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龜蒙

陸龜蒙

陸龜蒙(?~公元881年),唐代農學家、文學家,字魯望,號天隨子、江湖散人、甫裏先生,江蘇吳縣人。曾任湖州、蘇州刺史幕僚,後隱居松江甫裏(今甪直鎮),編著有《甫裏先生文集》等。 他的小品文主要收在《笠澤叢書》中,現實針對性強,議論也頗精切,如《野廟碑》、《記稻鼠》等。陸龜蒙與皮日休交友,世稱"皮陸",詩以寫景詠物為多。

  • 姓名
    陸龜蒙
  • 別名
    字魯望,別號天隨子、江湖散人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蘇蘇州
  • 出生日期
    不詳
  • 逝世日期
    公元881年
  • 職業
    詩人、文學家、農學家
  • 主要成就
    中國農業史上著名的農學家推廣曲轅犁
  • 代表作品
    《甫裏先生文集》《耒耜經》《笠澤叢書》等

人物簡介

陸龜蒙陸龜蒙

陸龜蒙,(?—約881),字魯望,號天隨子,蘇州(今屬江蘇),長洲縣人,居甫裏(今甪直),別號甫裏先生、江湖散人等,晚唐文學家、詩人。唐代文學家。舉進士不中。曾為湖州、蘇州從事。居松江甫裏,有田數百畝,地低下,常苦水潦。經營茶園于顧渚山下,歲取租茶,自為品第。常攜書籍、茶灶、筆床、釣具泛舟往來于太湖,自稱江湖散人、天隨子、甫裏先生,後以高士召,不赴。去世後,唐昭宗于光化三年(900)追贈右補闕。

生平經歷

農學

早年的陸龜蒙熱衷于科舉考試。他從小就精通《詩》、《書》、《儀禮》、《春秋》等儒家經典,特別是對<春秋>更有研究。在進土考試中,他以落榜告終。此後,陸龜蒙跟隨湖州刺史張博遊歷,並成為張的助手。後來回到了故鄉松江甫裏(今江蘇吳縣東南甪直鎮),過起了隱居生活,後人因此稱他為“甫裏先生”。在甫裏,他有田數百畝,屋30楹,牛10頭,幫工20多人。由于甫裏地勢低窪,經常遭受洪澇之害,陸龜蒙因此而常面臨著飢謹之苦。在這種情況下,陸龜蒙親自身扛畚箕,手執鐵鍤,帶領幫工,抗洪救災,保護庄稼免遭水害。他還親自參加大田勞動,中耕鋤草從不間斷。平日稍有閒暇,便帶著書籍、茶壺、文具、釣具等往來于江湖之上,當時人又稱他為“江湖散人”、“天隨子”。他也把自己比作古代隱士涪翁、漁父、江上丈人。在躬耕南畝、垂釣江湖的生活之餘,他寫下了許多詩、賦、雜著,並于唐乾符六年(公元879年)臥病期間自編《笠澤叢書》,其中便有許多反映農事活動和農民生活的田家詩,如“放牛歌”、“刈麥歌”、“獲稻歌”、“蠶賦”、“漁具”、“茶具”等,而他在農學上的貢獻,則主要體現在其小品、雜著之中。

陸龜蒙畫像陸龜蒙畫像

隋、唐以後,特別是“安史之亂”以後,中國的經濟重心開始移向南方,使得長期以來“火耕水耨”的南方農業走上精耕細作的道路。其標志便是以“耕、耙、耖”為核心的耕作技術體系的形成。而總結這一體系的便首推陸龜蒙,他在《耒耜經》一文中寫道:“耕而後有爬,渠疏之義也,散垡去芟者焉。爬而後有礰礋焉,有磟碡焉。”他還根據自己對“象耕鳥耘”傳說的理解,對精耕細作的技術體系提出了“深耕疾耘”的原則。

在耕、耙、耖的技術體系中,耕是最重要的一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陸龜蒙對當時江東一帶重要的水田耕作農具——犁的各部構造與功能作了記述和說明,寫了<末鋁經>一文。

耒耜本是兩種原始的翻土農具,傳說農業始祖神農氏“斷木為耜,揉木為耒”,實際上最初的耒隻是一尖頭木棒,後來又在尖頭木棒的下端安裝了一個短棒,用于踏腳這便是耜。使用耒耜的方式,有一人的“力田”。二人的“耦耕”。三人或多人的“劦(協)田”。後來隨著金屬工具和獸力的使用,耒耜便進化為犁。初期的犁僅僅是將原來耒耜一推一拔,改為連續推拔。到秦漢時,犁已具備犁鏵、犁壁、犁轅、犁梢、犁底、犁橫等零部件,但多為直的長轅犁。回轉不靈便,尤其不適合南方水田使用。唐代時長轅犁改進為曲轅犁,並在江東一帶廣泛使用。

曲轅犁曲轅犁

根據《耒耜經》記載,江東曲轅犁為鐵木結構,由犁鏵、犁壁、犁底、壓鑱、策額、犁箭、犁轅、犁評、犁建、犁梢、犁槃等11個零部件組成。犁鏵用以起土;犁壁用于翻土;犁底和壓鑱用以固定犁頭;策額保護犁壁;犁箭和犁評用以調節耕地深淺;犁梢控製寬窄;犁轅短而彎曲;犁槃可以轉動。整個犁具有結構合理、使用輕便、回轉靈活等特點,它的出現標志著傳統的中國犁已基本定型。陸龜蒙還對各種零部件的形狀、大小、尺寸也有詳細記述,十分便于仿製流傳。

《耒耜經》一共記載了4種農具,除江東犁以外,還有爬、礰礋和碌碡,是中國最早的一部農具專著,也是第一篇談論江南水田農業生產的專文。

陸龜蒙有釣魚、飲茶、作詩的嗜好,他對各種漁具和茶具都有了解,並為之寫詩歌詠。

養魚之法世傳有《陶朱公養魚經》,而于取魚之法卻付諸闕如,實際上捕魚遠在養魚之前,捕魚之法和捕魚之具必定更多。陸龜蒙據自己多年垂釣江湖的經驗,做了《漁具十五首並序》及《和添漁具五篇》,對捕魚之具和捕魚之術作了全面的敘述。在《漁具十五首》“序”中,介紹了13類共19種漁具和兩種漁法。19種漁具中有屬于網罟之類的罛、罾、罺、罩等;有屬于簽之類的筒和車;還有梁、笱、箄、矠、叉、射、桹、神、滬、(竹字頭加椮)、舴艋、笭箵。這些漁具主要是根據不同的製造材料和製造方法,以及不同的用途和用法來劃分的。兩種漁法即“或以術招之,或葯而盡之”。凡此種種,正如他自己所說:“矢魚之具,莫不窮極其趣。”陸龜蒙的好友皮日休對他的漁具詩十分贊賞,認為“凡有漁已來,術之與器,莫不盡于是也”。在《和添漁具五篇》中,陸龜蒙還以漁庵、釣礬、蓑衣、篛笠、背篷等為題,歌詠了與漁人息息相關的五種事物。總的說來是非常全面的。

陸龜蒙詩陸龜蒙詩

漁具之外,陸龜蒙還有《和茶具十詠》,對茶具作了敘述。唐代的飲茶風氣很盛,陸本人就是個茶嗜者,他在顧渚山下開闢了一處茶園,每年都要收取租茶,並區分為各種等級。顧渚山在浙江湖州,是個著名的產茶區。據《郡齋讀書志·雜家類》載,茶聖陸羽著有《顧渚山記》2卷。當年陸氏與皎然、朱放等論茶,以顧渚為第一。陸羽和皎然都是當時的茶葉名家,分別著有《茶經》和《茶訣》。陸龜蒙在此開設茶園。深受前輩的影響,他寫過《茶書》一篇,是繼《茶經》、《茶訣》之後又一本茶葉專著。可惜《茶訣》和《茶書》均已失傳。唯有陸羽的《茶經》3卷傳世。盡管陸龜蒙的《茶書》已失傳,然而他所作的《和茶具十詠》卻保留了下來,“十詠”包括茶塢、茶人、茶笱、茶籝、茶舍、茶灶、茶焙、茶鼎、茶甌、煮茶等10項,有的為《茶經》所不見,可與之對照研究。

作為農學家,陸龜蒙的貢獻不僅在于農業器具方面,其他諸如植物保護、動物飼養等方面也多有建樹。他對柑桔害蟲桔蠹的形態、習性及自然天敵作了仔細的觀察,寫了《蠹化》一文,盡管他的用意在于借物抒懷,然而此文卻是一篇古代關于柑桔害蟲生物防治的史料。陸龜蒙觀察了鳧(野鴨)和鷖(海鷗)對稻糧的危害。寫有《禽暴》一文,提出了網捕和葯殺的防治辦法。陸龜蒙還強調了田鼠對水稻的危害性,寫有《記稻鼠》一文,提到了驅趕和生物防治兩種防治辦法。在動物資源保護方面,他大聲疾呼保護漁業資源,在《南涇漁父》一詩中說:“孜孜戒吾屬,天物不可暴。大小參去留,候其孳養報。終朝獲漁利,魚亦未常耗。”竭力反對“葯魚”這種破壞漁業資源的做法,極力提倡“種魚”,採收魚卵,遠運繁殖,借以保護漁業資源。

文學

陸龜蒙作為一位文學家,其成就主要在詩歌和小品文方面;作為農學家,其影響則主要在農具方面,而農具方面的成就又突出地體現在對江東犁的總結。由于犁在農業中的地位,犁的進化史就是古代農業史,這就決定了陸龜蒙在中國農業史上的地位,以致于研究中國犁的學者,言必稱頌陸龜蒙的《耒耜經》。

陸龜蒙出身江南名望大族,後家道衰落。陸龜蒙曾任湖州、蘇州刺史幕僚。後買地置宅退隱于甫裏,一面賦詩撰文,一面從事農業生產。曾“有地數畝,有屋三十楹,有田奇十萬步,有牛不減四十蹄,有耕夫百餘指”。

陸龜蒙嗜茶,曾在宜興顧渚山下,開闢茶園。他善詩,與著名詩人皮日休最友善,常互相唱和,同負盛名,時稱“皮陸”。好藏書,家有藏書萬卷,精于校讎。

陸龜蒙坐像陸龜蒙坐像

陸龜蒙與皮日休為友,世稱“皮陸”。曾敘張祜詩,謂其樂府“知作者本意,短章大篇,往往間出,諫諷怨譎,時與六義相左右”。其自作也有《雜諷九首》、《村夜二篇》關心民生;《新沙》諷刺封建官員殘酷剝削人民;《築城詞》揭露將軍以人民生命求高功;都與皮日休樂府精神相近。他又有一些即景詠懷的近體,情趣清高,神韻頗佳。如七絕《懷苑陵舊遊》、《白蓮》等作,甚受清代神韻派詩人稱道。但在蘇州與皮日休唱和之詩,往往誇多鬥險,有長達千字的大篇。胡震亨《唐音癸簽》譏其“多學為累,苦欲以賦料入詩”,趙執信《談龍錄》謂其“以筆墨相娛樂”,翁方綱《石洲詩話》說:“晚唐之漸開松浮者,莫如皮陸之可厭。此所謂不揣其本而齊其末也。”

陸龜蒙小品文的成就,勝于其詩。如《田舍賦》、《後賦》、《野廟碑》、《登高文》等篇,對當時殘暴腐朽的封建統治者以及封建道德迷信,作了辛辣的諷刺,具有獨特的光採和鋒芒。

陸龜蒙勤于著述,“雖幽憂疾痛,貲無十日計”,但著述“不少輟”。其詩多寫閒適隱居生活,對當時社會黑暗、統治者的腐朽作無情諷刺與揭露。詩作以寫景詠物居多,風格清雋秀逸,時人給予很高評價,與溫庭筠李商隱相提並論。其散文成就尤高,多用比喻、寓言,借古諷今。有《甫裏集》、《笠澤叢書》等詩文集傳世。另有《耒耜經》一書,詳細記載了犁、耙、鏟等農具發明經過,以及製作、使用方法等經驗,成為研究我國古代農業生產工具的重要文獻。

主要著作

著《笠澤叢書》4卷,有清雍正重刊元本。與皮日休唱和的《松陵集》10卷,有汲古閣本。宋葉茵合二書所載及遺篇為《甫裏集》20卷,有《四部叢刊》影印黃丕烈校本。事跡見<新唐書>本傳。

作品賞析

別離

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

杖劍對尊酒,恥為遊子顏。

蝮蛇一螫手,壯士即解腕。

所志在功名,離別何足嘆。

這首詩,敘離別而全無依依不舍的離愁別怨,寫得慷慨激昂,議論滔滔,形象豐滿,別具一格。 “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下筆挺拔剛健,調子高昂,一掃送別詩的老套,生動地勾勒出主人公性格的堅強剛毅,真有一種“直疑高山墜石,不知其來,令人驚絕”(沈德潛《說詩晬語》卷上)的氣勢,給人以難忘的印象。

“杖劍對尊酒,恥為遊子顏”,彩筆濃墨描畫出大丈夫的壯偉形象。威武瀟酒,胸懷開闊,風度不凡,氣宇軒昂,仿佛是壯士奔赴戰場前的杖劍壯別,充滿著豪情。

陸龜蒙坐像陸龜蒙坐像

頸聯運用成語,描述大丈夫的人生觀。“蝮蛇螫手,壯士解腕”,本意是說,毒蛇咬手後,為了不讓蛇毒攻心而致死,壯士不惜把自己的手腕斬斷,以去患除毒,保全生命。作者在這裏形象地體現出壯士為了事業的勝利和理想的實現而不畏艱險、不怕犧牲的大無畏精神。頸聯如此拓開,有力地烘托出尾聯揭示的中心思想。“所志在功名,離別何足嘆。”尾聯兩句,總束前文,點明壯士懷抱強烈的建功立業的志向,為達此目的,甚至不惜“解腕”。那麽,眼前的離別在他的心目中自然不算一回事了,哪裏值得嘆息呢!

此詩以議論為詩,由于詩中的議論充滿感情色彩,“帶情韻以行”,所以寫得生動、鮮明、激昂、雄奇,給人以壯美的感受。

和襲美春夕酒醒

幾年無事傍江湖,醉倒黃公舊酒壚。

覺後不知明月上,滿身花影倩人扶。

這是一首閒適詩。“閒適詩”的特點,向例是以自然閒散的筆調寫出人們無牽無掛的悠然心情,寫意清淡,但也反映了生活的一個方面。同時,有些佳作,在藝術上不乏可資借鏡之處。“襲美”,是詩人皮日休的表字。陸龜蒙和皮日休是好友,兩人常相唱和。此詩是寫詩人酒醉月下花叢的閒適之情。

起句“幾年無事傍江湖”,無所事事,浪跡江湖,在時間和空間方面反映了“泛若不系之舟”(《庄子·列御寇》)的無限自在。第二句中的“黃公舊酒壚”,典出《世說新語·傷逝》,原指西晉時竹林七賢飲酒的地方,詩人借此表達自己放達縱飲的生活態度,從而標榜襟懷的高遠。

陸龜蒙《白蓮》配圖陸龜蒙《白蓮》配圖

“覺後不知明月上”,是承前啓後的轉接,即前承“醉倒”,後啓歸去倩人攙扶的醉態。此處所雲“不知”,情態十分灑脫;下句“滿身花影倩人扶”是全篇中傳神妙筆,寫出了月光皎潔、花影錯落的迷人景色。一個“滿”字,自有無限情趣在其中。融“花”、融“月”、融“影”、融“醉人”于渾然一體,化合成了春意、美景、詩情、高士的翩翩韻致。

這首詩著意寫醉酒之樂,寫得瀟灑自如,情趣盎然。詩人極力以自然閒散的筆調抒寫自己無牽無掛、悠然自得的心情。然而,以詩人冠絕一時的才華,而終身沉淪,隻得“無事傍江湖”,象阮籍、嵇康那樣“醉倒黃公舊酒壚”,字裏行間似仍不免透露出一點內心深處的憂憤之情。

人物評價

陸龜蒙生于官僚世家,卻終身以農為業,雖以隱土自詡,卻懷儒家之志,修身持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每見于筆端,正如魯迅先生所說,他和皮日休一樣“並沒有忘記天下,正是一榻糊塗的泥塘裏的光彩和鋒芒”。更為可貴的是,他雖胸懷天下,飲譽文壇,卻能將歷來不為文人和士大夫所重視的農具,進行細致的研究總結,甘做小人之事,為中國古代農具發展史留下寶貴的文字記載。這與他的性格是分不開的,他的自傳《甫裏先生傳》和《江湖散人傳》,對其生平和個性作了總結。他在《江湖散人傳》中寫道:“散人者,散誕之人也;心散、意散、形散、神散。既無羈限,為時之怪,民束于禮樂者外之,曰此散人也。”也許正是因為擺脫了儒家傳統禮教的束縛,才使他成為中國農業史上著名的農學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