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修

雙修

戲樂嚴經:"有修行菩薩。以善巧方便隨意戲樂受諸五欲。以歡樂乘故。而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中文名稱
    雙修
  • 外文名稱
    Mind and Body
  • 解釋
    一男一女在一起修行
  • 屬性
    一種修行方式
  • 宗旨
    男女栽接術修煉

雙修是正法

漢地大藏經中的雙修儀軌

雙修法門唐卡雙修法門唐卡

雙修法門唐卡(7張)

善無畏尊者所譯之《大聖歡喜雙身大自在天毗那夜迦王歸依念誦供養法》中就講道:"大聖自在天,是摩酰首羅大自在天王,烏摩女為婦,所生有三千子,其左千五百,毗那夜迦王為第一,行諸惡事,領十萬七千諸毗那夜迦類;右千五百扇那夜迦持善天為第一,修一切善利,領十七萬八千諸福伎善持眾。此扇那夜迦王,則觀音之化身也,為調和彼毗那夜迦王惡行,同生一類成兄弟。夫婦示現相抱同體之形,其本因緣具在大明咒賊經,今為諸行者,略說壇法念誦供養等次第。若不知此法之者,于餘尊法難得成就,復多障礙,故先可修此道。若有善士善女等,欲供養此天求福利者,取香木樹造其形像,夫婦令相抱立之,身長五寸象頭人身,身著天衣及腰裳……"

又如《大聖歡喜雙身毗那夜迦天形像品儀軌》雲:"我今于含光口傳,製此秘密儀軌。其雙身天王形像,夫婦二天令相抱立,其長七寸或五寸作之,二天俱象頭人身,但男天面系女天右肩,而令現女天背。亦女天面系男天右肩,而令視男天背,足踵皆俱露現,手足柔軟猶如壯肥端正女人。男天頭無華鬘,肩系赤色袈裟。女天頭有華鬘,而不著袈裟。手足有瓔珞環,亦用其兩足蹈男天足端,此二天俱白肉色著赤色裙,各以二手互抱腰上,其右手覆左手背,二天右手中指端,令至左手中指中節背上。此相抱像表六處之愛,六處之愛者:一者以鼻各觸愛背;二者以臆合愛;三者以手抱愛腰;四者以腹合愛;五者以二足蹈愛;六者著赤色裙,是偏表敬愛故。有行者造供六愛敬像,此人必得國王大臣後妃婇女及以一切諸人敬愛,發勇猛信心,莫生一念疑滯,往往證驗甚以多多。"

不空三藏所譯之《金剛頂一切如來真實攝大乘現證大教王經》雲:"從一切如來心,才出已,即彼婆伽梵持金剛,為一切如來花器仗。出已,入世尊毗盧遮那佛心,聚為一體,生大金剛箭形,住佛掌中,從彼金剛箭形,出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身,作一切如來隨染等,作一切佛神通遊戲極殺故,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聚為一體,生摩羅大菩薩身,住世尊毗盧遮那佛心,說此嗢陀南奇哉自性凈,隨染欲自然,離欲清凈故,以染而調伏。"

"從一切如來心,才出已,即彼婆伽梵持金剛,為眾多大牙器仗。出已,入世尊毗盧遮那佛心,聚為一體,生金剛牙形,住佛掌中,從彼金剛牙形,出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身,作一切降伏暴怒等,為一切佛神通遊戲,一切魔善摧伏故,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聚為一體,生摧一切魔大菩薩身,住世尊毗盧遮那佛心,說此嗢陀南奇哉大方便,諸佛之慈愍,由有形寂靜,示作暴怒形。

時彼摧一切魔大菩薩身,從世尊心下,依一切如來左月輪而住,復請教令,時世尊入一切如來極怒金剛三摩地,一切如來調伏難調,盡無餘有情界施無畏,受一切安樂悅意故,乃至得一切如來大方便智神境通最勝悉地果故,則彼金剛牙器仗,授與彼摧一切魔大菩薩雙手,則一切如來以金剛名,號金剛暴怒。金剛暴怒灌頂時,彼金剛暴怒菩薩摩訶薩,以彼金剛牙器仗,安自口中,恐怖一切如來,說此嗢陀南此是一切佛,調伏諸難調,金剛牙器仗,方便愍慈者。

從一切如來心,才出已,出金剛印,從彼金剛印門,則彼婆伽梵持金剛,為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身,復聚為一體,為金剛嬉戲大天女。如金剛薩埵,一切身性種種形色威儀一切庄嚴具,攝一切如來族金剛薩埵女,依世尊不動如來曼荼羅左邊月輪而住,說此嗢陀南奇哉無有比,諸佛中供養,由貪染供養,能轉諸供養。"

一行禪師所造之《大毗盧遮那成佛經疏》雲:"次于明王左邊,畫明妃耶輸陀羅……以得大勢明王,主安立一切眾生菩提種子,而此明妃,主含藏出生此中種種功德,故其被服摽幟,皆與此義相應也……次于觀自在菩薩下,置何耶揭唎婆,譯雲馬頭,其身非黃非赤,如日初出之色,以白蓮花為瓔珞等,庄嚴其身,光焰猛威赫奕如鬘,指甲長利雙牙上出,首發如師子項毛,作極吼怒之狀,此是蓮花部忿怒持明王也。猶如轉輪王寶馬巡履四洲,于一切時一切處去心不息,諸菩薩大精進力,亦復如是。所以得如是威猛之勢,于生死重障中不顧身命,多所摧伏者,正為白凈大悲心故,故用白蓮瓔珞而自嚴身也。"

"今欲說此明妃故,先歸敬一切如來如是功德也……即是證此大空名為般若佛母,正是明妃之義,于此虛空藏中含養真因種子,即是大護義也。"

《首楞嚴三昧經》中菩薩和魔女之雙修

1.至少在唐末,《大佛頂首楞嚴經》未進來之前,《首楞嚴三昧經》就是直稱《首楞嚴經》

2.而且《大般涅盤經》、《大智度論》所稱的《首楞嚴經》,就是《首楞嚴三昧經》

3.而且曾經有八、九個翻譯版本,到現在僅剩下鳩摩羅什大師的版本了。

經文:"時魔界行不污菩薩。以神通力放大光明。現凈妙身照于魔宮。魔自見身無有威光猶如墨聚。時魔眾中二百天女深著淫欲。見此菩薩身色端正起染愛心。各作是言。是人若能與我從事。我等皆當隨順其教。時此菩薩知諸天女宿緣應度即時化作二百天子。色貌端嚴如身無異。又作二百寶交露台勝魔宮觀。是諸天女皆自見身在此寶台。各各自謂。與此菩薩共相娛樂。所願得滿淫欲意息。皆生深心愛敬菩薩。菩薩即時隨其所應而為說法。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左道密教起源

今根據聖嚴大法師所著作之,《印度佛教史》說明左道密教

所謂左道密教,是對以《大日經》為主的純密或右道密教而言。 大日如來既現天人(在家)相,受大日如來之教令現忿怒身以降伏惡魔的諸尊明王,當然也是在家相。天人有天後天女,密教的明王即有明妃,或稱明王為勇父,明妃為佛母(Bhagavatī),又有譯作空行母。根據密教的解釋:「明者光明義;即象智慧,所謂忿怒身,以智慧力摧破煩惱業障之主,故雲明王。」(《真偽雜記》卷一三)又說:「明是大慧光明義」;「妃是三昧義,所謂大悲胎藏三昧也。」(《大日經疏》卷九)

可見,明王明妃,本為悲智和合的表征,與所謂「以方便(悲)為父,以般若(智)為母」之理正合。但在修法之時的曼荼羅中,遂將各部部主給以配偶之女尊,稱為明妃,並且比照欲界天人的欲事而行:事部則彼此相視而悅,行部相握手,瑜伽部相擁抱,無上瑜伽部則兩身相交。此在《諸部要目》中說:「佛部,無能勝菩薩以為明妃;蓮華部,多羅菩薩以為明妃;金剛部,孫那利菩薩以為明妃。」為了表征悲智相應,部主均有女尊為偶,修法者付之實際,便是行的男女雙身的大樂。後來,遂以金剛上師為父,以上師之偶及一切修密法的女性為空行母,竟至將上師修雙身法而遺的男精女血為甘露、為菩提心。佛教本以淫欲為障道法,密教的最上乘卻以淫行為修道法。由中國而傳到日本的密教,僅及於金剛界及胎藏界的純密,未見到最後的無上瑜伽之行法,所以日本學者稱它為左 道密教。

正由于兩身相交的行法之開演,接著就出現了多種象征的名詞。以男子生殖器稱為金剛杵,以女子生殖器稱為蓮華;以性交稱為入定,以所出之男精女血稱為赤白二菩提心;以將要出精而又使之持久不出時所生之樂為大樂、妙樂。對於男性的修持者而言,女性的生殖器實在就是一個修持無上瑜伽法門的道場;藉此道場的修持,可得悉地;因此,便稱女子的陰道為「婆伽曼陀羅」(Bhagavatī-Mandala)。「婆伽婆」是「有德」或「總攝眾德」之義,密教則以「婆伽婆底」秘稱女性。所以,婆伽曼陀羅,可以解作修佛母觀的密壇。現在西藏的黃教喇嘛,他們戒律清凈,不近女性,但到修學無上瑜伽的時候,仍以作觀代替實際。初傳密教至西藏的蓮華生(Padmasambhava 西元八世紀人),他與寂護之結婚,乃是無上瑜伽的實際派,也即是紅教喇嘛的先驅。

但是,切勿以為此等修法即是縱欲,或是淫猥。其末流之輩,自不免借修法之名而享淫樂之實;初期的此派學者,卻不是荒唐的淫亂之徒,他們既視此為最高的神聖,且亦有種種的儀軌限製。

不過,此法原非出于佛教,並由于此法之實行而傷害了佛教的慧命。

大樂思想的源流

此一思想的根源,它是來自印度教的性力派(Shakta),或者音譯為鑠乞多派。根據日本崎正治的介紹,印度教的濕婆派之分支,由對於濕婆神之威力崇拜而引出生殖力崇拜及女神崇拜。濕婆的威力之中,有男女的生殖之力,生殖則由其妻擔任,故而生起崇拜濕婆之妻的一派,這便是女神的性力崇拜。對於濕婆崇拜的右道派而言,於此女神的性力崇拜,便稱為左道派。

但此女神有惡與善兩方面的性格,她的威力使用於破壞之時,即是死之女神,稱為卡利(Kālī),她的形貌是散發、張囗、執劍、殺人,以血潤其喉,用骨 環其頸。她的另一個名字叫杜爾嘉(Durgā),原系頻陀耶(又譯頻耶)山的處女神,從史詩時代之後,始成為濕婆的妻,她的形貌是全身金色、騎虎、十手執兵器、殺惡魔。

此一女神的性格實在是很難捉摸,所以她的名字也極多,約有一千個,例如又有愛欲女神迦彌息芙利(Kāmeshvarī),清凈女神維摩拉(Vimalā),大智女神摩訶般若(Mahāvidyā),生育女神與大母神摩訶摩底(Mahāmatī),戀愛肉欲女神那逸迦(Nāyikā),行法修驗的女神瑜伽(Yoginī)。總之,宇宙的任一部分,不論破壞與溫和,均為此一女神的屬性。萬物均由女神的性力而生,故此引起以肉欲的放逸為崇拜女神的極致。

此派既以恣意的肉欲為事奉女神及崇拜女神的方法,所以在他們集會崇拜之際,即以一個裸體女子為崇拜的本尊而圍繞,先飲酒(Madya),再食肉(Māmsa)、食魚(Matsya)、期待性交(Maithuna),最後即以男女亂雜之歡樂(Mudra)為終結,合稱五摩字真言。他們將此集會密稱為聖輪(Gri-cakra)。最後的性交,乃是最秘密最緊要最神聖的儀式。

以此而被攝入密教的無上瑜伽,便配上了「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的觀念,就用明妃來相應,以佛母來相應,以性交為修行了。

又因女神崇拜性力派的經典,稱為怛特羅(Tantra),其數甚多,大抵是濕婆與他的妻的對話,其成立的年代雖不明確,唯其最古部分似從第七世紀開始。故到密教的典籍,也以怛特羅為名了(見《印度宗教史》二六二至二六六頁)。若以怛特羅為因相、性相、果相三相相續成就的教說,乃為西藏密教的解釋。(見龍山章真《印度佛教史》二四三及二四四頁)

淫欲非障礙法

《大智度論》卷第六·釋初品中十喻:聲聞、菩薩教化度人,亦復如是:苦行頭陀,初、中、後夜,勤心坐禪,觀苦而得道,聲聞教也;觀諸法相,無縛無解,心得清凈,菩薩教也。

如文殊師利本緣:文殊師利白佛:"大德,昔我先世過無量阿僧隻劫,爾時有佛名師子音王,佛及眾生壽十萬億那由他歲,佛以三乘而度眾生。國名千光明,其國中諸樹皆七寶成,樹出無量清凈法音,空、無相、無作、不生不滅、無所有之音,眾生聞之,心解得道。時師子音王佛初會說法,九十九億人得阿羅漢道,菩薩眾亦復如是。是諸菩薩,一切皆得無生法忍,入種種法門,見無量諸佛恭敬供養,能度無量無數眾生,得無量陀羅尼門,能得無量種種三昧。初發心新入道門菩薩,不可稱數。是佛土無量庄嚴,說不可盡。

"時佛教化已訖,入無餘涅盤;法住六萬歲,諸樹法音亦不復出。爾時,有二菩薩比丘:一名喜根,二名勝意。是喜根法師,容儀質直,不舍世法,亦不分別善惡。喜根弟子聰明樂法,好聞深義;其師不贊少欲知足,不贊戒行頭陀,但說諸法實相清凈,語諸弟子:'一切諸法淫欲相、瞋恚相、愚痴相,此諸法相即是諸法實相,無所掛礙。'以是方便,教諸弟子入一相智。時諸弟子于諸人中無瞋無悔,心不悔故得生忍,得生忍故得法忍,于實法中不動如山。

"勝意法師持戒清凈,行十二頭陀,得四禪、四無色定。勝意諸弟子鈍根多求,為分別是凈是不凈,心即動轉。勝意異時入聚落中,至喜根弟子家,于坐處坐,贊說持戒、少欲、知足,行頭陀行,閒處禪寂;訾毀喜根言:'是人說法教人入邪見中,是說淫欲、瞋恚、愚痴,無所掛礙相,是雜行人,非純清凈。'是弟子利根得法忍,問勝意言:'大德,是淫欲法,名何等相?'答言:'淫欲是煩惱相。'問言:'是淫欲煩惱,在內耶?在外耶?'答言:'是淫欲煩惱不在內,不在外。若在內,不應待外因緣生;若在外,于我無事,不應惱我。'居士言:'若淫欲煩惱非內、非外,非東西南北、四維、上、下來,遍求實相不可得,是法即不生不滅;若無生滅,空無所有,雲何能作煩惱?'勝意聞是語已,其心不悅,不能加答,從座而起,說如是言:'喜根多誑眾人,著邪道中。'是勝意菩薩未學音聲陀羅尼,聞佛說便歡喜,聞外道語便瞋恚;聞三不善則不歡悅,聞三善則大歡喜;聞說生死則憂,聞涅盤則喜。從居士家至林樹間,入精舍中,語諸比丘:'當知喜根菩薩虛誑,多令人入惡邪中。何以故?其言淫、恚、痴相及一切諸法,皆無礙相。'

"是時,喜根作是念:'此人大瞋,為惡業所覆,當墮大罪!我今當為說甚深法,雖今無所得,為作後世佛道因緣。'是時喜根集僧,一心說偈:

"'淫欲即是道,恚痴亦如是;如此三事中,無量諸佛道。

若有人分別,淫怒痴及道,是人去佛遠,譬如天與地。

道及淫怒痴,是一法平等;若人聞怖畏,去佛道甚遠。

淫法不生滅,不能令心惱,若人計吾我,淫將入惡道。

見有無法異,是不離有無;若知有無等,超勝成佛道。'

"說如是等七十餘偈時,三萬諸天子得無生法忍,萬八千聲聞人不著一切法故皆得解脫。

"是時,勝意菩薩身即陷入地獄,受無量千萬億歲苦;出生人中,七十四萬世常被誹謗,無量劫中不聞佛名。是罪漸薄,得聞佛法,出家為道而復舍戒,如是六萬二千世常舍戒;無量世中作沙門,雖不舍戒,諸根暗鈍。

"是喜根菩薩于今東方過十萬億佛土作佛,其土號寶嚴,佛號光逾日明王。爾時,勝意比丘,我身是也。我觀爾時受是無量苦。"

文殊師利復白佛:"若有人求三乘道,不欲受諸苦者,不應破諸法相而懷瞋恚。"

佛問文殊師利:"汝聞諸偈,得何等利?"

答言:"我聞此偈,得畢眾苦,世世得利根智慧,能解深法,巧說深義,于諸菩薩中最為第一。"

如是等,名巧說諸法相,是名如實巧度。

宗鏡錄(卷93)中,為了說明"不信宗鏡,無有是處"之理,也全文引述了《諸法無行經》喜根比丘和勝意比丘的公案,緊接著評述道:"故知若不信宗鏡中所說實相之理,則如勝意比丘,沒魂受裂地之大苦。若有信如是說,則如文殊師利,智慧演深法之妙辯。信毀交報,因果無差。普勸後賢,應深信受。"

佛教之雙修法

經依據悉能應現同其事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36〈26 十地品〉開示:

佛子!此菩薩摩訶薩為利益眾生故,世間技藝靡不該習。所謂:文字、算數、圖書、印璽;地、水、火、風,種種諸論,鹹所通達;又善方葯,療治諸病--顛狂、幹消、鬼魅、蠱毒,悉能除斷;文筆、贊詠、歌舞、妓樂、戲笑、談說,悉善其事;國城、村邑、宮宅、園苑、泉流、陂池、草樹、花葯,凡所布列,鹹得其宜;金銀、摩尼、真珠、瑠璃、螺貝、璧玉、珊瑚等藏,悉知其處,出以示人;日月星宿、鳥鳴地震、夜夢吉凶,身相休咎,鹹善觀察,一無錯謬;持戒入禪,神通無量,四無色等及餘一切世間之事,但于眾生不為損惱,為利益故鹹悉開示,漸令安住無上佛法。

回族佛教評:這是對依佛教成就五地的菩薩而說的。無盡法門誓願學故。廣大普賢願故;這和佛不允許你依外道書一點也不矛盾。惟願佛子辨證分別。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401-600卷》卷476〈80 道土品〉:

"善現!于汝意雲何?頗有法諸菩薩摩訶薩所不應學?諸菩薩摩訶薩不學此法,能得無上正等菩提不?"

善現對曰:"不也!世尊!"

佛告善現:"如是!如是!定無有法諸菩薩摩訶薩所不應學,諸菩薩摩訶薩不學此法,必不能得所求無上正等菩提。所以者何?若菩薩摩訶薩不學一切法,定不能得一切智智。"

《大方廣佛華嚴經-賢首品》開示:

八萬四千諸法門,諸佛以此度眾生,彼亦如其差別法,隨世所宜而化度。眾生苦樂利衰等,一切世間所作法,悉能應現同其事,以此普度諸眾生。一切世間眾苦患,深廣無涯如大海,與彼同事悉能忍,令其利益得安樂。若有不識出離法,不求解脫離喧憒,菩薩為現舍國財,常樂出家心寂靜。家是貪愛系縛所,欲使眾生悉免離,故示出家得解脫,于諸欲樂無所受。菩薩示行十種行,亦行一切大人法,諸仙行等悉無餘,為欲利益眾生故。若有眾生壽無量,煩惱微細樂具足,菩薩于中得自在,示受老病死眾患。或有貪欲瞋恚痴,煩惱猛火常熾然,菩薩為現老病死,令彼眾生悉調伏。如來十力無所畏,及以十八不共法,所有無量諸功德,悉以示現度眾生。記心教誡及神足,悉是如來自在用,彼諸大士皆示現,能使眾生盡調伏。菩薩種種方便門,隨順世法度眾生,譬如蓮華不著水,如是在世令深信。雅思淵才文中王,歌舞談說眾所欣,一切世間眾技術,譬如幻師無不現。或為長者邑中主,或為賈客商人導,或為國王及大臣,或作良醫善眾論。或于曠野作大樹,或為良葯眾寶藏,或作寶珠隨所求,或以正道示眾生。若見世界始成立,眾生未有資身具,是時菩薩為工匠,為之示現種種業。不作逼惱眾生物,但說利益世間事,咒術葯草等眾論,如是所有皆能說。一切仙人殊勝行,人天等類同信仰,如是難行苦行法,菩薩隨應悉能作。或作外道出家人,或在山林自勤苦,或露形體無衣服,而于彼眾作師長。或現邪命種種行,習行非法以為勝,或現梵志諸威儀,于彼眾中為上首。或受五熱隨日轉,或持牛狗及鹿戒,或著壞衣奉事火,為化是等作導師。或有示謁諸天廟,或復示入恆河水,食根果等悉示行,于彼常思已勝法。或現蹲踞或翹足,或臥草棘及灰上,或復臥杵求出離,而于彼眾作師首。如是等類諸外道,觀其意解與同事,所示苦行世靡堪,令彼見已皆調伏。眾生迷惑稟邪教,住于惡見客群苦,為其方便說妙法,悉令得解真實諦。或邊咒語說四諦,或善密語說四諦,或人直語說四諦,或天密語說四諦,分別文字說四諦,決定義理說四諦,善破于他說四諦,非外所動說四諦,或八部語說四諦,或一切語說四諦,隨彼所解語言音,為說四諦令解脫。所有一切諸佛法,皆如是說無不盡,知語境界不思議,是名說法三昧力。"

《大佛頂首楞嚴經》雲:"持犯但束身。非身無所束。元非遍一切,雲何獲圓通?"

《法句經》雲:"戒性如虛空。持者為迷倒。"

三祖《信心銘》雲:'不用求真,唯須息見;二見不住,慎莫追尋。 才有是非,紛然失心。

《佛說凈業障經》:"若有菩薩觀于犯戒即是不犯。觀非毗尼即是毗尼。觀于系縛即是解脫。觀于生死即涅盤界。是則名為凈諸業障。"

《諸法無行經》雲:"若人求菩提,則無有菩提,是人遠菩提,譬如天與地。知諸法如幻,速成人中上,若人分別戒,實則無有戒,若有見戒(執戒)者,是則為失戒。戒、非戒一相,知是為導師。如夢受五欲,娛樂自快樂,分別見女色,此中實無女。戒、毀戒如夢,凡夫分別二,實無戒、毀戒,知是為導師。""若有人分別,是持戒毀戒,以持戒狂故,輕蔑于他人,是人無菩提,亦無有佛法。"

維摩詰經·佛道品》:"示受于五欲,亦復現行禪;令魔心憒亂,不能得其便。""火中生蓮華,是可謂稀有,在欲而行禪,稀有亦如是。"

論依據

太虛大師著作《佛理要略》:"例如密宗,也不過發揮此法法皆大總持之妙用;欲界特盛之貪莫過淫欲,最重之惡莫過忿殺,──欲界魔所恃以害修行人的極凶工具亦莫過淫殺,而無上密宗即以淫殺為大修行法,則魔失其恃而即魔成佛矣。最狠毒之鬼亦成近衛,最污穢之物亦成上供,可謂極乎煩惱即菩提之能事;然亦實現此無法非大總持之功用耳。若知佛是乾屎橛,道在屎溺,則更何足怪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