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曼 -中國近代文化名人

陸小曼

中國近代文化名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陸小曼(1903年-1965年),江蘇常州人,近代女畫家。師從劉海粟、陳半丁、賀天健等名家,晚年被吸收為上海中國畫院專業畫師。曾參加新中國第一次和第二次全國畫展。陸小曼擅長戲劇,曾與徐志摩合作創作五幕話劇《卞昆岡》。她還諳昆曲,也能演皮黃,寫得一手好文章,有深厚的古文功底和扎實的文字修飾能力。因與徐志摩的婚戀而成為著名近代人物。1965年4月3日于上海華東醫院逝世,享年63歲。

  • 中文名
    陸小曼
  • 別名
    陸眉,別名小眉、小龍
  • 國籍
    中國
  • 祖籍
    江蘇常州
  • 民族
  • 出生地
  • 出生日期
    1903年11月7日
  • 逝世日期
    1965年4月3日
  • 職業
    作家、畫家、翻譯家
  • 畢業院校
    北京聖心學堂
  • 代表作品
    《哭摩》、《遺文編就答君心》等散文;日記《愛眉小札

人物生平

1903年11月7日,出生于上海市孔家弄。

陸小曼

1909年,隨母親赴北京依父度日。

1910年,就讀于北京女子師範大學附屬國小。

1918年,入北京聖心學堂讀書。同年,陸定專門為她請了一位英國女教師教授英文。

1920年,被北洋政府外交總長顧維鈞聘用兼職擔任外交翻譯,逐漸名聞北京社交界。

1922年,離開聖心學堂,與王賡結婚。

1924年,出演《春香鬧學》,結識徐志摩,並與之戀愛;年底翻譯義大利戲劇海市蜃樓》。

1925年,年初與徐志摩進入熱戀。8月拜劉海粟為師學畫。年底與王賡離婚。離婚時陸小曼年僅23歲。

1926年8月14日,與徐志摩訂婚;10月與徐志摩結婚。

1926年10月(農歷九月九日),新婚後的陸小曼依公公之命隨徐志摩離開北京南下。

1927年,徐志摩夫婦從北京回到上海不久,就與翁瑞午相識。

1928年,7月與徐志摩合著的《卞昆岡》發行。同年夏,與徐志摩、葉恭綽共遊西湖。

1929年,參與中國女子書畫會的成立籌備工作;5月接待泰戈爾;6月與翁瑞午等人遊“西湖博覽會”。

1931年11月19日,丈夫徐志摩因飛機失事罹難去世。12月,陸小曼應邵洵美相邀,為徐志摩遺作《雲遊》作序。

1933年,整理徐志摩寫的《眉軒瑣語》,在《時代畫報》第三卷第六期上發表,後來《眉軒瑣語》收在陸小曼1947年所編的《志摩日記》裏。

1934年,在第38期《論語》刊上初次對《愛眉小扎》作序。

陸小曼成為慰勞會戲劇骨幹時的照片陸小曼成為慰勞會戲劇骨幹時的照片

1936年,經良友圖書公司出版圖書《愛眉小扎》。同年,加入中國女子書畫會。

1941年,在上海大新公司開個人畫展。

1943年2月,在桂林良友復興圖書公司出版再次為《愛眉小扎》作序。

1947年3月,由晨光圖書出版公司出版陸小曼後整理的徐志摩1918年的《西湖記》,1926年至1927年《眉軒瑣語》,以及同志摩親筆題名的《一本沒有顏色的書》,和已出的《愛眉小扎》和《小曼日記》,共五個部分,總題為《志摩日記》。

1956年,4月受到陳毅市長的關懷,被安排為上海文史館館員。同年,入農工民主黨,擔任上海徐匯區支部委員。

1958年,成為上海中國畫院專業畫師,並參加上海美術家協會。

1959年,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室參事。同年,被全國美協評為“三八紅旗手”。

1965年4月3日在上海華東醫院逝世。

個人生活

與王賡

1922年,19歲的陸小曼離開學校,奉父母之命與王庚結婚。但在這樁婚事她完全是被動的。當蜜月的激動漸趨平靜後,她漸漸發覺自己並不快樂,結婚第三年,王賡被任命哈爾濱警察局局長,王賡要小曼隨同前往,陸小曼就到哈爾濱住了一段時間。但是陸小曼在哈爾濱住不習慣,不多時,與王賡兩地分居,因此與丈夫在感情上更加淡漠了。

徐志摩與陸小曼徐志摩與陸小曼

由于王賡專註于工作和前途,陸小曼想去玩時,他就說:“我沒空,叫志摩陪你玩吧。””王賡根本就不會想到這樣處理會產生婚姻危機。就這樣,徐志摩與陸小曼在王賡首肯的大好情勢下一起玩耍。朝夕相處,日久生情。王賡調任哈爾濱警察局長後,徐志摩與小曼接觸機會更多,使他們感情越陷越深。可是,我們相識在不該相識的時候。”陸小曼陷入無限的傷感。

不久,陸小曼和王賡又發生了一次大的爭執。陸小曼在眾人面前,受到王賡的辱罵,聲稱今後再不回王家,陸定聽後此事也非常氣憤,表示支持女兒的行動。最終1925年與王賡離婚。1926年與徐志摩結婚。

然而她和徐志摩的再婚遭受到兩方面的強大壓力。一是陸小曼母親的反對。二是與王賡簽離婚協定。事後吳曼華十分生氣。當時要辦成這兩件事都有相當的難度,但胡適最終都辦妥了。徐志摩的父親徐申如是浙江省海寧縣硤石鎮的一個富紳,他認為兒子離婚已是大逆不道,再娶一個有夫之婦更是有辱門風。過後不久,徐志摩隻得親自南下,跟父親商量自己的第二次婚姻大事。

徐申如說,徐志摩要再婚,必須征得張幼儀的同意。然而妻子張幼儀答應之後,其父徐申如還是不肯痛快地答應,經胡適、劉海粟等人出面周旋,徐申如最後勉強答應,徐志摩也同時應允父親三個條件。

婚禮上證婚人是梁啓超,梁啓超對徐、陸二人進行了訓斥。梁啓超的“證婚詞”雖然有名,也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對徐志摩這個學生的關心和愛護。但很明顯,梁啓超是帶有私心的,對徐、陸也不公平。梁啓超在婚禮上大罵新人,至少對這對新人是不吉利的,趙清閣就在文章中表達了強烈的不滿:為了爭取有力的支持,他們請了維新派名流梁啓超老夫子作他們的證婚人。原想借助著塊盾牌抗衡一下封建勢力,不期梁啓超夫子也是一個以封建反封建的權威人物,他假惺惺同情徐志摩陸小曼的結縭,而又在大喜之日當眾批評了他們的反封建行經,使得兩位新人一時啼笑皆非,隻好委屈地承受了批評。

與徐志摩

徐志摩遇難之後,陸小曼此時究竟悲傷到什麽程度,連鬱達夫都覺得難以描寫,陸小曼清醒後,便堅持要去山東黨家庄接志摩的遺體,被朋友們和家裏人死命勸住了。最後決定派徐志摩的兒子徐積鍇(張幼儀所生)去山東接回。

徐志摩在光華大學任教時的夫人陸小曼徐志摩在光華大學任教時的夫人陸小曼

徐志摩的遺體從濟南運回上海後,陸小曼見到了現場唯一的一件遺物———一幅山水畫長卷。這幅畫是陸小曼于1931年春創作的,堪稱陸小曼早期的代表作,更為珍貴的是它的題跋,徐志摩把這張手卷隨帶在身,是準備到北京再請人加題,隻因手卷放在鐵篋中,故物未殉人。陸小曼看著這張畫卷,想到徐志摩的種種好處,自此,她一直珍藏著這幅畫。

徐志摩死後,陸小曼不再出去交際。她默默忍受著外界對她的批評和指責。正如她在致志摩挽聯中說;“多少前塵成噩夢,五載哀歡,匆匆永訣,天道復奚論,欲死未能因母老;萬千別恨向誰言,一身愁病,渺渺離魂,人間應不久,遺文編就答君心。”她懷念志摩,致力于整理出版徐志摩的遺作,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其中的苦辣酸甜一言難盡。徐志摩與陸小曼的婚姻是沖破封建束縛的自由結合,其間雖也曾彼此傷害,但也深深相愛。

與翁瑞午

陸小曼陸小曼

據陳定山《春申舊聞》載:“陸小曼體弱,連唱兩天戲便舊病復發,得了昏厥症。翁瑞午有一手推拿絕技,是丁鳳山的嫡傳,他為陸小曼推拿,真是手到病除。于是,翁和陸之間常有羅襦半解、妙手撫摩的機會。”陸小曼在翁瑞午給她推拿治病的時候曾問他:“瑞午,你給我按摩確實有效,但你總不能時時刻刻在我身邊啊,你不在的時候萬一我發病的話,有什麽辦法呢?”翁瑞午想了一下,對陸小曼說:“有是有辦法的,但這個辦法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不到萬不得已是不好採用的。”陸小曼連問是什麽辦法,翁瑞午就說:“吸鴉片。”陸小曼一聽是這個餿主意,就大罵瑞午害人。但是,後來看到翁瑞午一直在吸,而且很有味道,自己又老是犯病,一時控製不住,慢慢地吸上了。她自己也知道這是一個壞習慣,可一旦上癮,就無法控製自己了。她和翁瑞午兩人,常常一起在客廳裏的煙榻上隔燈並枕,吞雲吐霧。

盡管陸小曼對徐志摩的感情是深厚的,但她仍舊離不開翁瑞午,離不開阿芙蓉。徐志摩死後,她為了麻醉自己,更難以擺脫鴉片的習好,為此,她還坐過一夜班房。

陸小曼畫作陸小曼畫作

陸小曼在徐志摩死後,與翁瑞午同居是事實。在上海中國畫院儲存著陸小曼剛進院時寫的一份“履歷”,裏面有這樣的詞句:我廿九歲時志摩飛機遇害,我就一直生病。到1938年卅五歲時與翁瑞午同居。翁瑞午在1955年犯了錯誤,生嚴重的肺病,一直到現在還是要吐血,醫葯費是很高的,還多了一個小孩子的開支。我又時常多病,所以我們的經濟一直困難。翁瑞午雖有女兒給他一點錢,也不是經常的。我在1956年之前一直沒有出去做過事情,在家看書,也不出門,直到進了文史館。這樣一來,時間和事實都已很明確,陸小曼因此受到外界的強烈指責。翁瑞午對她仍是一往情深,隻要小曼開心,他什麽都能替她辦。

盡管陸小曼說她對翁瑞午“隻有感情,沒有愛情”,但她對待感情,也是認真而堅強的,決不三心二意。當時許多朋友不贊成她和翁瑞午的這種關系,要她與翁斷交。胡適便是其中最主要的一個。他向陸小曼提出,隻要她與翁瑞午斷交,以後一切由他負全責。陸小曼委婉地拒絕了他的要求,她當時對人說:“瑞午雖貧困已極,但始終照顧得無微不至,廿多年了,吾何能把他逐走呢?”陸小曼與翁瑞午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有一些感情,但也有煩惱。因為翁瑞午沒有拋棄發妻,就得兩頭照顧。

主要作品

文學作品

作品名
體裁
創作時間

自述的幾句話

散文

1927年8月

請看小蘭芬的三天好戲

散文

1928年4月

馬艷雲

散文

1928年11月

哭摩

散文

1931年12月

《雲遊 序》

散文

1931年12月30日

《愛眉小扎》序一

散文

1934年3月

《愛眉小扎》序二

散文

1936年

隨著日子往前走

散文

1939年9月15日

中秋夜感

散文

1939年10月

泰戈爾在我家

散文

1940年8月

《愛眉小扎》序三

散文

1942年12月15日

灰色的生活

散文

1945年7月

我的照片

散文

1946年4月21

《志摩日記 序》

散文

1947年2月

牡丹與綠葉

散文

1947年6月

遺文編就答君心

散文

1957年2月

《徐志摩詩選 序》

散文

1957年

關于王賡

散文

1962年9月

談文房四寶

散文

 

無題詩兩首

詩歌

1926年

悼志摩挽聯

詩歌

1932年

癸酉清明回蛺掃墓有感

詩歌

1933年

秋葉

詩歌

1939年10月

皇家飯店

小說

1947年

卞昆岡

戲劇

1926--1928年

螢火蟲

譯作

1928年

河伯娶婦

故事

1956年

小曼日記(出版本)

日記

1925年3——7月

小曼日記(稿本)

日記

1925年3月——1926年3月

泰戈爾短篇小說集

譯作

1956年左右

艾格尼絲 格雷

譯作

1956年左右

書畫作品

畫名
創作年份及形式
備註

東山騎歸

不詳,山水條幅

陳從周、趙家璧題

山水畫長卷

1931年,山水條幅

原畫無標題,鄧以蜇、胡適、賀天健等題

寒林策仗圖

丙子年秋,山水條幅

程十發題

桃花流水在人世……

辛醜春日,山水扇面

署陸小曼

太似山溪石居圖

甲戌年,山水冊頁

陳蝶野題,署陸小曼

意在倪黃之間

甲戌初冬,山水冊頁

陳蝶野題,署小曼

武夷療養院

1960年,山水條幅

署陸小曼

吳山盡處越山涯……

不詳,山水扇面

署陸小曼畫

梅花山水圖

辛醜夏日,山水橫批

原畫無標題,署陸小曼

曼廬寫花,叔崖補成

不詳,山水冊頁

 

黃山煙雲

1958年,山水條幅

署小曼畫

無題

壬寅夏日,山水扇面

署陸小曼畫于曼廬

曾見浙江黃山本背擬其意

不詳,山水條幅

署小曼

垂楊依岸水……

不詳,山水冊頁

 

泉聲咽危石……

不詳,山水冊頁

署小曼

雪滿山中高士臥……

不詳,山水冊頁

 

捉得松為柄……

不詳,山水冊頁

署蠻姑小曼

野渡人舟自橫

不詳,山水冊頁

 

桃花流水杳然去……

不詳,山水冊頁

 



​人物評價

陸小曼參加侄女宗麟婚宴合影陸小曼參加侄女宗麟婚宴合影

陸小曼是一位曾振動20世紀20年代中國文藝界的普羅米修斯。(鬱達夫評

陸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風景。(胡適評

她一雙眼睛也在說話,睛光裏蕩起,心泉的秘密。(徐志摩評

後世紀念

1988年,由陸小曼的堂侄——台灣的陸宗出資,和陸小曼的另一個堂侄陸宗麒以及和陸小曼晚年密切來往的堂侄女陸宗麟一起,在蘇州東山華僑公墓建造了紀念墓,墓碑上書“先姑母陸小曼紀念墓”,墓上還有一張陸小曼年輕時的相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