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

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

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1901 - 1986)是當代捷克斯洛伐克最重要的詩人。他一生中總共出版了三十九部詩集,主要有《淚城》、《全是愛》、《信鴿》、《裙兜裏的蘋果》、《維納斯之手》、《窮畫家到世間》、《媽媽》、《鑄鍾》、《皮卡迪利的傘》、《避瘟柱》、《身為詩人》等。除了詩歌創作,塞弗爾特還譯過法國詩人阿波利奈爾的作品,創作出版過《極樂園上空的星星》、《手與火焰》、《世間萬般美》(1983)等文集。塞弗爾特于1996年獲得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藝術家"的稱號。1984年,因展現出"人類不屈不撓的解放形象"而獲諾貝爾文學獎

  • 中文名稱
    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
  • 外文名稱
    JaroslavSeifert
  • 國籍
    捷克
  • 出生日期
    1901年9月23日
  • 逝世日期
    1986年
  • 職業
    文學 詩人
  • 主要成就
    1984年獲諾貝爾文學獎1996年獲得“人民藝術家”的稱號
  • 代表作品
    《淚城》、《全是愛》 、 《無線電波》、《信鴿》
  • 籍貫
    布拉格日什科夫區

​基本概況

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

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JaroslavSeifert,1901—1986),1901年9月23日生于布拉格日什科夫區一個工人家庭。中學還未畢業,塞弗爾特就步入社會,投身于新聞工作和文學創作活動。先在<紅色權利報>任職,後到布爾諾的<平等報>任編輯,並為<人民權利> 、<六月> 、 <樹幹>等報刊撰稿。除詩歌外,他還撰寫了有關文學、戲劇、電影和美術的評論文章及小品雜文。當時,捷克人民正處于為爭取國家獨立和民族解放而鬥爭的動蕩年代,塞弗爾特受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積極投身革命,並參加了共產黨。

1921年,第一部詩集<淚城>問世。該詩集與捷克老一輩無產階級詩人的作品風格迥異,它並不著力于對資本主義社會的猛烈抨擊和控訴,而主要表達了詩人對人民深切的同情和熱愛,謳歌光明美好的未來,記錄了詩人內心的激情及對詩的理解和追求,溫情甚于憤怒,如<最恭順的詩> 。 由于受西歐哲學思想和各種文藝流派的影響,塞弗爾特成了當時捷克最有影響的現代派文學團體“旋覆花社”的主將,他退出了共產黨,在創作思想和創作實踐上接受了純詩主義、超現實主義,明顯出現了為藝術而藝術的創作傾向,主張詩人要離開社會鬥爭的漩渦,去追求“純粹的詩”,宣揚詩的“自我表現”的魅力,甚至曾一度宣稱“詩即遊戲”。他這一時期的作品主要是詩集<全是愛> (1923)、 <無線電波> (1925)、 <信鴿>(1929)等。

在長期生病之後,又繼續勤奮地工作。已經說過的,在自己的祖國為人們深深熱愛和尊敬,而且開始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盡管用一種在別國鮮為人知的語言寫作是不利的。作品被翻譯了,雖然他年事已高,但他仍被認為是當代一位重要的詩人。許多人認為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就是捷克斯洛伐克詩人的化身。代表著自由、熱情和創造性,並被視為這個國家豐富的文化和傳統在這一代人的旗手。歌頌鮮花盛開的布拉格和春天。他歌頌愛情,而且確實是我們時代中一位真正偉大的愛情詩人。溫柔憂愁、快感、幽默欲望以及所有那些人們之間的愛產生的和含有的感情,都是那些詩的主題。歌頌婦女們——年輕的姑娘,學生,無名氏,老年人,母親,最愛的人。女人是實際上的神話人物,是一個女神,代表著所有那些反對男人們驕橫與渴望權力的人。盡管如此,從來沒變成一種抽象的象征,而是活生生地出現在詩人那生機勃勃而且非同尋常的語言藝術之中

個人經歷

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

塞弗爾特進入創作的成熟期,先後發表了<裙兜裏的蘋果> (1933)和<維納斯之手>(1936)兩部詩集。盡管這些詩中還殘存著懷疑主義和悲觀主義的痕跡,但是詩人已不甘心于孤獨和囿于“自我”,而是在自己心中重新燃起了對童年和對故鄉的美好感情。一九三六年後,由于納粹德國的威脅和《慕尼黑協定》的簽訂,詩人的祖國處于危難之中,這大大地激發了詩人的愛國主義熱情。他成功地創作了《別了,春天》(1937)、《把燈熄掉》(1938)、《鮑日娜·聶姆曹娃的扇子》(1940)、 <身披霞光> (1940)和 <石橋>(1944)等詩集。其中《祖國之歌》被認為是塞弗爾特最優秀的愛國主義詩篇。其他幾部詩集也都表達了詩人對祖國、對捷克民族文化傳統的熱情謳歌和贊頌,唱出了當時人民的共同心願,同時也起到了教育和動員人民起來抗爭的良好作用。 一九四五年,詩人的祖國獲得解放。在國家總工會機關報《勞動報》任編輯,主編文學月刊《花束》,並繼續從事詩歌創作,先後出版了詩集<泥盔>(1945)和 <浪跡江湖的窮畫家> (1949)。其中《泥盔》是他愛國主義抒情詩集中最好的一部。在這一詩集中,詩人熱情地謳歌了英勇的人民,歡慶祖國的解放。從一九四九年起,塞弗爾特成為專業詩人。

在五十年代,詩人發表了<維克托爾卡之歌> (1950)、 <母親> (1954)和<少年與星星>(1956)等詩集。其中<維克托爾卡之歌>是根據捷克著名作家聶姆曹娃的代表作<外祖母>中的一個姑娘的悲慘命運寫成的。作品對當時不合理的社會現實提出了控訴。

自五十年代後期起,塞弗爾特憑著自己的藝術良知竭力反對當時存在于國內文壇的“千人一面,千部一腔”死水一潭的局面。他還曾帶頭批評當局的文藝政策和個人崇拜,因而受到公開批判,導致多年中斷創作。直到六十年代中期他才重返詩壇,此後相繼出版了<島上音樂會>(1965)、 <哈雷彗星>(1967)、<鑄鍾> (1967)、《皮卡迪利的傘》(1978)、 <避瘟柱>(1981)、 <身為詩人>(1981)等詩集。這些抒情詩和敘事詩,既有對青少年時代的回憶,對親友的懷念及對祖國和首都布拉格的贊美,也有對愛情的歌頌和對女性的戀慕,還有對人生的回顧和對死亡的想像。這些後期創作的作品,融匯了詩人飽經人世滄桑後的深沉思考、對人生真諦的內心感受和對詩人使命的真誠認識。詩風趨于平穩,語言更加明晰,平易中還帶有一點幽默。這些詩集中的<春天的眩泯>、 <壁毯之歌> 、 <皮卡迪利的傘>和<鬼怪的嚎叫>等都是有代表性的名篇。

塞弗爾特從事文學創作六十餘年,共有三十部詩集,以及散文集<伊甸園上空的星星> (1929)和回憶錄《世界美如斯》(1982)等。還翻譯過俄國詩人勃洛克和法國詩人阿波利奈爾等人的作品。塞弗爾特是一位勤于探索、勇于創新的真誠的詩人,把報效祖國人民、忠于藝術良知作為自己畢生的追求,正如瑞典學院授予諾貝爾文學獎的授獎詞中所說,“的詩富有獨創性、新穎、栩栩如生,表現了人的不屈不撓的精神和多才多藝的自由形象”。

代表作品

(圖)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圖)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
《裙兜裏的蘋果》

一生中總共出版了三十九部詩集,主要有:

1、 《淚城》(1921)

2、 <全是愛> (1923)

3、<信鴿>(1929)

4、 <裙兜裏的蘋果>(1933)

5、 <維納斯之手 > (1936)

6、 <窮畫家到世間> (1949)

7、 <媽媽>(1954)

8、 <鑄鍾> (1967)

9、 <皮卡迪利的傘> (1979)

10、 <避瘟柱> (1981)

11、 <身為詩人>(1983)

12、 <極樂園上空的星星>(1929)

13、<手與火焰>(1943)

14、 <世間萬般美>(1983)

寫作特色

(圖)諾貝爾文學(圖)諾貝爾文學
諾貝爾文學

塞弗爾特不斷發揮的創造性和奇異的風格的多面性及彈性,在情感、洞察力和想像力上,有一種同樣豐富的人類範圍與之相匹配。感情移入和他的團結觀念集中在人類的身上——是活著的、有感情的、工作著、創造著、苦惱著、微笑著、渴望著的人類——簡而言之,是所有那些生活著的人,不管快樂與否,那種生活是一種冒險,一種經歷。是人類創造了社會。國家是為人民的,而不是相反。在塞弗爾特的人生哲學裏有一種無政府主義的成分——一種對于一切損害生活的可能性及把人類變成某種機器上的齒牙的事物的抗議。或許這聽起來無關痛癢,但是塞弗爾特從來不是無關痛癢,甚至他年輕時的詩歌就意味著一種解放,一種對未來的執著的追求,那種未來會消滅戰爭、壓迫和貧困,會把生活的歡樂和美給予幾乎不曾享有過它們的人們。詩歌藝術可以幫助達到此目的。他的要求和希望具有青春時代的自信和光彩。這些希望似乎近于實現——先鋒派文學和藝術與這些希望是一致的。但在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地平線昏暗了。經濟政治的現實證明了不可能實現那些美麗的夢想。塞弗爾特的詩歌獲得了新的特點——一種平靜的調子,一種對祖國的歷史及文化的回憶,一種對民族的同一性及儲存了這種同一性的人們,特別是過去的作家和藝術家們的維護。甚至單純的個人經歷和記憶都帶有憂鬱的色彩——人生虛幻,情感易變,逝去的童年和青年時代及愛情的短暫。但在塞弗爾特的作品中,一切都並非憂鬱症和懷古之思——遠遠不是。那具體和新鮮的感覺和意象繼續在開花。寫出了一些最優美的愛情詩,的名望日增。就在這個時期,作為一個民族詩人的地位牢固地奠定了。為人們深深地熱愛是因為歌那種異常的明晰,音樂性和感覺性,也是由于那樸實無華但使人深深感到的與自己的祖國和人民融為一體。三十年代末和四十年代期間,捷克斯洛伐克陷入納粹的奴役之中,雅羅斯拉夫·塞弗爾特投身到保衛祖國、保衛祖國的自由和過去的事業之中。歌頌一九四五年的布拉格起義和自己祖國的解放。

人物影響

為了表彰詩人在詩歌創作上的成就和對捷克詩歌所作出的貢獻,1966年,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曾授于他“民族藝術家”的光榮稱號;1981年,詩人八十壽辰之際,共和國總統古斯塔夫·胡薩克給他發去一了賀信。在布拉格民族大街詩人聚會的酒店裏,人們還為塞弗爾特舉辦了盛況空前的新詩朗誦會。

他的作品曾兩度獲得捷克斯洛伐克的“克利門·哥特瓦爾德”國家獎。瑞典文學院的正式公報贊揚他的詩“獨具風格、立意新穎。語言生動,表現了人的不屈不撓的精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