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女人

離婚女人

主演: 劉蓓,牛莉,楊童舒,王力可 ,導演: 張黎,故事講述的是:在她的眼裏,丈夫也好,妻子也罷,有了外遇都是必然的結果,沒有什麽大驚小怪的。婚姻就像在海上行使的船,再好的水手也不能保證一輩子都不觸礁,之所以有不同的家庭模式,那是因為觸礁後處理的不同罷了。 這是五個女人的離婚故事,也是一個個真實的婚姻和愛情的故事。作者以過來人的豐富閱歷,以平實細膩的筆觸娓娓敘述出五個家庭、十對男女之間的愛情瓜葛以及曲折情變之史。

  • 中文名
    離婚女人
  • 主演
    劉蓓,牛莉,楊童舒,王力可
  • 集數
    22集
  • 類型
    愛情/家庭
  • 出品時間
    2005年
  • 首播時間
    2005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張黎
  • 編劇
    張黎
  • 中文名
    離婚女人
  • 對白語言
    漢語國語

劇情介紹

開始

婚禮開始了,隻見雪峰上一紅一藍兩個人影箭一般地向人群飛來這時,意外發生了。一手持尖刀的青年突然沖離婚女人出,挾持了新娘,並將尖刀刺向新郎腹部;在一場虛驚之後,前來參加婚禮的律師韋庄發現自己的丈夫吳半江神秘失蹤,在撥打手機佔線之後,韋庄開始四處找尋,此時吳半江正躲在洗手間裏,給情人張莉莉打電話,這一幕被剛走進洗手間的劉生實看到,韋庄找到了吳半江,兩人發生沖突,這時劉生實從洗手間裏出來,替吳半江解了圍。原來劉生實是韋庄的老同學。吳半江聲稱趕飛機出差,匆匆離開。與此同時,另一對冤家夫妻陳香與孔三在吵鬧中姍姍來遲,陳香醋意大發,埋怨孔三心裏隻有店員阿秋。姜欣為陳香撐腰,反而弄得不歡而散。

離婚女人

劉生實送韋庄與兒子樂樂回家,二人追憶學生時代,默契使他們相視而笑,笑容中卻有著無限的感慨與無奈。韋庄知道劉生實已經離婚,沉默不語。突然韋庄想起了什麽,讓劉生實送她前往機場。

機場內,韋庄註視著前往某市的登機人群,在確認沒有吳半江所說的航班之後,心情復雜的韋庄無力地走出機場。

姜欣和楊一凡帶著韋庄的孩子回到家中,楊一凡看著小孩歡喜之情溢于言表,討好地向姜欣表達自己也想要一個孩子的心願。他將孩子哄睡之後,焦慮地在床上等待著沐浴的姜欣。姜欣故意不緊不慢,等她出來時,楊一凡已無奈地睡著了。

兩位新人姜妍羅昊,回到十幾平米的新房內,體會著新婚帶給對方的甜蜜,姜妍對這樣的生活很滿足,而羅昊卻一臉愧疚,面對頑皮的嬌妻,恨不得給她所有的幸福,並對姜妍許諾,要讓她過上好日子;

發展

夜色已深,陳香仍在家裏擦著地板,孔三帶著酒意回到家中,陳香質問孔三是不是又和阿秋在一起,孔三雖和陳香鬥了幾句嘴,但還是拉著老婆回了房間睡覺。孔三說早飯想要吃包子,陳香說一定包孔三最愛吃的葷香餡大包子。兩人雖然吵吵鬧鬧,但是小日子過的還算甜蜜;

天亮了,一對男女仍在床上纏綿,男人正是吳半江,這時門鈴響起,送奶工在門口等候。女人撒嬌讓吳半江開門,吳半江開門,吃驚地發現韋庄站立在門口;

法庭上肅穆,安靜,韋庄與吳半江分坐兩邊,姜妍當韋庄律師,姜欣、楊一凡、羅昊,劉生實等人坐在旁聽席上。惱羞成怒地吳半江在法庭上惡語相譏,說韋庄冷漠,無情,沒有女人味,韋庄沉著冷靜的應對,一心隻想要回孩子,可這正中吳半江下懷,判決結果:孩子、房子都歸韋庄,吳半江灰溜溜地離開。外表堅強的韋庄,此時躲在洗手間默默地流淚。

離婚女人

姜欣來到韋庄家,本來想好好勸慰韋庄,韋庄卻說自己隻想靜一靜,姜欣吃了閉門羹,感到無趣,心裏鬱悶。回家後拿楊一凡撒氣,楊一凡滿面堆笑,百般順從。一旁姜欣的父親看不過眼開始責備女兒,他以自己的切身經歷告誡姜欣什麽才是可以信賴的男人,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姜欣無奈,獨自在房間內生悶氣,楊一凡過來連哄再勸,終于把姜欣逗笑了。

韋庄獨自帶孩子,遇到了很多難題。一天,兒子高燒不退,韋庄忙背起兒子去醫院,匆忙中竟忘記帶錢。到了醫院,韋庄隻得給姜欣打電話,卻沒人接,無奈之中,她想到了劉生實,劉生實二話沒說趕到醫院,並幫助韋庄照顧樂樂,最後妥善地把韋庄母子接回家。

韋庄日夜照顧樂樂,本來心情就很糟糕,自己也累得一病不起,在劉生實的幫助下,樂樂的病情終于平穩了,韋庄感激地為劉生實做早餐,二人輕松愉快地聊天,說起了學生時代的往事,感慨萬千,劉生實言語裏透露出對韋庄的愛慕,韋庄雖然心動,但古板,固執的個性還是使韋庄不動聲色地拒絕了劉生實的暗示。不過,劉生實對自己的好,還是讓韋庄感到一絲溫暖與甜蜜。

離婚女人.電視劇離婚女人.電視劇

韋庄無心過問律師事務所的事情,姜妍替韋庄打官司,姜妍輕松地贏了第一場官司,當事人為了表示感謝,要請姜妍吃飯,姜妍答應了,席間發現當事人林男,幽默,瀟灑,浪漫,頗為欣賞。

姜欣下班回到家,楊一凡告訴姜欣自己被公司解僱了,姜欣一副漠不關心的態度,高傲地說楊一凡有沒有工作無所謂,並把楊一凡貶得一文不值,楊一凡低頭認罪,姜欣不依不饒,姜欣爸爸出來數落姜欣,姜欣順水推舟命令楊一凡在家專職作家庭婦男,並且照顧體弱多病的爸爸,楊一凡滿口答應。

姜欣在單位正在開會,收拾房間的楊一凡打了好幾個電話詢問姜欣家裏的事,姜欣很是氣惱,並將楊一凡送來的飯菜摔在地上。下班後姜欣懶得回家,隻好用逛街,瘋狂購物來消除鬱悶。轉著轉著走到了孔三的化妝品店,無意中,發現孔三和阿秋做親蜜狀,從而誤會他們關系曖昧。姜欣冷嘲熱諷幾句後,找到陳香,用韋庄和吳半江的例子勸陳香把孔三看緊,以免重蹈韋庄覆轍,還把下午所見,添油加醋地說給陳香聽,陳香又急又氣,匆匆趕回家中。

離婚女人

與此同時,由于孔三進了幾套暢銷化妝品,正在被隔壁的張姐連挖苦再擠兌,孔三不敢得罪她,隻得把這口氣憋在心裏。回到家裏,陳香追問孔三與阿秋關系,與孔三大打出手,陳香被打後跑回娘家訴苦,娘家人大為光火,到陳香家把孔三暴打一頓,孔三的下體被踢壞,送到醫院後陳香才知道是自己所為,深感愧疚。

陳香在醫院裏照顧孔三,看著孔三痛苦的樣子,心裏越想越氣,把一切都怪到阿秋的身上,並趁孔三在醫院養病之時來到店裏,對阿秋大打出手。

陳香打了阿秋後不敢面對孔三,來找姜欣,姜欣勸他說,那女人該打。陳香遂釋懷。

剛出院的孔三,執意要先去店裏看看,陳香氣得不行,自己先回了家。孔三到了店裏才發現大門緊閉,隔壁的張姐陰陽怪氣地向他告知前幾天店裏發生的事,孔三找到阿秋,阿秋哭著對孔三說不想再幹了,孔三百般撫慰,給阿秋買了一件漂亮的風衣,才留住阿秋。

陳香去孔三的化妝店,正碰到孔三和阿秋有說有笑地進貨回來,陳香一氣之下把所有的貨都砸了個稀爛,並大罵阿秋,阿秋哭著跑出,孔三追出。事後,陳香心裏又悔又怕,為孔三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等孔三回來向他認錯。心煩的孔三,卻找哥們打牌去了,一夜未歸。回到家後,孔三接了一個電話,又匆匆地離開了家,陳香下意識地覺得有事,跟了出去;陳香看見孔三與阿秋有說有笑地一起走進一家酒店,妒火中燒。孔三回來後,二人大吵大鬧,孔三再次對陳香大打出手,陳香跑到姜欣家。

陳香在姜欣家,一住就是好幾天,讓姜欣不勝煩惱。姜欣勸陳香離婚,陳香一直哭哭啼啼不置可否。姜欣隻得帶陳香去找韋庄,韋庄以自己切身體會規勸陳香不要離婚,與孔三一起好好過日子

聽韋庄的勸解,陳香決定向孔三示好。在菜場買了孔三愛吃的菜,滿心歡喜地走進家門,卻發現孔三躺在床上,而阿秋就坐在床邊;憤怒的陳香跑出家門,自殺未遂,被送到醫院,心灰意冷的陳香終于決定離婚。

孔三回到家,接到了法院的一紙傳票;因管理不善及市場的大環境所致,姜欣公司的生意越來越差。而楊一凡也覺得自己在家裏越來越沒有地位,他討好姜欣,希望姜欣能讓自己去公司上班,姜欣讓楊一凡在銷售部學習業務。一位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遇到老實坦誠的楊一凡,讓她覺得很親切,二人很快成為朋友。姜欣為公司的事情煩惱,遂將楊一凡作為出氣筒,隨時訓斥,在家中還礙于父親袒護,在公司裏楊一凡算是羊入虎口。看似懦弱的楊一凡其實也暗暗為公司的前途著急。在一次和王悅聊天中,他想到了一個挽救公司的主意。晚上,在床上楊一凡向姜欣小心翼翼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姜欣在頗感意外的同時也覺得有道理。楊一凡趁熱打鐵,說可以通過王悅親戚的關系,開展新的業務。姜欣勉強同意。

楊一凡與王悅踏上了出差的列車,姜欣找到陳香。與孔三鬧離婚的陳香一臉憔悴,不成人樣,姜欣罵陳香沒出息,帶陳香回家吃飯。姜父和姜欣姐妹在席間相互聊著近況,惟獨陳香悶悶不樂,楊一凡打來電話匯報自己要睡覺,眾人羨慕不已,姜欣嘴上不知足,其實很得意。

陳香和孔三終于走到了這一步,二人接受調解,離婚。次日,楊一凡與王悅來到王悅親戚所在城市洽談生意,被灌得酩酊大醉,王悅為照顧楊一凡,在賓館房間一直守著他,不知不覺兩人都睡著了。

結婚後一直有楊一凡相伴的姜欣獨自睡在床上,突然襲來莫名的失落感,她甚至期盼楊一凡的電話,左等右等,終于按捺不住,撥響了楊一凡的電話。另一頭的王悅被手機吵醒,她沒想太多,替楊一凡接通了電話。姜欣聽到王悅的聲音,震驚而氣憤,將電話狠狠地摔在地上。

第二天楊一凡得知姜欣來過電話,立即返程,並向姜欣解釋其中原由。姜欣卻帶著陳香躲到韋庄家,楊一凡追到,陪著笑臉,沒想到姜欣當著那麽多好友的面對楊一凡連損帶挖苦,翻了一堆舊帳,還說楊一凡是哈巴狗,沒出息,楊一凡憋氣卻不敢發作,喝得醉熏熏,睡在路邊。

姜欣回到家後,爸爸問起楊一凡,姜欣就說要和他離婚,老爺子聽後生氣之極,多次催促姜欣把楊一凡找回來,可姜欣佯裝不在乎不去找,于是老爺子自己拿起衣服出門去找,剛一出門就遇上蜷縮在門口的楊一凡,爺倆好好談了一次心。

王悅把生意談成了,為公司贏得了一大筆效益,姜欣卻不冷不熱的對待王悅,並最終將王悅趕出公司。楊一凡深感愧疚,找到王悅好言寬慰,結果又被姜欣發現,大吵特吵。姜欣爸爸病情加重,楊一凡天天在醫院陪床。姜欣安排陳香找到了一個新的工作。

姜妍天天收到玫瑰花,卻不知道是誰,終于有一天,林男來找姜妍,對她訴說自己對他的愛慕,並邀請姜妍和自己一起過生日,姜妍盛情難卻,同林男一起過了個浪漫的生日,姜妍對瀟灑不羈的林男產生好感。與羅昊相比,林男更懂得享受生活,而羅昊成天就知道柴米油鹽,開始頻頻與林男約會,無意中被羅昊發現,羅昊跟蹤二人,姜妍覺得被羞辱,因此跟林男遠走高飛。

姜欣的公司一天不如一天,忙的姜欣焦頭爛額,姜欣突然發現自己懷孕了,楊一凡萬分高興,也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姜欣的父親,老爺子當然也非常高興,但是沒想到姜欣最怕失去自己嬌媚的身材,加上公司和家裏事情那麽多,就決定打掉孩子。楊一凡大發雷霆,無意中將此事告訴了老爺子,老爺子一氣之下心髒病復發撒手人寰,姜欣、楊一凡痛心不已,並且當時正遇姜妍與林男一同出海,讓老爺子生前沒有見到姜妍最後一面,留下了唯一的遺憾。姜欣而後見到趕來的姜妍,一氣之下狠狠的給了妹妹一耳光。

吳半江的親戚要給他遺產,條件卻是吳半江要有可以繼承吳家香火的兒子。吳半江的新婚妻子雖然有錢,卻不能生育,這使吳半江打起了樂樂的主意。吳半江使用卑劣的手段,誣陷韋庄沒有好好照顧兒子才會讓兒子走失,最終讓韋庄輸掉了官司,失去樂樂的監護權。劉生實好言相勸痛苦萬分的韋庄,並鼓勵韋庄努力爭取屬于自己生活,不要放棄。脆弱的韋庄被劉生實打動,終于接納了劉生實,韋庄驚訝地發現原來夫妻生活可以如此美好。最後由于吳半江的新婚妻子心有悔恨,作為同樣是女人的她,了解到母親與孩子的感情難以割舍,決心讓吳半江把兒子還給韋庄。當韋庄帶著孩子,想與劉生實真正走到一起時,劉生實卻說,永遠不再結婚。經歷生活風雨的韋庄,理解並接受了這樣的生活狀態。

姜欣因懷孕例行去醫院檢查身體,醫生勸她做一個全身檢查,檢查完畢後,醫生確診發現她得的是乳腺癌,姜欣當時就傻了眼。但一想到腹中的孩子,母性讓她本想打掉孩子的念頭頓然消失,她拒絕了手術和化療,但心情卻非常的糟糕。

孔三找到哥們嘎子聊天,說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住,很想念陳香,阿秋雖然常來幫忙,但她不會照顧人,連家務活兒都懶得幹。醉酒後的孔三喊著陳香的名字,恰巧被回家的阿秋聽到,遂阿秋決定離開孔三。阿秋把孔三的店盤給了別人,拿著錢留書離開了孔三。嘎子想勸孔三,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麽,兩個人把話都放在酒裏。孤單的孔三回到了和陳香的家中,他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抱著還殘留著陳香被子,眼淚再次無聲地流了下來;

另一方面,陳香來到陌生的城市,沒有找到姜欣介紹的人,自己又不要意思說,獨自闖蕩,結果到處碰壁,到頭來還被人騙。無奈的陳香回到家中,剛好碰到頹廢的孔三。孔三看到陳香後,本能地說:“我餓。”陳香說:“你吃扁擔還是悶棍。”孔三說:“我想吃包子。”兩人抱頭痛哭,言歸于好。

林男是個追求自由的人,愛情對他而言是種信仰,當姜妍對他產生深深依賴的時候,他卻開始退縮。林男的同學對他說:他其實愛著的是愛情本身,而不是姜妍。他沉默了,心裏也有了離開的決定。姜妍也因此身心俱疲,選擇出國留學。

姜欣突然感覺到了生命的脆弱,所以堅持把孩子生下來,不僅為了自己,更為了深愛自己的楊一凡和去世了的父親。楊一凡從韋庄那兒得知姜欣又保住了孩子,疑慮重重,他們終于從醫生那裏了解到了事實的真相。姜欣面對著肚子裏的孩子和自己的病,變得越來越脆弱,選擇一個人躲起來。韋庄她們終于找到了她,給她安慰和鼓勵,楊一凡細心的照顧也感動著姜欣。

醫生來報:姜欣母子平安。楊一凡遂而鼓勵姜欣好好繼續接受治療。

兩年後姜妍出國回來,下了飛機,在機場一直等待的仍然是羅昊,兩人默契的相視一笑,一同離開了機場。韋庄、劉生實和樂樂看到喜慶的婚車格外親切,而陳香和孔三喜滋滋的在準備這場婚禮的婚宴。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
韋庄劉蓓----
姜欣牛莉----
陳香楊童舒----
孔三高曙光----
楊一凡郭冬臨----
姜妍王力可----
林男邊原----
王市長宋春麗----
李總姚安濂----
張姐王艷----
阿秋張蓓蓓----

角色介紹

劉蓓

劉蓓飾演一位沉著、理智、自以為堅強,其實內心保守的律師。

牛莉

牛莉扮演的是一個情緒多變,自以為是,好管閒事的女性。為了支撐一個家,她嫁給了一個怕事的小男人,婚姻生活極有戲劇性。

楊童舒

一向以玉女形象示人的楊童舒這回在劇中扮演了一個邋遢、衣著落伍甚至有點瘋癲的女人。

王力可

她扮演姜妍,姜欣的妹妹,韋庄的助手,新現代女性,對愛情和生活都充滿了浪漫而美好的幻想。

分集劇情

第1集

這是一場奇特的婚禮。某北方城市的大型滑雪場上,聚集了很多前來看熱鬧的人群。豪華婚車緩緩駛入,走下的卻是一對極不協調的夫婦,人們議論紛紛,知情者告知,這是新娘的姐姐與姐夫。婚禮開始了,隻見雪峰上一紅一藍兩個人影箭一般地向人群飛來……這時,意外發生了。一手持尖刀的青年突然沖出,挾持了新娘,並將尖刀刺向新郎腹部……在一場虛驚之後,前來參加婚禮的律師韋庄發現自己的丈夫吳半江神秘失蹤,在撥打手機佔線之後,韋庄開始四處找尋,此時吳半江正躲在洗手間裏,給情人張莉莉打電話,這一幕被剛走進洗手間的劉生實看到,韋庄找到了吳半江,兩人發生沖突,這時劉生實從洗手間裏出來,替吳半江解了圍。原來劉生實是韋庄的老同學。

吳半江聲稱趕飛機出差,匆匆離開。與此同時,另一對冤家夫妻陳香與孔三在吵鬧中姍姍來遲,陳香醋意大發,埋怨孔三心裏隻有店員阿秋。姜欣為陳香撐腰,反而弄得不歡而散。姜欣和楊一凡帶著韋庄的孩子回到家中,楊一凡看著小孩歡喜之情溢于言表,討好地向姜欣表達自己也想要一個孩子的心願。他將孩子哄睡之後,焦慮地在床上等待著沐浴的姜欣。姜欣故意不緊不慢,等她出來時,楊一凡已無奈地睡著了。夜色已深,陳香仍在家裏擦著地板,孔三帶著酒意回到家中,陳香質問孔三是不是又和阿秋在一起,孔三雖和陳香鬥了幾句嘴,但還是拉著老婆回了房間睡覺。孔三說早飯想要吃包子,陳香說一定包孔三最愛吃的葷香餡大包子。兩人雖然吵吵鬧鬧,但是小日子過的還算甜蜜……  

天亮了,一對男女仍在床上纏綿,男人正是吳半江,這時門鈴響起,送奶工在門口等候。女人撒嬌讓吳半江開門,吳半江開門,吃驚地發現韋庄站立在門口……  法庭上肅穆,安靜,韋庄與吳半江分坐兩邊,姜妍當韋庄律師,姜欣、楊一凡、羅昊,劉生實等人坐在旁聽席上。惱羞成怒地吳半江在法庭上惡語相譏,說韋庄冷漠,無情,沒有女人味,韋庄沉著冷靜的應對,一心隻想要回孩子,可這正中吳半江下懷,判決結果:孩子、房子都歸韋庄,吳半江灰溜溜地離開。外表堅強的韋庄,此時躲在洗手間默默地流淚。姜欣去孔三店裏買化妝品看到孔三與店員阿秋態度曖昧,為了防患于未燃,姜欣提醒孔三註意點影響,千萬別做對不起陳香的事。晚上她又將陳香叫到家中,提醒她看好自己的老公,陳香氣憤之極回到家中質問孔三,兩人大吵起來,繼而大打出手,孔三狠狠的給了陳香一耳光,陳香則在撕鬥中踢中了孔三的“要害”部位。

第2集 

陳香哭著直奔姜欣家中,姜欣聽後欲幫陳香去出氣,受到了楊一凡的阻攔,認為姜欣出面不妥,于是姜欣建議陳香去找她的四個姐夫幫忙。陳香的四個姐夫為了替她打抱不平,對孔三大打出手,導致孔三重傷。離婚後的韋庄回到家中面對樂樂要爸爸,無奈的留下了眼淚。那天晚上樂樂突然發高燒,心急出來的韋庄沒有帶夠錢,一時又打不通姜欣的電話,于是想到了曾關心過她的劉生實,劉生實替韋庄解了燃眉之極,並且陪了母子一夜。在院中四個姐姐、姐夫才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決定以後不再管陳香的事,但當陳香得知孔三要害處的傷是自己的踢中的時候,痛苦萬分。

姜妍趕到醫院去看望樂樂,陪伴處在焦慮中的韋庄。姜欣回到家中,聽到楊一凡被解僱的事,漠不關心,認為他留在家中陪父親也挺好,楊一凡隻得答應。樂樂病後特別想吃鍋貼,劉生實被邀前去韋庄家吃飯,帶的鍋貼樂樂一下子就吃了16個,結果又不舒服進了醫院,在院中被醫生誤認為是孩子的父母,兩人有些尷尬。送孩子回家後,韋庄和劉生實屹立在窗前,交心相談,眼見天色已晚,韋庄留其在家中留宿。

第3集 

劉生實面對韋庄溫柔的眼神,幾欲擁她入懷,可是韋庄在那一刻控製了情緒,轉身去了自己的房間。第二日早晨,韋庄的一頓早餐讓劉生實找回了久違的家的感覺。住在醫院的孔三惦記著店裏的貨還沒上,讓陳香送過去。陳香見到阿秋,沒好氣的把錢甩給她,警告她別上太貴的貨,要幹就幹,不幹就走人。

過兩日孔三又讓陳香去店裏拿帳簿,結果陳香發現阿秋進了很貴的貨,因為本生就對她有氣,因此以此為理由和阿秋打了起來,阿秋的頭發被陳香揪下了很多。再去醫院的陳香沒有把此事告訴孔三,卻被孔三的兄弟嘎子無意中透露,嘎子說看到孔三的店門關著,孔三覺得十分奇怪,出院後就急著去了店中,遇到隔壁的張姐才知道了前幾日在店中發生的事情,急忙去找阿秋,勸其再回店中工作。

阿秋心存害怕,不願再回來,為表歉意,孔三請其吃飯,並買了一件大衣送給她,這才把阿秋哄開心,答應回到店中繼續為孔三工作。韋庄、姜欣、陳香、姜妍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共同聲討男人的不是,喝的很開心,還為陳香出主意,怎麽把孔三搶回來,飯後姜欣又提出要到海邊去看海,于是四個女人又來到了海邊,面朝大海吐露心扉。

第4集 

第4集  姜欣正在公司開會,公司本月的貨不如上個月,姜欣很生氣,但在氣頭上之時沒想到楊一凡一個又一個的電話打過來,談得都是家裏之事。一會送飯的楊一凡來的不是時候,加之前面的電話,姜欣掀翻了飯菜,甩門而去。回家的孔三想要洗澡,陳香問他去幹嗎了,孔三不理就進了衛生間,于是陳香悄悄的關上了熱水閥門,兩人又較上了勁。阿秋與阿蘭去進貨,阿秋告訴阿蘭自己好像不知不覺中心中有了孔三,阿蘭勸其醒醒,但阿秋顯然已經沉迷。

晚上陳香依偎在孔三的懷裏,嗚咽哭泣,說永遠再也不打了,以後好好過日子。楊一凡在老爺子的幫助下終于進入了姜欣的公司工作,姜欣責怪他利用老爸。姜妍得知有一個去法國讀法律的名額,就與韋庄商量,韋庄答應幫她爭取,姜妍的老公羅昊告訴她一個好訊息,單位就快分房子了,不會再讓她受委屈。吳半江帶樂樂出去玩,韋庄在橋上偶遇情敵張莉莉,張莉莉找韋庄談了很久,告訴韋庄她已和吳半江分手,兩個離婚女人真誠的傾吐了心聲……隔壁的張姐是個多嘴多事的市井婦女,她將孔三給阿秋買大衣的事告訴了陳香,陳香聽後醋意大發沖到店裏又要對阿秋施暴,被孔三拉下,失去理智的陳香將小店砸了個稀巴爛。

第5集 

陳香砸店後,心情抑鬱的孔三拖著阿秋憤然離去,他將阿秋送上了計程車,與好友嘎子喝酒聊天。嘎子勸孔三別放在心上,嫂子就是看到他和阿秋在一起心裏不痛快而已。沖動過後的陳香自知理虧,回家做了飯等孔三回來吃,但心煩的孔三,卻一夜未歸。清晨剛回到家的孔三接到,阿秋的電話,硬撐著又要出門,陳香醋勁萌發和孔三撕扯起來,無意中碰到了孔三正在刮胡子的臉上,結果劃出了一道血口子,憤怒的孔三狠狠的打了陳香一頓。

楊一凡到了姜欣的公司一直沒有施展的機會,這回女秘書王悅提出了一項不錯的業務,他就想一起去,為公司做出一點業績,姜欣勉強答應。孔三向陳香示好,陳香不允,抱了被子睡在沙發上,一會孔三接了個電話就出門,陳香心有疑慮就跟了出去,見到孔三和阿秋進了賓館,誤認為兩人有染,四處搜尋,結果被保全趕了出來。酒醉回來的孔三,狂吻陳香,陳香想起白天的畫面,就一把推開了他,兩人又大打出手,看著留淚的陳香讓他懷念起過去那個溫婉的陳香

第6集 

第6集  傷心的陳香哭哭啼啼的去找姜欣,姜欣讓她先在自己這裏住幾天,調適一下情緒。楊一凡和秘書王悅坐著火車前往黑水市洽談生意,包廂裏隻有他們兩人,很少男女獨處的楊一凡顯得有些不自在,王悅看著楊一凡尷尬的神情爽朗的笑著。他們在談起姜欣時,認為她能成為一個女強人,背後少不了楊一凡的支持與幫助。

來到黑水市兩人見到久未見面的姑媽——黑水市王市長,姑媽高興的留下了眼淚,王家的眾親戚把楊一凡灌的連吐了好幾次,吐完後倒在了床上睡著了,結果姜欣打電話來是王悅接的,姜欣一氣之下掛了電話。第二日小王和楊一凡去了市長辦公室,事情談的很順利,興奮的楊一凡就把這個好訊息報告給姜欣,反而被姜欣大罵一頓,楊一凡感到很納悶,小王告訴了他昨天晚上的電話,知道被誤會的楊一凡馬上火速趕回,在韋庄家終于找到了姜欣。滿臉陪笑的楊一凡低聲下氣的央求姜欣不要誤會他,姜欣卻一點也不給楊一凡面子,當著眾人的面將一杯茶水潑了過去,楊一凡終于按奈不住,大吼一聲沖了出去。半夜三更楊一凡仍沒回來,姜父逼姜欣去找,姜欣不肯並提出離婚,姜父一氣之下自己出門去找。

第7集 

楊一凡酒醉在街上亂吼,嚇著了一過路的女人,結果被狠狠的踢了一腳。住在韋庄家的陳香對離婚還是心有不舍,于是韋庄勸慰她,為了孩子,回去好好和孔三過日子,別動不動就動手,陳香覺得也是,準備第二日回家。姜父出門去找女婿,結果在門口兩人就碰上了,爺倆促膝長談了一番,兩人都認識到姜欣為了這個家,支撐著這個公司不容易,作為欣欣的家人,他們應該更好的去支持她的工作,別把她的氣話放在心上。

陳香聽了韋庄的勸解決定回家去,她在菜場買了孔三愛吃的菜,滿心歡喜地走進了家門,但是卻發現孔三躺在床上,而阿秋就坐在床邊……憤怒的陳香跑出家門,自殺未遂,被送到醫院。後來趕來的姜欣得知情況後沖到孔三家,才知陳香誤會了,原來孔三發高燒,臥床不起,阿秋隻不過在照顧他而已。但是心灰意冷的陳香還是終于向帶病前來看望她的孔三堅決的提出了離婚。小王回到了公司,匯報了業務的情況,但是談到了那天晚上的酒醉,楊一凡還是被姜欣罵了一頓。

去法國讀書的表格終于交到了姜妍的手上,姜妍高興的和羅昊通電話,羅昊中午去找她,也告訴他一個好訊息,單位的房子有了希望,他準備上門去拜訪局長,邀姜妍去買東西,小妍聽後很不舒服,原來雙休去玩的計畫又得落空了,但是經過羅昊的耐心分析,小妍總算被說服了。孔三一早去醫院給陳香送早飯,同床的病人告知他陳香已經被她姐姐接走了,于是孔三心急火燎的去了陳香娘家,大姐把他檔了出來,並大聲的告訴他這次陳香和他離定了。

第8集  

陳香的母親和孔三說,讓她先在這裏住幾天,再來接她回去,孔三隻得答應。姜欣拉著陳香找到了韋庄,讓她為她打離婚官司。不願回家的姜妍被韋庄哄回了家,結果羅昊告訴她準備帶她去挖掘驚喜,神秘終于在吃飯後被公布出來,原來羅昊為了房子的事要帶小妍去局長家拜訪,小妍不樂意,但礙于已經在局長家的樓道裏,隻能不情不願的陪他去了。劉生實問韋庄當年如果他讓她嫁給他的話,她是否會同意,韋庄給了他肯定的答案,劉生實感動的擁她入懷,深情的去吻她。難以自製的韋庄突然想起離婚那天吳半江在法庭上諷刺她性冷淡的話,頓時讓她涌起了強烈的自卑感,她理智的推開了劉生實。孔三接到了法院的傳票,第二日與陳香去了社區服務中心,協定離婚,關于房子和孩子兩人爭執了一番,最後還是由辦事處的歐巴桑為他們做了“合理”的分配。

回家後兩人開始尋找結婚證書,但是陳香怎麽也找不到,因為滿心矛盾的孔三暗暗的把它藏了起來,並說如果找不到結婚證書兩人就不離婚,可是陰差陽錯結婚證還是被陳香找了出來,兩人隻好認命。當離婚證領到手後,一直吵鬧的兩人終于安靜下來。在最後的晚餐上兩人似乎能夠相互溝通、相互理解,但為時已晚。姜妍在一百貨商場門口被偷拍,非常生氣但沒想到此人卻是韋姐交給她幫助打官司的當事人,這場官司姜妍輕松的贏了,當事人為了表示感謝,要請她吃飯,姜妍答應了,席間發現當事人林男,幽默,瀟灑,浪漫,頗為欣賞。梅局長的女兒梅林想和羅昊一起吃飯,羅昊本來不想去,但梅林的分房內部訊息引起了羅昊的興趣,答應請吃飯。

第9集 

羅昊一直急著單位要分房子的事,分管分房的局長的女兒對羅昊很有好感,就借提供最新訊息為由要羅請她吃飯,羅隻有答應。沒想到姜妍卻因此事遷怒于他,責備羅昊眼裏隻有房子了。另一方面林男帶著姜妍出海,兩人吹著海風,林男講述著自己的理想,還笑言要和姜妍做一對幸福的水鬼。漸漸地,他的追求也讓姜妍感到了婚後沒有的浪漫和激情,慢慢對其產生了難言的情感,開始偏離婚姻的軌道。

孔三和陳香離婚後心情低落,找阿秋吃飯,兩人醉酒後開了房間,阿秋也趁機讓孔三誤認為自己和阿秋發生了關系,並要求他負責,確定兩人的關系,孔三無奈,隻好答應會對阿秋負責。離婚後的韋庄很少有時間陪兒子樂樂,劉生實提議帶樂樂去海邊玩,三人在海邊玩得很開心,韋庄也從兒子的笑容裏再一次燃起了對家庭的渴望,但劉生實卻直言自己對婚姻的恐懼,沒有再婚的念頭,兩人無語。陳香失魂落魄得在街邊吃早點,卻意外遇見了從旅館出來的孔三和阿秋,陳香傷心地離開。

第10集 

第10集  孔三從家裏搬了出來,住進一間破舊的房子,阿秋埋怨孔三明明有錢卻住得那麽寒酸。孔三讓阿秋幫忙整理屋子,阿秋不耐煩地告之,自己最討厭做家務了。孔三無奈,想起了一直操持家務的陳香。在阿蘭的建議下,阿秋決定盡快確定自己和孔三的關系,遂建議兩人一起做化妝品批發生意,孔三推辭。姜欣家的小保姆不小心打碎了一個葯瓶,卻意外的讓姜父知道了姜欣為了避免懷孕,一直在吃避孕葯。姜父抱孫子心切,偷偷換掉了瓶子裏的避孕葯,還囑咐小保姆不要告訴楊一凡和姜欣。

王悅終于幫姜欣談成了生意,但是姜欣卻因為上次楊一凡出差時王悅誤接姜欣打給楊一凡的電話的事而吃醋,不僅沒有給王悅應得的獎勵還借故開除了王悅,楊一凡無奈,拿著獎金去追氣憤離開的王悅。王悅直言不諱的說楊一凡遲早會被姜欣吞食。離婚後的陳香整日失魂落魄,想接女兒回家陪陪自己,但是女兒卻不願意跟她走,還說覺得爸爸媽媽都不喜歡她了,陳香傷心不已地回到母親家,但是姐姐卻責怪她不應該讓老人陪著她傷心,陳香隻好離開。工廠要裁員了,陳香再次陷入了痛苦中。楊一凡找機會想和姜欣有個孩子,但姜欣始終不肯,還把楊一凡趕出了房間,楊無奈

第11集

陳香回家後發現枕頭是濕的,直覺告訴她是孔三回來過,但是她又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復雜的感覺又開始冒了上來,她哭著去了姜欣家,告訴姜欣自己想離開這個地方,想去外地發展。姜欣的公司突然被稅務局查帳,懷疑其偷稅漏稅,姜欣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該怎麽辦,此時楊一凡出面一方面向稅務人員爭取到了公司自查的時間,另一方面楊又趁晚上躲在洗手間偷偷給王悅打電話,說想請她吃飯並希望能請她幫公司了解下具體出了什麽事情,可是此舉卻被偷聽了楊一凡電話的姜欣誤會,姜欣跟蹤楊到了和王悅一起吃飯的餐廳,上前憤然潑了楊一凡一身水,並要求離婚。林男趁自己生日再一次約了姜妍,並提出索要一個吻的生日要求,姜妍答應,可是兩人聊天之際卻恰好被羅昊看見,羅昊憤然離開。心情煩躁的姜欣決定和陳香一起去威海找生意上的朋友孫鴻,並尋找新的生意機會。孫鴻盛情款待了姜欣和陳香,還給兩人都買了禮物,但言語間卻充滿了曖昧,第二天看貨時孫鴻發現陳香對衣服的面料很熟悉,就提出希望陳香留下幫其做生意,陳香猶豫。

第12集

林男浪漫的表現已經深深吸引了姜妍,和林男在一起的快樂也讓姜妍發現了婚姻失去了她原本期望的東西,對羅昊也失去了感情。林男趁勢鼓勵姜妍和自己在一起,去追求新的感情,姜妍猶豫。回到家中,羅昊憤怒地質問姜妍,並失手打傷了她。姜妍哭著跑去了姜欣家。知道妹妹被欺負,姜欣要求楊一凡去教訓一下羅昊,楊一凡找到了羅昊,和他深談了一番,告訴他:男人應該承受更大的壓力,用情去愛對方。羅昊默認,決定去向姜妍道歉,但此時姜妍卻向羅昊提出了離婚。楊一凡找到王悅,弄清楚了公司稅務的事,並幫姜欣解決了問題。孫鴻款待姜欣和陳香之餘處處體現出了好色之心,姜欣巧言回避。姜欣要回公司了,陳香決定先留在威海,姜欣托孫鴻照顧陳香。

第13集

陳香留在了威海,姜欣走之前提醒她要有防人之心。姜妍提出離婚後,羅昊自殺,姜父因為羅昊的自殺也心髒病復發被送進醫院搶救。姜欣因此遷怒于羅昊。康復後的羅昊也覺得自己沒有臉去見姜父。姜父終于蘇醒,告訴姜欣讓她先回去休息,姜欣突然感到身體不適,經過檢查才知自己已經懷孕,病中的姜父隻希望姜妍和羅昊能繼續好好生活。因為楊一凡幫姜欣解決了稅務的問題而表揚了他,楊十分開心。不過姜欣用保持美麗的為由,再一次拒絕了楊要個孩子的要求。姜欣走後,孫鴻開始把目標轉移到陳香身上,大獻殷勤。姜欣去孔三店裏買東西,孔三打聽陳香的下落,言談間,孔三仍改不了以前對陳香的稱呼。在和嘎子喝酒時也透露出對阿秋的不滿和對陳香的思念。嘎子看孔三心情低落便帶他去夜總會玩,但是孔三卻一直喊著陳香的名字。

第14集

嘎子看孔三喝醉了而且心情不好,就給他叫了一個小姐陪陪,但是孔三一直隻是和小姐講陳香的傻和好,連小姐都感嘆丟了老婆的男人真是可憐。楊一凡得知姜欣懷孕,十分開心,在家和姜父偷偷研究孕婦的營養問題,而姜欣卻在和韋庄抱怨,說自己不想要這個孩子。羅昊跟蹤姜妍到了餐廳,再一次看到林男和姜妍開心地吃飯,一怒之下就和林男動起了手,不僅砸壞了餐廳還被帶到了公安局。姜妍對羅昊的行為感到不可容忍和不可原諒,也再一次提出了離婚。更重要的是她發現自己已經深深的愛上了林男。遠在威海的陳香此時也受到了很大的委屈,孫鴻不僅不給工錢,還想佔有她,結果被孫鴻的悍婦媳婦打上門來,被打的陳香失魂落魄,萎靡不振,想起了自己當初暴打阿秋的一幕,無助的陳香給姜欣打去了電話向她求援。

第15集

孔三整天把自己關在屋子裏,沒有了以前的樣子也不管自己的生意,阿秋開始抱怨,孔三覺得兩人不適合,隻有分手。阿蘭勸阿秋替自己好好考慮,離開孔三。阿樂對阿秋念念不忘,送了阿秋一條手鏈,阿秋推辭,覺得自己心裏隻有孔三。阿秋回到家中卻意外聽到孔三喊著陳香的名字,一瞬間她覺得什麽都已經過去了,自己走不進孔三的心,決定偷偷盤掉孔三的店然後帶著錢離開。姜欣接到電話後趕去了威海,決定幫陳香出出氣,于是姜欣借宴請孫鴻之際請來了楊一凡在威海的一些公安,稅務局的朋友,給孫鴻施加壓力,孫鴻敵不過姜欣,同意補償陳香五萬元。一身疲憊的陳香回到了家中,卻遇見了落魄回家的孔三,兩人相擁而泣。姜欣找到韋庄,仍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要這個孩子,處于矛盾之中 ……

第16集

吳半江約韋庄去茶樓小坐,對韋庄很殷情,其實吳的心底埋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與他再婚的香港富婆因不能生育,為繼承遺產,他們打起了樂樂的主意。韋庄和劉生實的感情越來越好,韋庄也對現在的生活感到很滿意。姜欣的懷孕使得楊一凡與姜父喜及而泣,但是姜欣的心底卻很不情願生下這個孩子。林男的出現,使得羅昊姜妍這對曾經相愛的小夫妻面臨著分裂的邊緣,姜妍為了爭取與林男一同出海的機會,果斷的決定提前休年假。吳半江來看樂樂,卻對劉生實百般刁難,使得劉生實很難堪,韋庄看在眼裏,其實心情非常復雜。羅昊收到姜妍的分手信,心情很低落。劉生實對韋庄無微無至的關心,讓韋庄很感動,並相約去聽音樂會。姜欣去醫院例行檢查,楊一凡偷偷的跟在後面。經過確診,得知自己得了乳腺癌。

第17集

姜欣做完全身檢查,心情很失落地走出辦公室,可是面對楊一凡的詢問,她氣急之下就沖著楊一凡說自己把孩子打掉了。楊回家之後,一聲不吭,姜父問他出什麽事。楊一激動就把姜欣打掉孩子的事情告訴了姜父,姜父突發心髒病。而正在此時,韋庄和劉生實聽完音樂會回家,發現樂樂不在,就著急的給吳半江電話,姜欣一個人坐在海邊,收到楊一凡關于父親病危的短訊息,使她的心更加感到震驚。父親在彌留之際,感到姜家對不起楊一凡,口中還直念叨著妍妍的名字。姜父去世了,姜欣夫婦在床邊哭喊著,姜欣一時也暈了過去。由于保姆的疏忽,樂樂在麥當勞餐廳走失,這讓吳半江很著急,這時,韋庄,劉生實與吳半江找了整整一個晚上,直到天亮了,才去報案。在派出所,民警把一個好心人送來的孩子帶出來,正是失蹤的樂樂,韋庄的心才踏實下來。三人把孩子送回家,吳半江由于對姜欣與劉生實去聽音樂會使孩子走失充滿怨恨,言語中充滿諷刺。吳半江在門口碰到了韋庄家的保姆,保姆心存悔恨和害怕,原來這一切都是吳半江的陰謀,用金錢來誘惑收買小保姆。來實現他的“奪子計畫”。在海邊的遊艇裏,林男與姜妍甜蜜的生活在一起。此時羅昊打電話給韋庄詢問姜妍的下落。林男勸姜妍回家看看父親,一下火車,就被羅昊接到了殯儀館,這讓姜妍很震驚。姜家兩姐妹相擁而泣。韋庄與劉生實帶著孩子回家,卻收到了法院的傳票,原因是吳半江索要孩子樂樂的撫養權。

第18集

楊一凡在房間裏自言自語被姜欣聽到,姜欣感動的躺在床上痛哭。第二天一大早,姜妍對姜欣打掉孩子的行為不可接受,姜欣對自己的行為做了一個使楊一凡無法理解的理由。楊一凡和姜妍對姜欣由于打掉孩子而把父親氣死感到非常生氣,楊一凡接受了姜欣的離婚要求。姜欣開車一路上回想起小時候的情景不禁熱淚盈眶。羅昊平靜的接受姜妍的離婚請求。父親去世,楊一凡的出走,姜妍的不理解這都讓姜欣感到無助。林男深夜未歸,讓姜妍傷心懷疑。吳半江為了爭奪樂樂撫養權,用盡各種手段使得韋庄在法庭上百口莫辯。

第19集

姜妍對林男不陪自己表示不滿,卻沒想到林男在外面還有個女人。在西餐廳,姜家兩姐妹互相傾訴自己對于生活的感受,談到離婚,姜欣尊重姜妍的決定。楊一凡在幫羅昊裝修新家時收到姜欣的離婚協定書,一個人默默地坐在路邊。韋庄為找到保姆出庭作證,深夜與劉生實驅車去保姆老家。因為姜妍的依賴使得林男感到厭煩,深夜由于出國歸來的女同學哮喘發作,林男把她送到醫院搶救,並在醫院陪了一晚,次日從醫院回來的林男與女同學一起在路邊談笑,卻被剛剛辦完離婚手續的姜妍看到,姜妍誤會上前責問,這讓林男十分難堪。突然間,他覺得天使失去了以前的光輝,他更愛的是自由。 

第20集

韋庄與吳半江關于兒子樂樂撫養權一案在審判當中,由于利益與金錢的驅使,保姆隱瞞了實情,使得韋庄失去了樂樂的撫養權。韋庄在法庭上以一個母親的身份,傾吐了自己做為一個離婚女人與兒子相依為命的境況,聲淚俱下,連法官也為之動容,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需要的是證據。回到家中,劉生實見到黯然神傷的韋庄,給她很大的鼓勵,兩顆心緊緊的貼在了一起。而姜妍找到了林男和女同學所住的酒店,從女同學口中得知,林男已經走了。回想起與林男從認識到現在的一幕一幕,在海邊失聲痛哭。出于對父親的悔恨與楊一凡的責任,姜欣對于肚中的孩子充滿了希望,決心生下孩子。但是這時韋庄收到姜欣的遺書,並打電話給楊一凡詢問,兩人從醫院得知姜欣身患絕症以及並沒有打掉孩子的事實。

第21集

楊一凡得知姜欣患病的真實情況後很悔恨,但韋庄建議去療養院找尋姜欣的下落。楊一同三姐妹到處找,終于在一家療養院找到了姜欣,但姜卻固執倔強的不想見他們。楊一凡想盡各種辦法,逗姜欣開心,讓她原諒自己,而姜欣則告訴他,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第二天忠厚卻不失機智的楊一凡真的讓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了。最後姜欣接納了楊,答應回家。樂樂跟吳半江和香港富婆後,很不習慣,經常遭到吳半江的罵聲,他很思念母親,趁他們倆不註意,離家出走。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吳半江和富婆很悔恨,動了惻隱之心,決定讓吳把樂樂還給韋庄。因為從法律上他們繼承遺產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第22集

大家慶祝樂樂終于回到了韋庄的身邊,這讓韋庄百感交集。經歷了婚姻的風風雨雨,談到婚姻問題,大家想起楊一凡的一句名言“經得起生活考驗的才是真正的愛情”,在醫院產房門口,楊焦急的等待著,“生了!而且是個兒子”楊一凡激動的喜極而泣。大夫說母子平安,這才讓他放心。得了癌症之後,讓姜欣懂得生命是多麽可貴。完成了人生重大使命後的姜欣,非常虛弱,接下來面臨的則是自己乳癌的治療,楊一凡鼓勵姜欣好好配合治病,這讓姜欣很感動。姜欣望著可愛的親生兒子,鼓起活下來的勇氣,她的人生感言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流下了眼淚,姜欣被推進了手術室,手術室門口大家都趕來為她鼓勁,最後姜欣手術成功,一家三口快樂的生活在一起。韋庄與劉生實感到很溫馨。孔三與陳香的酒店新開,恰逢一對新人風風光光的舉辦婚禮,婚禮的過程中,一連串令人意外又驚喜的事情發生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