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春君

雁春君

雁春君,中國首部3D武俠動漫《秦時明月》系列中的原創男性角色。姬姓,燕氏,名不詳。燕國王室貴族,燕王喜的弟弟(見右圖動畫第三部官方人設和動畫第四部人物關系圖。片中的"燕王喜的叔叔"應為錯誤)。僅登場于動畫第三部《秦時明月之諸子百家》雪女的回憶(第10至12集)中。

十分註重自己的儀表風度,講究極其奢華富貴的排場,素來都以自己的權勢和地位為所欲為。非常橫行霸道,傳說得罪過他的人都沒有好下場。麾下有著絕影等達人。曾送給雪女一對手鐲,邀請雪女到府上跳舞,結果卻死于雪女的凌波飛燕,第一達人絕影也被高漸離所殺。

  • 中文名稱
    雁春君
  • 出生地
  • 飾    演
  • 其他名稱
    雁某(自稱)
  • 性    別
  • 逝世日期
    戰國時期末期
  • 身    份
    燕王室貴族,燕王喜的弟弟
  • 配    音
    王衡(動畫第三部)
  • 結    局
    被雪女殺死
  • 登場作品
    動畫版《秦時明月》系列及其衍生官方漫畫、遊戲等
  • 出生日期
    戰國時期末期

經典台詞

妃雪閣少者:今天在這裏演出的是什麽人,居然來了這麽多有頭有臉的人物!

妃雪閣老者:呵呵,說起這位演出的人啊,那可就厲害了,妃雪閣從月初就開始預訂席位了,隻有出價前五十位的,才有幸能坐在裏面,而光有錢但身份不夠,也是進不了營的,坐在這裏的,不是貴族,就是大夫、將軍,要麽就是富甲一方的钜賈,這些老爺們看一場的花費,夠普通人家逍遙好幾年的了。

少者:我的媽呀,沒想到我們大人居然肯花那麽多錢,平常他給我們打賞的錢都要一枚一枚的數。

老者:你是什麽東西,你敢跟大人們相提並論!

少者:那個玉石做的舞台好漂亮啊!

老者:這個就是飛雪玉花台.

少者:飛雪玉花台,這麽好聽的名字啊!

老者:看傻了吧,這可是妃雪閣的鎮門之寶啊!

少者:一個舞姬,居然會有那麽大的排場。

老者:舞姬?七國的樂舞都是跟趙國學的。而這位雪姬,是趙國最拔尖的,燕國所有的舞姬加起來,也比不上她一個人!

少者:都及不上她一個人,她到底是誰啊?怎麽又打我。

老者:說了半天你都不知道我在說誰。

少者:你又沒說過她的名字,我怎麽會知道。是不是要出場了?

老者:燕趙之地,易水兩岸,隻有她才有資格踏上這座飛雪玉花台。 ——紅色的幕簾垂掛下來,依稀可見一個身姿曼妙的女子站在後面。她吹奏著清麗而哀傷的白雪,片片雪花在空中輕舞。 妃雪閣外的小女孩:雪?

老者:小子,這隻是登場,她還沒開始跳舞呢!

——一曲終止,紅色幕簾突然收起,一位傾國傾城的女子站在這飛雪玉花台上。在座的所有人無不為之動容。花瓣飛舞,雪女的嫣然一笑是那樣動人!她翩翩起舞,姿態優美,令人看得眼花繚亂。真是“此舞隻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賞?”突然,一陣掌聲打斷了她的舞。雪女起身,從容淡定的轉過身來。

客人:什麽人,這麽放肆!

客人:是來攪局的吧。

燕國大將軍晏懿:那個混蛋,打擾本將軍的雅興。

老者:糟糕,大人又喝多了。

老者:哎呀,慘了慘了!

少者:怎麽了?

老者:看剛才街上多了很多王族侍衛,就知道有王族的大人物要來,不過,沒想到,來的居然,居然是這位。

少者:這位大人是誰啊?

老者:他是咱們燕國最有權勢的人,大王的親弟弟(卡通片中的“親叔叔”為BUG),燕國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他的手裏!

雁春君的左衛:方才是誰在罵?

晏懿:末將晏懿,不知雁春君駕到,如有不敬,還望大人不計小人過,多多恕罪!

雁春君:喔——是晏將軍。

晏懿:末將在,請大人恕罪!

雁春君:你要我恕你什麽罪啊,左衛,告訴晏將軍,他犯的是什麽罪。

左衛:身為士卒,辱罵王室,是死罪!

晏懿:大人,恕罪啊!

老者:完了,完了,這下糟糕了!

雁春君:趙國樂舞,舉世無雙;燕國少年,邯鄲學步,未得精髓,淪為七國笑談。而雪女姑娘的趙舞,獨傲群芳,世人能夠有幸親眼得見,也是此生無憾哪!晏將軍這樣粗魯的舉止,更是敗壞了今晚妃雪閣的雅興,他雖然犯了死罪,但是今天妃雪閣的主人是雪女姑娘,他的生死還是由雪女姑娘決定吧。

雪女:雁春君權傾天下,在大人駕前,雪女區區一個舞姬哪有做主的資格,更何況妃雪閣是逍遙賞玩之處,不論朝政,隻談風雅。這裏不是大人的王府官衙,更不是殺人的刑場。

左衛:大膽!雁春君:不論朝政,隻談風雅,這樣說來,倒是我的不是了。

晏懿:多謝大人開恩,多謝大人開恩!

老者:我的媽呀。

雁春君:久聞妃雪閣有一位奇女子,超凡脫俗,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此酒名為廣寒光,乃取自西域的珍果佳釀,就算是宮中美酒,也沒有此等銷魂滋味。來人,賜酒予雪女姑娘品嘗!

貴族甲:酒雖然是好酒,但是卻喝不得!

貴族乙:這酒有何名堂?

貴族甲:在燕國這是公開的秘密,如果雁春君賜酒給一名女子,意思就是要她整個的人!

貴族乙:這樣,那雪女她——

雪女:多謝大人美意,能夠登上這飛雪玉花台,是我們舞者的幸運,能夠得到大人這樣的雅客青睞,更是妃雪閣的榮耀。雪女以這杯絕世佳釀,感謝上蒼對妃雪閣的眷顧。雪女在此為天下舞者感謝大人。雪女剛才的舞已經被打斷了,今晚的演出就到此為止,諸位請回吧。

貼身衛卒:放肆!竟敢背對王族!

雁春君:且慢。

雪女:大人還有何事?

雁春君:每座城都有自己的傳說,更何況這裏是都城,雪女姑娘名聞天下的凌波飛燕,便是這都城裏最大的傳說了,我希望雪女姑娘能為我......

雪女:承蒙大人厚愛,隻是大人若要看這凌波飛燕,卻是還有一樁難處。

雁春君:難在何處?

雪女:雪女曾經立下誓言,此生絕不在人前跳這支舞,如違誓言,必見血光!

雁春君:必見血光?哈哈哈……,有趣。絕不在人前跳這支舞,這,卻也不難。王府之內優雅適宜,生人罕見,雪女姑娘既然不能公開凌波飛燕,那在我的府邸應該是最合適不過了,不知雪女姑娘可否賞光?

貴族乙:雁春君要來硬的了!雪女雖然巧言應變,但雁春君不是普通的貴族!

雁春君:來人!請雪女姑娘回府。

貼身衛卒:請!請吧!請雪女姑娘賞光,請雪女姑娘賞光!請——

高漸離:請回吧,二位。

貼身衛卒:你是什麽東西!

高漸離:諸位貴客可能不知道妃雪閣的規矩,要請雪女姑娘到府上一舞,需要提前三天邀請。

貼身侍衛:妃雪閣那麽大的規矩,連我們大人也得遵守?

高漸離:妃雪閣還有一個規矩。

貼身衛卒:喔,是嗎?

高漸離:這裏隻談風雅,不論朝政,客人不得舞刀弄劍。

貼身侍衛:哼,好大的口氣!這規矩誰定的,滾開!

高漸離:定下妃雪閣規矩的那個人,相信二位應該不會陌生。

貼身衛卒:你倒是說呀,是哪個混蛋!

高漸離:定下妃雪閣規矩的那個人,就是太子丹殿下!

貼身衛卒:啊!你,你......

雁春君:放肆!兩個無理的東西,還不退下!

貼身衛卒:是!

雁春君:唉,沒想到今日被這些奴才壞了興致,不能一嘗夙願,得見雪女姑娘的凌波飛燕,可惜啊!那我就在此與雪女姑娘約定,三日之後,雁某在府內略備水酒,恭候雪女姑娘。今晚雪女姑娘已經拒絕了我一次,我不希望,還有第二次。  

麾下達人

絕影:雁春君麾下第一達人。(詳細介紹見詞條“絕影”)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