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遊

陸遊

陸遊(1125年—1210年),字務觀,號放翁,漢族,越州山陰(今紹興)人,南宋文學家、史學家、愛國詩人。 

陸遊生逢北宋滅亡之際,少年時即深受家庭愛國思想的熏陶。宋高宗時,參加禮部考試,因受秦檜排斥而仕途不暢。宋孝宗即位後,賜進士出身,歷任福州寧德縣主簿、敕令所刪定官、隆興府通判等職,因堅持抗金,屢遭主和派排斥。乾道七年(1171年),應四川宣撫使王炎之邀,投身軍旅,任職于南鄭幕府。次年,幕府解散,陸遊奉詔入蜀,與範成大相知。宋光宗繼位後,升為禮部郎中兼實錄院檢討官,不久即因“嘲詠風月”罷官歸居故裏。嘉泰二年(1202年),宋寧宗詔陸遊入京,主持編修孝宗、光宗《兩朝實錄》和《三朝史》,官至寶章閣待製。書成後,陸遊長期蟄居山陰,嘉定二年(1210年)與世長辭,留絕筆《示兒》。

陸遊一生筆耕不輟,詩詞文俱有很高成就,其詩語言平易曉暢、章法整飭謹嚴,兼具李白的雄奇奔放與杜甫的沉鬱悲涼,尤以飽含愛國熱情對後世影響深遠。陸遊亦有史才,他的《南唐書》,“簡核有法”,史評色彩鮮明,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 本名
    陸遊
  • 別稱
    務觀
  • 字型大小
    放翁
  • 所處時代
    北宋
  • 民族族群
  • 出生地
    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
  • 出生日期
    1125年11月13日
  • 逝世日期
    1210年1月26日
  • 主要作品
    《示兒》、《遊山西村》

人物生平

家世背景

​陸遊出生于名門望族、江南藏書世家。陸遊的高祖陸軫大中祥符年間進士,官至吏部郎中;祖父陸佃,師從王安石,精通經學,官至尚書右丞,所著《春秋後傳》、《爾雅新義》等是陸氏家學的重要要典籍。 陸遊的父親陸宰,通詩文、有節操,北宋末年出仕,南渡後,因主張抗金受主和派排擠,遂居家不仕;陸遊的母親唐氏是北宋宰相唐介的孫女,亦出身名門。

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十七日,陸宰奉詔入朝,由水路進京,于淮河舟上喜得第三子,取名陸遊。同年冬,金兵南下,並于靖康二年(1127年)攻破汴京(今開封),北宋滅亡(靖康之恥),陸宰攜家眷逃回老家山陰。 建炎三年(1129年),金兵渡江南侵,宋高宗率臣僚南逃,陸宰改奔東陽,家境才開始逐步安定下來,時陸遊年僅四歲。

陸遊出生于兩宋之交,成長在偏安的南宋,民族的矛盾、國家的不幸、家庭的流離,給他幼小的心靈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初入仕途

陸遊自幼聰慧過人,先後師從毛德昭、韓有功、陸彥遠等人 ,十二歲即能為詩作文,因長輩有功,以恩蔭被授予登仕郎之職。

陸遊像陸遊像

紹興二十三年(1153年),陸遊進京臨安(今杭州)參加鎖廳考試(現任官員及恩蔭子弟的進士考試),主考官陳子茂閱卷後取為第一,因秦檜的孫子秦塤位居陸遊名下,秦檜大怒,欲降罪主考。次年(1154年),陸遊參加禮部考試,秦檜指示主考官不得錄取陸遊。 從此陸遊被秦檜嫉恨,仕途不暢。

紹興二十八年(1158年),秦檜病逝,陸遊初入仕途,任福州寧德縣主簿,不久,調入京師,任敕令所刪定官。 陸遊進入朝中後,應詔上策,進言“非宗室外戚,即使有功,也不應隨意封加王爵”;高宗酷愛珍稀玩物,陸遊認為“虧損聖德”,建議皇帝嚴于律己。 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陸遊以楊存中掌握禁軍過久,權威日盛,多有不便,進諫罷免楊存中,高宗採納,降楊存中為太傅、醴泉觀使,升陸遊為大理寺司直兼宗正簿,負責司法工作。

北伐獻策

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宋孝宗趙昚即位,任命陸遊為樞密院編修官,賜進士出身。 陸遊上疏,建議整飭吏治軍紀、固守江淮、徐圖中原。 時孝宗在宮中取樂,並未重視,陸遊得知後告訴大臣張燾。張燾入宮質問,孝宗遂罷陸遊為鎮江府通判。

隆興元年(1163年),宋孝宗以張浚為都督,主持北伐。陸遊上書張浚,建議早定長遠之計,勿輕率出兵。 張浚派大將李顯忠邵宏淵領兵出擊,收復靈壁、虹縣,進據符離,因李邵不睦,宋軍大敗(符離之戰),偏安之論隨即甚囂塵上。張浚上疏領罪,被貶為江淮宣撫使。

隆興二年(1164年)春,陸遊在鎮江任上結識張浚,獻策出師北伐,張浚贊揚為“志在恢復”。四月,“隆興和議”將簽成,陸遊上書東西兩府,進言說:“江東之地,自吳國以來,莫不以建康為都城。臨安頻臨大海,運糧不便,且易受意外襲擊,皇上駐扎臨安,隻能作為權宜之計。契約簽訂之後,皇上應駐扎建康、臨安,金朝來使,或到臨安、或到建康,這樣以來,可以爭取時間建都立國,而不令金朝生疑。” 時龍大淵曾覿掌權,陸遊就對樞密使張燾說:“曾覿、龍大淵利用職權,廣結私黨,迷惑朝廷,今日不除,後患無窮。”張燾聞言奏報朝廷,孝宗大怒,貶陸遊為建康府通判。

乾道元年(1165年),陸遊調任隆興府通判。 有人進言陸遊“結交諫官、鼓唱是非,力說張浚用兵”,朝廷即罷免了陸遊的官職。

軍僚幕府

乾道五年(1169年)十二月,朝廷征召已賦閒四年的陸遊,任為夔州通判,主管學事兼管內勸農事,陸遊攜家眷由山陰逆流而上,採擷沿路風土民情,作《入蜀記》。

乾道七年(1171年),王炎宣撫川、陝,駐軍南鄭,召陸遊為幹辦公事,陸遊得書甚為欣喜,隻身前往南鄭,與張季長 、閻蒼舒、範西叔、高子長等十餘人同在南鄭幕府任職。王炎委托陸遊草擬驅逐金人、收復中原的戰略計畫,陸遊作《平戎策》,提出“收復中原必須先取長安,取長安必須先取隴右;積蓄糧食、訓練士兵,有力量就進攻,沒力量就固守”。

陸遊到王炎的軍幕後,常到駱谷口,仙人原,定軍山等前方據點和戰略要塞,並到大散關巡邏。 時吳璘之子吳挺代父掌兵,驕傲放縱、多次因微小過失殺人,王炎不敢得罪。陸遊建議用吳玠之子吳拱代替吳挺掌管兵權。王炎認為“吳拱膽怯、缺少智謀,遇到敵人必敗”,陸遊反駁說:“吳挺遇敵,又怎能保證他不敗?如果吳挺立有戰功,更難駕馭。”至韓侂胄北伐時,吳挺之子吳曦叛敵,陸遊的話果然得到驗證。

十月,朝廷否決北伐計畫的《平戎策》,調王炎回京,幕府解散,出師北伐的計畫也毀于一旦,陸遊感到無比的憂傷。 大散關一帶的軍旅生活,是陸遊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親臨抗金前線、力圖實現愛國之志的軍事實踐,這段生活雖隻有八個月,卻給他留下了終生難忘的記憶。

蜀中生涯

乾道八年(1172年),陸遊被任為成都府路安撫司參議官,官職清閒,陸遊騎驢入川 ,頗不得志。 次年,改任蜀州通判 ;五月,經四川宣撫使虞允文舉薦,陸遊又改調嘉州通判。

淳熙元年(1174年)二月,虞允文病逝,陸遊又調回蜀州通判。再任蜀州期間,陸遊深入考察地方風土民情,並先後造訪翠圍院 、白塔院 、大明寺等當地名勝,愈發愛上了這塊天府之地,並萌發出“終焉于斯”的念頭。

三月,參知政事鄭聞以資政殿大學士出任四川宣撫使,陸遊大膽上書,建議出師北伐,收復失地,未被採納。 五月,陸遊主持州考,楊鑒奪得第一名,取得參加秋試的資格,陸遊寫詩以資鼓勵。 八月,陸遊在蜀州閱兵,作《蜀州大閱》,抨擊南宋養兵不用、苟且偷安。 十月,陸遊又被派到榮州代理州事。

淳熙二年(1175年),範成大由桂林調至成都,任四川製置使,舉薦陸遊為錦城參議。範成大統帥蜀州,陸遊為參議官,二人以文會友,成莫逆之交。 南宋主和勢力詆毀陸遊“不拘禮法”、“燕飲頹放”,範成大迫于壓力,將陸遊免職。陸遊就在杜甫草堂附近浣花溪畔開闢菜園,躬耕于蜀州。

淳熙三年(1176年),為回應主和派攻擊他“頹放”、“狂放”,陸遊自號“放翁”,進行反擊。 六月,陸遊奉命主管台州桐柏山崇道觀,以“祠祿”維持家人生計。 淳熙四年(1177年)六月,範成大奉召還京,陸遊送至眉州,懇請範成大回朝後勸皇帝“先取關中次河北”、“早為神州清虜塵”。

宦海浮沉

淳熙五年(1178年),陸遊詩名日盛,受到孝宗召見,先後任命為福州、江西提舉常平茶鹽公事。

淳熙六年(1179年)秋,陸遊被任為江西常平提舉,主管糧倉、水利事宜。次年,江西水災,陸遊號令各郡開倉放糧,並親自“榜舟發粟”。 同時上奏朝廷告急,請求開常平倉賑災。十一月,陸遊奉詔返京,給事中趙汝愚借機彈劾陸遊“不自檢飭、所為多越于規矩”,陸遊忿然辭官,重回山陰。

淳熙十三年(1186年),陸遊閒居山陰五年之後 ,朝廷才重新起用他為嚴州知州。陸遊入京向孝宗辭行,時陸遊詩名大勝,孝宗于延和殿勉勵陸遊說:“嚴陵山青水美,公事之餘,卿可前往遊覽賦詠。” 陸遊在嚴州任上,“重賜蠲放,廣行賑恤”,深得百姓愛戴。 閒暇之餘,陸遊整理舊作,命名為《劍南詩稿》。

淳熙十五年(1188年)七月,陸遊任滿,朝廷升為軍器少監,掌管兵器製造與修繕,再次進入京師。

淳熙十六年(1189年)二月,孝宗禪位于趙惇(宋光宗),陸遊上疏,提出治理國家、完成北伐的系統意見,建議“減輕賦稅、懲貪抑豪”;“繕修兵備、搜拔人才”,“力圖大計”,以恢復中原。

紹熙元年(1190年),陸遊升為禮部郎中兼實錄院檢討官 ,再次進言光宗廣開言路、慎獨多思 ,並勸告光宗帶頭節儉,以尚風化。 由于陸遊“喜論恢復”,諫議大夫何澹彈劾陸遊之議“不合時宜”,主和派也群起攻之,朝廷最終以“嘲詠風月”為名將其削職罷官。陸遊再次離開京師,悲憤不已,自題住宅為“風月軒”。

編修國史

紹熙五年(1194年),太上皇趙昚病故,宋光宗趙惇稱病不肯居喪,滿朝嘩然。知閣門事韓侂胄與知樞密院事趙汝愚等密謀,廢除趙惇,立太子趙擴為帝,是為宋寧宗。 韓侂胄是趙擴妻韓氏的叔父,把持朝政,獨攬大權,貶朱熹、斥理學、興“慶元黨禁”,專權跋扈,陸遊便寫詩譴責韓侂胄。

嘉泰二年(1202年),陸遊被罷官十三年後,朝廷詔陸遊入京,擔任同修國史、實錄院同修撰一職,主持編修孝宗、光宗《兩朝實錄》和《三朝史》,並免去上朝請安之禮,不久陸遊兼任秘書監

編修國史其間,因韓侂胄主張北伐,陸遊大力贊揚和支持,給予種種合作,並應韓侂胄之請,為其作記題詩,勉勵韓侂胄抗擊外侮,為國立功。

嘉泰三年(1203年)四月,國史編撰完成,寧宗升陸遊為寶章閣待製,陸遊遂以此致仕,時年七十九歲。

臨終示兒

嘉泰三年(1203年)五月,陸遊回到山陰,浙東安撫使兼紹興知府辛棄疾拜訪陸遊,二人促膝長談,共論國事。辛棄疾見陸遊住宅簡陋,多次提出幫他構築田舍,都被陸遊拒絕。

嘉泰四年(1204年),辛棄疾奉召入朝,陸遊作詩送別,勉勵他為國效命,協助韓侂胄謹慎用兵,早日實現復國大計。

開禧二年(1206年),韓侂胄請寧宗下詔,出兵北伐,陸遊聞訊,欣喜若狂。 宋軍準備充分,出師順利,先後收復泗州、華州等地。 但韓侂胄用人失察,吳曦等裏通金朝,按兵不動,圖謀割據。陸遊詩翰多次催促,吳曦不理。不久,西線吳曦叛變,東線丘崈主和,韓侂胄日益陷于孤立。

開禧三年(1207年)十一月,史彌遠發動政變,誅殺韓侂胄,遣使攜其頭往金國,訂下“嘉定和議”,北伐宣告徹底失敗。陸遊聽到這些不幸的訊息,悲痛萬分。

嘉定二年(1209年)秋,陸遊憂憤成疾,入冬後,病情日重,遂臥床不起。十二月二十九日(1210年1月26日),陸遊與世長辭,享年八十五歲。 臨終之際,陸遊留下絕筆《示兒》作為遺囑:“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主要成就

文學成就

  • 詩歌

陸遊具有多方面文學才能,尤以詩的成就為最,自言“六十年間萬首詩” ,存世有九千三百餘首,大致可以分為三個時期:46歲入蜀以前,偏于文字形式;入蜀到64歲罷官東歸,是其詩歌創作的成熟期,也是詩風大變的時期,由早年專以“藻繪”為工變為追求宏肆奔放的風格,充滿戰鬥氣息及愛國激情;晚年蟄居故鄉山陰後,詩風趨向質樸而沉實,表現出一種清曠淡遠的田園風味,並不時流露著蒼涼的人生感慨。

詩歌內容

陸遊的詩歌涵蓋面非常廣泛,幾乎涉及到南宋前期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按內容大致可分為四個方面:

堅持抗金,討伐投降派。陸遊坦率直言“和親自古非長策” ,“生逢和親最可傷,歲輦金絮輸胡羌”,並揭露“諸公尚守和親策,志士虛捐少壯年”。 其樂府詩《關山月》高度概括了上層統治者和守邊士兵、淪陷區人民在主戰和主和立場上的矛盾,集中揭露了南宋統治集團的妥協求和政策造成的嚴重惡果。陸遊的這類詩歌,以其鮮明的戰鬥性、針對性,鼓舞了人們的抗金的鬥志,得到志士仁人的推許。

抒發慷慨激昂的報國熱情和壯志未酬的悲憤。陸遊年輕時就以慷慨報國為己任 ,把消滅入侵的敵人、收復淪陷的國土當作人生第一要旨 ,但是他的抗敵理想屢屢受挫。 于是,他的大量詩歌,既表現了昂揚的鬥志,也傾訴了深沉的悲憤之情。如《書憤》一詩,詩人一心報國卻壯志難酬,昂揚豪壯中帶著蒼涼悲愴,既是詩人個人的遭遇也是民族命運的縮影,是這類作品的典型代表。

描寫田園風光、日常生活。陸遊熱愛生活,善于從各種生活情景中發現詩材。無論是高山大川還是草木蟲魚,無論是農村的平凡生活還是書齋的閒情逸趣,“凡一草、一木、一魚、一鳥,無不裁剪入詩”。《遊山西村》一詩,色彩明麗,並在景物的描寫中寓含哲理,其中“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因而成為廣泛流傳的名句。他的《臨安春雨初霽》,描寫江南春天,虛景實寫,細膩而優美,意韻十足。

愛情詩。由于宋代理學對士人思想感情的約束和宋詞的發展,宋詩言情的功能漸漸減弱,宋代的愛情詩在數量和質量上,都難以和唐詩比肩,但陸遊卻是個例外。陸遊年輕時曾和前妻有著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經歷,他悼念前妻的詩歌,情真意切,令人動容,晚年創作的《沈園二首》,被後人稱作“絕等傷心之詩” ,是古代愛情詩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藝術特點

①藝術風格上,兼具現實主義特點,又有浪漫主義作風。陸遊性格豪放,胸懷

朱宣鹹中國畫《陸遊詩意圖》

壯志,在詩歌風格上追求雄渾豪健而鄙棄纖巧細弱 ,形成了氣勢奔放、境界壯闊的詩風。陸遊把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實現的壯志豪情都傾瀉在詩中,常常憑借幻境、夢境來一吐胸中的壯懷英氣,陸遊的夢境、幻境詩 ,飄逸奔放,被譽為“小李白”。 然而對功名的熱望和當權者的阻力之間有著無法克服的矛盾,嚴酷的現實環境給詩人心靈壓上了無法擺脫的重負,因而陸遊又崇尚杜甫 ,關懷現實,主張詩歌“工夫在詩外” ,詩風又有近于杜甫的沉鬱悲涼的一面。

②語言平易曉暢,章法整飭謹嚴。陸遊反對雕琢辭藻和追求奇險 ,其詩語言“清空一氣,明白如話”。陸遊重視鍛煉字句,他的對偶,新奇、工整,而不落于雕章琢句之嫌。趙翼曾評陸詩“看似奔放實則謹嚴” ,劉克庄亦有“古人好對偶被放翁用盡”之嘆。 陸遊的七言古詩《長歌行》,筆力清壯頓挫,結構波瀾迭起,寓恢宏雄放的氣勢于明朗曉暢的語言和整飭的句式之中,典型地體現出陸詩的個性風格,被後人推為陸詩的壓卷之作。

陸詩的地位

陸遊在南宋詩壇上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南宋初年,雖然局勢危急,但士氣尚盛,詩壇風氣也頗為振作;隨著南宋偏安局面的形成,士大夫漸趨消極,詩壇風氣也變得萎靡不振,吟風弄月的題材走向和瑣細卑弱的風格日益明顯。陸遊對這種情形痛心疾首 ,他高舉起前代屈、賈、李、杜和本朝歐、蘇及南渡諸人(呂本中曾幾等)的旗幟與之對抗,以高揚愛國主題的黃鍾大呂振作詩風,對南宋後期詩歌產生了積極的影響,江湖詩派中的戴復古劉克庄都師承陸遊。到了宋末,國破家亡的時代背景更使陸遊的愛國精神深入人心。

陸遊的詩歌,對後代的影響也是深遠的。特別是清末以來,每當國勢傾危時,人們往往懷念陸遊的愛國主義精神,陸詩的愛國情懷也因此成為鼓舞人民反抗外來侵略者的精神力量。陸遊寫山水景物和書齋生活的詩篇,因描寫細膩生動、語言清新優美,也頗受明、清詩人的喜愛。陸詩中對仗工麗的聯句常被用作書齋或亭台的楹聯,也說明陸遊的這一類詩篇在後代擁有廣大的讀者。

陸遊一生的主要精力用于詩歌創作,“是有意要做詩人” ,對作詞心存鄙視 ,因而,作為“辛派詞人”的中堅人物,與其詩相比,陸遊的詞數量並不多,存世共約一百四十餘首。但陸遊才氣超然 ,並曾身歷西北前線,因此,陸遊也創造出了稼軒詞所沒有的另一種藝術境界。

陸遊詞的主要內容是書寫愛國情懷,抒發壯志未酬的幽憤,其詞境的特點是將理想化成夢境而與現實的悲涼構成強烈的對比,如《訴衷情·當年萬裏覓封侯》回想當年,滿腹愴然。陸遊也有詠物詞和愛情詞,其《卜運算元·詠梅》,上闋寫景、下闋表志,顯示出身處逆境而矢志不渝的崇高品格;《釵頭鳳·紅酥手》一詞,節奏急促,聲情凄緊,先後兩次感嘆,蕩氣回腸,凄婉動人。

陸遊詞風格多樣,有不少詞寫得清麗纏綿,真摯動人,與宋詞中的婉約派比較接近;而有些詞常常抒發著深沉的人生感受,或寄寓著高超的襟懷,或寓意深刻,又和蘇軾比較接近。最能體現陸遊的身世經歷和個性特色的,是慷慨雄渾、蕩漾著愛國激情的詞作,風格與辛棄疾比較接近。 但陸遊詞亦因風格多樣而未能熔煉成獨特的個性,有集眾家之長、“而皆不能造其極”之感。

  • 散文

陸遊在散文上頗有造詣,兼善眾體,構思奇巧,文筆精純。其中記銘序跋之類,或敘述生活經歷,或抒發思想感情,或論文說詩,最能體現陸遊散文的成就。同時也如在詩中一樣,不時地表現著愛國主義的情懷。陸遊還有一些別具風格的散文,書寫鄉居生活之狀,淡雅雋永。

陸遊的《入蜀記》是中國第一部長篇遊記,內容豐富,舉凡史事雜錄、考據辯證、詩文評論、小說故事等應有盡有,形式靈活,長短不拘、文字頗簡練;尤其過三峽的一部分,多有對自然風光、名勝古跡的歷史人物的描述和品評,字裏行間浸透著愛國之情,又饒有趣味。 隨筆式散文《老學庵筆記》,筆墨雖簡而內容甚豐,所記多系軼聞,頗有史料價值,是南宋筆記的精品。同時,陸遊還善于四六,文集中有不少四六文精品,如陸遊的《祭雷池神文》語言淺切而氣勢雄放,與其詩風頗近。

史學成就

陸遊還具有史才,陸遊的史學成就,主要不在三作史官時所修的《兩朝實錄》和《三朝史》,而在于他私撰的《南唐書》。南宋時期,記述南唐歷史的史籍有薛居正領導史館所修的《舊五代史》、歐陽修私撰的《新五代史》等總計11個版本,陸遊遍取諸本,按本紀、列傳,編為《南唐書》十八卷。

陸遊編撰《南唐書》的目的在于借古鑒今,為南宋王朝樹一面歷史的鏡子。在本紀中,陸遊肯定南唐烈祖李昪為“唐憲宗第八子建王恪之玄孫(李恪)”,糾正了以中原五代為正朔的觀念,並在書中多次使用“帝”、“我”等詞語,借記述南唐國君治國、治民及用兵之法,抒發強烈的愛國情感。

陸遊《南唐書》的史學成就主要表現在:①體製創新。陸書隻有本紀列傳,成為紀傳體斷代史中的一個特例;尤其是其“類傳”,除人物以類相從外,又創設《雜藝方士節義列傳》(卷十七)、《浮屠、契丹、高麗列傳》(卷十八),歸類精當,史識更勝前人。②史評色彩鮮明。宋代理學興盛,陸遊秉承以道德而不以政績作為評判人物的唯一準繩的觀點,如多數史家都批判後主李煜沉迷詩詞,不思政業,坐失南唐基業,陸遊卻先贊後主“天資孝純”、“以愛民為急”,再對其“酷好浮屠”作簡單批駁,最後總結為“雖仁愛足以感其遺民,而卒不能保社稷”。③嚴謹的治史精神。陸遊辨前史之誤,補前史之失,其書卷數、人物雖不及馬令《南唐書》之多,但史料多經考證,“簡核有法”,在史料的增補儲存方面有巨大價值。

書法藝術

在陸遊的一生中,除了詩文外,書法是他理想的寄托和永遠的追求。從其有關書法的詩作和存世的書法手跡、碑帖看,陸遊擅長正、行、草三體書法,尤精于草書。陸遊的正體書法,師從晉唐法帖 ,沉雄渾厚,極富神韻,有明顯的顏真卿楷書筆勢;其行書、草書,取法張旭楊凝式 ,又受蘇軾、黃庭堅米芾等人的影響,更多追求人品和精神上的契合,講究對比的變化和節奏。

陸遊的書法簡札,善于行草相參,縱斂互用,秀潤挺拔,晚年筆力遒健奔放。朱熹稱其“筆札精妙,意致深遠”。其《自書詩卷》,仍然保留早年學習顏真卿、蘇軾書法的筆法風格和習慣用筆,但又明顯地融會楊凝式行書、張旭草書的長處,無論是用筆、結字和布白都與其詩渾然一體,明人程郇題跋為“詩甚流麗,字亦清勁” ,是難得的書法佳作。

歷史評價

楊慎(陸遊詞)纖麗處似淮海,雄慨處似東坡。

朱熹:放翁老筆尤健,在當今推為第一流。

楊萬裏:君詩如精金,入手知價重。

葉紹翁:天資慷慨,喜任俠,常以踞鞍草檄自任,且好結中原豪傑以滅敵。自商賈、仙釋、詩人、劍客,無不徧交遊。宦劍南,作為歌詩,皆寄意恢復。

陳訏:放翁一生精力盡于七律,故全集所載,最多最佳。

袁宗道:(陸詩)模寫事情俱透脫,品題花鳥亦清奇。

劉克庄:《三百篇》寂寂久,九千首句句新。譬宗門中初祖,自過江後一人。

趙翼:宋詩以蘇、陸為兩大家,後人震于東坡之名,往往謂蘇勝于陸,而不知陸實勝蘇也。(陸遊詩)少工藻繪,中務宏肆,晚造平淡。朝廷之上,無不已劃疆守盟、息事寧人為上策,而放翁獨以復仇雪恥,長篇短詠,寓其悲憤。

吳寬:以六經、左氏、庄、騷、班、馬、韓、曾為師匠,而天資工力,自得尤深。

蔣一葵:乾、淳間,詩人稱誠齋、範石湖及陸放翁為巨擘。

馮煦:劍南屏除纖絕,獨往獨來,其逋峭沉鬱之概,求之有宋諸家,無可方比。

梁啓超:詩界千年靡靡風,兵魂銷盡國魂空。集中十九從軍樂,亙古男兒一放翁。

錢鍾書:除掉陸遊的幾首,,宋代數目不多的愛情詩都淡薄,笨拙,套板。

張愛萍:懷壯志統一國土,含悲憤宿願未酬。

羅哲文:祠前唯見楠柏高,劍南詩興尚依稀。

周恩來:宋詩陸遊第一,不是蘇東坡第一。陸遊的愛國性很突出,陸遊不是為個人而憂傷,他憂的是國家、民族,他是個有骨氣的愛國詩人。

家屬成員

輩分
關系姓名人物簡介
家世
高祖陸軫字齊卿,官至吏部郎中,追贈太傅。
祖父陸佃字農師,官至尚書右丞,著有《陶山集》十四卷
父親陸宰

歷任淮西提舉常平、淮南東路轉運判官等職,有藏書樓“雙清堂”。

母親唐氏熙寧初年參知政事唐介的孫女。
配偶
前妻唐婉字蕙仙,陸遊母舅唐閎女兒,紹興十四年成婚,後改嫁趙士程
後妻王氏陸遊第二任妻子
子嗣長子陸子虞淳熙十五年出仕,官至淮西濠州通判。
次子陸子龍慶元三年出仕武康尉,官至東陽丞。
第三子陸子修嘉泰四年,出仕閩縣。
第四子陸子坦嘉泰四年春, 出仕臨安。
第五子陸子布生于淳熙元年(1174),陸遊生前未曾作官。
第六子陸子聿生于淳熙六年(1178),陸遊生前未曾作官。
女兒名不詳史載,陸遊有二女,名不詳。
孫子陸元廷聞宋軍兵敗崖山憂憤而死。
曾孫陸傳義崖山兵敗後絕食而亡。
玄孫陸天騏在崖山戰鬥中不屈于元,投海自盡。

逸事典故

名字來源

《山陰陸氏族譜》載:“遊字務觀,小字延憎,號放翁,晚號龜堂老人”,關于陸遊的名字,宋人葉紹翁曾說,陸遊母親唐氏于臨產前夢見了秦觀(字少遊),于是取名為“遊”,字“務觀”,並註說或許是因為陸遊傾慕秦少遊,提出陸遊名字來歷的兩種說法。 元人韋居安在《梅磵詩話》卷中亦載夢生之說,後人在有關傳記或傳論中亦多遵從這兩種說法。但這兩種說法並不可信。

1、陸宰(1088年—1148年)小秦觀(1049年—1100年)四十歲,秦觀死時,陸宰不足十三歲。秦觀到越州時(1079年),陸宰尚未出生,陸遊母親跟秦觀更不可能有什麽交往。且陸遊母親唐夫人為名門之後,即使真的夢見了秦觀,也決不會將此事張揚出去,故而“夢少遊而生”,純屬想象之詞。

2、所謂陸遊傾慕秦少遊,多依據其詩作推斷。陸遊在《出遊歸臥得雜詩》曾說“一聯新句少遊詩” ,在《題陳伯予主簿所藏秦少遊像》亦說“晚生常恨不從公,忽拜英姿繪畫中。妄欲步趨端有意,我名公字正相同”。但陸詩隻是抒發對秦觀的敬仰之情,“正相同”三字,恰恰透露出陸遊的名字不是自己“慕少遊”而取。

3、清人查慎行認為陸遊之名出于《列子》,此說較為可信。《列子·仲尼》有“務外遊,不知務內觀”一語,觀、遊二字常連文,在意義上有相通之處。 古人取名,要求字與名在意義上有一定的內在聯系 ,陸家為江南名門,家風又有濃鬱的道家習氣 ,陸宰為兒子命名時想到《列子》,是不足為怪的。或許,這也正是秦觀名字的出處,二人同據此書命名起字, 所以才有這樣的巧合。

沈園詩謎

據傳,陸遊初娶表妹唐琬,夫妻恩愛,因唐琬不孕,為陸母所不喜,陸遊被迫與唐琬分離。陸遊依母親心意,另娶王氏為妻,唐琬也迫于父命改嫁同郡趙士程

陸遊像陸遊像

十餘年後,陸遊春遊,于沈園偶遇唐琬夫婦,傷感之餘,在園壁題了著名的《釵頭鳳》詞:“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唐琬看到後悲傷不已,也依律賦了一首《釵頭鳳》:“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幹,淚痕殘,欲箋心事,獨雨斜欄。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詢問,咽淚妝歡。瞞,瞞,瞞!”。

此次邂逅不久唐琬便憂鬱而死。陸遊為此哀痛至甚,後又多次賦詩憶詠沈園 ,沈園亦由此而久負盛名。

故事版本

陸遊的愛情悲劇逸事,最早來源于宋人三家筆記,即陳鵠的《耆舊續聞》、劉克庄的《後村詩話續集》 以及周密的《齊東野語》。陳鵠最早提及此事,錄《釵頭鳳·紅酥手》一詞,並點明“淳熙間(1174—1189 年) 其壁猶存”。 稍後的劉克庄也提及陸遊早年婚變,但隻錄《沈園》二絕句。 到宋末元初,周密對沈園相會之事,記敘詳備具體,近似小說。 至清代,開始出現唐氏答詞 ,丁傳靖進一步點明“放翁出妻姓唐名琬” 。由于宋代筆記的記載互有差異,清人吳衡照等已對“沈園”詩本事提出質疑。

沈園題壁

沈園在禹跡寺之南,在陸遊時禹跡寺的題詠也昭示其確有沈園題壁之舉。陸遊《劍南詩稿》卷七十,詩《禹祠》有“故人零落今何在?空吊頹垣墨數行”,作于開禧三年(1207) ;同卷《禹寺》有“紹興年上曾題壁,觀者多疑是古人”,作于作于嘉定元年(1208) 。由此可知《釵頭鳳》確為沈園題壁詞。

姑侄關系

陳鵠、劉克庄在記錄陸遊與前妻這段悲歡離合時,僅稱陸妻為某氏,姓名均未提及。至周密的《齊東野語》才第一次明言陸妻姓唐,是“閎之女”, “于其母夫人為姑侄”,由此,”姑侄”說一直沿延了幾百年。

據《寶慶會稽續志》卷七,唐閎是唐翊之子,山陰人;而陸遊的母親是江陵唐介的孫女,唐介是陸遊的曾外祖父 ,二者地名明顯不同。據《唐質肅公介墓志銘》,唐介有孫男六人,取名皆從“心”字,陸遊的舅父輩中並無唐閎其人,陸母唐氏也沒有這麽一個親兄弟,更談不上姑侄女作兒媳之事。至于後世訛傳的本源,當為劉克庄所記“某氏改適某官,與陸氏有中外”,意即趙士程與陸氏有姻婭關系 ,為周密所誤讀之故。

出妻原因

關于陸遊與前妻分離的原因,陳鵠說“不當母夫人意,出之”;劉克庄說“二親督教甚嚴,恐其惰于學也,數譴婦,放 翁不敢逆尊者意,與婦訣”;周密說陸妻“弗獲于其姑”。後人多從陳、 周之說,歸咎于陸母,並引據陸遊《惡姑》詩,認為陸母抱孫心切,而陸妻竟不能生子。

但陸母是北宋名臣唐介的孫女,且陸遊是陸宰第三子,長兄陸淞比他大 16 歲,陸遊的大侄與陸遊年紀相仿 ,陸母完全不必為陸家無後而擔憂,何況陸遊與前妻才共同生活了二三年。相比較而言,劉克庄的說法較為可信。這件悲劇事情的原因,在于陸遊父母擔心其對兒女之情的眷戀影響對陸遊對“功業”的追求。

沈園之會

關于沈園之會的發生時間,周密記為紹興乙亥歲春(1155年),陳鵠卻記為紹興辛未年(1151年),兩種說法,相差四年。兩相比較,陳鵠的說法較為可信。沈園之會當于紹興二十一年(1151年),陸遊 27 歲。

首先,陳鵠的主活年代與陸遊晚年相銜接,而且他的記載乃是其親眼所見;而《齊東野語》在年月順序上較為混亂。其次, 陸遊在紹熙三年(1191年)詩題明雲“四十年前曾題小闋壁間”,紹熙三年上推 40 年,是紹興二十二年(1152),前一年即辛末(1151年),與陳鵠所記正合。

晚節之辯

陸遊的所謂晚節問題,指他在韓侂胄當政時曾再度出仕,並曾為韓侂胄作《南園記》、《閱古泉記》。《宋史》將韓侂胄列入《奸臣傳》,並稱朱熹之說“其能太高,跡太近,恐為有力者所牽挽,不得全其晚節”,為有先見之明。由于朱熹在當時士大夫中有很大的影響,南宋後期以來許多公私記載都指責陸遊竟投靠奸臣韓侂胄,陸遊的“晚節”問題即由此而產生。

要弄清楚陸遊是否有附從權奸之嫌,當從韓侂胄掌政後的兩件大事入手。①慶元黨禁。陸遊對趙汝愚的平庸無才早有不滿,對于慶元元年趙汝愚的罷相,陸遊的反映比較冷淡,但陸遊並未因此支持慶元黨禁,而是對黨爭提出了尖銳批評,認為這是虛耗國力的內訌。 而且與名列“偽黨”之籍的朱熹、周必大等保持著來往。 ②開禧北伐。不論韓侂胄本人雜有何種個人動機,收復中原畢竟在客觀上符合愛國士大夫的願望和要求,且北伐中原是陸遊的畢生大志,正是以北伐為基礎,陸遊才和韓侂胄發生了關系。 就這兩次重大歷史事而言,陸遊並沒有附庸于韓侂胄而自污人格。

兩記的內容。①《南園記》作于慶元六年,陸遊曾于文中點明由于韓侂胄來求文,念其為忠獻王韓琦之後才同意動筆;有人質疑陸遊為修史出山而作此記 ,這是不確的,因為在作記前一年朝內已議由陸遊修史。 ②《閱古泉記》作于嘉泰三年四月,陸遊在文中談到自己的掛冠復出,認為這實在是有愧于斯泉,並且提出了“復歸故山”的願望,這表明他絕無希榮附勢、依傍門戶之意。

至于《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以《渭南文集》不載二記,認為陸遊有愧于心,有銷贓滅跡之嫌 ,更是無稽之談。《渭南文集》所刊系陸遊幼子,時其正在攀結史彌遠,刪去二記自在情理之中。 且陸遊長子幾乎同時刊行的《劍南詩稿》就保留有《韓太傅生日》一詩,顯見是編者不同之故。

主要作品

陸遊一生創作頗豐,據汲古閣所刻《陸放翁全集》,計有《渭南文集》50卷(其中包括《入蜀記》6卷,詞2卷);《劍南詩稿》85卷(其中有古近體詩9138首);《放翁遺稿》3卷;《南唐書》18卷;《老學庵筆記》10卷;《家世舊聞》8則;《齋居紀事》36則。另有《續筆記》2卷、《高宗聖政草》 1卷、《陸氏續集驗方》 2卷、《感知錄》 1卷、《清尊錄》 1卷、《緒訓》 1卷、《放翁家訓》等。

體裁作品集代表作品
散文

老學庵筆記

渭南文集

南唐書

《靜鎮堂記》《銅壺閣記》《書渭橋事》《煙艇記》《書巢記》《論學二王書》

《家世舊聞》《齋居紀事》《放翁家訓》《高宗聖政草》《感知錄》《清尊錄》

《緒訓》《陸氏續集驗方》 《入蜀記》《祭雷池神文》

詩歌

劍南詩稿

《放翁逸稿》

關山月》《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遊山西村》《臨安春雨初霽》《黃州

冬夜讀書示子聿》《書憤》《示兒》《訴衷情》《枕上作》《梅花絕句

臨安春雨初霽》《金錯刀行》《病起書懷》 《冬夜讀書示子聿》《沈園二首

秋夜將曉出籬門迎涼有感》《十二月二日夜夢遊沈氏園亭》 《秋思

夜泊水村》《庵中晚思》《劍門道中遇微雨》《觀大散關圖有感》《贈洞微山人

《放翁詞》

《渭南詞》

夜遊宮·記夢寄師伯渾》《釵頭鳳·紅酥手》《卜運算元·詠梅》《謝池春·壯歲從戎

鷓鴣天·家住蒼煙落照間》《南鄉子·歸夢寄吳檣》《臨江仙·離果州作

鷓鴣天·懶向青門學種瓜》《鵲橋仙·一竿風月》《漢宮春·初自南鄭來成都作

蝶戀花·桐葉晨飄蛩夜語》《訴衷情·當年萬裏覓封侯》《夜遊宮·記夢寄師伯渾

書法——

《懷成都詩卷》 《懷成都十韻詩卷》 《致仲躬侍郎尺牘》

《桐江帖》 《長夏帖》 《北齊校書圖跋》 《尊眷帖》

《秋清帖》 《詩境》 《苦寒帖》 《上問帖》

藝術形象

1981年電影《風流千古》,計鎮華飾演陸遊。

陸遊像陸遊像

1989年浙江小百花越劇團排演越劇《陸遊與唐婉》,茅威濤飾陸遊。

後世紀念

故居

陸遊故居遺址,位于浙江省紹興市區鏡湖新區東浦鎮塘灣村。 在行宮韓家、石堰三山環抱之中。1985年11月,陸遊誕辰860周年,于池西南側立碑,陽面鐫“陸遊故居遺址,一 九八五年九月朱東潤敬書”,碑陰刻陸遊故居史料。

陸遊早年故居雲門草堂,位于浙江省紹興市平水鎮平江村,為雲門寺三在副寺之一。陸遊之父陸宰曾隱居雲門,陸遊青少年時讀書處就在“雲門草堂”,32歲赴任福建做主簿時曾作《留題雲門草堂》。明嘉靖、清康熙年間,曾二度重建。現因年久失修,佛殿塌圯,僅剩斷牆殘壁和幾間舊屋。

祠堂

四川陸遊祠,位于崇州市崇陽鎮,始建于明初(1368年),佔地面積約4畝,祠堂含大門、長廊、過廳、序館、兩廡、正殿等,主體陳設突出“梅”的主題。 序館為“香如故堂”,陳列陸遊生平簡介、漢白玉陸遊塑像、陸遊手跡碑;正殿為“放翁堂”,塑陸遊坐像;兩廡陳列陸遊詩文的各種版本及詩意畫。 崇州西北的鳳棲山另有梅花寨,被稱為放翁遺香聖地,據專家考證為《卜運算元·詠梅》意境的原型所在地。

陝西陸遊祠,位于今寶雞市大散關內,始建于1998年,仿宋代軍營的建築。祠的上方高懸一匾,上書“千古風流”;兩側牆壁繪有陸遊生平圖畫,後壁上書寫著陸遊在南鄭創作的一些詩詞。祠的正中是陸遊的立像,像高三米,紗帽軟翅,一襲長衫,手持書卷,翹首昂視,一副文採風流的模樣。

沈園

沈園為宋代著名園林,位于紹興市魯迅路,因陸遊《釵頭鳳》成名。務觀堂位于沈園南苑,主要陳列陸遊的手跡復製品和碑刻、拓片;安豐堂從赤誠報國、勤政愛民、稽山鏡水、世事滄桑等幾個方面對陸遊的生平和陸遊與沈園的關系作了詳盡的介紹。

2001年,于沈園南苑開闢陸遊紀念館,內置陸遊雕像。

2012年,沈園被評為國家AAAAA級旅遊景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