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

陸羽

陸羽(733年-804年),字鴻漸,漢族,復州竟陵(今湖北省天門市)人,唐代著名的茶學專家,被譽為"茶仙、茶聖"。一名疾,字季疵,號竟陵子、桑苧翁、東岡子,又號"茶山御史"。

陸羽一生茶,精于茶道,以著世界第一部茶葉專著--《茶經》而聞名于世,對中國和世界茶業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被譽為"茶仙",尊為"茶聖",祀為"茶神"。他也很善于寫詩,但其詩作目前世上存留的並不多。他對茶葉有濃厚的興趣長期實施調查研究,熟悉茶樹栽培、育種和加工技術,並擅長品茗。唐朝上元初年(公元760年),陸羽隱居江南各地,撰《茶經》三卷,成為世界第一部茶葉著。《全唐文》中撰載有《陸羽自傳》。曾編寫過《謔談》三卷。他開啓了一個茶的時代。

  • 中文名稱
    陸羽
  • 別名
    陸疾、鴻漸、季疵
  • 國籍
    中國(唐)
  • 民族
  • 出生地
    竟陵(今湖北天門)
  • 出生日期
    公元733年
  • 逝世日期
    公元804年
  • 職業
    茶文化家
  • 主要成就
    對世界茶葉發展做出卓越貢獻編纂世界第一部茶葉專著《茶經》
  • 代表作品
    《茶經》《陸羽自傳》
  • 自號
    竟陵子、桑苧翁、東岡子
  • 尊號
    茶聖,茶仙,茶神

人物簡介

據《新唐書·陸羽傳》記載:陸羽,字鴻漸,一名疾,字季疵,復州竟陵(湖北天門)人。不知所生,或言有僧得諸水濱,畜之。既長,以《易》自筮,得《蹇》之《漸》,曰:“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乃以陸為氏,名而字之。幼時,其師教以旁行書,答曰:“終鮮兄弟,而絕後嗣,得為孝乎?”師怒,使執糞除圬塓以苦之,又使牧牛三十,羽潛以竹畫牛背為字。得張衡《南都賦》,不能讀,危坐效群兒囁嚅若成誦狀,師拘之,令剃草莽。當其記文字,懵懵若有遺,過日不作,主者鞭苦,因嘆曰:“歲月往矣,奈何不知書!”嗚咽不自勝,因亡去,匿為優人,作詼諧數千言。

陸羽

天寶中,州人酺,吏署羽伶師,太守李齊物見,異之,授以書,遂廬火門山。

貌侻陋,口吃而辯。聞人善,若在己;見有過者,規切至忤人。朋友燕處,意有所行輒去,人疑其多嗔。與人期,雨雪虎狼不避也。

上元初,更隱苕溪,自稱桑苧翁,闔門著書。或獨行野中,誦詩擊木,徘徊不得意,或慟哭而歸,故時謂今接輿也。

久之,詔拜羽太子文學,徙太常寺太祝,不就職。

貞元末,卒。

羽嗜茶,,言茶之原、之法、之具尤備,天下益知飲茶矣。時鬻茶者,至陶羽形置煬突間,祀為茶神。

有常伯熊者,因羽論復廣著茶之功。御史大夫李季卿宣慰江南,次臨淮,知伯熊善煮茶,召之,伯熊執器前,季卿為再舉杯。至江南,又有薦羽者,召之,羽衣野服,挈具而入,季卿不為禮,羽愧之,更著《毀茶論》。

其後,尚茶成風,時回紇入朝,始驅馬市茶。

關于陸羽棄佛從文還有另一種說法:

陸羽

唐朝著名學者陸羽,從小是個孤兒,被智積禪師撫養長大。陸羽雖身在廟中,卻不願終日誦經念佛,而是喜歡吟讀詩書。陸羽執意下山求學,遭到了禪師的反對。禪師為了給陸羽出難題,同時也是為了更好地教育他,便叫他學習沖茶。在鑽研茶藝的過程中,陸羽碰到了一位好心的老婆婆,不僅學會了復雜的沖茶的技巧,更學會了不少讀書和做人的道理。當陸羽最終將一杯熱氣騰騰的茗茶端到禪師面前時,禪師終于答應了他下山讀書的要求。後來,陸羽撰寫了廣為流傳的《茶經》。

據《新唐書》和《唐才子傳》記載,陸羽因其醜陋而成為棄兒,被遺棄于唐開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不知其父母是何許人,後被竟陵龍蓋寺住持僧智積在竟陵(湖北天門市)西門外西湖之濱拾得,並收養。

《陸文學自傳》是陸羽于二十九歲時為自己寫的小傳,可信度較高。他在自傳中寫道:“字鴻漸,不知何許人,有仲宣、孟陽之貌陋;相如、子雲之口吃。”又《新唐書·陸羽傳》載,他稍大一些,“以《易》自筮”,佔得“漸”卦,卦辭曰:“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于是按卦詞由“陸”,取名為“羽”,以“鴻漸”為字。

或有另一種說法,陸羽以《易》自佔,得《漸》卦:“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吉。”其意為鴻雁飛于天上,四方皆是通途,兩羽翩翩而動,動作整齊有序,可供效法,為吉兆。按此卦

雖處佛門凈土,日聞”梵音“,但陸羽並不願皈依佛法,削發為僧。九歲時,有一次智積禪師要他抄經念佛,陸羽卻問:“釋氏弟子,生無兄弟,死無後嗣。”儒家“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出家人能稱有孝嗎?”並公然稱:“羽將授孔聖之文。”住持聞言,頗為惱怒,就用繁重的“賤務”懲罰他,迫他悔悟回頭。陸羽被派去“掃寺地,結僧廁,踐泥污牆,負瓦施屋,牧牛一百二十蹄”。陸羽並不因此氣餒屈服,求知欲望反而更加強烈。他無紙學字,以竹令芟剪卉莽,還派年長者管束。

眨眼三年,陸羽12歲,覺得寺中日月難度。趁人不備,逃出龍蓋寺,到了一個戲班子裏學演戲,作了優伶。他雖其貌不揚,又有些口吃,但卻幽默機智,演醜角極為成功,後來還編寫了三卷笑話》。

俗話說,吉人自有天相,陸羽亦不例外。

唐天寶五年,竟陵太守李齊物在一次州人聚飲中,看到了陸羽出眾的表演,十分欣賞他的才華和抱負,當即贈以詩書,並修書推薦他到隱居于火門山的鄒夫子年陸羽為考察茶事,出遊巴山峽川。

主要成就

當然是他在茶學或茶業方面對我國和世界文化所作出的偉大貢獻。這一點,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也一直是後人對陸羽研究、介紹的主要方面。由于大家對陸羽這些方面的貢獻並不陌生,因此,本文所討論的主要是講他茶學以外的其他方面的學術成就。

陸羽之被尊為“茶聖”或我們現在所說的茶葉專家,基本上是他逝世以後的事情。在他生前,他雖然以嗜茶、精茶和《茶經》一書就名播社會或已有“茶仙”的戲稱,但在時人中,他還不是以茶人而是以文人出現和受到推崇的。這是因為其時茶葉雖在《茶經》問世以後已形成為一門獨立的學問,但時屬初創,其影響和地位,無法和古老的文學相比。其次,《茶經》一書,是撰于陸羽在文壇上已嶄露頭角之後,即陸羽在茶學上的造詣,是在他成為著名的文人達士以後才顯露出來的,是第二位的成就。

《茶經》的成書年代,現在的說法很多,筆者是從萬國鼎撰于公元“758年左右”①說。天寶五年李齊物貶官竟陵時,陸羽還身在伶界,被李齊物發現後,才棄伶到“火門山鄒夫子墅”讀書。但至十一年崔國輔謫任竟陵司馬時,陸羽便學成名遂,文冠一邑了。據記載,崔國輔到竟陵以後,與陸羽“遊處凡三年”,“謔談永日”,並把他們唱和的詩還匯刊成集。崔國輔其人據載,在貶竟陵前一年,杜甫獻《三大禮賦》,唐玄宗奇其才,詔試文章,命崔國輔、于休烈為試文之官。崔國輔以詩詞尤其是以古詩見長。《河岳英靈集》載:崔國輔的詩“婉孌清楚,深宜諷詠,樂府短章,古人不及也。”①陸羽與崔國輔遊處三年,不但名聲由崔而更加顯要,同時也從崔國輔身上,顯然進一步學到了不少學問。陸羽不但在撰寫《茶經》以前,就以文人著名,就是在《茶經》風譽全國以後,以至在陸羽的後期或晚年,他還是以文人稱著于世。如權德輿所記,他從信州(今江西上饒)移居洪州(今南昌)時,“凡所至之邦,必千騎郊勞,五漿先辣”;後來由南昌赴湖南時,“不憚征路遙,定緣賓禮重。新知折柳贈,舊侶乘籃送”②。所到一處,每離一地,都得到民眾和友朋的隆重迎送。社會上所以對陸羽有這樣禮遇,如權德輿所說,不是因為他茶學上的貢獻,而是他“詞藝卓異,為當時聞人”③,在文學上的地位使然。所以,從上面的種種情況來看,陸羽在生前和死後,似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形象。如果說他死後,他在文學方面的成就“為《茶經》所掩”,成為茶業的一個偶像的話,那麽,在生前,相反,他在茶學方面的成就,是為文學所掩,他是以“詞藝卓異”聞人的。

陸羽生前和高僧名士為友,在文壇上是活躍和有地位的。但可能他受當時社會上某些名士“不名一行,不滯一方”的思想影響,他對文學和對茶葉的態度也一樣,喜好但不偏一。所以,反映在學問上,他不囿于一業,而是涉獵很廣,博學多能。

過去筆者根據陸羽一生的活動和著述,曾提出陸羽不但是一位茶葉專家,他同時還是一位著名的詩人、音韻和國小專家、書法家、演員、劇作家、史學家、傳記作家、旅遊和地理學家①。

如果我們籠統稱陸羽是一位歷史學家,除去他編著過《江表四姓譜》、《南北人物志》、《吳興歷官志》和《吳興刺史記》等一些史學著作外,他還是一位考古或文物鑒賞家。據皎然在《蘭亭石橋柱贊》的序文中稱,大歷八年(773)春天,盧幼平奉詔祭會稽山,邀陸羽等同往山陰(今浙江紹興),發現古臥石一塊,經陸羽鑒定,系“晉永和中蘭亭廢橋柱”。為什麽請陸羽鑒定,陸羽為什麽有這麽多知識?皎然說得很清楚:“生(陸羽)好古者,與吾同志。”①再如我們稱陸羽是一位地理學家,細分,他還可以說是一位研究山水和編寫地方志專家。如獨孤及刺常州時,無錫縣令為整修惠山名勝,“有客竟陵羽,多識名山大川”,②還特意請了陸羽當“顧問”。說明陸羽在當時人們的心目中,對地理尤其是對山水是有研究的。陸羽在流寓浙西期間,為湖州、無錫、蘇州和杭州,曾編寫了《吳興記》、《吳興圖經》、《慧山記》、《虎丘山記》、《靈隱天竺二寺記》、《武林山記》等多種地志和山志,說明他對方志的學問也是很感興趣和極有研究的。

茶經

三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

唐陸羽撰。羽字鴻漸,一名疾,字季疵,號桑苧翁,復州竟陵人。上元初,隱于苕溪。詔拜太子文學,又徙太常寺太祝,並不就職。貞元初卒。事跡具《唐書·隱逸傳》。稱羽嗜茶,著經三篇。《藝文志》載之小說家,作三卷,與今本同。陳師道《後山集》有《茶經》序曰:陸羽《茶經》,《家書》一卷,畢氏、王氏書三卷,張氏書四卷,內、外書十有一卷,其文繁簡不同。王、畢氏書繁雜,意其舊本。張書簡明,與家書合,而多脫誤。家書近古,可考正。曰七之事以下,其文乃合三書以成之,錄為二篇,藏于家。此本三卷,其王氏、畢氏之書歟?抑《後山集》傳寫多訛,誤三篇為二篇也。其書分十類,曰一之源,二之具,三之造,四之器,五之煮,六之飲,七之事,八之出,九之略,十之圖。其曰具者,皆採製之用;其曰器者,皆煎飲之用,故二者異部。其曰圖者,乃謂統上九類,寫以絹素張之,非別有圖。其類十,其文實九也。言茶者莫精于羽,其文亦樸雅有古意。七之事所引多古書,如司馬相如凡將篇一條三十八字,為他書所無,亦旁資考辨之一端矣。---出《四庫總目提要》

陸羽茶經

可以說,陸羽的《茶經》是中國茶文化的標志。他所著《茶經》三卷十章七千餘字,分別為:卷一,一之源,二之具,三之造;卷二,四之器;卷三,五之煮,六之飲,七之事,八之出,九之略,十之圖。《茶經》是唐代和唐以前有關茶葉的科學知識和實踐經驗的系統總結;是陸羽躬身實踐,篤行不倦,取得茶葉生產和製作的第一手資料後,又遍稽群書,廣採博收茶家採製經驗的結晶。《茶經》一問世,即風行天下,為時人學習和珍藏。

陸羽

在《茶經》中,陸羽除全面敘述茶區分布、茶葉的生長、種植、採摘、製造、品鑒外,有許多名茶首先為他所發現。如浙江長城(今長興縣)的顧渚紫筍茶,經陸羽評為上品,後列為貢茶;義興郡(令江蘇宜興)的陽羨茶,則是陸羽直接推舉入貢的。《義興縣重修茶舍記》載:“御史大夫李棲筠實典是邦,山俗有獻佳茗者.會客嘗之,野人陸羽以為芬香甘辣,冠于他境,可以薦于上。棲筠從之,始進萬兩,此其濫觴也。”

《茶經》共十章,七千餘言,分為上、中、下三卷。十章目次為:一之源、二之具、三之造、四之器、五之煮、六之飲、七之事、八之出、九之略、十之圖。

陸羽

一之源,概述中國茶的主要產地及土壤、氣侯等生長環境和茶的性能、功用;二之具,講當時製作、加工茶葉的工具;三之造,講茶的製作過程;四之器,講煮茶、飲茶器皿;五之煮,講煮茶的過程、技藝;六之飲,講飲茶的方法、茶品鑒賞;七之事,講中國飲茶的歷史;八之出,詳細記載了當時的產茶盛地,並品評其高下,記載了全國四十餘州產茶情形,對于自己不甚明了的十一個州的產茶之地亦如實註出;九之略,是講飲茶器具何種情況應十分完備,何種情況省略何種:野外採薪煮茶,火爐、交床等不必講究;臨泉汲水可省去若幹盛水之具。但在正式茶宴上,“城邑之中,王公之門”,“二十四器缺一則茶廢矣。”

最後,陸羽還主張要把以上各項內容用圖繪成畫幅,張陳于座隅,茶人們喝著茶,看著圖,品茶之味,、明茶之理,神爽目悅,這與端來一瓢一碗,幾口灌下,那意境自然大不相同。

有關傳說

不少典籍中還記載了陸羽品茶鑒水的神奇傳說。唐張又新在《煎茶水記》中記述了陸羽這樣一件事:

“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至維揚(今江蘇揚州),逢陸處士鴻漸。李素熟陸名,有傾蓋之歡,因之赴郡,泊揚子驛。將食,李曰:‘陸君善于茶,蓋天下聞名矣,況揚于南零水又殊絕,今者二妙千載一遇,何曠之乎?’命軍士謹信者,挈瓶操舟,深詣南零取水。陸潔器以俟之。俄水至,陸以杓揚其水,曰:‘江則江矣,非南零者,似臨岸之水。’使曰:‘某擢舟深入,見者累百,敢虛紿乎。’陸不言,既而傾諸盆,至半,陸遽止之,又以杓揚之曰:‘自此南零者矣!’使蹶然大駭,伏罪曰:‘某自南零齎至岸,舟蕩覆半,懼其渺,挹岸水增之。處士之鑒,神鑒也,其敢隱焉。’李與賓從數十人,皆大駭愕。李因問陸:‘既如是,所歷經處之水,優劣精可判矣。’陸曰:‘楚水第一,晉水最下。’李因命筆,口授而次第之。”《新唐書·列傳》的《陸羽傳》中,也記有此事,但在說到李季卿召見陸羽時,“羽衣野服,挈具而入,季卿不為禮,羽愧之,更著《毀茶論》”。陸羽逝世,後人尊其為“茶神”,肇始于晚唐。唐時曾任過衢州刺史的趙磷,其外祖與陸羽交往至深.他在《因話錄》裏說:‘陸羽性嗜茶,始創煎茶法。至今鬻茶之家,陶其像置于錫器之間,雲宜茶足利。’”

陸羽

中國茶文化史上,陸羽所創造的一套茶學、茶藝、茶道思想,以及他所著的《茶經》,是一個劃時代的標志。

在我國封建社會裏,研究經學墳典被視為士人正途。像茶學、茶藝這類學問,隻是被認為難入正統的“雜學”。陸羽與其他士人一樣,對于傳統的中國儒家學說十分熟悉並悉心鑽研,深有造詣。但他又不像一般文人被儒家學說所拘泥,而能入乎其中,出乎其外,把深刻的學術原理溶于茶這種物質生活之中,從而創造了茶文化。

傳說之一

“陸羽隨關中

為紀念陸羽而建的陸羽故園(湖北天門)

難民南下,遍歷長江中下遊和淮河流域各地,考察蒐集了大量第一手的茶葉產製資料,並積累了豐富的品泉鑒水的經驗,撰下《水品》一篇,可惜今已失傳。但同代文人張又新在《煎茶水記》裏,曾詳細地開列出一張陸羽品評過的江河井泉及雪水等共二十品的水單。如廬山康王谷水簾水第一,無錫惠山寺石泉水第二,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而把揚子江中心的南零水列為第七品。有意思的是張又新還記下了一個真實的故事:州刺史李季卿在揚子江畔,遇見了在此考察茶事的陸羽,便相邀同船而行。李季卿聞說附近揚子江中心的南零水煮茶極佳,即令士卒駕小舟前去汲水。不料士卒于半路上將一瓶水潑灑過半,偷偷舀了岸邊的江水充兌。陸羽舀嘗一口,立即指出“此為近岸江中之水,非南零水。”李季卿令士卒再去取水,陸羽品嘗後,才微笑道:“此乃江中心南零水也。”取水的士卒不得不服,跪在陸羽面前,告訴了實情,陸羽的名氣隨後也就越發被傳揚得神乎其神了。 明清時的一些茶藝專家認為,南零水和臨岸江水,一清一濁,一輕一重,對茶聖陸羽來說是不難分辨的。陸羽逝世,後人尊其為“茶神”,肇始于晚唐。唐時曾任過衢州刺史的趙磷,其外祖與陸羽交契至深.他在《因話錄》裏說:‘陸羽性嗜茶,始創煎茶法。至今鬻茶之家,陶其像置于錫器之間,雲宜茶足利。’”

在中國茶文化史上,陸羽所創造的一套茶學、茶藝、茶道思想,以及他所著的《茶經》,是一個劃時代的標志。

在我國封建社會裏,研究經學墳典被視為士人正途。像茶學、茶藝這類學問,隻是被認為難入正統的“雜學”。陸羽與其他士人一樣,對于傳統的中國儒家學說十分熟悉並悉心鑽研,深有造詣。但他又不像一般文人被儒家學說所拘泥,而能入乎其中,出乎其外,把深刻的學術原理溶于茶這種物質生活之中,從而創造了茶文化。

傳說之二

陸羽出生于唐時復州竟陵,就是現在的湖北天門,可竟陵這個地方留給陸羽的隻是難以言說的辛酸。你隻要翻開陸羽寫的自傳——《陸文學自傳》,就能迎面聞到這一濃鬱的傷感氣息。他寫道:“(陸羽)字鴻漸,不知何許人,有仲宣、孟陽之貌陋;相如、子雲之口吃。”雖然用語詼諧,但其實也屬事出無奈。貌醜和結巴也就罷了,可“不知何許人也”一句,實在讓人無限同情。

陸羽是一個棄嬰,《唐國史補》、《新唐書》和《唐才子傳》裏,對此都毫不隱諱。公元733年深秋的一個清晨,竟陵龍蓋寺的智積禪師路過西郊一座小石橋,忽聞橋下群雁哀鳴之聲,走近一看,隻見一群大雁正用翅膀護衛著一個男嬰,男嬰讓嚴霜凍得瑟瑟發抖,智積把他抱回寺中收養。這座石橋後來就被人們稱為“古雁橋”,附近的街道稱“雁叫街”,遺跡至今猶在。

積公是唐朝著名高僧,而附近的寺西村裏那時正卜居著一位飽學儒士李公。李公曾為幕府官吏,動亂時棄職,在景色秀麗的龍蓋山麓開學館教授村童,與積公感情深厚。積公就請李公夫婦哺育拾得的棄嬰,當時,李氏夫婦的女兒李季蘭剛滿周歲,就依著季蘭的名字取名季疵,視作親生一般。季蘭季疵同一張桌子吃飯,同一塊草甸上玩耍,一晃長到七八歲光景,李公夫婦年事漸高,思鄉之情日篤,一家人千裏迢迢返回了故鄉湖州。

季疵回到龍蓋寺,在積公身邊煮茶奉水。積公有意栽培他,煞費苦心地為他佔卦取名,以《》佔得“漸”卦,卦辭上說:“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意思是鴻雁飛于天空,羽翼翩翩,雁陣齊整,四方皆為通途。于是定姓為“陸”,取名“羽”字,以鴻漸為字。積公還煮得一手好茶,讓陸羽自幼學得了藝茶之術。十二歲那年,陸羽終于離開了龍蓋寺。此後,陸羽在當地的戲班子裏當過醜角演員,兼做編劇和作曲;受謫守竟陵的名臣李齊物賞識,去火門山鄒老夫子門下受業七年,直到十九歲那年才學成下山。

傳說之三

陸羽生活的年代正是“安史之亂”前後,中國文化史上儒釋道三家並行,南方則儒禪匯流。

陸羽初到江南,結識了時任無錫縣尉的皇甫冉,皇甫冉是狀元出身,當世名士,為陸羽的茶事活動提供了許多幫助。但對陸羽茶事活動幫助最大而且情誼最深的還是詩僧皎然。皎然俗姓謝,是南朝謝靈運的十世孫。皎陸相識之後,竟能結為忘年之交,結誼凡四十餘年,直至相繼去世,其情誼經《唐才子傳》的鋪排渲染,為後人所深深欽佩。皎然長年隱居湖州杼山妙喜寺,但“隱心不隱跡”,與當時的名僧高士、權貴顯要有著廣泛的聯系,這自然拓展了陸羽的交友範圍和視野思路。陸羽在妙喜寺內居住多年,收集整理茶事資料,後又是在皎然的幫助下,“結廬苕溪之濱,閉門對書”,開始了《茶經》的寫作。

傳說之四

陳師道在《茶經序》裏這樣寫道:“夫茶之著書,自羽始;其用于世,亦自羽始。羽誠有功于茶者也。上自宮省,下迨邑裏,外及戎夷蠻狄,賓祀燕享,預陳于前。山澤以成市,商賈以起家,又有功于人者也。”也就是說,陸羽是天下第一個寫茶書的人,對茶事人事功不可沒。

因為有了一部《茶經》,陸羽從唐代起,就開始被人尊稱為“茶聖”,這可是亙古未有的巨大榮譽。而陸羽為之付出的心血,是常人難以估量的。

從火門山上下來之後,年僅十九歲的少年陸羽便心無旁騖,立志于對茶事的研究考察工作。全唐詩裏收錄了他著名的《六羨歌》:“不羨黃金盞,不羨白玉杯,不羨朝入省,不羨暮登台,千羨萬羨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安史之亂”後,陸羽一路考察茶事,輾轉來到江南的湖州,當時年僅二十四歲,從此定居于此,起早貪黑,跋山涉水,以茶民為友,以茶葉為伴,用大量的實地考察資料充實《茶經》的寫作。

傳說之五

據說,唐代竟陵積公和尚,善于品茶,他不但能鑒別所喝是什麽茶,還能分辨沏茶用的水,而且還能判斷誰是煮茶人。這種品茶本領,一傳十,十傳百,人們把積公和尚看成是“茶仙”下凡。這訊息也傳到了代宗皇帝耳中。代宗本人嗜好飲茶,也是個品茶行家,所以宮中錄用了一些善于品茶的人供職。代宗聽到這個傳聞後,半信半疑,就下旨招來了積公和尚,決定當面試茶。

積公和尚到達宮中,皇帝即命宮中煎茶能手,砌一碗上等茶葉,賜予積公品嘗。積公謝恩後接茶在手,輕輕喝了一口,就放下茶碗,再也沒喝第二口茶。皇上因問何故?積公起身摸摸長須笑答:“我所飲之茶,都是弟子陸羽親手所煎。飲慣他煎的茶,再飲別人煎的茶,就感到淡泊如水了。”皇帝聽罷,問陸羽在何處?積公答道:“陸羽酷愛自然,遍遊海內名山大川,品評天下名茶美泉,現在何處貧僧也難知曉。”

于是朝中百官連忙派人四處尋找陸羽,不幾天終于在浙江吳興苕溪的杼山上找到了,立即把他召進宮去。皇帝見陸羽雖說話結巴,其貌不揚,但出言不凡,知識淵博,已有幾分歡喜。于是說明緣由,命他煎茶獻師,陸羽欣然同意,就取出自己清明前採製的好茶,用泉水烹煎後,先獻給皇上。皇帝接過茶碗,輕輕揭開碗蓋,一陣清香迎面撲來,精神為之一爽,再看碗中茶葉淡綠清澈,品嘗之下香醇回甜,連連點頭稱贊好茶。接著就讓陸羽再煎一碗,由宮女送給在御書房的積公和尚品嘗。積公端起茶來,喝了一口,連叫好茶,接著一飲而盡。積公放下茶碗,興沖沖地走出書房,大聲喊道:“鴻漸(陸羽的字)在哪裏?”皇帝吃了一驚:“積公怎麽知道陸羽來了?”積公哈哈大笑道:“我剛才品的茶,隻有漸兒才能煎得出來,喝了這茶,當然就知道是漸兒來了。”

代宗十分佩服積公和尚的品茶之功和陸羽的茶技之精,就留陸羽在宮中供職,培養宮中茶師。但陸羽不羨榮華富貴,不久又回到苕溪,專心撰寫《茶經》去了

茶文化節

長興顧渚山是唐朝茶聖陸羽置茶園,撰寫《茶經》的主要場所。曾建有中國歷史上第一座貢茶院,出產的紫筍茶、金沙泉被列為唐代貢品。顧渚山也是中國茶文化的發祥地。

節慶主要內容有:廣場文藝、祭陸羽、無我茶會、茶文化研討、尋覓茶聖蹤跡、攝影書法比賽、招商會等。

活動時間:每年四月份。

茶經寫作

陸羽出生于唐時復州竟陵,就是現在的湖北天門,可竟陵這個地方留給陸羽的隻是難以言說的辛酸。你隻要翻開陸羽寫的自傳——《陸文學自傳》,就能迎面聞到這一濃鬱的傷感氣息。他寫道:“(陸羽)字鴻漸,不知何許人,有仲宣、孟陽之貌陋;相如、子雲之口吃。”雖然用語詼諧,但其實也屬事出無奈。貌醜和結巴也就罷了,可“不知何許人也”一句,實在讓人無限同情。

陸羽是一個棄嬰,《唐國史補》、《新唐書》和《唐才子傳》裏,對此都毫不隱諱。公元733年深秋的一個清晨,竟陵龍蓋寺的智積禪師路過西郊一座小橋,忽聞橋下群雁哀鳴之聲,走近一看,隻見一群大雁正用翅膀護衛著一個男嬰,男嬰讓嚴霜凍得瑟瑟發抖,智積把他抱回寺中收養。這座石橋後來就被人們稱為“古雁橋”,附近的街道稱“雁叫街”,遺跡至今猶在。

積公是唐朝著名高僧,而附近的寺西村裏那時正卜居著一位飽學儒士李公。李公曾為幕府官吏,動亂時棄職,在景色秀麗的龍蓋山麓開學館教授村童,與積公感情深厚。積公就請李公夫婦哺育拾得的棄嬰,當時,李氏夫婦的女兒李季蘭剛滿周歲,就依著季蘭的名字取名季疵,視作親生一般。季蘭季疵同一張桌子吃飯,同一塊草甸上玩耍,一晃長到七八歲光景,李公夫婦年事漸高,思鄉之情日篤,一家人千裏迢迢返回了故鄉湖州。

季疵回到龍蓋寺,在積公身邊煮茶奉水。積公有意栽培他,煞費苦心地為他佔卦取名,以《易》佔得“漸”卦,卦辭上說:“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意思是鴻雁飛于天空,羽翼翩翩,雁陣齊整,四方皆為通途。于是定姓為“陸”,取名“羽”字,以鴻漸為字。積公還煮得一手好茶,讓陸羽自幼學得了藝茶之術。十二歲那年,陸羽終于離開了龍蓋寺。此後,陸羽在當地的戲班子裏當過醜角演員,兼做編劇和作曲;受謫守竟陵的名臣李齊物賞識,去火門山鄒老夫子門下受業七年,直到十九歲那年才學成下山。

(二)

陸羽生活的年代正是“安史之亂”前後,中國文化史上儒釋道三家並行,南方則儒禪匯流。

陸羽隨關中難民南下,遍歷長江中下遊和淮河流域各地,考察蒐集了大量第一手的茶葉產製資料,並積累了豐富的品泉鑒水的經驗,撰下《水品》一篇,可惜今已失傳。但同代文人張又新在《煎茶水記》裏,曾詳細地開列出一張陸羽品評過的江河井泉及雪水等共二十品的水單。如廬山康王谷水簾水第一,無錫惠山寺石泉水第二,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而把揚子江中心的南零水列為第七品。有意思的是張又新還記下了一個真實的故事:州刺史李季卿在揚子江畔,遇見了在此考察茶事的陸羽,便相邀同船而行。李季卿聞說附近揚子江中心的南零水煮茶極佳,即令士卒駕小舟前去汲水。不料士卒于半路上將一瓶水潑灑過半,偷偷舀了岸邊的江水充兌。陸羽舀嘗一口,立即指出“此為近岸江中之水,非南零水。”李季卿令士卒再去取水,陸羽品嘗後,才微笑道:“此乃江中心南零水也。”取水的士卒不得不服,跪在陸羽面前,告訴了實情,陸羽的名氣隨後也就越發被傳揚得神乎其神了。 明清時的一些茶藝專家認為,南零水和臨岸江水,一清一濁,一輕一重,對茶聖陸羽來說是不難分辨的。

陸羽初到江南,結識了時任無錫縣尉的皇甫冉,皇甫冉是狀元出身,當世名士,為陸羽的茶事活動提供了許多幫助。但對陸羽茶事活動幫助最大而且情誼最深的還是詩僧皎然。皎然俗姓謝,是南朝謝靈運的十世孫。皎陸相識之後,竟能結為忘年之交,結誼凡四十餘年,直至相繼去世,其情誼經《唐才子傳》的鋪排渲染,為後人所深深欽佩。皎然長年隱居湖州杼山妙喜寺,但“隱心不隱跡”,與當時的名僧高士、權貴顯要有著廣泛的聯系,這自然拓展了陸羽的交友範圍和視野思路。陸羽在妙喜寺內居住多年,收集整理茶事資料,後又是在皎然的幫助下,“結廬苕溪之濱,閉門對書”,開始了《茶經》的寫作。

(三)

陳師道在《茶經序》裏這樣寫道:“夫茶之著書,自羽始;其用于世,亦自羽始。羽誠有功于茶者也。上自宮省,下迨邑裏,外及戎夷蠻狄,賓祀燕享,預陳于前。山澤以成市,商賈以起家,又有功于人者也。”也就是說,陸羽是天下第一個寫茶書的人,對茶事人事功不可沒。

因為有了一部《茶經》,陸羽從唐代起,就開始被人尊稱為“茶聖”,這可是亙古未有的巨大榮譽。而陸羽為之付出的心血,是常人難以估量的。

從火門山上下來之後,年僅十九歲的少年陸羽便心無旁騖,立志于對茶事的研究考察工作。全唐詩裏收錄了他著名的《六羨歌》:“不羨黃金盞,不羨白玉杯,不羨朝入省,不羨暮登台,千羨萬羨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安史之亂”後,陸羽一路考察茶事,輾轉來到江南的湖州,當時年僅二十四歲,從此定居于此,起早貪黑,跋山涉水,以茶民為友,以茶葉為伴,用大量的實地考察資料充實《茶經》的寫作。

人物品質

陸羽一生鄙夷權貴,不重財富,酷愛自然,堅持正義。《全唐詩》載有陸羽的一首歌,正體現了他的品質:

不羨黃金罍,

不羨白玉杯;

不羨朝入省,

不羨暮登台;

千羨萬羨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來。——《全唐詩第308卷007首〖歌〗》

(附記陸羽另一首詩:

月色寒潮入剡溪,

青猿叫斷綠林西。

昔人已逐東流去,

空見年年江草齊。——《全唐詩第308卷008首〖會稽東小山〗》)

相關信息

陸羽故裏

“古亭屹立官池邊,千秋光輝耀楚天。明月有情西江美,依稀陸子笑九泉。”這是清朝人寫的一首懷念陸羽的詩。

陸羽,出生于天門,生活在唐朝時期,他撰寫的《茶經》,對有關茶樹的產地、形態、生長環境以及採茶、製茶、飲茶的工具和方法等進行了全面的總結,是世界上第一部茶葉專著。《茶經》成書後,對我國茶文化的發展影響極大,陸羽被後世尊稱為“茶神”、“茶聖”、“茶博士”。

天門至今還有不少與陸羽有關的遺跡。相傳,陸羽出生不久就被遺棄,被一群大雁所庇護,後來被一位名叫智積的和尚收養。智積喜歡喝茶,陸羽經常為他煮茶。經過長期的煮茶、品茶實踐,陸羽終于煮出了好茶,以至于非陸羽所煮茶智積不喝。現天門市儲存有一座“古雁橋”,傳說是當年大雁庇護陸羽的地方。鎮北門有一座 “三眼井”,曾是陸羽煮茶取水處。井台旁邊有一塊後人立的石碑“唐處士陸鴻漸小像碑”,碑上刻著陸羽坐著品茶的情景,頗有韻味。陸羽亭建于清朝,後毀于兵燹。解放後重建為雙層木質結構,呈六角形,精巧典雅。置身其間,撫亭浥泉,品茗飲茶,十分令人流連陶醉。位于競陵西湖之濱的陸羽紀念館,包括陸羽故居、紀念陸羽的古跡、陸羽茶事活動等建築群,遊覽該館,可以獲得陸羽事跡和傳說的許多信息。

陸羽(733年~804年),外號茶仙或茶聖。唐朝復州竟陵(今湖北天門市)人。 陸羽,字鴻漸,又號「茶山御史」。

《新唐書·陸羽傳》記:「羽嗜茶,著經三篇,言茶之原、之法、之具尤備,天下益知飲茶矣。」

陸羽遍嘗中國各地的名茶,並著有《茶經》述說。他的著作成為日後世人研究茶藝的經典。今時今日不少人都愛用「陸羽」來作茶藝或茶類產品的名稱。

陸羽一生嗜茶,精於茶道,以著世界第一部茶葉專著----《茶經》聞名於世,對中國茶業和世界茶業做出了卓越貢獻,被譽為「茶聖」,奉為「茶仙」,祀為「茶神」。

他工於詩文,但傳世不多。 陸羽一生富有傳奇色彩。他原是個被遺棄的孤兒,他三歲的時候,被竟陵龍蓋寺主持僧智積禪師在當地西湖之濱拾得。後取得陸羽一名。在龍蓋寺,他不但學得了識字,還學會了烹茶事務。盡管如此,陸羽不願皈依佛法,削發為僧。

十二歲時,他乘人不備逃出龍蓋寺,到了一個戲班子裏學演戲。他雖其貌不揚,又有些口吃,但卻幽默機智,演醜角很成功,後來還編寫了三卷笑話書《謔談》。 唐天寶五年(公元746年),竟陵太守李齊物在一次州人聚飲中,看到了陸羽出眾的表演,十分欣賞他的才能和抱負,當即贈與詩書,並修書推薦他到隱居於火門山的鄒夫子那裏學習。後與一好友(崔國輔)常一起出遊,品茶鑒水,談詩論文。唐肅宗乾元年(公元758年)陸羽來到升洲(今南京)鑽研茶事。唐上元年(公元760年)隱居山間,闔門著述《茶經》。

陸羽一生鄙夷權貴,不重財富,熱愛自然,堅持正義。《全唐詩》中載有陸羽一首詩,正體現了它的品格。 不羨黃金磊, 不羨白玉杯, 不羨朝入省, 不羨暮登台; 千羨萬羨西江水, 曾向竟凌城下來。 陸羽的《茶經》,是唐代和唐代以前有關茶業科學知識和實踐經驗的系統總結。《茶經》一問世,即為歷代人所寶愛,盛贊他為茶業的開創之功。宋代陳師道為《茶經》做序道:"夫茶之著書,自羽始。其用於世,亦自羽始。羽誠有功於茶者也!" 陸於逝世後,後人尊其為"茶神",肇始於晚唐。

陸羽公園

陸羽

陸羽公園坐落在天門城城西陸羽大道旁,天門中醫院對面,也稱西湖公園。公園裏風景優美,進門便可見陸羽雕像,左右皆有涼亭以及紀念祠,再往前便是天門的西湖,西湖周圍種植著一棵棵端庄的垂柳,柳下有長椅,夜間有不少情侶在此互訴心聲,絕對浪漫。

陸羽廣場

陸羽

陸羽廣場坐落在天門城城西陸羽大道旁,與陸羽公園相距約1公裏,金穗賓館斜對面。已修建多年,現仍未竣工,但早已對遊人開放,陸羽廣場實際上是一座遊樂場,裏面有多處遊樂環節和體育項目。每年的元宵節晚上是陸羽廣場最為絢爛的時刻,城中人們皆相聚于此,煙花齊放,夜空被點亮。

信陽毛尖

陸羽下榻紫陽洞,被這裏的山光水色,泉甘茶香所迷戀,一住就是數年。他平日與崇佛寺、太陽廟、觀音洞等院大師為友,互相唱酬。白天賞茶、採茶、晚間談詩品茶,探討茶事,著名立說,學識大進。他為了考察淮南茶區,復東出舒州、南下黃州,北上壽州,再回紫陽洞,寫出淮南茶初考草稿,其茶經八之出。淮南茶光州上,義陽、舒州次,壽州、黃州、蘄州下的簡明品定,既依次。

陸羽走後,山民為了紀念他對淮南茶的貢獻,在紫陽洞中,也增設了他的神位。定清明節為敬茶神節。民俗至今保留有:“清明採新茶,試新火”的雅事。

淮南茶光州上,義陽、舒州次

光州,現在信陽市光山縣古稱。古時包括、信陽、固始、光山、商城等地區。

光州茶,也就是現在的信陽毛尖茶。

賽山玉蓮則是信陽毛尖中極品之一,出自光山縣涼亭。

發現秘密

陸羽之後,才有茶字,也才有茶學。

茶就是“人在草木間”。草木如詩,美人如織,在中國人的觀念裏,天人合一就是自然之道。茶來自草木,因人而獲得獨特價值。確切地說,茶是因為陸羽擺脫自然束縛獲得解放,一舉成為華夏的飲食和精神縮影。

陸羽

陸羽之前的時代,茶寫作荼,有著葯的屬性。華夏族的鼻祖神農氏終生都在尋找對人有用的植物,神農嘗完百草而成《神農本草》,裏面記載的植物更多是功能性質,體現了華夏人對自然的簡單認識:哪些草木是苦的,哪些熱,哪些涼,哪些能充飢,哪些能醫病……神農氏 “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很顯然,在這裏荼是類似于靈芝草之類的葯物而已。

《爾雅》中檟,是荼的分類,特指味道比較苦的荼,是感官滋味層面上的直接體驗,那個時候的國人觀念,草木是一體,而不是今日植物學意義上的喬灌木之謂。《詩經》上說,“有女如荼”,說的是顏色層面。當時,人並不日常飲茶,除非真的生病。

陸羽自己所列的其他幾個字“蔎(shè)”、“茗”、“荈(chuǎn)”也隻是對荼的進一步分類,賦予時令上的區別。也就是說,在荼時代,荼隻是一種可用的葯草而已,這點不會因為它在不同地方與不同季節的稱呼而改變。

而“茶”不一樣。《茶經》開篇就把茶作為主體,陸羽用史家為人作傳的口吻描述道:“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自此開始了對茶的全面擬人化定義,陸羽以不容置疑的語氣對茶作了評判辭,涉及到茶的出生地(血統)、形狀(容顏)、稱謂(姓名)、生長環境(成長教育)、習性(性格、品質)等等方面,而茶與人關系,就像茶自身因為生長環境有所區別一樣,需要區別看待。

陸羽說:“精行儉德之人,若熱渴、凝悶、腦疼、目澀、四肢煩、百節不舒,聊四五啜,與醍醐、甘露抗衡也。採不時,造不精,雜以卉莽,飲之成疾。茶為累也,亦猶人參。上者生上黨,中者生百濟,新羅,下者生高麗。有生澤州、易州、幽州、檀州者,為葯無效,況非此者!設服薺苨使六疾不瘳。知人參為累,則茶累盡矣。”茶不久從自身的葯物屬性中脫離出來,也從其他類植物中脫離出來。一旦喝了茶,醍醐、甘露之類的上古絕妙飲品都要做出讓步,成為附庸。

要喝到好茶,就要花足夠的心思,茶的時令,造法一旦有所誤差,喝起來不僅不能提升人的精神,反而會喝出病來,受其累其害,最終失茶。對茶的追求不能南轅北轍,因為茶,需要人賦予它新的生命與價值,為此,人也要有足夠虔誠的態度。

茶的秘密被寫進了三卷十節,不過7000字的《茶經》裏,陸羽秉承神農衣缽,凡茶都親歷其境、“親揖而比”、“親灸啜飲”、“嚼味嗅香”,盡顯虔誠姿態,此後,華夏人的喝茶便定格在陸羽的論述裏。

在《茶經》後面的幾節裏,茶之具,談採茶製茶的用具,如採茶籃、蒸茶灶、焙茶棚等;茶之造,論述茶的種類和採製方法;茶之器,敘述煮茶 、飲茶的器皿,即造茶具二十四事,如風爐、茶釜、紙囊、木碾、茶碗等。茶之煮,講烹茶的方法和各地水質的品第;茶之飲,講飲茶的風俗,即陳述唐代以前的飲茶歷史;茶之事,敘述古今有關茶的故事、產地和葯效等;茶之出,將唐代全國茶區的分布歸納為山南(荊州之南)、浙南、浙西、劍南、浙東、黔中、江西、嶺南等八區,並談各地所產茶葉的優劣;茶之略,分析採茶、製茶用具可依當時環境,省略某些用具;茶之圖,教人用絹素寫茶經,陳諸座隅,目擊而存。

從茶的實物到器皿,再到水的選擇,各地風俗的呈現,茶的華夏版圖也變得清晰可見,到最後形成的是茶的圖騰與儀式,《茶經》所要表達的意圖也十分明了:人要把自己的精神融合在格物運化之中,隻有與自然渾為一體,才能再回到自然。(周重林,《茶的精神》)

成書探考

陸羽《茶經》何時開始撰寫?何時成書?沒有明確的文字可稽。一般認為《茶經》完成于公元780年,如果陸羽出生于729年,則《茶經》完成之年正是五十一歲;如果他出生于733年,則是四十七歲。根據《茶經》的豐富內容和凝煉的文字來看,似非青年時期所能勝任。有人認為《茶經》成書于764年,根據陸羽傳:“上元初,更隱苕溪,閉門著書”,上元年號隻有兩年,上元初當指760年,是說開始動筆撰寫,未必在當年就可以完成。據《茶經》“四之器”所說的煮茶風爐,在爐腳上鑄有古文“聖唐滅胡明年鑄”七字。滅胡是指唐王朝平定安祿山史思明叛亂的年份,在763年,所謂明年當指764年。因此可推斷《茶經》成書時間是公元764年以後的時期,並根據李季卿“宣慰江南”時,召請常伯熊煮茶,對常很欣賞,又有人推薦陸羽,請陸羽來後,李不以禮相待,使陸羽氣惱,“更著《毀茶論》”。論證《茶經》767年(大歷二年)到768年期間已在社會上流傳開了。如果說《茶經》是成書于764年時陸羽隻有31歲(或者27歲),就寫出這樣淵博的《茶經》,殊令人難以相信。實際上陸羽居住苕溪之後,住處時常變動,又時常外出,並非閉門著書(應以對著為是)。這可從皎然、皇甫冉和李冶等人贈詩中看出。陸羽外出從事研究茶葉的時間很多,遍遊了江蘇蘇州、無錫、南京、丹陽、宜興和浙江的長興、杭州和紹興嵊縣等地,以後又到江西上饒。對茶葉採製、飲用和茶事深入研究和實踐,因而積累了豐富的茶事知識。更重要是在湖州時,得到顏真卿的支持,皎然的幫助,才有大量的文獻可以參考,《茶經》才能寫成。李季卿宣慰江南時,召嗜好茶葉的陸羽煮茶或根據陸羽對宜興貢茶的推薦:“……野人陸羽以為茶香甘冠于他境,或薦于上。棲筠(李棲筠常州刺史)從之,始進萬兩。”便認為陸羽已成為茶事權威。沒有《茶經》的出世,難成為社會權威。這樣推斷還是不夠全面的,因為陸羽擅長煮茶、品茶名聞各地也可成為一個權威人士,不必一定要著書,才可以成為專家。

陸羽

據《茶葉全書》:“陸羽晚年處境甚佳,為唐皇所器重。以後為了尋求生活的玄奧,至七七五年成為一隱士,五年後即出《茶經》一書,八O四年逝世”。陸羽過江後的十年間,大都居無定所,周遊各處,過著流浪的生活。據上饒《地方志》陸羽寓信城(現上饒)北三裏,自號東崗子。性嗜茶,環居多植茶,因號茶山,茶山寺在城北隅,一名廣教寺,有陸羽泉。又據府志記述:“府城北茶山寺唐陸羽曾寓其地,即山種茶,有泉品為天下第四泉。其水似井傍山,色白味甘,是為乳泉,土色赤,又名胭脂井,長汀黎士宏改為陸羽泉”。江西婺源茶校劉隆祥,婺源茶廠王鍾音和上饒農業局同人考證,認為陸羽761年以後由苕溪(今浙江吳興)遷移到上饒來建寺定居種茶,照茶樹生長後採收加工所需時間,當在五年以上。然而認為《茶經》是在上饒時期茶山寺完成的,這根據也是不足的。陸羽在765年以後,較長期地居住吳興抒山妙喜寺與皎然成為忘年之交。並為湖州刺吏顏真卿(709—785年)。顏是唐室大臣,書法家,字清臣,先任殿中侍御史,後任湖州刺史,人稱顏魯公)所器重,推薦給唐王朝,任陸為太常寺太祝,這是很合情理的。顏魯公並為陸羽在吳興杼山修築一座“三癸亭”。

《名勝志》載“三癸亭,在杼山,魯公為陸鴻漸建。”其時為唐大歷八年癸醜歲十月癸卯朔二十一日癸亥落成。

社會貢獻

當然是他在茶學或茶業方面對我國和世界文化所作出的偉大貢獻。這一點,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也一直是後人對陸羽研究、介紹的主要方面。由于大家對陸羽這些方面的貢獻並不陌生,因此,本文所討論的主要是講他茶學以外的其他方面的學術成就。

陸羽之被尊為“茶聖”或茶葉專家,基本上是他逝世以後的事情。在他生前,他雖然以嗜茶、精茶和《茶經》一書就名播社會或已有“茶仙”的戲稱,但在時人中,他還不是以茶人而是以文人出現和受到推崇的。這是因為其時茶葉雖在《茶經》問世以後已形成為一門獨立的學問,但時屬初創,其影響和地位,無法和古老的文學相比。其次,《茶經》一書,是撰于陸羽在文壇上已嶄露頭角之後,即陸羽在茶學上的造詣,是在他成為著名的文人達士以後才顯露出來的,是第二位的成就。

《茶經》的成書年代,坊間說法很多,筆者是從萬國鼎撰于公元“758年左右”①說。天寶五年李齊物貶官竟陵時,陸羽還身在伶界,被李齊物發現後,才棄伶到“火門山鄒夫子墅”讀書。但至十一年崔國輔謫任竟陵司馬時,陸羽便學成名遂,文冠一邑了。據記載,崔國輔到竟陵以後,與陸羽“遊處凡三年”,“謔談永日”,並把他們唱和的詩還匯刊成集。崔國輔其人據載,在貶竟陵前一年,杜甫獻《三大禮賦》,唐玄宗奇其才,詔試文章,命崔國輔、于休烈為試文之官。崔國輔以詩詞尤其是以古詩見長。《河岳英靈集》載:崔國輔的詩“婉孌清楚,深宜諷詠,樂府短章,古人不及也。”①陸羽與崔國輔遊處三年,不但名聲由崔而更加顯要,同時也從崔國輔身上,顯然進一步學到了不少學問。陸羽不但在撰寫《茶經》以前,就以文人著名,就是在《茶經》風譽全國以後,以至在陸羽的後期或晚年,他還是以文人稱著于世。如權德輿所記,他從信州(今江西上饒)移居洪州(今南昌)時,“凡所至之邦,必千騎郊勞,五漿先辣”;後來由南昌赴湖南時,“不憚征路遙,定緣賓禮重。新知折柳贈,舊侶乘籃送”②。所到一處,每離一地,都得到民眾和友朋的隆重迎送。社會上所以對陸羽有這樣禮遇,如權德輿所說,不是因為他茶學上的貢獻,而是他“詞藝卓異,為當時聞人”③,在文學上的地位使然。所以,從上面的種種情況來看,陸羽在生前和死後,似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形象。如果說他死後,他在文學方面的成就“為《茶經》所掩”,成為茶業的一個偶像的話,那麽,在生前,相反,他在茶學方面的成就,是為文學所掩,他是以“詞藝卓異”聞人的。

陸羽生前和高僧名士為友,在文壇上是活躍和有地位的。但可能他受當時社會上某些名士“不名一行,不滯一方”的思想影響,他對文學和對茶葉的態度也一樣,喜好但不偏一。所以,反映在學問上,他不囿于一業,而是涉獵很廣,博學多能。

過去筆者根據陸羽一生的活動和著述,曾提出陸羽不但是一位茶葉專家,

陸羽煮茶圖

他同時還是一位著名的詩人、音韻和國小專家、書法家、演員、劇作家、史學家、傳記作家、旅遊和地理學家。

如果我們籠統稱陸羽是一位歷史學家,除去他編著過《江表四姓譜》、《南北人物志》、《吳興歷官志》和《吳興刺史記》等一些史學著作外,他還是一位考古或文物鑒賞家。據皎然在《蘭亭石橋柱贊》的序文中稱,大歷八年(773)春天,盧幼平奉詔祭會稽山,邀陸羽等同往山陰(今浙江紹興),發現古臥石一塊,經陸羽鑒定,系“晉永和中蘭亭廢橋柱”。為什麽請陸羽鑒定,陸羽為什麽有這麽多知識?皎然說得很清楚:“生(陸羽)好古者,與吾同志。”再如我們稱陸羽是一位地理學家,細分,他還可以說是一位研究山水和編寫地方志專家。如獨孤及刺常州時,無錫縣令為整修惠山名勝,“有客竟陵羽,多識名山大川”,還特意請了陸羽當“顧問”。說明陸羽在當時人們的心目中,對地理尤其是對山水是有研究的。陸羽在流寓浙西期間,為湖州、無錫、蘇州和杭州,曾編寫了《吳興記》、《吳興圖經》、《慧山記》、《虎丘山記》、《靈隱天竺二寺記》、《武林山記》等多種地志和山志,說明他對方志的學問也是很感興趣和極有研究的。[13]

一種說法

陸羽以《易》自佔,得《》卦:“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吉。”其意為鴻雁飛于天上,四方皆是通途,兩羽翩翩而動,動作整齊有序,可供效法,為吉兆。按此卦義,當時還沒有姓名的陸羽自定姓為“陸”,取名“羽”,又以“鴻漸”為字。這仿佛諭示著:本為凡賤,實為天驕;來自父母,竟如天降。陸羽在黃卷青燈、鍾聲”梵音“中學文識字,習誦佛經,還學會煮茶等事務。

雖處佛門凈土,日聞”梵音“,但陸羽並不願皈依佛法,削發為僧。九歲時,有一次智積禪師要他抄經念佛,陸羽卻問:“釋氏弟子,生無兄弟,死無後嗣。”儒家“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出家人能稱有孝嗎?”並公然稱:“羽將授孔聖之文。”住持聞言,頗為惱怒,就用繁重的“賤務”懲罰他,迫他悔悟回頭。陸羽被派去“掃寺地,結僧廁,踐泥污牆,負瓦施屋,牧牛一百二十蹄”。陸羽並不因此氣餒屈服,求

知欲望反而更加強烈。他無紙學字,以竹劃牛背為書,偶得張衡《南都賦》,雖並不識其字,卻危坐展卷,念念有詞。積公知道後,恐其浸染外典,失教日曠,又把他禁閉寺中,令芟剪卉莽,還派年長者管束。

眨眼三年,陸羽12歲,覺得寺中日月難度。趁人不備,逃出龍蓋寺,到了一個戲班子裏學演戲,作了優伶。他雖其貌不揚,又有些口吃,但卻幽默機智,演醜角極為成功,後來還編寫了三卷笑話書《謔談》。

俗話說,吉人自有天相,陸羽亦不例外。唐天寶五年,竟陵太守李齊物在一次州人聚飲中,看到了陸羽出眾的表演,十分欣賞他的才華和抱負,當即贈以詩書,並修書推薦他到隱居于火門山的鄒夫子那裏學習。天寶十一年(公元752年)禮部郎中崔國輔貶為竟陵司馬。是年,陸羽揖別鄒夫子下山。崔與羽相識,兩人常一起出遊,品茶鑒水,談詩論文。天寶十五年陸羽為考察茶事,出遊巴山峽川。行前,崔國輔以白驢、烏堼牛及文槐書函相贈。一路之上,他逢山駐馬採茶,遇泉下鞍品水,目不暇接,口不暇訪,筆不暇錄,錦囊滿獲。唐肅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陸羽來到升州(今江蘇南京),寄居棲霞寺,鑽研茶事。次年,旅居丹陽。唐上元元年(公元760年),陸羽從棲霞山麓來到苕溪(今浙江吳興),隱居山間,閉門著述《茶經》。期間常身披紗巾短褐,腳著蘑鞋,獨行野中,深入農家,採茶覓泉,評茶品水,或誦經吟詩,杖擊林木,手弄流水,遲疑徘徊,每每至日黑興盡,方號泣而歸,時人稱謂今之“楚狂接輿’。[14]

另一種說法

陸羽

唐朝著名學者陸羽,從小是個孤兒,被智積禪師撫養長大。陸羽雖身在廟中,卻不願終日誦經念佛,而是喜歡吟讀詩書。陸羽執意下山求學,遭到了禪師的反對。禪師為了給陸羽出難題,同時也是為了更好地教育他,便叫他學習沖茶。在鑽研茶藝的過程中,陸羽碰到了一位好心的老婆婆,不僅學會了復雜的沖茶的技巧,更學會了不少讀書和做人的道理。當陸羽最終將一杯熱氣騰騰的茗茶端到禪師面前時,禪師終于答應了他下山讀書的要求。後來,陸羽撰寫了廣為流傳的《茶經》。[15]

據《新唐書》和《唐才子傳》記載,陸羽因其相貌醜陋而成為棄兒,被遺棄于唐開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不知其父母是何許人,後被龍蓋寺住持僧智積禪師在竟陵(湖北天門縣)西門外西湖之濱拾得,並收養。[14]

《陸文學自傳》是陸羽于二十九歲時為自己寫的小傳,可信度較高。他在自傳中寫道:“字鴻漸,不知何許人,有仲宣孟陽之貌陋;相如、子雲之口吃。”又《新唐書·陸羽傳》載,他稍大一些,“以《》自筮”,佔得“漸”卦,卦辭曰:“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于是按卦詞由智積禪師定姓為“陸”,取名為“”,以“鴻漸”為字。[14]

唐代宗曾詔拜羽為太子文學,又徙太常寺太祝,但都未就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