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義龍 -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董事長

陳義龍

陳義龍,安徽懷寧人,1959年01月出生,畢業於華中師範大學,現任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董事長、湖北省工商聯副主席。 第十一屆、十二屆、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1992年春,當時還在武漢水利電力大學任教的陳義龍及幾名年輕同事在我國電廠化學專業奠基人之一的鍾金昌指導下,發明出燃煤電廠灰管及熱力系統線上高效除垢劑,該技術解決了多年來困擾燃煤電廠的大難題。一年後,凱迪的系列高效清洗除垢劑、灰水阻垢劑產品,占領國內電力系統90%的市場,並於1995年獲得國家科委頒發的國家級新產品獎。 1999年9月23日,凱迪電力A股股票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

  • 中文名稱
    陳義龍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安徽懷寧
  • 出生日期
    1959年1月
  • 職業
    商業 環保
  • 畢業院校
    華中師範大學;華中科技大學
  • 主要成就
    與人合作發明出燃煤電廠灰管
    熱力系統線上高效除垢劑

個人經歷

1980 年 9 月-1984 年 7 月,就讀于武漢水利電力大學電廠化學專業,獲學士學位; 1999年獲華中師範大學哲學碩士學位; 2008 年6 月獲華中科技大學管理學博士學位。

1984年7月至1992年5月,任武漢水利電力大學助教,講師、校團委副書記;

1992年6月至1993年2月,擔任武漢水利電力大學凱迪科技開發公司總經理;

1993年2月至1997年5月,擔任武漢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1997年5月至2000年1月,擔任武漢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2000年1月至2003年9月,擔任武漢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03年9月至2012年1月,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2年2月至2013年,擔任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與中國華融投資擔保公司註資重組後的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2011.12.26省工商聯十屆五次執委會在武漢召開,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義龍當選湖北省工商聯副主席。

科研成果

1、論文、專著及教材

(1)《堅持科技創新,打造凱迪國際品牌》在湖北省科技大會上的主題發言及交流材料;

(2)《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加快發展環保與綠色能源產業》在湖北省民

營科技大會上的主題發言及交流材料;

(3)《建設百億環保企業,打造中國環保第一品牌》在湖北省經濟工作會

主題發言及交流材料;

(4)《力推系統集成模式,精心打造凱迪品牌》在湖北民營科技大會主題發言及交流材料;

(5)《堅持自主創新,打造凱迪品牌》在第四屆中國東湖論壇上的主題發言及交流材料;

(6)《全面整合企業核心競爭力,打造凱迪國際知名品牌》在第三屆中國東湖論壇上的主題發言及交流材料。

2、科研項目

(1)已完成項目

已完成項目一:河南藍光環保電廠(燃用煤矸石)EPC項目建設運營與管理;

已完成項目二:凱迪系列公司的運營與管理;

已完成項目三:凱迪系列公司技術創新與管理。

2013年在研的項目

2013年在研項目一:電力工程建設與管理的EPC、BOT、BOM模式開發與套用

2013年在研項目二:綠色能源與低碳經濟開發技術路線與商業模式的研究

3、專利

4、成果獲獎情況

項目一獲獎情況:河南藍光環保電廠EPC項目榮獲全國CFB二等獎,被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指定為全國煤矸石綜合利用示範廠;

項目二獲獎情況:被湖北省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為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被國家發改委、國家人事部、中央統戰部和國家工商總局評為全國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者;被國家外國專家局評為引進外國智力示範單位;被湖北省委評為優秀基層黨組織;被武漢市評為十大新聞人物、環保產業突出貢獻者獎、十佳科技示範企業、"五一"勞動獎企業;被省市總工會勞動廳局授予勞動關系和諧獎、職工民主管理五星企業獎;

項目三獲獎情況:被國家科技部評為全國優秀(重點)高新技術企業;榮獲武漢首屆十大創新企業。

環保產業

1992年春,當時還在武漢水利電力大學任教的陳義龍及幾名年輕同事在我國電廠化學專業奠基人之一的鍾金昌指導下,發明出燃煤電廠灰管及熱力系統線上高效除垢劑,該技術解決了多年來困擾燃煤電廠的大難題:當時的燃煤電廠輸灰通路結垢後,不但要停產而且除垢效果很差。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的下屬企業--北京中聯動力化學公司看準了這些年輕人的實力,他們與武漢東湖高新技術創業中心、武漢水利電力大學凱迪科技開發公司等共同發起,以定向募集方式成立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

1993年2月,凱迪電力悄然揭牌,陳義龍出任總經理。一年後,凱迪的系列高效清洗除垢劑、灰水阻垢劑產品,佔領國內電力系統90%的市場,並于1995年獲得國家科委頒發的國家級新產品獎。

1996年,公司註冊資金由3060萬元躍升5800萬元,並相繼成立6個控股子公司。

1999年9月23日,凱迪電力A股股票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

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人口成長與保護環境之間的矛盾日益突出。

陳義龍敏銳地感覺到,環保產業發展的機遇正在來臨。"環保是造福子孫後代的事業,要做就做中國第一。"這是陳義龍等人的宣言。

以追求第一為目標,凱迪公司迅速向以環保為核心的產業轉軌,主要從事燃煤電廠煙氣脫硫、城市污水處理、城鎮生活垃圾處理等環保工程。

1996年4月,由世界銀行提供貸款興建的當時國內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寧波北侖電廠舉行國際招標。來自美國、西歐的電力公司憑借技術優勢幾乎拿下了全部標的。凱迪人經過唇槍舌劍,艱難地獲得了屬于中國人的唯一一項化學島總承包項目。

一年後,凱迪公司製造的水處理成套設備運抵北侖電廠,這些機器設計完美、工藝精良,與眾多的洋機器放在一起毫不遜色。從中,人們悟到了拼搏與進取的含義。凱迪電力迅速掌握了環保行業的核心技術,公司擁有國內第一台具有全部自主智慧產權的旋轉噴霧幹法煙氣脫硫裝置。該技術是國內到2013年唯一投入使用的煙氣脫硫技術,並在四川白馬電廠進行了工業性試驗,脫硫率可達85%以上。

隨後,一大批專利技術和專有技術在凱迪誕生,許多項目被列入國家火炬計畫項目、國家重點技術改造項目。

依托武漢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飛速發展,陳義龍組建了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截至目前,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旗下現有十家成員企業,其中有三家上市公司(含一家準上市公司),一家中外合資的非銀行類金融性投資擔保公司,一家以兩個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為主構建的凱迪研究院,共有七家公司被認定為國家級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已成為國內發展綠色能源,能源系統集成及節能降耗,大氣污染治理及水務等產業最具實力的企業。

種植能源

"目前,我國農業、林業每年在生產過程中產生的生物質原料將近10億噸,而被利用的僅有不到7億噸。被廢棄的3億噸生物質原料不僅對空氣和地表水造成了污染,而且對能源資源也造成了巨大浪費。若能把這3億噸生物質原料全部開發利用,則相當于1.5億噸標煤的能源資源。"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義龍代表認為,應及時調整我國能源發展戰略,加快發展可再生能源,充分利用我國農業、林業廢棄物如秸稈、枝丫柴等,發展生物質發電項目。

"即使到2030年我國電力資產中的發電量和裝機容量仍有78%來自于化石燃料。"陳義龍說,這樣看來,無論從我國化石能源資源的存有量,還是從我國環境容量的承載能力上看,都是無法實現可持續發展的。

"我們公司一直致力于生物質發電項目的研發,是國內唯一擁有自主智慧產權迴圈流化床超高壓燃燒技術的企業。"出于對生物質能這種僅次于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的第四大能源的關註,陳義龍代表今2013年的兩個議案都是圍繞生物質能展開的。他說,通過把迴圈流化床超高壓燃燒技術套用于生物質發電,成功解決了高溫過程的鹼金屬對鍋爐和煙道的腐蝕問題,並很好地解決了對燃料變化的適應性問題。電廠建設規劃在縣城的經濟開發園區,既拉動了縣城工業經濟的發展,又實現了電廠熱、電、冷三聯供,使能源的轉化與利用效率都大為提高。在原料的收集方面,電廠採取招聘原料工人的方法,把農民轉為契約工,由他們在鄉村裏幫助收集農業和林業的廢棄物,這樣既確保了原料的長期即時供應,又能夠控製合理的價格。

"生物質發電再為幾百萬人提供就業機會的同時,將年節約標煤1.5億噸。我們是完全可以在土地上'種植'出能源的。"陳義龍信心十足。

未來發展

"表面上看,正在蔓延的金融危機由監管失控引發,實質則是以煤和石油為原料的高碳經濟模式走到了盡頭。"全國人大代表、武漢凱迪控股投資公司董事長陳義龍建議,調整我國能源結構正當其時,加快發展可再生的生物質能源機不可失。

陳義龍分析認為,當前我國電力工業存在的主要問題是結構不合理,加劇了經濟發展的資源憂患和環境壓力:消耗不可再生資源的燃煤機組比重過高,超過70%;而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機組比重過低,隻有25%左右。

"我國生物質能原料豐富,現在每年農業、林業在生產過程中產生的生物質原料將近10億噸,而被利用的近億噸,還有3億噸被廢棄。這些廢棄原料不僅容易污染地表水,或在焚燒中污染空氣,而且是巨大的能源資源浪費。" 陳義龍說,如果能把這3億噸生物質原料全部開發利用,不僅一年可節約相當于1.5億噸標煤的能源資源,而且可實現溫室氣體減排量超過2.4億噸,減少二氧化硫排放量450萬噸。如果全部用于發電,將可新增生物質發電裝機超過4500萬千瓦。

目前我國在生物質發電核心技術方面已取得突破,研製成功擁有自主產權的迴圈硫化床超高壓燃燒技術,較好解決了對燃料變化的適應性問題;在電廠建設上,實現了電廠熱、電、冷三聯供,使能源利用效率大大提高,實現電廠贏利、農民就業、環境改善、能源結構調整的多贏效果。

"從技術、原料、人力成本、商業模式、市場需求等條件來看,我們完全可以在田間地頭種出'能源'來。"陳義龍對此信心十足。他建議有關部門調整能源結構,加快發展綠色能源特別是可再生的生物質能源,並充分利用農業、林業廢棄物如秸稈、枝丫柴等開發生物質發電項目,在生物質能發電項目開發上予以資金支持。

學術及主要科研成果

領導重視

2007年8月22號,市委書記黃關春會見了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義龍一行,雙方就加強合作等事宜進行了深入交流,並達成共識。

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下屬9家成員公司,主要業務方向為環保、綠色能源及節能降耗等領域,年納稅過2億元,是武漢市第5大納稅大戶。

陳義龍說,孝感環境優美,交通便利,投資環境優越,人力資源充裕,發展前景樂觀。凱迪公司有在孝投資建設生物質能源項目的意向。他介紹說,生物質能源項目以稻殼、秸桿等為原料。一個2×12mW生物質能源項目,可實現年增加農民收入4000萬元,創稅2800萬元,節約標煤8萬噸,減排二氧化碳24萬噸、二氧化硫3000噸的綜合效益。凱迪公司計畫投資10億元,在孝感市開發區、漢川市等地建設4家生物質能源項目。

黃關春對陳義龍一行的到來表示歡迎。他說,孝感處于武漢城市圈核心層,是與武漢距離最近、聯系最緊的城市,人文底蘊豐厚、自然資源富集、產業初具規模、開放程度較高。可以預料,在未來的發展中,孝感將成為湖北乃至中部地區充滿生機活力和最具競爭力的地區之一。他表示,生物質能源項目在促進農民增收、加強環境保護、配套企業發展、完善園區功能、增加地方稅收等方面優勢明顯。凱迪公司技術成熟、市場廣闊的生物質能源項目,與孝感豐富的農業資源相結合,將取得十分明顯的經濟和社會效益。市委、市政府將積極

支持凱迪公司生物質能源項目做大做強。他希望雙方加強聯系、加強溝通、加強合作,實現互利雙贏、共同發展。

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彭桃安、市委常委、副市長李海華及市經委、商務局負責人等會見時在座。

個人專訪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今天非常高興請到了全國人大代表、武漢凱迪控股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中盈長江國際額度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義龍先生到新華網訪談直播間。陳總,您好。這次兩會上您主要關註的話題或者是您提交的議案是什麽方面的?陳義龍: 我這次在兩會中最關心的問題就是我們國家在應對世界金融危機的時候如何抓住這次機遇來進行產業結構的調整,尤其是我們的低碳經濟這塊我非常關註。我也帶來了兩個議案,一個是關于國家安排3000億資金發展生物質能發電項目的議案,建議國家拿出3000億資金把我們國家13年農業和林業的廢棄物每年3億噸的秸稈利用起來進行能源開發;第二個議案是關于國家安排5000億元資金大力發展綠沙產業的議案, 國家拿出5000億,建設西部地區的綠沙產業,建設能源林基地,既防止沙漠化同時又改善了我們的環境。

陳義龍與黃關春陳義龍與黃關春

關註原因

主持人: 您剛才提到生物質能源,為什麽您這麽關註這個生物質能源產業呢?

陳義龍: 生物質能源在低碳經濟中是其他任何可再生資源無法替代的資源,它是高科技,從種植到轉化,未來都是我們其他的風能、太陽能、地熱能所有這些再生資源都無法替代的,隻有它未來可以作為替代石油的主要產品。

生物質能是由植物的光合作用固定于地球上的太陽能。是2013年可供開發利用的資源主要為生物質廢棄物,包括農作物秸稈、薪柴、禽畜糞便、工業有機廢棄物和城市固體有機垃圾等。在眾多生物質中,農產品深加工後產生的副產品(稻殼、殼、花生殼、棉稈等)有著特有的優勢。其中稻殼作為大米加工業的副產品大量存在于大米加工企業,稻殼是一種輕質、多灰、中等熱值、天然粒度均一的物質,來源相對穩定,適合作鍋爐燃料。利用生物質能發電是我國迫切需要的,是解決能源出路的最好途徑之一。

現況

主持人:目前我國生物質能源發展的現狀如何呢?

陳義龍: 生物質能源從國家的產業政策這塊來看是到位的,無論是國家的稅收還是鼓勵政策以及財政補貼等都是到位的。13年在核心的問題就是如何把現有的廢棄物開發出來。國家近幾年也有些企業在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是都不是很理想,核心的問題是三個方面,一是必須要有先進的技術,要有技術創新;二是在建設模式上也要有所創新,如何按照市場經濟的發展思路建設我們的模式;三是商業模式上有所創新,要和億萬農民構建多元平台,隻有這三個核心做到位了才可以更好發展。

不足

主持人:您剛才所說的實際上就是三個不足?

陳義龍: 前期缺乏準備匆忙進入市場,最後導致沒有把三個創新做到位就出了問題,但是我了解到13年已經有企業在這方面已經做到位了,用世界上最先進的低碳技術達到對燃料的適應性較強,機組的穩定性也較強,還可以使能源轉換效率達到比較高的程度。模式的創新是按照迴圈經濟的模式,把生物電廠作為動力源來使用,把發熱和供電對接起來,最後綜合的效益可以達到機組的整個能源轉換效率的40%。

另外,它在商業模式上構建了和農民的共贏平台,把農民作為這次生物質能源發展的主體力量來構建它的平台。必須和農民攜手共進,給農民帶來利益,農民兄弟就可以長久地和企業進行合作。我們了解到13年有些企業每一個電廠招收800到1000名產業工人專門蒐集原料,農民變成了產業工人,就使我們的資本得到了合理的控製。

這三方面的創新在目前生物質能源開發上是成熟的,按照這個模式走,我們國家在3到5年內可以把3億噸廢棄物全部利用到,可以相當于減排2.4億噸二氧化碳溫室氣體,全國減少二氧化硫的排放相當于450萬噸。這對經濟的貢獻、環境的貢獻以及構建和諧社會意義很大,這個產業起來光拉動就業人口就可以達到260萬人,而且主要是農民就業。這是在當前情況下這個項目發展的意義。

帶動作用

主持人: 您說到生物質能源產業可以拉動就業,我們國家也有很多核電等比較傳統的能源產業。在就業上的拉動效應這兩種產業並不完全一致,它們的拉動效應是不是也不太一樣呢?

陳義龍: 核能,嚴格地說我們國家大型的工程化的技術13年還沒有,主要靠的是國外。另外我們國家的核燃料也是依靠國外。同時核能的造價13年基本上都是在1萬多塊錢,比生物質能源造價基本高1倍。再一個核能由于它的規模化,帶動的勞動就業遠遠無法和生物質能源帶動的就業相比,可能還不到生物質能源的1/10。

從長遠的角度來看,我們的核電是一種清潔能源這沒有錯,但是如果我們國家在發展清潔能源中到底該優先發展什麽應該進行比較。我認為優先應該發展生物質能源,包括風能也是可再生能源、清潔能源。我們國家的風電技術13年也是沒有的,主要是從海外引進的,它的引進和吸收消化還有一個過程,如何真正地把整個技術全部消化、轉化,這個過程應該還有一個很長的時間,不是一、兩年的問題。同時風能的造價也比生物質能源要貴,再加上風能的不穩定性,電網的投資更大,也就相當于我們建了一條高速公路,本來這條高速公路應該每年行使一百萬輛車,13年一年隻能行駛30萬輛車,這就是風能本身的不穩定因素造成我們的電網投入大,電網投入的電流量不是滿負荷的,也出現了資產的閒置。再加上風能設備我們相當一部分還得從海外進口,這就對我們國家整個經濟尤其是對勞動就業的拉動是比不上生物質能源的。

生物質能源可以建到每一個縣,每一個縣都可以有相應的接入系統,同時每一個縣域經濟都有一個巨大的電量消耗,這就對我們整個國家的節能意義十分重大。更主要的是風能和生物質能源如果扣除農民所獲得的收入那塊,生物質能源53%的成本支付給了農民兄弟,每1噸秸稈付給農民250元錢,扣除這個因素外生物質能源的電價隻有2.5毛錢左右,而風能則達到5毛錢左右。所以我這次也提出來希望國家把這個生物質能源列入議事日程。

主持人: 您剛才說到如果發展生物質能源這個產業對農民兄弟來說可以有很多經濟上的受益。同時,這幾年有很多在農村或者是在一些小縣城的企業對農業環境的破壞也是很嚴重的,那生物質能源產業在這方面是不是會避免很多問題?

陳義龍: 我們中國的縣域經濟發展相當一部分基本上都是要供熱的,大量的是醫葯產品、食品加工、紡織業還有造紙業,這些全部都要有供熱系統的。但是13年的供熱系統基本上是小鍋爐、燒煤,這個能耗實際上是比較大的,而且污染比較大,因為能源的轉化效率很低,這就造成了大量的污染。如果我們的生物質能源電廠建立在縣一級的地域進行供熱這是很有意義的。它通過生物質發電之後可以給各個工廠供熱,整個縣域經濟的工廠全部解決,這就減少了空氣的粉塵污染、二氧化硫污染和二氧化碳的污染,同時也減少了對水的污染。可見生物質能源對改善生態環境的意義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您說過生物質能源產業不僅帶來經濟效益,它在保障民眾的健康權益方面也是有著非常大的意義的。

陳義龍: 從生物質能源大的背景來說,它是低碳經濟中低碳技術開發的核心產品。人類社會200多年的高碳經濟發展模式出了問題,我們是以犧牲我們子孫後代的生存權作為代價的,同時也是犧牲我們地球的這一朋友作為代價的。我們隻有一個地球,而高碳經濟造成了很大的環境污染,最後造成生態危機,我們已經可以感覺到生態危機、環境危機,包括這次爆發的經濟危機,實際上是因為整個人類高碳經濟發展模式出現了問題,在這條軌道上不可能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在這條軌道上也不可能實現人與環境友好的共存。

如果我們用生態文明社會的價值觀和理念來考察它,全球氣候變暖的問題已經顯示出人類已經無法控製地球,極端的自然災害增加了整個全球範圍內的貧困人口;同時,大量的污染導致了很多疾病,尤其是低階層的人,賺的錢可能60%用于治病。這可以看出這種文明的不公平,發達國家污染了窮國,富人把窮人搞得越來越窮,富有的國家把貧窮的國家搞得越來越貧困。如果開發中國家模仿發達國家的工業化道路,這就比較可怕了。如果不迅速地進行調整我們的環境怎麽能變得更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