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潭秋

陳潭秋

陳潭秋(1896-1943),名澄,字雲先,號潭秋,湖北黃岡縣(今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陳策樓人。無產階級革命家。1920年和董必武、劉伯垂等7人建立武漢共產主義小組,組織馬克思主義學說研究會。1921年創辦湖北人民通訊社,任社長。7月,陳潭秋與董必武參加了中共一大,成立了中國共產黨。回武漢後先後任中共武漢地委、武昌地委、湖北地委主要負責人,1923年2月發動與領導了武漢各工團學生組織支援京漢鐵路工人罷工鬥爭。1943年9月27日在新疆遭殺害,壯烈犧牲于天山腳下。

  • 中文名稱
    陳潭秋
  • 出生地
    湖北黃岡
  • 畢業院校
    武昌高等師範學院
  • 信    仰
    共產主義
  • 逝世日期
    1943年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主要成就
    建立中國共產黨
    中共一大代表
    中共武漢地區領導人
  • 職    業
  • 出生日期
    1896年(丙申年)
  • 別    名
    名澄,字雲先,號潭秋

人物簡介

陳潭秋,1896年生,湖北黃岡人。青年時代積極參加五四運動。1920年秋,他和董必武等在武漢成立了共產主義小組。1921年7月出席黨的一大。此後,陳潭秋先後任中共安源地委委員、武昌地委書記、湖北區委組織部長、江西省委書記、江蘇省委組織部長、滿洲省委書記、江蘇省委秘書長等職,為黨的事業四處奔波。

銅雕陳譚秋銅雕陳譚秋

1933年初夏,陳潭秋到中央蘇區工作,任福建省委書記。1934年1月,在瑞金召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次代表大會上,他被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和中央政府糧食委員(即糧食部長)。紅軍長征後,陳潭秋留中央蘇區堅持遊擊戰爭,任中共江西分局組織部長。1935年8月赴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第七次代表大會。後參加中國共產黨駐共產國際代表團的工作。

1939年9月,陳潭秋奉命回國,任中共中央駐新疆代表和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負責人。他同新疆軍閥盛世才進行了靈活巧妙的鬥爭。當盛世才公開走上反蘇反共道路後,1942年夏,黨中央同意在新疆工作的共產黨員全部撤離。陳潭秋把自己列入最後一批,表示:“隻要還有一個同志,我就不能走。”

1942年9月17日,陳潭秋被捕。敵人對陳潭秋施以酷刑,逼迫他“脫黨”。陳潭秋拒不屈服。1943年9月27日,陳潭秋被秘密殺害于獄中,時年47歲。

政治經歷

1919年畢業于武昌高等學校英語班。五四運動期間,曾參加領導武漢地區的學生愛國運動。

陳潭秋陳潭秋

1920年參與創辦武漢共產主義小組。

1921年與惲代英、董必武等創辦<武漢星期評論>。

1921年7月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後在武漢任區委書記,並積極從事國共合作的統一戰線工作。

1926年7月北伐期間,任國民黨湖北省黨部組織部長。

1927年4月在中共五大上當選為候補中央委員。

1927年後,歷任江西省委書記、江蘇省委組織部長、中共中央組織部秘書。

1930年9月調任中共滿洲省委書記,曾被捕。出獄後任中共江蘇省委秘書長、組織部長。

1933年春到中央革命根據地,歷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中央工農民主政府糧食人民委員。紅軍長征後,留在根據地任中共中央江西分局委員兼組織部長。

1935年8月赴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六大,並留駐共產國際

1939年回國後在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任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主任,開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

1942年9月被捕入獄,次年9月被盛世才殺害。

人物評價

陳潭秋同志的一生,是為人民和黨的事業鞠躬盡瘁的一生,是為宣傳和捍衛真理英勇奮鬥的一生。他執著探求革命真理,是馬列主義的傳播者和共產黨組織的創始人;他始終站在鬥爭最前沿,是民眾運動的傑出組織者和領導者;他高瞻遠矚,是黨的原則的堅強捍衛者和忠實恪守者;他一身正氣,不屈不撓,是大義凜然的革命英烈。

家庭成員

妻子徐全直,革命烈士。1903年生,湖北沔陽人,湖北省立女子師範學校畢業。192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湖北省婦女協會常委、執行主委等。1925年,陳潭秋和徐全直結婚。1933年6月20日在上海被捕。1934年2月1日在南京雨花台就義。

續妻王韻雪:1917年生。1936年11月去延安入陝北公學學習。1938年奉命去新疆任陳潭秋的機要秘書兼俄文譯電員。1942年2月與陳潭秋結婚,育有一子(陳楚三)。1946年9月,經黨組織批準,王韻雪與方槐(賴世祿)結婚,育有2子2女。著有《回憶陳潭秋》、《陳潭秋傳記》等。

長女徐慈君,隨母姓。

長子陳鵠,1928年出生,由外婆、舅舅撫養長大。

次子陳志遠,1933年4月出生。由黃岡老家鄉下的六伯父伯母撫養長大成人。

幼子陳楚三,生母是王韻雪。

人物紀念

陳潭秋故居位于湖北黃岡黃州區陳策樓鎮陳策樓村,建于清清光緒二十二年(1866),一進二重,面闊五間,面積約280平方米,硬山頂,磚木結構。

1928年春房屋被國民黨反動派全部燒毀。為了更好地對廣大幹部民眾進行革命傳統教育、愛國主義教育和艱苦奮鬥的教育,1980年6月修建故居紀念館(現簡稱故居公園)。同年7月7日由原國家主席李先念親筆題寫館,陳潭秋故居居室為原黃岡縣政府仿原貌復建。20多年來,該館經不斷的擴建,已初具規模。現有青磚瓦房“明5暗10兩幢,青磚樓一幢兩層,另有接待室3間。故居前,陳潭秋全身銅像一座,水塘一口6畝,周圍坪地80畝,連線106國道的故居大道(水泥路面)一條。

還有一處在武漢,靠著戶部巷,具體地址在武昌都府堤20號。1983年,對故居大修,建成陳潭秋烈士紀念館。在二樓復原了陳潭秋夫婦臥室,布置了“陳潭秋革命活動陳列”。此處也是中共“五大”的會址(1927.4.27-1927.5.9召開),毛主席和楊開慧在武漢居住地方和開展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原址也在附屬檔案,著名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就是在這裏寫出的。以上三處都是免費參觀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我曾特地去瞻仰,感慨良多,希望武漢各大中國小校多組織學生參觀,愛國主義教育不可一日懈怠!

憶陳潭秋在邢台

《憶陳潭秋在邢台》

胡軍

一九二九年四月,陳潭秋同志以中共中央特派員的身份親臨邢台。在邢台城西郭庄張信卿家召開了直南黨的擴大會議,建立了邢台中心縣委。這次會議,是直南黨的一個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轉捩點。對于大革命失敗後直南黨組織的恢復和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知難而進

一九二七年,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四·一二”政變,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北方的反動軍閥與蔣介石遙相呼應,奉系軍閥張作霖于四月二十八日殺害了北方區委書記李大釗等共產黨人,致使邢台黨組織與北方區失掉了聯系。同年六月,武裝農民佔領邢台城。沒幾天,閻錫山派晉軍蘆豐年師攻佔了邢台城,鎮壓了我黨領導的武裝農民反軍閥的鬥爭,搗毀了“冀南武裝農民運動辦事處”,通緝邢台黨和農民運動的負責人,使革命處于低潮。

一九二八年,國民黨鹿鍾麟部程希賢師進駐邢台城,建立國民黨區、縣黨部和國民黨政府,成立反動的工會、農會、商會等組織,大量吸收地主、豪紳、地痞、流氓參加國民黨。隨軍的國民黨“戰地常務指導委員會”,舉辦國民黨員登記,到處捕殺共產黨員和愛國青年。在白色恐怖下,邢台臨時地委書記沈國華對革命失掉信心,叛離黨組織,到磁縣國民黨的報社當了編輯。組織委員何子箴、負責工運的趙西山以及張懷昆、王玉賓等跨黨分子(當時允許既加入共產黨,也加入國民黨)參加了國民黨員的登記,使直南地區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正如一九二九年三月省委黨刊《出路》第八期上發表的和齋的《我對直南黨的觀察和我的覺悟》一文中指出的那樣:“邢台是直南黨的發源地,當時還剩有一個同志,一樣的找不到團體。其它地方不用說。同志呢?有的闊了,當國民黨指委去了;有的正在運動什麽局長;有的犯了惡化嫌疑,進不了國民黨的門,正在家裏垂頭喪氣倒酶哩!這時我才知道直南老早已和省委斷絕了關系,並連份通告也沒接到過。

“實在說,直南同志在這一年來,完全是深山野人。七月擴大會閉會後,京津同志們鬧得那樣有味,直南同志根本不知道這回事。見到那次決議案的找不到幾個人。全國同志已經本著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的精神幹起來了,可是直南呢?大名、濮陽一帶連決議案也還沒有見到哩!”

一九二八年秋,中共中央特派員劉少奇、陳潭秋、韓連會到天津整飭北方黨組織,代行省委職權。在一次“惠、邵、潭”座談會上,陳潭秋同志針對直南的政治情勢和黨的狀況明確指出:“直南一向與省委關系不好,有時與豫省委接頭,幾次報告都無甚工作。最近始派一人去,邢台隻一、二同志,擬從此樹立中心工作。”省委先後派朱林森、馮溫等人到邢開展工作,由于環境惡劣,難以開啟局面,成效甚微。因此,于一九二九年四月。在省委農民部長郝德玉陪同下,陳潭秋同志親自來邢台開闢工作。

開拓局面

陳潭秋同志來到邢台後,與當時正在邢台開展工作的馮溫取得聯系,住在邢台火車站東邊的小旅店裏,聽取了馮溫的工作匯報,他充分利用馮溫所提供的線索和條件,深入地開展了民眾工作。一是廣泛地接觸民眾,他所接觸的人員中,有皮毛工人、農民、商人、學生、教員等,和他們促膝相談,了解他們的境況,關心他們的生活,同情他們的疾苦,很快就交結了一大群朋友。二是聽取多方面的情況。他不僅傾聽正面意見,還多方聽取反面意見;他不僅廣泛接觸民眾,而且還利用種種條件接觸官方人員。三是調動和利用一切積極因素。西郭庄張信卿的老父親,是個天主教信奉者,陳潭秋同志耐心地向他講解共產黨的政策,談到共產黨要拯救廣大貧苦大眾于水深火熱之中時,這位老先生精神大振,說這是和他信奉的天主教義完全一致的,于是二人遂結為忘年至友,並硬把陳潭秋同志接住他家去住,致使西郭庄成為直南革命的大本營。陳潭秋同志由于深入民眾,在短短的幾天時間裏,就對邢台一帶的情況了如指掌。比如閻系軍閥開赴河南途經邢台時,向邢台縣要米七百擔,草二百萬斤,雜糧三百擔,馬二百匹,捐款三萬元等等。以及邢台一帶廣大貧苦農民家破人亡,民不聊生,迫切要求改變這一現狀的情況等。

陳潭秋同志掌握了一些情況後,找馮溫談了話,講明要召開直南黨的擴大會議,建立直南黨的領導機關—一中共邢台中心縣委,並責成馮溫著手籌備。馮溫備妥以後,即安排邢台四師黨員學生王邦彥到南和、磁縣、大名等縣通知參加會議的代表,會議確定在邢台城西郭庄張信卿家召開。參加會議的代表匯報了各縣的情況,接著陳潭秋同志講了“六大”的主要精神和“六大”以後的情勢,然後根據“六大”決議精神提出了直南黨的幾項任務:(一)在黨內反對陳獨秀右傾機會主義的問題。(二)恢復整飭原有黨、團組織,大力發展新的組織,原則上參加國民黨登記的統統不要,但經我黨允許,作為反奸而打入國民黨內部的除外。(三)積極領導民眾的自發鬥爭,如各式各樣的抗捐抗稅和反軍閥鬥爭,在鬥爭中發展壯大黨團組織和工會、農協會等民眾組織。(四)註意團結中農和城市小資產階級。針對各縣在匯報民眾自發鬥爭中,貧、僱農傷害中農利益的現象,陳潭秋同志反復強調要團結中農。他指出:“‘六大’決議已把農村土地革命的路線明確了,地主、豪紳是主要的敵人,貧農、僱農是土地革命的主要力量,中農是同盟者,他們在抗捐抗稅鬥爭中還是積極的。如果不團結中農,對于革命鬥爭的發展是不利的。”省委農民部長郝德玉也在會議上講了話,會議開了一夜。最後,陳潭秋同志讓馮溫將會議的情況寫成決議,並明確馮溫(當時化名張振邦)擔任邢台中心縣委書記。馮溫將陳潭秋同志的講話內容進行整理,油印發至各縣。會後,相繼調喻屏、劉大風、劉峰、王文田、王振山等人到邢台中心縣委工作。各縣有了統一領導,很快就開啟了局面。

穩步前進

邢台中心縣委成立後,機關開始設在南門內西順城街路北一家木匠鋪內,後來搬到城西南二三裏的南瓦窯村,在村裏開一面坊作掩護。在陳潭秋同志的關懷和指導下,主要開展了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一是協調和領導各縣工作。中心縣委成立後,不斷派人到各縣指導工作,並多次召開各縣委書記聯席會議布置工作。如一九三O年二月在邢台驢夫營街召開的一次會議,省委派人參加了會議,明確指出各縣黨組織的主要任務是:要不斷在人民民眾中宣傳黨的政策,揭露敵人的反革命罪行,採取合法鬥爭和非法鬥爭相結合的方式,利用有利時機打擊敵人。

二是組織學潮。主要是在邢台城附近的直隸四師、三女師、十二中、邢台縣一高、二高的學生和教師中發現進步分子,宣傳革命思想,揭露國民黨反動面目,組織以進步分子為骨幹的學生會。在學生會的領導下開展罷課、遊行示威等學潮。通過活動吸收先進分子入黨、入團,建立和發展黨團組織。

三是建立農民協會。在農村主要是扎根于貧僱農,進行反對地主剝削、反對新軍閥混戰的宣傳。城東祝村劉萬善在本村建立起直南的第一個農民協會,並選派楊少祖、姚聚堂二人為代表,參加了省委在天津召開的會議。緊接著,農民協會在直南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發展到二百多個。

四是開展兵運工作。邢台中心縣委選派黨員王卓如、趙子雲到駐邢晉軍開展兵運工作。其任務是在部隊中通過結交朋友、拉關系廣泛宣傳黨的政策,待時機成熟後組織兵變,把部隊拉出來組織紅軍遊擊隊。

五是爭取紅槍會工作。邢台中心縣委派劉漢生、胡震二同志跋山涉水,到邢台縣山區將軍墓、漿水一帶與紅槍會的頭目取得聯系,爭取這些武裝力量為我黨的革命鬥爭服務。

由于邢台中心縣委積極領導直南地區廣大民眾進行革命鬥爭,使邢台、隆平、任縣、南和、大名、肥鄉、磁縣、濮陽、南樂等縣的黨組織得到了恢復和發展,黨員發展到五百多名,扭轉了直南革命鬥爭瀕將滅亡的危局,在王十餘縣點燃了革命的星屋之火。這些星星之火,終于匯成了全國的燎原大火,燒毀了舊世界,迎來了新中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