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兒

雙兒

雙兒金庸武俠小說《鹿鼎記》中的人物,浙江湖州南潯人。重情重義,溫柔善良,善解人意,乖巧聰慧,體貼賢惠,清秀可人,靦腆羞澀,誠實不欺,胸無城府,忠肝義膽,天真純潔。每當韋小寶遇危難,雙兒總奮力相救。

  • 中文名稱
    雙兒
  • 外文名稱
    shuanger
  • 出生地
    中國清朝
  • 畢業院校
    庄家府邸
  • 出場作品
    鹿鼎記
  • 性    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清朝
  • 丈    夫
  • 結    局
    韋小寶一同歸隱
  • 主要成就
    舍身救夫
  • 職    業
    武俠小說人物
  • 門    派
  • 師    傅
  • 別    名
    好雙兒、雙雙
  • 性    格
    天真可愛、忠肝義膽、誠實不欺

人物簡介

​雙兒從小在湖州生活,由吳之榮告發、鰲拜操辦的《明史》一案,使她的父母和兩個哥哥均被害死。雙兒和庄家三少奶等眾家的一群女子在充軍寧古塔的路途中被何惕守(何鐵手)所救,並安頓在河北(直隸)的深山中,聚居在一座大屋(庄家大屋)。雙兒從何惕守那習得華山派武功。後來,雙兒因緣際會邂逅了生命中的歸宿韋小寶。庄三少阿麼為了感謝韋小寶擒殺仇人鰲拜將雙兒送給了他,從此,雙兒便跟著韋小寶東遊西闖,並屢次救了韋小寶,最後成為韋小寶最親厚、最不能割舍的妻子。雙兒漂亮溫柔,善解人意,對小寶從頭到尾忠心耿耿,更兼有一身出色武功,經常為小寶解決困難。小寶快樂,便是雙兒最大的快樂;小寶有難,雙兒一定與他共同承擔。小寶的七個老婆,除雙兒外,都是靠死纏爛打、嬉皮笑臉、連蒙帶騙搞到手的,都在不同程度上給小寶出過難題,讓小寶大傷腦筋。雙兒卻不這樣,一開始就全身心地投入。雙兒對小寶的感情,剛開始是以愛戴和感激為基礎的。小寶殺了鰲拜,是庄家的大恩人。雙兒崇拜小寶之餘,卻發現小寶是個這麽好玩,全無惡意機靈聰明的少年。一上來小寶一派少年心性,與雙兒調笑,嘴甜如蜜,不因為雙兒是個丫頭而擺姿態,拿架子,這也是小寶最讓雙兒有好感的地方。小寶信奉眾生平等,是真誠地把雙兒當作人來尊重,並不因雙兒是丫頭,影響雙兒在小寶七個老婆中的地位。雙兒對小寶沒鬧過意見,隻是發現小寶居然是朝中大官,才慌了心神,紅了眼睛。小寶連忙連哄帶騙,告訴雙兒自己是天地會青木堂香主,又將康熙和順治之間的關系說得悲慘感人,這才讓雙兒放下心。小寶又和雙兒調笑,唐僧肉豬八戒一番胡說一通,誓言“殺了我頭,也不放你走”,雙兒也發誓“殺了我頭,也不會走”,兩人情分由此完全確定。之後的賭場擋劍救相公(小寶)、柳江風雨夜、關外生死與共、通吃島久別重逢、同赴戰場攻打雅克薩的種種歷程,更使得兩人的感情一次又一次地升華,雙兒對相公的感情已然不是最初的愛戴感激之情,小寶對雙兒的感情已然不是單純的喜歡,而是真正的愛情,隻是他們自己不曾發覺罷了。“曾隨東西南北路,獨結冰霜雨雪緣”一句詮釋了兩人的感情歷程。

雙兒 雙兒

在金庸先生最新修訂的原著《鹿鼎記》第四十八回,韋小寶對雙兒道出了自己的真心話,雙兒也深深感受到了相公最心愛的女人是自己。

小寶的七個老婆中,無疑雙兒是最可愛的,而全書的女角中,也同樣是雙兒最讓人喜歡。

何琢言張紀中導演的電視劇《鹿鼎記》中飾演雙兒。

代表之花:空谷幽香,善解人意的解語花。

人物容貌

1、他嚇得氣不敢透,全身直抖,卻聽得一個少女的聲音笑道:“你為什麽閉著眼睛?”【聲音嬌柔動聽】。 

2、韋小寶左眼微睜一線,依稀見到【一張雪白的臉龐,眉彎嘴小,笑靨如花】。當即雙目都睜大些,但見眼前是張【清靜秀麗的】少女臉孔,大約十三四歲年紀,頭挽雙鬟,笑嘻嘻地望著自己。

雙兒

3、韋小寶道:“【像你這樣美貌的狐狸精,給你迷死了也不在乎】。”

4、韋小寶第一怕僵屍,第二怕鬼,至于狐狸精倒不怎麽怕,【眼見這少女和可親,比之方怡,沐劍屏,尚多了幾分令人親近之意,何況她說的是一口江南口音,比之方怡和沐劍屏的雲南話又好聽得多】,笑道:“姑娘,你叫什麽名字?”

5、 韋小寶又驚又喜,沒想到她說送自己一件禮物,竟然是一個人,適才服侍自己,熨衣結辮,省了不少力氣,如有【這樣一個美貌,又乖巧的小丫頭】伴在身邊,確是快活得很。

6、韋小寶又向雙兒看了一眼,見她【一雙點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熱切的神色,笑問:“雙兒你原不願意跟我去?”

7、雙兒雙手接過,道:“多謝相公。”掛在頸中,【珠上寶光流動,映得她一張俏臉更增麗色】。

8、雙兒買了衣衫回店,穿著起來,扮作一個【俊俏】的小書僮。

9、雙兒笑道:“你說我是豬八戒?”韋小寶道:“【你相貌像觀音菩薩】,不過做的是豬八戒的事。”

10、雙兒笑道:“救唐僧和尚,總是齊天大聖出主意,豬八戒隻是個跟屁蟲。”韋小寶笑道:“【豬八戒真有你這樣好看,唐僧也不出家做和尚了】。”

11、次晨韋小寶帶同雙兒、于八等一幹人下山。這番來五台山,見到了老皇爺,不負康熙所托,途中還得了【雙兒這樣一個美貌溫柔,武功高強的小丫頭】,心中甚是高興。

12、過不多時,便見兩乘馬迅速奔來,當先一匹馬上乘者【身形纖小】,正是雙兒。她不等勒定馬匹,叫道:“相公!”便從鞍上飛身而起,輕輕巧巧地落在船頭。在無根道人等大達人眼中,這手輕功也不算如何了不起,隻是見她年紀幼小,【姿勢又甚美觀】,都喝了聲彩。 

13、韋小寶細看她臉,見她【容色憔悴,瘦了許多,身子卻長高了些,更見婀娜清秀】,微笑道:“你為什麽瘦了?天天想著我,是不是?”

14、韋小寶笑道:“武要可厲害的人物多著呢。像我老婆。”說著向雙兒一指,道:“【你瞧她小巧玲瓏,嬌滴滴的模樣】,怎知他一身武功?”

15、那軍士道:“我……我……”【聲音甚為嬌嫩】。

16、韋小寶見她【一雙妙目】中微有紅絲,足見昨晚甚是勞瘁,心生憐惜,說道:“快睡罷,我抱你上床去。”

17、尋思:“師父要我分成數包,分別埋在不同的地方,說不定仍會給人盜了去。現下藏在我心裏,就算把我的心挖了去,也找不到這幅地圖啦。不過這顆心,自然是挖不得的。”一轉頭,見【火光照在雙兒臉上,紅撲撲的甚是嬌艷】,心下大贊:“我的小雙兒可美得緊哪。”

18、忽覺一雙柔軟的小手伸過來握住了他左掌,韋小寶身子一顫,轉頭去看,隻見一張秀麗的面龐上滿是笑容,眼中卻淚水不住流將下來,卻是雙兒。

19、韋小寶眼見【火光照射在她臉上,紅撲撲地嬌艷可愛】,笑道:“那麽咱們是不是大功告成了呢?”

人物解析

雙兒在鹿鼎記中第17回出場,雙兒出場時小寶第一眼看到的她是這樣的:“韋小寶左眼微睜一線,依稀見到一張雪白的臉龐,眉彎嘴小,笑靨如花。當即雙目都睜大些,但見眼前是張清靜秀麗的少女臉孔,大約十三四歲年紀,頭挽雙鬟,笑嘻嘻地望著自己。”雙兒從容貌上來說不是國色天香,隻是清秀文靜,很乖巧的樣子,她一直跟著庄家三少奶,做個小丫頭,自然是很會照顧人,很心細很溫柔體貼,這也讓小寶在認識她後覺得她很親切可親。在他們認識的時候,小寶就已經體會到了被人照顧的感覺,雙兒會註意到他衣服濕了找衣服給他換,會細心到他肚子餓了問他愛吃甜粽,還是鹹粽,雙兒會幫著他扣衣鈕,會替他梳頭發,編結辮子等等,後來庄家三少奶把雙兒送給了小寶,雙兒害羞臉紅地看著小寶,一雙點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熱切的神色,而之前小寶也曾和她開玩笑,說什麽“我是個小太監,你是小丫頭,咱倆都是服侍人的,倒是一對兒”之類的話,弄得雙兒臉泛紅暈。小寶機智聰明,常常喜歡說話逗女孩子,雙兒自然也不例外,他每次的調侃總會讓雙兒的小臉變得紅撲撲的,雙兒願意跟隨小寶照顧他。

雙兒 雙兒

雙兒乖巧聽話,有時候也會有疑慮,但是她還是會去做,因為她完全相信小寶。雙兒也是直率的,她的心情騙不了小寶,小寶看得出來她的疑慮,這個時候小寶都會及時用各種方法直接或者間接地解開她的疑慮。雙兒還是個武功達人,尤其擅長點穴,時常跟隨小寶身邊一身男裝打扮,每當小寶遇到危險,雙兒總會奮不顧身地保護小寶。小寶也最在乎雙兒,雙兒瘦了他會心疼,雙兒為自己受傷了他會難過,他們一起生活,一起共患難。小寶習慣雙兒在自己身邊,習慣雙兒的體貼照顧,在小寶的七個老婆之中,除了小郡主和雙兒,其他幾個都是讓小寶吃了些苦頭的,有的還騙過他,可是雙兒從來沒有,所以小寶最信任的也是雙兒。

原著動態

金庸先生在《鹿鼎記》原著最新版本——(世紀)新修版中,對《鹿鼎記》三聯版(第二版)進行了部分修改。其中,關乎雙兒的片段成為金庸修改鹿鼎記的重心。

雙兒

修改內容如下:

一、第十七回,雙兒出場年齡由“十四五歲”降為“十三四歲”。

[ 韋小寶左眼微睜一線,依稀見到一張雪白的臉龐,眉彎嘴小,笑靨如花。當即雙目都睜大些,但見眼前是張清靜秀麗的少女臉孔,大約十三四歲年紀,頭挽雙鬟,笑嘻嘻地望著自己。 ]

二、第十七回,金庸抨擊奴性之說,雙兒是好人家出身,非天生的丫頭。

[ 庄夫人道:“雙兒的父母,也是給鰲拜那廝害死的。她家裏沒人了,她雖給我們做丫頭,其實是好人家出身。”韋小寶道:“是,她斯文有禮,一見便知道。” ]

三、第十七回,金庸刪去了一大段韋小寶和雙兒遇喇嘛的內容。

四、第四十三回,將雙兒、阿珂二人在韋小寶心中的地位進行了第一次對比。[ 雙兒對自己情深義重,更是心頭第一等要緊人,比之阿珂尤為要緊,決不能讓她送了性命。 ]

雙兒

五、第四十七回,韋小寶向康熙提出要帶雙兒隨軍打仗。康熙要求韋小寶立建寧公主為“正妻”;韋小寶在此之前稱雙兒為“小妾”,很有先見之明,確保了雙兒的安全。

[ 韋小寶道:“奴才有個小妾,當年隨著同去莫斯科,精通羅剎鬼話,又會武功。想請皇上恩準,讓她隨軍辦事。”清朝規定,出師時軍中攜家帶眷,乃是大罪,因此須得先行陳請。

康熙點了點頭,道:“知道了。我的妹子建寧公主跟了你,你叫我做便宜大舅子,這件事也不來計較了。你須得立場大功,方能折過,否則咱們不能算完。我妹子是你正妻,可不能做小妾!”韋小寶磕頭道:“這個自然!”

韋小寶七個妻子,隻論年紀,不分大小,建寧公主是御妹之尊,總不能做妾,雖非韋小寶所最愛,卻順為正妻。 ]

六、第四十八回,金庸先生用“一千個中國公主也不及半個雙兒”來充分體現韋小寶對雙兒之愛,並且將雙兒、阿珂二人在韋小寶心中的地位進行了第二次對比。

雙兒

[ 雙兒微笑道:“相公盼望箱子裏又鑽出個羅剎公主,是不是?”韋小寶笑道:“你是中國公主,比羅剎公主好得多。”雙兒笑道:“可惜你的中國公主在北京,不在這裏。”韋小寶道:“在我心裏,一千個中國公主,也比不上我的半個雙兒。好雙兒,咱們今日算不算‘大功告成’?”雙兒嫣然一笑,雙頰暈紅。她雖和韋小寶做夫妻已久,聽得丈夫調笑,卻仍有羞澀之意。她也清楚知道,天下所有的女子,丈夫最心愛自己,即令阿珂也及不上。 ]

影視版本

對韋小寶忠心耿耿,溫順體貼,韋小寶與她相處最為輕松自在。其實她也是個“雪白臉龐,眉彎嘴小,笑靨如花”的俏丫頭。

雙兒扮演者出自影視版本合演者備註
李通明1977年香港佳藝電視《鹿鼎記》文雪兒、白彪
周秀蘭1984年香港無線電視《鹿鼎記》梁朝偉劉德華
貝心瑜1984年台灣中視《鹿鼎記》李小飛、周紹棟
袁潔瑩陳德容1992年香港永盛電影《鹿鼎記》周星馳邱淑貞該片將雙兒分割為一對孿生姐妹
陳少霞1998年香港無線電視《鹿鼎記》陳小春、馬浚偉
吳辰君2001年台灣華視《小寶與康熙張衛健譚耀文
何琢言2008年內地電視劇《鹿鼎記》黃曉明鍾漢良
周夢婭2011年網遊主題電影《夢回鹿鼎記胡歌吳奇隆
張檬2014年內地電視劇《鹿鼎記》韓凍、婁藝瀟

原著片段

片段一:初次相見

——《鹿鼎記》第十七回 法門猛叩無方便 疑網重開有譬如

他嚇得氣不敢透,全身直抖,卻聽得一個少女的聲音笑道:“你為什麽閉著眼睛?”聲音嬌柔動聽。韋小寶道:“你別嚇我。我……我可不敢瞧你。”

那女鬼笑道:“你怕我七孔流血,舌頭伸出,是不是?你倒瞧一眼呢。”韋小寶顫聲道:“我才不上你當,你披頭散發,七孔流血,有什麽……什麽好看?”那女鬼囉囉一笑,向他面上吹了口氣。

雙兒

這口氣吹上臉來,卻微有暖氣,帶著一點淡淡幽香。韋小寶左眼微睜一線,依稀見到一張雪白的臉龐,眉彎嘴小,笑靨如花。當即雙目都睜大些,但見眼前是張清靜秀麗的少女臉孔,大約十三四歲年紀,頭挽雙鬟,笑嘻嘻地望著自己。韋小寶心中大定,問道:“你真的不是鬼?”那少女微笑道:“我自然是鬼,是吊死鬼!”

韋小寶心中打了個突,驚疑不定。那少女笑道:“你殺惡人時這麽大膽,怎地見到了吊死鬼,卻又這麽膽小?”韋小寶吁了口氣,道:“我不怕人,隻怕鬼!”

那少女又囉囉一笑,問道:“你給人點中了什麽穴道?”韋小寶道:“我知道就好啦!”那少女在他肩膀後推拿了幾下,又在他背上輕輕拍打三掌,韋小寶雙手登時能動。他提起手臂,揮了兩下,笑道:“你會解穴,那可妙得很。你不是吊死鬼,是解穴鬼!”

雙兒

那少女道:“我學會不久,今天才第一次在你身上試的。”又在他腋下、腰間推拿了幾下,韋小寶跳起身來,笑道:“不行,不行,我怕癢。”就是這樣,他雙腿被封的穴道也已解了。他見這小女鬼神情可愛,忽然膽大起來,伸出雙手,笑道:“你呵我癢,我得呵還你。”說著走前一步。

那少女伸出舌頭,扮個鬼臉。但這鬼臉隻見其可愛,殊無半點可怖之意。韋小寶伸手去捏她舌頭。那少女轉頭避開,格格嬌笑,道:“你不怕吊死鬼了麽?”韋小寶道:“你有影子,又有熱氣,是人,不是鬼。”那少女又目一睜,正色道:“我是僵屍,不是鬼!”

韋小寶一怔,燈火下見她臉色又紅又白,笑道:“僵屍的腳不會彎的,也不會說話。”那少女又笑起來,道:“那我一定是狐狸精了。”韋小寶笑道:“我不怕狐狸精。”心中有些犯疑:“莫非她真是狐狸精?”轉到她身後瞧了瞧。那少女笑道:“我是千年狐狸精,道行很深,沒尾巴的。”韋小寶道:“像你這樣美貌的狐狸精,給你迷死了也挺好。”那少女臉上微微一紅,伸手指刮臉羞他,說道:“也不怕羞,剛才還怕鬼怕得什麽似的,這會兒卻來說便宜話了。”

韋小寶第一怕僵屍,第二怕鬼,至于狐狸精倒不怎麽怕。眼見這少女和藹可親,說的又是一口江南口音,和自己的家鄉話相差不遠,比之方怡、沐劍屏,尚多了幾分令人親近之意,笑道:“姑娘,你叫什麽名字?”那少女道:“我叫雙兒,一雙的雙。”韋小寶笑道:“那很好啊,就不知是一雙香鞋,還是一雙臭襪。”

雙兒

雙兒笑道:“臭襪也好,香鞋也好,由你說吧。桂相公,你身上濕淋淋的,一定很不舒服,請到那邊去換幹衣服。就隻一件事為難,你可別見怪。”韋小寶道:“什麽事為難?”雙兒道:“我們這裏沒男人衣服。”韋小寶心中打一個突,登時臉上變色,心想:“這屋中都是女鬼。”

雙兒提起燈籠,道:“請這邊來。”韋小寶遲疑不定。雙兒已走到門口,回頭等他,微笑道:“穿女人衣服,你怕不吉利,是不是?這樣吧,你睡在床上,我趕著燙幹你衣服。”

韋小寶見她神色間溫柔體貼,難以拒絕,隻得跟著她走出房門,問道:“我那些同伴們呢,都到哪裏去了?”

雙兒落後兩步,和他並肩而行,低聲道:“三少奶吩咐了,什麽都不能對你多說,待會你用過點心後,三少奶自己會跟你說的。”

韋小寶早已餓得厲害,聽得有點心可吃,登時精神大振。

片段二:舍身救夫

——《鹿鼎記》第三十三回 誰無痼疾難相笑 各有風流兩不如

阿珂一怔之間,鄭克塽道:“刺他眼睛!”阿珂道:“對!”提劍又即刺去。

屋角中突然躥出一人,撲在韋小寶身上,這一劍刺中那人肩頭。那人抱住了韋小寶一個打滾,縮在屋角,隨手抽出韋小寶身邊匕首,拿在手中。這人穿的也是驍騎營軍士的服色,身手敏捷,身材矮小,臉上都是泥污,瞧不清面貌。

眾人見他甘願為韋小寶擋了一劍,均想:“這人倒挺忠心。”

馮錫範抽出長劍,慢慢走過去,突然長劍一抖,散成數十朵劍花。忽聽得叮的一聲響,馮錫範手中長劍斷成兩截,那驍騎營軍士的肩頭血流如註。原來他以韋小寶的匕首削斷了對方手中長劍,若不是匕首鋒利無倫,隻怕此時已送了性命。再加上先前阿珂那一劍,他肩頭連受兩處劍傷。馮錫範臉色鐵青,哼了一聲,將斷劍擲下,一時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另行取劍,再施攻擊。

韋小寶叫道:“哈哈,一劍無血馮錫範,你手中的劍隻剩下半截,又把我手下小兵刺出了這許多血,你的外號可得改一改啦,該叫做‘半劍有血’馮錫範。”

那驍騎營軍士左手按住肩頭傷口,右手在韋小寶胸口和後心穴道上一陣推拿,解開了他遭封的穴道。…………

(馮錫範)向那軍士瞪眼道:“你叫什麽名字?今日暫且不取你性命,下次撞在我手裏,叫你死得慘不堪言。”

那軍士道:“我……我……”聲音甚為嬌嫩。

韋小寶又驚又喜,叫道:“啊,你是雙兒。我的寶貝好雙兒!”

片段三:望眼欲穿

——《鹿鼎記》第三十四回 一紙興亡看覆鹿 千年灰劫付冥鴻

隻見一人飛奔過來,叫道:“相公,你……你回來了。”正是雙兒。她全身濕淋淋的,臉上滿是喜色。韋小寶問:“你怎麽在這裏?”雙兒道:“昨晚大風大雨,你坐了船出去,我好生放心不下,隻盼相公早些平安回來。”韋小寶奇道:“你一直等在這裏?”

雙兒道:“是。我……我……隻擔心……”韋小寶笑道:“擔心我坐的船沉了?”雙兒低聲道:“我知道你福氣大,船是一定不會沉的,不過……不過……”

碼頭旁一個船夫笑道:“這位小總爺,昨晚半夜三更裏風雨最大的時候,要僱我們的船出江,說是要尋人,先說給五十兩銀子,沒人肯去,他又加到一百兩。張老三貪錢,答允了,可是剛要開船,豁喇一聲,大風吹斷了桅桿。這麽一來,可誰也不敢去了。他急得隻大哭。”

韋小寶心下感動,握住雙兒的手,說道:“雙兒,你對我真好。”雙兒漲紅了臉,低下頭去。

片段四:愛情見證

——《鹿鼎記》第四十八回 都護玉門關不設 將軍銅柱界重標

雙兒

當晚韋小寶和雙兒在總督府的臥房中就寢,爐火生得甚旺,狐被貂褥,一室皆春。

這是他的舊遊之地,掀開床邊大木箱的蓋子一看,箱中放的都是軍服和槍械。雙兒微笑道:“相公盼望箱子裏又鑽出個羅剎公主來,是不是?”韋小寶笑道:“你是中國公主,比羅剎公主好得多。”雙兒笑道:“可惜你的中國公主在北京,不在這裏。”韋小寶道:“在我心裏,一千個中國公主,也比不上我的半個雙兒。好雙兒,咱們今日算不算‘大功告成’?”雙兒嫣然一笑,雙頰暈紅。她雖和韋小寶做夫妻已久,聽得丈夫調笑,卻仍有羞澀之意。她也清楚知道,天下所有的女子,丈夫最心愛自己,即令阿珂也及不上。

韋小寶摟住了她腰,兩人並坐床沿。韋小寶道:“你拼湊地圖,花了不少心血,咱們終于拿到了鹿鼎山,皇上封我為鹿鼎公,這座城池,多半是讓我管了。這山底下藏得有無數金珠寶貝,咱們慢慢掘了出來,我韋小寶可得改名,叫做‘韋多寶’。”

雙兒道:“相公已有了許多金子銀子,幾輩子也使不完啦,珠寶再多,也是無用。我瞧還是做韋小寶的好。”

韋小寶在她臉上輕輕一吻,說道:“對,對!這些日來,我一直拿不定主意,要是掘寶吧,隻怕挖斷滿洲龍脈,害死了皇帝。不掘寶吧,又覺可惜。這麽著,咱們暫且不掘這寶藏,等到皇上御駕升天,咱們又窮得要餓飯了,那時候再掘不遲。”

誤區剖析

現在的社會,有一種病態,喜歡拿人說閒話,還有一種病態,喜歡人雲亦雲。人總是有各種各樣的,這倒也符合自然規律。一個人,不論多麽優秀,若要挑毛病,總是有辦法的,且不管辦法是否得當,理由是否充分,認知是否公允。

誤區一:雙兒奴性重

何為奴性?奴性應當是被動的、消極的、無原則的。雙兒跟了韋小寶,是自願的,也是向往的。因故一次次和韋小寶分開,她為著能在他身邊隨著他奔波大江南北,她是熱切的。得知韋小寶做清廷大官,她悲憤傷心,羅剎人蠻橫霸道,她不讓須眉,在大節上她又極有原則性。有一些人混淆概念,他們還不能釐清雙兒內在的溫柔、體貼、靦腆、純真等要素與奴性要素的區別。他們口中說著奴性,卻又講不清道理。說得最多的,也就是雙兒為什麽能夠接受和其他六個女子一同嫁給韋小寶。關于這點,我們要說的是,同樣是嫁給韋小寶,攻擊雙兒的人們何不以同樣理由來闡述其他六個女子呢?針對性之強可見一斑。這裏要強調,鹿鼎記的時代背景是清代康熙年間,不是二十一世紀。在舊時代,一個男子娶妻納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全社會的人都習以為常;而一夫一妻製的推行,是適應現代文明,有效保障婦女權益和婚姻家庭穩定的手段。這是個社會體製問題,不是個人的貭素品質問題,在當時也基本不可能有一夫一妻的認知。雙兒對韋小寶一心一意,韋小寶把她視為心中最重,遠遠勝過一個個缺乏樸實的愛情、不和睦的家庭。各位如果身處那個時代,是否能比雙兒做得更好?

誤區二:雙兒並不真愛相公

幾千對情人,就有幾千份愛。愛情有深有淺,有的熱烈,有的輕柔,方式也各不相同。

雙兒

可以肯定,雙兒對韋小寶的愛意至純至真。提出“雙兒不愛韋小寶”觀點的人,主要認為雙兒隻是對他盡心服侍、忠心。忠心不假,雙兒本就重情重義,十分老實,但忠心隻不過是她品格的一方面。雙兒剛和韋小寶見面時,就對他很有好感,凝望著他的是熱切的眼神。後來韋小寶樸實的魅力讓雙兒對他進一步敞開心扉,苦候少室山下半年有餘,讓她從此有了牽掛的人。曾隨東西南北路,獨結冰霜雨雪緣,大江南北,伴君左右,不離不棄。柳江風雨,牽腸掛肚,危難重重,攜手共度。真是個傻丫頭,痴丫頭,總是掩飾對相公那份真摯的愛,但你的相公已全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了。

誤區三:雙兒無才無主見

未知說這句話的人,是否能大聲說“我真的看過《鹿鼎記》”?雙兒曾傷心韋小寶做清廷大官,愛憎分明。

雙兒

雙兒的武功獲得胖頭陀、行顛等人的贊賞,比很多人要高強得多。

雙兒年紀小且不諳世事,卻能獨自闖蕩大江南北,暗中追隨和保護韋小寶。

雙兒能獨力拼湊數千片碎羊皮,設法找出鹿鼎山。

雙兒十分機警,能抓住時機救援韋小寶。

雙兒射殺風際中,應變能力毫不遜色。

羅剎人高傲囂張,被雙兒狠狠地教訓了,“羅剎人,沒用。中國女人,也勝了你。”

……

還想要什麽樣的才、怎麽樣的主見呢,特立獨行、我行我素是否就是主見呢?

誤區四:雙兒沒個性

個性是什麽,就是這個人獨有的性格。雙兒是有個性的,溫柔善良就是她的個性,忠誠專一就是她的個性,羞澀含蓄就是她的個性。而且這種個性有幾人擁有?!一些人一提到個性就覺得要張揚奔放,處處獨行其事,凡事與眾不同。那樣不是個性,也不是沒奴性,那是逆反心理,該去青少年心理輔導中心了。

知恩圖報也是雙兒的個性之一,雙兒對庄家和韋小寶的態度很大程度就是由于她的感恩。雙兒父母被鰲拜所害,為庄家收養,韋小寶又幫庄家報了大仇,感恩之心合情合理。

對親人柔情似水,對仇人敢怒敢恨,也是她的個性。對親人柔情,不必細說了。對仇人呢,那是時刻把仇恨記在心上的。吳之榮,雙兒僅在很小時見過一次,便能在十幾年後一眼認出來,而且不管韋小寶顯得多為難,她都決心要報仇。對與她僅有一面之緣的義兄吳六奇被害一事,雙兒對凶手也是怒目相向。

雙兒在大節上是很有原則的,韋小寶能指揮雙兒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大節上從未有損,即使去救行痴(順治)時也得把其說得極為可憐,激起雙兒的同情心。因為雙兒是個很有民族感情的人。書中至少有兩處提到雙兒的民族正義感:第一,反對滿清朝廷。雙兒絕不喜韋小寶當滿清的大官,書中第18回誤會韋小寶在朝廷做大官而大哭,直到韋小寶說他是在天地會反抗清廷的,雙兒才罷休。你說雙兒隻會哭,像雙兒這樣一個溫柔的人,你還能要求她怎麽對待她的心上人呢?對付親人,女人最好的武器就是眼淚。第二,敢對抗羅剎士兵。批駁雙兒的那些自稱“女權主義”者們,當俄羅斯大力士挑釁中國人的時候,誰能像雙兒那樣跳出來說一聲:“羅剎人,沒用。中國女人,也勝了你。” ?

忠誠專一和奉獻精神也是雙兒的個性體現。雙兒身處在各種集體:在庄家遺孀群體中,她感激對這個群體有恩的人。在韋小寶的小群體中,她為韋小寶奉獻自己的一切。當處在漢族這個大集體中,她敢于反抗滿清。在中華民族這個集體中,她敢于反對俄羅斯的侵略。

但現在,有人卻過度強調了個體意識,認為凡事都要突出自我,為自己著想,才叫沒奴性。為情付出、無私奉獻就是奴性?自我主義就是解放個性?那樣的話,你自己的奴性或許看不見,你把別人都奴役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