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調元

陳調元

陳調元(1886-1943),字雪喧,河北安新人,國民革命軍上將,畢業于保定陸軍軍官學校,1913年入北洋軍,在直系馮國璋部下鎮壓二次革命。後歷任憲兵營長、第47旅旅長、江蘇第五混成旅旅長、徐海鎮守使等職。1923年任安徽督軍,第二次直奉戰爭後投靠奉系,任第六師師長,1925年升皖軍總司令、安徽督辦。屬于孫傳芳系統。

  • 中文名稱
    陳調元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河北安新
  • 出生日期
    1886年
  • 逝世日期
    1943年

人物生平

幼年生活

1886年11月12日生于河北省安新縣同口鎮同口村一個農民家庭。早年其父去世,家道甚為貧寒,家離白洋淀不遠,沼澤地裏蘆葦叢生,家中三口人的生活僅靠母親楊氏和妹妹織葦席的微薄收入維持,全家把光大門庭的希望,寄托在陳調元身上,送他入私塾讀書,發憤攻讀,目的是為了擺脫貧困。

棄文從武

1900年夏"庚子事變"時,陳調元目睹國是日非,乃萌棄文從武之心,另謀出路。

陳調元陳調元

1902年(清光緒二十八年)秋,直隸總督袁世凱在保定城裏開辦參謀學堂(段祺瑞任總辦、靳雲鵬任提調),次年陳調元前往報考,被錄取。1904年陳調元期滿畢業,被派在新軍某鎮任哨官。

1906年5月被保送進入保定軍官學堂深造科(後改陸軍大學第一期)學習。

1907年11月畢業,回原部隊升充隊官。

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冬,清政府陸軍部在湖北南湖設立陸軍第三中學堂,李鍾岳為總辦,範尚品為監督,陳調元任地理教官。當時何應欽(後任國民政府國防部長、行政院長)、唐生智(後任湖南省長等職務)都是該校的學生,所以說陳調元跟段棋瑞、靳雲鵬、何應欽、唐生智都有師生之誼。

投靠馮國璋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時,陸軍第三中學不少師生積極回響,陳調元則隻身離開武昌回到北京觀望,住在陸軍學堂同學李炳之(時任陸軍部軍咨府科長)家中。11月北洋清軍南下鎮壓起義,招攬參謀人才,陳調元自薦任北洋第二軍(總統官馮國璋)參謀,南下與革命軍作戰。

1912年1月陳調元隨馮國璋北返,在清禁衛軍(統領馮國璋)中任職,3月北洋政府成立後任陸軍軍事學堂的隊長。

1913年4月18日授為陸軍步兵上校。

1913年7月"二次革命"爆發,陳調元任北洋第二軍(軍長馮國璋)高級參謀,南下鎮壓"二次革命"。9月14日授陸軍少將,任第二軍憲兵營長,負責維持南京治安及軍紀,卻難以製止張勛部官兵肆意燒殺,建議馮國璋收編了張宗昌所部,陳、張結為金蘭。12月改任江蘇憲兵司令,江蘇都督馮國璋頗喜陳調元才具,故常以他為代表赴南昌、武昌與李純、王佔元二督商洽公事,被稱為軍人政客,由于他面相憨厚,又有"陳傻子"之稱。

1916年11月14日加陸軍中將銜。

1917年12月27日,陳調元被江蘇督軍李純任命為江蘇第七十四混成旅(原江蘇第三師改編)旅長。

1918年4月,山東魯南土匪流竄到江蘇,李純令陳調元負責清剿宿遷、邳縣、雎寧三縣土匪,8月淮、海、宿各區土匪次第肅清,陳調元改任江蘇陸軍第五旅旅長。

1920年9月25日署徐海鎮守使,駐扎徐州重地,由于他對長江各省的人事熟悉,仍有時充任江蘇代表,往返于贛、鄂諸省間。10月12日江蘇督軍李純自殺身亡,陳調元為維持江蘇將領利益,與北京政府接洽,按李純遺囑推齊燮元繼任督軍,齊燮元對陳調元更為倚重。

臨城劫車案

1923年5月6日,以孫美瑤為首的魯南匪眾襲擊了津浦路上的國際列車,將以克萊爾為首的包括英、美、法、德、意、西班牙、葡萄牙人及在內的西方軍事顧問團劫為人質,扣押在抱犢崮山上,中外震驚,北京政府感到非常棘手。5月12日始,陳調元自告奮勇,數次與匪方談判,參與解決"臨城劫車案",陳調元以其平素接近幫會的知識,使出渾身解數,極力遊說。5月31日,徐州鎮守使陳調元,江蘇交涉員溫世珍,上海商會代表黃金榮(法租界巡捕房總探長)等與匪方代表郭其才、劉武剛會談。6月1日陳調元親入抱犢崮,與孫美瑤商談,2日孫美瑤隨陳調元下山接受招安改編,12日陳調元最後一次上山,13日所有人質被釋放,事件解決,此案之解決使陳調元名聲大振,一時中外聞名,被人稱為"治匪能手"、"黃天霸式的英雄"。8月30日北京攝政內閣派陳調元為皖、蘇、魯、豫四省剿匪總司令,成為江蘇軍隊中的實力派。

江浙戰爭

1924年9月3日,江蘇督軍齊燮元發起江浙戰爭,陳調元任蘇軍第二路司令,下轄中央第二十四師、江蘇第一師、江蘇第二混成旅、江蘇第五混成旅和河南第三混成旅,在宜興一帶與浙軍作戰,陳軍在浙軍的進攻下有不支之勢,幸賴魯豫鄂援蘇軍兩萬到來,歸陳調元指揮,浙軍遂敗,盧永祥敗逃。9月25日孫傳芳軍入杭州,即赴嘉興,陳調元亦率師來會,進攻松江。10月23日北京發生"首都革命",吳佩孚在直奉前線的軍隊大潰,11月7日陳調元升任江蘇暫編第四師師長,奉齊燮元之命北上援助吳佩孚,因山東督軍鄭士琦宣布中立,不予假道而阻于半路。11月27日齊燮元因奉系壓迫宣布下野,為反對奉軍南下,令陳調元署理江蘇督辦,節製軍隊抵抗奉軍,但齊燮元留戀權位,並不離開。12月18日,浙江督軍盧永祥派代表到徐州于陳調元談判,勸陳撤軍。12月20日陳調元到南京參加軍事會議,提出放棄徐州退守長江,被齊燮元否決,但齊燮元仍對他宣慰備至,著其回徐州部署作戰。12月23日,山東督軍鄭士琦以密商對付奉軍為由設計誘騙,電邀陳調元到濟南,被迫與張宗昌、吳光新合流倒戈反齊燮元,答應讓開徐州,24日赴北京面見段祺瑞,被許以江蘇軍務幫辦。12月26日陳調元回徐州,令部下讓開徐州,齊燮元眾叛親離,隻好宣布下野,陳調元未隨去,反投奉軍,任蘇皖宣撫軍第三路總指揮,率部至南京與齊燮元殘部作戰,江蘇遂被奉軍佔領。

投靠孫傳芳

1925年1月13日,陳調元任江蘇軍務幫辦兼第四師師長,14日任宣撫軍第三軍軍長,此時駐江蘇奉軍有丁春喜、臧式毅、邢士廉等師,奉軍將領對陳調元等降將極為鄙視,陳則對奉軍曲意逢迎,隱忍不發,關系日漸"親近"。8月29日段祺瑞以奉系楊宇霆督辦江蘇軍務,楊宇霆赴任後對陳調元極為冷淡,二人之間矛盾日深,秘密與孫傳芳聯系準備反奉。10月15日孫傳芳進攻上海,奉軍大敗,楊宇霆急忙下令撤軍,是時陳調元的軍隊早在南京城內外及江北浦口、烏衣一帶布置妥當,意欲活捉楊宇霆,17日陳調元設宴招待奉軍將領,楊宇霆發覺不妙急速逃離南京,奉軍其他將領則被陳調元拘捕,同時派人迅速佔領電報局,宣布"回響浙軍,會師寧鎮,驅逐奉軍",奉軍退至南京附近和江北之際,分別被陳調元軍繳械。10月20日孫傳芳進抵南京城,21日陳調元與蘇軍將領及孫傳芳聯名通電,擁吳佩孚討奉,孫傳芳即渡江沿津浦路北進,南京城內治安完全交由陳調元負責。10月23日孫傳芳由蚌埠回到南京,27日奉孫傳芳令代理江蘇軍總司令,兼討賊聯軍第九軍司令。10月28日,張宗昌東路軍及奉軍邢士廉佔江蘇海州,孫傳芳調陳調元、鄭俊彥等赴援。11月1日孫傳芳和張宗昌大軍開始激戰,2日將施從濱殺害,6日孫傳芳軍東路陳調元等佔海州,8日佔領徐州,張宗昌逃回濟南。12月1日任五省聯軍(總司令孫傳芳)安徽軍總司令兼第六師師長,陳立即謝委,8日率部抵蚌埠就職,轄四個步兵團、一個炮兵團、一個騎兵團、一個工兵營、一個輜重營、一個衛隊營,觀察政局的變化,與各方面實力派保持密切聯絡,與南方政府、奉軍和西北軍都建立了聯系,並增編了機關槍團、炮兵團、警備團各一個。

北伐戰爭

1926年1月5日,陳調元派兵驅逐佔據亳州之豫匪孫殿英,槍斃勾通孫匪的軍官。1月8日,孫傳芳和陳調元聯名發電,責問執政府公布一年來一萬三千餘萬收入賬目,長江各省都隨聲附和,使段祺瑞非常難堪。7月9日國民革命軍出師北伐,陳調元積極製定對北伐軍的作戰方略,但孫傳芳並不支持,陳調元很不滿。8月30日北伐軍在賀勝橋擊潰吳佩孚主力,9月1日矛頭指向孫傳芳的五省聯軍,孫傳芳急忙準備迎戰,將十萬人編為五個方面軍。9月6日李宗仁的第七軍自武昌調赴鄂東,迎擊陳調元部。9月8日陳調元任第五方面軍(皖軍)總指揮,轄三個師三萬四千人,進駐武穴,全力阻擊北伐軍,26日第五方面軍陳調元、王普部由武穴向黃州前進,駐陽新之第七軍李宗仁部不加抵抗,避開兵鋒折往贛北。10月1日孫傳芳調鄂東陳調元、王普、馬登瀛部向贛北出動,擬截斷革命軍後路,5日派劉鳳圖、畢化東兩旅在瑞昌迫李宗仁第七軍,致使第七軍退出,8日第七軍再次進攻,在王家鋪與陳調元部劉鳳圖、畢化東兩旅激戰。10月9日陳調元被北洋政府晉授陸軍上將。10月9日,周蔭人、盧香亭、陳調元、鄭俊彥、陳儀、周鳳岐復汪榮寶等十三公使電,贊成停止戰爭,召集國民會議。10月12日陳調元部劉鳳圖、畢化東兩旅在王家鋪被第七軍殲滅。10月13日蔣介石攻南昌不克退走,時盛傳蔣介石重傷斃命,孫傳芳亦赴武穴查防,並促陳調元、王普向武漢進攻,陳調元在陸軍學堂之舊相識唐生智已是北伐軍軍長,通過唐的撮合,陳調元已與蔣介石達成默契,陳調元乃旁視蔣軍直攻南昌、修水一線,盧香亭、鄭俊彥等部基本被全殲。11月2日北伐軍向江西發動第三次進攻,五省聯軍呈崩潰之勢,8日被法軍攻佔南昌,武穴一帶之皖軍因孫傳芳戰敗,向安徽撤退,陳調元、王普均先後回安慶。11月15日孫傳芳失守九江,奔回南京,陳調元仍以安然無事的態度回到南京,孫傳芳對之慰勉,並給軍費二十萬元,使之安心整理部隊,準備反攻。11月19日盧香亭、陳調元、陳儀、白寶山等在南京會議,不贊成直魯軍南下。11月30日列名推戴張作霖為安國軍總司令電文。12月21日孫傳芳和張宗昌商定防務,決定陳調元和張宗昌共防安徽。

1927年1月3日,蕪湖陳調元軍大肆搶掠,人民死傷十餘人,任孫傳芳部第一方面軍總司令,自皖西向江西出動,內部不斷出現動亂。2月19日,安慶陳調元等密謀與革命軍合作,暗中接受了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七軍軍長兼北路軍總指揮的任命。3月1日,張宗昌、孫傳芳因陳調元態度不明,將陳部在蚌埠、浦口部隊繳械,陳部旅長孫東雲逃往徐州。3月4日,陳調元自安慶到蕪湖,宣布就任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七軍(轄岳盛宣、丁瀚東、安樹珊三個師,另一個教導旅)軍長兼北路軍總指揮,致使孫傳芳部隊最後分崩離析,北伐軍第七軍等順利佔領安徽。

投靠蔣介石

1927年3月11日被選為武漢國民政府委員。3月20日蔣介石自九江前往安慶,陳調元親乘兵艦前往迎接,並贈送十二門野炮和十六門山炮,3月底被蔣介石任命為安徽省政務委員會主席,招降納叛,繼續為北伐軍立功。

1927年5月1日,陳調元部歸第二路軍(代理總指揮白崇禧)指揮,並任第二路軍前敵總指揮,沿運河兩岸繼續北伐,12日陳調元部自東梁山渡江,攻佔和縣,敗直魯軍第十軍杜鳳舉部,13日克含山,17日攻佔全椒。6月12日第二路(葉開鑫、陳調元軍)連日攻山東郯城,為孫傳芳、李寶璋所拒退;6月23日蔣介石下進攻魯南作戰令,命第二路軍第一軍之鄧振銓、顧祝同師、第三十七軍陳調元、第四十四軍葉開鑫攻臨沂,25日陳調元攻佔費縣。7月3日蔣介石因武漢軍東迫而下令北伐軍大部撤退,令第三十七軍暫守郯城,5日陳調元攻佔蒙陰,6日陳調元成為南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常務委員。7月25日任安徽省政府委員。7月31日蔣介石指揮陳調元、王天培等軍反攻徐州,8月3日反攻失敗,各軍撤退。8月5日武漢軍事委員會加委陳調元為軍長。8月上旬蔣介石因唐生智東征,抽調兵力回救南京,孫傳芳張宗昌乘機奪取徐州,陳調元的第三十七軍遭到猛攻,損失慘重。8月13日蔣介石下野,陳調元斷定蔣勢必再起,寫信向蔣表示"忠心"。8月24日,譚延闓、孫科等偕李宗仁自九江乘軍艦到南京,過和縣大勝關時,適孫傳芳軍鄭俊彥部偷渡,李宗仁下令軍艦開炮,陳調元正乘輪自南京回蕪湖,即令船上軍隊參加作戰,將鄭俊彥軍擊退。9月6日武漢唐生智部江右軍劉興率第三十六軍入蕪湖,陳調元部第三十七軍東退。9月17日再次推為軍事委員會委員。10月15日國民政府決定西征(討唐生智)、北伐並進,由李宗仁統率第七軍夏威、第十九軍胡宗鐸、第三十七軍陳調元,出皖北,攻唐生智之江左軍何鍵部,19日西征軍第三十七軍陳調元及海軍佔領蕪湖,21日國民政府任命安徽省政府委員,以陳調元為主席。11月11日唐生智抵擋不住西征君下野逃走,15日第三十七軍陳調元部回皖參加北伐。12月20日任第二路軍(總指揮白崇禧)前敵總指揮。

1928年初,蔣介石進行第二次北伐。他將北伐的軍隊分為4個集團軍,蔣介石以北伐軍總司令兼第一集團軍總司令,第二、三、四集團軍總司令分別由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擔任。第一集團軍又分為4個軍團,陳調元被蔣介石任命為第二軍團總指揮,下轄十七、二十六、三十七3個軍,擔任津浦鐵路正面攻擊的任務。

第一集團軍各軍團于1928年4月10日開始向北進攻,進展都很順利,4月30日夜間已到達濟南近郊,5月1日晨進入濟南,張宗昌、孫傳芳、褚玉璞等狼狽渡過黃河北逃。陳調元部本已在4月30日夜進入濟南地區,因 5月3日發生了五三慘案,陳調元奉令率部退出濟南市,移駐濟南東郊之大辛庄。蔣介石為避免與日軍發生沖突,決定避開濟南繞道北伐。陳調元部于5月8日奉令渡河,經濼口黃河鐵橋北進。這時日軍鐵甲車已先由濟南開至膠濟鐵路線上,當陳調元三十七軍軍部行近鐵路線時,鐵甲車上的日軍即向陳部開火,陳部死傷30餘人。陳調元不得已西行,改經齊河渡河北伐。

1928年6月初北伐軍攻佔北京(自此北京改稱北平)、天津,孫傳芳、張宗昌部均垮散。陳調元即派參謀多人分赴孫、張各垮散隊伍所在地宣稱:陳調元是北伐軍總司令之一,大家如歸陳帶領,保證有餉有械。結果大部分孫傳芳部隊被陳調元收編,張宗昌的部隊也有一些散兵被陳調元收編。自此,陳調元兵多將廣,聲威大振。蔣介石為了讓陳調元居間聯系北方馮玉祥、閻錫山各軍,以謀緩沖,乃任命陳調元為山東省主席。

山東省是在1928年5月北伐軍趕走張宗昌後才設立主席的。第一任省主席是馮玉祥系統的將領孫良誠,但因當時濟南被日軍佔領,所以在孫良誠1928年5月至1929年5月這一年的任期內,山東省政府始終設立在泰安,名義上省主席是孫良誠,實際上由石敬亭代理。1929年5月3日當陳調元接任山東省主席的時候,濟南日軍尚未全部撤出。陳調元來山東時的名義是國民政府接受青島、濟南特派員兼代理山東省政府主席,日軍于 1929年5月20日全部撤離濟南後山東省政府才由泰安遷到濟南來。陳調元雖然在山東當了一年多的省主席,但他的政令卻不能在全省貫徹,當時山東半島十幾縣為"膠東王"劉珍年所盤踞,青島又是日本的勢力範圍,所以陳調元的政令所及隻在山東的中部以西。

在陳調元任山東省主席期間,發生了蔣介石與馮玉祥、閻錫山之間的中原大戰,河南和山東是主要戰場,陳調元被蔣介石任命為總預備軍團司令,與馬鴻逵部防守濟寧、曹州地區。當馮玉祥發動8月攻勢時,蔣軍不利,欲縮短戰線,陳調元自告奮勇,從右翼對馮軍反攻,為蔣軍穩住了陣角,從而轉危為安。蔣軍又全力向馮、閻軍作最後攻擊,陳調元奉蔣命攜款100萬元給上官雲相軍,督促該部向馮、閻軍猛攻,閻、馮終于失敗。在這次戰爭中,陳調元又為蔣出了大力。至此,陳調元雖然不是蔣介石的嫡系,卻得到了蔣的信任,在蔣介石陣營中扎下了根。

1930年9月,蔣、馮、閻戰爭接近尾聲,為酬勞韓復榘叛馮投蔣,任韓為山東省政府主席。

9月5日國務會議決定改組安徽省政府,陳調元為主席,並兼安徽黨務整理委員會委員,指揮部隊與紅軍作戰。12月18日,陳調元部第四十六師範熙績在皖西六安蘇家埠為紅軍第一軍許繼慎所敗,損失二千餘人,紅軍進圍六安,21日退走,30日陳調元部第四十六師一團在皖西六安附近為紅軍第一軍許繼慎所敗,傷亡殆盡。

1931年1月1日國民政府授陳調元寶鼎勛章。3月2日,懷遠碼頭被米捐局扣留的船隻達一千多艘,武裝稽查將請願船民團團包圍,開槍平射,打死打傷船民多人,製造了震驚江淮的米船慘案,3日蚌埠工商各界和船民千餘人上街遊行,4日憤怒的民眾手執彩旗標語,高呼"打倒陳調元"。3月7日,安徽省公民救省請願團赴南黨中央監察院,3月22日,皖旅滬同鄉團在滬召開聯合大會,決議呈請國民黨中央,要求撤懲縱兵搶劫及慘殺懷遠船民的陳調元,並明令皖省政府從速取消鹽米附捐,退還非法征收的鹽米捐款,3月27日陳調元召開安徽省政務委員會議,決議復原輪船、帆船米照稽查總、分各處。4月25日中央監察院監委根據陳調元擅用兵力、無視國法、強行勒征米照捐、打死船民、公開販賣鴉片等事實,決定彈劾陳調元,陳調元親赴南京向蔣介石申辯其被彈劾各節並非事實,27日中央國民政府監察院正式公布彈劾陳調元案公文,指責他"苛征捐稅、槍殺人命、擅開煙禁、勒索自肥、縱兵禍皖"等。5月上旬陳調元作為軍隊特別黨部代表赴南京出席國民會議時提出辭職,被蔣介石慰留,13日陳調元及所屬軍師長範熙績、岳盛宣等通電擁護和平統一。6月15日被國民黨五中全會第三次會議選為國民政府委員。

失去軍權

1932年5月,陳調元所部第一路軍第四十六師和第五十五師在蘇家埠被紅四方面軍擊潰,7月3日陳調元部移江北,提出辭職被批準,僅保留"國民政府委員"空銜,從此失去軍權。

1933年1月,由陳調元聯絡,蔣介石迎接段祺瑞到上海居住,一直到段祺瑞逝世,其用費全由皖系舊部供給,陳調元也每月供兩千元。

1934年1月28日蔣介石任陳調元為"贛粵閩湘鄂五省剿匪預備軍"總司令,3月23日國府特派陳調元為"湘鄂贛粵閩五省剿匪軍預備軍總司令",4月參加對中央蘇區的第五次"圍剿",率部堵截紅軍入皖。11月15日(農歷十月初九日)是陳調元的老太太八旬晉五的壽辰,蔣介石親臨壽堂拜壽,連段祺瑞也親來拜見陳調元之母,真可謂盛極一時。12月5日,中央政治會議特任陳調元為軍事委員會軍事參議院院長,並為軍事委員會當然委員。

1935年春任華北宣撫使,在表面上是代表蔣介石授予國民軍各團團旗,實際上是向宋哲元傳達蔣對日本應付的策略。4月3日,國民政府令陳調元任為陸軍上將,敘第二級。11月22日選為國民黨第五屆候補中央執行委員。

1936年6月6日,軍事參議院長陳調元到北平,代表軍事委員會向各軍授旗,26日陳調元電勸發動"兩廣事變"的陳濟棠、李宗仁、白崇禧退兵。7月13日任國防會議委員。12月4日,蔣介石到西安,準備在西安召開西北"剿共"軍事會議,部署西"剿共",10日陳調元也到西安,12日"西安事變"爆發,陳調元被張學良、楊虎城扣于西安,被扣押期間,他居然還意圖調戲第二十五軍軍長萬耀煌的姨娘,張學良曾在被審判時斥責他"老而好淫"。

抗戰爆發

1937年7月抗戰爆發,陳調元一直擔任軍事委員會軍事參議院院長,負責傷員歸隊工作。

1938年1月17日,為適應抗戰的需要,軍事參議院由直隸于國民政府改為隸于軍事委員會,為軍事研究及建議機關,院長陳調元為軍事委員會當然委員。8月在軍事委員會下設撫恤委員會,陳調元任主任委員。9月點驗委員會成立,隸屬軍事委員會,掌理各部隊點驗事宜,陳調元兼任主任委員,負責各戰區點驗兵員。11月26日,軍委會軍事參議院院長陳調元在軍事會議上發言,指責川軍第二十九集團軍總司令王纘緒的部隊在武漢會戰中作戰不力,影響了第五戰區戰局,接著又指責川軍第三十集團軍王陵基的部隊作戰不力,影響了第九戰區作戰。

因病逝世

1943年夏,陳調元赴西北巡視,在蘭州突患喉癌,回重慶醫治。12月18日,陳調元因喉癌醫治無效,在重慶病逝,終年五十八歲。

1944年2月2日,國民政府追晉陳調元為陸軍一級上將

家庭成員

長子陳度是民國最著名的紈絝子弟,陳度夫人談雪卿,上海灘有名交際花;

陳度女兒章含之章含之第一任丈夫是洪君彥,章含之女兒洪晃,也是著名電影導演陳凱歌的前妻;

第二任丈夫是喬冠華,前外交部部長;

人物紀念

陳調元庄園位于安新縣同口鎮村,原為數丈深水坑,1904年開始動工填土用了7年時間,1921年始建房屋,次年建成,歷時8年。1935年,陳去西北閱兵時,曾回家住過。以後,庄園由他人代管,解放後作為學校使用,現已交由縣裏接管。現庄園儲存完整情況堪憂。

陳調元

人物評價

陳調元給人以忠厚熱情的表象,其實頗善營謀,為人慷慨,好應酬,尤善聯絡,足智多謀,工于趨附,籠絡各派系軍閥,且能見風使舵,善于估計政局的變化,是一個縱橫捭闔的軍人政客,故為蔣介石所器重,而其為人低下,以處事圓滑著稱,軍事才略平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