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潤 -中國著名數學家

陳景潤

中國著名數學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陳景潤,1933年5月22日生于福建福州,當代數學家。

1953年9月分配到北京四中任教。1955年2月由當時廈門大學的校長王亞南先生舉薦,回母校廈門大學數學系任助教。1957年10月,由于華羅庚教授的賞識,陳景潤被調到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1973年發表了(1+2)的詳細證明,被公認為是對哥德巴赫猜想研究的重大貢獻。1981年3月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曾任國家科委數學學科組成員。1992年任《數學學報》主編。

1996年3月19日下午1點10分,陳景潤在北京醫院去世,年僅63歲。

  • 中文名
    陳景潤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福建福州
  • 出生日期
    1933年5月22日
  • 逝世日期
    1996年3月19日
  • 職業
    數學家
  • 畢業院校
    廈門大學數學系
  • 其他成就
    “1+2”是哥德巴赫猜研究的豐碑, 中國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等成果遙遙領先, 中科院物理學數學部委員
  • 其他作品
    《算術級數中的最小素數》, 《組合數學》

人物簡介

陳景潤陳景潤

陳景潤(1933.5~1996.3)是中國現代數學家。1933年5月22日生于福建省福州市。1953年畢業于廈門大學數學系。由于他對裏問題的一個結果作了改進,受到華羅庚的重視,被調到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工作,先任實習研究員、助理研究員,再越級提升為研究員,並當選為中國科學院數學物理學部委員。陳景潤是世界著名解析數論學家之一,他在50年代即對高斯圓內格點問題、球內格點問題、塔裏問題與華林問題的以往結果,作出了重要改進。60年代後,他又對篩法及其有關重要問題,進行廣泛深入的研究。

1966年屈居于六平方米小屋的陳景潤,借一盞昏暗的煤油燈,伏在床板上,用一支筆,耗去了幾麻袋的草稿紙,居然攻克了世界著名數學難題“哥德巴赫猜想”中的(1+2),創造了距摘取這顆數論皇冠上的明珠(1+ 1)隻是一步之遙的輝煌。他證明了“每個大偶數都是一個素數及一個不超過兩個素數的乘積之和”,使他在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上居世界領先地位。這一結果國際上譽為“陳氏定理”,受到廣泛征引。這項工作還使他與王元、潘承洞在1978年共同獲得中國自然科學獎一等獎。他研究哥德巴赫猜想和其他數論問題的成就,至今,仍然在世界上遙遙領先。世界級的數學大師、美國學者阿 ·威爾(AWeil)曾這樣稱贊他:“陳景潤的每一項工作,都好像是在喜馬拉雅山山巔上行走。

陳景潤于1978年和1982年兩次收到國際數學家大會請他作45分鍾報告的邀請。這是中國人的自豪和驕傲。他所取得的成績,他所贏得的殊榮,為千千萬萬的知識分子樹起了一面不凋的旗幟,輝映三山五岳,召喚著億萬的青少年奮發向前。

陳景潤共發表學術論文70餘篇。

主要著作

《算術級數中的最小素數

《表達偶數為一個素數及一個不超過兩個素數的乘積之和》

《數學趣味談》

《組合數學》

《哥德巴赫猜想》

哥德巴赫猜想

陳景潤在福州英華中學讀書時,有幸聆聽了清華大學調來的一名很有學問的數學教師沈元講課。他給同學們講了一道世界數學難題:“大約在200年前,一位名叫哥德巴赫的德國數學家提出了‘任何一個大于2的偶數均可表示兩個素數之和’,簡稱1+1。他一生也沒證明出來,便給俄國聖彼得堡的數學家歐拉寫信,請他幫助證明這道難題。歐拉接到信後,就著手計算。他費盡了腦筋,直到離開人世,也沒有證明出來。之後,哥德巴赫帶著一生的遺憾也離開了人世,卻留下了這道數學難題。200多年來,這個哥德巴赫猜想之謎吸引了眾多的數學家,從而使它成為世界數學界一大懸案”。老師講到這裏還打了一個有趣的比喻,數學是自然科學皇後,“哥德巴赫猜想”則是皇後王冠上的明珠!這引人入勝的故事給陳景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哥德巴赫猜想”像磁石一般吸引著陳景潤。從此,陳景潤開始了摘取數學皇冠上的明珠的艱辛歷程......

陳景潤陳景潤

1953年,陳景潤畢業于廈門大學數學系,曾被留校,當了一名圖書館的資料員,除整理圖書資料外,還擔負著為數學系學生批改作業的工作,盡管時間緊迫、工作繁忙,他仍然堅持不懈地鑽研數學科學。陳景潤對數學論有濃厚的興趣,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系統地閱讀了我國著名數學家華羅庚有關數學的專著。陳景潤為了能直接閱讀外國資料,掌握最新信息,在繼續學習英語的同時,又攻讀了俄語、德語、法語、日語、義大利語和西班牙語。學習這些外語對一個數學家來說已是一個驚人突破,但對陳景潤來說隻是萬裏長征邁出的第一步。

為了使自己夢想成真,陳景潤不管是酷暑還是嚴冬,在那不足6平方米的鬥室裏,食不知味,夜不能眠,潛心鑽研,光是計算的草紙就足足裝了幾麻袋。1957年,陳景潤被調到中國科學院研究所工作,做為新的起點,他更加刻苦鑽研。經過10多年的推算,在1965年5月,發表了他的論文《大偶數表示一個素數及一個不超過2個素數的乘積之和》。論文的發表,受到世界數學界和著名數學家的高度重視和稱贊。英國數學家哈伯斯坦和德國數學家黎希特把陳景潤的論文寫進數學書中,稱為“陳氏定理”,可是,這個世界數學領域的精英,在日常生活中卻不知商品分類,有的商品名字都叫不出來,被稱為“痴人”和“怪人”。

作家徐遲在《哥德巴赫猜想》中這樣描繪陳景潤的內心世界:“我知道我的病早已嚴重起來。我是病入膏肓了。細菌在吞噬我的肺腑內髒。我的心力已到了衰竭的地步。我的身體確實是支持不了啦!唯獨我的腦細胞是異常的活躍,所以我的工作停不下來。我不能停止。……”對于陳景潤的貢獻,中國的數學家們有過這樣一句表述:陳景潤是在挑戰解析數論領域250年來全世界智力極限的總和。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曾經這樣意味深長地告訴人們:“像陳景潤這樣的科學家,中國有一千個就了不得”。

榮譽職位

陳景潤在解析數論的研究領域取得多項重大成果,曾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何梁何利基金獎、華羅庚數學獎等多項獎勵。

擔任第四、五、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2009年9月14日,他被評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師生情誼

痛悼華老

1985年6月12日,華羅庚在訪日期間心髒病復發,在東京大學的講壇上猝然倒地,結束了他為祖國數學事業貢獻不止的一生。訊息傳來,舉國悲哀,抱病的陳景潤更是萬分悲痛,泣不成聲,他嘴裏不停地念叨:“華羅庚老先生走了,支持我、愛護我的恩師走了。”

陳景潤陳景潤

1985年6月12日,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了華羅庚骨灰安放儀式。此時,陳景潤已是久病纏身,既不能自主行走又不能站立。數學所的領導和同事們都勸陳景潤不要去了,但陳景潤說:“華羅庚老先生如同我的父母,恩重如山,我一定要去見老師最後一面。”在他的堅持下,家人幫他穿衣、穿襪、穿鞋,由別人把他背下樓去的。到了八寶山,大家建議他先坐在車裏,等儀式結束以後再扶他到華羅庚的遺像骨灰盒前鞠躬致敬,但陳景潤堅持要和大家一樣站在禮堂裏。因參加儀式的人太多,又怕他摔倒,隻好由三個人一左一右駕著胳臂,後邊一-個人支撐著。就是這樣,陳景潤一直堅持到華羅庚骨灰安放儀式結束。追悼會開了整整40分鍾,他就硬撐著站了40分鍾,40分鍾裏他一直在哭,在流淚。。。。。。

稿件結緣

1956年,廈大李文清請數學所關肇直轉交華羅庚一份稿件。華羅庚接到了這個和自己相似的、飽經苦難、經歷滄桑的青年的來稿,看後十分驚喜地稱贊這個青年,肯動腦筋,思考問題深刻。這個青年人就是後來和華羅庚一樣家喻戶曉的陳景潤。

回憶在中科院工作的日子陳景潤如是說我從一個學校圖書資料室的狹小天地走出來,突然置身于全國名家達人雲集的專門研究機構,眼界大開,如魚得水。在數學所黨委的直接領導下,在華羅庚教授的親切指導和幫助下,我在這裏充分領略了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數論研究成果,使我耳目一新。當時數學所多次舉行數論討論,經過一番苦戰,我先後寫出了華林問題、圓內整點問題等多篇論文。這些成果也凝結著華老的心血,他為我操了不少心,並親自為我修改論文。我每前進一步都是同華老的幫助和指導分不開的。正是華老的教導和熏陶,激勵我逐步地走到解析數論前沿的。他是培養我成長的恩師。

華羅庚指導學生的方法是以自學為主,指定一些要讀的書,參加一些討論班,並平均兩周和學生談一下專業。在一個權威人士的帶領下,不同學科的人員共同探討同一個課題,是華羅庚從事研究和培養人才十分顯著的特點。

生活關懷

華羅庚的好友賽爾伯格曾經說過:“要是華羅庚像他的許多同胞那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仍然留在美國的話,毫無疑問,他本來會對數學作出更多貢獻的。另一方面,我認為,他回國對中國是十分重要的,很難想象,如果他不曾回國,中國的數學會是什麽樣。”中國的數學會是什麽樣,現在已無法猜測,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華羅庚如果不曾回國,陳景潤的命運和遭遇必定與現在不同。

正當陳景潤利用數學所的有利條件埋頭工作時,1958年,全國科教系統開展了所謂的“拔白旗”政治運動,在全所大會上華羅庚、張宗燧等人被指斥為“大白旗”。批判的矛頭集中到華羅庚的所謂的資產階級學術思想。陳景潤也因此受到牽連。

華羅庚除了給予陳景潤學術上的指導和幫助之外,還教會了他的學生如何對待困難和挫折,如何選擇人生的道路。

文革風波

文革時期,四人幫曾派遲群找陳景潤蒐集華羅庚的黑材料,讓陳景潤站出來揭發華羅庚“盜竊他的成果”。其證據是,1957年,華羅庚的《堆壘素數論》再版時,吸收了陳景潤的成果。但是華羅庚在《堆壘素數論》的再版序言中已經寫到,“作者趁此機會向越民義、王元、吳方、魏道政、陳景潤諸同志表示謝意,他們或指出錯誤或給以幫助,不是他們的協同工作,再版是不會這樣快就問世的。”

陳景潤陳景潤

陳景潤婉言拒絕了遲群。他單獨找到華老的學生陳德泉,據實對他講:“遲群要我揭發所謂的華老師盜竊我的成果的問題,怎麽辦?”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陳德泉一下又摸不清陳景潤的意圖,他試探著問陳景潤:“華老師到底有沒有盜竊你的成果?”陳景潤果斷地回答:“沒有。”陳德泉暗暗舒了一口氣:“那你就據實說嗎,反正實事求是嘛。”

陳景潤或許講不出過高的政治理論,他也不會用華麗的詞藻表達自己對老師、對祖國的愛,但是他的良知告訴他,搞科研沒有錯,尊敬老師沒有錯。他認定決不做對不起黨和人民的事,決不做恩將仇報的事。當有人再次來讓他揭發華老師的剽竊罪狀時,他斷然拒絕了。來人威脅他:“我們已經掌握了人證物證。”陳景潤堅決地說:“既然你們掌握了證據,還要我揭發什麽!”正是憑借自己的良知和善心,陳景潤保護了自己的老師,維護了黨和國家的利益。

後來,華羅庚和陳德泉外出,路過陳景潤住的醫院,陳德泉建議去看望一下陳景潤。由于避嫌,華羅庚沒有下車,他委托陳德泉問候陳景潤。陳德泉回來後,轉達陳景潤的話說:“華先生永遠是老師,遲群說的完全沒有那回事。”

情誼永存

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陳景潤兩次出國訪問、講學。出于對老師的尊敬,每次出訪之前他都要到華老家道別、請教。華羅庚曾當面對陳景潤和陪同他前來的李尚傑說:“景潤的工作是建國以來,我們在數學領域最好的成果。”陳景潤則謙虛地說:“謝謝華老師,您過獎了,都是華老的栽培,我才有今天的成績。”坐在一邊的華師母忍不住插話說:“景潤是夠用功的,剛才你沒回來,等你的幾分鍾,他還拿出書來看呢。”華羅庚贊許地看著學生,滿意地點了點頭。

華羅庚對自己的得意弟子也是關愛有加的。1984年當得知陳景潤患帕金森氏綜合症時,華羅庚十分激動與難過,他說:“總不能讓陳景潤得這種無法工作下去的病呀!”

華羅庚1985年出訪日本前,曾親自到中日友好醫院去探視正在住院治療的弟子陳景潤,並對他說:“王國湘主任(中日友好醫院神經科)檢查我也可能患有帕金森氏症,等我回國後,咱們都在這兒住院。”誰知,這一面竟成了陳景潤與老師華羅庚的最後訣別。

永尊恩師

陳景潤對他的恩師的評價是很高的。1973年,他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他稱贊他的導師華羅庚是一位了不起的數學家,希望他在數論研究方面取得更豐碩的成果,認為他在套用數學方面花了太多功夫有點可惜。

華羅庚很少評價他的學生,何況他有那麽多的學生,評價不當容易引起誤會。他最多隻是在個別談話時偶爾講幾句。華羅庚曾單獨對王元說過:“我的學生的工作中,最使我感動的是(1+2)。”當王元提起他學生的一些其它純粹數學結果時,他仍然重復一遍:“最使我感動的是(1+2)”。

人生目標

1991年北京電視台“祝你成功”欄目記者曾問過陳景潤,“人生的目的是什麽?”陳景潤說:“是奉獻,不是索取。”

婚姻家庭

家庭成員

夫人:由昆(1951年- ) 1980年8月25日,由昆和陳景潤在北京中關村辦事處領取了結婚證。

孩子:陳由偉 ( 1981年12月生)

家庭背景

陳景潤出生在貧苦的家庭,母親生下他來就沒有奶汁,靠向鄰居借熬米湯活過來。快上學的年齡,因為當郵局小職員的父親的工資太少,供大哥上學,母親還要背著不滿兩歲的小妹妹下地幹活掙錢。這樣,平日照看3歲小弟弟的擔子就落在小景潤的肩上。白天,他帶領小弟弟坐在小板凳上,數手指頭玩;晚上,哥哥放了學,就求哥哥給他講算數。稍大一點,擠出幫母親下地幹活的空隙,忙著練習寫字和演算。母親見他學習心切,就把他送進了城關國小。別看他長得瘦小,可十分用功,成績很好,因而引起有錢人家子弟的嫉妒,對他拳打腳踢。他打不過那些人,就淌著淚回家要求退學,媽媽撫摸著他的傷處說:“孩子,隻怨我們沒本事,家裏窮才受人欺負。你要好好學,爭口氣,長大有出息,那時他們就不敢欺負咱們了!”小景潤擦幹眼淚,又去做功課了。此後,他再也沒流過淚,把身心所受的痛苦,化為學習的動力,成績一直拔尖,終于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三元縣立初級中學。 在國中,他受到兩位老師的特殊關註:一位是年近花甲的語文老師,原是位教授,他目睹日本人橫行霸道,國民黨卻節節退讓,感到痛心疾首,隻可惜自己年老了,就把希望寄托于下一代身上。他看到陳景潤勤奮刻苦,年少有為,就經常把他叫到身邊,講述中國5000年文明史,激勵他好好讀書,肩負起拯救祖國的重任。老師常常說得滿眼催淚,陳景潤也含淚表示,長大以後,一定報效祖國!另一位是不滿30歲的數學教師,畢業于清華大學數學系,知識非常豐富。陳景潤最感興趣的是數學課,一本課本,隻用兩個星期就學完了。老師覺得這個學生不一般,就分外下力氣,多給他講,並進一步激發他的愛國熱情,說:“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要想強大,自然科學不發達是萬萬不行的,而數學又是自然科學的基礎。”從此,陳景潤就更加熱愛數學了。一直到國中畢業,都保持了數學成績全優的記錄。

陳景潤雕像陳景潤雕像

祖國光復後,陳景潤考入福州英華書院念高中。在這裏,他有幸遇見使他終生難忘的沈元老師。沈老師曾任清華大學航空系主任,當時是陳景潤的班導兼教數學、英語。沈老師學問淵博,循循善誘,同學們都喜歡聽他講課。有一次,沈老師出了一道有趣的古典數學題:“韓信點兵”。大家都悶頭算起來,陳景潤很快小聲回答:“53人”。全班為他算得速度之快驚呆了,沈老師望著這個平素不愛說話、衣衫襤褸的學生問他是怎麽得出來的?陳景潤的臉羞紅了,說不出話,最後是用筆在黑板上寫出了方法。沈老師高興地說:“陳景潤算得很好,隻是不敢講,我幫他講吧!”沈老師講完,又介紹了中國古代對數學貢獻,說祖沖之對圓周率的研究成果早于西歐1000年,南宋秦九韶對“聯合一次方程式”的解法,也比瑞士數學家歐拉的解法早500多年。沈老師接著鼓勵說:“我們不能停步,希望你們將來能創造出更大的奇跡,比如有個‘哥德巴赫猜想’,是數論中至今未解的難題,人們把它比做皇冠上的明珠,你們要把它摘下來!”課後,沈老師問陳景潤有什麽想法,陳景潤說:“我能行嗎?”沈老師說:“你既然能自己解出‘韓信點兵’,將來就能摘取那顆明珠: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啊!”那一夜,陳景潤失眠了,他立誓:長大無論成敗如何,都要不惜一切地去努力!

徐遲的《哥德巴赫猜想》一文的發表,如旋風般震撼著人們的心靈,震撼著中外數學界。國內外評論說:“陳景潤成了中國科學春天的一大盛景”。他被邀參加了全國科學大會,鄧小平同志親切地接見了他。當時陳景潤身體不太好,小平同志關懷備至,會議結束後,陳景潤被送入北京解放軍309醫院高幹病房。他的到來,轟動了整個醫院,院領導給予了盛情的接待,醫生和護士無不崇敬這位世界級的大數學家。1977年11月從武漢軍區派到309醫院進修的由昆,被同伴們拉去看中國這位名人,這真是緣分,過去陳景潤連女人名字的邊都不沾,連句話都不說的人,此次年近半百的陳景潤見到由昆,眼睛一亮,親切地和由昆打招呼,請她們進來坐下,話也多了。後來由昆被派到陳景潤的病房當值班醫生。這樣,接觸的機會多了,每次由昆一出現,陳景潤都特別高興。一天,陳景潤關切地問由昆,家住在哪?有沒有男朋友、有沒有成家?由昆毫不設防,她便心直口快地說:“沒有,沒有,還早著呢。”以後,由昆也十分關心這位中國數學家,鬥轉星移,彼此產生了愛情,他們在組織的幫助下結婚了。從此這位被稱為“痴人”和“怪人”的數位家陳景潤有了一個溫暖的家了。

陳景潤一家陳景潤一家

陳景潤不僅是數學奇才,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有獨特的見解。兒子名叫陳由偉。"陳由偉"這個名字是陳景潤起的。陳由是他與夫人各自的姓,偉則希望其對人類有偉大貢獻的意思。陳景潤對獨生兒子的培養方法是:民主對待兒子。家庭民主,父子民主,母子民主,使孩子能自由自在成長,使他的思維方法更具有個性。陳景潤認為,孩子有個性才能成才,文藝家、政治家、科學家都靠個性的發展才獲得成功。陳景潤希望兒子將來也當科學家。陳由偉天生聰明,每當他拿玩具,便好奇地把玩具解剖——拆開看個明白。一個玩具幾十元,當母親的便拉下臉來嚴肅批評兒子。這時,陳景潤總是樂呵呵地站在兒子一邊說:"孩子有好奇心是件好事。他能拆開玩具證明他有求知欲望,能研究問題。當父母的要支持他才對。"兒子上國小後,常常向陳景潤談自己的事,學習、勞動或與同學的往來。陳景潤認真聽著,然後為孩子當參謀,或表揚或批評糾正。很快,他就獲得了孩子的信任,和兒子成了朋友。陳景潤認為,教育培養孩子,要因人而異,不同環境、不同性格,教育的方式方法也要不同。這正是這位舉世聞名的數學家的過人之處。陳景潤與由昆欣慰地講,教育孩子要靈活,要分階段。孩子的成長與教育方法分不開。

大事年表

年份事件
1933年5月22日生于福建福州。
1953年畢業于廈門大學數學系。
1957年進入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並在華羅庚教授 指導下從事數論方面的研究。
1965年稱自己已經證明(1+2),由師兄王元審查後于1966年6月在科學通報上發表。
1974年被重病在身的周總理親自推薦為四屆人大代表,並被選為人大常委。
1979年完成論文《算術級數中的最小素數》,將最小素數從原有的80推進到16,受到國際數學界好評。
1979年應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之邀前往講學與訪問,受到外國同行的廣泛關註。
1980年當選為中科院學部委員。
1984年4月陳景潤從家中騎車到魏公村的新華書店買書,被一個小伙子急行的腳踏車撞倒,後腦著地,當即昏迷,治療中被診斷患上了帕金森氏綜合症。事隔幾個月,陳景潤乘公共汽車到友誼賓館開會,車到站時被擁擠的人群從車上擠下,摔昏在地。從此,生活一直需要人護理。
1996年3月19日因病住院,經搶救無效逝世,享年63歲。

人物評價

陳景潤是在挑戰解析數論領域250年來全世界智力極限的總和。中國要是有 一千個陳景潤就了不得。(中華網、鄧小平評)

陳景潤陳景潤

陳景潤先生做的每一項工作,都好像是在喜馬拉雅山山巔上行走,危險,但是一旦成功,必定影響世人。(法國數學大師安德烈·韋伊評)

陳景潤對數學的酷愛,情有獨鍾,而且有驚人毅力完成其數學研究這是他本人最有價值的個性和貭素。(長春日報評)

陳景潤很善良,而且很平易近人的一個人,他很熱情的。(人民網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