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履安

陳履安

陳履安(1937年6月22日-),祖籍浙江青田,台灣地區政治人物。陳履安是國民政府前"行政院院長"、"副總統"陳誠之子。育有四子一女,其中女兒陳宇慧(筆名鄭豐)近年轉行開始寫作武俠小說,被人稱作"女金庸"。

陳履安年輕時風流倜儻,曾與連戰錢復沈君山並稱國民黨"四大公子"。

  • 中文名稱
    陳履安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青田
  • 出生日期
    1937年6月22日
  • 畢業院校
    麻省理工學院、紐約大學
  • 信仰
    藏傳佛教

人物介紹

陳履安在美國受高等教育,為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美國紐約大學電機系碩士,並獲數學系博士學位,篤信藏傳佛教。曾任紐約市立大學教授,1970年返台,任明智工專校長,以及"國立"台灣工業技術學院(現"國立"台灣科技大學)第一任校長。而後出任"教育部職業教育司司長","教育部次長","國科會主委","經濟部長","國防部長","監察院長",並于1996年與王清峰參選1996年台灣地區領導人大選,獲得一百萬票,不足總開票數10%,列于四組人選中的第四位。

陳履安陳履安

學佛緣由

陳履安出生于江西廬山。民國四十九年 (1960 年)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電機工程學系,于民國五十七年( 1968 年)在美國紐約大學獲得數學碩士與紐約大學獲得數學碩士與博士學位後,在美國做過電腦工程師及大學教授。回到台灣以後在明志工專擔任校長,台灣科技學院院長,教育部政務次長,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組織工作會主任,中央黨部副秘書長,行政院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及經濟部、國防部部長、監察院院長。現職為陳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在 50 多歲以後學佛 。 其實在一歲時候母親就帶陳履安皈依了,可是到了 50 多歲他才又重新回到佛門,才又皈依。陳履安是學科學的,因為好奇對氣功與靈異現象有了興趣。在國科會時,陳履安邀請了十幾位教授作研究。經過十幾年,他們才有了一點成果。

陳履安和女兒陳履安和女兒

研究成果

已經證實,"人具有用手指認字的能力"。我們都認為隻有眼睛才能識字,手指看不見怎麽能識字呢 ? 台灣大學李嗣涔教授 , 已經在科學刊物上發表了手指認字的學術報告,發現十歲左右的孩子,經過訓練約有十分之一的孩子可以用手指認字及圖案 ! 這是非常大的突破。實驗的過程是由任何人寫一個字或幾個字在紙上,將紙揉成一團放進一個小盒內,孩子坐在黑房中眼睛蒙住,將手指放在小盒上,居然不久可以無誤地知道盒中紙團上的字 ! 同樣動作做了千次實驗之後,又一個驚人的發現,隻有一個字孩子認不出,那就是"佛"字。他們可以認出"佛教"、"佛經".並清楚地寫出"佛教"、"佛經",唯獨單一個佛字,孩子腦海中呈現的是"光" ! 而且是非常強的光 ! 科學家們非常不解,繼續在探討為什麽唯獨"佛"字認不出來而呈現的是光呢 ? 我們知道,人的六根是可以互用的,佛經早已有開示。教授們是難能可貴,我們常說 佛法不是一般的宗教,是真理,是要我們用自己的身、心來做實驗,來求證的一門學問 。

陳履安(左)陳履安(左)

佛學課程

十幾年前,陳履安朋友介紹陳履安認識了一位在家居士:孫春華居士,是在她的帶領下,陳履安開始學佛,開始接觸很多位高僧大德。以下陳履安介紹一下陳履安在學佛過程中的四個功課,1.禪修;2.布施;3.禮佛;4.讀經。陳履安的一位好朋友鄭心雄教授告訴孫居士"陳大哥在學氣功,好象不太對勁,能不能指導他一下?"孫居士當時已打算去尼泊爾閉關,不過心想,如果能讓陳履安學佛,怎說也是件好事,會對佛教有正面的影響。于是她向很多位高僧請教,很多位高僧都佩服她的勇氣,不過也警告她說:"做大官的,尤其是高學歷的知識分子,習性、業障特別重,不容易渡化。"話雖如此,孫居士仍然發了個大願決定要嘗試,要把陳履安帶入佛門,陳履安是永遠感恩的。她知道陳履安在學氣功,就先介紹靜坐的方法,而後再帶陳履安去惟覺老和尚處學習。陳履安在去國防部上任之前的一個星期,在山上打了陳履安平生第一次禪七。七天中有非常令陳履安難忘的經驗。禪七讓陳履安體會到除了陳履安們熟悉的日間醒時境界及夜間夢中境界之外,居然還有一個禪定中的境界。這種禪定中的覺受使陳履安這個學科學的大為驚奇、好奇,因此隻要有時間,就去打七。開始對佛法、佛經有興趣,生活也有了變化,不再吃喝玩樂,當然很多人覺得陳履安變了,也有很多過去一起玩的人,包括陳履安的親人,對孫居士並不認識.也不諒解,認為可能是陳履安學佛太入迷,太快了吧,也可能是當時一般人,尤其是一些官場的人及知識分子對信佛教、學佛法認為是愚夫愚婦的事。每當陳履安禪坐之後,有感應,覺受增強,孫居士就會告訴陳履安"放下".不要執著覺受。因為她知道.陳履安非常對特異功能好奇,開始要陳履安讀經強調見地的重要,孫居士也默默的帶領陳履安開始學習菩薩行。真感謝孫居士不畏艱懼的來渡化陳履安。她首先教陳履安修布施,她說:"你家裏的東西那麽多,為什麽不送一點給別人"因為陳履安們做大官的天天有人送禮品,禮尚往來,但收的比送的多。東西很多是可以送一點給別人。陳履安家領帶有上百條,實在太多了。心想要挑選自己絕對不會用的給人一點都不難。一般人心理大概也是這樣的嘛,同學們你們說是不是?陳履安送出一些以後,家裏還有一大堆的送不出去,因為平常無緣無故送人東西,別人會覺得奇怪,隻有過年過節才能大量送禮給人,孫老師知道了陳履安還有點猶豫就說:"可以大量地捐啊。捐給寺廟或孤兒院、養老院,看那些地方需要的就送去",開始捐的時候,心裏確實有點舍不得,挑選自己不喜歡的,用不到的東西捐給別人。陳履安們的心是不喜歡人家講真話的,一直到現在陳履安還記得當孫老師說:"陳履安看你這個人很小氣。"當時聽了心那能服氣,心想陳履安把禮物、禮品、什麽好東西都捐了還要說陳履安小氣?有時候回到義賣會場,看到陳履安捐的東西,心裏還真是有點舍不得呢。心想這個"水晶"很好,陳履安怎麽也捐出了。想用錢再買回來,但也覺得怪怪的,拿回來也不對。當然,這就是舍不得,但怎會承認自己舍不得呢?心想陳履安送掉這許多東西,孫居士還說陳履安"小氣",如說陳履安"不大方",那還可接受.說陳履安"小氣"。實在有點太不客氣了。其實,自己毛病被人挑出來了心中很不以為然。所以當師父講同學的問題毛病時,如果能夠馬上"欣然接受",這表示陳履安們的心已經較謙卑柔和了。陳履安們要努力地學習改變自己的業力與習氣。如果師父、老師講陳履安們的問題.自己心中不悅、內心掙扎,例如對于捐舍的東西舍不得,心裏還有掛礙或不承認自己的缺點,那自己業力習氣轉不過來,就不會進步了。陳履安們為什麽來學習佛法?學佛有什麽好處?陳履安們來佛學院做什麽?求今生能解脫嗎?怎麽解脫呢?陳履安們要學習把所知障、煩惱障、無明障去掉,學習發菩薩心,不僅為自己解脫,也要為度眾生而求解脫。諸位福報好,業力比陳履安輕,年紀輕輕就懂得開始學佛,如果當師長教誨你的時候,內心一定要"欣然接受",這就是功課,這就是真懺悔。在學院同學們天天有機會與法師們學習"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方法,使菩提心生根發芽真令人羨慕啊。孫老師告訴陳履安千萬不要執著神道感應。她說:"你暫時放下禪修,改學禮佛拜懺"。她要陳履安拜萬佛懺,陳履安就開始每天拜佛。陳履安學科學的.一心想要求效率是非常"實踐主義"的,陳履安拜了二千多佛後,洋洋自得的想:"自己發現一個方法:就是把兩頁的二十五尊佛號念完後,才拜一拜,一面拜一面持咒。一舉數得"。老師發現陳履安投機取巧不老實拜懺就說:"不在真心上用功,貪圖便宜,是不對的"。強調"不算。重頭來。"當時陳履安心裏真是不平,至少已拜了五分之一佛,都不能全算,實太可惜了。到後來陳履安才明白,拜佛要用心,不是計數,也不能貪圖便宜想一舉數得的,還是要老老實實的做功課,才是正途。拜了萬佛,心中生起法喜。老師又指導說:你可以開始讀"大般若經"。在這之前陳履安已讀了很多部經,又拜了萬佛。老師要陳履安讀大般若經那時是"十月"底,陳履安信心十足的說:"沒問題,年底前一定讀完"。老師說:"君無戲言",陳履安那時是當國防部長,立即很爽快地說:"當然君無戲言"。等到陳履安回家翻開大般若經一看,才知道有六百卷。把自己嚇呆了,隻因自己一念不清楚,就隨便答應孫老師了。但也隻好硬著頭皮去做,因為自己已經承諾的事,就得想辦法完成。學數學的人,總是要計算一下:每卷要念二十五分至三十分鍾,共六百卷每天至少要費五小時念十卷,才可以在年底內完成大約還有60天。所以,陳履安就每天早點起床,早上念,中午念、晚上也念。如果要出差,沒有時間念,陳履安就利用周六、日補念。但是不管如何"趕工".到年底還是念不完,差了50卷.隻好告訴老師說:"中國人過的是陰歷年(陰歷年是陽歷元月十八日),當時沒有說陰歷還是陽歷要完成,就讓陳履安陰歷年讀完吧"。老師知道後說:"又在搞心機.好吧。陰歷年就陰歷年吧。"。陳履安才松一口氣,最後終于完成任務。。讀完了六百卷大般若經,心中是蠻得意的。正好在佛光山有一次聚會,被請上台講讀經心得,講完下台,老師評論說:"不知你講些什麽。白讀了"。補了一句"重來"。拜佛時曾重來過,但六百卷大般若經要重來可是件大事,當然要自陳履安辯護一番,不過,心中也很清楚,以急功好利的心趕工讀經,不重來怎麽可以?老師說:"重念之前先讀華嚴",經數次的經驗陳履安已學乖了,立刻問老師華嚴經有多少卷?"當知道有四十華嚴、六十華嚴、八十華嚴,陳履安選讀八十華嚴。大般若經六百卷都念了,八十算什麽?陳履安的心還是不在經上,是在數位上,在計較分別上。從那個時候起,陳履安就開始深入經藏,廣讀很多經,如大般涅盤經、法華經、大寶積經等.雖然陳履安開始是被逼上念很多經,但是越念越覺得法喜充滿。回想起來,起先陳履安的動機是不純正的,隻是一種急功近利想要完成一件事情的心,同學們在此不能有此心,你們有的是時間,要踏實去做每一件事情。用真心虔誠恭敬心去念,念的當時雖然不能懂,隻要虔誠恭敬,好象佛陀就在陳履安們面前一樣,很恭敬誠懇的念給法界一切眾生聽,讀經是有大功德的。陳履安自己很慚愧,以前動機不純正,所以,效果就有限,佛說:"因地不真,果遭迂曲。"現在陳履安每天除禮佛、讀經、拜懺,還有很多功課做。這幾年到處行腳,隻要是有益佛法的事情陳履安才做。陳履安發願生生世世護持三寶。很多修行人、學佛人會被神通迷惑,陳履安就是其一。有一個人告訴陳履安,他會蓋一座兩層樓高的金字塔,人在其中待上三個月就可以開悟。有神通的人說:"院長,你根器不同,在裏面待兩個星期就夠了"當時高帽子一戴,心裏非常歡喜,心想陳履安多待幾個星期那何止開悟,說不定出來後還會飛呢。充滿了幻想。當然陳履安了解正法,是不可能替他蓋金字塔,他就把陳履安批評得一無是處。陳履安上了一課,從此不再執著走捷徑。學佛要踏實的修,老老實實的用功。騙不了人,更騙不了自己。

神通種類

陳履安漸漸明白 神通大約有四種 : 第一種叫報神通,是天生帶來的,很多小孩有這種特殊能力,年紀漸長,學世間知識,就漸漸失去功力。第二種依通,是被鬼紳依附體內產生的現象,在台灣很普遍.跟鬼神打交道是危險的,很多人通靈,卻不知通是通到哪裏了,見地不清楚,很多有神通的人自以為其通的靈是佛祖、菩薩,嚴重的最後成了精神病患者。比如陳履安曾遇見一位女士,她也不識字,但她可以通靈。她是因生一場大病以後.她才通靈的,她的廟蓋的很大,各式各樣的人都去求她。她要人家把問題寫下來告訴她,到了晚上她再去問神明,神明就指示她,第二天她就能替這些人解決問題。所以,香火非常鼎盛 , 可是這位女士見到陳履安以後,卻很悲傷神情說 : 「院長 , 陳履安心裏很煩,陳履安想自殺。」這位通靈的女士,她自己煩惱來了,陳履安問她怎不去問她的神啦 。 她說 ; .「神幫不上忙」同學們想 : 她自己的毛病,那個神都幫不上忙,而她卻天天講給人家聽,良心自然不能安,因此要特別小心。陳履安知道佛門有很多人被誤導跟這種人跑掉了 。 第三種叫咒神通,是持咒而產生的現象。陳履安親自見過持咒後烏雲被開啟,陽光從雲間中照下,數小時後,烏雲又覆蓋天空,這是持咒而產生的奇異的景象。這是要經過修練的,不是一般人可行的。第四種叫證神通,是修行證悟而產生的。在佛門裏有證悟的高僧很多,他們絕對是不告訴別人或隨意示現神通,這是佛門的規矩。因為神通是不究竟的,往往會把人帶錯了方向,使人迷失了學佛的焦點。真正的神通是「續發菩提」 。 陳履安要向各位報告,菩提心就是神通,千萬記得,不管是蓋金字塔也好,吃仙丹、或有人教你如何如何修練就可以成道,隻要不是教你在「菩提心」上用心修持,都不要去理會它 。 你們在佛學院,很幸運有老師帶領,在社會上的人,他們很可憐,遭遇到很多問題,不知道怎麽辦 ? 各位要珍惜在學院學習的機會,在五濁惡世之中,有師父照顧,同學一起學習,大家相互扶持,要存感恩的心,珍惜它,好好學習,否則下一世不一定能再有這樣好的機會了,要珍惜啊 。 珍惜 。

修菩提心

最後怎樣修菩提心呢 ? 陳履安想報告一下陳履安很受用的修行方法,就是「自他交換法」。看到別人的苦,心中想,如果陳履安是他會如何 ? 如果陳履安是他的親人會如何 ? 陳履安會採取什麽行動 ? 另一個方法是「承擔一切眾生的苦」,譬如 : 你頭痛或心中有煩惱,立刻想 : 「但願一切眾生的頭痛及煩惱都由陳履安此刻來承擔 。 由陳履安來受痛苦,能使別人的病苦消滅」。此心一發,頭痛、煩惱都成了發菩提心的因,豈不是賺到了 。 有人會擔心,如果陳履安得了癌症,發心把世界上得癌症的人的痛全轉到自己身上來,豈不是死定了 ? 別怕,沒有人是這樣死掉的,如果真的是因為自己的承擔,使別人的病都好了,自己卻真的死了,那也是死得其所,死在大悲心上,又有什麽好怕的 ? 當然,上課打瞌睡的時候,不可玩花招說,陳履安在打瞌睡,但願所有打瞌睡的人的睡意,都到陳履安身上陳履安承擔。不能把這個方法用到不對的方面去。事實上,陳履安們是平凡人,要用心念把別人的病痛轉到自己身上是做不到 。 「自他交換」真正的目的在從體會別人的痛苦中,幫助陳履安們打掉「陳履安執」、「陳履安的病,陳履安在痛,陳履安在苦」一切都是陳履安陳履安陳履安,要練習把心投射在別人身上來忘掉自陳履安。以後有緣希望能有機會再與大家分享陳履安個人學佛的過程,把陳履安個人各種痛苦換回來的經驗與心得,提供給大家參考。謝謝大家 。 傳孝法師結語 : 非常感謝陳院長用最短的時間,把佛法精神,非常的正確簡單明了清楚精彩重點式的道出,尤其強調同學「如何運用佛法在生活中」,配合他個人實際修行的方法來告訴陳履安們。讓陳履安們受益匪淺。隨時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隨時修正自己的行為,反省自己的毛病與習氣,改變自己的業力,也就是代表持戒的精神「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大家要套用佛法的「菩提心」,「大悲心」來測驗自己,激勵自己,在生活中能夠接受院方老師的指導,「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做人做事,好好修行用功,「隻怕不成佛,不怕沒眾生可度」,好好安心修學,才不辜負陳院長對大家的勉勵與期望。謝謝陳院長的蒞臨指導,希望能有機會再來與同學開示指導。同學起立向陳院長問訊致謝。

職業生涯

美國亨奈威爾公司(Honywell Co.)工程師

(1960年-1963年)

明志工專校長

(1970年-1971年)

"教育部技術及職業教育司司長"

(1972年-1974年)

"國立"台灣工業技術學院院長

(1974年-1977年)

"教育部常務次長"

(1977年12月6日-1978年6月8日)

"教育部政務次長"

(1978年6月8日-1979年2月17日)

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工作會主任

(1979年3月-1979年12月)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

(1979年12月-1984年5月30日)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主任委員"

(1984年5月30日-1988年7月20日)

"經濟部部長"

(1988年7月20日-1990年6月1日)

"行政院政務委員"

(1988年7月20日-1993年2月1日)

"經濟部能源委員會主任委員"

(1988年7月20日-1990年6月20日)

"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主任委員"

(1988年7月20日-1990年6月25日)

"經濟部"物價督導會報主席

(1988年7月20日-1990年5月)

"國防部部長"

(1990年6月1日-1993年2月1日)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委員

(1991年1月31日-1993年3月11日)

"監察院(第五任)院長"

(1993年2月1日-1995年9月23日)

化育基金會董事長

"中央研究院評議員"

(-1993年4月30日)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委員"

(-1990年6月2日)

"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委員"

(-1990年6月1日)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委員"

(-1990年6月1日)

"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委員"

(-1993年2月27日)

陳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1996年-)

英屬維爾京群島富裕創投基金董事長

(2002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