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昊蘇

陳昊蘇

陳昊蘇,男,漢族,1942年5月生,四川內江人,1963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5年9月參加工作,大學文化,開國元帥陳毅之子。

198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詩集《紅軍之歌》、《走向新世紀》,文集《我心中的太陽》、《青春之旅》、《我們世紀的英雄》等。2011年9月,卸任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

  • 中文名
    陳昊蘇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四川內江
  • 出生日期
    1942年5月
  • 職業
    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作家
  • 畢業院校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 父親
    陳毅

人物簡介

個人信息

陳昊蘇陳毅元帥的大兒子,1942年生,四川樂至人,中共黨員。1965年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作為陳毅元帥長子,他被父母寄予厚望。漫長的人生之路,他牢記父親的教誨,追隨著父親的步履。

陳昊蘇陳昊蘇

從2009年回望1949年乃至更早,他舒緩的語速裏傳遞著時代變遷的跌宕起伏。他的記憶裏,不隻是有一個人與一個時代的傳奇,還有著一個家族與一個國家的緊密相連,家國、命運、民族、外交交織其中。

作為一名詩人,他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發表詩作,但一直謙稱“寫得不好”。詩言志,詩交友,詩傳情,在父母指導下寫詩,到趙樸老(趙樸初)的深情點撥,他還在繼續向前走

他就是陳昊蘇,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的會長,中國民間外交的踐行者。

家庭成員

父親:陳毅

二弟:陳丹淮

三弟:陳曉魯

妹妹:陳珊珊

妹夫:王光亞

工作履歷

1960.09——1965.08 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電子學系學習。

陳昊蘇陳昊蘇

1965.09——1972.03 七機部二院二十三所實習技術員、研究室副主任、農場勞動鍛煉、政工組副組長。

1972.03——1973.08 借調軍委辦公廳任秘書。

1973.08——1981.08 軍事科學院戰史部研究人員,其間曾借調社科院任現代史研究室組長。

1981.08——1983.03 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

1983.08——1984.07 中共北京市豐台區委常務副書記。

1984.07——1987.08 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1987.08——1990.01 廣播電影電視部副部長、黨組成員。

1990.01——2000.09 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副會長、黨組成員。

2000.09——2007.04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黨組書記。

2007.04——2011.8 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黨組成員。

歷任職務

陳昊蘇曾任七機部第二十三所技術員、副主任,軍事科學院戰史部研究員,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北京市豐台區委副書記,北京市副市長,廣播電影電視部副部長,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副會長。武漢大學名譽教授。全國第四、五、六屆人大代表,全國政協第九屆委員、第十屆常務委員,中共十六大代表。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中俄友協會長,中歐協會會長,中國國際友好城市聯合會會長,中華全國世界語協會會長等職。2011年9月,卸任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1977年開始發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社會職位

兼任國際友好城市聯合會會長,中國長城學會副會長,北京新四軍研究會副會長,中國世界民族學會會長,中俄友協會長,中歐協會會長,北京市中日關系史學會會長,中華全國世界語協會會長等。

第四、五、六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十屇、十一屆全國政協常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

世界語者

受父親陳毅的影響接觸世界語,在任北京市副市長期間,積極支持世界語工作,親自帶隊參加第71屆國際世界語大會。此後經常參加世界語的重大活動,積極支持世界語事業。曾加入世界語之友會,是北京世界語協會名譽理事長、中華全國世界語協會副會長。

獲得榮譽

2010年10月10日,為紀念蘇聯著名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誕辰106周年,俄羅斯奧斯特洛夫斯基博物館舉行頒獎儀式,博物館館長赫拉布羅維茨卡婭向中國對外友協會長陳昊蘇頒發“奧斯特洛夫斯基獎”,以表彰他們為在中國傳播和弘揚奧斯特洛夫斯基精神做出的突出貢獻。

子承父業

在陳毅兼任外交部長期間,曾陪同周總理多次出國訪問。他倡導的“圍棋外交”一直被傳為美談,為中日邦交實現正常化進行了不懈的努力。

陳昊蘇陳昊蘇

而陳昊蘇自從1990年進入對外友協以來,一直致力于民間外交。他並不特別介意被人稱為“子承父業”。他說:“子承父業,也可以這樣說,年輕一代接著老一代的工作去做。我們是老一輩開創的革命事業的後來人。”

陳昊蘇在詩歌創作上也受到父親的影響。

當年陳毅轉戰南北,曾留下許多首詩詞作品表現當時浴血奮鬥的艱苦歲月和意氣風發的戰鬥激情,其中最有名的要數《梅嶺三章》:“斷頭今日意如何?創業艱難百戰多。此去泉台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

而陳昊蘇在父親的熏陶之下,對詩詞也有著濃厚的興趣,並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就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的前一天,即8月12日,陳昊蘇剛剛舉行了新詩集《希望之路》的首發式。“做外交工作當然要到世界各地走走,用詩歌的形式把自己的觀感記錄下來。對國內發生的重大事件,也利用詩歌的形式表達自己的激情。我並不在意詩的水準怎樣,重要的是以詩言志、以詩會友、以詩傳情,講出自己想講的話。”

談及父親對自己最大的影響,陳昊蘇說:“父親說過,他這個人沒有什麽特別的長處,隻是認定革命的目標以後就堅持不懈的奮鬥。哪怕在"文革"時,我們全家都受到了沖擊,他也一直對我們說不要動搖,不要忘記對人民應該承擔的責任。”

“建國時我7歲,現在60年過去了67歲,一般來說到這個年齡就可以退休了,我還繼續在崗工作,想為民間外交事業多做出一點貢獻。當然不是永遠做下去,到時候我會很愉快地把責任交給年輕的同志。我們對外友協就有很年輕的幹部充滿活力地在國際舞台上為國家做中外友好工作。我感到很欣慰,在他們身上寄托著我們國家和友協未來發展的希望。”陳昊蘇最後說。

中國經濟周刊》:據說把您引進詩歌殿堂的是大師級的人物趙樸初,能否談談您與趙樸初的交往?

陳昊蘇:我寫詩是受父母影響,趙樸老則是我的引路人。“文革”結束後我開始發表詩作,趙樸老給了我很多鼓勵。我的有些詩是經他修改過的,但他更多地是鼓勵我樹立信心,他說你應該多寫,堅持用詩詞的形式記錄自己的經歷和思想,不要怕寫得不好,要努力寫得更好一些。

主要作品

1977年開始發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詩集《紅軍之歌》、《繼志集》、《走向新世紀》,文集《我心中的太陽》、《輝煌的日出》、《青春之旅》、《我們世紀的英雄》、《為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交朋友》等。

七十年代,一批年輕人的夢想就是在他的詩歌下被激起了。喚起了千萬人讀書的夢想。

“一份承諾,一份愛情,一枚公章,一份復習資料,一場命運的狂奔,感天動地”的電影《聯考1977》描述的就是那一代人的生活。陳昊蘇的詩歌在他們一部分人中傳誦,“我們跨過維也納的河岸,列隊進入米蘭”曾激勵一批人產生了出國夢。

把陳昊蘇引進詩歌殿堂的是佛學大師趙樸初,(趙樸初受張茜的邀請,曾參與《陳毅詩詞》的編輯工作)陳昊蘇著有詩集《時空的跨越》。

受聘教授

2010年7月26日,開國元勛陳毅元帥的長子、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陳昊蘇,接過廣州大學校長庾建設的火紅聘書,正式成為廣州大學第一位名譽教授。他表示,廣州大學城美輪美奐,建設得很好,自己有空一定會來大學城裏觀看廣州亞運賽事。

陳昊蘇陳昊蘇

一身白西裝,頭戴白禮帽,手執一把精致小折扇,並不開啓,隻是握在手心。昨日,陳昊蘇一進場,在場的人都自覺起立,安靜地望向這位“紅色後人”。

陳昊蘇在演講中直言:“這個名譽教授是一種榮譽,更是一種責任。”他表示,將不負重望,爭取多來廣州大學開講座、與學生交流,“以我的職務及履歷,引導青年一代走出國門,在民間外交上多作貢獻”。

現場有記者問:“您的許多選擇多受您父親的影響,您對青年一代的選擇有什麽建議?”

陳昊蘇回憶說,他高中即將畢業時,父親單獨找他談話時語重心長地說:“現在是新中國的時代了,政治方面的問題已基本解決,正在下決心解決發展科學技術推動經濟建設的問題。你如選擇工科,就能為國家作出最大貢獻。”于是,陳昊蘇填報了中國科技大學。而今,這位走過崢嶸歲月的68歲老人仍舊想對青年學子說:“雖然時代變了,我希望你們仍能以國家的需要為重,來選擇專業及人生道路。”

外交觀點

“中國有句古話叫樹欲靜而風不止。”陳毅之子、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原會長陳昊蘇日前在井岡山接受中新社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中國外交的本質是友好外交,但該強硬時會強硬。”

陳昊蘇陳昊蘇

從事民間外交工作逾20年的陳昊蘇認為,中國希望有一個穩定的國際環境,“大國也好,小國也好,強國也好,弱國也好,我們都希望和他們建立友誼。我們自己不論是在比較弱時,還是由弱變強,或者最終變為強國時,都要跟世界各國進行平等的友好交流,中國外交的本質是友好外交。”

“我們不想去挑起國際關系上的麻煩,但這不完全由我們的願望決定”。談及近段時間國際上出現的緊張局面,陳昊蘇引用中國古話“樹欲靜而風不止”來形容:“風太大了樹就有可能折斷,樹當然不願意風太大,但是風一定要來,有的時候你決定不了”。

陳昊蘇說,“中國的外交是理性的,該強硬的時候應該強硬,同時要向世界顯示友好的願望。外交就是要創造一個良好的國際環境,‘示好外交’是有必要的,但示好並不意味著軟弱。”

“隻有真正的強國才有資格在任何時候都向世界示好,中國是一個強國,也是一個大國,更是有理性的大國”,陳昊蘇強調,“我們是熱愛和平的國家,我們無論什麽時候都要為世界和平的利益奮鬥。”

“去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40年是很漫長的歲月,按道理說時間是可以醫好過去戰爭造成的創傷的。”陳昊蘇打比方說,“中日因戰爭造成的創傷,40年的歲月還不能痊愈,那是因為有人不斷地用刀子捅傷口,還撒一點鹽。其實,如果經常抹點葯,傷口總會慢慢好起來的。”

陳昊蘇說,“中日雙方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實現了邦交正常化,邦交正常化以後,我們繼續對日本人民做友好工作。現在中日關系出現緊張的局面,這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現在,日本的右翼勢力對中國很不友好,但是我們不要把氣撒在日本人民的頭上,我們有必要多做工作,使日本增加支持日中友好的聲音。”

談及40多年前中日實現邦交正常化的時候,陳昊蘇說,那是他父親陳毅元帥一直不懈追求的“外交夢”,“當時中國方面說,中日兩國人民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日本方面提出來說日中不再戰。”

“我想說的是,時間是治療歷史造成的創傷的良葯,假如40年不夠的話,我們再用10年、20年,最終有可能達到這樣的目標。”陳昊蘇告訴中新社記者,他希望通過不懈努力開展溝通交流,使中日關系能夠穩定下來,回到正常發展的軌道,“日本政界的明智人士,希望他們也能這樣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