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炯明

陳炯明

陳炯明(1878-1933),字競存,廣東汕尾市海豐人(廣東省惠州府海豐縣白町村,今屬廣東省汕尾市海豐縣聯安鎮白町村)。

中華民國時期廣東軍政領袖,畢生堅持聯省自治的政治主張,致力于聯邦憲政、以和平協商的方式統一中國,與孫中山奉行的中央集權、不惜以武力征戰謀求統一中國的政治綱領不合。下野後退居香港,協助海外最大的華僑社團組織"洪門致公堂"轉型為"中國致公黨",並首任該黨總理。1933年9月22日病逝于香港,1935年4月3日遷葬廣東惠州西湖畔的紫薇山。

  • 中文名稱
    陳炯明
  • 外文名稱
    CHEN CHIUNG-MING
  • 出生地
    廣東省惠州府海豐縣(現汕尾·海豐)
  • 畢業院校
    廣東法政學堂
  • 信    仰
    聯邦憲政
  • 逝世日期
    1933年9月22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職    業
    民國軍事家、廣東軍政領袖
  • 主要成就
    倡導"聯省自治"
    建立中國致公黨
  • 代表作品
    《中國統一芻議》
  • 出生日期
    1878年1月13日
  • 別    名
    陳競存

人物簡介

陳炯明生于1878年1月,卒于1933年9月。廣東海豐人,粵系軍事將領,中國軍事家。光緒二十四年中秀才。光緒三十二年就讀于廣東法政學堂,光緒三十四年以成績優等畢業。宣統元年被推選為廣東咨議局議員。參加過辛亥革命及著名的黃花崗起義,黃花崗之役中為敢死隊第四隊隊長,謀炸廣東水師提督未中。

陳炯明

武昌起義後,陳到東江組織民軍起義,11月19日廣東光復後,任廣東副都督,後為代理都督。1912年4月,任廣東總綏靖經畧,後任廣東護軍使。1913年6月繼任廣東都督。7月18日宣布廣東獨立討袁。後其屬下師長蘇慎初炮轟都督府,自立為臨時都督,陳逃往香港、新加坡。1915年12月,回到東江一帶,組織民軍起義,翌年在惠州附近成立廣東共和軍總司令部,自任總司令。袁死,黎元洪出任總統後,陳交出兵權,被授予“定威將軍”稱號。後到上海,參加孫中山發起的護法運動。11月21日朱慶瀾任陳為省長親軍司令。12月2日,孫中山任陳為“援閩”粵軍總司會,經10個月奮戰,打敗了福建督軍李厚基所部,佔領閩西南20多個縣。這時,陳炯明除整軍經武外,又致力“重新整理政治”,創辦《閩星半周刊》、《閩星日刊》,提倡“新文化”,以回響“五四”運動後新思潮的傳播。

1920年8月,奉孫中山之命回師廣東,10月28日攻克廣州。孫中山任陳為廣東省長兼粵軍總司令。1921年4月,非常國會選舉孫中山為非常大總統。陳反對孫中山任職,不參加就職典禮。孫任非常大總統後,任陳為陸軍部總長兼內務部總長,並說服陳加入國民黨。孫中山致力于北伐,打倒軍閥,統一全國,建立民主共和國。而陳則力主“保境息民”、“聯省自治”,鼓吹建立“聯省自治政府”。由于這些幹系,便發展成為反對孫中山北伐、統一全中國的反革命聯盟。

1922年3月,孫中山決定改道北伐,大本營遷粵。4月21日,孫中山下令免去陳的廣東省長、粵軍總司令及內務部總長三職,保留其陸軍部總長一職。陳炯明離廣州赴惠州。孫中山回到廣州,令北伐軍包括粵軍第一師均由三水經清遠開赴韶關一帶集中。6月13日,陳炯明密下對孫中山的總攻擊令。16日凌晨,圍攻孫中山的總統府和住處粵秀樓,以大炮進行轟擊。孫事先得到訊息,登上永豐艦,率海軍討逆,並電令北伐軍回師靖亂。8月9日,北伐軍回師失利,孫赴上海。翌年1月4日,孫中山通電討陳,組成東、西兩路軍,16日克廣州。陳通電下野,退居香港。1925年2月和10月,革命軍舉行第一次和第二次東征,徹底打垮陳炯明軍餘部,統一了廣東革命根據地。

1922年6月陳炯明與孫中山因護法運動(這裏的法是孫中山1912年3月11日實施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而合作,又因政見分岐而決裂。陳炯明主張先在廣東搞好民主憲政,仿照美國,建立與歐美民主國家相仿的聯邦政製,逐步走向全國和平統一,這個主張,史稱 “聯省自治”;孫中山不同意陳炯明的主張,他主張「中央集權」,要以武力「北伐」來統一中國,以便自己奪取政權。1922年3月21日,陳炯明的親信、負責為北伐軍在後方籌劃的粵軍參謀長鄧鏗從香港公幹回省,在廣九車站突然遇刺,兩天後身亡。國民黨官史一向說鄧鏗是被陳炯明暗殺的,然而,陳派及駐穗美、英兩國領事館都認為,刺殺鄧鏗,是孫派國民黨人所為。鄧鏗之死,對孫陳間本來就脆弱不堪的關系,可以說是致命一擊。4月9日,孫中山讓廖仲愷轉告陳炯明:一、陳炯明參加北伐,二、籌措500萬元的軍費。陳炯明無法接受孫的條件,遂被罷黜。4月下旬,第一次直奉戰爭爆發。孫中山與奉、皖軍閥一直有秘密接洽,結成三角同盟。孫中山深感這是聯合奉、皖軍閥,夾擊直系的千載良機,必須立即出兵策應,但出乎意料的是,直奉開戰,僅及一周,奉軍便被吳佩孚擊敗,狼狽退回關外,南北夾擊直系的計畫,化為泡影。但南方的北伐,卻如弦上之箭,不得不發了。5月8日,孫中山委任陳炯明的部下葉舉為粵桂邊督辦,以示對粵軍的信任。5月9日,孫中山在韶關大誓三軍,旌麾北指,“出師宗旨,在樹立真正之共和,掃除積年政治上之黑暗與罪惡,俾國家統一,民治發達”。然而葉舉並不領情,5月20日,他率領六十多營粵軍,突然開入省城。粵軍雖然打著迎陳復職的旗號,但內部已經開始分化。一派要求陳炯明馬上回省,恢復所有職務,鎮攝大局;另一派則不滿陳炯明對孫中山的態度過于軟弱,希望由葉舉來領導粵軍,與孫中山徹底決裂,如果陳炯明不同意,就請他出洋,或者繼續留在惠州休養。5月31日,上海《申報》的一篇文章,透露了粵軍內部的分歧:“現在陳之部曲,亦分兩派,一主張陳氏即速回省,則大局立定;一主張陳氏不可造次,俟解決完妥後,始可返省。”陳炯明則在惠州隱居。各界吁請陳炯明回省的函電,鋪天蓋地,見諸報端;前往勸駕的使者,車水馬龍,絡繹不絕。甚至連陳獨秀也到了惠州,勸陳炯明不如加入共產黨,領導華南地區的革命。

1925年10月10日,美洲致公黨改組為中國致公黨,推舉陳炯明為總理,唐繼堯為副總理。1933年9月22日,陳病逝于香港。1934年4月3日歸葬于惠州西湖

生平經歷

廣州新思潮

  陳炯明1898年考取秀才之後,對八股取士的考試製度興趣索然,沒有再循著舉人、進士的路子一直走下去,在家鄉過了幾年心滿意足的婚姻生活後,1906年離開家鄉來到廣州,入讀政法學堂。 這個時候中國的政治氣候已處于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情勢。當時的廣州在兩任總督陶模和岑春煊的主持下,各項新政面貌一新,新式學校開辦得如火如荼,各種新思潮也在涌現。1908年,陳炯明以優等成績從政法學堂畢業。在廣州的兩年時間裏,陳炯明大開了眼界,接觸到各種新思潮,而且結識了已加入同盟會的朱執信,為其後來的政治生涯打下了基礎。

陳炯明

1909年,陳炯明回到家鄉創辦《海豐自治報》,自任主筆,鼓吹自治才是救中國的唯一良方。這一年,他當選為廣東諮議局議員,正式開始了他的政治生涯。他在諮議局提出“籌辦城鎮鄉地方自治議草”,建議設立城鎮鄉地方自治研究所,專門研究城鎮鄉自治辦法,選通曉法政人員入所研究,推動自治進行。

為加快成立國會的進程,江蘇諮議局發起在上海召開16省“請願國會代表團茶話會”。當時赴京請願是一種非常時髦的活動,向政府表達民間的聲音。陳炯明作為廣東諮議局代表,赴上海參加了大會。議員們提出請願書,希望能盡快頒布議院法和選舉法,但清政府以“我國幅員遼闊,籌備既未完全,國民知識程度又未劃一,如一時遽開議院,恐反致紛擾不安,適足為憲政前途之累”為由予以拒絕。

對所謂國會本來就隻持觀望態度的陳炯明來說,這次大會讓他更為失望。他認為,中國政治的積弊太多太深,不是一班坐談之客在國會裏高談闊論就可以解決的。陳炯明泄氣地表示:“開國會為無聊之舉,不過國家處此無可如何之時,除此別無他法,隨波逐流為之耳。”

但上海之行對陳炯明意義非同小可,而且對他此後的人生道路產生了巨大影響:他在上海期間與革命黨人交往密切,並加入了同盟會。

革命同盟會

秀才出身的陳炯明加入同盟會,似乎是件難以理解的事。他的政治抱負與主張流血革命的同盟會是兩條路。事實上,他加入同盟會後,確有革命同志批評過他“對清廷抱有幻想,仕途奔競”。不過,陳炯明是把革命當作一種手段,最終的目的仍然是“建設”。他與以孫中山為代表大部分同盟會員“革命至上”的心態大相迥異,不知是否是導致最終二人決裂的一個隱藏的伏筆。1909年5月,胡漢民在香港籌組同盟會南方支部,陳炯明擔任實行委員。他隨後還在香港成立“樂群書報社”,作為同盟會的秘密機關,他還把母親從海豐接到了香港。陳炯明與黃興等人先後策劃過多次起義與暗殺行動,黃花崗起義遭到慘痛失敗,他又于1911年成立暗殺團,策劃刺殺水師提督李準、廣東將軍鳳山行動。

陳炯明

武昌起義爆發以後,廣東同盟會首先在化州揭竿而起,組織民軍攻城略地,並迅速蔓延至廣東各地。同盟會一批黨人聚集到香港,推舉陳炯明為總司令,召集一萬多軍民,圍攻惠州。在圍攻的過程中,陳炯明受孫子兵法的影響,深信“不戰而屈人之兵”為上上策,通過遊說、策反的辦法佔領了惠州。這時候,他擁有廣東紀律最嚴明、戰鬥力最強的一支民軍,這也是當時廣東唯一一支真正從屬于同盟會的軍隊。

廣東省長

辛亥革命廣東光復後,陳炯明任廣東副都督、代理都督,1913年6月被北京政府任命為廣東都督。二次革命時,他在廣東宣布獨立,失敗後轉赴南洋。1916年參加討袁,成立粵軍總司令部,自任總司令。1917年參加護法運動,被孫中山任命為援閩粵軍總司令,隨後擊敗福建督軍李厚基後佔據閩南地區。1920年10月,孫中山任命陳炯明為廣東省長兼粵軍總司令。1921年孫中山就任非常大總統後,又任命他為陸軍部長兼內務部部長。 經過辛亥革命與二次革命之後,陳炯明逐漸成為孫中山的親密戰友,也是孫中山依靠的一支主要革命武裝部隊。

陳炯明

“六·一六”兵變決裂

然而,隨著革命進程的推進,陳炯明與孫中山之間的矛盾逐漸凸顯。1921年,已經有傳聞說孫中山與陳炯明之間出現不和。陳炯明認為,孫中山此時就任非常大總統不合時,而且他並不贊成北伐,主張聯省自治,建議把廣東這個南方省份作為模式推廣到全國,這與力主北伐統一全國的孫中山的主張有著極大差異,兩人矛盾逐漸激化。1922年3月,孫中山復原其粵軍總司令、廣東省長、內務總長職,隻留陸軍總長職,最終導致“六·一六”事件的發生,二人徹底決裂。

如今,關于對中國近代政治產生重大深遠的“六·一六”事件發生的細節,各方說法不一。後代研究者一般認為,“六·一六”事件並不是突發的,其前因後果復雜而難以言喻。

1922年6月12日,孫中山舉行記者招待會,不點名地指責陳炯明“反對北伐”;而陳炯明6月14日拘捕財政次長廖仲愷,矛盾基本公開化。

6月16日凌晨兩點,孫中山得到秘密報告,陳炯明部隊將攻擊粵秀樓,情勢危急。宋慶齡顧全大局,臨危不懼,認為若同孫中山一同行動易被發現。堅持留下來掩護孫中山秘密撤離。孫中山不得已才答應先行,隻身逃出。孫中山兩次避過叛軍耳目,終于到達黃埔永豐艦(即後來的中山艦)上。孫中山離開半小時後,炮聲四起,陳炯明部隊開始向粵秀樓發起進攻,有士兵還大喊:“打死孫文!打死孫文!”

“六·一六”兵變之後,孫中山離開廣州到上海,此後,他接受了中國共產黨和蘇俄的幫助,提出“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一直到孫中山逝世前,經常有人在中間調停,希望他和陳炯明二人能夠和好。孫中山要求陳炯明寫悔過書,而陳炯明堅決不寫,終于沒有再走到一起。

孫中山與陳炯明決裂,還有一個意外的結果,那就是客觀上成了蔣介石政治生涯的一個轉捩點。他在事件發生後不久,輾轉登上孫中山所在的永豐艦,在國民黨中的地位得到迅速上升,奠定了日後他在國民革命中的政治地位。

禁賭

在政治生涯中,陳炯明以嚴禁煙賭、主張地方自治而著稱。從他任廣東諮議局議員的諸多提案中可以大略看出,陳炯明希望政治改革是“改良的”而不是“革命的”,是“由下而上的”而不是“由上而下的”。他的政治主張在《建設方略》和《中國統一芻議》二書中有完整的表述。“聯省自治”一直是陳炯明堅持的主張,他認為中國廣土眾民,隻能實行分權自治,才可養成“民治精神”,建設民主。1922年與孫中山決裂後,他對章炳麟說:然為國努力,無論在位在野,務達此製(指自治省聯邦製)而後已。 從作為議員提出禁賭議案時起,一直到後來出任廣東都督及省長,陳炯明都把禁賭作為一項重要工作來做。賭博的惡習由來已久,但清政府把賭稅當作財政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所以才會屢禁不止。禁賭無疑要砸掉成千上萬大小賭商的飯碗,要截斷官府一條每年幾百萬兩的滾滾財源,所以,從一開始陳炯明就面臨著不小的壓力。不過,陳炯明做得非常決絕,主張以雷霆手段,定期一律禁絕,不留任何餘地,才能收效。禁賭為陳炯明贏得了最初的政治聲望,也可以看作是他治理地方的一個主要政績。

陳炯明

1920年12月1日禁賭章程生效後,廣州市面幾乎沒有一家賭博。為此,廣州學界發起為陳炯明鑄銅像,以紀念禁賭的成功。1921年廣州建橋,取名陳公禁賭紀念橋,鐫禁賭經過事跡于橋邊石柱。可見當時陳炯明的禁賭行為深得人心。

盡管在政治上仍存有爭議,但在私生活及操守方面,陳炯明與人們通常理解的軍閥作風完全不同。他不僅頗有文採,而且廉潔自持,不蓄私財,在生活方面也相當嚴謹,自己還以不二色感到自豪。

陳炯明後來避居香港。“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人企圖拉他下水,他則反過來要求日人歸還東三省。日人拉攏不成,仍贈他8萬元支票,陳炯明在支票上打叉退還。其後,他派代表參與將美洲致公黨改組為中國致公黨,與中國共產黨合作,直至今日都是參政黨之一。

1933年,陳炯明在貧困中病死于香港,竟然要用其母所備的棺木。一個曾經顯赫一時的地方軍政長官,結局如此凄慘,這是非常罕見的。

農民運動

1920年代初,彭湃發起了海陸豐農民運動,陳炯明最初對該運動抱持寬容與支持之態,並嘗試說服彭湃為其服務。1925年6月第一次東征後的黃埔軍校革命軍暫離開海豐,因彭湃和海陸豐農會積極參加及配合東征軍,陳炯明部重佔海豐後對農會進行了報復,並毀了彭家。另有觀點,如殷麗萍認為陳是受當地地主豪紳壓力而開始反對農民運動。

女權運動

陳炯明亦對女權運動大力倡導並給予支持,主張經教育權利、人身權利和公權的現實主義的順序漸次達到。

家庭成員

陳炯明有一個胞姊,後來出嫁于鍾家。另有一弟叫「陳炯暉」,是在炯明一歲時收養來的。炯明不到三歲時,父親陳曦庭便逝世了。六歲時,祖父陳翰香亦去世。所以雖然出生于地主書香之家,陳炯明早期的家庭經濟環境,卻是非常窮困的。二十一歲時,和老師的女兒黃雲女士結婚,夫妻兩人一生感情融洽,黃女士于1936年去世,育有五女三男。

長女:陳寶瑤;次女:陳碧瑤;三女:陳瑞瑤;四女:陳淑瑤;五女:陳娓瑤;

長子:陳定夏;次子:陳定炎;三子:陳定炳。陳炯明與愛國學者章太炎(炳麟)的交情甚篤,把兩幼子的名字,取自章氏的名號。

子陳定炎(1923年11月22日-2006年9月7日),航空和機械工程專業出身,特拉華大學碩士,哈佛大學碩士和博士。曾在通用動力/電船公司任職研發組經理,美國海岸防衛隊任行政督辦。亦曾在美國羅德島大學、聖母大學和康涅狄格大學任教。晚年研究歷史資料為父親翻案。

​人物影響

陳炯明政治主張為“聯省自治”製省憲,效美國憲法之聯邦體製,但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的官方歷史觀點一直認為陳炯明的“聯省自治”承認北洋政府國體的統治現狀,實質仍會導致變相軍閥割據。亦有人認為他是中國聯邦憲政的實踐者。

主政廣東期間對廣東有一定的建設,其對廣東的主要影響有:

陳炯明

政治上,反對孫文北伐主張,認為應“聯省自治”,推行廣東省基層自治。

建設上,廣州市的正式建市,由其主導進行,建立立法、行政、財政、審計等機構,精兵簡政,與民休息。 經濟上,興建公路,公家興辦實業,扶持民間企業等。

教育上,建立公、私立學校,為全國之最;發展公辦教育,實行免費義務教育;請陳獨秀任省教育長。

社會生活上,革除陋俗,主要禁絕鴉片與賭博,但其效果並不是特別明顯。

潘採夫在《陳炯明:悲傷的烏托邦 》一文做了詳細介紹。

全文如下:

歷史學家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課本裏的陳炯明,是以一個亂臣賊子的面目出現的,作為反動孫中山的可恥下場,來教育一代代天真的小孩。無論國民黨史還是共產黨史,都將陳炯明描繪成一個軍閥,一個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的背叛者,一個炮轟總統府的劊子手,他的所謂貢獻,總是被一筆草草帶過。

不過,折戟沉沙鐵未銷,時間總能磨洗出一些真相,將近一百年過去了,隨著史料的發現,以及意識形態的松動,陳炯明對辛亥革命的巨大功績,他的自治理想與實驗,他與孫中山的恩怨是非,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人們才發現,這是又一位被湮沒的辛亥元勛。

1925年,孫中山逝世的時候,陳炯明曾手撰一副挽聯:“惟英雄能活人殺人,功罪是非,自有千秋青史在;與故交曾一戰再戰,公仇私誼,全憑一寸赤心知。 ”在知己相惜的情懷之下,似訴英雄心中不平事。可以看出,在這兩位大人物之間,發生了太多的故事。”

魯迅去世的時候,徐懋庸曾寫過一副對聯挽魯迅,“敵乎友乎,餘惟自問;知我罪我,公已無言”。敵,友,知,罪,倒是陳炯明與孫中山這兩位辛亥元勛一生關系的寫照。

1933年9月,陳炯明去世之時,香港《工商日報》評價道:“國民黨死了一個敵人,中國死了一個好人。

自治理想

陳炯明于1878年生于廣東海豐,原名捷,字贊之,又字競存。陳炯明出生的當天,恰逢其父陳曦庭鄉試中榜的捷報亦到,父親遂為兒子起名為陳捷。

陳炯明3歲,自幼頑劣異常,但少年時期性情大變,發奮苦學,且溫文有禮,20歲的時候中了清朝的秀才,成為一個書生。但當時的大清朝氣運已盡,帝國的大廈正在傾覆之中,維新思想、革命風潮在廣東正在流行。受新思潮的影響,1906年,28歲的陳炯明到了廣州,求學于廣東法政學堂,成為第一屆學院,兩年後以“最優等生”的成績畢業。

1909年畢業以後,陳炯明任廣東諮議局議員,提出了《革除衙署積弊案》、《廢除就地正法案》、《籌辦城鎮鄉地方自治案》、《禁絕一切賭博案》等提案。這些提案顯示出了陳炯明深受烏托邦思想的影響,“自治”也成為一生追求並踐行的理想。

1909年,陳炯明加入了中國同盟會,1911年3月,他參加了黃花崗起義。 1913年,陳炯明參加二次革命失敗,陳炯明流亡到新加坡,當時孫中山重組中華革命黨,並且要求黨員畫押宣誓效忠孫中山個人,陳炯明第一次表現出了他對孫中山的不從,拒絕宣誓效忠參加中華革命黨。

1916年,陳炯明回到廣東發動起義,參加討袁的護法運動,任閩粵軍總司令,佔領了閩西南的漳州、汀州等地,正式建立了自己的根據地。在這個不大的地盤上,陳炯明開始了他自治實驗,那是中國一百年來最重要的烏托邦中的一個。

漳州新政

黃花崗起義失敗後,陳炯明流亡香港,結識了比自己小6歲的精神導師,就是信仰安那其主義的劉師復。安那其主義就是無政府主義, 宗旨是無政府、無宗教、無家庭,各盡所能,各取所需,老有所養、幼有所依,百姓互助合作,沒有貧窮,也沒有剝削。劉師復的描繪,和陳炯明的自治理念不謀而合,也成為漳州新政的根本思想。

在那位劉師復的影響下,陳炯明構築了他的“自治”“聯省”“聯邦”三大步驟,他以後的政治生涯,都是圍繞這三大步驟緊密相關,他與孫中山的決裂,也源于“自治還是革命”這一路線的沖突。

在閩南二十六縣這個小小的“閩南護法區”,陳炯明究竟做了些什麽呢?

這方面的資料太少了,2008年的《國家歷史》雜志比較集中地整理了陳炯明的施政內容,抄錄如下:他建設了第一座鋼筋水泥橋梁、第一條四車道石板馬路、第一個現代公園、第一片城鄉公路網、第一家銀行,還建設了貧民工藝廠、迎賓大旅館,在公園的門口,豎著高大的石碑,四面分別篆刻著“博愛、自有、平等、互助。”

陳炯明的一個大手筆,是在農村設立現代學堂,做到“一鄉一校”。他禁絕了私塾,設立師範學校、普通中學、工讀學校、平民夜校、婦女家政講習所。1920年又增辦了女子師範講習所、女子工讀學校,當年就設立半夜學校90餘所。

報紙雜志也紛紛涌現,《閩星》半周刊和《閩星日刊》出現了,《閩南新報》、《閩鋒周刊》、《軍事日報》、《雲中周刊》也先後創辦,陳炯明在《閩星》發刊詞裏寫,“思想一變就會打破舊生活、舊組織,直向進化線上,一起大努力,創造新生活、新組織,達到無國界、無種界、無人我界的境地……”

陳炯明還大力延攬全國人才,幫他一起辦教育,並在籌辦大學。

1920年,美國駐廈門領事發給華盛頓的一份報告中,稱“陳氏……施行各種市政改革,他用的手段,近乎革命;但成效極佳,結果人民都感滿意。這令中國人看到,事可辦成,不必需要過度辛勞和重稅。”他還特別提到了漳州寬廣的道路,良好的治安,公園、公共菜市場、屠宰場、河堤以及漳廈公路。

在陳炯明卓絕的努力之下,漳州成了全國的首善之區,閩南26縣成為“模範小中國”,被時人譽為“閩南的蘇俄”。陳炯明也聲名遠播,成為中國的政治明星,也成為廣東百姓的翹首盼望的救星。因此,陳炯明才能以弱勝強,一舉蕩平廣東全境。

廣州沉浮

陳炯明走出漳州,進入廣州,他的自治路線圖到了第二步——“聯省”,更大的藍圖已經展開,隻待陳炯明大手描繪,但他遇到了孫中山。

陳炯明在全省92個縣推行自治,到了1921年,全省各縣推行民選縣長、縣議員完成,廣東省議會通過《廣東省憲法草案》,聲明“人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陳炯明還邀請陳獨秀到廣東主持教育全局,創立公辦教育,實行免費教育,私立教育也大為發展。1921年,陳炯明創立中國城市史上第一個建製市——廣州市,並設了財政、公安、工務、教育、公用和衛生局長。廣州還開始籌辦市政紀念圖書館、第一公園、公共兒童遊戲場、公共體育場、美術學校,舉行體育運動會,美術展覽,安裝馬路電燈,還建築了新式住宅小區。每天有上千名清道夫打掃街道,疏通溝渠,還挨家挨戶派發宣傳衛生的小冊子。

廣東全省總商會成立了,廣東經濟調查局成立,股票交易所成立。陳炯明還頒布了禁煙令,讓廣州數十年的煙、賭大害絕跡。

讓人目不暇給的新政,讓廣東成為全國最開放、最民主的省份,陳炯明的治理天才,得到了全國的承認。當時的人甚至將陳獨秀、胡適、陳炯明並稱為新文化運動的三大領袖,陳炯明以他的健行,將新文化運動的成果化為了現實。

直到孫中山進入廣東。

孫中山進廣州之前,先對陳炯明承諾,“粵事由陳君主持,中山回粵不過回復前日被逐之顏面。”結果,到廣州不久,孫中山就宣布在廣州召開非常國會,選舉非常大總統。醉心于地方自治的陳炯明,遇上了最頑強也最偏執的職業革命家,崇尚改良的士紳,遇上了暴力革命的鼻祖,安于一方的廣東百姓又開始被折騰。

孫陳決裂的根本原因,在于孫主張集權,要武力北伐,統一中國,而陳炯明主張聯省自治,以南北和平的手段來謀求統一。這個矛盾無法調和,于是重重疑案產生,陳炯明的戰友鄧鏗之死,成為第一個疑案,歷史學家汪榮祖認定,鄧鏗是被孫中山謀害。而陳炯明的造反,也是因為孫中山欲除掉陳炯明。

最大的謎案是陳炯明“炮轟總統府”,這個事件的真相正在浮現,所謂“炮轟觀音山總統府”,實際上粵軍隻虛開了三炮嚇唬守軍,而且事前通知了孫中山離開,反倒孫中山以海軍大炮向廣州城內亂轟,炸死無辜平民過百。

後來,孫中山賄賂地方軍閥攻打廣州,陳炯明避戰而走。從此,按照學者葉曙明新著《中國1927——誰主沉浮》中記載,廣州百姓因軍閥駐軍,被盤剝重稅,並因罷市抗議被火燒商埠,大批商人被屠殺,孫中山治下的廣州,竟然百姓哀號,遭到全國輿論的討伐。

歷史的真相往往令人唏噓,再回首,雲遮斷歸途,這才一百年的功夫,已經有太多的歷史被遮蔽,被歪曲,多少傑出的人物被忽略,被遺忘,被醜化。歷史總是對失敗者過分刻薄,人民總是忘記對自己最好的人,而品德較高的人往往成為失敗者。逢此遭遇者,千古以下,又豈獨陳炯明一個人呢。

陳炯明頗有詩才,他曾寫過一首白話詩,至今讀之,依然心潮澎湃,拍案再三:“地中海的風浪平了,大西洋的風浪又起,起時無數平民哭聲高,落時幾個帝王卷入波濤去。這場禍水,正驚魂甫定了,誰知道汪汪的太平洋,耐不住波平如砥,東邊的大陸,中間的島國,望著潮頭,說是早晚必至……”

大事年表

1878年,生于廣東海豐,原名捷,字贊之,又字競存;

1898年,中清朝秀才;

陳炯明

1906年,到廣州就讀于廣東法政學堂,為第一屆學員,同屆同學中有鄒魯,教員中有朱執信、古應芬。

1908以“最優等生”成績畢業;

1909年,任廣東諮議局議員,先後提出《革除衙署積弊案》、《廢除就地正法案》、《籌辦城鎮鄉地方自治案》、《籌築惠湖鐵路案》、《禁絕一切賭博案》等提案;11月與丘逢甲等一起被推為代表,赴上海參加各省咨議局聯合大會,並當選為廣東省咨議局議員。同年,加入中國同盟會;

1910年,參加倪映典廣州新軍起義聯絡工作,任廣州起義領導機關統籌部屬下的編製課課長兼調度課副課長,又被確定負責率領一路選鋒隊進攻巡警教練公所。失敗,到香港參加劉思復組織的暗殺團活動。

1911年3月參加黃花崗起義,被同盟會南方支部派到東江組織民軍起義,為敢死隊第四隊隊長,謀炸廣東水師提督未中,或說臨陣脫逃。10月武昌起義後,到東江組織民軍起義,並參與攻打惠州的戰役。 廣東軍政府成立後,被推為副都督,不久後為代都督;

1913年參加二次革命,失敗後到新加坡經商。期間孫中山重組中華革命黨,要求畫押宣誓效忠孫逸仙個人,陳炯明未參加;

1915年,聯絡一批原國民黨人組建中華水利促進社;

1916年,回到廣東東江發動駐軍和民軍起義,參加討袁鬥爭;

1917年,北京政府大總統黎元洪授予其“定威將軍”。參加護法運動,任援閩粵軍總司令,佔領閩西南的汀州、漳州、龍岩等地,建立根據地,稱為“閩南護法區”;

1920年8月,率粵軍從廣西回粵,打敗盤踞廣東的桂系軍閥,被任命為廣東省省長兼粵軍總司令;

陳炯明

1921年5月,被孫中山任命為中華民國政府陸軍部總長兼內務部總長,積極參與“聯省自治”運動,反對孫中山的北伐主張;6月任援桂軍總司令,進軍廣西,攻佔廣西全境。

1922年4月,拒絕前往梧州與孫中山面商北伐問題,後被孫中山免去廣東省省長,粵軍總司令、內務部總長三職。此後退居惠州,暗中從事抵製北伐,破壞統一的行動,其部屬葉舉等頭目于6月16日派兵包圍總統府和粵秀樓,意欲把孫中山趕出廣東。8月15日,陳炯明回到廣州任粵軍總司令。

1923年,被滇、桂、粵聯軍組成的西路東征軍擊敗,陳炯明率部退守東江;

1925年,孫中山派蔣介石率黃埔軍官學生軍兩次東征,徹底打垮陳炯明部後,避居香港,後將美洲洪門致公堂改組為中國致公黨,並擔任該黨首任總理,繼續奔走;

1933年9月22日在香港病故,死後返葬廣東惠州西湖紫薇山。

身後評價

陳炯明政治主張為“聯省自治”製省憲,效美國憲法之聯邦體製,但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的官方歷史觀點一直認為陳炯明的“聯省自治”承認北洋政府國體的統治現狀,實質仍會導致變相軍閥割據。亦有人認為他是中國聯邦憲政的實踐者。

劉鳳舞歷史小說《民國春秋》所描述的陳炯明殘殺幼童事件,隻有小說做為來源。

1920年12月15日《香港華字報》轉載《上海新申報》對陳炯明的評論雲:“陳氏為人剛毅果敢沉默寡言,其私人道德,可為南北權要之模範。”章太炎譽陳“清操絕于時人,于廣中彌不可得”。孫逸仙曾坦言陳炯明“不好女色,不要舒服,吃苦儉樸,我也不如”。

無論是國民黨主導的國民政府,還是共產黨主導的中共政權,在教科書上描述陳炯明都以“逆黨”、“叛軍”、“叛徒”稱之。1990年代以後,部分學者開始對此進行考證,尤其是陳炯明之子陳定炎查閱了當時的大量報刊資料,方才讓世人重新認識陳炯明。但陳定炎的資料中也並非全無偏頗。

潘採夫在《陳炯明:悲傷的烏托邦》一文做了詳細介紹。

全文如下:

歷史學家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課本裏的陳炯明,是以一個亂臣賊子的面目出現的,作為反對孫中山的可恥下場,來教育一代代天真的小孩。無論國民黨史還是共產黨史,都將陳炯明描繪成一個軍閥,一個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的背叛者,一個炮轟總統府的劊子手,他的所謂貢獻,總是被一筆草草帶過。

不過,折戟沉沙鐵未銷,時間總能磨洗出一些真相,將近一百年過去了,隨著史料的發現,以及意識形態的松動,陳炯明對辛亥革命的巨大功績,他的自治理想與實驗,他與孫中山的恩怨是非,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人們才發現,這是又一位被湮沒的辛亥元勛。

1925年,孫中山逝世的時候,陳炯明曾手撰一副挽聯:“惟英雄能活人殺人,功罪是非,自有千秋青史在;與故交曾一戰再戰,公仇私誼,全憑一寸赤心知。 ”在知己相惜的情懷之下,似訴英雄心中不平事。可以看出,在這兩位大人物之間,發生了太多的故事。”

魯迅去世的時候,徐懋庸曾寫過一副對聯挽魯迅,“敵乎友乎,餘惟自問;知我罪我,公已無言”。敵,友,知,罪,倒是陳炯明與孫中山這兩位辛亥元勛一生關系的寫照。

1933年9月,陳炯明去世之時,香港《工商日報》評價道:“國民黨死了一個敵人,中國死了一個好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