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芬 -香港王牌經紀人

陳淑芬

陳淑芬 ,女 ,香港娛樂圈稱呼她為"陳太"。陳淑芬做過張國榮,張學友,梅艷芳,還有沈殿霞, 張智霖,陳松伶,周華健,羅文,陳百強利智,草蜢,黃敏豪的經紀人。早在1970年代她就做過鄧麗君的個人演唱會,之後又見證了港台娛樂業興衰起伏的20多年。

  • 中文名
    陳淑芬
  • 別名
    陳太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香港
  • 出生日期
    1955年3月22日
  • 職業
    經紀人
  • 經紀公司
    天星文化娛樂有限公司
  • 丈夫
    陳柳泉

人物簡介

陳淑芬,人稱“陳太“,天星娛樂有限公司老總,有“金牌經紀人”之譽。她見證了香港娛樂圈20年的風雲變幻,曾是已故香港巨星張國榮、梅艷芳的經紀人。她曾用10個月的時間成功地幫張學友做了100場個人巡演,1997年,她與張學友一同策劃了音樂劇《雪狼湖》,將張學友從商業歌手提升作藝術家歌手。

陳淑芬

工作履歷

1973年主管香港"華星娛樂有限公司",這是首家聘請外國音樂人來港表演的華人娛樂公司

1976年首辦"華人歌手個人音樂會",其中包括著名歌星汪明荃鄧麗君許冠傑、羅文、徐小鳳和後期的梅艷芳、張國榮等

1982年"華星"成立唱片部,發掘了新人梅艷芳、呂方杜德偉等人,公司同時把他們推向了國際音樂市場

1987年創辦"恆星娛樂",開始培訓歌手及做歌手經紀人,當時的張國榮、沈殿霞、利智等均為其簽約藝員

1992年主辦鋼琴家理查德·克萊德曼、魔術師大衛·柯波菲爾、歌星惠特尼·休斯頓、邁克爾·傑克遜等到香港的演出,同時把內地歌手毛阿敏、那英、成方圓蔡國慶等推廣到海外演出

1995年陳淑芬創立香港"天星",在一年多的時間裏舉辦了音樂家雅尼、歌手張學友、草蜢、Beyond等的音樂會及演唱會

1996年12月至1997年初,為張國榮舉辦告別歌壇7年之後首次個人演唱會,連演24場爆滿

1997年3月,陳淑芬策劃、製作並出品、張學友創意並主演的音樂劇《雪狼湖》在香港首度公演

1997年7月1日,陳淑芬代表香港"慶祝回歸委員會"邀請作曲家譚盾譜寫交響曲"天·地·人"公演,並有大提琴家馬友友、歌手張學友同時加盟……

2008年3月31日、4月1日,陳淑芬在香港舉行《Miss You Much Leslie繼續寵愛演唱會》,紀念好友張國榮離世五周年。眾多演藝界明星齊聚一堂,共同緬懷哥哥。同年9月12日(張國榮52周歲誕辰),在重慶舉行同主題演唱會。

2009年6月13日,陳淑芬參加了湖南台《快樂大本營》節目的錄製,向觀眾展現了作為王牌經紀人最真實的一面。

人物成就

攜手張國榮

甘做背後的女人 艱危攜手張國榮

哥哥曾不止一次公開說:“我的背後,有一個對我的事業有很大幫助的女人,這個女人就是陳淑芬。”張國榮在1977年參加歌唱比賽吋,以一曲《American Pie》獲獎,開始了他的娛樂生涯。但拍過《鼓手》等幾部電影後卻沒引起太多人註意。1982年,一次偶然機會,陳淑芬認識了他。“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幾乎還是個從零開始的毛小伙。我發現他很直爽,熱情可愛,別人站著唱,他在舞台上連唱帶跳的,唱英文歌《紅鞋子》參賽時就這樣,很活躍。也正因為如此,他的形象被人認為是異類,很多人不看好他,我卻覺得他的聲線很特別,很有潛質,于是我簽下了他。”

陳淑芬

1983年,陳淑芬推出張國榮第一張專輯《風繼續吹》卻未獲獎。在觀看羅文演出時,張國榮忍不住傷心地哭,她慰勸他:“別泄氣,以後再努力嘛!”不久,陳淑芬在日本聽到一名日本歌手唱的名叫“MONICA”的歌十分好聽,她感覺很適合張國榮唱,她多次跑日本,終于拿下這首歌的著作權。1984年,專輯《MONICA》問世,那時,一般唱片賣3—5萬張就很厲害了,這張唱片銷量達40多萬。此後,在陳淑芬的幫助下,張國榮一發而不可收,《兜風心情》、《狂戀》、《愛慕》等專輯陸續推出,張國榮遂成為偶像級歌星。為了使張國榮能與國際接軌,陳淑芬先是讓張國榮去做一名很紅的韓國歌星的演出嘉賓,假以光彩亮相,以此作鋪墊,成功地推薦他做了一家公司的朱古力廣告。在韓國,請國外明星做廣告這是第一次。

張國榮出道之初便既唱歌又拍電影。陳淑芬認為哥哥兩方面都勝人一籌,自然不肯放松影壇的工作。在1983年主演的《楊過與小龍女》和1984年主演的《緣份》中,他的演技雖略顯青澀、稚嫩,但將人物演繹得非常清新、自然,一舉成名。後來,他一度告別歌壇,陳淑芬幫助他專攻電影,于是人們看到了張國榮的經典之作《阿飛正傳》、《霸王別姬》、《胭脂扣》等,成就了在電影世界長達10年的輝煌歲月。

陳淑芬

陳淑芬與張國榮之間的關系,是經紀人和藝人的關系,更是艱危攜手的朋友關系。出于信任和依賴,1986年,陳淑芬離開華星吋,張國榮問也不問就跟著她走了。張國榮的《風再起時》告別歌壇的演唱會是在陳淑芬的協助下完成的。會上,他提得最多的就是在幕後默默支持他的陳淑芬。

張國榮棄世而去,陳淑芬替他操辦了一個完美的葬禮。“哥哥先是因胃酸倒流影響聲沙,唱片錄音受到影響。後是被抑鬱症折磨墜入痛苦深淵”。2002年5月,張國榮與黃耀明合作推出一張大碟,卻因張染病而耽擱;原己接下的片約《美麗上海》也不得不推掉;而他準備由演員向導演轉型的第一部作品《偷心》,一切就緒,卻因資金問題而沒能開機,這些給他的打擊太大。為紀念張國榮,陳淑芬于2004年忍痛親自填詞《煙花燙》,自資製成CD,並拍MTV在電視上播出。製作時她親自徹夜翻看張國榮的所有影帶,尋找他純真的笑容;剪輯他生前最愛去的沙灘、酒店的鏡頭,寄托深深的哀思。

紀念哥哥

策劃“張國榮紀念館”

記者:轉眼間,哥哥離開我們快十年了,之前我們也曾經報道過,您希望在哥哥十年生忌的時候做一場演出,不知道現在籌劃得如何呢?而此前“繼續寵愛”的影片資料為什麽時隔這麽久沒有發行呢?

陳太:我是很想做一場這樣的演出,但是時間和方式以及怎麽做,現在都沒有訂。很多朋友知道我曾經做了“繼續寵愛”那次演出,這次我不想照搬上次的形式——演出固然要有嘉賓,但是不能全是嘉賓,我希望有更多哥哥的“內容”在裏面。至于“繼續寵愛”的影片,我也很想發行,讓更多無緣在現場的朋友看到我們那次用心做的演出。演員的畫面沒有問題,但是涉及我們播放資料的一些畫面有著作權,所以到現在沒有協調好。

記者:好像一直以來,您都為怎麽做好這次演出而發愁?

陳太:很多關于哥哥的資料都不好找,但是能夠找到的影音資料又因為涉及的公司著作權問題,很多畫面不能在演出中播出。雖然我沒有確定最後的表演形式,但是哥哥離開我們十年的這次活動,我想以他的影音資料為主。如果我確定要做,會努力協調溝通他生前公司的著作權問題,同時我也會找一些我自己珍藏的影音資料。

記者:作為哥哥的經理人和生活中的摯友,很多媒體和榮迷都關註,您手中是否有一些有關哥哥的獨家資料?

陳太:當然,我有一些東西,這些都是我們相交的見證和紀念,很多是我不想公開的。我手裏有一些哥哥的珍貴紀念品,包括他的演出服裝、他送給我的紀念品和禮物,還有很多從來沒有曝光的珍貴照片。其實,這些都屬于我們之間的私人回憶,很美好的回憶……

記者:很多榮迷最關心的就是,能不能有一個關于張國榮的紀念館,因為很多歌手,比如陳百強都有自己的紀念館,讓歌迷能夠有回憶懷念的宣泄情感出口。您有過這方面的打算嗎?

陳太:我8年前,就曾經策劃做一個張國榮紀念館。那時候,我希望在皇後像廣場塑一個哥哥的銅像,因為大家都知道,那是中環的繁華地區,對面就是文華酒店,非常適合做紀念哥哥的紀念館。聽說現在很多歌迷去文華酒店祭拜,但是酒店也不太配合歌迷,我很理解歌迷的心情,也體會酒店的感受。因此,在文化的對面做紀念館,是最合適的地方。但是我和政府溝通之後得不到準許。

記者:政府為什麽不允許在皇後像廣場做紀念館呢?如果這裏不被允許,您的第二選擇是哪裏呢?

陳太:因為政府認為,如果哥哥有了紀念館,就會有其他歌手也在這裏做紀念館……政府希望能夠在星光大道,或者別的地方做紀念館,我個人認為不是很適合,因為星光大道並不是隻有張國榮的一個手摸,我希望如果不能在皇後像廣場做哥哥的紀念館,那就在淺水灣選擇一個地方,因為這些地方都和哥哥有關,歌迷也一定會認可。我不想為了迎合政府,或者在不適合的地方做哥哥的紀念館。歌迷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是現在這件事情還沒有最終搞定,希望明年十年的時候能夠圓了歌迷,其實也是我自己的心願……

回避“張國榮書稿”

記者:我們尊重您和哥哥的感情,體諒您不想公布太多哥哥私人空間的初衷,但是為什麽您自己不整理一些文字和圖片資料以圖書的形式出版呢?市場上,有很多關于哥哥生平的圖書作品,以及所謂哥哥死因的“揭秘”報道,您都看過嗎?

陳太:我很想問你,出書的目的是什麽?這麽多年來,我也在問我自己,為什麽一定要出一本這樣的書?我知道市面上關于哥哥的書很多,我自己也看過一些報道和書籍。呵呵,我想告訴那些真心關心哥哥的朋友,這些文字大多數都是在亂寫!他們根本不了解哥哥,也不了解當時真實的情況。

記者:我覺得您整理自己的回憶是有必要的,至少對榮迷來講,大家能夠知道一個真實的情況,更多了解一個真實的張國榮,同時也可以用您的回憶以正視聽。但是您似乎一直回避這段回憶?

陳太:如果您有一段美好且傷感的回憶,你願意放在心裏,還是拿出來和人分享呢?其實,我不是回避自己和哥哥的相交往事,我們在一起也曾經說了很多哥哥的舊事呀……我唯一擔心的是,我的文字被人們斷章取義,拿出一些他們感興趣的部分無限放大,然後進行無聊可恥的炒作……如果這樣的話,我覺得不出書更好。

記者:難道您真的從未想過整理這段回憶嗎?

陳太:呵呵,我可以說——我曾經想過出一本書。但是我出書的目的很明確,因為有一本書我看了之後,覺得自己一定要寫一本針對它的書。

記者:能不能講講,您看了一本什麽樣的書,其中的內容是什麽呢?

陳太:9年前,我看了一本書,確切的說是一部書稿,不是最終成品的書籍。這本書的內容沒有公開發表過,寫的是哥哥一段時間的生活,或者說,這本書稿記錄了張國榮最後一年時間中的很多事情。當初我看了書稿之後,覺得很多內容不適合出版發行。稿件中痛苦的回憶太多,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這些附加在張國榮身上的痛苦。客觀的說,寫這個書稿的人隻是知道當時那段時間的一部分內容,這些文字不是真實的記錄,也不是完整地表達。我當時強烈表示,這個書稿一定不能發行,如果發行後,一定會引發很多人的不安。在這種情況下,我擔心書稿真的出版,所以產生了自己寫書的念頭。如果我看過的書稿發行了,我就會公布我的書稿,讓大家知道當時真實的情況。

記者:能夠寫這樣的書稿,我想一定是哥哥身邊的人,您能透露一下作者嗎?現在這件事情的進展如何了?

陳太:這本書是LESLIE的親人寫的,所以我不能說太多,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說服他不要出版。而作者也聽取了我的意見,這幾年再也沒有關註這個書稿的訊息,一切如同沒有發生一樣……

記者:如果多年之後,這本書稿面市了怎麽辦,您有打算嗎?

陳太:我想,自己有生之年一定把我的回憶整理下來,然後交給我的兒子。如果以後我萬一不在了,如果這個時候以前的書稿面市了,我就會讓我的兒子公布我的回憶內容。當然這是我的一個想法,一切還沒有付諸實現。

拒絕“張國榮基金”

記者:每年的4月1日,全國歌迷都會自發紀念張國榮,您對此有什麽想說的。

陳太:我當然很開心,也很感動。我想哥哥如果知道的話,一定會開心的。LESLIE希望人們能記住他,希望他的歌永遠被人們傳唱,所以我也感謝這些歌迷,他們的存在讓天堂中的哥哥也不會孤單。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活動在全國每年都舉行,才會有了現在很多“後榮迷”,他們中很多都是80和90後,在LESLIE當紅的年代,他們很多人還沒有出生,但是LESLIE的魅力足夠在他離開我們之後,繼續吸引著這些可愛的年輕人。LESLIE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藝人,他的天份有能力讓更多人喜歡和欣賞,即使他不在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通過有心人在歌迷心中記取。隻要全國的榮迷不出于功利和商業目的,我都支持大家的活動,希望大家不都不要忘記LESLIE。

記者:憑借您對哥哥的性格了解,您認為哥哥希望歌迷平靜度過這天,還是希望大家用活動的方式紀念他呢?

陳太:他一定希望大家都記住他的,他太完美了,也希望世間完美,所以肯定希望人們能夠用活動的方式懷念他。而且我知道,很多活動都是榮迷自己自發舉辦的,比如我知道天津“榮迷堂”都在自己出錢印製印刷品,然後和大家分享。這樣的活動在全國很多,感謝大家!

記者:感覺您非常支持榮迷自發的紀念活動,但是為什麽您一場活動也沒有參加過呢?

陳太:因為大家非常在意我的態度,我不想認可哪一個活動,也不想厚此薄彼。因為很多大家主辦的活動我都沒有了解,我生怕參加了之後,歌迷認為是我個人認可這個活動。而且如果這些活動日後變了性質,成為功利的商業活動,那就更加違背了我的初衷,我選擇不參加任何活動,但是我會感謝大家的有心。

記者:您一直談到“功利”這個字眼,客觀講,做活動就要有投入,而且似乎沒有一個官方認可的“張國榮基金”組織。作為哥哥的摯友,您為什麽不建立一個屬于哥哥的紀念基金呢?

陳太:我不想做這種事情,因為這種事情會牽扯經紀利益,因為這種事情應該由他的家人出面做。我的身份是他的好朋友,是他的經理人,我還是覺得這種行為應該是哥哥家屬出面比較好。我體會全國榮迷做活動的甘苦,大家基本都是自己均攤費用做活動,但是我自己也愛莫能助。

祭拜“張國榮”指南

記者:今年因為學友的巡演在合肥,所以您不能在香港祭拜了,以前您怎麽看望哥哥呢?今年有什麽打算?

陳太:現在哥哥去了沙田的寶福山(公墓)的“寶禪堂”,我每年他的生日和忌日都會去看他,但是今年不同,時間上正好是清明節的前一周,因為祭奠親朋的人多,所以很多車子都不能開到寶禪堂。再加上我還要工作,學友在合肥的演出也是4月1日,我又要提前在株洲,所以我提前看望了哥哥……

記者:很多榮迷都在4月1日這天去香港張國榮的舊居祭拜,您支持榮迷的這種行為嗎?

陳太:我希望大家記住他,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到哥哥的舊居去,因為他已經不在了,家人和朋友也搬走了。當然,我也不建議去現在哥哥家人的新居,那樣會影響大家的生活。我自己都是去“寶禪堂”看哥哥的,希望大家以後想念他了,就去寶福山,這是最好的方式。

記者:最後,我們想知道一下唐先生現在的情況,因為從哥哥走了以後,他一直非常自閉。而歌迷和媒體也似乎不能找到關于唐生的報道。

陳太:唐先生非常好,因為我們經常探望他。哥哥離開九年了,現在我們漸漸發現唐生似乎已經在從哥哥逝世的陰影中走出來。以前我們絕對不敢在他面前提及張國榮,或者有關和哥哥的任何一切,因為他太脆弱敏感了。現在他已經變得開朗了,我們也能夠講述一些過去的舊事,他也願意和我們聊天……

記者:作為哥哥的好友,其實您一直也是明星,我發現張學友巡演每站都有榮迷和您打招呼、問好。

陳太:我最想通過媒體感謝這些歌迷,他們一直支持我,支持哥哥。你們做的很多我都看得到,比如一些日本歌迷,每年我都會收到上千隻日本歌迷親手折疊的紙鶴。每支紙鶴都有他們寫給哥哥的信息,開啟之後都是歌迷的想念和祝福。而且他們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題,今年的主題是“明星”,寄給我的紙鶴是2388支,因為在日本“23”的發音是 "ni-san" 即"大哥哥"的意思,而"88"是無限的意義,2388支紙鶴代表了日本歌迷的心意—— "Leslie, your shine as a superstar is infinite!"我會安排工作人員在4月1日下午送到寶福山。這些紙鶴寄托著他們對哥哥的感情,也正是這些可愛的歌迷讓我用信心、有勇氣做好明年紀念哥哥的活動。

作為陳太的好友,記者幾乎不用“採訪”的方式和她交流。但每年的3月,我都會為即將到來的四月和陳太做一次長談,而這次長談的內容核心也一定是哥哥張國榮。其實,和唐先生一樣,哥哥離開我們之後,陳太的情緒也變得異常脆弱,也幾乎沒有媒體從陳太口中得到過他們想要的所謂“真相”和“揭秘”。即使是記者,也輕易不願意碰觸陳太的傷心往事,因為一提到哥哥,這位演藝界“鐵娘子”的眼圈總會在回憶中漸漸泛紅,繼續潸然落淚……結束採訪之後,陳太不忘給記者傳來幾張日本歌迷寄到香港的千紙鶴照片,一再感謝歌迷多年對哥哥的支持。其實,她正是歌中的“有心人”。

將曝張國榮驚世訊息

天王巨星張國榮(哥哥)不經不覺已逝世十年,歌迷對哥哥的思憶懷念長存心裏,一個埋藏了十年的message,將在三月三十一晚給歌迷驚爆出現,這個驚世message是哥哥留給大家最後一個重要message!而陳淑芬稱已放在她心裏十年,十年都不知如何去講。

2013年四月一日是張國榮(哥哥)逝世十周年,歌迷對哥哥的思念從未間斷,哥哥生前好友兼經理人陳淑芬在三月三十一日將在紅館舉行一場“繼續寵愛?十年MISS YOU MUCH LESLIE”紀念演唱會,陳淑芬叮囑歌迷要準時入場,因為演唱會開場她要為哥哥向所有“哥迷”傳達一個好重要的message(訊息),陳太說:“是哥哥最想和大家講的massage,(關于什麽?)關于他自己。”

陳太驚爆哥哥留下了一個訊息,她說:“這件事放在我心裏面十年,這十年我都不知道用什麽方式去講,早兩、三個月前一晚,突然間有個畫面,我就怎麽樣將這個message表達給大家,如果這次不講,可能這世都沒機會去講了。”這個重要message可是哥哥遺言?陳太說:“不要說是遺言,是哥哥最後一個message給大家。”

問這個message有多少人知道?陳太坦言在哥哥出事後一年多兩年,她曾向一個人提過哥哥這個message,她說:“但這個人不是唐唐,(哥哥摯友唐鶴德),我不敢跟他說。”

捧紅梅艷芳

屈負偏心罪名 一手捧紅梅艷芳

1981年,陳淑芬為尋覓歌手,和無線電視台聯合舉辦“香港第一屆新秀歌唱比賽”。18歲的梅艷芳身穿一襲金色舞衣,披著長卷發,以滄桑低沉的嗓音,唱“吹呀吹,讓這風吹……”,伴之以炫麗的表演、豪放的舞蹈,贏得了滿場觀眾的喝彩,也打動了所有評審。陳淑芬當時就很想把她簽下來。

陳淑芬在幫梅艷芳找歌的同時,在形象設計上下功夫。她找了香港大師級的時裝設計師劉培基和唱片封套設計師陳幼堅,與他們共同研究如何包裝梅艷芳。後來的事實證明,陳淑芬的這一策劃抓住了梅艷芳的長處,震動了觀眾。“梅艷芳的每場演出,大家都期待地想看她穿什麽時裝,以怎樣的新形象出現。我們是先選歌,再依據歌的內容和旋律設計形象。她的打扮一直領導著香港的時尚潮流。”陳淑芬推出梅艷芳第一首歌《心債》和同名專輯後,梅艷芳一炮走紅。

陳淑芬

1985年,梅艷芳的第4張專輯《似水流年》的同名主題歌的創作,費了陳淑芬不少心血。她和國際音樂大師日本的喜多郎很熟,電影公司找到她,希望請喜多郎配樂、譜曲。喜多郎作的歌出來後,陳淑芬找到了黎小田,同他商量,能否把整個電影的音樂片段融合、聯綴起來做成一首歌。黎小田隻花了一天時間就把曲譜就了,而且十分動聽。錄音時,梅艷芳身體不太舒服,她用接近男聲的中音,以絹絹細流的速度委婉地唱著……唱得特別凄涼,那無奈的味道,表達得淋漓至盡。梅艷芳演唱的《似水流年》成為香港和內地一批歌迷認可最早的經典歌曲。正是這張唱片奠定了梅艷芳在香港樂壇新大姐大的地位。

話說當年陳淑芬帶張國榮、梅艷芳去歐洲登台,整團人去歐洲演出,機票、酒店所費已不菲,因場地小,票價也不能訂太高。陳淑芬便安排了一個折中方法:藝人住得好一點,工作人員則住在附近。阿梅好打抱不平的性格又體現了,她堅持要所有人都住在較好的酒店,待遇要一樣。但臨時變動,而且是增加開支的做法,主辦商自然不願意。陳淑芬事前也作過詳細考慮,覺得可以接受才簽約,結果便照原定計畫安排。梅艷芳“出面”變“丟臉”,于是便和陳淑芬對幹,事事與她為難。陳淑芬不欲和阿梅作正面沖突,最後交托別人去照顧梅艷芳,她隻照顧張國榮,這麽一來,更令阿梅怨她偏心。多年後,梅艷芳帶後輩何韻詩等人,才理解陳淑芬當日的難處。

陳淑芬

圓夢張學友

禁酒令打磨歌手 《雪狼湖》圓夢張學友

早在上世紀80年代,陳淑芬就與張學友合作過。那時她旗下歌手呂方尋搭檔,她就找到張學友。但她與張學友的長期合作,始于1987年。那時,年輕氣盛的張學友,剛經歷了歌壇的第一次打擊,第五張專輯僅售出幾萬張,讓學友十分沮喪。這時,有朋友讓他去找陳淑芬。張學友當面請教陳淑芬,並請她擔任經紀人。陳淑芬對學友說,要我給你當經紀人沒有問題,但有一個條件,你必須改掉酗酒鬧事的惡習。于是,張學友當著陳淑芬的面,發誓一定要改掉酗酒的習慣,並給自己定了一個規矩——40歲以前不再喝酒。從那以後,張學友滴酒不沾。1993年的《吻別》,全球銷量達400萬張。張學友由此確立了香港歌壇天王的地位,也揭開了四大天王“雄霸”香港樂壇的序幕。

陳淑芬

張學友起點這麽高,也為陳淑芬出了難題:接下來做什麽?不過,她是有備而來,陳淑芬看中張學友,是因為他能唱那麽多動人和成名的國語歌,她則有那麽多的海外關系可利用。在與張學友達成共識後,陳淑芬忙碌地張羅起來:製訂詳細計畫,組織100餘人的演出隊伍,同世界各地演出商及著名的演出場館聯絡,商洽演出相關事宜。經過一年多的緊張籌備,1995年8月至1996年6月,“1995張學友世界巡回演唱會”在世界各地舉行。這在香港歌手中前所未有,是香港歌手在國際演藝事業上的突破,令世界各地掀起中國熱。

巡演的成功激勵陳淑芬和張學友想要做出新嘗試,“在許多人看來,百老匯的歌經紀人陳淑芬圖片(13張)劇和音樂劇高不可攀,一些學校排音樂劇,都是把外國的東西拿來翻演。學友覺得,為什麽我們華人就不能有自己的音樂劇呢?于是,我們就決定自己搞華人原創音樂劇。” “我們想寫一個至死不渝的愛情故事,就選狼的性格來形容主角。”在動物世界裏,狼對愛情非常忠誠,它一生隻有一個伴侶。1997年3月28日,《雪狼湖》在香港紅勘體育館公演,接連爆滿43場,以至一票難求,成為香港演藝界空前盛事。

但是,僅僅在香港和新加坡演出,覆蓋面有限,這不能不說是個遺憾。看到外國《貓》等不少音樂劇登入中國內地,陳淑芬心動了,張學友也心動了,“我們也可以把《雪狼湖》介紹到內地去啊!”于是,陳淑芬便積極籌備,將該劇由粵語版改成國語版,請林夕重新寫詞,同時高標準地設計舞台、服裝,燈光,與學友一起挑選演員,組織龐大的演出隊伍。總計投資達1億港元,其中宣傳費1500萬港元,台前幕後動用工作人員達300名,演出的設備、燈光、音響及服裝、道具總重150噸,需15個大型集裝箱儲運。陳淑芬和劇組為國語版《雪狼湖》付出了太多心血。在南京悶熱的天氣裏,張學友彩排吋T恤全汗濕了,演出時快熱暈了;在重慶一個大倉庫彩排,張學友坦言“太累了! ”他蹲在陳淑芬面前,深情地唱起《怎麽舍得你》,不知不覺中,陳淑芬感動得淚流滿面。

陳淑芬

2004年工2月24日北京首體首演座無虛席,以後的演出,蘇州刮大風,寧波下瓢潑大雨,不僅沒有擋住歌迷,反而激起更大熱情,沈陽的演出呈現多年未見的火爆情景,在南京歌迷們“學友,我愛你”的瘋狂大叫響徹全場。劇組馬不停蹄,從東莞、深圳、廣州到成都、西安、天津、台北,2006年1月7曰在北京作絕版重演,總共演出51場,場場受到觀眾熱烈歡迎。演出中,張學友無論是引吭高歌,還是低聲細語,舉手投足間都透露出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許多觀眾用“震撼”來形容自己的感受。

她說:“他不斷努力,每次演唱會都有新主題、新元素,讓觀眾每回有期待。他大概每3年辦演唱會,這次的巡回演出,結合音樂劇和電影,他還會重新排練10多年的舞步,很考體力。”

人物特寫

陳太旗下的藝人都以大牌著稱,梅艷芳、張國榮、張學友,都是華人地區的天王天後。在娛樂圈打拼這麽多年,陳太與藝人的關系都非常好,甚至以姐弟、姐妹相稱,這在物欲橫流的娛樂圈實屬難得。陳太說出了四個字“待之以誠”,形容跟巨星的相處之道。

“我對所有藝人都是待之以誠,我知道他們很努力,所以我要求自己也要做到100分數。”

她凡事親力親為,包括跟不同地方的主辦機構洽談,“我們要找有實力的主辦單位,不是誰給最高錢就算,經驗和口碑最重要。”

小細節,她也不松懈,比如藝人的衣食住行,“我連很小的事也會管,有些合作伙伴會覺得很辛苦。比如藝人住什麽酒店,跟藝人住同一層樓的有什麽人,他吃飯有什麽菜,要避開煎炸食物,吃清淡,喝涼茶解暑等,我要讓藝人專心在演出上。

人物觀點

陳淑芬同意說,如今香港已經沒有當年的明星。

“現在藝人的透明度被醜化,以前藝人有神秘感,讓大家好奇又有幻想空間。現在香港媒體報憂不報喜,像獲得影帝的話不寫大,負面新聞就大篇幅報道。有很多人才去了中國,中國是很大的市場,相比下,台灣藝人就佔優勢,因為他們懂得華語。”

她也指出藝人心態上的轉變,“以前很多藝人當歌手,因為他們很愛唱歌,會堅持到餓死都要唱,現在,很多人以為當歌手很容易賺錢而當歌手。還有,一般公司覺得某人有點潛能,就安排很多助理在他身邊,容易寵壞他,一旦公司開支太大,就會‘殺’掉歌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