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

隋朝

隋朝(581年—618年)大定元年(581年)二月,北周靜帝禪讓帝位于楊堅,即隋文帝,建國隋朝。隋朝是五胡亂華後漢族在北方重新增立並進而統一全國的王朝,結束了自西晉末年以來長達近300年的分裂局面,中國重新進入大一統時期。隋唐時期也是全世界公認的中國最強盛的時期 。隋煬帝過度消耗國力,最後引發了隋末民變和貴族叛變,最終亡國。

  • 中文名稱
    隋朝
  • 國家領袖
    楊堅、楊廣等
  • 外文名稱
    Sui Dynasty
  • 人口數量
    約六千萬
  • 簡稱
  • 主要民族
    漢族、鮮卑族
  • 所屬洲
    亞洲
  • 主要宗教
    道教、佛教
  • 首都
    西安、洛陽
  • 國土面積
    469萬平方公裏(公元612年)
  • 主要城市
    太原,會稽,江都, 成都
  • 貨幣
    圓孔錢
  • 選舉製度
    科舉製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 重要人物
    楊堅、杜珂、楊廣、楊侑、楊侗

簡介

隋朝

隋朝(581年—618年)大定元年(581年)二月,北周靜帝將帝位禪讓于楊堅,建立隋朝定都西安,隋朝是五胡亂華後,漢族在北方重新增立的大一統王朝,結束了自西晉末年以來長達近300年的分裂局面。隋唐時期也是全世界公認的中國最強盛的時期 。隋煬帝好大喜功開鑿京杭大運河過度消耗民力,引發了隋末農民起義;大力推行科舉製度,觸動士族既得利益,引發貴族叛亂;對外戰爭失利,給叛亂貴族可乘之機。

為了鞏固隋朝的統治,在政治、經濟、文化及外交等領域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政治上,確立了影響後世深遠的三省六部製,以鞏固中央集權製度;正式推行科舉製度,以選拔優秀人才,弱化世族壟斷仕官的現象;另外還建立政事堂議事製度、監察製度、考績製度,這些都強化了政府機製,深刻影響後世封建王朝的政治製度。

在軍事上,繼續推行和改革府兵製度,經濟上,一方面實行均田製並改定賦役,減輕農民生產壓力,另一方面採取“大索貌閱”和“輸籍定樣”等清查戶口措施,以增加財政收入。這些政策成就了隋初的開皇之治。

外交方面,隋朝的盛世也使得當時周邊國家和境內的少數民族如高昌、倭國、高句麗、新羅、百濟與臣服的東突厥  等國皆深受隋朝文化與典章製度的影響,外交交流以日本的遣隋使最為頻繁。

統一全國

國號起源

楊堅登基為帝隋文帝之父楊忠,曾被北周封為“隋國公”。楊堅襲此封爵,即位後立國號為“隨”,但其認為“隨”有走的意思,恐不祥遂改為“隋”。等等

隋朝建立

北周雖然滅北齊後國力興盛,但是北周宣帝奢侈浮華,沉湎酒色,政治腐敗,還同時擁有五位皇後。外戚楊堅乘機將北周重臣外遣,朝政逐漸由他掌握。大象二年(580年)6月8日北周宣帝病死,劉昉、鄭譯矯詔以楊堅為總知中外兵馬事,扶持年幼的北周靜帝宇文闡,以大丞相身份輔政。相州總管尉遲迥、鄖州總管司馬消難與益州總管王謙等人不滿楊堅專權,聯合叛變反抗楊堅。但被楊堅所派的韋孝寬、王誼與高熲等人平定。大定元年(581年)二月,北周靜帝禪讓帝位于楊堅,楊堅登基為帝,即隋文帝,建國隋,北周亡。 

隋朝

降服突厥

突厥沙缽略可汗因其妻為北周千金公主,便以為北周復仇為借口,聯合原北齊營州刺史高寶寧,于十二月攻佔臨榆鎮。並聯絡各部,準備大舉攻隋。二年春,楊堅調整部署,于並州置河北道行台尚書省,以晉王楊廣為尚書令;在洛陽置河南道行台尚書省,以秦王楊俊為尚書令;在益州置西南道行台尚書省,以蜀王楊秀為尚書令;並不斷調兵遣將加強北方各要地守備,以御突厥。在元景山部擊敗陳將陸綸水軍,攻佔損口、沌陽,陳被迫歸還胡墅、遣使請和後,又詔令高熲撤軍,與陳朝結好,準備北擊突厥。楊堅利用突厥各可汗間的矛盾,採納奉車都尉長孫晟建議,實行“遠交而近攻,離強而合弱”的策略,先後派出使臣結好西面的達頭可汗和東面的處羅侯(沙缽略之弟),以分化、削弱沙缽略的力量。

隋朝

二年五月,沙缽略可汗率本部與阿波可汗等各可汗兵40萬突入長城,分路攻掠北方要地。隋軍曾分別在馬邑、可洛峐擊敗來犯突厥軍,但未能阻止其攻勢。十二月,突厥大軍深入到武威、金城、天水、上郡、弘化、延安等地,大掠牲畜、財物等。在周槳之戰隋軍頑強抗擊沙缽略主力後,突厥達頭可汗不願繼續南進,引兵自去。長孫晟乘機通過沙缽略之侄染幹詐告:鐵勒等反,欲襲其牙帳。沙缽略恐其後方生變,遂撤兵北返。

隋經三年防御作戰,爭取了時間,基本上完成了反攻準備;而突厥則因隋之分化、離間政策,內部矛盾加深,加以災荒嚴重,其勢愈加不利。三年春,沙缽略再率各可汗兵南犯。四月上旬,楊堅下達“清邊製勝”詔令,命衛王楊爽等為行軍元帥,率隋軍主力20萬分道反擊突厥,以從根本上擊破沙缽略,穩固北部邊防。隋軍先後在白道、高越原、靈州、和龍等地各個擊敗突厥各部,並乘機說服阿波可汗歸隋,進一步促成突厥內亂,使沙缽略與阿波等相互攻戰不止。四年春,達頭可汗降服于隋。秋,沙缽略因屢為隋軍所敗和阿波軍不斷攻擊,也向隋求和稱藩。隋軍反擊突厥獲勝,北部邊患基本消除,解除了南下滅陳的後顧之憂。

南下滅陳

隋文帝意圖南滅南朝陳,採納高熲的策略:幹擾南朝陳的農業生產,破壞陳國的軍事儲積,使陳國損失慘重,而又疲憊不堪。隋文帝于隋與突厥之戰勝利後,開皇七年十月廢除西梁國。隔年發動滅陳之戰,隋文帝命晉王楊廣為行軍元帥、秦王楊俊、河清公楊素為副帥、高熲為參謀、王韶為司馬,兵分八路攻陳。

楊素率水軍從巴東順長江東下,與荊州劉仁恩軍聯合佔領延州(今長江西陵峽口、湖北枝江附近江中)等上遊陳軍防御。由公安東援建康之中遊陳軍也被楊俊軍阻于漢口一帶,為下遊隋軍創造有利條件。下遊隋軍主力乘陳朝歡度元會(即春節)之機分路渡江。行軍總管韓擒虎、賀若弼兩軍鉗擊建康,與宇文述軍包圍建康。開皇九年(589年)二月,隋軍進入建康城,俘陳後主。不久,各地陳軍或受陳後主號令投降、或抵抗隋軍而被消滅,隻有嶺南地區受冼夫人保境據守。開皇十年(590年)九月,隋派使臣韋洸等人安撫嶺南,冼夫人率眾迎接隋使,嶺南諸州悉為隋地。

隋朝

征討林邑

林邑地處今越南中南部,本為漢代一縣在北緯14度以南,在六朝期間逐漸蠶食了中國日南郡的全部領土。大業元年煬帝委任劉方為罐州道行軍總管,以尚書右丞李綱為司馬負責征討林邑。之前劉方將軍已經把交趾平了。

大業元年正月,劉方率舟師主力至海口(林邑入海處)。林邑王梵志派兵據險抵抗,被隋軍擊潰逃散。三月,劉方率軍進至闍黎江,林邑人據南岸立欄柵,意圖阻止隋軍渡江。劉方命令兵士盛舉旗幟,雄擊金鼓而進。隋軍旌旗招展鼓聲震天,強大的陣勢與軍威完全把林邑人驚懼了從而潰逃。劉方隨即指揮大軍渡過闍黎江。行至三十裏,林邑人乘坐著大象,從四面八方圍聚而來。妄圖與隋軍決戰,威震住隋軍。劉方忙命令士兵們用強弩射擊大象,大象被紛紛射中受傷而潰亂逃跑,林邑人的軍陣被受傷的大象踐踏沖亂。劉方乘勢指揮精銳之兵發起進攻,林邑軍潰散。隋大軍全線發起猛攻,大獲全勝,隻是抓著的俘虜就以萬計。此次戰役波瀾壯闊場面宏大,隋軍英勇善戰表現出無畏無懼的英雄氣概。

劉方率大軍一路向南追擊,屢戰屢勝,戰無不勝。于是濟區粟,度六裏,前後逢賊,每戰必擒。隋軍進至大緣江,林邑人又據險為柵,又被擊破之。並追過了馬援銅柱以南。隨後隋軍又向南追擊了八天,終于抵達林邑人的國都。夏季,四月,林邑王梵志被迫棄城奔逃到海上。劉方率隋軍進入林邑都城,繳獲林邑人都是用金子鑄成的廟主牌位十八枚。“獲其廟主金人,污其宮室,刻石紀功而還。”劉方命令刻石記錄了這次征伐的功績後班師還朝。

隋朝

隋軍此次過于深入南方,作戰長達數月之久,從冬季打到夏季。班師回朝途中正處炎熱的夏季,隋軍士兵不適應南方悶熱潮濕的氣候,加上長途跋涉,士兵們很多染上疾病,死去十之四、五。劉方將軍也染上了病不幸死在回軍途中。煬帝知道訊息後痛心為之惋惜,下詔褒獎贊美劉方將軍。詔曰:“方肅承廟略,恭行天討,飲冰湍邁,視險若夷。摧鋒直指,出其不意,鯨鯢盡殪, 巢穴鹹傾,役不再勞,肅清海外。致身王事,誠績可嘉,可贈上柱國、盧國公。”

劉方將軍此次對林邑的征伐是歷史上中國軍隊在最南方的征伐,不僅挫敗雄壯的大象軍陣的攻擊,而且攻下了異國的首都,震服了南海百蠻,從此對隋朝貢不斷。《北史》、《隋書》贊曰:“ 劉方號令無私,治軍嚴肅,克剪林邑,遂清南海,徼外百蠻,無思不服。”數月後,隋軍北還,林邑復其故地。

馴服契丹

大業元年,因契丹人侵擾營州。隋煬帝詔令通事謁者韋雲起監領突厥兵去討伐契丹。突厥啓民可汗派二萬騎兵,聽命于韋雲起指揮討伐契丹。韋雲起把兩萬突厥騎兵分為二十營,分四道一同進發。每營相距一裏,不得交雜。聞鼓聲而行,聞角聲而止。韋雲起命令沒有公事派遣不得馳馬,行軍途中一個突厥紇幹違犯了韋雲起的軍令,被韋雲起斬殺並持其首以示眾。從此突厥將帥拜見韋雲起,皆膝行股傈,莫敢仰視。

契丹本是依附突厥的,所以對突厥騎兵並沒有多少猜忌防範之心。韋雲起率軍進入契丹境內後讓突厥兵士詐稱他們是借道去柳城(今遼寧朝陽南)與高句麗人做交易,並嚴令有敢泄露營中有隋使者斬。契丹人不加防備,韋雲起率領突厥軍前進到距契丹營地一百裏的地方又假裝轉向南方以蒙蔽契丹人。夜裏又率軍折了回來繼續向契丹營地進發。離契丹營地隻有五十裏的地方韋雲起命令部隊結陣而宿。天剛剛微亮,契丹還處在夢鄉之中。韋雲起命令二萬騎兵一起急馳突然向契丹大營發起進攻。結果可想而之,戰果輝煌。“盡獲其男女四萬口,女子及畜產以半賜突厥,餘將入朝,男子皆殺之。” 契丹人從此對隋朝服服帖帖,朝貢不斷。

韋雲起把俘獲的契丹女人和畜產的一半賞賜給突厥人,把其餘“勝利品”都帶回隋朝。隋煬帝聞訊後大喜,招集百官高興的說:“雲起用突厥而平契丹,行師奇譎,才兼文武,又立朝謇諤,朕今親自(推)舉之。”韋雲起被升任為治書侍御史。

韋雲起孤身一人前往突厥借兵兩萬並運用計謀擊潰契丹人,堪稱有勇有謀。這樣的將領與事跡在中國歷史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古人雲:“以蠻夷伐蠻夷”計之上者也。煬帝楊廣隻派一人,就取得俘獲敵人四萬人的輝煌戰果。用突厥人打敗契丹人,把中國“以胡製胡”的戰略方針發展到極至。

收復琉球

琉球可能是今天的琉球群島,也可能是台灣島。隋朝大業三年,隋煬帝楊廣曾令羽騎尉朱寬入海求訪異俗,到達琉球。因言語不相通,抓住一人,取其布甲而還。次年,隋煬帝又派朱寬到流求去招降,流求不從。于是派遣賁郎將陳稜與朝請大夫張鎮周發東陽兵萬餘人自義安泛海擊流求國。

隋軍大海航行一個多月後才抵達流求國。流求人開始見著隋朝船艦,以為是商旅,和他們做貿易的。陳稜率大軍順利登岸。陳稜曾經從南海諸國招募士兵,其中有昆侖人能懂流求語。于是陳稜派其招撫。流求不從,拒逆官軍。陳稜命張鎮周為先鋒進攻流求人。流求國王歡斯渴刺兜遣兵與隋軍抗戰,被張鎮周頻頻擊敗。陳稜率主力進至低沒檀洞,流求小王歡斯老模率軍出戰,被陳稜擊敗並斬了歡斯老模。

于是隋朝大軍分為五軍一路攻至流求國都。流求國王歡斯渴刺兜被迫親自將出戰又被隋軍擊敗。隋軍隨即攻入流求國國都,並乘勝追擊至流求軍柵,攻拔之。隋軍斬殺了流求國國王歡斯渴刺兜,俘獲其子島槌,並摧毀流求的宮室。 “二月乙巳,武賁郎將陳棱、朝請大夫張鎮州擊流求破之。獻俘萬七千口。”陳棱把流求人帶回隋朝。隋煬帝大喜,把流求俘頒賜給百官,加賞陳棱為右光祿大夫,張鎮周為金紫光祿大夫。

收復伊吾

大業四年冬季,隋煬帝授右翊衛將軍薛世雄為王門道行軍大將,命他在西域伊吾國內修建一座伊吾城,並派吏部侍郎裴世矩共同前往經略。薛世雄乃大隋名將,凡所行軍破敵之處,秋毫無犯,深得煬帝喜愛。煬帝曾誇獎他:“世雄廉正節概,有古人之風。”

薛世雄與突厥的啓民可汗約定聯合集兵進攻伊吾國。薛世雄率軍出玉門後,啓民可汗因故失約沒有到。薛世雄將軍並沒有退縮而是毅然決定孤軍穿越茫茫沙漠直搗伊吾國,此時正直冬季西北地區正處在天氣惡劣風沙猖狂之時。薛世雄進兵神速,勢如天降。伊吾人根本就沒想到隋軍能來,所以都沒做防備。當聽說薛世雄率軍已越過沙漠,兵臨城下之時。伊吾人驚恐萬分,不得不請求投降。薛世雄震服伊吾後,就在漢代舊伊吾城東築了一座新城號“新伊吾”, 裴世矩告諭西域諸國:“天子為蕃人交易懸遠,所以(築)城耳。”薛世雄命銀青光祿大夫王威率領一千多名士兵戍守伊吾屯墾戍邊。然後率軍班師回朝。煬帝大悅,薛世雄因功進位為正議大夫,並賜物二千段。

隋朝在伊吾國設立了伊吾郡和柔遠鎮,薛世雄興建的“新伊吾城”成為隋朝控製東西交通要道上的一個重要軍事據點。

攻吐谷渾

吐谷渾比突厥人文明一些,處在半遊牧半定居階段。其首都在青海湖西四十五裏的伏俟城。控製著絲綢南路河西走廊主幹線青海道,此路是當時連結亞、非、歐三大洲的世界最長的陸路交通幹線。吐谷渾人還佔據著西秦故地。

負責西域事物的裴世矩在《西域圖記》中說:“伊吾(今哈密)、高昌(今吐魯番),鄯善(今若羌),亞西域之門戶也。總溱敦煌,是其咽喉之地。”隋煬帝要暢通絲綢之路深知佔據吐谷渾之地的重要性。大業三年派遣吏部侍郎裴世矩引致高昌王麴伯雅及伊吾吐屯設等入朝,煬帝親自與他們積極策劃打擊共同西域貿易的競爭者吐谷渾。

大業四年,隋煬帝再次運用“以胡製胡”之戰略,派裴世矩遊說鐵勒諸部,使他們攻擊吐谷渾,吐谷渾被突襲而大敗。吐谷渾可汗伏允向東逃走,逃入西平境內,遣使向隋朝請降求救。煬帝派遣安德王雄領兵出澆河,許國公大隋名將總領軍事的宇文述率軍出西平“應降”。宇文述率軍浩浩蕩蕩的抵達臨羌城,吐谷渾可汗伏允面對隋朝大軍心驚膽戰不敢投降,率領殘部向西逃竄,宇文述統領鷹揚郎將梁元禮、張峻、崔師等引兵追擊,接連攻下曼頭、赤水兩座城,斬三千餘級,俘獲吐谷渾王公以下二百人,虜男女四千口而回師。

大業五年,煬帝總領六軍親征吐谷渾,命銀青光祿大夫劉權率軍出伊吾道,與吐谷渾軍相遇,吐谷渾人被痛擊狼狽逃跑。隋軍追至青海,虜獲千餘人,乘勝攻下吐谷渾國都伏俟城。煬帝命令劉權繼續率軍進攻佔吐谷渾,曼頭、赤水兩座重要城池,並在赤水大破吐谷渾,擊潰吐谷渾軍主力。伏允率眾保覆袁川。煬帝分命內史元壽南屯金山,兵部尚書段文振北屯雪山,太僕卿楊義臣東屯琵琶峽,將軍張壽西屯泥嶺,四面圍之。吐谷渾可汗伏允僅僅率數十騎潛藏于泥嶺之中而逃走,吐谷渾仙頭王率男女十餘萬來歸降,其中六萬餘人被斬殺。

畜有三十餘萬。吐谷渾故地皆空,大隋拓地數千裏。吐谷渾東西四千裏,南北二千裏,範圍東起青海湖東岸,西至塔裏木盆地,北起庫魯克塔格山脈,南至昆侖山脈皆為隋有。煬帝在吐谷渾故地置西海(今青海湖西)、河源(今青海興海東南)、鄯善(今新疆若羌)、且末(今新疆且末南)四郡,西海郡就設定在吐谷渾故都伏俟城。煬帝命令把隋朝天下所有犯輕罪的人移居到吐谷渾故地居住戍邊,並發西方諸郡運糧以供給之。命劉權率軍鎮守河源郡積石鎮,大開屯田。大隋在吐谷渾故地置州、縣、鎮、戍,實行郡縣製度管理,這是以往各朝從未設定過正式行政區的地方。

此時大隋在煬帝的統治下達到極盛。《資治通鑒》說:“是時天下凡有郡一百九十,縣一千二百五十五,戶八百九十萬有奇。東西九千三百裏,南北一萬四千八百一十五裏。隋氏之盛,極于此矣。”隋煬帝的此次親征,徹底的征服、佔領了吐谷渾。徹底的開啟絲綢之路,暢通了中國與西方的聯系。震服了西域各國,從此西域各國對中國朝貢不斷。隋書贊曰:“竟破吐谷渾,拓地數千裏,並遣兵戍之。每歲委輸巨億萬計,諸蕃懾懼,朝貢相續。”

侵高句麗

598年,高句麗聯合靺鞨騎兵萬餘偷襲遼西。隋文帝命漢王楊諒、上柱國王世積為行軍元帥,周羅喉為水軍總管,率大軍30萬,分水陸兩路進攻高句麗。同時,漢王楊諒率陸路隋軍出臨渝關。時逢雨季,道路泥濘,糧草供應不上,軍中疫病流行,雖勉強進至遼水,但已無力投入戰鬥;水路隋軍由周羅喉率領,自東萊出海,直趨平壤城,在海上遇大風,船多沉沒。九月二十一日,水陸兩路被迫退還。死者十之八九。

604年,隋煬帝登基後,大修運河,將中國北部的政治中心與經濟發達的南方連線起來。這使得跨地區大規模運送軍隊成為可能。大業七年二月,隋煬帝以高句麗今不遵臣禮為由,下詔侵略高句麗,隋煬帝開始募集軍隊。募集的軍隊被集中在現在的北京。八年正月,應征士兵全部集中于涿郡,據說共一百一十萬人,號稱兩百萬,隋煬帝將其分為左、右十二路大軍。初三,第1軍出發,以後每日發一軍,前後相距40裏,經過40天才出發完畢。各軍首尾相接,鼓角相聞,旌旗相連960裏,煬帝的御營最後出發,又連綿80裏,史稱“近古出師之盛,未之有也”。隋唐時期的遼東地區,人煙稀少,物資匱乏,大兵團的補給全靠後方。且六、七月多雨,道路泥濘難行,八、九月至次年二、三月天寒地凍,故適于軍事行動的時間很短,不速戰速決,就會陷入困境。三月,隋軍強渡遼水,在遼水東岸大敗高句麗兵,死者數萬計,並乘勝進圍遼東城。五月,高句麗軍幾次出戰受挫,乃嬰城固守。每當情況危急、城池將陷時,守軍便聲言請降。因煬帝想以德服人討伐高句麗,在出征前曾下令:“凡軍事進止,皆須奏聞待報,毋得專擅”,“高麗若降,即宜撫納,不得縱兵"。諸將隻得停止進攻,派人馳報遠在後方的皇帝。待煬帝旨令傳回軍中,高句麗守軍已將城池加固,防御調整完畢,即拒降,隋軍不得不重新開始攻城,如是者再三,煬帝仍不醒悟,致使遼東城久攻不破。隋軍長期頓兵堅城之下,人困馬乏,士氣和戰鬥力大減。六月,煬帝命左翊衛大將軍宇文述等九大將率三十萬大軍,自懷遠鎮渡遼水越過高句麗後方,向鴨綠水挺進,準備與水軍協攻平壤。高句麗大臣乙支文德採取誘敵深入的計策,宇文述軍一日七勝,很快渡過薩水,進至距平壤30裏處。乙支文德佯為請和,宇文述見將士疲憊已極,且軍中糧盡,平壤城又堅固難拔,遂被迫還師。高句麗軍乘其後撤,從四面抄擊隋軍。宇文述等且戰且退,七月,至薩水被高句麗軍半渡擊之,大敗而潰,據說退至遼東城時僅餘2700人。右翊衛大將軍來護兒率水軍經海道入湖水,在距平壤60裏處擊敗高麗軍,乘勝以四萬攻城,遇伏大敗,還者不過數千人,退屯海邊。及聞宇文述兵敗,亦引軍還。隋煬帝第一次攻高句麗之戰遂以失敗而告終。

大業九年,隋煬帝御駕親征高句麗。正月,煬帝下詔征集天下兵集于涿郡,開始召募百姓為驍果,修遼東古城貯備軍糧。三月,隋煬帝至遼東,四月二十七日,煬帝渡過遼水,二十九日派左翊衛大將軍宇文述與上大將軍楊義臣率軍趨平壤。此次出征煬帝接受上次教訓,允許諸將“便宜從事”。隋軍架設飛樓、撞車、雲梯于遼東城下,並挖掘地道配合,晝夜不停地連續攻城20餘日,高句麗傷亡甚重。六月,煬帝命造布囊十萬個,內盛泥土,堆成一條寬30步,高與城齊的魚梁大道,使將士沿此道登城;又造八輪樓車,高出城牆,俯射城內。正當攻城備妥,遼東城即將攻下之時,禮部尚書楊玄感在黎陽起兵反叛,煬帝聞之大驚,被迫撤退回國鎮壓楊玄感的叛亂,不得不密令撤軍,軍資、器械、攻具及營壘等皆棄之而去。高句麗守軍疑其有詐,不敢出擊,兩天後,始出數幹兵追擊。第二次征討高句麗半途而廢。

隋煬帝在鎮壓楊玄感起兵後,不顧內外危機四伏,于大業十年發動第三次攻高句麗之戰。二月,煬帝下詔復征天下兵,百道俱進。三月,煬帝幸涿郡。七月,煬帝到達懷遠鎮時,由于國內紛亂,所征之兵多數未能按期到達。右驍衛大將軍來護兒在畢奢城大敗高句麗軍,並乘勝向平壤進發。時高句麗因連年傾國之力與隋朝作戰,已困弊不堪,無力再戰,又見隋軍突破重重防線,高元大懼,乃遣使請降,並將去年叛隋投奔高句麗的兵部侍郎斛斯政送還。煬帝接受了高元的投降,且國內烽煙四起,遂于八月初四班師還朝。

高句麗與隋的戰發生在598年至614年,隋朝先後四次征伐高句麗,最終未能滅亡高句麗,導致隋朝崩潰。

結束征戰

至此,隋朝結束西晉永嘉之亂以來二百八十餘年南北分裂的局面,完成除遼東以外中國(與西晉相比,缺少了遼東以及朝鮮半島北部,均為高句麗佔領,高句麗原為西漢版圖,公前37年立國,原疆域僅為遼寧桓仁、吉林集安一帶,在西晉末年大亂之際的公元313年佔領中國樂浪郡即朝鮮半島北部,又于五世紀初佔領中國遼東)的大統一。人才濟濟的隋朝融和關隴世族、關東世族及江南世族,有擅長謀略的高熲、總管政事的蘇威,擅長軍事的韋孝寬、賀若弼與韓擒虎、還有李德林、元諧、元胄、宇文忻等重臣,形成一個有力的政治軍事集團。

治國安邦

開皇之治

開皇之治是隋文帝在位開皇年間時開創,當時社會民生富庶、人民安居樂業、政治安定。隋文帝楊堅倡導節儉,節省政府內不少開支、廢除了不必要的雜稅並設定谷倉儲存食糧。楊堅成功地統一了歷經數百年嚴重分裂後的中國,從此中國在大多數的世紀裏都保持著他所建立的政治統一。

隋文帝統一中國後,一面躬行儉樸,一面採取了許多有利于鞏固政權的措施。由于他明文帝所取的措施,主要有以下幾點:政治方面,首先是改良政治,改革製度。中央政製行五省(尚書、門下、內史、秘書、內侍)六部(吏、禮、兵、刑、戶、工)製。地方政製由州、郡、縣三級改為州、縣兩級行政製。同時,又採用西魏、北周的府兵製,寓兵于農,府兵在農時耕種、閒時練兵,輪番宿衛,或臨時調遣。其次是廢除魏晉南北朝以來維護世族豪門權益的九品中正製和門閥製度。 白到“古帝王沒有好奢侈而能持久的”之道理,所以由他輔政時開始,就提倡生活節儉,宮中的妃妾不作美飾,一般士人多用布帛,飾帶隻用銅鐵骨角,不用金玉。文帝曾想用胡粉和織成的衣領,居然搜遍宮殿,都找不到。這種躬行節儉,使人民的負擔相應得到減輕,而且有利于各項措施的推行。

隋朝

任用官員不限門第,唯才是舉,通過考試以取士。文帝本人又躬身節儉,整飭吏治,曾派人巡視河北五十二州,罷免貪官污吏二百餘人,又裁汰地方冗員約十分之三。他還寬簡刑法,刪減前代的酷刑,製定隋律,使刑律簡要,“以輕代重,化死為生”。

經濟方面,仿北魏的均田製,實行均田法,定丁男分田八十畝、永業田二十畝。婦女則分露四十畝。又減免賦役,輕徭薄賦,與民休息。如改成丁年齡為二十一歲,受田仍是十八歲,服役少三年。又改每歲三十日役為二十日,減調絹一匹(四丈)為二丈等。此外文帝下令重新編訂戶籍,以五家為保,五保為閭,四閭為族。開皇初有戶三百六十餘萬,平陳得五十萬,後增至八百七十萬。為積谷防飢,故廣設倉庫,分官倉、義倉。

官倉作糧食轉運、儲積用,義倉則備救濟之需。文帝又致力建設,在原長安城東南建設新都大興城;開鑿廣通渠,自大興引渭水至潼關,以利關東漕運。學術文化方面,文帝大力提倡文教,廣求圖書。他有鑒于長期戰亂,官書散佚,所以下詔求天下之書,凡獻一書縑一匹。經一、二年,圖書大備,整理後凡得三萬餘卷。為廣置人才,文帝又開科取土,並設秀才科,開後世科舉製之先河,也促進了教育、文學的發展。為明全國教化,恢復華夏文化之正統,文帝下詔製訂禮樂,以提升國家的文化貭素。

軍事方面,鑒于南北朝時期,突厥強大的軍事力量,不時侵擾北周、北齊。故隋立國後,隋文帝便派兵攻打突厥,後來更採用離間分化策略,使突厥分為東西兩部,彼此交戰不已,隋則得以消除北顧之憂。 正由于上述措施的推行,隋在文帝統治的最初二十多年間,政治清明,人口增加,府庫充實,外患不生,社會呈現了一片繁榮,歷史稱為“開皇之治”。 

隋朝在政治製度方面,隋朝確立了影響後世深遠的三省六部製,以鞏固中央集權製度;正式製定出完整的科舉製度,以選拔優秀人才,弱化世族壟斷仕官的能力。另外還建立政事堂議事製度、監察製度、考績製度,這些都強化了政府機製,深刻影響到唐朝以及後世的政治製度。在軍事上,繼續推行和改革府兵製度;經濟上,一方面實行均田製和租庸調製減輕農民生產壓力,另一方面採取“大索貌閱”和“輸籍定樣”等清差戶口措施,以增加財政收入。這些政策成就了隋初的開皇之治。

大興土木

隋煬帝經營東都、開運河、修馳道與築長城,帶動關中地區與南北各地區經濟與貿易發展;並對四周國家展開征討威服,擴張隋朝版圖。然而,由于隋煬帝急功好利,使得這些作為對社會反而造成破壞。由于長安位處偏西,糧食供應困難。604年隋煬帝派楊素、宇文愷于洛陽興建東都以掌控關東與江南經濟,在洛口、回洛等地興建大糧倉以備荒年時所使用。由于每月要役使民丁兩百萬人,隋煬帝又註重宮城完善奢華,因此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為了溝通江南經濟地區、關中政治地區與燕、趙、遼東等軍事地區的運輸與經濟發展,隋煬帝推動隋唐大運河的建造。大運河帶來許多好處:將中國重要水系連線起來,形成運輸網路;帶動沿岸城市的發展,促進各個地區的文化發展與民族融合,有人認為這使得中華文明成為有機體的整體文明。然而,由于隋煬帝急促興建大運河,為人民帶來很多負擔。掘河的民夫,經久不息地勞動,加上疾病侵襲,死亡人數佔全部一半以上。605年隋煬帝開鑿通濟渠的同時,帶後宮、諸王、衛隊等大量人群沿運河巡視南方,沿途之上,花費許多資金,征調許多人民。607年隋煬帝巡視北方時,征調北方人民經太行山開鑿馳道達並州,並向附屬的突厥啓民可汗要求突厥民眾協助開鑿馳道。早在隋文帝時期,在朔方、靈武等地修築長城。608年隋煬帝出巡榆林時動員壯丁百餘萬人,于榆林至紫河(今內蒙古、山西西北長城外的渾河)開築長城以保護突厥啓民可汗。在政治製度上,隋煬帝改革官製與租調製度,並開始設進士科,最終形成科舉製,這些都創新典章製度。

隋朝

隋朝總結歷朝興亡的原因,關心百姓的疾苦,並調和統治集團內部的關系,使社會矛盾趨于緩和,經濟、文化得以迅速成長和繁華,開創出開皇之治。然而隋文帝晚年猜忌日重,大殺功臣。隋仁壽四年(604年)七月隋文帝去世,楊廣繼位,即隋煬帝。為了鞏固隋朝統治發展,隋煬帝興建許多大型工程建設,又東征西討,隋朝在煬帝前期發展到極盛。

隋朝滅亡

群雄並起

隋煬帝多次發動戰爭勞民耗財,最終引起統治危機。611年山東、河南大水成災,漂沒四十餘郡,王薄率眾于長白山(山東章丘)發動民變,抵製隋煬帝東征高句麗,唱出著名的《無向遼東浪死歌》。當時民變範圍大多集中在山東地區,不久被隋軍鎮壓。613年劉元進據吳郡,自稱天子,同年被滅。直到楊素的兒子楊玄感于黎陽(今河南浚縣東北)舉兵叛變,達官子弟紛紛參加,隋朝統治階級正式分裂,帶動全國各地紛紛叛亂。

當時群雄割據,數量繁多。主要勢力大致如下:

河南地區有翟讓、李密的瓦崗叛軍。616年翟讓在李密建議下,攻破要塞金堤關(河南滎陽東北),打下滎陽諸縣。617年瓦崗軍又攻破距東都洛陽的糧食存庫興洛倉。由于李密擅長作戰,翟讓讓位給他。李密自封魏公,建國魏,以洛口為根據地。隨後佔領回洛倉,直逼洛陽城下。然而內部糾紛猜忌使得李密殺翟讓等人,最後投降越王侗。

河北地區有竇建德的叛軍,616年竇建德領導河北叛軍轉戰河北各地,佔據冀州大部分地區,兩年後自封夏王,建國夏。

江淮地區以杜伏威、輔公祏較強。613年兩人在齊郡(今山東)舉兵叛亂,隨後南下到江淮南地區發展。617年佔領高郵,切斷江都(今江蘇揚州)與北方的聯系。杜伏威自稱總管,以輔公祏為長史。

走向滅亡

隋朝末期,軍閥割據,民不聊生,爆發隋末農民起義。大業十三年(元始617歲年)五月,太原留守、唐國公李淵在晉陽起兵,十一月佔領長安,擁立隋煬帝孫子代王楊侑為帝,改元義寧,即隋恭帝。李淵自任大丞相,進封唐王。義寧二年(公元618歲年)五月,李淵奪位稱帝,定國號為唐,隋朝滅亡。

衰亡原因

隋煬帝大業年間圍繞封爵勛官製度而推行的政治改革,勢在打破北周宇文泰以來實施的“關中本位政策”,通過限製、削弱關隴集團的強大勢力和影響,以整飭吏政,加強中央集權,擴大統治的社會基礎。但其政治改革的方案未盡成熟及過急的推進,未能與建立民生順遂、團結安定的政治局面相結合起來,最終爆發嚴重的統治危機。

歷史上有很多類似隋朝的大一統王朝,如漢、唐、宋等,在王朝末期也經歷了隋末的殘酷腐朽統治,但是大都能夠依靠慣性苟延殘喘很長時間。隋朝一度海內一統,繁榮昌盛,卻“其興也忽焉,其亡也忽焉”,原因何在?

回顧歷史,隋末,天下地主武裝紛紛起兵造反,而以李唐政權為根據地的關中地區最多,關中地區集中了大量的地主階級上層人物,在地方上勢力強大,在社會上聲望卓著,在政治上能量很強。李淵在《授三秦豪傑等官教》一文寫到,“義旗濟河,關中回響,轅門輻湊,赴者如歸。五陵豪傑,三輔冠蓋,公卿將相之緒餘,俠少良家之子弟,從吾投刺,鹹畏後時,扼腕連鑣,爭求立效”。說明了關中豪強的數量、質量很高,勢力強大,在受到朝廷的壓迫後,反心尤盛。所以,在統治集團變亂時期,這些豪強,借機起事,紛紛而起。

隋朝

再看江淮到嶺南地區,這些地方原來都是南朝的統治地區,有眾多支持南朝的豪強地主,隋朝建立之後,它們大都成為隋朝的異己力量。所以,後來在南方地區爆發了大規模武裝反抗隋朝的叛亂,其時,陳之故境,大抵皆反。隋文帝雖然平定了這次大暴動,但是採取的是鎮壓和妥協結合的方式,很多叛亂頭領後來成為了州郡的刺史、縣令,所以這股強大的勢力並沒有被根除,一旦天下有變,這些潛在的力量立即起兵反隋。

還有黃河中下遊地區,即今河南、山東一帶地主起兵的數量也很多。中原矛盾素來復雜,妄起風波,舊號難治(三國時期,曹操為穩定河北曾經建都于鄴)。統治階級內部矛盾如此激化,隋政權的根基已經搖搖欲墜。于是,統治階級內部的三股勢力,以李淵、楊玄感為代表的隋朝高官顯貴,以蕭銑、沈法興為代表的南朝殘餘勢力,以劉武周等為代表的地方大族群起反隋,鋒鏑鼎沸,星離棋布。史家有論,稱割據為"土崩",叛亂為"瓦解",頃刻間土崩瓦解,也就不足為奇了。

由于隋煬帝耗費大量人力物資,又四處征討,過度耗費隋朝國力。其中以對高句麗的戰爭最劇,為隋朝帶來衰亡。605年隋將韋雲起率突厥兵大敗契丹,基本解決北方外患。除了北方外,位于隴西青海一帶的吐谷渾汗國,也時常入侵隋朝。596年隋文帝派光化公主與吐谷渾和親以安撫之,608年隋煬帝派軍佔領吐谷渾,史稱隋與吐谷渾之戰。隔年隋煬帝西巡張掖,置河源、西海、鄯善與且末四郡。西域二十七國君主與大臣紛紛朝見隋帝,各國商人雲集張掖進行貿易。朝鮮半島南部的百濟與新羅是隋朝的藩屬國,他們希望能借助隋朝的力量製服高句麗。當時倭國正值改革派的聖德太子執政,他派遣隋使以學習隋朝文化與典章製度。兩國之間雖然因帝王稱呼問題在外交上發生“禮儀之爭”,但並未嚴重影響雙方關系。隋朝征討高句麗,是因為高句麗意圖擴張勢力;而隋朝希望建立朝貢體製,高句麗不聽號令,于是雙方兵刃相見。隋朝總共對高句麗發動四次征戰,導致數百萬人喪生,引起國內人民對隋煬帝的強烈不滿。其中在第四次攻高句麗時爆發隋末民變,隋將相繼叛變,隋朝趨向滅亡。

由此可見,隋煬帝實施政治改革,引起大規模貴族階級和地主階級的反抗,固然是隋政權滅亡的直接原因。但是,隋朝是在中國經歷長期分裂之後建立的統一王朝,其情況頗似秦朝,外表強盛至極,在大一統的表面下卻涌動著各種割據勢力的暗流,統治階級內部埋藏著深刻的不安定因素,統治基礎很不穩固,這種隋政權本身固有的缺陷,才是隋朝在強盛之際,轉而迅速滅亡的根本原因。

對外關系

萬邦來朝

隋朝在對外交往上,秉持一種以德服人的觀念。在隋朝看來,各藩屬國定期來朝,宗藩和平相處,是最理想的一種天朝政治秩序。當然,有時也難免會使用戰爭的手段,不過,那也隻是以臣服為目的,而不是要徹底擊滅。正是在這樣一種外交理念的指導下,帝國時代出現了萬邦來朝的恢弘局面。

隋朝

朝鮮日本

隋朝的初期,朝鮮三國高句麗、百濟和新羅。日本也有非經常性的通貢往來,不過它在與隋皇朝的交往中,往往不願被視為藩屬國家,而是想竭力維持一種對等的地位。

波斯羅馬

同時隋朝還和歐洲許多國家進行商業交往,在隋初打通河西走廊後,大大刺激了中原和西域的交流,中原的商品還遠銷歐洲,羅馬、波斯等許多歐洲國家的商人居住在大興城,很多歐洲國家的使節前往大興城朝拜。

領土面積

版圖疆域

在東北地區邊界固定在遼河一帶。在北方到五原、定襄等陰山以北之地。西域地區取得青海一帶領地,深入青海湖及西域東部。西南地區設南寧州總管府于,南方設定比景郡、象浦郡、海陰郡等三郡。

行政區劃

隋朝行政區劃,發生兩次重大變化。隋文帝基本統一天下後,鑒于從東漢末年開始的州郡縣三級製已經混亂不堪,廢除天下郡置,改為州縣二級製。隋煬帝繼位後,不久將所有的州改為郡,實行郡縣二級製,全國190個郡,1255個縣。隋朝時把洛陽為東都。

江都(揚州)、餘杭(杭州)、巴陵(岳陽)、新安(歙縣)、彭城(徐州)、梁郡(商丘) 大致位置,並不完全重合,僅作參考。

雍州地:京兆、馮翊、扶風、安定、北地、上郡、雕陰、延安、弘化、平涼、朔方 鹽川、靈武、榆林、五原、天水、隴西、金城、抱罕、澆河、西平、武威 張掖、敦煌、鄯善、且未、西海、河源

古梁州地:漢川、西城、房陵、清化、通川、宕渠、漢陽、臨洮、宕昌、武都、同昌 河池、順政、義城、平武、汶山、普安、金山、新城、巴西、遂寧、涪陵 巴郡、巴東、蜀郡、臨邛、眉山、降山、資陽、瀘川、犍為、越巂、牂牁 黔安

古豫州地:河南、滎陽、梁郡、譙郡、濟陰、襄城、潁川、汝南、淮陽、汝陰、上洛 弘農、浙陽、南陽、清陽、淮安

隋朝

古兗州地:東郡、東平、濟北、武陽、渤海

冀州地:信都、清河、魏郡、汲郡、河內、長平、上黨、河東、絳郡、文城、臨汾龍泉、西河、離石、雁門、馬邑、定襄、樓煩、太原、襄國、武安、趙郡 恆山、博陵、河間、涿郡、上谷、漁陽、北平、安樂、遼西

徐州地:彭城、魯郡、琅邪、東海、下邳

青州地:齊郡、北海、東萊、高密、文登

古荊州地:南郡、夷陵、竟陵、沔陽、沅陵、武陵、清江、襄陽、春陵、漢東、安陸 永安、義陽、九江、江夏、澧陽、巴陵、長沙、衡山、桂陽、零陵、熙平

揚州地:江都、鍾離、淮南、弋陽、蘄春、廬江、同安、歷陽、丹陽、宣城、毗陵 吳郡,會稽、餘杭、新安、東陽,永嘉、建安、遂安、鄱陽、臨川、廬陵 南康、宜春、豫章、南海、龍川、義安、高涼、信安、永熙、蒼梧、始安 永平、鬱林、合浦、珠崖、寧越、交趾、九真、日南、比景、海陰、林邑

政治製度

中央製度

隋文帝楊堅即位後首先做的一件大事就是廢除北周附會《周禮》六官所建立的官製,代之以新的職官製度:“置三師、三公及尚書、門下、內史、秘書、內侍等省,御史台、太常、光祿、衛尉、宗正、太僕、大理、鴻臚、司農、太府、國子、將作等監,左右衛、左右武衛等府。”以強化中央集權和恢復漢族王朝官製的傳統。尚書、門下、內史三省製是隋代中央官製的核心。三師、三公雖然地位崇高位居一品但實際上隻是榮譽職務。隋代尚書省的地位很高,《隋書·百官志》說“尚書省,事無不總”,反映了它作為最高國家行政機關的地位與權力。

隋朝

地方製度

隋代地方上分為州、三級,後于開皇三年廢除郡的行政設定,以州直接統縣。隋代州的長官每年年底都要進京述職,稱為朝集使。朝廷則派司隸台官員或別使巡省地方。

科舉製度

南北朝時期為了選拔有用人才已萌生出“舉明經”等科舉製度,但是魏晉以來的九品中正製仍然繼續實施。隋朝時,587年隋文帝正式設立分科考試製度,取代九品中正製,自此選官不問門第。科舉製度初期設諸州歲貢,規定各州每年向中央選送三人,參加秀才與明經科的考試,606年隋煬帝增設進士科。當時秀才試方略、進士試時務策、明經試經術,形成一套完整的國家分科選才製度。當時以明經最為高級,進士試居次。當時選士製度隻稱為秀才科,與唐之科舉仍有一段距離。秀才科可謂科舉的開端,亦為不完善的考試製度,對實際取士作用不大,但已改變了門第壟斷官職的局面。科舉製度順應了歷代庶族地主在政治上得到應有的地位的要求,緩和了他們和朝廷的矛盾,使他們忠心擁戴中央,有利于選拔人才,增強政治效率,對中央集權的鞏固起了積極的作用。

法律製度

北周律法有時松,有時嚴,不好掌握,導致刑罰混亂。隋文帝即位後,于581年命高熲等人參考北齊北周舊律,製定法律。583年又讓蘇威等人加以修訂,完成了《開皇律》。《開皇律》 以北齊《河清律》為底本、參考北周和南朝梁的律典,簡化律文,博取南北法律優點而成。史稱:“刑網簡要,疏而不失”,規定對十惡 者要嚴懲不貸。《開皇律》分十二卷,500條,刑罰分為:死刑、流刑、徒刑、杖刑、笞刑五種二十等。廢除了鞭刑、梟首、裂刑等酷刑,是唐代及其以後各代法典的基礎。

經濟學術

隋手工業

隋代是中國瓷器生產技術的重要發展階段。其突出的表現是,在河南安陽、陝西西安的墓葬中出土了一批白釉瓷。沼帔白瓷,胎質堅硬,色澤晶瑩,造型生動美觀,這是中國較早出現的白瓷。隋代青釉瓷器的生產則更廣泛,在河北、河南、陝西、安徽以及江南各地皆有青瓷出土,並發現了多處隋代窯址,會稽為手工業發達地區。

隋朝

商業外貿

長安和洛陽,不僅是全國政治經濟中心,也是國際貿易的重要城市。長安有都會、利人兩市;洛陽有豐都、大同和通遠三市。通遠市臨通濟渠,周圍六裏,二十門分路入市,商旅雲集,停泊在渠內的舟船,數以萬計。豐都市周圍八裏,通十二門,其中有一百二十行,三千餘肆。“招致商旅,珍奇山積”。像這樣規模宏大、商業繁華的都市,在當時的世界上是罕見的。南方還有通江達海、商貿繁榮的經濟中心會稽,大運河的建設,也提升了長安、洛陽、會稽的經濟文化交流。

隋朝

學術思想

隋文帝前期主張調和儒佛道思想,並且主張樸實文學,反對南朝艷麗的文學思想。他提倡儒學,把儒家學說提升到治國不可或缺的地位,鼓勵勸學行禮。各地紛紛廣建學校,關東地區學者眾多,儒學一時興盛。南北朝儒學流派不同,說經各有義例,到隋朝時沒有統一的經典,使得科舉製度在明經考試方面仍然困難。到隋文帝晚年,他崇尚刑法,公開助佛反儒。601年,隋文帝認為學校多而不精,下令廢除所有學校,隻儲存京師國子學,名額限七十人。劉炫上書切諫,隋文帝不聽。同時下令營造寺塔五千餘所。隋煬帝時雖然恢復各地學校,然而儒生的地位仍未改善。此時最著名的儒生有劉焯、劉炫,二劉學識豐富,受當時儒生景仰。然而劉炫乘隋文帝購求書籍的機會,偽造書百餘卷,題名為《連山易》、《魯史記》等,騙取賞物。劉焯也因計較束脩,聲名不佳。隋文帝晚年助佛反儒的舉動,使得不少儒生後來抹黑隋朝統治者。

王通是隋末大儒與隋朝著名的思想家,謚為“文中子”。他主張執政者應該先德後刑才能讓人心服;提倡儒道佛三教應該共同相處,而不是互相抵製。又主張天人之事與天地人三才不相離等思想。他著有《太平十二策》、《續六經》(又名《王氏六經》)與《文中子中說》。他的孫子王勃初唐四傑之一,而他的弟子魏徵亦是唐朝初年的名臣。他的學說,對後來宋代的理學影響深遠。

佛學思想大多為唯心主義,其中最興盛的天台宗主張止觀說,而禪宗主張頓悟說。止觀又稱為寂照、明靜,主張止息一切外境與妄念,專註于特定對象,並產生對于該對象的正智慧。頓悟為“明心見性”法門,即是主張頓悟。主張凡事通過正確的修行方法,迅速地領悟要領,從而指導正確的實踐而獲得成就。

文學方面

由于隋朝時間較短,對中國文學的影響不大。雖然有提出改革浮靡文風的要求,但是後繼中斷,古文運動需要到唐朝中葉才成功的發展起來。當時有專門研究音律學的著作,也有不錯的散文與詩歌。在南北朝時,南朝文學講究聲律和彩色,北朝文學講究質樸切實用。由于南朝艷麗的文學征服了北朝,使得隋朝文學大多承襲學風,沒有新的突破。而隋朝南北著名文士,總數居然不過十餘人。杜正藏所著的《文章體式》,有助于學習南朝文學,號為“文軌”。甚至連高句麗、百濟也學習杜書,稱為《杜家新書》。這使得南朝文學流行到外國,影響甚大。584年隋文帝下令要求樸實文學。李諤建議不能依文藻華麗而錄取人才。然而隋煬帝又提倡華麗的南朝文學,他醉心于南朝的豪華,“三幸江都”,“好為吳語”。“貴于清綺”、“宜于詠歌”的南朝文學,正合他的口味。隋煬帝是一個文學家,最有名的是《江都宮樂歌》。每作詩文,都要南朝名士庾自直評議才發表出來,可見他是南朝文學有力的提倡者。

史學方面,在隋朝以前的史書,或由官方撰寫,或由民間人士自行撰寫。其思想比較自由,質量也佳,但由于不容易採用到史官所藏書籍,通常隻有紀傳沒有志書,不能說是完整的國史。593年隋文帝宣布禁止民間私撰國史,評論人物。自此歷朝國史都改為官修,雖然官方修史公正性不足,但由于任用專業史臣撰寫,由朝廷提供的資料也比較充足,在隋唐以後成為朝廷專門的事業。

音韻目錄

因南北文化融和,音韻學與目錄學的成就尤為卓越。開皇初年,顏之推、蕭該、長孫納言等八人和陸法言討論音韻學,一致認為四方聲調分歧很大,南北用韻不同。以前諸家韻書,定韻缺乏標準,都有錯誤。陸法言記錄了諸人議論的要旨,于601年寫成《切韻》五卷。這部書統一書面的聲韻,反映了當時漢語的語音,是中國最早的音韻書。這一語音系統完整的儲存在後來的《廣韻》,甚而《集韻》等書中。目錄學方面,隋代有名的有佛教的《大隋眾經目錄》,道家的《道經目錄》,費長房所撰的《歷代三寶記》與釋彥琮所撰的《隋仁壽年內典錄》。隋廷收集南、北兩朝所有書籍,編有《隋大業正御書目錄》。唐朝魏徵就是依此編寫出《隋書·經籍志》,成為隋以前著述的總錄,在目錄學上的地位與班固的《漢書·藝文志》相同。

宗教文化

自南北朝以來,佛道儒統稱三教,佔據思想領域的主導地位。隋文帝主張調和宗教與儒學,採用三教並重的策略,並容儒教佛教道教以相輔治國。由于國家開放,流行于西亞的祆教也在中國廣為流傳。

隋朝期佛教進入極盛階段,這是因為皇帝與佛教的淵源密切。北周武帝滅佛時,智仙隱藏在楊家,預言隋文帝日後會做皇帝,重興佛法。隋文帝深信自己得佛保佑,對群臣宣稱“我興由佛法”,所以積極提倡佛法,晚年甚至排斥儒學,佛教成為隋朝國教。581年,隋文帝招請隱居僧侶出山,號召佛徒“為國行道”,並且聽任人民出家。隋煬帝時,朝庭對佛教也是採取積極扶持的政策,隋煬帝還向天台宗智者大師受戒,成為佛家弟子。然而皇帝也對佛教嚴加控製,例如把江南佛教有影響的名士集中起來,以便支配,並下令“沙門致敬王者。

當時主流的佛教派系有天台宗、三論宗和三階教。天台宗講究將“教”、“觀”兩者發揮到極致並圓融一體,認為法界無相,萬物一體。止觀是主要修行方式。三論宗因研究《中論》、《十二門論》、《百論》而著稱。主張世間、出世間的萬有諸法,是從眾多因緣和合而生,是眾多因素和條件結合而成的產物。

隋朝共修建寺塔5000餘所,塑造佛像數萬,並且翻譯數萬佛經,使佛經流布多于儒經數百十倍。隋文帝狂熱重崇佛,僅頭兩次在各州興建舍利佛塔就有83所之多,其中以大興善寺最有名。又令計口出錢,營造佛像;替京師和大都邑的佛寺,寫經四十六藏,凡十三萬卷,修治舊經四百部。隋煬帝修治舊經六百十二藏,二萬九千餘部,成立翻經館及翻經學士,下令裝補故經,並寫新本,共譯經九十部,五百一十五卷。

藝術文化

隋朝的時候,由于政教的關系,因此繪畫受到重視。隋朝繪畫仍以人物或神仙故事為主,但山水畫已發展成獨立的畫科。展子虔與董伯仁齊名,與東晉顧愷之、南朝齊陸探微及南朝梁張僧繇並稱前唐四大畫家。展子虔歷經北齊、北周與隋朝,曾在隋朝任朝散大夫,後任帳內都督。畫過佛教畫《法華經變》,風俗畫《長安車馬人物圖》,但均沒有傳世。其山水畫《遊春圖》,用勾勒刷法,著大青綠。空間透視安排合理,註意遠近關系和山樹人物的比例,能夠于咫尺之中,具備千裏之趣。這證明了隋朝的山水畫已經徹底解決“人大于山,水不容泛”的空間處理問題,成為卷軸山水畫興起的代表作,元代《畫鑒》認為《遊春圖》是山水畫正式的始祖。于闐畫家尉遲跋質那,善畫西域人物,時人稱“大尉遲”。他擅長陰影暈染,即“凹凸法”。對後世繪畫很有影響。

隋朝書法巧整兼力,不離規矩。初唐大家的風範規模,在此已經初步形成。著名的書法家有丁道護、史陵與智永。墨跡則有千字文與寫經。隋代的書法以碑刻為大宗,《龍藏寺碑》、《啓法寺碑》、《董美人志》等碑刻顯示書法風格。隋末唐初尚有書法家虞世南,與歐陽詢褚遂良、薛稷合稱“唐初四大家”。

音樂文化

隋朝音樂受北方民族音樂南朝宋、齊的舊樂,宮廷樂歌雜有“胡聲”。隋滅南朝陳後設定清商署來管理。隋煬帝時,設定清樂、西涼、龜茲、天竺、康國、疏勒、安國、高麗、禮畢等九部樂。當時樂器有曲項琵琶、豎頭箜篌、答臘鼓和羯鼓等,都是從北方民族和西域流傳過來的,在當時已經知道音階有七音而非五音而已。

萬寶常與何妥是隋朝有名的音樂家。何妥是何國(位于今烏茲別克)人,他還擅長哲學。592年以國子博士受命製定正樂,當時諸重臣議論紛紛,萬寶常也參與討論,然而一時沒有結果。最後何妥用計讓隋文帝採用黃鍾宮而解決糾紛。何妥又為隋煬帝作御車“何妥車”。著有《樂要》、《周易講疏》等書籍。

萬寶常著有《樂譜》。當時隋文帝受胡音與南朝“亡國之音”困擾,為了製定正樂召集牛弘、辛彥之與何妥等人整飭音樂,產生符合隋朝一統天下的國樂。當時重臣鄭譯、蘇威與何妥等人討論許久而沒有定論。萬寶常雖然表達意見,然而身分低下,其建議不被採用。不過他取得隋文帝的同意,以他所提的“水尺律”來調製樂器。萬寶常雖有抱負,卻因受一些權貴們的嫉恨,鬱鬱不得志而去世。他的音樂在當時被說成是“西域之樂,乃四夷之樂,非中士所宜行也。”《隋書·音樂志》也把八十四調誤認為是鄭譯的理論,實際上這是萬寶常的研究成果。

科學技術

1. 李春設計和主持建造的趙州橋,是現存世界上最古老的一座石拱橋,比歐洲早700多年。

2. 劉焯製定的《皇極歷》,是當時最先進的歷法。

隋朝

3. 發明世界最早的整體雕版印刷。

4. 大運河的貫通。

5. 大興城的修建不僅是中國古代城市建設規劃高超水準的標志,也是當時國家的經濟實力和科技水準的綜合體現。大興城乃當時的“世界第一城”。

6.等間距二次內插公式的發明,後發展出不等間距二次內插法。

7.記載了最早糖尿病患者尿甜的現象,比誤認為最先發現尿甜的Thomas Willis約早千餘年。

8.造出了各種彩色紙張。

9.《諸病源侯論》的編撰 ,總結了魏晉以來的醫療實踐經驗,對中醫“病因學和“證侯學”進行了精細準確的描述,成為中國第一部病因證候學專著。

10.現今可考的最早的韻書《切韻》由陸法言執筆編寫完成。

開建運河

隋朝的政治和軍事中心位于關中地區,在平定南朝陳期間,為了運兵南下,開始修建運河。平定南朝陳後,隋廷為了將江南(會稽郡)的糧食和紡織品運送到中原地區,又陸續開鑿了數條運河,並且在兩岸築御道,種植柳樹護岸。所開的運河大部分是利用自然河道,或是疏濬前代業已幹枯的舊溝,隻有一小部分才是真正以人力開鑿的。最終形成以東都洛陽為中心,首尾相連的幾條運河。

隋朝

584年隋文帝為了將關東資源便利的運至關中,引渭水自長安開通到潼關的廣通渠,但砥柱仍阻礙關東漕運。587年為了興兵伐南朝陳,循春秋時期吳王夫差的邗溝興建山陽瀆,自山陽(今江蘇淮安縣)至揚子(今江蘇儀征縣)入長江江都(今江蘇揚州)。隋煬帝時大規模發展運河,605年開通通濟渠(又稱汴渠)。西段自今洛陽西郊引谷水、洛水入黃河。東段自滎陽汜水鎮東北開始,循夫差所開運河故道,引黃河經汴水、泗水達淮河,經過汴州(今河南開封)、宋州(今河南商丘)、宿州(今安徽宿州)、泗州(今安徽泗縣)等城市。同年又發淮南民十餘萬人再度修築山陽瀆,整治取直,中間不再繞道射陽湖以直達長江。為了連結富餚的江南,610年開築江南運河,自京口(江蘇鎮江市)引長江經吳州(江蘇蘇州市)至餘杭(浙江杭州市)的錢塘江。長八百餘裏,廣十餘丈。至此完成運河南段,隋煬帝還準備渡浙江,臨東南經濟中心會稽(紹興),遊會稽山。由于北伐高句麗需要運輸龐大物資,608年發河北諸郡民夫百餘萬人開開

通永濟渠,引黃河支流沁水南至黃河,北接衛河直達涿州(今北京市),完成運河北段。涿州便成為東征高句麗的人員與物資的集中地。

由廣通渠,永濟渠、通濟渠、山陽瀆和江南運河組成的隋唐大運河長達2700餘公裏。611年隋煬帝乘龍舟自江都直達涿州。普通民船一晝夜走一百裏,自江都到涿州不過一個多月,南北水路交通比陸路確是便利得多。洛陽位居運河中心,西接長安,南通杭州,北通涿州,成為天下貨物集散地;運河沿岸也如雨後春筍般的發展出數座商業城市。隋唐大運河為經濟發展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建成後六百餘年時間之內成為溝通南北雙方的重要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紐帶,促進各個地區的文化發展與民族融合,有人認為這使得中華文明成為有機體的整體文明。

建大興城

原漢長安城久經戰亂,殘破不堪。而且宮室形製狹小,不能適應新增的統一國家都城的需要。加之幾百年來城市污水沉淀,壅底難泄,飲水供應也成問題。因此,隋文帝放棄龍首原以北的漢長安城,于龍首原以南漢長安城東南選擇新址建新長安城。582年一月隋文帝命宇文愷負責設計建造新城,因為隋文帝曾被封為大興公,因此取名大興城,隔年三月竣工。

隋朝

大興城參考北魏洛陽城和北齊鄴都南城,城池平面布局整齊劃一,形製為長方形。全城由宮城、皇城、裏坊三部分組成,完全採用東西對稱布局。裏坊面積約佔全城總面積的88.8%,居民住宅區的大幅度擴大是大興城建築整體設計的一大特點。城址落于龍首原上,北臨渭河,南依灞水與滻水,地形南高北低,城南崗原起伏。龍首原以南的“六坡”視為幹之六爻,依次稱為初九、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上九。根據《易經》,初九高坡代表“潛龍勿用”。九二高坡是“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大人”代表德位兼備的人,所以建設宮城作為帝王之居。九三高坡代表“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隨時警惕居高位而不驕,處下位而不憂,所以興建皇城讓文武百官健強不息、忠君勤政的理念。九五高坡代表“九五至尊”,屬“飛龍”之位,不欲常人居之。所以在這條高崗的中軸東西向,對稱地建築東面的大興善寺(佛教)與西面的玄都觀(道教),希望能借用神明鎮壓九五高坡的帝王之氣。由于代表皇宮的紫微宮居于北天中央,所以皇宮隻能布置在較低處的北邊,然而北邊有渭河相倚,也比較適合防御。“六坡”成為大興城的骨架,皇宮、朝廷和寺廟與一般居民區形成鮮明對照。岡原之間的低地,開渠引水,挖掘湖泊,增大城市的水道。這樣充分利用地形的優勢,增大立體空間,顯得更加雄偉壯觀。

修建東京

隋煬帝初繼位,便決定遷都洛陽,煬帝建設的洛陽城,南對伊闕,北倚邙山,東逾瀍河、洛水縱貫其間,分外郭城、宮城、皇堀、東城、含嘉倉城、園壁城和耀儀堀,規模宏大,布局有序。宮城皇城偏隅郭城西北的獨特的布局和整齊的劃一裏見方的裏坊布局建製而在中國都城建設歷史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隋煬帝修建洛陽城,具有統治國家的戰略考慮。到五代、北宋時仍在使用,曾是全國經濟文化中心。

美籍漢史學家費正清在《中國:傳統與變遷》中感慨:“在隋文帝和隋煬帝的統治下,中國又迎來了第二個輝煌的的帝國時期。大一統的政權在中國重新增立起來,長城重新得到修繕,政府開鑿了大運河(這為後來幾百年間的繁華提供了可能),建造了宏偉的宮殿,中華帝國終于得以重振雄風。”

帝王世系

廟號謚號姓名表字年號在位時間
太祖武元皇帝(隋文帝追崇)楊忠字弇于,小字奴奴——
高祖文皇帝楊堅普六茹開皇581年二月—600年十二月
仁壽601年一月—604年十二月
581-600
600-604
世祖明皇帝楊廣阿瞞大業605年一月-618年三月605-617
世宗孝成皇帝(皇泰帝追崇)楊昭
——

恭皇帝楊侑
義寧617年十一月-618年五月617-618

皇泰帝楊侗
皇泰618年五月-619年4月618-619

秦王楊浩
大業618年三月-九月(沿用)619

隋王楊政道
大業618-630(沿用)620-630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