡夫人有孕後,回南方待產,遇田歸農等伏擊,胡一刀全不放在眼內,及至苗人鳳出現,二人越打越投契,惺惺相惜。因不想失去一個對手,胡一刀決定將昔日恩怨告之苗人鳳,誰料卻遭田歸農從中作梗。

胡夫人

性格背景:女中丈夫,俠骨柔情,重情重義。

人物遭遇:胡一刀之妻,胡斐之母,為胡一刀、苗人鳳的知己,胡一刀死後自殺殉情。

胡斐

性格背景:天資聰穎、生性豪邁、練武良才、沉實、重情義,粗中有細,能屈能伸。

人物遭遇:胡一刀之子,甫出世便父母雙亡,由平四撫養成人。因誤會認定苗人鳳是殺父仇人。武功大成後,相約苗、田等了結多年恩怨。後認識苗人鳳的女兒--苗若蘭,無奈鍾情於她。苗人鳳誤以為胡斐污辱了若蘭,于是兩人生死一戰,到最後有機會殺苗人鳳,卻不忍下手,結局是胡斐的內心在掙扎在殺與不殺之間。

苗若蘭

性格背景:出塵脫俗、溫柔婉約、心地善良、明辨是非。

人物遭遇:若蘭為苗人鳳獨生女,陰差陽錯下遇到胡斐,二人互生情愫。

苗人鳳

性格背景:秉性正義,疾惡如仇。木訥,不懂情趣,武功天分高。

人物遭遇:外號金面佛,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因沉醉武功,使妻子南蘭紅杏出牆,改嫁田歸農。與胡一刀激戰多日,欽佩對方武功,有相逢恨晚的感覺。錯手殺死胡一刀後,一直耿耿于懷,為免後人重蹈覆轍,不將武功傳予獨生女若蘭。

田歸農

性格背景:一代梟雄、生性風流、工于心計,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人物遭遇:臨死時驚覺自己一生做錯了太多事,而受報應,最終自殺。

平阿四

性格背景:為人自卑,善良忠心,有恩必報。

人物遭遇:本為客店小廝,受胡一刀相助,得以解決貴利之災,自此對他死心塌地,以報救命之恩。受胡夫人臨死所托,雖然被田歸農斬去一手及在面上劈了一刀,但仍冒死將小胡斐救出,將之撫養成人。

創作歷程

《雪山飛狐》于一九五九年在報上發表後,沒有出版過作者所認可的單行本。坊間的單行本,據我所見,共有八種,有一冊本、兩冊本、三冊本、七冊本之分,都是書商擅自翻印的。總算承他們瞧得起,所以一直也未加理會。隻是書中錯字很多,而翻印者強分章節,自撰回目,未必符合作者原意,有些版本所附的插圖,也非作者所喜。先在《明報晚報》發表,出書時又作了幾次修改,約略估計,原書十分之六七的句子都已改寫過了。原書的脫漏粗疏之處,大致已作了一些改正。隻是書中人物寶樹、平阿四、陶百歲、劉元鶴等都是粗人,講述故事時語氣仍嫌太文,如改得符合各人身份,滿紙"他媽的"又未免太過不雅。限于才力,那是無可如何了。

《雪山飛狐》有英文譯本,曾在紐約出版之"bridge"雙月刊上連載。 《雪山飛狐》與《飛狐外傳》雖有關連,然而是兩部各自獨立的小說,所以內容並不強求一致。按理說,胡斐在遇到苗若蘭時,必定會想到袁紫衣和程靈素。但單就《雪山飛狐》這部小說本身而言,似乎不必讓另一部小說的角色出現,即使隻是在胡斐心中出現。事實上,《雪山飛狐》撰作在先,當時作者心中,也從來沒有袁紫衣和程靈素那兩個人物。

作品點評

《雪山飛狐》是石破天驚的作品,突破了《書劍恩仇錄》的"群戲",隱約繼承了《碧血劍》中的雙線發展和倒敘的結構。而將整部小說的結構,推向了一個新的境界,通過一連串的倒敘,倒敘出自每一個人的口中,有每一個之間的說法,在極度撲朔迷離的情形下,將當年發生的事,一步一步加以揭露。

《雪山飛狐》《雪山飛狐》

和《碧血劍》有相同之處的是,《雪山飛狐》中真正的人物,並不是胡斐,而是倒敘中的苗人鳳和胡一刀夫婦。所不同的是,《碧血劍》中的倒敘人物,早已死去,而在《雪山飛狐》之中,苗人鳳卻留了下來,最後還和胡斐決戰。

所以,《雪山飛狐》沒有《碧血劍》的缺點,在倒敘的一條線結束之後,另一條線一樣極其精彩。

《雪山飛狐》發表至今,是金庸作品中引起爭論最多的一部。引起爭論處,有兩點:

第一點,多個人物敘述一件若幹年前的事,各人由于角度、觀點的不同,由于各種私人原因,隨著各人的意願,而說出不同的事情經過來。

這是一種獨特的表達方式,很有點調侃歷史的意味,使人對所謂"歷史真相",覺得懷疑。每一個人既然都站在自己的立場,為自己的利益作打算來敘述發生的事,那麽,事實的真實性究竟有多少呢?不單是歷史的記述者,尤其是所謂"自傳",真實性如何,更可想而知。

這種寫法引起爭論之處是,許多人直覺上,認為這就是《羅生門》。(《羅生門》是指日本電影《羅生門》而言,《羅生門》的原著小說實為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的《竹叢中》,而《羅生門》是其另一篇短篇小說。電影到了黑澤明手中,發揮得酣暢淋漓。)

由于《羅生門》中有同樣的結構,每個人在敘述往事的時候,都有不同的說法,而事實的真相便淹沒不可尋。所以《雪山飛狐》在讀者心目中,就往往與《羅生門》相提並論。

金庸在《雪山飛狐》中採取的倒敘結構,是武俠小說中從來也未曾出現過的,是一種斷然的新手法。這種新手法的雛型在《碧血劍》,而成熟于《雪山飛狐》。奇怪的是,在金庸以後的作品中,卻絕不再見。或許金庸認為那隻是創作的一種"花巧",偶一為之則可,長此以往則不可。

第二點引起爭論的是:《雪山飛狐》寫完了沒有?

《雪山飛狐》寫到胡斐和苗人鳳動手,兩個人之間,已經有了許多恩恩怨怨,動手是非分勝負、決生死不可的。而且金庸安排兩人動手的地點,是在一個絕崖之上。背景地點寫得這一段情節絕無退路,完全沒有回旋的餘地,非判生死不可,而從開始起,決鬥的兩個人,全是書中的正面人物,不論是作者或讀者的立場,兩個人之間,是誰也不能死的。

這等于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所有的讀者,都屏氣靜息,等著金庸來解開這個死結,而且,讀者也相信金庸可以極其圓滿地解開這個死結。終于,決戰的雙方,胡斐和苗人鳳,可以判出高下了,胡斐捉住了苗人鳳刀法中的一個破綻,在交手過招之間,一發現了這個破綻,隻要再發一招,就可以判生死,定勝負了!

然而,金庸卻就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停筆不寫下去,宣稱:全書結束了!

胡斐的這一刀是不是砍下去?金庸的解釋是:讓讀者自己去構想。

所以,《雪山飛狐》不算是寫完了,那是金庸對讀者所弄的一個狡獪。

《雪山飛狐》如今這樣的結局,決不在創作計畫之內,而是在種種因素之下,擱筆之後的一種"靈機"。靈機既然觸發,覺得就此結束,留無窮想象餘地給讀者,也未嘗不可。開始時,隻覺得"未嘗不可",隨著時間的過去,靈機一觸變成思慮成熟,由"未嘗不可"也轉變為"絕對可以",所以就成了定局。

對這一問題,每當有人問起,金庸總是一副"無可奉告"的神情,既然莫測高深,大家就隻好妄加揣度了。

《雪山飛狐》結局,金庸所賣弄的狡猾,也隻能出自金庸之手,旁人萬萬不可仿效。由于全書一步一步走向死胡同,在死胡同所盡之處突然不再寫下去,讀者的確可以憑自己的意念與想象,也可以去揣想金庸原來的意念是怎樣的。在談論金庸的作品時,可以平添奇趣,這也是金庸的成功之處。

《雪山飛狐》在金庸的作品中,憑他創造了胡一刀夫婦這樣可愛的人物,憑奇特、離奇的結構,本來可以排名列前,但由于未有結局,將解開死結的責任推給了讀者,所以隻好排名第五位。

作品鑒賞

該書在金庸作品中屬中乘之作。但在整體結構和場景設計上,表現出作者高超的才華。

《雪山飛狐》封面《雪山飛狐》封面

作品正面敘述的情節隻發生于一日之內,而向讀者介紹的故事背景卻橫跨百餘年,整體結構在這種處理之下,異常緊湊。作品中每一個景象都異常壯闊優美險峻,無論是空寂雪山裏的羽箭射雁,還是拔地而起的玉筆峰上的山庄,無不為作品的英雄群像起到很好的襯托作用。

作者在人物出場的設計上,尤其獨具匠心:最先出場的天龍南北宗雪山追蹤時競技輕功,使讀者感到其功夫高深;但寶樹和尚的出場與強邀眾人赴玉筆峰做客,即使天龍門相形見絀;待到寶樹敘述胡一刀苗人鳳大戰數日,及當時自己在胡苗面前的態度,終于表現出胡苗武功之最高境界。武打敘述得奇險而又可信作品在語言描寫上,更表現出大家手筆的風度,每個人物都獨具鮮明的個性,與情節一起具有勾人的魅力。人物的對話不繁不簡,恰到好處,而且有條不紊。在以人物對話表述情節上,似借鏡了西方的敘事方法,增添了現代色彩。以武林秘聞製造懸念,則增添了作品的可讀性。

作品引子

颼的一聲,一枝羽箭從東邊山坳後射了出來,嗚嗚聲響,劃過長空,穿入一頭飛雁頸中。

大雁帶著羽箭在空中打了幾個斤鬥,落在雪地。

西首數十丈外,四騎馬踏著皚皚白雪,賓士正急。

馬上乘客聽得箭聲,不約而同的一齊勒馬。

四匹馬都是身高肥膘的良駒,一受羈勒,立時止步。

乘者騎術既精,牲口也都久經訓練,這一勒馬,顯得鞍上胯下,相得益彰。

四人眼見大雁中箭跌下,心中都喝一生採,要瞧那發箭的是何等樣人物。

等了半晌,山坳中始終無人出來,卻聽得一陣馬蹄聲響,射箭之人竟自走了。

四個乘客中一個身材瘦長、神色剽悍的老者微微皺眉,縱馬奔向山坳,其餘三人跟著過去。

轉過山邊,隻見前面裏許外五騎馬賓士正急,鐵騎濺雪,銀鬣乘風,眼見已追趕不上。

那老者一擺手,說道:"殷師兄,這可有點兒邪門"。

那"殷師兄"也是個老者,身形微胖,留著兩撇髭須,身披貂皮外套,氣派是個富商模樣,聽那瘦長老者如此說,點了點頭,勒馬回到大雁之旁,馬鞭揮出,拍的一聲,抽向雪地,待得馬鞭提起,鞭梢已將大雁卷了上來。

他左手拿著箭桿一看,失聲叫道:"啊!"三人聽到叫聲,一齊縱馬馳近。

那"殷師兄"連雁帶箭向那老者擲去,叫道:"阮師兄,請看!"瘦長老者伸左手一抄,接了過來,一看羽箭,大叫:"在這裏了,快追!"勒轉馬頭,當先追了下去。

這茫茫山坡上一片白雪,四下並無行人,追蹤最是容易不過。

其餘二人都是壯年,一個身高膀闊,坐在一匹高頭大馬之上,更是顯得威武;另一個中等身材,臉色青白,一個鼻子卻凍得通紅。

四人齊聲呼哨,四匹馬噴氣成霧,忽喇喇放蹄趕去。

作者簡介

金庸(1924年2月6日-),香港"大紫荊勛賢"。本名查良鏞,當代著名作家、新聞學家、企業家、社會活動家,《香港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金庸是新派武俠小說最傑出的代表作家,被普遍譽為武俠小說作家的"泰山北鬥",更有金迷們尊稱其為"金大俠"或"查大俠"。金庸共創作十五部武俠小說,分別為《雪山飛狐》、《書劍恩仇錄》、《飛狐外傳》、《白馬嘯西風》、《鴛鴦刀》、《碧血劍》、《越女劍》、《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笑傲江湖》、《俠客行》、《鹿鼎記》、《天龍八部》、《連城訣》。

金庸金庸

作品後記

《雪山飛狐》的結束是一個懸疑,沒有肯定的結局。到底胡斐這一刀劈下去呢還是不劈,讓讀者自行構想。

這部小說于一九五九年發表,十多年來,曾有好幾位朋友和許多不相識的讀者希望我寫個肯定的結尾。仔細想過之後,覺得還是保留原狀的好,讓讀者們多一些想像的餘地。有餘不盡和適當的含蓄,也是一種趣味。在我自己心中,曾想過七八種不同的結局,有時想想各種不同結局,那也是一項享受。胡斐這一刀劈或是不劈,在胡斐是一種抉擇,而每一位讀者,都可以憑著自己的個性,憑著各人對人性和這個世界的看法,作出不同的抉擇。

關于李自成之死,有好幾種說法。第一種是《明史》說的,他在九宮山為村民擊斃,當時謠言又說是為神道所殛。第二種是《明紀》說他為村民所困,不能脫,自縊而死。第三種是《明季北略》說他在羅公山軍中病死。第四種是《灃州志》所載,他逃到夾山出家為僧,到七十歲才坐化。第五種是《吳三桂演義》小說的想像,說是為牛金星所毒殺。歷史小說有想像的自由,可以不必討論。其他各種說法經後人考證,似乎都有疑點。何騰蛟的奏章中說:"為闖死確有證據、闖級未敢扶同、謹具實回奏事……道阻音絕,無復得其首級報驗。今日逆首已誤死于鄉兵,而鄉兵初不知也……"得不到李自成的首級,總之是含含糊糊。清將阿濟格的奏疏則說:"有降卒言,自成竄入九宮山,為村民所困,自縊死,屍朽莫辨。"屍首腐爛,也無法驗明正身。

江賓谷(名昱志)所撰"李自成墓志"全文如下:"何麟《灃州志》雲:'李闖之死,野史載通城羅公山,《明史》載通城九宮山,其以為死于村民,一也。今按羅公山,實在黔陽,而九宮山實在通山縣,其言通城,皆誤也。有孫教授為餘言:李自成實竄灃州,至清化驛,隨十餘騎走牯牛壩,在今安福縣境。復乘騎去,獨竄石門之夾山為僧,今其墳尚在。'雲雲。餘訝之,特至夾山。見寺旁有石塔,覆以屋,塔面大書'奉天玉和尚'。前有碑,乃其徒野拂文,載和尚不知誰氏子。一老僧年七十餘,尚能言夾山舊事,雲和尚順治初入寺,事律門,不言來自何處,其聲似西人。後數年復有一僧來,雲是其徒,乃宗門,號野拂,江南人,事和尚甚謹。和尚卒于康熙甲辰歲二月,約年七十。臨終,有遺言于野拂,彼時幼,不與聞。似尚藏有遺像,命取視之,則高顴深頤,鴟目蠍鼻,狀貌猙獰,與《明史》所載正同。自成僭號奉天倡義大元帥,後復自稱新順王。其自稱奉天玉和尚,蓋自寓加點以諱之。而野拂以宗門為律門弟子,事之甚謹,豈其舊日臣相與左右者與?《明史》于九宮山鋤死之自成,亦雲:'我兵遣識者驗其屍,朽莫辨。'而老僧親聞謦咳,其西音又足異也。"

所謂"西人""西音",指陝西人和陝西口音。李自成是陝西米脂縣人。李自成瞎了一隻眼睛,是在圍攻開封時給陳永福射瞎的,本是一個極明顯的特征,但老僧描述奉天玉和尚時沒有提及,似是一個重大疑點。李自成在此以前,當被明兵逼得勢窮力竭時,曾假死過一次,那是在崇禎十二年。他幼時做過和尚。阿英在劇本《李闖王》的考據中說:"……自成再過和尚生涯,也是'駕輕就熟'的,何況'成者為王,敗則為僧',是中國的老一套呢!"

在小說中加插一些歷史背境,當然不必一切細節都完全符合史實,隻要重大事件不違背就是了。至于沒有定論的歷史事件,小說作者自然更可選擇其中的一種說法來加以發揮。但舊小說《吳三桂演義》和《鐵冠圖》敘述李自成故事,和眾所公認的事實距離太遠,以《鐵冠圖》中描寫費宮娥所刺殺的闖軍大將竟是李岩,未免自由得過了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