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仁

陳明仁

陳明仁(1903年-1974年),湖南醴陵人,水滴額度

註:資料來源于全國企業額度信息公示系統

​人物簡介

陳明仁,字子良,湖南省醴陵縣人。1924年升入廣州市軍政部講武學校和黃埔軍校學習。參加過廣東革命政府討伐陳炯明的第一、二次東征。後任國民黨陸軍第十師五十六團團長,陸軍第八十師少將副師長、中將師長,陸軍第二師中將參謀長,軍事參議院中將參議,國民黨軍政部中將處長,陸軍預備師中將師長,陸軍第七十一軍中將副軍長、軍長,東北第五綏靖區中將司令、第七兵團中將司令,華中“剿總”中將副總司令兼湖南省政府主席。

陳明仁陳明仁

1949年8月與程潛率部在長沙起義,後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任湖南省軍區副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二十一兵團司令員兼第五十五軍軍長,湖南省臨時政府主席,中南軍政委員會委員。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是第一、二、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第一、二、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代表及第三、四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生平經歷

1903年4月7日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市洪源鄉一個農民家庭。7歲入私塾,10歲進新式學堂,13歲娶妻謝芳如。

1920年考入長沙兌澤中學,畢業後回鄉擔任國小教員。

1924年春,陳明仁投筆從戎,考入軍政部講武學校,不久,黃埔軍校成立,講武學校並入黃埔軍校,陳明仁任軍校教導二團第五營見習排長,因佔戰功逐漸升至少將旅長。

1931年,陳明仁率部在河北巨鹿與石友三部主力作戰,大敗石友三部,被升為第80師副師長兼第238旅旅長。

1933年9月,升任第80師中將師長。

1935年,到陸軍大學第13期學習。

抗戰開始後,陳明仁調任預備第二師師長。隨後移駐湖南,先擔任長沙地區的警備、後兼任芷江警備司令,湘潭、株洲警備司令,衡陽、衡山、耒陽警備司令。

1939年秋,移駐湖北松滋、枝江。次年春,開赴廣西參加桂南會戰。

毛澤東會見陳明仁毛澤東會見陳明仁

1941年冬,陳明仁改任第71軍副軍長。

1943年冬,日軍渡過怒江,開始進攻滇西。陳明仁以副軍長名義指揮71軍,主攻龍陵,經過大小幾十次激烈戰鬥,龍陵守敵2000人大部被殲。戰後,陳明仁接任第71軍軍長。

1945年1月,衛立煌所率遠征軍進攻回龍山受阻,衛立煌急調陳明仁71軍主攻回龍山,殲守敵八百多人,按照限期攻佔回龍山。隨後,協助友軍攻克了中緬邊界重鎮畹町。

日軍投降後,陳明仁部被調往無錫,擔任南京、上海的衛戍任務。

1946年1月,第71軍奉命開往東北進攻解放軍,多次被解放軍擊敗。1947年6月,該部駐守四平時(全部駐軍不足3萬人),受到林彪指揮的東北民主聯軍主力10多萬人的圍攻,30日,民主聯軍在孫立人所率新一軍、鄭洞國親率57軍增援解圍的壓力下,林彪不得不下令民主聯軍主動撤圍;陳明仁以少數兵力堅守四平-此役被宣稱為“血戰四平街”,鏖戰19晝夜,守住了殘存的陣地,被蔣介石擢升為第7兵團司令官。

1948年10月,陳明仁調任華中“剿總”副總司令兼武漢警備司令,旋又兼任第29軍軍長。不久,新恢復的71軍與29軍合編為第一兵團,陳明仁被任命為司令官。

1949年2月,陳明仁率所部敵以兵團回駐湖南,兼任長沙警備司令。

6月,人民解放軍進軍湖南,解放了平江、醴陵等十餘縣,包圍長沙。

7月21日,陳明仁代理湖南省主席、湖南省綏靖總司令兼省保全司令。

8月4日,程潛、陳明仁領銜通電起義,將國民革命軍第一兵團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1兵團,陳明仁任兵團司令員,並兼湖南臨時省政府主席。9月應邀赴北京參加中國人民政協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

1950年2月初,陳明仁率兵團司令部從瀏陽移駐醴陵,12月中旬,奉中南軍區命令,率部進駐桂南,擔負小瑤山及周圍的四十八弄、同正、隆安、百色等地的剿匪任務,經過5個月的剿匪作戰,共殲滅土匪3萬多人。

1952年1月,21兵團司令部改組為水利工程部隊司令部,10月,陳明仁改任第55軍軍長。不久,他率部開赴廣東湛江,擔負守衛祖國南大門的光榮任務。

1955年,陳明仁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上將軍銜,並獲授一級解放勛章。曾先後擔任中南軍政委員會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委員,當選為第一屆、三屆全國人民代且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委員,第三屆、四屆常務委員會委員,首屆、二屆湖南各界人民代表會議協商會常務委員,第一屆、二屆、三屆湖南省人大代表。

1974年5月21日,陳明仁因患癌症與世長辭,終年71歲。

革命生涯

陳明仁,1903年4月7日出生于湖南省醴陵縣北部山區洪源鄉洪源沖的一戶普通農民家庭。陳明仁作為長子,7歲就讀于家鄉私塾,考入高小讀了一年後休學,在家自修。13歲時結婚,妻子長他一歲。少時受岳飛文天祥、于謙的事跡影響,立志長大成人後愛國愛民,有所作為。五四運動時,他撰文演講,積極參加反帝愛國運動,受到民主思想的啓蒙。1920年,在父親和妻子的支持下,到湖南省會長沙,考入兌澤中學,開拓了眼界,滋長了愛國強兵的心志。他和同學談論反袁護國的主將蔡鍔和瀘州納溪之戰的英雄朱德團長,確立了報國志向。1924年春,他奔赴廣州,考入陸軍講武學校。1924年9月,孫中山決定將講武學校合並于黃埔軍校。陳明仁得到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的幫助,于11月19日轉入黃埔軍校第一期六隊學習。1925年1月,他從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後,任黃埔軍校教導團見習排長,接連參加了第一、二次東征等重大戰役,征討過威脅廣東國民政府的粵軍陳炯明、滇軍楊希閔、桂軍劉震寰等反動武裝。在東莞一役,他患病在身,副營長張際春準備了擔架要把他送回後方,他堅決不肯。他在戰鬥中身先士卒,勇奪製高點,以一排人繳了對方一營人的槍,立了大功。

陳明仁與戰友陳明仁與戰友

1925年10月,在第二次東征攻打惠州戰役中,劉堯宸團被啓迪總指揮蔣介石指定為主攻團進行強攻。攻城部隊傷亡慘重,劉堯宸團長不幸陣亡。受命攻城之後,陳明仁置生死于度外,繼續帶病沖鋒在前,擔任敢死隊長。他腰纏數枚手榴彈,手持駁殼槍,將軍旗綁在背上,冒著炮火爬雲梯攻上易守難攻的惠州城牆,將國民黨旗幟插上城樓。惠州戰役獲勝後,蔣介石周恩來何應欽和蘇聯顧問鮑羅廷出席慶功儀式,蔣介石命令全體官兵向陳明仁致敬,嘉獎他的戰功,並宣布晉升他為營長。1949年9月周恩來在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上見到他時曾說:你還認識我嗎?打惠州的時候,我還向你舉槍致過敬哩。

1926年6月,國民革命軍開始北伐。打到南昌時,在南昌城外牛行車站北伐軍總司令部所在地,蔣介石、白崇禧陷入軍閥孫傳芳部的重圍,情形十分危急。陳明仁奉命率部解圍,他以急行軍速度輕裝上陣,殺進孫傳芳部包圍之中,緩解了總部的危局,此役當場俘虜孫傳芳部一個團長。因為指揮這次救護行動,他得到蔣介石、白崇禧的稱贊。隨後,他建議利用被俘的團長為革命國民軍引路攻打南昌城,得到總部採納而奏效,初步顯露其軍事才幹。蔣介石升調他任黃埔軍校學生隊的上校隊長。

十年內戰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反革命政變,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民眾。陳明仁在軍校任職,未參加反革命大屠殺,但他盲目信仰蔣介石,追隨其走上反對人民革命的道路。蔣介石1927年秋被迫下野之時,他還和黃埔同事一道到浙江寧波溪口晉見蔣介石,接受蔣介石向部下灌輸的反共反人民的精神教育。1927年7月國共分裂以後,陳明仁追隨國民黨、蔣介石參加反革命內戰。1928年升任陸軍第十師上校團長。1930年在蔣介石、馮玉祥閻錫山軍閥混戰中,他又升任陸軍第三師獨立旅旅長兼鄭州警備司令,竭力為蔣介石征戰效勞。但因他生性執拗,打仗時獨斷專行,固執己見,經常不買頂頭上司的賬,所以此後他的官運並不太佳。鏖戰于河北巨鹿,居然以一旅兵力擊潰石友三部兩個步兵師和一個騎兵師,石部前敵總指揮以下許多官兵陣前請降。但師長陳繼承反而向蔣介石告狀,說他驕傲犯上不聽指揮。蔣介石便改變提升他為第八十九師師長的原議,隻任命他為第八十師副師長兼二三八旅旅長。有功無賞,使他在仕途上又遭受一次打擊,這是他第三次被任命為旅長。

陳明仁陳明仁

1933年9月,他晉升為第八十師中將師長。升職後,他率部在鄂豫皖蘇區的中心地區七裏坪、新集等地“進剿”紅軍,依仗優勢兵力和精銳武器,佔領了新集、商城等地。接著,他又在東路“剿匪”總司令蔣鼎文麾下,兼福建蒲城警備司令,參加對福建人民政府和閩贛工農紅軍的圍攻。後來,因陳明仁所部第二三八旅在福建沙縣被紅軍擊潰,他又未奉命全部處決本部200餘名被紅軍俘虜後教育釋放的士兵,同上司蔣鼎文發生沖突,被蔣介石免除師長職務,召他上廬山晉見。陳明仁牢騷滿腹地上了廬山,見蔣介石時匯報了自己讀蔣介石頒發的《剿匪手本》、《曾(國藩)胡(林翼)治兵語錄》的心得,對軍隊的政治訓導和軍事訓練作了一番發揮,得到蔣的賞識,讓他在廬山軍官訓練團學習,任第一大隊副大隊長兼中隊長,並發給他特支費5000元。但結業後卻被降職使用,先後任第二師參謀長、軍事委員會參議等職。1935年調到陸軍大學第13期學習。

投身抗日

1937年7月7日日本製造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陳明仁心中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感情高漲。他感到終于有了用武之地,于是積極要求參與對日作戰。1938年春從陸軍大學第13期畢業後,國民政府軍政部長何應欽很賞識他,把他分到軍政部當中將部附,作為點驗主任負責點驗湘、贛、浙三省國民黨軍部隊。6月擔任陸軍第二預備師中將師長。該師編練不久,戰鬥力本來很差,經他加緊訓練後,于1938年7月奉命參加武漢會戰中的九江防御戰。面對中國軍隊連續喪師失地的奇恥大辱,陳明仁決心在九江之戰中,為民族雪恥,為國家立功。他召集排長以上軍官開會作動員,富有鼓動力地發出號召:“日本侵略者毀我中華,踐踏河山,我們豈能坐視?我們要為黨國爭氣,與九江共存亡!”平時,他抓緊部隊訓練,穿著士兵服和草鞋,親自為部隊做劈刺、射擊、投彈的示範,使全師官兵敬服。他要求部下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不打無準備之仗。

1938年7月下旬,日本侵略軍憑借海陸空軍的優勢,加強對九江的攻擊,飛機轟炸,軍艦炮擊,掩護登入部隊向九江沿岸陣地輪番沖擊。陳明仁率預二師抓緊構築工事,居高臨下,同日軍展開生死拼搏。激戰之中,預二師6000將士,傷亡2000多人,仍堅守陣地。九江之戰,國民黨軍有8個師在戰鬥中被打垮了,惟第二預備師作戰受到蔣介石的嘉獎。但由于國民黨軍隊內部派系傾軋,英勇作戰戰功顯赫的預二師卻被復原了番號。經過他多次據理力爭,上級才新成立一個預二師,交由他率領開赴湖南,參加對長沙地區的警備任務。

陳明仁陳明仁

1939年冬,陳明仁奉命率部參加廣西桂南會戰。11月中旬,日軍第五師團等部從廣西欽州灣登入,24日攻陷南寧,進擊柳州、桂林,企圖切斷湘桂黔交通線,扼殺中國軍隊的後援線。杜聿明的第五軍及兩廣部隊,集結在昆侖關一帶阻擊日軍北進,激戰多日,各有傷亡。12月,日軍急從廣東調第十八師團等部增援,蔣介石也從內地調兵馳援。陳明仁奉命率預二師從衡陽、株洲分乘火車趕赴桂林,再急行軍開往昆侖關戰場。

陳明仁率預二師進入陣地後,迅速確定作戰方案,命令兩位湘籍團長洪行、戴堅從左翼和正面攻擊日軍一個聯隊固守的324高地。他親率官兵連續作戰,亮出戰刀和刺刀,同日本兵肉搏,付出血的代價,終于殺得日軍屍橫遍野,奪取了324高地,為中國軍隊佔領了一個重要的製高點。日軍惱羞成怒,增援一個聯隊,動用飛機助戰,並憑借迫擊炮、機槍的巨大火力優勢進行反撲。陳明仁因勢利導,改變打法,組織小型突擊隊,與日軍近戰爭奪,反復拼殺。預二師的防線曾被日軍突破,師指揮所危急,他以輸送營官兵充當戰鬥部隊增援,帶領部屬甩手榴彈,猛轟蜂擁上來的日軍,終于扭轉危局。陳明仁身先士卒,在戰場上冒著槍林彈雨,指揮官兵同日軍進行殊死拼搏,為中國軍隊奪取昆侖關戰役的大勝做出了貢獻。

血戰滇緬

為支援英國盟軍在緬甸抗擊日軍的攻勢,1942年3月至9月,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作戰。陳明仁任副軍長的第七十一軍及預二師奉命準備加入中國遠征軍序列,開赴滇緬戰區參戰。後因戰局情況發生變化,陳明仁此次未能率部入緬甸作戰。1943年,盟軍為提高中國遠征軍的裝備水準和作戰能力,提供了大批美式武器,並在印度加爾各答建立高級軍事訓練班。陳明仁率領首批受訓軍官參訓。回國後,他被任命為駐滇幹部訓練團副教育長,參與主持遠征軍基層軍官的訓練工作,為參加大反攻做準備,加強軍官教育和部隊的技戰術訓練。1943年10月和1944年5月,中國駐印軍和重組的遠征軍先後對侵佔緬甸北部和中國雲南西部的日軍展開反攻作戰。陳明仁所在的第七十一軍編入中國遠征軍第十一集團軍,奉命在滇西反攻,以打通滇緬公路。1944年9月陳明仁率部參加了滇西中緬邊境的松山、龍陵、回龍山諸戰役,越戰越勇。在松山攻堅戰中,他以副軍長身份督率部隊拼死作戰,並嚴懲了動搖軍心的第八十七師師長,有力地振奮軍心士氣,給予日軍以重創,被晉升為第七十一軍軍長。

中國遠征軍渡河進入緬甸境內中國遠征軍渡河進入緬甸境內

晉升軍長之後,他對日作戰更加勇敢頑強,奮力承擔棘手的作戰任務。位于怒江西岸滇緬公路上的龍陵城,戰略地位十分顯要。他奉命率第七十一軍主攻龍陵。在盟軍航空兵火力掩護下,在友鄰部隊配合下,經過輪番苦戰,殲日第五十六師團、第二師團各一部,于11月6日攻克龍陵城。

1945年1月,國民黨軍第二〇〇師、第九師會攻回龍山,激戰一個星期,仍未能奏效。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第十一集團軍總司令黃傑急如星火,敦請陳明仁統一指揮各攻擊部隊進行回龍山攻擊戰。陳明仁當著美國聯絡官的面立下軍令狀:三天攻下回龍山。他針對日軍崇尚武士道、機械地頑固死守的特點,命令第七十一軍各部隊實行包圍作戰,以各個擊破敵陣、消滅守軍。首先,他調集全軍火炮和盟軍助戰的飛機、大炮,以密集的火力殲滅日軍有生力量,重挫其銳氣,然後鞭策擔任主攻的第八十八師將士奮勇攻堅,在預定時間內拿下了回龍山,把軍旗插上主峰。中國軍隊奏捷滇緬邊境。盟軍指揮官稱贊陳明仁不愧為中國軍隊的名將。

緬甸方面戰事結束,中國遠征軍與中國駐印軍實現在中國畹町和緬甸芒友會師。隨後,他揮軍雲貴高原,進軍廣西,反攻湘桂,收復柳州、桂林。不久,便迎來了日本投降、中國抗日戰爭取得完全勝利。第七十一軍一路兼程,進至無錫,接受日軍渡邊師團的投降。受降後,他的軍部移駐上海閘北,奉命擔任南京、上海的衛戍任務。

四平之戰

1946年1月,第71軍奉命開往東北進攻解放軍,多次被解放軍擊敗。1947年6月,陳明仁所部71軍駐守四平時(全部駐軍不足3萬人),受到林彪指揮的東北民主聯軍主力10多萬人的圍攻。6月15日開始,林彪手下的兵與陳明仁手下的兵在進行巷戰。71軍每被逐出一個街區,就立刻縱火燒毀街區內所有的民房,不給民主聯軍做屏障。6月16日,民主聯軍佔領了四平市內中山公園內國民黨軍的榴彈炮陣地,陳明仁手下兩名營長一個被擊斃,一名被俘虜,被殲400餘人。民主聯軍已將陳明仁71軍指揮部團團圍住,前哨陣地距離陳明仁軍部的核心工事隻有500米之遙。

6月20日,東北民主聯軍6縱17師對國民黨軍第71軍軍部發起總攻,陳明仁下令用吉普車堵死房門,用裝滿大豆的糧食袋當沙袋壘作工事,同時嚴令手持沖鋒槍的督戰隊,凡有後退者掃射打死勿論。陳明仁在傍晚時分,民主聯軍迫近的時候,被衛士們半推半架著離開了軍部,轉移到鐵路東面的預備指揮所。留下他的兄弟——特務團長陳明信堅守。20分鍾後,陳明仁離開後的原第71軍軍部被攻陷,陳明信被俘虜。

陳明仁已經無可選擇了。四平城鐵路線以西已全部被民主聯軍佔領,他把殘餘部隊收縮到道東繼續頑抗,憑屋死守,死不交槍。四平城內到處是槍炮聲,到處是白刃肉搏的場面,兩軍的屍體堆滿了街巷。71軍的直屬隊打光了,陳明仁把身邊的衛隊都派了上去,孤註一擲。自己也頭戴鋼盔,手持沖鋒槍,在後面督戰。陳明仁本人電告東北保全司令長官杜聿明,要“以身殉國,壯志成仁”,並將一支二號勃郎寧手槍頂上了子彈,裝在衣兜裏,準備隨時自戕。6月30日,正在戰事正酣,陳明仁做困獸之鬥的當口,四平前線的槍炮聲反而稀疏下來,慢慢地,陣地恢復了平靜——出乎陳明仁意料的事發生了,民主聯軍竟然撤圍而去!民主聯軍在孫立人所率新一軍、鄭洞國親率57軍兩面夾擊增援解圍的壓力下,林彪不得不下令撤出戰鬥。

此役,東北民主聯軍投入主力部隊十多萬人,鏖戰14晝夜,在付出傷亡13000多人的代價後,竟沒能完成戰役計畫,給民主聯軍司令員林彪留下了揮之不去的夢魘,以至于在以後一年多的作戰指揮行動中,林彪都盡量避免城市攻堅戰,也就有了長春城長圍久困5個月,圍成死城的長春戰役。遼沈戰役前期,在毛澤東、中央軍委三令五申下,林彪仍猶疑、徘徊,甚至在部隊已即將達成對錦州的包圍之際,林彪竟至中央軍委、毛澤東的指示、命令于不顧,突然下令開往前線的撥弄剛被野戰軍司令部所乘專列停車,並電告軍委請求放棄遼沈戰役計畫,後在政委羅榮桓、參謀長劉亞樓的勸說下,才要求“追回(請示)電報,(列車)繼續前行”。

棄暗投明

解放戰爭中的關鍵時刻,陳明仁棄舊圖新,走入了人民的陣營。遼沈戰役前,陳明仁被蔣介石調到武漢,任華中“剿總”副司令。此後,隨著全國情勢的發展變化,他受到程潛的影響,逐漸傾向和平。中共湖南地下黨的同志抓住有利時機,對陳明仁展開統戰工作。深受陳明仁尊重和愛戴的章士釗先生寫信給陳明仁,要他看清局勢,認清前途,投靠人民。他在信中還特別引用了毛澤東對陳明仁評價的話──“當年,陳明仁是坐在他(指蔣介石)的船上,各劃各的槳,都想劃贏,各為其主嗎,我們會諒解他,隻要他過來就行了,我們還要重用他。”章世釗轉達的毛澤東的話,對陳明仁轉變起決定作用,使其堅定了背叛國民黨反動派的決心。不久,他與程潛秘密決定在湖南舉行和平起義。

陳明仁是胸懷大略的人,雖然進程加快,但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為迷惑蔣介石,他甚至以反共的面目出現。陳明仁召集市政府的官員講話,聲稱要與共軍打到底,堅決按國民黨政府的旨意從事。可私下,他對身邊人說,我保證長沙聽不到槍聲炮聲。曾與陳明仁在四平血戰的人民解放軍四野部隊及時派出以金明、唐天際、袁任遠等,到湖南平江縣,與程潛、陳明仁的代表和平談判,相互協商有關長沙起義的具體事宜。關鍵時刻,蔣介石有些不放心,派人到湖南活動。他們企圖收買和賄賂陳明仁,要陳明仁為即將傾履的蔣家王朝效勞。對此,陳明仁胸有成竹。他表面一口答應蔣介石派來的親信黃傑等人,可暗中卻加緊了起義的行動。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前兩個月,程潛和陳明仁宣布在湖南和平起義。這一重大舉動,沉重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對于加快解放全中國的進程,特別是迅速解放西南和華南,有著重大戰略意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

1950年4月,經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批準,湖南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陳明仁為臨時省政府主席。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後,陳明仁秣馬厲兵,曾要求率部入朝參加抗美戰爭,保家衛國。中共中央、毛澤東給予他和起義部隊以充分的信任,下達了第二十一兵團投入剿匪戰鬥的命令。1950年底,他奉命指揮第二十一兵團進軍廣西山區剿匪,擔負桂南小瑤山及周圍地區的作戰任務。經過5個月艱巨戰鬥,殲匪3萬餘人,繳槍3萬餘支,勝利地完成了剿匪任務。由于作戰英勇,保境安民,功勛卓著,陳明仁和第二十一兵團受到中央軍委和毛澤東的贊揚。

陳明仁 毛澤東陳明仁 毛澤東

1952年3月,第二十一兵團部奉中央軍委之命,改為水利工程部隊司令部,並抽調兩個師改為荊江分洪工程部隊,由唐天際率領兩萬指戰員參加荊江分洪工程施工,為國家建設創立新功。1952年人民解放軍全軍整編,兵團領導機構大部復原,第二十一兵團改編為第五十五軍。上級有意調陳明仁到大軍區任職,但他自願擔任第五十五軍軍長,1953年2月率軍由廣西桂林移防廣東湛江。

陳明仁率軍駐防湛江沿海十多年,治軍有方,威信很高。朱德鄧小平彭德懷葉劍英、陳毅等領導人多次到湛江視察工作,給予他很多好評。1958年初夏,粵西、桂南開始進行國防工程施工,按蘇聯專家提出的一線防御思想進行設計。陳明仁根據長期戰爭實踐經驗和中國現代化國防建設的要求,對蘇聯專家的意見表示抗告,堅持應該搞縱深工事、梯次防御。實踐證明他的意見是正確的。1961年冬天,蔣介石陰謀反攻大陸,沿海防御工程要求確保桂林的安全,在蒙山縣設點防御。陳明仁在抗日戰爭中曾在廣西作戰,熟悉地形,他提出防守桂林必守荔浦,因為荔浦是廣西交通要沖、歷代兵家必爭之地,在荔浦設點可以堵住入侵之敵。他在國防建設中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議,顯示了將軍的智慧和風範。

陳明仁夫婦陳明仁夫婦

在社會主義全面建設開始以後,他率部積極參加生產勞動。他曾擔任湛江地區綠化委員會主任、植樹造林總指揮,像指揮打仗一樣指揮城鄉人民大搞植樹造林,綠化山河,幾年中植樹420萬株。20世紀50年代末,他還抽調大批官兵參加修建雷州青年運河和鶴地水庫工程,為當地人民生產生活造福。朱德到此視察時,對陳明仁稱贊說:“上將也上陣了,為人民立了大功,真是老將不減當年勇啊!”朱德對他的工作和生活十分關心,每次到第五十五軍駐地視察時,都要接見陳明仁,互相坦誠相見,交誼深厚。

1955年9月27日,陳明仁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軍銜,榮獲一級解放勛章,評定行政五級。授銜之際,他感慨萬分。他從軍30年,還是第一次榮獲上將軍銜,他十分感激共產黨和解放軍對他的信任和關懷。他不負黨和軍隊的信任和厚望,努力工作,在駐守海防、軍事訓練、地方建設和部隊日常工作中,都竭誠盡力,善始善終,做出了顯著的成績。部隊規定,上將和大軍區一級幹部,可以配專職秘書和小汽車,但是他自動放棄,不願意享受太高的待遇。全國解放前他在南京、醴陵、衡陽自建的幾棟房子,參加人民解放軍以後,也全部交給了國家,不要分文代價。

1969年,66歲的陳明仁因慢性風濕病一再發作,提出申請,得到中央軍委批準後,離職休養回湘安度晚年。周恩來批示湖南省人民政府,在陳明仁的定居地長沙市麻園嶺,撥給一棟花園樓房居住,一切政治待遇、生活待遇照舊,使他晚年過著安靜平淡的生活。他的兒孫們在他的長期教育下,在新社會裏努力學習和工作,不斷有所進步,使他十分欣慰。

1972年以後,陳明仁身患癌症,周恩來、葉劍英等中央領導對他的病情十分關心,安排他到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住院治療。周恩來親自審閱他的治療方案,並指示醫院會診時要請其夫人肖毅參加。其間,葉劍英還派人陪同他到杭州休息、遊覽。當時周恩來身患不治之症,但仍多次關心詢問他的病情和治療工作。他病危時,葉劍英、聶榮臻和原國民黨高級起義將領陶峙岳、董其武等都到病房探望。

家庭成員

陳明仁前妻謝芳如與他甘苦與共生活了三十多年,夫妻恩愛逾恆,不幸謝芳如身患癌症于1950年4月間去世。謝芳如生有兩子:陳揚釗、陳揚銓。繼配肖毅,系湖南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的主治醫師,為前妻謝芳如住院期間的主治醫師,謝芳如去世後,陳明仁續娶肖毅為妻。肖毅從未生育,無兒無女。1972年夏天,陳明仁突然身患不治之症,陳明仁患病期間,肖毅形影不離,日夜守候在丈夫的病床前細心照料。

陳明仁全家陳明仁全家

人物評價

“我看林彪打仗就不如你喲!”——毛澤東評陳明仁

“創造了人世間的奇跡,不愧為難得將才”——蔣介石評陳明仁

“是員悍將,是頭獅子”:四平攻堅戰後東北民主聯軍將領評價陳明仁

“諸公率三湘健兒,脫離反動陣營,參加人民革命,義聲昭著,全國歡迎。” ——毛澤東、朱德評價程潛、陳明仁起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