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石星

陳石星

陳石星出自梁羽生武俠名著《廣陵劍》。

據說陳石星的原型正是梁羽生本人。

陳石星從小就失去了父母而和身為琴師的阿公生活在一起,一次變故,連阿公也失去了,正當悲慟之際,受了雲浩的指點,成為了張丹楓的關門弟子,在石林中獨自練就劍法。

初入江湖,陳石星受人陷害,與雲瑚之間更是誤會重重,待到誤會冰釋,陳石星卻因誤食毒草而與雲瑚天人永隔。

  • 中文名稱
    陳石星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 出生地
    王屋山往桂林的路途中的某一處
  • 擅長絕技
    武功、彈琴
  • 家傳寶物
    焦尾琴

人物簡介

出處:梁羽生名著《廣陵劍

祖父:陳劫遺(陳琴翁)

師父:張丹楓

師母:雲蕾

師兄:霍天都張玉虎沐璘

師姐:于承珠沐燕

師嫂:凌雲鳳、龍劍虹、段珠兒

師姐夫:葉成林、鐵鏡心

師弟:孟華

師弟妹:金碧漪

師叔(伯)祖:董岳潮音和尚雲澄

師叔伯:史定山雲重

師嬸:澹台鏡明

師祖:謝天華

師祖婆:葉盈盈

太師祖:玄機逸士

師侄:雲瑚

同門:葉成林、雲浩

戀人:雲瑚

岳父兼忘年之交:雲浩

恩人:雲重、丘遲

忘年交:雷震岳、單拔群、丘遲

朋友:郭英揚、鍾毓秀、段劍平、韓芷、葛南威杜素素、劉鐵柱

殺父仇人:章鐵夫

殺己仇人:慕容圭

情敵:龍成斌段劍平

追求者兼結義妹妹:韓芷

義妹夫:段劍平

居住地:廣西桂林七星岩附近

死亡地點:天山腳下

死因:中了毒嬰兒的劇毒

兵器:白虹劍(白雲劍)

武功:雲家刀法、彈指神通、雙劍合璧、十八式"無名劍法"

簡歷:陳石星是《廣陵劍》中的男主角,擅長無名劍法和琴技。

陳石星一家因義助大俠雲浩而被厲抗天一伙人毀滅。

祖父陳劫遺死後,陳石星悲痛欲絕,彈出了感人至深的"廣陵散"。

後來陳石星拜張丹楓為師,學成了無名劍法,和雲浩的女兒雲瑚聯劍行俠。

最後不幸死于毒葯"毒嬰兒"。

出場描寫

他的眼皮終于能夠稍稍張開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白發蕭疏的老頭,侍立在老頭旁邊的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年。

--《廣陵劍》第一回 難得名山聆雅奏 誰知仙窟遇魔頭

謝幕描寫

陳石星把古琴拿出來,說道:"葛大哥,你一直想聽廣陵散,我沒機會給你彈,請讓我如今了結心願!"葛南威來不及勸阻,他已是叮叮咚咚的彈了起來。

好像是情人的喁喁細語,好像是知己的款款深談。好像是到了春暖花開的江南,好像是在獨秀峰凌虛傲嘯……雲瑚不覺陶醉在琴聲之中,想起了"獨秀峰青、漓江波暖,花橋煙月朦朧!"想起了太湖的月夜泛舟,想起了雁山的採擷紅豆

琴聲一變,宛如三峽猿啼,宛如鮫人夜泣,他彈出了千載之前嵇康彈這曲"廣陵散"的心境。好友生離,嬌妻死別……忽地"啪"的一聲,琴弦斷了。

人琴俱杳,雲瑚呆若木雞,撲在陳石星身上。劍氣消沉,廣陵散絕,情天難補,空有餘哀!

--《廣陵劍》第四十八回 廣陵散絕琴弦斷 塞外星沉劍氣消

人物點評

《廣陵劍》中,陳石星對"廣陵散"的三次完整彈奏分別對應著三次悲歡離合:第一次是是陳石星無憂無慮的童年,然後家逢慘變,祖父逝世。第二次是陳石星拜得名師,武藝大成,然後師父逝世。第三次是陳石星和愛侶雲瑚攜手天涯,最後英年早逝

陳石星的命運代表的是同一時期的俠客的命運,他繼承的是張丹楓那一輩人還沒完成的使命。他不能像張丹楓那樣功成名就,最後隻能壯志未酬身先死,曲終人散。

黎漢持版陳石星黎漢持版陳石星

《廣陵劍》整部書貫穿著"廣陵散"這闕千古名曲,也決定了整部小說將會是一個悲劇,而最終這個悲劇集中于主角陳石星身上的悲劇命運。綜觀陳石星短短的一生,正是這闕"廣陵散"折射于人生的一個現實寫照,在書中羽生先生是這樣詮解這闕千古名曲的:

上半闕是"好像是情人的喁喁細語,好像是知己的款款深談。好像是到了春暖花開的江南,好像是在獨秀峰凌虛傲嘯.." 之後轉入下半闕卻是"琴聲一變,宛如三峽猿啼,宛如鮫人夜泣,他彈出了千載之前稽康彈這曲廣陵散的心境。好友生離,嬌妻死別..。"

從喁喁細語、春暖花和到鮫人夜泣、生離死別,從大喜到大悲是這闕千古名曲的韻律,而陳石星一生的命運則象是"廣陵散"的反復彈奏。

隨同阿公在桂林山水度過了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宛若他所學會的"廣陵散"的上半闕,之後卻是慘遭世變,家破人亡,于大悲中他終于領悟了一直無法學會的"廣陵散"下半闕。

歷經千辛萬苦終得見張丹楓,他為張丹楓彈出了"廣陵散"上半,然而剛蒙張丹楓收錄門牆,師傅卻是撒手西歸,臨終時讓他彈出了下半闕,師傅也是其下半闕的琴聲中撒手西去。

藝成出師,得遇愛侶。冰釋誤會,心心相印。名動江湖,鋤奸除惡。這時的他的命運又進入了曲子的上半闕。然而被害中毒,千裏相隨。生離死別,痛徹心菲。他的人生終于徹底融入到"廣陵散"的千古絕唱中,臨終一曲,重現嵇康當年的情懷,讓這曲千古絕唱于人間大悲痛中得到重現。

"廣陵散"下半闕的三度奏起,三度生離死別,惟有真正的生離死別,方能真正奏好這一曲,然生離死別一生中一度經歷已然悲凄,短短一生中卻是遭遇三度,摯親的阿公、崇敬的師傅、最後輪到自己與愛妻,于生命的最後時刻重演了嵇康當年的那一幕,陳石星命運的悲劇性真正達到了最高潮。而唯一一次沒有生離死別的彈奏則是在古長城為雲瑚所奏,然一曲未完,雲瑚不覺已是淚濕衣裳,此中是否隱隱暗示著兩人之間的愛情故事將會是一個悲劇結局?

對于本書的結局的悲劇,一直有著不同意見,很多朋友都認為這個結局過于突兀,有故為悲劇之嫌。對這個問題,個人是這樣理解的:

首先 "廣陵散"的悲劇意境決定了全書的悲劇基調,而且整部書中每當"廣陵散"的下半闕奏響之時,往往都會有一次生離死別,而當書的結局再奏響"廣陵散"時,必將有一次生離死別發生在主角身上。書的開頭當雲浩遭遇暗算為陳琴翁所救時,陳琴翁說"廣陵散可以失傳,廣陵劍不能失傳。"而結局陳石星終于將"無名劍譜"帶上天山,與此同時他也在奏完最後一曲"廣陵散"後與世長辭,這個結局同陳琴翁之言是否隻是一種巧合,還是羽生先生在一開始已然隱約有所考慮就不得而知了。

其次人生充滿著無常,昨天或許彼此間把酒言歡,轉眼間卻是生死相隔,人生間許多事都是難料的,而創作《廣陵劍》那個時期的羽生先生對此體會當是更深一些。

賽酒賭棋猶有約,不道竟成永訣。

青眼高歌俱未老,卻那堪知已長辭別。

引自《悼沙楓》開篇

這是羽生先生于1975年4月21日寫于《大公報》的文章,也是羽生先生十年"文革"期間,除武俠小說和棋評,所寫的唯一文章,而發表這篇文章亦正是在創作《廣陵劍》的期間。目睹良師益友的驟然離世,對羽生先生內心的震動應該是很大的,由此或許亦會為自身的命運而感嘆,更對人生的無常有了更進一步的體會,所以羽生先生將這份心境通過小說的結局表現出來,既為心目中的良師益友,亦為自己的命運作出一個感嘆。之前亦有朋友說過《廣陵劍》的陳石星在某種程度是羽生先生自己的寫照,我個人認為陳石星這個人物既有他自己的影子,亦是他心中的許多友人的寫照。回到武俠世界的體系,在一定程度也表現出踏進江湖其實也是踏上了一條不歸路,每時每刻都將面對不可預測的凶險,人在江湖事實上已然不能把握自已的命運,唯有默默向前闖。

再次從小說的情節看,《廣陵劍》正反兩方的實力其實基本是勢均力敵,正反兩派都沒有橫掃一切的超級達人。正方陣營張丹楓已然仙逝,霍天都隱居天山,餘下的陸昆侖、單撥群、雷震岳、池梁、武林八仙加上陳石星、雲瑚的雙劍合璧,同反方的彌羅法師、東海龍王、東門壯、令狐雍以及瓦剌的各大達人、龍府的達人,基本形成勢均力敵之勢。京師右賢王館舍及龍府之戰,雙方基本都是盡展實力,結果也是互有傷亡,保持均勢。"雙劍合璧"並沒有形成橫掃一切的絕對強勢,這也增加了陳石星和雲瑚的凶險情勢。如陳石星和雲瑚京師長城時,雲瑚亦然說出了"遊罷了長城,咱們也不算虛此一生了。"事實上他們時時刻刻感受到所面對的凶險,隻是他們肩負的使命使得他們別無選擇必須走下去。當遠赴瓦剌追殺龍文光時,如金刀寨主等都預感到此行的凶險,畢竟是進入敵人的地盤,敵方又都是達人如雲,彌羅法師和東海龍王等都不在陳雲之下,環顧羽生先生整個武俠體系,誅殺敵人元凶巨惡大多是在已方"主場",最少遠離敵方的勢力中心,畢竟雙方實力對比懸殊,"百萬軍中取敵將首級如探囊取物"的情節一般在羽生先生的武俠世界不大可能發生,《江湖三女俠》算是一次例外,但這也是群俠苦詣策劃好幾年作出雷霆一擊後退,此外如同《瀚海雄風》中同樣武功絕世的屠百城慘死蒙古,而神劍孟少剛蒙古一行也隻是打探訊息後即回,所以陳雲此行實是頗有"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氣勢,表面看陳石星之死是誤服毒葯,但其實很大原因是連續大戰而力竭誤中暗算,但不管怎麽說,瓦剌一行誅殺了通番賣國的元凶世惡龍文光,也震驚了敵膽。

--節選自天山遊龍的《劍氣消沉,廣陵散絕,情天難補,空有餘哀》

(摘自梁羽生家園天山劍譜)

生平事跡

幼年喪失父母,與阿公相依為命,童年過得相當平靜

和阿公義救雲浩,生活自此改變

阿公被仇人所殺,首次彈出了感人至深的《廣陵散》

毀家避難,帶著雲浩的寶刀和無名劍譜去拜張丹楓為師

路途艱險,遭人冷落、白眼、誤會、欺騙

巧遇龍成斌,引為知己,不料被騙去無名劍譜

巧遇黑白摩珂,脫困,到達石林

拜張丹楓為師,得償心願

張丹楓逝世,第二次彈出了完整的《廣陵散》

在石林學藝三年,一出手殺了刀王餘峻峰

藝成出師,照雲浩的囑托去找雲瑚,把寶刀歸還

紅崖坡巧遇江南雙俠,從他們的敵人手中奪回了鍾毓秀的白馬

騎著白馬到達大理,並把白馬到處亮相,想把它的主人引出來

洱海巧遇段劍平,結為知己

雁兒山遇到女扮男裝的雲瑚,被雲瑚誤會,兩人打了一架

受指點到了雲浩的家,和雲夫人打了一架

助雲夫人療傷,化解了誤會,傾聽雲夫人訴說往事

龍成斌到達雲家,陳石星躲進衣櫃,聽到了龍成斌造雷震岳的謠言

忽遇救兵單拔群,脫困

去金刀寨的路上重遇雲瑚,兩人消除誤會,首次雙劍合璧對付呼延四兄弟

得鍾毓秀贈送白馬,去桂林找單拔群和雷震岳

在黃土平原遇到丘遲,傾聽他訴說關于自己父母的往事

重遇龍成斌和呼延四兄弟,看到丘遲大展神威趕跑敵人

受丘遲囑托,以後有機會把張丹楓的劍法演給雷震岳看

夜探龍府,和雲瑚雙劍合璧惡鬥章鐵夫

廣西境內遇武林八仙

拜會祖父和雲浩的墳墓,惡鬥鐵杖禪師、鐵廣、尚寶山、潘力宏

得葛南威留字,得知蓮花峰之會

走水路前往碧蓮峰,把白馬托給兒時好友劉鐵柱,振衣彈鋏上蓮峰

暗中看到雷震岳的義舉,消除了誤會,並與之比武,讓他一覽無名劍法

琴簫合拍,雁山採擷,請朋友們吃馬肉米粉

鐵廣冒充殷宇的老家人給段劍平送信使之中毒,陳石星幫段劍平療傷,留下焦尾琴撮合他和雲瑚,黯然離去

去王屋山找丘遲,遇到丘遲的義女韓芷,再次擊退呼延四兄弟,並得知丘遲已經逝世

看了丘遲的遺書後,與韓芷結為兄妹

和韓芷一起去投奔金刀寨主,把韓芷留在客店獨自探聽訊息,從瓦剌奸細口中得知瓦剌即將南侵

回到客店重遇雲瑚,得知韓芷已給段劍平帶去金刀寨

和雲瑚再次夜探龍府,雲瑚跌落陷阱,陳石星躲進山洞

從山洞通往水牢,救出雲瑚

去賓館以瓦剌小王爺為人質交換搜尋皇帝和瓦剌定下的密件

敵人不守信,惡鬥重新開始

威脅龍文光,讓他保證群豪安全脫困

接受任務去和皇帝談判,中了安眠葯,醒來後給皇帝留字恐嚇

出宮後重遇段劍平和韓芷,一起去盧溝橋觀看葛南威報父仇

去給王元振拜壽,途中在獅子林住宿,得到杜素素的訊息

錢塘江觀潮,雙劍合璧破了尚和陽的鐵琵琶

王元振大會上,和雲瑚雙劍合璧擊敗東海龍王

重入深宮面見皇帝,威脅皇帝大大折辱瓦剌使者的威風

拿聖旨去捉拿龍文光未遂,和雲瑚一起追殺龍文光至瓦剌

誅殺龍文光,惡鬥東海龍王和彌羅法師受重傷

誤把奸細慕容圭送的毒嬰兒當做何首烏吃了

彈奏過的曲詞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幹兮,河水清且漣漪。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第四回

重義輕生一劍知,白虹貫日報仇歸。

片心惆悵清平世,酒市無人問布衣。

--第四回

韶華爭肯偎人住?已是滔滔去。

西風無賴過江來,歷盡千山萬水幾時回?

秋聲帶葉蕭蕭落,莫響城頭角。

浮雲遮月不分明,欲傾滇池一洗放天青。

--第六回

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不吾知其亦己兮,苟餘情其信芳。

--第七回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借世間英物。蜀鳥吳花殘照裏,忍見荒城頹壁。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憑誰雪?堂堂劍氣,鬥牛空認奇傑。那信江海餘生,南行萬裏,屬扁舟齊發。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雲滅。睨柱吞贏,回旗走懿,千古沖冠發。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

--第八回

皎皎白駒,食我場苗。

縶之維之,以永今朝。

所謂伊人,于焉逍遙。

……

……

皎皎白駒,在彼空谷。

生芻一束,其人如玉。

毋金玉爾音,而有遐心。

--第十三回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第十五回

舉頭西北浮雲,倚天萬裏須長劍。人言此地,夜深長見,鬥牛光焰。我覺山高,潭空水泠,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憑欄卻怕,風雷怒,魚龍慘。

峽束蒼江對起,過危樓,欲飛還斂。元龍老矣,不妨高臥,冰壺涼簟。千古興亡,百年悲笑,一時登覽,問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陽纜?

--第十九回

行邁靡靡,

中心遙遙。

知我者謂我心憂,

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

此何人哉?

--第二十回

家住蒼煙落照間,絲毫塵事不相關。斟殘玉瀣行穿竹,卷罷黃庭臥看山。

貪嘯傲,任衰殘,不妨隨處一開顏。原知造物心腸別,老卻英雄似等閒。

--第二十回

濁灑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長健,三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

--第四十二回

春汝歸歟?風雨蔽江,煙塵蔽天。

況雁門阨塞,龍沙渺莽,西邊吳會,東至秦川。

芳草迷津,飛花擁道,小為蓬壺惜百年。

江南好,問先生何事,不少留連?

江南正是堪憐!但滿眼楊花化白氈。

看兔葵燕麥,華清宮裏;蜂黃蝶粉,凝碧池邊。

我已無家,群歸何裏?中路徘徊七寶鞭

風回處,寄一聲珍重,兩地潸然!

--第四十三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