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宜張

陳宜張

陳宜張,1927年9月出生,浙江慈溪人,神經生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現為浙江大學醫學院教授,曾任浙江大學醫學院院長。1952年畢業于浙江大學醫學院。歷任中國生理學會副理事長、中國神經科學會副理事長、全軍醫科會生理病理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 《生理學報》副主編、 《中國神經科學雜志》主編;享受政府特殊津貼;被總後授予"科學技術一代名師";199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 中文名稱
    陳宜張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慈溪
  • 出生日期
    1927年9月
  • 職業
    浙江大學醫學院教授
  • 畢業院校
    浙江大學
  • 主要成就
    中國科學院院士
  • 曾任職務
    浙江大學醫學院院長
  • 業務專長
    神經生理學

主要成就

50年代主要從事中樞神經生理研究。1980年代首先在國際上提出糖皮質激素作用于神經元的快速、非基因組機製或膜受體假說,受到國際學術界的高度評價,被國際權威教科書所引用。主編有《神經系統電生理學》、《分子神經生物學》等6冊專著。有2篇論文發表後被國際文獻引用近百次,成為這一研究領域的重要文獻之一。近20年來,多次獲得軍隊科技進步及國家自然科學等獎項。20世紀60年代發現單個電刺激可使幼兔大腦皮層樹突電位長時間易化;70-80年代以來,提出了下丘腦及邊緣系統參與針刺鎮痛的構想並闡明了下丘腦-中腦連線的意義;闡明了下丘腦室旁核在損傷性應激反應中的作用以及腦內氨基酸和下丘腦神經肽與心理應激的關系。80年代迄今,首先在國際上提出了糖皮質激素作用于神經元的非基因組機製或膜受體假說,提供了甾體激素以非基因組機製方式分別抑製、促進神經細胞的興奮性、分泌和重攝取氨基酸的一系列實驗資料;並闡明其部分細胞內信號轉導過程,有關工作已被國際著名內分泌學教科書所引用。199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80歲後仍在持續創新。2012年,85歲的他在國內提出"精確細胞生物學"概念;82-87歲高齡,獨立撰寫70萬字的科學著作《突觸》,該書被譽為"是站在當代科學發展前沿,對突觸研究領域進行綜合評介的國內首部學術專著"。

陳宜張

Selective Publications:

Hua SY, Chen YZ. (1989) Membrance-receptor mediated electrophysiological effects of glucocorticoid on mammalian neurons. Endocrinology, 124 (2): 687-691.

Qiu J, Lou LG, Huang XY, Lou SJ, Pei G, Chen YZ. (1998) Nongenomic mechanism of glucocorticoid inhibitation of nicotine-induced calcium influx in PC12 cells: Involvement of protein C. Endocrinology, 139 (12): 5103-5108.

Chen YZ, Qiu J. (1999) Pleiotropic signaling pathway in rapid, nongenomic action of glucocorticoid. Molecular Cell Biology Research Communication, 2: 145-149.

Chen YZ, Qiu J. (2001) Possible genomic consequence of nongenomic action of glucocorticoids in neural cells. News Physiol Sci, 16: 292-296.

相關評價

陳宜張學習努力、刻苦,治學嚴謹,待人以誠。他具有高尚的學術道德,為國內同道及學生所推崇,為前輩所嘉許。在學習方法上,他註重自學,勤于學問。1941-1945年間日寇侵犯浙東,他的中學階段學習被迫中斷。但在其父親陳登原、三叔陳叔陶、四叔陳季涵的指導下,他自學了大部初、高中課程,終于能在1946年1月的餘姚縣立中學通過高中畢業考試,獲得高中畢業學歷。由于他祖父陳少慕先生和父叔輩的熏陶,他也讀了不少文史書籍。業餘他喜歡聽西洋古典音樂,有時興之所至也會吟幾首舊體詩,如當他主編的《分子神經生物學》問世時,他曾寫道:

四十餘個秋與春,天堂地獄兩逡巡。

平生氣味尋生理,白首窮經究腦神。

曾因器儀逐放電,轉向分子覓基因。

天問問天天有答?大海拾貝廢苦吟。

生活作風

在工作上一向精益求精、嚴格要求的陳宜張,在生活上卻節儉質樸得近乎苛刻。至今,他身上仍穿著領子洗得發白的03式軍裝襯衣、補了又補的舊製式皮鞋和那泛黃的舊挎包。他用紙張一律寫滿雙面才肯丟掉,還常常積攢火車票和各種商標紙,用其背面作為便簽來記錄。一些紙張多餘的空白邊角,他會裁下來訂在一起,掛在桌下,用來隨手作記錄。

盡管個人生活標準低到"精摳細算",但對國家和亟須幫助的人,陳宜張卻毫不吝嗇、傾囊相助。2000年,陳宜張和老伴徐仁寶教授捐出大半生積蓄,設立"徐仁寶-陳宜張獎學金",獎勵家境貧寒的優秀學子。他說:"盡管金額不大,但確實是我平時省吃儉用攢下來的,一定要把錢給到品學兼優的孩子手中。"

其它詞條